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竹马使用手册 > 第28章 往事只能回味07

第28章 往事只能回味07

作者:青青绿萝裙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

    明薇听见她说这句话的时候,感觉到顾朗握着她的手微微一紧,她敏锐地感觉到了什么,抬头看了看他,他却很快调整好了表情:“是,真巧,你也在这里。”

    你也在这里,这句话仿佛是在和老友闲话家常,但是细细品味,总有一股说不出道不明的味道,顾朗大概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所以马上就转移了话题:“有事我们去偏厅说,有没有医疗箱?”

    肖成忙道:“有,这边走。”

    偏厅十分安静,有佣人送来了医药箱和茶水点心,顾朗握着明薇的手臂,替她消毒,她的一只玉臂雪白莹软,那三道抓痕显得尤其可恶,叫人痛心不已,顾朗轻手轻脚替她涂上药水:“痛不痛?”

    猫爪抓破皮肉,自然痛得要命,明薇更关键别的:“会不会留疤?”

    “不好说。”他把纱布缠在她手臂上,“愈合之前不得碰水,洗澡的时候用保鲜膜裹上。”

    明薇苦哈哈地看着他,顾朗忍不住,在她腮上拧了把:“活该啊你,偏去招惹那只凶猫。”

    他把目光投向肖淑,她正怀抱着猫咪端坐在沙发里,眼睫微垂,看不出情绪,显然是一个惯于隐藏自己心思的人,和刚刚在大厅里唱念做打的仿佛是两个人。

    而凌岚端着咖啡杯,美目一直牢牢关注着他,顾朗只做不知,问肖成道:“令媛的情绪,仿佛不大对?”

    肖成道:“淑儿醒过来之后就变成这样了。”从前活泼开朗的女儿性格大变,虽然令他怀疑,但这并非没有先例,他更想知道她失踪期间有无发生任何对肖家不利的事情。

    “肖小姐。”顾朗待她尚且算是客气,“我现在在为楚向宇做治疗,你们两人的遭遇有诸多相似之处,所以我希望能够为你做一个检查。”

    肖成对于女儿十分关心,自然也十分支持:“淑儿。”

    “不,我不需要。”肖淑冷淡地说,“我很好。”她站了起来,“如果没有什么事情,我先回房了。”

    “喂。”明薇喊住她,“你让你的猫抓我这事儿就算完了?”

    她冷冰冰地看着她:“是你先来招惹我的。”

    “我哪里惹你了?”

    肖淑不说话,自顾自开门回去了,肖成微微皱了皱眉头:“抱歉,淑儿自从失踪回来以后,性情就变得有些古怪。”

    顾朗阻止了他想要道歉的话,直接问:“肖小姐回来以后,对她做过检查吗?”

    “有的,当时直接送到了医院里,我们也给她做了一个比较详细的检查,但是没有什么结果。”肖成苦笑道,“而她醒过来以后很反感医院,医生说这种变化是心理性的,但是她拒绝和心理医生见面。”

    顾朗想了想道:“不知道肖先生方不方便把令媛的检查报告给我一份,如果你信得过我的话。”

    肖成果然迟疑了一下,却听凌岚清脆一笑:“顾医生的人品,自然是信得过的。”

    听她这么说,肖成不再迟疑,点头让人去取肖淑的检查报告,拿到手以后,顾朗也不多做久留,与肖成告辞离开肖家,凌岚不紧不慢跟在他们后面,明薇本来就心情不好,脾气更坏:“你跟着我们做什么?”

    “我是跟着顾朗,不是跟着你。”凌岚似笑非笑。

    明薇狐疑地在她和顾朗之间看了看,突然觉得自己是电灯泡,她正想说什么离开的时候,顾朗却抓住她的手腕:“别乱跑。”

    “我……”我只是想给你挪地方,明薇冤枉透了,但是顾朗不容她多说,直接把她拖上车,凌岚站在车窗边,眉梢微挑:“不打算和我叙叙旧?”

    “要说的话,我已经对你说完了,”顾朗降下车窗,平静与他对视。

    凌岚抿着唇,显然对这个答案不是很满意:“你觉得那就是你给我的解释?”

    “是的。”

    “你知道我不会接受。”

    “男女之情,合则在一起,不合则分开,只要一方不再有感情,整段感情便没有维系下去的必要。”顾朗答道,“你可以恨我怨我,却没有办法改变这个现实。”

    凌岚似有若无地瞥了明薇一眼,她还莫名其妙:“我要一个更明确的理由,并不是这样含糊不清的解释,顾朗,你难不成以为我凌岚是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人?”

    “我从来不曾这样以为过。”顾朗轻轻叹了口气,“只是缘分已尽,凌岚,你想要我怎么对你?”说到最后,他甚至苦笑起来。

    凌岚静默片刻,转移了话题:“今天不是谈话的好时机,我下次再来找你。”

    明薇目送她离去,这个女人走起路来的姿势像是一只矫健的母豹,充满了力量美:“这是谁,你们认识?”

    “你之前说,负情薄幸读书人,问我有没有辜负过谁,是不是?”他发动了汽车,一边提速一边道,“现在我回答你,有。”

    明薇心脏一抽,疼得她蹙眉:“你的前女友?”

    “是。”

    “分手了?”

    “嗯。”

    “为什么?”

    “分开了就是分开了,哪有那么多为什么。”

    她坚持道:“告诉我,你们是怎么认识的,为什么会相爱,发展到哪一步了?”

    这样无理取闹的要求……顾朗苦笑一声,放缓了口吻:“你现在非要说这个吗,改天我再告诉你,行不行?”

    明薇张了张嘴,脱口便问:“改天,我看不用改天,明天你们就该死灰复燃,重续旧情了。”

    顾朗猛地踩了刹车,明薇因为惯性而往前冲,幸好因为绑着安全带而没有撞到头,她扭过头去,冷笑道:“我说中了?”

    “说中你个头。”顾朗忍无可忍,“我的前女友,你问那么多干什么,和你有关系?”

    她呼吸一滞,嘴硬道:“问问怎么了,问都不能问吗?”她被他指责,眼眶中迅速积起水光,她眨眨眼,逼回眼中的涩意,“不问就不问,谁稀罕似的。”

    顾朗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重新咽回了肚子,沉默地把车开回了家里,一进门,明薇就气势汹汹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砰一声把门关了。

    真是的,一个凌岚重新出现在他的视线里就已经够烦人的了,小金鱼好端端的生什么气?顾朗无奈极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过去和秘密,明薇从前是否遇见过什么男人,是否和谁有过一段浪漫的邂逅或者艳遇,他可从来都没有问过。

    这有什么好生气的。难不成他事无巨细都要和她交代吗,恋人都不带这样刨根究底的。

    他这么想着,又在心里为她开脱:这位大小姐性子霸道惯了,恐怕也只是对他的推辞有所不满,并没有别的心思。

    他把自己关在书房看起肖淑的检查报告来,写报告的人是和平医院的权威,分析地深入浅出,因为是记忆出现了紊乱,所以对脑补的检查还算十分全面,那个伤口并没有被忽视。

    是的,肖淑脑后有和楚向宇一模一样的伤口。

    这样高明的外科手术,同样出现在几个失踪的人的身上,这实在是一件十分让人忌惮的事情,没有人知道这场手术的目的是什么,对方又希望通过肖淑和楚向宇来达到什么目的,但是他们两个人的身份都非同小可,这件事可大可小。

    顾朗想了想,打了个电话给刘邵,把事情告诉了他:“派人监视着这七个人为好,尤其是肖淑和楚向宇,如果有人要通过他们做些什么事情,所图恐怕不小。”

    他想了想,又补充道:“肖家那么多佣人,你看看能不能买通一两个,我觉得肖淑的情况十分古怪。”

    刘邵自然满口答应。

    顾朗往后一仰,靠在椅背上,觉得太阳穴一阵阵发疼,他起身去酒柜里拿了瓶烈酒来,坐在客厅里自斟自饮。

    烈酒入喉,灼烧一片,他觉得四肢百骸渐渐放松下来,悉数往事涌上心头来,像是潮水将他淹没,过了半晌,他拿着酒瓶去敲明薇的门,她没吭声,顾朗直接就开门进去了,直接坐在她床上:“小金鱼,来,陪我喝一杯。”

    明薇已经脱了衣服睡觉了,闻言从被子里钻出来,看到他喝醉大吃一惊:“你怎么啦,喝那么醉?”

    她夺过他手里的酒瓶,款式很老,水晶瓶有着扁扁的肚皮,酒液是黄金般的颜色,明薇一看度数便责怪:“亏你还是医生呢,喝那么烈的酒?”

    他含着笑将酒瓶凑过去:“来,陪我喝一杯。”

    明薇就着他的手喝了一口,滋味辛辣,她拿被子裹好自己,声音是她想象不出来的柔和:“阿朗,你怎么啦?”

    “你不是要听吗?”他拍了拍床铺,“来,躺好,我讲给你听。”

    明薇躺了回去,长发兜在他脸上,他拨开来,怔怔看着天花板:“我和凌岚是在德国时认识的,当时,当时我还在学校里学医,而她也在军校里念书,我们就这样认得了。”

    “女孩子念军校,这么少见?”明薇想起今天初见凌岚的时候,英姿飒爽,气势魄力也非寻常男子可比。

    顾朗嗯了一声:“当时,她的头发还没有今天那么短,有一头很漂亮飘逸的长发,风吹起来的时候,特别好看。”

    她不高兴:“我也有长头发。”

    他捉着她的一缕长发在唇边吻了吻,道:“臭美的姑娘。”

    “她比我好看。”明薇酸酸地承认,“美得有特色。”凌岚身上的英姿与大气嫌少在现在的女孩子身上见到,至少明薇从来没有见过她这样的女郎,绝对让人一见难忘。

    顾朗慢慢道:“人和人的缘分是很奇妙的,我也没有想过会遇见她,如果想到了日后会发生些什么,我不会选择和她开始。”

    “为什么?”

    “因为她很骄傲,很危险。”顾朗苦笑一声,“但是当时年少,她也还是一个很可爱的女孩子,我、我当时就算是知道了,也未必能够轻易抽身。”

    “女人危险,也就意味着吸引人。”明薇绞着自己鬓边的一缕长发,咬着嘴唇说道。

    顾朗嗯了声:“是这样,她很危险,但是也很诱人,所以我很快就和她有所牵扯。”彼时,在德国那个圈子里,虽然中国人不少,但是若论出色,非他与凌岚莫属,两个人一见面,就能够感觉到对方的与众不同。

    凌岚漂亮,野性,聪明,狡黠,他们势均力敌,恰逢敌手,每一次的交谈,每一次眼神的交汇,都是一种较量,好像随时随地会迸发出火花来。

    他们在这样的交锋中体验到前所未有的感觉,不可避免地被彼此所吸引,仿佛两个人之间一直有一根线在牵扯似的,他们小心翼翼地试探,挑衅,较量,仿佛是一个不知疲倦的游戏过程。

    正如顾朗自己所说,当时实在是太年轻了,他的好胜心、他的征服欲,都不可避免地蓬勃发芽,两个人像是身处漩涡,暗流汹涌,他们却乐此不疲。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竹马使用手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青青绿萝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青绿萝裙并收藏竹马使用手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