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若你尚在 > 第20章 生铁

第20章 生铁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肖良文一早就醒了,他习惯早起,起来买了早点回来给丁旭放在桌上,想了想还是偷偷摸摸地推开丁旭房门,往里面看了一眼。

    丁旭睡的一贯安稳,侧身躺着,双手规规矩矩的放在枕边,被子盖的靠上,遮住小半张脸,显得整个人都缩在被子里取暖一样,想让人抱一抱。

    肖良文站在门口看了一会,嘴角忍不住向上扬,低头看了看手表,见时间不多,很快出门去了。

    丁旭模模糊糊听到外面摩托车的声响,打了个哈欠也没起来。

    肖良文这次工作的地方跟以往有些不同,难得有固定的居所,只需要隔几个月去收一趟玉就行。老板是一个姓胡的玉石原料供应商,手里还有几家古玩店,据说家里也是做这方面生意的,行内的老资格了,为人处世都十分厚道,虽说活有些累,但给的价钱也不少。

    肖良文停下车之后,就在院子里等着。

    这是一个典型的北方四合院,中间的小院儿里堆放着不少大块的玉石原料,有些灰白色的石头扔在那,根本看不出来里面有玉石。这些是从腾冲运来的,光这堆石头,据说就花了将近八位数。

    不多会,小院里住着的人也陆续出来了,七八个青壮年,看着五大三粗的,为首的一个脸上还有道疤,站在那吆喝了一声,道:“来来,准备干活了,胡老板打电话来,说新货到了,大家手脚麻利点,把这些挪个位置,腾到后院仓库去。”

    有个懒些,不愿意一早干重活,一边和人合抬原石一边在那嘟囔:“早说啊,昨儿非让摆在院子里看成色,今天又要腾到后边仓库,啧,几吨重的破石头也不怕闪着爷的腰……”

    疤脸抬脚踹了他后腰一脚,那人猛地向前一扑,“啊呀”一声就松了手,要不是对面的人闪的快,脚都要砸废了。

    那人回头就要骂:“哪个不长眼的……”

    疤脸个高又壮实,手里握着的那件外套一捋就兜头抽了他一脸,冷笑道:“干个活就你屁话多,不干就滚。”

    那人欺软怕硬,瞧见疤脸这样,反而不敢造次了,捂了下抽疼的眼睛,哆哆嗦嗦的去搬石头,只是这次没有人敢和他搭伙,都躲的远远的。他咬了咬牙,心里把众人骂了个遍,扫了一圈把目光落在新来的肖良文身上,他欺负老人不行,对付个小崽子还是没问题的。

    这么想着他眼睛都亮了,刚想开口说话,就看见那边肖良文弯下腰,独自一人扛起块上百斤的原石,一言不发的去了后院。

    男人喉结滚动两下,不敢再把主意放在肖良文身上了,这个新来的小子光这身儿力气,就是个硬骨头。他要是不提前观察一下,只怕要踢在铁板上,心里忍不住有些悻悻的,自己手心搓了搓,老老实实的干活去了。

    上午倒腾原料石,搬走了旧的,又弄来一批新的,码放整齐之后,也到了中午。这会儿是太阳最好的时候,胡老板和许工也来了。

    许工来回围绕着那些原料石跟胡老板说着什么,两个人小声讨论着。

    肖良文站在他们中间,眼睛落在许工身上,瞧着他的样子跟瞧院子里的原料石没什么区别。

    胡老板是个年轻人,模样儒雅,说话也是轻声慢语,对许工带着几分客气,“您看这个用什么工比较好?这批翡翠昨天试着切了几个,出的都是糯种的,水头尚可,料也足,不知道配不配的上许家的宫灯?”

    许工约莫二十几岁,看着跟胡老板年岁相当,模样忠厚,只是笑起来的时候眼神里带着点狡黠,接人待物都有几分手段,这会儿跟胡老板打起太极也不在话下,只笑着道:“这个嘛,等我师傅来了再跟您谈详细的,不瞒您说,我这次代我师傅来啊,也是想跟您做笔买卖……”

    胡老板听着他言语里有些不便,带着他进了会客室,模糊听到几句,是跟“翡翠”有关。

    疤脸让周围的人都散了,忙了一晌午,这会儿大家也都去吃饭休息,老板没什么活,他们平时就这么忙半天休息半天,倒是也清闲。

    晚上一帮工友玩儿牌,因为赌了一点小钱,有几个玩儿红了眼,疤脸男人输了两把,把牌扔下,嚷着不玩儿了,后面的人立刻坐过来,顶替了他的位置,整个房间里闹哄哄的。

    肖良文坐在他们后面翻看一本练习册——丁旭让他背单词,他还没背完。

    疤脸男人过去敲了敲他身旁的小桌,转身出去了,肖良文略微等了一会,也放下书跟着出去了。

    疤脸男人一直走到许工住的单间,敲门进去了,肖良文就站在门口,双手插在兜里倚在门框上替他守着。

    房间里的对话断断续续传出来一两句,似乎聊的并不怎么愉快,疤脸男人压低了声音似是在替人传话,只能听到许工有些急眼的推辞声。

    “……你们怎么还来找我?!钱都已经还五爷了,我也感激五爷当初的帮助,但是我已经不玩儿那些了,赌石这行当我真的不沾了。”

    “接活?我这正接着胡老板的活呢,您也在这忙了不短时间了,也知道小胡老板身后是胡家吧?玉石原料商胡家算是头一份儿的,这店瞧着小,不过这就是一个分店,给小胡老板练手用……我也不敢得罪胡家,真不方便跟五爷去一趟,真的。”

    “您开玩笑呢,汉八刀那是我夏师叔的绝活儿,我哪会这个!”

    “仿?!不行,不行……我师傅已经金盆洗手了,您看这个是不是有点不太方便……”

    “我呀,我更不行了,呵呵,这还没出师呢。”

    ……

    最后谈了半天,听着许工的口气渐渐软下来,算是答应了,只是许工送疤脸男人出来的时候,双方脸色都不怎么好看。尤其是那个许工——许俊杰,都有点生气了,眉宇间皱的紧紧的,抿着唇一言不发。

    他出门的时候,瞧见旁边站着的肖良文,还在那发脾气,一抬眉毛道:“这就是你给我找的人?还跟我去南疆呢,去了谁保护谁啊,这还是个半大孩子吧?”

    肖良文的身高能骗人,但是长相到底还是生涩了些。

    疤脸男人咧嘴露出个笑,道:“许师傅您别生气,这孩子天生手劲儿大,也是找了好几个认识的熟人,给推荐来的,您看着啊。”他说着喊了肖良文的名字,吩咐道,“小肖,露一手给许师傅看看。”

    肖良文也没吭声,低头扫了一眼,瞧见旁边院子里有放着的一根铁管,走过去拿在手里试了试分量,“咯嘣”一声给徒手掰断了。

    许工起初还有些不屑,不就是个铁管,月色底下瞧着乌漆嘛黑的也不多粗,但是听着声音太过清脆,那一声脆响之后,他脸色立刻就变了,过去看了一眼,道:“生铁?”

    肖良文冲他笑了笑,把手里那两节的铁管扔地上,没吭声。

    许工抬头看了看他,就像是瞧一个小怪物,回头问疤脸男人的时候声音都变了调,“你这,这都是从哪找来的啊?”

    疤脸男人笑了下,道:“老家的侄子,混不下去,出来讨口饭吃。”

    许工听的心里憋屈,这是个人就能看出来疤脸和眼前的黑小子不是亲戚关系啊,模样在那放着呢!疤脸鼻子塌,脸盘大,眼前这个姓肖的小子除了黑了点,模样还是不错的,鼻梁也够挺……更重要的是,前几天肖良文问他借摩托车的时候,就说了自己在北方没亲人了。

    许工把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懒得揭穿疤脸,反正他之前赌石欠了五爷的人情,迟早要还,去一次南疆两清了也好。

    许工留下了肖良文,疤脸男人立刻让肖良文寸步不离的跟着,生怕他反悔跑了一般。

    肖良文跟着许工倒是听到不少消息,原来这次许工能答应来胡家帮忙琢玉,是因为师门比试缺一块压手的翡翠原石,来这里借“东风”来了。

    院子里随便一块翡翠原石都成千上万,但是许工看中的,却是一块成吨重的大家伙。胡家犹豫再三,还是借了出去,只是要求派人跟着许工一起去了一趟腾冲,名义上是观看比赛,实际上还是守着石头。

    胡老板对疤脸男人似乎很信任,他们做这一行的,多少沾一些灰色地带,疤脸男人身后的势力显然也不容小觑。疤脸男人跟着老板去,自然也带了肖良文几个,特意叮嘱了肖良文跟紧了许工。

    肖良文没跟丁旭说,直到上了火车要走了,才给丁旭发了短信,磕磕巴巴的跟他聊小虎。

    丁旭对他实在太熟悉,看了一两条就回复道:又怎么了?去哪?

    肖良文看到这个消息反倒松了口气,回他:出去几天,过段时间回来。

    等了一会,见丁旭没回,忍不住又有些忐忑,犹豫一下又发了一条:等回来给你带礼物。

    手机屏幕依旧一片沉寂,没有一条新信息回过来。

    肖良文叹了口气,把手机放在枕头底下,躺在卧铺上盯着那狭小的天花板足足看了几个钟头。

    以后的几天里,肖良文也时不时的发一条短信过去,他掐着丁旭放学和作息的时间,小心翼翼的问候几句,末尾总要提一两句小虎。后面工作忙了,他跟着许工来回跑,再发短信的时候隔的时间还挺长,但是总要习惯性发一条,问候丁旭一下。

    大概隔了七八天,丁旭才回了他一句:小虎今天吃了一只虾仁。

    肖良文盯着这十个字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不自觉的嘴角咧开一个笑容,甚至都能想象出丁旭喂小虎吃东西的样子,一边挑眉嫌弃,但还是手劲儿温柔的给它准备吃的。

    他忽然有一种冲动,想亲亲手机。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若你尚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爱看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看天并收藏若你尚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