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掳妻成婚 > 第九十章 怀孕

第九十章 怀孕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傅雅胃里翻搅的实在太难受,静静放下筷子,没让众人察觉她的任何不适,仅是盯着碗里的鱼肉,总觉得一波一波恶心的感觉向自己袭来。

    但是这种恶心反胃的感觉并不是很明显,要不是闻到鱼腥味,恐怕她到现在也不会察觉自己身体的异样醒。

    从最近嗜睡的反应来看,还有这个月的例假似乎一直是迟迟未来,她不自觉的将手轻轻放在肚子上,神情有些暗暗的诧异。

    该不会……

    “傅雅怎么了?该不会也不舒服?”林舒雅亦是给她的碗里夹了一撮菜,见她脸色不太对,便和蔼的笑着问她弼。

    顾灏南亦是在那同时也看出傅雅这一丝异样:“傅雅?身体不舒服?”

    “没有。”她抬眼,对林舒雅甜甜的一笑,须臾转过脸朝顾灏南亦是一笑,转念便道:“我是在想雨霏,想着要不要过会儿给她送些吃的过去,就算现在没胃口,晚上也会饿。”

    “说的也对,雨霏这丫头啊就是喜欢在这种时候搞特殊。”林舒雅当即很是欣慰的笑笑:“这样,我去给她送点吃的,估计她在欧洲久了,忽然回国水土不服,前一次她回来,我就发现她的脸色很不好,我去看看她。”

    说着,林舒雅转身便要和王妈一起去厨房找些没有盛上桌的余菜。

    那边欧若蓝忽然起身:“伯母,我陪您一起去给雨霏送饭吧。”

    结果傅雅没想到林舒雅会对自己这么够意思,她看了一眼欧若蓝,便十分亲切的笑着:“不用,你是客,不能让你来。”

    “没关系的伯母,我看王妈也忙了这么久了,不如让她休息休息,我陪伯母你一起。”欧若蓝很热情,转身和在坐的众人打了声招呼,便要起身。

    “别别别,欧小姐你快坐。”林舒雅赶忙拉着她坐下,转身对王妈说:“你也去休息,给雨霏送饭的事儿,我和傅雅去就可以了。”

    这一句让傅雅去,倒是让傅雅的目光顿时看向那边笑意满满的林舒雅,亦是同时,欧若蓝的表情微微僵了一下,却仍是挂着笑,被林舒雅这翻满是笑容又客气的话堵的说不出话。

    “傅雅啊,来帮妈一起去给雨霏弄些饭菜,别让客人动手,快来。”林舒雅转头给傅雅递了个眼色。

    一个是儿媳妇,一个是客人,她这话说的何其精妙又滴水不露。

    傅雅起身,走过去,就被她拉着进了厨房。

    进了顾宅诺大整洁的厨房,傅雅便要去给雨霏盛些饭,结果林舒雅赶紧上前拦着:“别别别,你放下,让妈来,雨霏那丫头挑食着呢,有些菜她不爱吃。”

    说着,她便一边盛着饭菜,一边转头时不时看看傅雅,仿佛话里有话:“傅雅啊,打算什么时候和灏南办婚礼?妈前几天跟婚纱设计师都联系好了,包括影楼那边也早早打过了招呼,就等着你们早点办了婚礼,让所有人都跟着乐呵乐呵。”

    傅雅笑了笑,转身去拿了勺子和筷子放在林舒雅手中的托盘里:“其实欧若蓝和我说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她和灏南认识了这么多年,都是知根知底的,我和灏南虽然是夫妻,但其实也才仅仅认识四个多月。”

    她微笑着说着,同时仔细看看托盘里有没有少什么东西,接着道:“何况看起来,欧若蓝这个旧爱,对灏南并没有打算放手。”

    既然自己的婆婆站在自己的角度,亦也十分精明而迂回的在提点自己要怎样去保住自己的婚姻,傅雅当然也不会去拐弯抹角。

    她忽然很佩服自己的这位婆婆,看起来像是个心思豁达的又十分开朗的长辈,却实际比任何人都精明,看事情更也是一眼便清清楚楚。虽然在军政界,男人包二`奶找小三养情`妇本就是屡见不鲜。但她很好奇,当年顾远衡在外边有女人,林舒雅究竟是用着怎样的态度,才会让那个女人自惭形秽的自己离开。

    林舒雅自然是听出了傅雅这话中的犹豫,定定的看了她两眼,笑道:“傅雅,欧家不比寻常人家,对于欧老爷子,连咱们老爷子都要对他礼让三分,欧若蓝当年与灏南之间的事情,我仅仅知道个大概,灏南素来不喜欢提及旧事,但我了解自己的儿子,他凡是都是向前看,无论当初在美国和欧若蓝是怎么样,我相信,在灏南选择和你结婚的那一刻,就已经准备好了这份责任。”

    傅雅微笑,其实她就是想听听林舒雅对欧若蓝的态度,也许林舒雅的一些态度不能完全的代表顾家,但是至少,也能代表了一半老爷子的心思,刚刚在餐桌上,傅染始终没话找话的想把话题引到自己身上,却都被老爷子很巧妙的引开。傅雅能感觉得到,老爷子在顾家人面前怎么数落自己都没什么,但是在外人面前,他终究还是有着大家长的风范,亦也会时有时无的维护她这个自家人。

    而林舒雅的这番话,也坐实了老爷子的态度,老爷子虽是不喜欢自己,但却似乎并没有打算与欧家结亲家的打算。

    “还有。”林舒雅拨弄了一下手中托盘里的碗,轻声说:“人心都不是铁做的,灏南对你日久生情也不为过,何况你这孩子也确实有太多值得人喜欢的地方,灏南都看在眼里,会护着你心疼你都是他应做的责任,至于欧若蓝,有些时候,人虽不会去念及过往,但是动脉出血这种事情,当时家里人都没有谁学过专业的医学常识,若是晚了几步,欧若蓝真的会休克,灏南做为顾家的主人之一,你应该明白他所做的一切也是情理之中,无论这时受伤的是正在顾家坐客的欧若蓝还是一个陌生人,只要是一个正常人,都会去出手相助。”

    林舒雅的这番话,傅雅早已想透,明白她是站在一个婆婆的角度提点自己,免得自己首先乱了方寸。

    傅雅领会这份善意,亦也觉得自己能有这样一个通情达理又会暗中时不时提点自己帮助自己的婆婆而觉得很开心,咧嘴笑笑:“妈,其实欧若蓝真的很好,如果我没有和灏南结婚的话,欧若蓝所做的一切也都是理所当然,每个人在面对感情时都会不理智的,曾经深爱的人就在眼前,谁会甘心就此放手呢?”

    不在背后贬低对手,是最起码的风度,至少人都要给自己留一个底线。

    “哎,欧若蓝再好,却没有你心思细腻,你懂得珍惜眼前人,如果灏南是先遇到你,又怎么会耽误这么多年的时间,说不准现在你们的孩子都已经会打酱油了。”

    傅雅笑笑。

    给雨霏去送饭时,推开卧室的门,便见顾雨霏正坐在卧室的地毯上看一部金融财经类的书,林舒雅走过去,把饭菜给她放到桌上,仔细问了问她是哪里不舒服,雨霏顿时孤疑的侧头看了一眼傅雅,傅雅悄悄摇头,示意她林舒雅没有知道她怀孕的事情,雨霏才懒洋洋的说胃里不太舒服,可能是吃错了东西,一番解释,终于让林舒雅放了心,她们才离开。

    之后回到餐桌上,在觥筹交错中,林舒雅忽然很郑重道:“灏南啊,今天难得大家都在,连傅雅的爸爸也在这里,你和傅雅都已经结婚四个多月了,什么时候才办婚礼啊?妈连婚纱设计师都联系好了,就等着你们两个早一天昭告天下呢。”

    桌上顿时一阵静默,众人面色各异。

    顾灏南神色不变,微笑着夹了菜放在傅雅碗里,意味深长的看她一眼:“你看,连妈都急了,你还一直不答应婚礼的事。”

    他这话的意喻便是始终都是他在主动,而傅雅因为羞涩所以才迟迟没有婚礼,成全了傅雅在顾家所有人心中不可改变的一个地位,亦也同时表明了他的意思。

    所以,顾灏南这是故意抛给她一个难题?本来在雨霏房里他说到的半个月后婚礼的事情,她心里还在揣测着到底有没有这个必要,现在被林舒雅直接放到台面上来说,她反倒是连犹豫的空间都没有。

    她不由的有些嗔怪的看了一眼顾灏南那溢开笑容的清俊的脸。

    欧若蓝握着筷子的手渐渐收紧,轻轻放下筷子,不做一声的望着她。

    思晴亦是沉默的撇开头,有些求助似的看向老爷子,可是此时此刻,老爷子却没有看思晴,他反倒是正在看顾灏南,似是在观察自己孙子的真实态度。

    “老婆,什么时候才肯让所有人都知道你是顾少夫人?”顾灏南笑。

    傅雅囧了一下,偷偷在桌下去掐他的腿,眼神依旧是满满的嗔怪,顾灏南被掐了一下,却只是笑了笑,顺势在桌下握住她那只乱动的手,紧紧扣在掌心。

    这样的笑这样的顾灏南对自己的温柔与极尽全力的成全她在顾家人心中的位置,这样的他的所有的好怎么可能掺得了半分的假?

    思晴低下头,伸手去抽纸巾,欧若蓝始终静坐不动,双眼直直的望着她,似是在看她的反映。

    无论这一幕是成全了多少人的期待或是毁了多少人的期望,请原谅她,或许他们都是饱受风霜的刺猬,都用了太长的时间去忘却许多过去,直至在一个对的时间遇见,于是决定一生相携。于是他们都毫不犹豫的拥抱着对方,不是因为一眼万年,不是因为情根深种,更也不是多么炽热缠绵的爱,只是他们都很疲倦,生怕再一次犹豫,便会后悔。

    很可笑吧?生米做成熟饭,只为了让自己无路可退。

    所以她始终都不会去问顾灏南,他究竟爱不爱自己?

    “是啊,婚礼究竟什么时候办?”那边雨霏吃过了东西,端着残羹剩饭下得楼来,忽然插了一句。

    傅雅一顿,目光直望着顾灏南浅笑的脸。

    “我听你的。”

    “半个月后,怎么样?”他笑道,顺便回眸看向顾家的众位长辈。

    在这样一个家人与外人齐聚的时刻,也确实是给傅雅彻底定了名份的最好的时机,至少顾老爷子和顾远衡都不会在这种时候说任何反对的话。

    “半个月后?那正好,我这两天正看了黄历,这个月都是大吉的日子,你和傅雅在这个月里办喜事,咱们顾家啊,一定马上要多喜临门了,说不定啊,老爷子马上就会抱上一个曾孙子。”林舒雅笑的满眼开怀。

    傅建国亦是笑着点点头,虽然从始至终他这个父亲都没有机会和自己的女儿说上半句话,但却是同时应着笑道:“不错,不错。”

    欧若蓝最终也没有吃完这顿饭,却是在不知不觉中喝了很多久,放在欧老爷子那边的两瓶白酒,不觉间竟空了一瓶,而她却是喝的不动声色,没有惊扰任何人。

    也许,欧若蓝虽然在这场想要回旋的爱情里越加的强势,却终究也放不下最后的底线。

    是呵,再怎样爱一个人,也不能没有自尊,欧若蓝无论对她傅雅有多残忍,却终究也是理智的。

    饭后,傅雅回房里去卧室洗澡,洗过澡后一身的疲乏都瞬间消失,穿着雨霏拿给她的新的睡衣,在顾宅的这间属于顾灏南的卧室里来回晃荡,之后听见外边有风声吹来,便打开落地窗,走到阳台上,本是想放放风,却陡然看见顾宅里那只黑色的狗正趴在楼下,似乎也在放风……囧……

    傅雅想想,狗这东西,虽然有时凶悍,但若是调教好了,还是蛮有亲和力的,于是她决定先向着打败顾家第一个对手进攻,披上外套,转身出了门,去厨房跟王妈要了些吃食,就捧了出去,结果她抱着一堆吃的出去,那臭狗一看见她,居然就对她一顿狂吠,似是在表示他对自己非常的不欢迎和不满。

    傅雅对它冷眼相看,小样儿,还挺有肺活量,她索性蹲下身,把手里的东西放在地上,那狗不再叫了,却是唔唔了两声,闻见那些食物的味道,直接走过来,闻了两下,张嘴就要吃,她倏地一下把那些食物又拿了起来,站起身,满脸得瑟的看着它。

    你来呀你来呀,有本事你来蹭蹭我撒个娇儿,好歹我也算是你半个主人。

    结果这狗倒似是蛮有骨气,仰着头瞪了她两眼,扭头走了……

    傅雅嘴角一抽,跟着那狗狗走了两步,瞪着它,直接又把东西放下,狗狗当即闻到味道的靠近,回头一看,猛地冲过来。

    再度拿起那些食物时,狗狗开始不满了,闭着嘴从鼻子里哼哼出声,大有要跟她互咬的冲动。

    一人一狗正在顾宅门前一片树荫儿下相看两厌呢,傅雅眼角的余光忽然瞥见前边的一道人影。

    抬头看去,见竟是欧若蓝。她刚刚似乎是喝了不少,但醉后却只是坐在那儿发呆,一句话不说。后来被林舒雅叫人扶到了客房去休息,怎么这一会儿竟出来了。

    这会儿欧若蓝竟然没什么形象的蹲在顾宅的花棚下,看起来像是醉醺醺的有点找不清方向,正蹲在那儿有点无助着,傅雅正要走过去,忽然,门里走出一道颀长的身影,她猛地转头,见是顾灏南走出来,不知怎么,下意识的站在树荫下没有出去,因为自己刚刚洗过澡后忽然偷溜下来,她知道顾灏南是出来找自己,不知道他会不会先看见欧若蓝。

    不知道是不是她内心其实也很猥琐,竟然就这么站在下边打算光明正大的偷看。

    彼时她手里正有一只刚刚从厨房冰箱里拿出来的小橘子,橘子皮已经剥干净,她安静的站在那里,手指不由自主的在橘瓣中间的小洞里插一下再抽出来,再插一下,再抽出来……

    傅雅的手指正在小橘瓣上持续抽`插的动作,目光炯亮的盯着欧若蓝那一边,在想着一会儿顾灏南看见欧若蓝后,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正径自在心里臆想着自己老公和前女友香`艳的画面,手下不停的蹂躏着脆弱的小橘瓣……

    一只手突然伸过来,把她手中的小橘瓣夺走,她一愣,眼睁睁的看着顾灏南把那橘子放进嘴里醒。

    她不禁愣住,看看欧若蓝那边,再又看看顾灏南,他怎么没看见欧若蓝正蹲在花棚那里么?

    “这么冷的天,头发还湿着就跑出来?”顾灏南只看了一眼花棚下的身影,没什么动作,悠然的吃着那只橘子,再又侧头斜了一眼傅雅。

    唔,貌似她所站的这棵树荫下,并没她想像中那么隐蔽,那是谁说电视剧里的谁谁站在树荫下或者电线杆下就能不被任何人发现,甚至可以听见好多惊人秘密的?

    “我出来放放风……”她嘴角抽了抽,看着他吃着那只被自己刚刚蹂躏过的橘子,莫名的觉得两手空空,又被抓到自己的偷窥,好尴尬,好窘迫弼。

    有那么一瞬间,她忽然觉得自己有点像是拆散苦命鸳鸯死霸着男主角不放的邪恶女配,各种从中阻碍男女主复合发展,各种猥琐窃听,结果最后被男主角抓了个正着……

    顾男主这时开口问了:“放风?和一只狗?”

    女主表情颇为严肃认真:“嗯,对,我俩一起。”

    顾男主黑了半张脸,脱下外套披在她只穿了一套睡衣的身上:“这么大个人还不会照顾自己。”

    说着,他又将她身上的外套拢了拢。

    女主眨了眨眼:“欧老爷子找你聊了些什么?”

    顾男主薄唇微抿,须臾道:“没什么,回房吧。”

    她点点头,在他臂弯间转身,正要进门,忽然花棚那边传来一道不大不小的声音。

    回头一看,只见欧若蓝已经起了身,直接朝他们走过来,眼神盯着顾男主搂在傅雅腰上的手,脚步有些踉跄的一步步靠近,眼神里是一层化不开的浓郁的伤。

    傅雅不由的顿了一下,看着欧若蓝向这边走过来,脑子里恍惚觉得,这种情况下,自己确实不该偷听,也许他们有什么话要谈,她还是回避一下才好。

    结果刚要动,腰身却被顾灏南牢牢扣住,他的眉宇微凛,严肃看着她,意思是他不准她在这种情况下跑开。

    傅雅与他默然对视,望着他眉间的凛然,许久,才对他露出微微一笑:“灏南,或许她是想和你谈谈。”

    他搂在她腰间的手坚定而有力,声音里深藏着清冷:“没有必要!”

    这时欧若蓝已经走了过来,踉跄的步伐,娇美的脸上是一片酒意的酡红,一双眼睛却是比往常更加明亮,看着顾灏南,不知是自言自语还是在对他说,哑声呢喃:“何必呢……”

    顾灏南神色不变,眸色微淡,却是眉头微微皱了皱:“欧若蓝,太执着并不是什么好事,你该明白有些事情过去了就不会再回来,傅雅是我的妻子,这一事实永远不会变。”

    欧若蓝虚无的笑笑:“执着?”她抬眼,笑意染了几分冷嘲:“顾灏南,我们认识了九年。”

    只简简单单的说完这句话,欧若蓝便抬起手捂住自己因为酒意而酡红的脸,低低笑了笑,眨了一下眼,终究没让眼泪掉下来,直接转身走了进去。

    顾灏南,我们认识了九年。

    九年,这其实是欧若蓝给傅雅的答案。

    回房时,傅雅想要找吹风机去吹吹依旧有些潮湿未干的头发,顾灏南忽然倾身抱住她,淡淡的清新的夹带着烟草的味道融化在他的体温里。

    他曾经说过,傅雅是一只刺猬,既然要做一只合格的刺猬,那么无论是面对任何事情,都该在别人有可能会伤害到自己的同时去刺伤对方,不是么?可是面对顾灏南,她收起那一根根的刺,已经成了习惯。

    她反手回应的抱住他,贪恋的呼吸着他身上独特的馨香,却终究没有去缠着问一句,顾灏南,你爱我吗。

    好在现今太多的人都已不再需要这种奢侈的玩意儿,好在她这只刺猬早已经在岁月的洗礼与自我保护中,学会了太多种将自己保护起来的方式。

    她想,他们终究不是站在路两边的陌生人,这多多少少的交集终究也会变成她此生不忘的一场一场的感动,至少,他们能拥抱得到彼此,没有隔着空间,没有隔着岁月,如此的紧密相贴。

    他将她抱到床`上,她抬手去戳了戳他胸口的衬衫:“灏南,既然都要办婚礼了,你想好聘礼了吗?”

    他嘴角微挑:“都已经是我的人了,才想起来要聘礼?”

    傅雅眼皮一抽,骤然在他胸前用力一戳:“现在想起来了!怎么?总裁大人想抵赖?”

    他挑眉,目光专注,眼神清澈而极具贯彻力。

    “我觉得吧,老公,你还是先给我先一辆车吧!要特豪华特虚荣特*那种!就是那种一看就是总裁夫人座驾,特有派头的!”她在他怀里抬起头,眼瞳晶亮的说。

    结果他学着秦牧的语气,简洁的说了一个字:“滚!”

    她囧了囧,在他俯下身来笑着咬自己的鼻尖时,低叫了一声转身躲开却又被他逮个正着……

    他的呼吸喷薄在颈间,燥热感侵袭而来,傅雅忽然想起放在院子里的食物,狗狗吃完后,全落在那里似乎不太卫生,说不准自己明天就多了一条在顾宅里乱扔垃圾的罪过,忙起身推开未及防备的他,起身匆匆的跑出卧室,结果顾灏南老大不悦的走出来直接把她给按在走廊间的墙壁上,俯下头来在她唇上吻了吻:“想逃?”

    “不是,我刚刚出去时……”话音未落,唇瓣就陡然被覆住,唇舌间是极尽的缠绵,她睁大眼,左看看右看看,想着这里可是顾宅,何况还是在走廊里,忙想要推他,却怎么也推不开。

    “唔,这里是……唔……”

    耳边陡然传来一阵上楼的脚步声,她顿时唔唔出声,挣扎的动作加大,却换来他更深入的亲吻。

    “咳——”顾老爷子声音陡然在楼梯那边传来。

    傅雅一看见是老爷子上了楼,更是在这心头的一番刺激下卯足了力气,却还是推不开他,直到他在她因为紧张而快喘不过气来时放开她,她两眼一瞪,满脸烧红,结果顾灏南只是对自己笑笑,低头在她唇上安抚似的又吻了吻,才放下手。

    “灏南。”顾老爷子有些严肃。

    “爷爷……”不等顾灏南开口,傅雅先是脸红的快要烧起来,低下头小声唤了一句。

    顾老爷子冷哼了声,冷冷地说道:“下次绝对不可以再让我看见!”说话间,老爷子侧了侧头:“这样,我这个做爷爷的会很为难的。——你们卧室的门不是开着?干吗在这里偏偏让老头子我撞见?”

    傅雅更是嘴角抽了抽,恍然觉得顾灏南就是故意在刺激老爷子的心里防线,怎么老爷子此时的话竟软了几分,对自己的敌意也不那么大了?

    “爷爷说的是。”顾灏南斜靠在墙边,双臂环胸,笑的一脸的讨巧。

    话落,他便直接一臂揽过她的肩,将她扯到了怀里,当着那边老爷子的面,直接把她推回了卧室里。

    一关上门,傅雅便要开口表达自己的不满,却结果被他温软的唇陡然覆住……翌日清早,傅雅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早上七点多,这时候顾灏南已经起来了,洗漱过后下楼吃早餐时,才在王妈的口中知道,顾灏南是陪顾老爷子去了顾家祠堂,当然同行的还有欧老爷子欧若蓝和傅那三个人。

    傅雅坐在桌边,因为一个人在顾宅吃早餐实在不太习惯,但顾灏南似乎发现她最近贪睡,去祠堂的事居然没叫醒她,现在正饿着,只好坐在大厅里吃着满桌丰富的菜肴,却也只盯着面前的一盘切好的奶油面包开啃。

    没一会儿顾雨霏走下来,看她那精神状态似是还没怎么睡醒,穿了一身宽松的休闲运动服,扭了扭脖子,便坐了过来,笑着看她一眼:“嫂子你也没去祠堂?”

    “我睡过头了,不知道爷爷一早就去祠堂。”

    见雨霏的气色不错,傅雅将面前的几盘应该是雨霏爱吃的东西给她推了过去,之后发现昨天那条狗居然正蹲在雨霏那边看着雨霏喝汤。

    傅雅已经吃饱了,索性低下身一把将那只狗捞了过来,在它不满的呜咽出声甚至直接要狂吠时,她直接拽了一块面包塞到它嘴里。

    俨然这面包不是它喜欢吃的东西,刚塞进嘴里就吐了出来,她捡起来,再塞,它再吐。还好这只狗有一个好习惯,她喂它东西时,就算再怎么想吠出声来,也绝对不咬人,这还真是个好习惯,可以让她放心的欺负它。

    雨霏坐在旁边,看着那一人一狗玩的不亦乐乎,不由的笑了:“嫂子你这是干吗,这狗明显以为你是跟它玩呢。”

    果然,这边一人一狗对峙了半天,傅雅本来是不信这个邪,想着必须喂它吃一口,想当年她和傅景轩刚从傅家出来的时候,连这种奶油面包都没得吃呢,它一只狗居然还嫌弃!

    于是再塞,于是再吐。

    最后发现这狗居然是真的在跟她玩游戏,她顿了顿,陡然醒悟,自己会不会太无聊了,她傅雅这大好年华,干吗要和一条狗在这里斤斤计较?!

    她骤然在它脑袋上一拍,转手在桌上拿了一片火腿片喂给它,它才终于吃了,吃完却没对她摇尾巴,转身直接冲到雨霏脚下,乖乖趴在那儿不动,俨然她就是个炸弹一样不敢再靠近。

    靠!你个白眼狼!

    没过一会儿傅雅的手机就响了,瞥了一眼来电显示是周觅,想着这妞最近不是忙着恋爱呢么,怎么有时间给她打电话。

    “傅雅……”周觅有点软软的甜甜的腻腻的声音刚一从电话里传来,傅雅就冷不丁被她麻的浑身一哆嗦。

    “干吗?肉麻兮兮的?”

    “你什么时候来上班呀?我有事情让你帮我参谋参谋~就是那个,我前阵子和你说的那个男生啦,他确实对我有意思,我正在考虑要不要答应和他交往看看,你要不要,陪我跟他一起去吃个饭,帮我参谋参谋?”

    “我大概要明天才能回去上班吧……”她要是告诉周觅自己可能最近回去后就会辞职,不知道这妞会不会哭天抢地一番。

    “明天啊?那行,那我就约后天吃饭吧!对了傅雅,告诉你个事儿,这两天咱们秦总,没来公司。”

    “唔,所以?”

    “我的意思是说,我发现你哪天上班,他就哪天过来看看,你哪天休假,他连个影儿都摸不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周觅话里有话,藏着几分暧昧和调笑。

    “去去去,少在那儿八卦,上你的班去!”傅雅嘴角一抽,没注意到因为周遭很安静,她电话里的声音,坐在对面的顾雨霏都能听见。

    等她放下电话时,才发现雨霏手里正捏着一块面包,没有吃,双眼正在定定的看着自己。

    “雨霏?”傅雅见她表情有几分怪异,不禁开口唤了她一声。

    雨霏顿了顿,仿佛回过神,扯了扯嘴角笑道:“嫂子,我听说你跟秦牧是一起长大的?”

    “……”傅雅嘴角一抽:“我能说我是被他欺负大的么,不过前边有七年没见过了。”

    说到这里,她仿佛不经意的问:“你怎么会问他的事?”

    “没有,只是忽然想起,随口问问。”雨霏笑意盈人,嘴里却是溢出一声若有若无的轻叹,翘起的嘴角看起来竟隐约的似有一抹自嘲。

    待上午十点多时,顾老爷子一行人归来,彼时傅雅正牵着那只不是一般倔强的狗在顾宅的花棚下溜着弯儿。

    看见他们回来,她人还没走过去,手下那只狗就一溜烟的跑到老爷子脚底下蹭着他的裤腿去了,那边老爷子笑笑,回头道:“欧老爷子啊,刚刚欧若蓝在祠堂里持操笔墨写的一手好字,真不愧是你欧老爷子的孙女儿!当真是深藏不露啊!”

    “哈哈,这丫头常常在家里临摹古代书法大家的墨笔,久了就写的还可以,在占中你这里不就是关公面前耍大刀吗?”

    说这话时,欧老爷子的眼神瞟向身后的欧若蓝,眼中尽是疼爱。

    “顾爷爷夸了我一路,再这样夸下去,我可是会脸红的哦~”欧若蓝笑弯着眼睛,着了一身水绿色的小洋装,双手背在腰后,整个人看起来像是个十八`九岁活泼灵动的小姑娘。

    “真是个谦虚的孩子,要是我们雨霏也有欧小姐你这种耐心去学这些修心养性的东西,那就好了,哎~”

    听见那边的对话,傅雅想想,便只是走过去,很是礼貌的对众人点点头,没有开口插言。

    那边欧老爷子看了她一眼,不知为什么,傅雅忽然觉得欧老爷子这一眼有些深,似是在盯着自己的脸,再又看了看欧若蓝,眼神似若有所思。

    “爷爷,怎么了?”欧若蓝看出欧老爷子的眼神有些不对,不由的小声问了一句。

    “没事。”欧老爷子敛了敛表情。就在顾老爷子瞥了一眼欧老爷子的表情,须臾向自己投来的目光搀了一丝疑惑时,顾灏南走过来,手指在她头上摸了摸,像是在看一个发呆的孩子,低笑着问:“杵在这儿发什么愣?”

    顾灏南走过来,手指在她头上摸了摸,像是在看一个发呆的孩子,低笑着问:“杵在这儿发什么愣?”

    傅雅面色不改:“我是发现你今天的衬衫……很好看……”

    此刻她正被顾老爷子注视着,老爷子的表情,怎么说呢……嗯……有点不同寻常…醒…

    看出她的心不在焉,顾灏南将她的头扭了过去,让她面对着他:“早上5点爷爷就准备去祠堂,我看你睡的太香,就没叫醒你。”

    “祠堂离这里远么?”她回过神来弼。

    “不远,你若是想去,我晚点陪你过去。”他眼中是温和的笑,似是因为在祠堂刚刚回来,身上带着淡淡的檀香的味道,煞是好闻。

    待所有人进门时,思晴却是一步步朝她走过来,低低的带着暗讽的说了一句:“傅雅,你了不起!”

    然而扔下这样的一句话,她便冷哼着转身走了,徒留傅雅大为不解的诧异了一下,顾灏南亦是冷眼看着思晴那快步走向老爷子的背影,眼里的不满愈加的显而易见。

    “她怎么了?”傅雅跟顾灏南走在后头,疑惑的小声问。

    顾灏南顿了顿,才道:“傅染在祠堂里说了些不该说的话,思晴在一旁附和。二十几年来,爷爷也是第一次毫不留情的说了她几句。”

    傅雅扬了扬眉,看着思晴紧紧跟着老爷子,去扶老爷子的举动:“她这么怕爷爷不喜欢她?”

    而顾灏南只是若有若无的扯了扯唇角,望着那边人群的背影,没什么表情,转而低下头对自己很是温和的笑笑,手在她肩上搂紧,轻轻一扯便将她扣到了怀里,俯首观察了她一会儿,低道:“你最近是不是胖了?”

    “嘎?”她猛地抬起眼,却见他眼中溢满了笑。

    她大囧,忍不住在他怀里挣了一下:“最近总是在休息,很少去工作,是个人都会胖!怎么?你嫌弃我啊?”

    他放下手,在她腰间轻轻收了收:“这样很好,再胖些也不为过,抱起来舒服。”

    “顾灏南,我发现……”

    “嗯?”

    “做你的女人特幸福。”

    他眼中微光一闪,凝聚起满满笑意。

    当晚,两个人回到了市区。

    傅雅向来坐车都不会晕车,且顾灏南开车一向平稳,就算是晕车的人坐他的车都不会有任何不适感,但是回去的这一路上,她就是觉得胃里不停的翻搅,脸色亦是有些苍白。

    “傅雅,身体不舒服?”顾灏南注意到她坐在那边一直捂着嘴,脸色苍白的样子,不由的缓了些车速,伸出一手去拉下她的手,仔细看了看她的脸色。

    “我没事。”她实在难受,恶心加头晕的感觉莫名奇妙的袭来,不想他担心,便扯出一丝笑来:“反正也快到自己的别墅了,也许是晕车。”

    “你从不晕车,怎么可能会突然晕车?我送你去医院!”顾灏南不容分说的掉转车头向另一个方向驶去。

    傅雅本来想说不用去医院,但是想起最近自己的身体状况,她又不迟钝,这种疑似怀孕的反映怎么可能自己不知道。当然她也不确定,毕竟恶心呕吐有可能是吃错了东西,例假迟来可能是前断时间失血过多的那一次,而导致的身体各因素紊乱所以延迟,嗜血也许是因为休假太久导致人也跟着懒惰,因为不确定,所以不敢妄下定论去告诉顾灏南。

    去医院去检查下也好,于是傅雅便没阻止,抬起手再次捂上嘴,忍着那从胃里反出来的恶心感。

    到了距离别墅最近的一家附属医院,顾灏南直接将车停在停车场,转而下车,在傅雅下车之前绕到副驾驶那边,伸出手扶着她下车,见她脸色白的不像话,不由的紧皱眉头,索性便要抱起她,却被傅雅不好意思的躲开了:“这么多人在呢,我哪有那么脆弱啊,就是有点难受而己,不用抱……”

    顾灏南失笑,却没理会她那一副害羞的样子,半环着她:“笨蛋。”虽这样说,却仍环着她直接走进医院,同时正要打个电话。

    “灏南,咱就别用在总裁特权了吧,直接排队挂号等医生来看,这医院里排队挂号的人在都是病人,都很急,我这小小的难受要是因为你这特权而直接插队到哪个特约医生那里去,而耽误了其他看病的人,我心里怪不舒服的。”傅雅看了一眼挂号室那边的人群,由衷的说了一句。

    他顿了顿,回头看了她一眼,便放下电话,淡笑:“好,你坐下,我去给你挂号。”

    她嘿嘿一笑,听话的坐到一旁的休息区的空位上,此时医院一楼大厅墙上挂着的LED电视屏幕里正播放着A市的整点新闻,说是半个小时前A市南部一条路上发生了一起车祸,一位年轻男子因车祸重创不治身亡,此时镜头已拍到某家医院里的境况,遇难者家属在医院哭天呛地,直到镜头一转,一个熟悉的身影在人群末端红着眼。

    那是……

    周觅!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掳妻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薇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薇茵并收藏掳妻成婚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