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此女太费心 > 第五十八章

第五十八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十二月五日,周五,雨。

    B市的冬天来的早一些,虽然才是秋末冬初,迎面而来的风却已经有些渗人的寒意了。

    俗话说一场秋雨一场寒,连连绵绵的阴雨已经接连下了好几天了,也没个要停的意思,费安安身处室内,即便裹着厚厚的毛衣,依旧觉得有些冷意袭人。

    高渐离见她不自觉的搓了搓手,便默默的调高了空调温度。

    费安安察觉到温度的变化,抬头看了看,感激的冲他咧嘴笑了笑。

    这个笑容很有些灿烂,带着淡淡的感激,温暖而甜美,高渐离被这个笑容冲击的有些心神荡漾,干脆放下了钢笔,用手撑着下巴好整以暇的盯着她,一脸浅浅的笑意。

    “干嘛看着我?!”费安安被他的动作搞得愣了一下,脸颊顿时笼上了一抹薄薄的红晕。

    高渐离笑意更浓,“突然觉得你挺好看的。”

    “腾”的一下,费安安耳根一热,脸就烧红了,她被这句简单直白的夸奖给闹得一时间不知如何回应,过了片刻才结巴道,“是,是吗?谢谢啊……”

    高渐离一双黑眸闪着亮晶晶的光,带着浓浓的笑意看向她,却是一句话也不说。

    费安安架不住他这么直白的注视,只好装鸵鸟,把头慢慢埋了下去。正当她尴尬不已的时候,白榆清的电话来了。

    “喂?”费安安连忙接了起来,同时暗暗舒了一口气,这种暧昧的气氛还是有点难熬的。

    白榆清在那头顿了一顿,才带着笑声说道,“下午咱们出去吃饭吧,叫上高渐离。”

    费安安一愣,随即反应过来,无奈道,“闫轲又回来啦?”

    白榆清从鼻子里轻轻哼了一声,算是默认了。

    “他一到周末就往这边跑,看着也挺辛苦的,你就别端着了,原谅他算了。”费安安一边翻白眼,一边劝道。

    白榆清又是一声哼,颇有些不耐烦道,“他这才跑了几趟啊?且还不够呢,你不用帮他说话,就说你俩去不去吧。”

    费安安见状,只好答应下来。

    “白榆清?”高渐离见她挂了电话,才问道。

    费安安点点头。

    高渐离无谓的笑笑,这样每周一次的聚会,已经是第三次了。

    闫轲每天早上跑去费安安几人家里给他们几人做早餐,赖了几天之后,白榆清忍无可忍的把他赶回了军队。

    闫轲只好在周末跑回来大献殷勤,白榆清一直不肯松口,又架不住他这般的软磨硬泡,便回回都叫上费安安两人作陪,至于商婷,自然是同高致焱二人世界要紧,来过一回之后便再也不来了。

    飘荡着悠扬音乐的餐厅里。

    “好了,吃吧。”闫轲将剥好了的龙虾放进了白榆清的盘子里,笑着说道。

    白榆清撇撇嘴,抬着筷子将干净的虾肉送进了嘴里,红唇微启,优雅十足。

    费安安在一旁看着,不免羡慕的咂咂嘴,这般优雅的吃相,她大概是一辈子也修习不到这种地步吧。

    高渐离见状,还以为是她羡慕闫轲这样照料白榆清,便低声问道,“你也要吃虾吗?”

    “啊?没有啊……”费安安闻言,反应过来,连忙摇头笑道,“我就是觉得他们现在这样挺好的。”

    高渐离笑笑道,“我也没想到,闫轲这种人也有这么细心的时候。”

    费安安弯了弯嘴角,突然想起了似乎许久未见的楚征,问道,“楚征呢?好像很久没见他了,他没事儿吧?”

    “没事。”高渐离无奈笑道,“他上个星期就走了,说是去法国考察,不用担心,他散散心就好了。”

    闻言,费安安默然不语。

    说实话,在白榆清他们三个人当中,最为无辜的一个算是楚征了。虽说他生性浪荡,受点教训也是好的,但费安安却还是相当同情他。

    再说,对一个人动了心,哪有那么容易就能忘却的?也就是他倒霉,好不容易对一个姑娘刚刚动心,就发现这人同自己完全没可能,想来应该是非常郁闷的一件事了。

    费安安轻叹口气,微微摇了摇头,抬眼看看白榆清眼底淡淡的笑意,心想,幸好楚征对白榆清的心思刚刚发芽就被掐死了,又是个好相处的人,豁达想得开。只要给他点时间,碰到下一段感情,想必就能够恢复了,几人的关系应该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几人吃过饭,闫轲带着白榆清去了别处,高渐离便将费安安送了回去。

    回到家,商婷还未回来,费安安洗过澡,换了衣服,舒服的窝在沙发里悠闲的看电视。

    不多时,费安安就听见对面关门的声音,听那个慌乱的脚步声,费安安不禁笑了,这种频率她太熟悉了,每每被高渐离逼的耳红心跳的时候,她自己便是这种反应。

    过了半个多小时,白榆清踩着厚而软的拖鞋过来了,身上带着一丝氤氲的水汽,宽松而厚重的白色睡袍裹在身上。

    “哎……”她也窝进沙发,靠在费安安身上,满足的喟叹了一声。

    费安安伸手推她,不满道,“干嘛一定要靠着我啊?走开走开。”

    白榆清凤眸一扫,取笑道,“怎么?被高渐离宠娇贵了,现在连让我靠一下都不让了是吧?”

    “被宠上天的那个是你吧?!吃饭的时候就差没喂到嘴里了,以前怎么不见你要往我身上靠啊?”费安安哭笑不得,随即不甘示弱的反唇相讥道。

    白榆清被她这么几句话,噎得说不出话来,俏脸微红,平时伶牙俐齿的一张嘴,难得反驳不出什么来。

    费安安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了声,她还真是没料到白榆清有朝一日还会在她手里吃瘪,果然压人一等还得抓软肋。

    白榆清冷哼一声,一把夺过她手里的遥控器,倒在了一边。

    费安安见状,也不在意,只是戳了戳她的腰,笑道,“哎,我说,你到底打算什么时候松口啊?差不多就得了……”

    “哼,看他诚意吧……”白榆清不满的哼了一声,却还是老实回答了。

    费安安嘀咕道,“我觉得他诚意挺足的,你看他堂堂一个团长,每星期都到这来跑一趟,满不容易的……”

    听着费安安的嘀咕,白榆清却是没说话,她要的诚意并非是这个。

    闫轲身上有一张女人的照片,从没让人看过,只有指导员老程撞见过一次,据他说,那女孩一头短发,眉眼清秀,笑容看着很是活泼明媚。而闫轲看着那张照片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呢?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意,眼神间满是温柔。

    闫轲从前也是个浪荡子,女朋友走马观灯的换,白榆清在一旁看着,也早已麻木习惯了。白榆清在闫轲大二生日那天去看他,闫轲心情尤其不好,对她也是没什么好脸色,白榆清后来才知道他心情不好的原因是一个朋友忘了他的生日。

    那时白榆清便知道闫轲对那个朋友一定不一般,后来闫轲去了军队,前两年他甚至眉眼间都笼着淡淡的愁意,白榆清便更加肯定了。

    白榆清要的诚意并不是闫轲为她付出什么,她只是需要确定自己在他心目中的地位无可取代,仅此而已。

    即便到了现在,闫轲给白榆清的安全感都还远远不够,她生怕自己哪天一觉醒来就发现这一切都是假的,她明白自己的不安都来自于那个不知名的短发女孩。

    不管闫轲对她如何好,白榆清都知道,如果这个女孩跟闫轲之间的事情她不弄明白的话,对她来说,这一点以后将会一直是她解不开的心结。

    ------题外话------

    五章之内就要那啥啥啥了,哈哈……终于写到他们上炕啦……亲们,跪求收藏呀,一个星期一个收藏也没涨过,好难过……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此女太费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幕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幕秋并收藏此女太费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