69书吧 > 重生一风流女军王 > 041.妥协——接纳黎轻寒

041.妥协——接纳黎轻寒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乔歆瑶小心翼翼的打开了那卷纸张,纸的质地并不是她所见过的任何一种。虽说秦潇当初着重在提升武力方面下功夫,但时间是还是有的,对书法虽然不算精通,但是也常常用莲子的方式来修身养性。

    因此也见过各种各样的纸张,她又游历了世界上四分之三的国家,对各国的好东西都有耳闻,而这种纸却是真的从来没有见过。

    这种纸质地很柔软,入手触感微凉,而这种凉又是那种内蕴温热的怪异感觉。好奇心的驱使之下乔歆瑶试图在纸的一边小小的撕下一块。

    但是令她失望的是虽然这种纸看上去不怎么坚韧,但是却是不管用多大力气都不可能撕下来的,简直匪夷所思。

    试过了手撕之后乔歆瑶有将床边的温水滴在了上面,但是那水确实顺着纸张的方向划了下去,谁没用,乔歆瑶又试了火。

    最终的结果可想而知,不管她怎么尝试那纸就还是原来的样子,乔歆瑶最后也就不试了,将纸张完全的展开,里面的自己也就显露了出来。

    再次惊讶了,字体居然是篆书,学历史的都知道秦始皇统一文字的时候全国的统一文字就是篆书,而在此之前各国的文字都不尽相同,所以其实也大约可以判断这张纸的历史年代,怎么说也有两千年左右了吧!

    秦潇是看不懂小篆的,但是很凑巧的乔歆瑶当初对古文字很感兴趣,所以在图书馆里学了,因此此时的她算时间了一个大便宜。

    上面分了两部分,第一部分是一对的药名,对于中医没有什么研究但是这其中有很多的药物都是特别珍贵的,比如千年人参,万年黑珍珠。冰山之巅的雪莲花,还有很多很多而且四十几味药,乔歆瑶认识的不到十味,而这张纸上并没有写清楚这张药方到底是做什么用的。

    而当乔歆瑶看到第二部分的时候乔歆瑶再次蹙眉,这似乎是一张残缺的地图,而上面最角落的位置写了两个字:宝藏。

    “靠之,要不要这么狗血啊!藏宝图吗?还是这是多少三分之一份,就为了这破玩意就要了我们乔家那么多人的命?”愤怒已经不足以形容她现在的心情。

    情绪波动之下乔歆瑶直接将那张纸狠狠地攥在了手心里,等她心情平静之后再次展开那张纸的时候,居然发现一点折痕都没有,要知道她刚才那么用力怎么可能一点痕迹也没有?

    越看这张纸越是邪门,乔歆瑶真是不知道怎样形容自己的心情了。光看着一张纸就已经让人这么惊讶了,那么这张纸上所记载的宝藏能不诱人吗?

    将这张纸贴身收了起来,“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这句话乔家的下场已经证明明了一切,她现在还没有能力保护这个,所以只能藏好。

    除了这张纸之外还有另外一张纸,这张纸并不是之前的那种,只是一种材质比较好,能防水的纸张。上面的自己让乔歆瑶忍不住眼睛有些酸涩。

    那自己是属于她的母亲秦霜的,上面写的是关于那张地图和药方的来历,看着上面面“潇潇吾女”的字样,她觉得自己的心都在颤抖。

    记得自己很小的时候母亲总是很温柔的叫自己“潇潇”,她和乔菲是双胞胎,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是却是性格上的两个极端。

    她自己是个淘气的孩子,虽然总是惹祸但是父母却从来没有责备过她。父亲还曾说她将来一定会是一个有出息的孩子,甚至说过要将乔家交给自己。

    当时父亲的眼神她其实一直都不懂,但是现在他算是有些能理解了。乔家应该是一直都在守护这份宝藏的,所以父亲是想要自己来继承这份责任。

    母亲的信中写道,两千两百多年前,乔家的祖先是当时的贵族,一次天降陨石正好落入了乔家的封地,当时的家主就命人将陨石带了回来。

    而陨石的精心其实就是乔歆瑶手上带着的那只玉镯,所谓的乔明旭无意中得到的陨石实施对外的说辞,实际上这两只镯子是乔家传承千年的至宝。

    而之所以没有被外人所知,是因为这个镯子是有灵气的,所以它会自己选择主人。而乔家这两千多年也只有三个人戴上过。

    照理说这镯子是一对是应该一个人戴着的,而它最初选择的是秦潇,这也是乔明旭为什么说要秦潇继承乔家的原因,但是后来秦潇将其中一只送给了乔菲居然也行。

    看到这个内容秦潇就感觉自己周身如坠冰窖,此时自己手上带着的不就是自己当年送给乔菲的镯子吗?而现在它又回到了自己手上。而自己的另一只镯子,只要自己想要就可以拿过来。

    实在是有些邪门,乔歆瑶此时已经不知道要怎样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了。所以她压抑住自己情绪继续看着秦霜留下的文字。

    原来当初的黎家就只是乔家的家臣,乔家家主将什么东西冯存在了一个宝藏之内,然后绘制了一封地图交给了自己的后代以及两位家臣。

    一个是黎家,另一个就是秦家。只不过秦家传承这么多年早就不知道了这些,当初秦霜出嫁的时候秦家就将那份地图也一并给了她。

    而此时那份地图被秦霜放到了她和秦潇的秘密基地,只有秦潇能够找到的地方。而关于那个药方的药力就更让乔歆瑶惊悚了。

    因为这个药叫做不老药,虽然不是那种长生不老的极品,但是却是能让人活到三百岁却还是二八年华一般。

    这实在是太天方夜谭了,乔歆瑶绝对不会相信的,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乔家怎么没出一位白岁高龄的老寿星?

    而接下来秦霜就解释了这一点,乔家不是没有出过,而是出了一位,只是那位活到一百二十岁还是十八岁的样子,后来不幸被帝王看上,自己自杀了。

    而这个所谓的“不老药”并不是找齐了这些东西就能够起作用的,其实至关重要的环节还是在那两个镯子上。

    两个镯子聚在一起,再加上他们认了的主人这镯子就有净化水的作用。而吃这个不老药必须要配上这种已经净化过的水,否则吃了也是白吃,充其量就是当个补药。

    而乔家两千年算上秦潇这镯子才认了三个主人,而它又没有防御力,主人又都是弱女子,遇到强势的人就可能倒霉。

    而世人不知知道这两个镯子的存在,秦霜提醒秦潇一定不能让任何人知道镯子的用途,要她一定要保护好这个镯子。

    乔歆瑶很无语,这镯子保不保护有什么用,要知道这个世界上现在能够用这个镯子的人只有自己,其实到最后要是自己遇到什么麻烦的时候,说不定这个镯子还是自己的保命符呢!

    将秦霜写的东西看完了之后,乔歆瑶直接将那封信给烧了,这种事情还是自己知道比较保险,虽然黎重华可能已经知道了,但是也没有什么,他不是也死了吗?

    想到了大半夜乔歆瑶最后还是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床边放着一套整洁的新衣服,从里到外很齐全,嘴角抽了抽她还是拿了衣服换上。

    虽然昨天脚上的挺严重的,但是家今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却发现似乎已经没事了,但是为了保险起见乔歆瑶还是没有太过动作。

    从楼上下来的时候冯叔看着她的目光有些犹豫,似乎有点欲言又止,但是乔歆瑶不是那种喜欢打听的人,他不自己说她是绝对不会问的。

    而且能够让大管家冯叔这样的人肯定是黎轻寒,而关于黎轻寒的事情乔歆瑶现在一点也不想知道。

    来到餐厅的时候,并没有看到黎轻寒,这样也好乔歆瑶乐得自己自由自在,所以这顿早饭她吃的还算是比较惬意的。

    吃完了早饭乔歆瑶就要出去散步,最初冯叔有些犹豫毕竟黎轻寒是要禁锢乔歆瑶的,但是想想这里的守卫也就同意了。

    乔歆瑶从别墅出来的时候才发现外面的天气有些阴沉,昨夜可能是下雪了,虽然路面上的雪已经清理了,但是草坪里的还在。

    今年京城的冬天似乎格外的了冷,乔歆瑶看着苍茫天底下自己的渺小,在想到自己被关在这栋密不透风的牢笼之中,心里就是说不出的惆怅。

    这么想着她心下一怒,从地上揉了几个大大的雪球,然后朝着角落几个能够隐藏的位置掷了出去,语气很不好的对着虚空吼道:“都给我滚出来,老娘要挑战你们!”

    一直躲在暗处观察着乔歆瑶的几个人被她这彪悍的动作,还有那彪悍的语气弄得很无奈,最后几个人先后现身。

    他们一看就不是一般人,虽然单个的能力比不上顾钧卓,但是这四个人联起手来顾钧卓也是必败无疑的,所以现在的乔歆瑶对上他们全力出击的话只有败的可能。

    看到他们乔歆瑶也不得不承认,黎轻寒确实是有着说出那样的话的资本,就这出现的四个人就已经这样了,要是再来两个他将乔歆瑶困在这里一年半载真是很容易。

    “你们几个知不知道老娘最不喜欢的就是被别人盯着,尤其还是你们这样的当我是傻子一点感觉不出来吗?”丫的就算要监视她也不要这么明目张胆吧!这是对她的挑衅,根本就没把她当回事吗?

    几个人面面相觑,他们真的是冤死了,黎轻寒早就警告过他们乔歆瑶不是一般的女孩,让他们打起十二万分的警觉,千万不要让她给发现了。但是他们实在是没有想到她的反侦查能力这么变态啊!

    “对不起,乔小姐我们从来没有轻视你的意思,只能说我们的技术太差!”其中一个国字脸的男人对乔歆瑶恭敬的说道。

    话说到这个份上乔歆瑶要是一般人也就算了,不过她今天感觉很郁闷不想就这么完事了,所以她一定要跟着几个人过上几招。

    所以乔歆瑶双手叉腰,看着那几个人就是满脸鄙视。“你们当我是三岁小孩呢就你们这样的,怎么说也是经过专业训练的吧!还能全都被我发现了,你们这就是敷衍我!”

    她早就有所察觉了乔歆瑶的敏感度确实是比自己不知道高多少,当时在游乐园那么复杂的环境她都能看到狙击手,那是一种对危险极度敏感的直觉,比起当初的秦潇有过之而无不及。

    四个大男人被乔歆瑶说的很无奈,他们都已经这么说了但是人家不信那又能怎么办?所以刚才的男人又问道:“那么不知道乔小姐要怎么样才能原谅我们?”

    黎轻寒和乔歆瑶的事情他们多少都是知道的,黎轻寒虽然是将乔歆瑶禁锢在了这里,但是心里其实很爱她,怕她受到一点的委屈,也想让她能够开心一点。

    而他们作为黎轻寒的忠犬,自然要为自己的主子分忧了,坚决不能让乔歆瑶觉得心情不爽,所以就算现在乔歆瑶想打他们一顿,他们也会笑脸相迎的。

    但是当乔歆瑶真的提出要求的时候,他们一个个的都石化了。她刚才说什么?他说要单挑他们四个,让他们都用七成的功力,要是谁掺假了就和谁没完?

    “乔小姐,您有什么好说,就算是您想要打我们兄弟几个一顿也没有问题,但是千万别这样啊!”都说拳脚无眼,万一伤到了黎轻寒会不会和他们翻脸?

    “靠,你们TMD还是不是男人了,我都没说什么你们在这里墨迹什么,是男人就跟老娘比试比试,别跟个缩头乌龟似的。”这最后一句话可是意有所指了。

    而此时站在别墅三楼一间房间窗前看着这一切的黎轻寒,通过其中一个保镖身上的传声器听到这一切,脸上不由苦笑。

    并不是我不想见你而是不知道要怎么去见你,而且我不去见你不正是你所想要的吗?我若真的出现了,你反而不见得会高兴。

    几个男人虽然被乔歆瑶这么说都有股热血上涌想要和她一较高下,但是毕竟她的身份在那里摆着,要是伤到她自己就等着被收拾吧!

    窗前的黎轻寒看到乔歆瑶越来越阴沉的脸,最后只能叹了一声对那个国字脸的男子发布了命令,让他们和乔歆瑶练练,但是不要伤她。

    就在乔歆瑶想要摔东西走人的时候,那国字脸终于吐口了。“好吧!既然乔小姐想要玩玩那我们哥几个就陪你练练,但是咱们点到为止,不要伤到彼此……”

    乔歆瑶知道这话是对那几个人说的,实在是欺人太甚他们根本就没有把自己当回事嘛!所以她冷冷的打断那人的话。“别说那些没用的,你也说了拳脚无眼,什么点到为止都是屁话,生死有命!”

    这最后的四个字掷地有声,让站在窗前带着耳机倾听他们谈话的黎轻寒全身就是一震,他的眼底闪过惶恐的情绪,但是瞬间又恢复平静了。

    四人都有些为难,真是不懂这个女人怎么就这么难缠,他们主子到底喜欢这个女人什么?“既然乔小姐这么说了,那我们也就不矫情了。”

    在他们看来他们的主子是最优秀的,这天下能配得上他的那还没出生呢!而乔歆瑶有幸被黎轻寒看上了就该烧高香了,她倒是好一副很嫌弃的样子。

    乔歆瑶的嚣张他们是感觉到了,但是都觉得这有种恃宠而骄的成分在内,因此他们几个决定给乔歆瑶点颜色看看,就算日后黎轻寒惩罚他们那他们也忍了。

    乔歆瑶实在是太不把黎轻寒放在眼里了,现在就已经这样了那以后黎轻寒还有什么地位了。他们是要帮黎轻寒挫挫乔歆瑶的锐气,将来黎轻寒一定会感激他们的。

    乔歆瑶在想,自己都已经说出这样的话了,他们几个要是还能无动于衷的话,那么真的要怀疑他们到底是不是男人了。

    此时听到国字脸说出这样的话乔歆瑶倒是舒服了,她也知道他们和黎轻寒能联系,刚才也是得到了黎轻寒的同意才答应的。

    他们此时所在的位置原来是一片草坪,但是因为下雪的缘故只有积雪,因为是京城雪也不算太厚。选在这里动手其实还是怕伤到了乔歆瑶,此地积雪比较厚摔一下子也不算太痛。

    乔歆瑶知道他们看不起自己,但是也不会提醒他们,吃一堑才能长一智,自己今天就要好好的驾驭他们什么叫做“人不可貌相”。

    白茫茫的雪地上,一身酒红色羽绒服的少女墨发飞扬,她只是简单地将自己的头发绾了起来,然后拉下拉链将身上的羽绒服随意的扔在地上。

    面上不施粉黛,却仍然掩不住绝色容颜,肤如凝脂,雪白中透着粉红,似乎能拧出水来。她美目流转,神情淡漠,恍若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一般,嘴角勾成一抹清冷的弧度,如同烟花般飘渺虚无而绚烂。

    对于美的事物大家都会想要去欣赏,所以乔歆瑶那勾唇冷笑间的芳华让对面已经准备好与她打一架的四人都是恍惚一下。

    战斗中最忌讳的就是情敌和注意力不集中,而这两点对面的四人都做了,乔歆瑶冷笑一声身形如电的发动攻击,先发制人一向是她喜欢的。

    乔歆瑶动作如电她本身身姿轻盈而且最近练习的重点也是在速度上,体力并非一天半天就能解决的问题,所以她选择用其他方式弥补。

    似乎也没有想到乔歆瑶会这么快就出手,所以四个人多少还是有些吃亏了。

    乔歆瑶来到四人中间对她观察很久确定为最弱的人先行动手,她的力气有限,所以想要像对付那些小人物一样一击击昏是不可能的。

    所以乔歆瑶选择了人体中几个比较脆弱的部分进行攻击,腹部和眼睛同时受到强击,那人一连倒退了五步才停下来。

    乔歆瑶上来的动作就是这么毫不留情,几人也明白她是认真的,并且有那个实力,因此也不敢再轻敌了。

    黎轻寒在窗前居高临下看得很清楚,乔歆瑶的动作很流畅,下手也狠,似乎在发泄着某种怒气。微微一叹,黎轻寒转身离开。

    结果已经不用看了,他怕自己在这里看到她受伤会忍不住跑下去,但是真面对了他不知道自己会怎么样。

    半个小时之后乔歆瑶出了一身汗,被冯叔领着两个女佣带回了她自己的房间,冯叔看着不断喘息的乔歆瑶直摇头。

    刚才乔歆瑶和那四个人的对战他在这边也看到了,真是不敢想象这么一个小女孩竟然会有这样的能量,虽然那四个人都没有用全力,但是还是在乔歆瑶手上吃了大亏。

    半个小时的战斗让乔歆瑶全部的体力都用尽了,满身大汗的倒在雪地上,那几个人也没好到哪里去,也是累的站不稳了。

    冯叔并没有进乔歆瑶的卧室,而是吩咐那两个二十多岁的女佣服侍乔歆瑶洗澡换身衣服,再帮她检查一下身体有没有受伤的地方。

    冯叔退出去之后,乔歆瑶就被两个女孩架着进了浴室,按摩浴缸这个时候正好能够起到作用,乔歆瑶身上的酸痛在按摩浴缸和热水的双重作用之下逐渐放松下来。

    而之前帮她脱衣服的时候你那两个女佣就已经看到她身上有些地方已经出现青紫的痕迹了,但是此时洗完了她再次出来的时候,那些痕迹更加明显。

    把那些吻痕其实已经很淡了,所以并不是很显眼。而今天她和那四个大老粗动手,又是她自己逼得他们,所以下手南面不知轻重了一些,她的身上青青紫紫的痕迹都显现了。

    两个女孩哪里见过这种情况,再看乔歆瑶一副没事人一样,实在是接受不了,难道这位乔小姐就不感觉痛吗?

    一看她们的表情乔歆瑶就知道她们此时的想法,摇头苦笑,当疼痛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的时候,还有什么痛与不痛的?

    两个女佣帮她将所有淤青的地方都上了药膏之后就出去了,乔歆瑶自己在房间里无聊的不知道应该做点什么。

    因为怕她会和外界联系所以黎轻寒将整个别墅的所有电话,手机都收了起来,电脑也将网线都给毁了,她现在是真的与世隔绝了。电视到是能看,但是她看的进去就怪了。

    无聊真的无聊到要发霉了,所以乔歆瑶在休息了一会之后去了一楼的健身房,那里有不少家用的健身器材,找到跑步机乔歆瑶直接开始跑步。

    看着这样的乔歆瑶,冯叔和那两个女佣都觉得乔歆瑶就是一直打不死的小强,刚才都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了,现在却又生龙活虎的开始跑步了,实在是匪夷所思的强悍啊!

    乔歆瑶现在哪里管得着别人怎么想的,她现在需要发泄自己过剩的精力。丫的,她还从还没有一天像现在这样闲的无所事事。

    其实她的骨子里是很懒散的,但是因为很多时候都是被逼着去做事的慢慢地也成了一种习惯,而这种习惯却不是那么容易改的。

    跑了两个小时乔歆瑶累得不轻了,于是坐在摇椅上休息,冯叔为她泡了一壶上好的西湖龙井,并没有喝,只是闻着蒸腾而出的茶香整个人的身体都放松了。

    休息两个小时,接下来有跑了一个小时,然后去吃晚饭,吃过了晚饭之后回房间泡一个小时的药浴,再然后就是坐在房间里空想一两个小时,然后就去睡觉,第二天临近中午在起床,然后再继续找那四个人对练,然后不断的重复着第一天的一切。

    这期间乔歆瑶一直都没有见到黎轻寒,就好像他已经不在这栋别墅里了一样,但是乔歆瑶却可以肯定他一定还在某个角落看着自己。

    转眼就过去了一周的时间,乔歆瑶国的倒是也还算是充实,而且实力大大的提升了,没有什么事比实战更能增长能力的。

    最开始她和那四个人对打的时候只能坚持半个小时,而现在一周时间之后已经变成两个小时了,相信用不了多久他就能够打败他们了。

    而乔歆瑶那种不要命的训练方式他们四个也是知道的,试想一下乔歆瑶一天除了睡觉所有时间都在训练,那提升是必然的。

    现在他们其实已经开始替黎轻寒担心了,按照乔歆瑶这种成长速度的话,黎轻寒能够困住她三个月都是奇迹了。

    他们都能想到的黎轻寒又怎么可能会想不到,之前一直以为乔歆瑶是因为无聊或者说是为了发泄愤怒,但是经过了这一周的时间他已经明白了,乔歆瑶根本就是将那四个人当做踏板。

    而她的成长速度就算是黎轻寒也不得不惊讶,确实如他们所想,困住她三个月已经是最大的奢望了,也许两个月她就能自己离开这里。

    但是只要一想到乔歆瑶要离开自己,黎轻寒就觉得很难过,心里空落落的。他不能看着她离开自己的生命,但是他也明白让她妥协是不可能的。

    之前他说要折断她的羽翼让她不能够翱翔在九霄玉阙,但是那也只是以时间的气话,要是真的做出什么伤害她的事情,他自己确实是不能的。

    这一晚乔歆瑶今天感觉自己似乎是有些运动过量了,和那四个家伙对打了两个小时,又帮着二十公斤的铅块在跑步机上跑了将近四个小时,虽然是分着的,但是现在能够活着躺在床上,她觉得自己实在是太坚强了。

    刚闭上眼睛不久,感觉身上一沉。“唔……”乔歆瑶被压的一痛,想睁开眼睛,但是无论怎么也睁不开,只是依稀的有一条缝。

    只是这一条缝也足够她看清眼前的人,是黎轻寒但是这个家伙似乎是喝醉了,而且还是烂醉如泥的那一种,因为他整个人都是趴在自己身上的。

    伸出手想要推开黎轻寒,奈何一丝力气也没有,反复的挣扎了几次,不仅是自己一动不动,但感觉身上的黎轻寒也一动不动的趴在她的身上,TMD~!乔歆瑶心里恨恨的骂了一句就当给他当褥子了。

    但是这个死人怎么就这么重呢?难道不知道自己现在这么累是因为谁吗?要不是这个家伙逼自己,她也不会这么没有节制的训练。

    丫的,就当老娘欠你的。干脆也不挣扎了,再次的闭上了眼睛,因、累、乏、身心疲惫几样加起来,乔歆瑶也实在顾不了那么多了,在黎轻寒压着身子的情况下,就要幽幽的睡着了。

    迷迷糊糊间,感觉自己唇上被覆上了一个绵软湿润的东西,温热的气息喷洒在脖颈,耳边似乎浊重的呼吸声,乔歆瑶微微皱眉,想要躲开,便感觉嘴唇轻轻的被撬开,温滑绵软的舌头伸了进来。

    在睡梦中被打搅,乔歆瑶心情很不耐烦。“唔……”的一声,皱眉想躲开,头明明是偏过去的,但是却躲不开那吻,轻柔绵软,辗转允吸。乔歆瑶感觉自己几乎要被吻的窒息的时候,感觉那柔软的东西离开了她的唇,转向了她的眉、眼、脖颈……

    懊恼的想要打掉那烦人的东西,但是却发现子的手动不了,乔歆瑶睡意顿时消失,睁开睡意朦胧的眼,就看见黎轻寒埋在她的身上吻着她。

    天!这是黎轻寒?是那个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的的黎轻寒?乔歆瑶傻傻的看着身上的人还真有些恍惚,都好久没有看到他了吧!

    因为距离这么近,她可以清楚地闻到他周身强大的酒气,丫的,这家伙喝醉了吧!不过……不过该死的他……到底在干什么……乔歆瑶伸出手去推他,感觉触手的肌肤火辣滚烫,手上的力气自然也是微弱的。

    不过她此时在心里却在想这个家伙到底是真得醉了还在借酒装疯,对这个人她不敢说自己了解,但是按照以前的作风来看应该不会装醉来自己这里撒泼吧!

    既然不是装醉还就是真的醉了,但是要她现在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人去对付这个醉鬼这不是难为她吗?丫的,黎轻寒真会挑时候,早不醉晚不醉,偏偏赶这个时候。

    “黎轻寒……你给我……唔……你给我滚下去……”乔歆瑶一只手推不开,两只手去推,虽然知道他是一个醉鬼,但是也不能随便给他非礼不是。

    “嗯……”黎轻寒抬起头,俊美的容颜,眼底满是迷蒙雾色,似乎仍然没有看清楚被他压在身下的人是谁,完全是一种迷离状态但是眼底深处却似乎有熊熊大火在燃烧。

    乔歆瑶放在他胸前的双手用力的推他,身子也艰难的要从他的身下挪出来。再不出来,他真怕这个家伙兽性大发把自己给就地惩处了。

    乔歆瑶身上虽然虚软无力,但是心里还是清明的,痛苦的在黎轻寒的身下往出挪着,黎轻寒雾蒙蒙的眸子怔怔的看着身下的乔歆瑶,就在乔歆瑶刚要挪下床的时候,黎轻寒忽然重新的压了上来。

    “唔……”乔歆瑶轻呼一声,声音被吞回了肚子里。因为之前黎轻寒的动作有些粗鲁,乔歆瑶摔回床上的时候不小心手磕到了床栏,痛得她眼中蓄上了晶莹的泪珠。

    而沉醉中的黎轻寒却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一般轻轻的吻上她的手背,让她那本事疼痛的位置慢慢地舒缓了,而后他吻上她的眼睛,将那还没有流出的泪水吞进了肚子里。

    乔歆瑶被她的动作迷乱了心智,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竟然已经和他赤诚相对了,就在她想推开他的时候。她的唇再次压下,随即腰下一沉。

    “唔”乔歆瑶的眼睛瞪成了铜铃大小,完全不敢置信的看着身上那个似乎也是一瞬间僵硬的人,然后四目相对两人都是惊讶的看着对方。

    本来想说让黎轻寒停下来,但是她还是低估了男人的本能,黎轻寒看上去是个斯文有礼的高贵绅士,但是在床上的时候绝对是一个充满掠夺性的“禽兽”。

    已经要了两次,乔歆瑶的腰感觉都快断了,但是黎轻寒似乎还是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所以乔歆瑶最后实在没有办法,只能服软。“呜呜呜呜……黎轻寒,停下来,我要死了。”

    黎轻寒听到了她的话,看着她的目光黑沉的就像是宇宙黑洞,似乎一不小心就要被吸进去,然后就是万劫不复的结果。

    乔歆瑶从来没有见过他的眸子这样的深邃幽暗,就像是罂粟花一般明知道有毒却还是会被它的美丽所诱惑。

    黎轻寒看到乔歆瑶痴痴地看着自己的眼睛,唇角勾起一抹愉悦的弧度。从他和乔歆瑶的互动他知道,乔歆瑶并不是对自己一点感觉也没有。不然她不会配合自己,也许只是她还没有看清自己的心。

    乔歆瑶看到他脸上的笑容立即懊恼地别过脸,她从来没有跟任何人求过饶,却没想到今天对着黎轻寒还是在做这种情况下求饶,。

    黎轻寒的吻落在她的脸颊带着浓浓的怜惜,“小歆儿,留在我的身边,让我好好的爱你好不好,不要离开我好不好?”

    乔歆瑶突然瞪大眼睛看向黎轻寒,她现在已经可以确定了这厮根本就没有醉,他就是等着这个时候,自己意乱情迷意志力最薄弱的时候。

    “不可能,黎轻寒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我是不会留在你身边的,你休想将我留在你的身边,除非……”我死两个字还没有说出口就被黎轻寒的吻吞了进去。

    “不要说死字好吗?你一向没有什么忌讳,但是我是真的不喜欢这个字,你会好好的活着的,绝对不会遇到这种事情。”黎轻寒的吻似乎有些惩罚的意味。

    乔歆瑶有些迷惑,看着黎轻寒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叹了一声,现在还能说什么?该不该发生的都发生了。“我真的不能为任何人停留。”

    这个时候她的话语已经软了,因为她说的是不会为了任何人而停留,而这其中不是只是他自己,包括任何一个人。

    黎轻寒的心情一瞬间的得飞扬了。“我明白了,其实这些天我一直都在想这个问题,到底是什么样的男人能够让你为他停留,做一个小女人。”

    说到这里黎轻寒自嘲一笑,“后来我发现不太可能。当初我大哥和秦潇之间不就是这样吗?要不是黎远洲苦苦追求,秦潇又怎么可能接受。而就算她接受了大哥,但是却还是需要大哥去不断地适应她的一切。”

    “而你和秦潇是何其的相似,我想要将你禁锢在我的身边根本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这点自知之明他还是有的。

    乔歆瑶微愣,没想到黎轻寒会跟自己说这些,那么他说这个是什么意思?他要放自己离开吗?“你要放我走了吗?”一时激动直接就将自己的想法说出口了。

    黎轻寒脸色有些黯然,“你就这么想要离开吗?乔歆瑶你知不知道我是真的爱你,这几天难道你感觉不出来吗?为什么就不能问问你自己的心。”他温热的大手扣在她的心窝处,感受着那强而有力的心跳。

    她的心明明是跳动的,但是为什么就不能认清自己的心。“乔歆瑶,你想要怎么处理我们之间的事情,现在你不会再说我们什么关系也没有了吧!”

    乔歆瑶的脸色绯红,现在还能说没关系吗?他就在自己身上,她要是敢说他会不会让自己下不了这张床?干笑两声,乔歆瑶没敢接话。

    见她还算是识时务,黎轻寒心情好了很多,这两天他也想了,乔歆瑶是不能用常理来衡量的。而她似乎吃软不吃硬,他也只能投其所好。

    “我知道你一定是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的,因为在你心里就算是有我你自己也绝对会直接否决的。”啧啧啧,自己还真是太了解她了!

    乔歆瑶被人说中了心事,眼神有些闪躲,而她的表现也更加的证实了黎轻寒的猜测,不管多么强悍的人,在面对感情的事情的时候都是难免要犯傻的,乔歆瑶是,他也是。

    “我知道了你和楚云扬还有孟离歌的关系。”之前乔歆瑶就用他的手机给孟离歌打了电话,后来离歌也打电话询问乔歆瑶的近况。

    而黎轻寒在电话中和离歌就已经聊过了,离歌也只是到他的意思,当时就说了这一切都由乔歆瑶来做决定,事情的结果会怎么样他和楚云扬都会接受,也希望黎轻寒能够接受。

    两人这也就算是达成了某种共识吧!而今天这一切也是黎轻寒经过深思熟虑才做的,他其实已经有了死的觉悟。

    乔歆瑶身边一直贴身带着那时候楚云扬送的迷你手枪,这支枪的杀伤力绝对惊人,如果乔歆瑶真的开枪打死自己那黎轻寒也就认了。

    但是好在她没有,“你一直都是喜欢逃避自己的感情的,但是你有没有想过我是怎么想的,人不应该太自私不是吗?”

    被他这么直白的职责,乔歆瑶的老脸有些红。“你不要瞎说,我自己的事情怎么可能不知道,你别在这里转移话题。”

    黎轻寒知道想让她亲口承认是不太可能了,所以叹了一声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乔歆瑶,现在我们的关系不是你能否定的,所以我希望你能接受我。”

    听完这话乔歆瑶直接果断的拒绝,“这不可能,既然你已经知道了我已经和楚云扬还有离歌,那你就不应该再提出这样的要求,你难道就不觉得荒谬吗?”

    “黎轻寒,你的爱情是爱情难道别人的就不是了吗?你知不知道楚云扬和离歌都比你对我要好很多。”

    黎轻寒并没有生气,除了自己现在将她扣在这里并且扬言自己要折断她的羽翼之外,他不觉得自己做得比那两个人差。

    “我想你似乎是有些理解错了我的意思,我并没有说让你放弃那两个人和我在一起!”黎轻寒并没有一点的不悦情绪,就那么平淡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此时的乔歆瑶完全的瞠目结舌,看着黎轻寒坚定的眸子,简直找不到自己的声音了。最后她颤抖的说道:“黎轻寒,你是不是疯了,你知道你刚才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吗?”

    “是你得了老年痴呆还是你怀疑我是的智障连自己说的话都不明白?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我很清楚自己说了什么!”她这幅不敢置信的表情让黎轻寒觉得愉悦。

    “你是没想过我会这么说呢?还是觉得我实在是太过有想法了,这么绝妙的想法都能想得出来。还是说你在怜惜我的委曲求全?”一连问了好几个问题,黎轻寒笑意盈盈。

    乔歆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说实在的他说的这些可能她都想过,也确实是不太愿意让他委屈求亲。“你自己也觉得你是‘委曲求全’了,那么何必呢?”

    黎轻寒在乔歆瑶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微微的愣了一下,原本心底还有那么一丝的抗拒现在已经完全的放下了芥蒂。

    他用力将乔歆瑶的身子紧紧地抱在自己怀里,乔歆瑶不知道他这又是抽的哪门子疯,刚才不是还在说话吗?现在是怎么回事,感动的?可是她有说什么?

    黎轻寒知道她此时所想的,笑道:“‘委曲求全’可不是我的想法,而是我猜的你的想法,而你的话证实了我的想法。”

    乔歆瑶眼露迷茫,什么意思?

    黎轻寒被她这样子萌到了,在她唇边狠狠的落下一吻。“这说明你比我想象的在乎我,因为你觉得我这样子自己是在委屈自己,而你也觉得你这样对不起我。”

    好家伙,这小子学心理学的吧!竟然还真分析上了,乔歆瑶无从反驳,她确实是觉得自己对不起他,更对不起楚云扬和离歌。

    “那又怎么样,黎轻寒你应该知道那也代表不了什么,我在觉得你委屈的同时也会为楚云扬和孟离歌觉得不值得。我觉得自己很不堪,根本就配不上你们任何一个人。”乔歆瑶自嘲的冷笑。

    黎轻寒没想到乔歆瑶会这样说自己,她不是一直都是自信的吗?为什么现在会说出这样的话,难道只因为他们都爱着她想要和她厮守在一起,就让她有这种自我厌弃的情绪了?

    想到这里黎轻寒将乔歆瑶的脸搬正,“乔歆瑶,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子说话有多么的让人生恼,你知不知道爱上你我一直觉得是一件幸运的事情。即使要和别的男人分享也会坦然接受,那只是因为我认为你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值得我爱的。我知道只要我错过了你,就再也遇不到另外一个能让我甘之如饴的女人。”

    “你知不知道你刚才说的那番话会让爱你的人觉得心痛,我们是因为觉得你值得,所以才会甘愿放低自己的身价,甚至是不在乎所谓的男性尊严,这都只因为我们爱你。可你呢?你在做什么,妄自菲薄吗?”

    乔歆瑶没想到黎轻寒会这么激动,一时间被他说的哑口无言。

    “乔歆瑶,现在你已经没得选择了。你自己说吧!你是想要带着我和楚云扬。孟离歌摊牌,让我加入,还是我废了你将你留在我的身边?”黎轻寒的语气没有半点玩笑成分。

    乔歆瑶的嘴角狠狠的抽了,这家伙竟然还没有打消要废了自己的念头,他要是真的行要把自己留下来而废了自己,那可不是必死还难受?

    但是让她带着他去和楚云扬还有两个摊牌她又做不到,这不是存心的为难她吗?黎轻寒这算是什么爱啊!

    “你到底想没想好,这可是最后一次机会了!”黎轻寒威胁道。

    “好了好了,我同意!”先出去再说,实在不行见到离歌他们再议吧!就容许她当一回鸵鸟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一风流女军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风凌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凌若并收藏重生一风流女军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