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被雷劈回小时候 > 第309章 身陷其中不自知

第309章 身陷其中不自知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当赫阳讪讪地把之前的乌龙误会解释了一番后,果然换来了孔兴明的一瞪眼,外加......

    “你....你小子!”孔兴明气得差点没吹胡子,撂下这句后转身就走。

    李慧兰如今下落不明,他没心情跟这个连装醉的烂招都能用的臭小子废话。

    “哎,大舅....”赫阳有些意外的喊了一声,随即一顿,看着孔兴明离开的背影自嘲的摇了摇头。

    看来自己这两天真是被这个未来的大舅虐上瘾了,现在没被他数落一顿,竟然还不习惯了。

    不过....看他这架势,应该是把那个柔顺得像个小绵羊似的未来大舅妈给惹急眼了,不知道一会儿找到人要怎么哄,才能求得人家原谅。

    不到十分钟前还感觉身在地狱,如今却如身处天堂心情好得不能再好的赫阳,此时脑中有些恶意的想像着,那个两天来都是一副低眉顺眼模样的清秀女人,冲着孔兴明张牙舞爪生气发怒的样子,心里一乐很不厚道的笑出了声。

    “嘿嘿...”

    似乎,随着这一声取笑,这两天来被孔兴明仗势欺压的恶气,也都瞬间消散而空了。

    可正当他还咧着嘴角转过身时,笑容瞬间僵在了脸上。

    此时,王晨正一脸尴尬的看着赫阳。手上端着的托盘里,放着一杯刚从厨房弄来,还冒着热气的解酒汤。

    “赫..先生,您...您醒了?”王晨觉得这话问得自己都觉得太假。

    这个之前还醉得跟死猪一样,害小老板好一阵担心的男人,刚才明显是装醉嘛!

    结果呢,小老板为了这男人,还亲自跑到厨房煮了解酒汤让自己送上来。

    这没品的男人,有钱就能任性怎么地?太TM折腾人了!

    王晨有些尴尬的招呼赫阳时,其实心里已经在骂人了。

    赫阳这时也回过了神,快速扫了一眼王晨的身后,发现确实没有余明月的身影时,庆幸的同时却又矛盾的有些失落。

    “嗯。醒了。”赫阳顺着对方给出的台阶回了一句,就装出一副头痛难忍的模样,边揉着脑袋边转身往房里走。

    哎呦!这男人还真够能装的!

    王晨狠狠的瞪着赫阳的背影,边跟着走进屋,边不失热情和恭敬的道:“赫先生,这是...我们小老板刚到厨房给您煮的解酒汤,听她说对醒酒很有用的,你要不要先喝一点?”

    王晨正对这个折腾得自己心目中的女神洗手下厨的男人有气呢,本不想说解酒汤是余明月做的。但转念一想,人家入住时还是小老板的老爸亲自送上来的,而后小老板还这么特意关怀,那这男人身份肯定不一般,一定有被重视的理由,这才憋着气照实说了。

    不过,赫阳一听到他这大实话,可被高兴得差点找不着北了。

    “真的?”赫阳激动的一转身,吓得走在后边没有防备的王晨一阵手忙脚乱。

    要不是王晨反应及时的收势后退了一步迈开,这解酒汤保管得被撞洒了。

    好在这一打岔,赫阳也警觉到了自己过于失态的反应,扫了一眼正用着狐疑的目光看着自己的这个服务生,赫阳心里虽对自己的反应感到尴尬,面上却不留分毫,脸上端起适宜的感激笑容。

    “余小姐有心了。”赫阳说完,侧身指了指客房内配套的小会客厅沙发前的茶几:“这解酒汤请帮我放在那边吧。”

    交待完后,赫阳没再多说什么,径直快步走到床头柜旁,从上边的公文包里抽出了数张百元大钞,这才又走了回来。

    这时,王晨刚把解酒汤摆在了茶几上,一抬头,就看到赫阳拿着一把钞票向自己走来,当下就愣住。

    要说王晨,那也是在酒店行业混了很多年的老油条了,这时看到赫阳手里拿着钱,一瞬就猜到这多半是这大款要给自己的小费。

    可哪怕王晨自认也算见过些世面,今早出已经见识过了赫阳出手的大方,但此时也是被吓到了。

    因为今天酒店第一天开业,但重头戏是设在二楼宴会厅的开业典礼和之后的宴席,客房部除了王晨和另一名留守的员工外,其他人都被临时抽调到二楼帮忙了。

    所以今天赫阳入住时,正是王晨帮赫阳搬的那大包小包明显是礼品的行李,当时赫阳就很大方的给了他两百块的小费,令另一个帮孔兴明和李慧兰拎行李的同事羡慕嫉妒了好一阵。

    就在王晨愣神的功夫,赫阳已经靠坐到了沙发上,脸上露出醉酒醒来后那类疲惫难受的表情,用没拿钱的右手有一下没一下按捏着自己的太阳穴。

    “今天喝得确实太多了。”赫阳状似无意的感叹完一句后,这才看向了还愣站在一边的王晨。

    “要是有人问起,你就说我酒没醒还在休息,不该说的话就别说了。至于余小姐那边,我会亲自去向她道谢的。”

    赫阳说完时已经坐直了身子,打量了一眼若有所悟的王晨,手一抬把钱递向他:“今天辛苦你了。”

    赫阳相信眼前这个服务生是个聪明人,他应该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

    但让他意外的是,王晨并没有如之前一样,说着感激了话难掩欢喜的马上接过他这次给出的更多的小费。

    赫阳有些诧异的眉头一挑,看着王晨。他身上那股早已养成的上位者的气势,在这时候自然的流露出来,让此时也正看着他的王晨心里不自觉的感觉紧张。

    “赫...赫先生,您.....”王晨有些结巴,咽了下口水后,倒也多少缓解了点心里的紧张,终于果断的拒绝道:“这钱我不能要。”

    王晨这样的老油子,自然明白赫阳刚才话里的意思,无非就是让自己拿了这相当于封口费的小费后,别让任何人知道他装醒的事。

    对于眼前这伸手就能拿到的,比他干一个月的工资还多的小费,王晨当然想要。

    不想要的是傻子!

    可他心里更清楚,如果真拿了这些钱,一会儿就算是小老板问起这个男人的情况时,他也得昧着良心,帮着这个男人说出欺骗她的话。

    但关键是,他不想,也不愿意这样做。

    原因无它,仅是因为小老板是他心目中的女神。

    哪个少年不怀春?当王晨第一眼见到余明月时,他还误以为余明月也是酒店招聘来的同事,而且仅一眼就喜欢上了这个长得如同芭比娃娃,笑容亲切可人的女孩。

    虽然当天,王晨就知道了余明月是酒店最大股东的女儿的身份,心里也清楚他与余明月之前不管是身份地位还是家世的差距,都注定了他只能悄悄在心里爱慕这个漂亮甜美亲切和蔼的女孩,但对他来说,这已经足够了。

    就算多年后,他也许还能亲眼目睹心里的女神找到与她般配的良人,他自己肯定也会找到真正属于自己的爱情,但这份藏在心底的爱慕,却会是他人生中最美好的回忆。

    为了保护这份美好回忆的完美,此时还是一个穷小子的他,也绝不会为了眼前触手可得的金钱,去做出欺骗愚弄她的事情。

    不能要?

    当听到王晨如此果断的拒绝时,赫阳微皱了下眉,第一次认真的打量起了眼前这名不过20出头,身高175左右,长着鸭蛋脸单眼皮,相貌却也能称俊俏的服务生。

    但在看出他眼中那股毅然决然的坚定时,赫阳的眉头终于大幅度的皱了起来。

    赫阳何其精明,到了这时,哪还猜不出这小子拒绝收他小费的原因。

    可让赫阳不喜的,正是这背后的原因。

    毕竟,没有哪个男人想看到其他的男人爱慕自己爱的人。何况赫阳这种早已经把余明月当成了自己未来妻子般爱着的男人。

    就算仅是单方面的暗恋爱慕,赫阳也不喜。

    可这小子竟然......

    “为客人保留隐私这样的事,就这么让你为难?”赫阳盯着王晨,声音里透着压抑不住的怒气。

    虽然明知这小子纯粹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没可能的事。但一想到莫名的就冒出这么一个她的爱慕者,赫阳就是忍不住的生气。

    没等王晨做出反应,赫阳已经不紧不慢的又道:“做好你自己的本职工作就行,不该管的,就别多管闲事了。”

    虽然语调显得云淡风轻的一句话,但作为当事人的王晨,却感受到了莫大的压迫感,和赤.裸.裸的....威胁。

    王晨瞪眼看向赫阳,但最终,不管在气势上,还是所站的立场,断断的数秒之后,他就败下阵来。

    是的,他只是这家酒店的服务生,只是一个靠打工每月挣500来块工资的穷小子,这个男人做为酒店的住客,要求他帮忙保守这样的隐私,他没有拒绝的立场。

    何况,人家还这么大方,都准备给数百元的封口费呢。

    王晨心里自嘲的想着时,年轻的面容上忍不住露出了一丝苦涩的笑容。

    扫了一眼还摆在茶几上的醒酒汤后,王晨也收捡了自己低落的情绪,看向赫阳,声音平缓不失得体的应对道:“谢谢赫先生的好意,这些钱您还是自己收好,毕竟为顾客保守隐私,是我们酒店应该尽到了责任。如果没什么事,我就先离开了,您有什么需要可以随时打我们的********电话,我们会及时过来为您服务。”

    王晨很有职业操守的说完之后,也不看赫阳的反应,直接转身离开。

    赫阳看着这个断然拒绝了小费,然后转身就走的服务生的背影,有那么一刻有些回不过神。

    说实在的,他这辈子还没遇到过这样的事。

    等赫阳从断断的一愣中醒过神时,自己都不禁有些尴尬了。

    毕竟,从出生以来,身份地位摆在那里,在赫阳身处的环境中,注定了令他没有机会遇上像今天这样的事情,更没想过,有一天会因为心里的醋意,如此没品的去为难威胁一个小小的服务生。

    看了看手里那被自己拿来当小费却没送出去的几张蓝色百元大钞,赫阳扯了扯嘴角:“这小子还有些骨气。”

    嘀咕完一句,他有些自嘲的撇了撇嘴,顺手就把手里的六百块钱扔到了茶几上,伸手端起了茶几上的醒酒汤。

    看着到了这时依然冒着热气的醒酒汤,赫阳的心情瞬间又开始冒泡。

    这可是小月亲手为自己煮的。

    依然冒着热气的醒酒汤,入口还有些烫,除了很浓的生姜味外,也不知道都加了什么材料,闻上去味道怪怪的,喝想来味道也怪怪的。

    可对于此时心里甜得直冒泡的赫阳,却怎么尝怎么觉得美味,怎么品怎么好喝,那一脸慎重珍惜的表情,就跟正喝着仙露似的,小心翼翼的端着碗,一口一口慢慢品尝着。

    比起这时正幸福享受醒酒神汤的赫阳,孔兴明这时却苦逼惨了。

    之前他在一楼大厅跟余明月说话,结果那些混账话气走了余明月他却不自知,还想追着余明月问个究竟。

    结果吧,在看见了李慧兰闪躲的身影后,他也没功夫再顾上明显生气的余明月了,以为跑开了李慧兰是听到了那些话伤了心,心一紧,第一反应就追着往楼上跑。

    谁想,李慧兰往上跑到了四楼时,楼梯旁的电梯正好有人出来,她就进了电梯。

    也许是天生不能说话的缺陷,她的听觉从小就比别人灵敏,跑上楼时听到后面的动静,就猜到应该是孔兴明在后边追了上来,所以在按楼层键时,她一犹豫,改按了7楼的楼层灯。

    她当时并不知道7楼是什么场地,当时只是想着能不回到9楼被孔兴明堵住,又不会在出电梯时被孔兴明追上。

    但当出了电梯,听到楼道另一头传来的小孩子的笑闹声时,很喜欢小孩子的她寻声来到了七楼的儿童娱乐室,随后就一直呆在了这里。

    看着在娱乐室里嬉戏玩闹的孩子们,看着孩子们小脸上开心幸福的天真笑容,听着他们银玲般的天欢笑声,李慧兰刚才因听到孔兴明和他侄女的对话而阵阵绞痛的心,慢慢的平复了下来。

    但平复,代表的,却是心灰意冷。

    如果在此之前,李慧兰还相信了灰姑娘的传说,那么刚才在不小心偷听到了孔兴明和余明月的谈话后,这个身世凄苦的女人心中的童话已经破灭了。

    此时的她,终于认清了现实。童话,真的只能存在于那些美丽却永远不会变为现实的故事里。

    现实的世界中,那么优秀人男人,怎么可能真的爱上,并真心想娶她这样长相平平,没有文化,还口不能言的哑巴......

    其实,孔兴明是真心想娶李慧兰的,只不过在今天之前,或说是在刚才看到李慧兰逃开了身影之前,爱不爱这个女人,孔兴明还从没想起去思考过。

    就连放弃了向余明月解释,追着李慧兰上楼时,孔兴明都没想到爱不爱什么的问题。

    在那一刻,他心里装着的,全是担心李慧兰听到那些话后会伤心。这样的想法,让他止不住的难受。

    而因着这样的担心追在后面的孔兴明,却并不知道李慧兰乘了电梯到了七楼,一路爬楼梯回到九楼,还被赫阳一句话误导得多敲了好一阵门,最后还又下楼在酒店周边四处寻找相李慧兰。

    跑到酒店外寻了大半小时还是没找到人后,心急如焚的孔兴明脑子终于清醒了些,再次回到了酒店的9楼时,之前被余明月叫去端解酒汤的王晨和另一名员工,早已经回到了岗位上。

    两人被孔兴明迁怒责问了几句后,王晨这才是给孔兴明开了905的房门。

    看着空无一人的房间,今天先是喝得有些多,随后又四下寻人累成狗的孔兴明瞬间傻眼了。

    不过,看着还放在床头柜上的女士皮包,和李慧兰这次带来的行李包,孔兴明终于有了那么一丝丝的镇定。

    但也仅是一丝镇定而已。

    因为就算到了这时候,这个文化不高,如今却事业有成的男人到了这时候,心里担心的,依然是怕李慧兰知道他和她结婚,并不是因为他爱她的事情而伤心。

    一想到她会因为这个发现而伤心难过,他就揪心不已。

    也许,这也是爱情的魔力之一。它总会让人明明身陷其中,却不自知。(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被雷劈回小时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独舞娃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独舞娃娃并收藏被雷劈回小时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