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竹马使用手册 > 第37章 情钟情种05

第37章 情钟情种05

作者:青青绿萝裙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一场大雨十分罕见,轰轰烈烈地落下来,好像要洗涤一切,又仿佛在预示着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

    叶老头也没睡,他在仇英子的屋里喝茶,说是喝茶,但其实只是白开水,就好像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英子。”

    “叶大哥。”仇英子坐在窗前的椅子上,神情平静,“深夜到访,你应该是有话和我说吧?”

    叶老头摇了摇头:“不是,我只是睡不着,找你聊聊天。”

    仇英子微微颔首:“我们也很久没有好好聊过天了,我知道,你是怕我故地重游,想起不该想起的事情。”

    叶老头沉默片刻,问道:“这么多年,你一个人,不累吗?”

    “别人觉得我很累,但是我却觉得很幸福。”她的一双眼眸还和从前一样清澈,“我的心是充实的,我也从来不觉得苦。”

    叶老头长长叹了口气。

    仇英子反倒来安慰他:“个人有个人的命,我一个人也过得很好。”

    “我知道,你一直都是一个很坚强的人。”叶老头说完这一句,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两个人相顾无言,彼此都觉得十分心酸。

    只听他喃喃道:“一晃眼,三十年过去了,我们都老了啊。”

    仇英子微微一笑:“人只要不死,总会老的,怕什么。”

    “我知道你不怕,可是我害怕啊英子,”叶老头重复了一遍,“我害怕。”

    仇英子没有问他在害怕什么。

    风从窗户的缝隙里吹进来,把悬挂在头顶的灯泡吹得一晃一晃的,光也晃动起来,明暗交替,叶老头心酸地想,好像昨天大家都还是年轻气盛的青年人,意气风发,而一转眼,他们已经两鬓斑白。

    一晃眼过去了那么多年,而没有得到的人,始终没有得到。

    在女生宿舍里,其实大家都还没有睡觉,虽然每个人都很疲倦,可薛凝还是问:“她还不回来吗?”

    卓菁菁嗯了一声:“应该在顾老师那里吧。”

    薛凝想了想,问道:“她总要回来睡觉吧,要留门吗?”

    莫倩听着她们说话,心里其实有几分后悔,她没有想到明薇竟然说走就走,而且那么晚了还不打算回来,可是要她道歉,她又忍不下这口气:“反正是在这里,又不会走丢。”

    薛凝忍不住为明薇说话:“你刚刚说的话,也实在太过分了。”

    “是她先有错,我说她几句还不行了?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莫倩冷笑道,“何况人家说不定早就睡了,轮到你瞎操心。”

    薛凝还想说什么,但是卓菁菁已经打了圆场:“好了,别吵了,我们把门给她留着就是了,大家都累了,明天还要早起,快睡吧。”

    大家不说话了,但人人都满怀心事。

    顾朗听着雨声,只觉得心烦意乱,他强迫自己往窗外去看,好不去注意她,但是床就那么大,他甚至可以感觉到她呼吸的频率,他像是着了魔似的凑过去,先是蜻蜓点水一般在她唇上吻了吻,可口唇相接的一刹那,他的灵魂突然不受自己控制,他不由自主渐渐加深这个吻,吸吮她柔软的双唇,舌尖描绘她的唇线,一点一点,一寸一寸温存辗转过去。

    他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不知道究竟过了多久,惊醒他的是一个女人凄厉的尖叫,他浑身一震,理智回归,他猛地一仰头,几乎是同一秒,明薇被惊醒,茫茫然睁开眼:“出什么事了吗?”

    顾朗不敢去看她的眼睛,仓促道:“不知道,我去看看,”他掀开被子下床,背对着她,顿了顿道,“你继续睡吧。”

    明薇是看着他走出去的,她若有所思地坐了片刻,竟然没有跟出去一看究竟,而是重新躺回了床上。

    顾朗走到外面被冷风一吹,这才略略清醒过来,对刚刚的所作所为后悔莫及,又庆幸她睡熟了没有发觉,否则被她发现,真的是不知道怎么解释,若是一时不慎,二十年情谊毁于一旦可怎生是好?

    他在原地清醒了好一会儿才走向叫声发出的地方,没想到竟然是薛凝和卓菁菁,已经有旁人听见叫声赶出来了,都还穿着睡衣:“发生了什么事?”

    薛凝惊魂未定:“我没看清,好像是个人影刷一下过去了?”她征求似的看向卓菁菁,卓菁菁勉强镇定下来:“我和凝凝出来上厕所,就正好看到有个人趴在窗户上看我们,我们一喊,他就不见了。”

    叶老头走到厕所里看了看,不大相信:“是不是树影,这里是二楼,哪里来的人?”

    “肯定是个人影。”薛凝却难得肯定,“有头有脚的,像是……鬼。”

    顾朗轻轻开口:“哪里来的鬼,指不定又是哪只调皮的猴子而已,也许来这里偷东西熟悉了,我之前还听管理员说经常有东西不见呢。”

    和之前在路上一样,这个解释得到了绝大多数人的认同,猴子属于科学的范畴内,大家不至于会害怕,顾朗送她们回宿舍,安慰道:“别害怕,老师都在这里呢。”

    卓菁菁点点头,迟疑一番又问:“明薇她……”

    “不用担心,她睡在我那里。”

    薛凝先松了口气:“我就说肯定在顾老师那里没事的。”她拉着卓菁菁进屋,而卓菁菁见顾朗已经走开,突然问了句:“顾老师那里难道有两张床吗?”

    薛凝一愣,看着卓菁菁不知道说什么,卓菁菁咬了咬嘴唇:“我总觉得,这不大好吧。”

    她说得虽然委婉,但是薛凝还是很快理解了她的意思:“你是说,顾老师和明薇,嗯,关系不纯洁?”

    “这种事情,难免会被人说的。”卓菁菁也不知道自己说这句话是什么心态,她好像不是她自己了。

    薛凝看了他片刻,莫名笑了笑:“菁菁,你难道看不出来吗?”

    “什么?”

    “他们是金童玉女,是天生一对,是家明与玫瑰。”薛凝用了一句电影台词来形容自己的感觉,“他们之间根本插不下第二个人,我现在还记得顾老师把她抛起来的样子,我当时以为自己在看电影,如果他们没有在一起,那也太可惜了。”

    卓菁菁抿了抿唇:“如果是这样,他们为什么还没有在一起?”

    薛凝浑不在意道:“情趣呗。”她啧啧道,“他们的世界,我们怎么会懂,说不定人家就觉得这样的暧昧很好玩呢,你管那么多干什么?”

    卓菁菁平静下来,掩饰道:“没什么,进去吧,很晚了。”

    与此同时,顾朗也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明薇还没睡着,睡意朦胧地问:“出什么事情了吗?”

    “没,”他轻描淡写,“你睡吧。”

    她也没有继续追问,而是道:“快来替我挡风,这里怪冷的。”

    顾朗躺好搂住她,她心满意足地点点头:“顾医生暖床的本事真是一流,凌岚对你念念不忘该不会就是因为这个吧?”

    “你怎么老在想这个。”顾朗的心思在他自己尚且未曾察觉的时候变动着,“我和凌岚虽然当初是男女朋友,但是没有走到那一步,唯一一次睡在一起,还是因为我们都喝多了。”

    明薇顿时睡意全消:“喝多了难道就没有酒后乱性吗?”

    顾朗屈指在她额间一弹:“你又不是没有喝醉过,喝得那么多,谁还有心思去做别的?酒后乱性不过都是借口罢了。”

    明薇十分惋惜:“那也算睡过了啊。”

    “照你的说法,我们睡过几次了,嗯?”他睨她一眼,在她腰上掐了把,明薇怕痒,怪叫起来:“行了行了,不问你还不行么!”

    顾朗顿了片刻,却把事情和她解释清楚:“我和凌岚那个时候,虽然彼此吸引,但是却没有发生*关系,我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我是害怕。”

    明薇在他腰上戳了一指,他不怕痒,当做没感觉,她不甘心极了:“怎么,怕她是妖怪,在床上采阴补阳把你榨干吗?”

    “唔,可能是男人的通病,怕负责任。”他搪塞她,“我要是真的和她有了点什么,哪有那么容易走脱,搞不好要丢半条命。”

    谁料明薇不信:“顾朗,咱们俩之间你还给我说瞎话,你心虚不心虚,你要是喜欢一个人,还会怕负责?”

    “好吧。”他无奈地再给出理由,“是预感,直觉,觉得我会和她无疾而终,所以没敢走这一步,这个理由你满意了没有?”

    明薇还是将信将疑,不过这倒是顾朗的为人,如果觉得和凌岚的感情最终会消逝,他倒是不会去选择占这个便宜的。

    “那如果你占一个女人的便宜,就是喜欢她咯?”

    这句话问得没头没脑,顾朗心里却有点心虚,不自然道:“我什么时候占过人便宜?”

    明薇揶揄他:“今天我看你扶着陈盈扶得很开心啊,她整个人都靠在你怀里了,你就没有什么特别爽的感觉吗?”

    顾朗简直无法和她沟通:“你身上背了三个人的东西,还要扶一个人的重量,你还有心思想别的?你当我是什么人,一天到晚都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好吧。”她的神情惋惜极了,“虽然那个陈盈不够漂亮,但是现在在我眼里,是个母的都比凌岚好,”她突然咬牙切齿起来,“那个女人竟然敢把我丢在那里一个人跑了,此仇不报非君子也。”

    顾朗刮了刮她的鼻尖:“小鸡肚肠,你还君子呢,小女子也。”

    “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明薇冷笑一声,“我就是爱记仇,你能奈我何?”

    顾朗长叹一声:“不奈你何,麻烦你快点睡行不行,明天一大早要起来呢,你不困我都困了。”

    明薇咕哝一声,把枕头拉到自己脑袋底下不给他睡,可是睡熟以后,又嫌弃枕头不舒服,重新在他怀里找了个位置睡,顾朗想把枕头拉回来,她不让,还抱着被子不撒手,他只能用自己和她交换被子,这才盖好了。

    这么一折腾,顾朗一晚上没睡好,第二天一大早就起来了,清晨的森林空气格外清新,令人疲惫一消,他在屋前的空地上散步,谁知道他竟然不是唯一一个早起的,叶老头和仇英子都起来了:“顾老师起得倒是早。”

    “叶教授和仇教授也早。”

    “顾老师昨晚没睡好吗?”叶老头笑呵呵地问他,“脸色不大好。”

    顾朗嗯了声,在他们面前倒是没有用昨天的借口,反倒是开门见山问:“昨天的事情,两位有没有什么看法?”

    “顾老师是说猴子的事情?”叶老头平静地问。

    顾朗点头:“你我都知道,这里附近是没有猴子的。”

    昨天说的是猴子拍人肩膀,全都是他随口胡诌的,这一带虽然有猴子,但是却在山林深处,鲜少会与人类接触,并不像是动物园里的猴子一样不怕人。

    叶老头表示赞同:“这我也知道,只是在这种深山老林里,总会发生一些难以解释的事情的。”

    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能用科学来解释的,像叶老头这样做考古的人,对于这种事情更是有深刻的体会,有些所谓的“科学解释”,只不过是像昨天顾朗用猴子做借口一样,为了安抚民众罢了。

    “我们多注意注意,别让学生害怕。”仇英子微微颔首,“森林里的秘密太多了。”

    顾朗轻轻一叹,望着这无边无际的森林,心中渐渐升起了不好的预感。

    作者有话要说:亲下去了,一失足成千古恨啊~我要提前为顾朗点个蜡[i]

    你们觉得明薇睡着了吗,她晓不晓得呢,好了,从这一刻开始,游戏就正式开始了啊,之前都是预热好吗?

    原始森林的梗不会太复杂,冒险多余悬疑吧,也不知道我能不能写好_(:з」∠)_尝试一下好了,对了这次的现实梗就是野人,新闻太多,就不上了,有兴趣的大家可以去搜

    我们是金童玉女,我们是天生一对,我们是家明与玫瑰——出自《金枝玉叶》,觉得很萌,薛凝本来只是一个小配角,但是一不小心她吐槽变萌了,我才不会告诉你们本来卓菁菁是女配呢……

    你们造吗,上收藏夹这种神器,我居然只涨了300个收藏,简直不能更扑!快来安慰可怜的作者一下,我都要哭晕在厕所了

    要看小段子的可以关注微博,作者有话说里就不放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竹马使用手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青青绿萝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青绿萝裙并收藏竹马使用手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