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一风流女军王 > 029.结果——白浩轩是继承人

029.结果——白浩轩是继承人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楚云扬对对面的男人很好奇,他似乎和乔歆瑶以前是认识的。可是这就更让他不解了,以前的乔歆瑶是个默默无闻的乖乖女。(楚云扬自认为的)似乎除了梁静音根本就没有接触过其他人。

    而重生之后的乔歆瑶和楚云扬就再也没有过任何秘密了,这么久了楚云扬还真不知道乔歆瑶和这个人什么时候有过联系。一直觉得自己对乔歆瑶的事情了若指掌,可此时却是被狠狠地打了一巴掌一般。

    楚云扬在乔歆瑶面前从来都不掩饰情绪的,所以乔歆瑶很快的就感受到了他的不同。微微一叹,对对面的男子道:“换个地方,我们谈谈吧!”

    男人看着乔歆瑶终于露出了笑脸,三个人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开了这栋古堡回到了乔歆瑶他们所居住的古堡内。刚刚打开门就是一阵的血腥气息扑面而来,混合着刚刚下过雨的湿润气息,令人作呕。

    从这样的气息就可以判断出他们不在这段期间战况是多么的惨烈,不过当他们进入古堡的时候里面一片明亮,大厅里没有半丝的血迹,除了一些改变不了划痕根本就看不出这里发生过枪战。

    天空中乌云散开了,稀疏的几颗星星露了出来,之前的狂风也被微风所取代,闪电和震耳的雷声也消失了,恍惚间就好像刚才的一切不过是一场噩梦,现在梦醒了又回到了现实。

    乔歆瑶邀请男子坐下,楚云扬就坐在乔歆瑶身边和那男子对面而坐。乔歆瑶只是笑笑,示意阿瑟族长配给自己的管家给大家上咖啡,忙到这么晚喝杯咖啡提提神还是有必要的。

    咖啡上来了,丝丝缕缕的水汽不断的上升,管家识趣的主动退了出去。经过今晚他对乔歆瑶是绝对不敢升起半丝的不敬的,今天乔歆瑶他们不在,但是他却是亲眼看到了龙麟战队的战斗。八个人对抗二十几个人居然只有两个人受伤,活捉了对手四个人,其余的都被他们给杀了。

    在乔歆瑶他们回来前的半个小时这间客厅里可以说是尸体横陈,整个地板似乎都要被鲜血浸泡透了。但是不过是半个小时之后这里就又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要不是空气中一时半会还不能消失的血腥味,他真的以为那些都是自己臆想出来的。

    当客厅里只剩下他们三个人的时候男子这才笑着看向乔歆瑶,很有几分感叹的说道:“早就听说龙麟战队是个无往而不胜的神话,现在看来果然名不虚传。”

    乔歆瑶笑了笑指着那男子对楚云扬介绍道:“这位先生是冯&8226;阿鲁特&8226;霍夫&8226;卡奇&8226;瓦里埃尔,是阿瑟族长同父异母的亲弟弟,今年四十岁。”乔歆瑶看着男子笑的很是爽朗。

    楚云扬眨眨眼,觉得自己有些不太能理解,这个人是阿瑟族长的弟弟,而且是同父异母的亲弟弟。那么有这样一个血脉优良的弟弟,为什么阿瑟族长还要千辛万苦的找他们过来?

    “阿鲁特是整个瓦里埃尔家族血脉最优秀的后辈,因为他的父母是近亲。他是作为改良瓦里埃尔家族血脉的继承者存在的。”乔歆瑶含笑的看着阿鲁特。

    而阿鲁特只是优雅的保持着微笑,就像乔歆瑶说的不是他一般。作为近亲结婚的产物,一个为了延续瓦里埃尔家族血统而生的人,他的那些愤怒和不干随着时间的推移已经慢慢地沉淀了。

    楚云扬强迫自己不要大惊小怪,这种事情在一些大家族不是都有吗?只是真的见到了还真是震撼,怪不得阿鲁特长得这么好,原来是因为近亲的关系啊!

    “你也不用试探了,都过去这么多年了我怎么可能还会在乎那些,瓦里埃尔家族的好坏和我没有什么关系。”阿鲁特看着她,湛蓝的眸子闪过什么。

    楚云扬很是诧异,最后还是问道:“既然阿鲁特先生在这里,阿瑟族长又为什么要找我们,我看没有比阿鲁特先生更合适的人了吧。”

    乔歆瑶笑而不语,只是看着阿鲁特,而后者无所谓的说道:“那是因为早在二十年前我就被我的父亲赶出家门了,虽然没有被家族除名,但是阿瑟又怎么可能让我来做这个族长。”

    乔歆瑶对这句话做出解释,“按照瓦里埃尔家族长老们的意思,老家主之所以娶了阿鲁特的母亲就是为了得到家族最优秀的血脉,而这个血脉最纯正的人是要作为族长存在的。可惜阿鲁特五岁的时候老家主大病了一场,以为自己要死了。”

    “所以那个老头以要保护我的安全为名将家主之位传给了阿瑟。说得好听是为了保护我,实际上还不是想要将那个位子给阿瑟。不过他好歹没有太无情,将我赶出家门也算是给了我一条生路。”阿鲁特冷哼。

    乔歆瑶却忍不住调侃道:“你确定他赶你出家门不是因为你的行为太过诡异?”

    阿鲁特不自然的咳嗽了一声,“你觉得呢?我一直都觉得你会支持我的,所以才跟你来谈这个合作,如果连你都觉得我的做法不对,那我们还是不要再谈了。”阿鲁特最后竟然有些情绪激动。

    见阿鲁特起身似乎要走,乔歆瑶却还是一派悠闲,楚云扬有心叫住阿鲁特,但是却知道乔歆瑶之所以这么做肯定是走自己的考虑的,自己不能破坏她的计划,所以只能看着阿鲁特无能为力。

    乔歆瑶最后笑出声,带着几分揶揄的感觉。“你这亦真亦假的让我还真不知道应该如何理解了。我说阿鲁特先生我可不是那些人,对于别人的感情我一直都是禀乘着尊重的态度的,所以我们讨论的并不是这一点。”

    阿鲁特又重新的坐了下来,湛蓝如海的眸子里隐含笑意。“我就知道你不是那种多事的人,只不过对于我的事情似乎除了那件有些出格,我并不觉得我还做了什么诡异的事。”

    乔歆瑶笑而不语,良久才叹道:“只不过对于瓦里埃尔家族你的那一件事情就已经足够了。”

    三人之间又陷入了沉默,最后还是乔歆瑶先开口了。“说说你的条件吧!”

    阿鲁特看着她,蓝眸中有着考量。“我的条件很简单,我想要和露娜名正言顺的在一起,我要你给她一个名正言顺的身份,而不是我的继母。”

    楚云扬一时间惊愕的嘴里能够塞进一颗鸡蛋了,刚才就一直都在疑问阿鲁特到底是怎么回事,现在他终于明白为什么这个人会被从家族赶出去了。试想一下,任何人都接受不了儿子喜欢自己的老婆这样的事实吧!

    尤其是在这样的大家族,这样的事情根本就是一个丑闻,一旦被外界知道了那么对整个瓦里埃尔家族都没有任何的好处。而根据阿鲁特的说法,那位露娜小姐现在还在这里,没有被灭了口说明那位老家主似乎还是很喜欢露娜小姐的。这件事情可不是动动嘴皮子就能解决的。

    乔歆瑶也确实没有立刻就答应阿鲁特,而是问出了自己的疑问。“我相信黎重阳应该也找过你了吧!不管你是不是生活在瓦里埃尔家族,但是至少你是唯一的一个血脉最‘优良’的家族直系,只要你愿意即使阿瑟再厉害也不可能阻碍你成为族长的脚步。”

    阿鲁特似乎早就想过乔歆瑶会问这个问题,所以他一点也不意外。“其实很简单我并不相信黎重阳的人品,而且我对这个充满罪恶的家族没有任何的好印象,更不想一辈子都被禁锢在这里。而且最重要的是只有你能帮我名正言顺的拥有她。”

    乔歆瑶不置可否,其实她心里是有些意外阿鲁特对她的信心的。抬头望着他,“那么就先让我看看你的诚意吧!我的时间有限,在瓦里埃尔家族已经拖了这么久,我希望能够快点结束。”

    阿鲁特并不生气乔歆瑶提出的“无礼”要求,反而很赞同。“你说得对,我等露娜已经等了二十年了,还不知道以后我还有没有二十年的时间,确实应该快一点。那么我就先离开了,我等待着你的回报。”

    阿鲁特离开之后楚云扬看着低头沉思的乔歆瑶问道:“你打算怎么帮他呢?那位露娜小姐应该是这个古堡旁边的那个别院里的主人吧!她的身份可不是那么容易改变的。”

    乔歆瑶却是笑笑。“其实也没什么,瓦里埃尔家族一直以来都是一个人说了算的,到时候只要阿瑟族长一句话就可以搞定。其实这点阿鲁特心里一直都清楚,但是阿瑟族长和他之间有些事情是不可能改变的,所以这话阿鲁特不能自己去对阿瑟说。我,其实只是一个中介。”

    知道事情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复杂楚云扬松了一口气,两个人上了楼洗洗睡了。第二天九点钟才起床,然后在这边吃过了早餐之后才去了前面此时早就乱成一团的古堡。

    一大早就有人发现乔治被打的不成人样,然后自己自杀死在了房间里,从手法上他们就想到了十多年前秦潇对那位杀手联盟第三杀手的手法,心中有些瑟瑟发抖。

    紧接着留下来的八个人之中,一人产业一夜之间遭受重创不得不离开亲自坐镇挽救,两人家中直系子弟一夜死光了,所以这两个人也一大早就匆匆的离开了。

    剩下四个人他们没有遇到任何的麻烦,但是他们的命注定要留在这座古堡。因为阿鲁特拿出了确凿的证据证明这四个人谋杀了阿瑟族长的五个孩子,按照族规他们必须要在这里为那几个人谢罪。

    其实这些事情乔歆瑶也能够办到,并且那些资料她也早就得到了,但是却不能像阿鲁特这般直接作为,因为她在瓦里埃尔家族根本没有势力。而且要是不能像个万全之策的话,这件事情做完了之后瓦里埃尔家族她也呆不下去。

    而这些都是由阿鲁特来做的,那么事情就不一样了。阿鲁特是大家公认的最有竞争力的继承者,那些人就算是想要争什么也不可能越过了阿鲁特,以前阿鲁特是表现得对家主之位没有兴趣,现在他有兴趣了别人就都要靠边站。

    瓦里埃尔家族的事情就这样戏剧化的有了转机,而用了三天时间阿鲁特将那几个家族大换血,真正的让他们成为了拥护族长的存在,而三天后的中午那个将要掌管整个瓦里埃尔家族的人终于出现在了古堡的客厅里。

    “歆瑶,你十万火急的叫我来到是不是出什么事?”白浩轩对别人的时候总是一天说不出不几个字,但是面对乔歆瑶的事后他却从来不吝啬语言。

    此时阿瑟族长、楚云扬还有阿鲁特都看向了走进来的俊朗少年,乔歆瑶走过去拉着白浩轩走到阿瑟族长面前。“虽然很意外,但是却不得不告诉你,这个人就是你的亲生爷爷。”

    这话说完之后意料中的惊讶没有,白浩轩表情淡淡的,他看着乔歆瑶问道:“你叫我来就是要让我知道这个吗?还是说你实际上是想让我我来继承瓦里埃尔家族?”

    没想到白浩轩会这么说,乔歆瑶微微愣了一下,乔歆瑶想要解释却被白浩轩打断了。“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从小我就是孤儿,在大家一样的眼神之中长大,就算义父收养了我,但是我却终究是名不正言不顺,飞龙帮的那些人也不是真心的拥护我。”

    “其实我都知道你觉得我和楚云扬他们在一起却总是将自己的存在感降低是因为我觉得自己比不上他们,或许以前真的有这样的原因,但是现在我已经不会这样想了,因为我和他们在你面前都是一样的。”

    白浩轩第一次这样目光灼灼的看着乔歆瑶,以前的他总是坐在一边不言不语,要不是知道他在偶尔投去几个关注的目光,他都会被直接忽视掉。而今天是他第一次这么直接的表达自己的感情。

    “那么……轩,你的想法?”总是将自己的想法强加在别人的身上,从这以后乔歆瑶要学会听从别人的意见,有的时候自己觉得好的未必是别人想要的。

    阿瑟族长被白浩轩直接给忽视了,但是他却还是目不转睛的看着白浩轩,这是他唯一的亲人了,在死了七个子女之后这个孩子对于他来说就是全部了。听了白浩轩说的话阿瑟族长提心吊胆的看向了白浩轩,忐忑的等着他回答。

    白浩轩将阿瑟族长忽略到底,看着乔歆瑶坚定的说:“你的好意我接受,不管我承不承认我终究是有着瓦里埃尔家族血脉的,而且瓦里埃尔家族对我们也确实有用。”

    阿瑟族长苦笑一声,没想到他的孙子接受这个家族只因为这个家族对他心爱的人有用。但是他没有拒绝,阿瑟族长总算是还有一些的欣慰。

    “浩轩,这么匆忙的赶过来想必一定很累了,让歆瑶带你去休息吧!”阿鲁特不管年纪多大、地位怎么样身份上都是白浩轩的叔爷爷,而且按照他和乔歆瑶的约定阿鲁特会帮助白浩轩稳定整个瓦里埃尔家族直到白浩轩能够自己独当一面。

    白浩轩也听说了乔歆瑶和阿鲁特的约定,但是那时候他以为是为了楚云扬,现在想来乔歆瑶是为了自己。他和楚云扬不一样,他从小都是在黑道摸爬滚打,对于那些大家族的弯弯绕绕并不清楚那么多,所以他需要这样一位辅佐。

    对于乔歆瑶的安排他表示很感激,乔歆瑶并不打算为白浩轩和阿瑟族长之间的关系做什么,他们之间会怎么样只能靠他们自己。

    就在白浩轩要离开的时候阿瑟族长终于忍不住抓住了他的手,声音有些颤抖带着一种兴奋和忐忑。“浩轩,我……”

    “对不起,我现在还没有办法接受你。虽然我知道你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但是……”白浩轩眼底有着挣扎。“我对祖母并没有什么印象,但是却听爸爸说过她是被人强迫发生关系才生下父亲的。她就像是一个斯德哥尔摩患者一般,竟然爱上了那个施暴者,还生下了那个孩子,让他的童年充满了痛苦的回忆。”

    想到自己八岁时死去的亲生父亲,白浩轩眼中一片晶莹。“对不起,我现在真的不能坦然的接受你。”说完他拉着乔歆瑶出了古堡。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一风流女军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风凌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凌若并收藏重生一风流女军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