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被雷劈回小时候 > 第159章 税务找上门

第159章 税务找上门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自从余明月提出以后让孔明英和余天周在城里看店后,孔明英每天就心心念念想要早些去看看家里的那些铺子,住院刚满一月的时候,她就等不急的想拖着她那只还打着石膏的腿出院。

    只不过大家都担心她腿上的伤好不利索,留下什么病根,所以硬是把她多留在医院里住了十天,直到农历七月初一那天下午,才给她办了出院手续,七月初二的一早,孔明英和余天周就被卸完了货的余志清,折返过去接到了长寿路街。

    拖拉机刚开铺子围成那院子的大门口,余志清停了车准备去打开大门时,孔明英一见公路两边热闹非凡,就耐不住心急的嚷着要下去去看看。

    反正已经到了院子门口,余志清也没反对,直接笑了笑,就帮着余天周一起,把孔明英给扶下了拖拉机,叮嘱余明月陪着孔明英后,他才又把拖拉机停进了院里,这才赶紧的回蔬菜铺子里,刚才他去接孔明英时,是请了孔兴明在帮忙着看店子的。

    站在门前看了一阵后,孔明英指了公路两旁的铺子问道:“哟,这...这些都是我们家前阵子盖的铺子?”看到热闹的公路两边一间间排列在一起生意非常好的铺子,孔明英说话都有些不利索了。

    见孔明英吃惊得大张着嘴,快能放进只鸡蛋,余明月好笑的解释道:“呵呵,奶奶,我们现在站着的这排才是我们家的,公路对面的那十几间,是我外公和我大爷爷家的。”

    说着,指了公路对面的铺子给孔明英介绍,哪到哪是孔明富家的。哪到哪又是余天向家的。

    见孔明英有些失望的样子,怕孔明英有什么不满,余明月忙是笑道:“我们家可不光这排铺子喔,公路边这一排10十间铺子下去,连着转向右边的那条公路边不有5间,顺着公路往前转着捌,朝着小区方向进去又有一排10间。一共就有25间铺子呢。加着我们身后大门边这西头的4间屋,一共就盖了29间。

    被铺子和这四间屋子围出来的,还有个大大的院子呢。虽然比不得我们家里那院子大,但是种点树养点鸡还是很不错的,等奶奶你进了门,就能看到了。”随后。余明月还给孔明英讲了讲她家占这块地皮的大概情况。

    余明月家占这块地皮,是个比较标准的长方型。南北两边大概都是50米左右长,这两边的位置都非常的好,北边正是靠着进医院唯一一条公路的右边上,南边则是靠着进小区那条公路的右边上。

    而东西两头都是20来米宽。东边正对着医院正门,位置很好,而西边却刚好对着小区围墙的一角。不当道还偏僻,没什么商业价值。所以盖的屋也只能人住。

    靠着西头的这方,之所以没盖5间,而是只修得4间屋,是因为修建时,想着方便日后停车进院里,所以在靠路一方留出了道三米多宽的大铁门,占了些位置就没法再多修一间屋子了。

    这些情况,在当初盖这些房子时孔明英就听说过,但听说和看到是两码事,此时又听余明月提起一遍,孔明英对她家这片商铺的分布情况,也有了更深的了解。

    婆孙两人说完话,孔明英也打消了马上到四周转看一圈的念头,见余明月要牵了她进屋,也就杵着拐杖,一瘸一拐的随着余明月一起进了院里。

    盖来住人的一排四间屋,座西向东,南北走向,住的地方都是清静为好,所以几天前余志清就把做好拉过来的床架,给安在了最南边上靠近小区的一间,余明月牵着孔明英进去时,余天周已经把床都铺整好,正在整理衣物和其它用品了。

    “老太婆,你赶紧坐在床上歇着,小月去给你奶奶接盆水洗把脸,让你奶奶休息一阵。”

    余明月应了一声,拿了屋里早就准备好的脸盆,就去这间小屋旁架了水管处接水,孔明英却是不同意了,只道:“休息什么啊,我现在除了这条腿不灵活点外,可硬实精神着呢,洗把脸我就跟着小月到前边看店去,你在屋里收整一下,一会儿给我们煮点饭,别让小月和志清饿着。

    我们两老口在医院呆了这一阵,三个老姐妹家天天好吃好喝的给我们供着,我两个都长胖了一大圈,小月和志清天天这么忙呼,每天饱一顿饿一顿的,比起我住院前,人都瘦了整整一圈了,唉~~”孔明英心疼的叹了口气。

    余明月端了水刚好进屋,边拧了毛巾递给孔明英,边笑着安慰道:“我们哪里饿着了,只是这阵子天热,不太想吃东西而已,就算是减肥了。”

    谁想,这却像提醒了孔明英一样,赶紧的叮嘱余天周道:“天热真是个事情,老头子你一会儿就赶紧的煮些稀饭,等到中午的时候应该也放凉了,到时再到给我们家接水接电那梅大哥家的凉卤店里,称点凉拌菜和卤鸡爪子回来。对了,凉拌的卤牛肉也称点,我看志清就爱吃那玩意。”

    梅记凉卤的几种特色菜,孔明英这阵子没少吃过,此时点起菜来,也是熟练得很。

    自从家里开始收菌收水果后,余志清确实忙了不少,虽没孔明英说得那么夸张的瘦一圈,但也真是瘦了些,余天周这四十来天,天天呆医院照顾孔明英不能帮忙,他也真是心疼余志清和余明月的,自是没有异议的应了下来,直接出屋去生火发蜂窝煤去了。

    孔明英擦了脸,也不顾余明月的劝说,直接让余明月带着她去前边的店子,余明月没法,只得又扶着孔明英一瘸一拐的出了门。

    所有的铺子,虽然都是围着中间一个200来平的大院子修的,但包括余明月家最初摆摊用的蔬菜铺子,都没有在铺子内修上通往内院的后门什么的,如今要去自家店里。余明月也只能带着孔明英从西头这大门出去,然后顺着公路边往下走。

    余明月家的蔬菜铺,在这排最靠东头离医院最近的一间,也就是从大门数下去的第10间,余明月带着一瘸一拐的孔明英边走边看,快走到她家的蔬菜铺子时,才注意到她家蔬菜铺子外边里三层外三层的围了很多人。站在外围的一些人。还地朝着铺子方向指指点点,像在议论着什么。

    出事了!怎么回事?难道是谁吃菌子出了什么问题?还是......咦,两个舅舅和大伯也不在。看来真是出什么大事了。

    余明月很清楚,她家蔬菜店的生意再好,也不会好成这样的。想不出具体的原因,也不敢乱猜了吓自己。余明月心急的就想赶紧跑上去看看什么情况,但瞬间想到旁边的孔明英时。有些担心的悄悄打量了孔明英一眼。

    “小月啊,那前边像是出什么事了啊?这排铺子都是我们家的吧,那间是租给谁家的?”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余明月正担心她家铺子要是真出了什么事。而吓到了孔明英呢,那想此时已经看到前边有情况的孔明英,却是直接问起了余明月。

    租给谁家的?余明月苦笑了一下。那就是我们自己家的呢。

    想了想后,余明月还是老实道:“奶奶你别急啊。那是我们家卖菜的铺子,我爸爸在那出不了什么事的,我先扶你到菜铺子隔壁的水果店里去,到时你看着店,我去看看什么情况。”

    “什么?是我们家的卖菜那铺子?这...这是怎么了呢,咋围了这么多人。”孔明英越说越心急,带还是马上回过了神,拉着余明月的手,一瘸一拐的加快了步子。

    跛着脚确实走得不快,走了几米远,孔明英干脆推了余明月道:“我这腿不中用了,小月你快些上前去看看,我这不用管,我慢慢走过去就是。”

    余明月也是心急,看到孔明英也是一脸的急色,想着就离着不远孔明英也走不丢,叮嘱了孔明英小心后,这才是撒了腿往蔬菜铺子小跑了过去。

    铺子前的人围得实在太多了,买菜的、逛街的....围在她家铺子门前看热闹的这些人怕有四五十人,余明月费七八力的拼了吃奶的劲,才是从人缝中钻到了前边一点,大概的能看到铺子内的情况。

    余明月一眼看到站在她家铺子里的几个穿着税务制服的人时,刚才高吊着的心,瞬间落回了原地。

    嗨,不就是要收税嘛,搞这么大动静,想吓死人啊!刚才她还以为是谁吃了菌子中毒,搞出人命了呢。

    看到铺子内的余志清脸色很不好,孔兴明孔兴刚兄弟也是一脸怒容,加着阴沉着脸的余志宗,四人像是正与几个穿了税务制服,也是满脸怒气的工作人员对峙时,余明月一下子又紧张起来,连忙又往前挤。

    “谢谢,让让,麻烦让让......”余明月又是一阵狠挤,终于挤进了她家摆满了各种新鲜蔬菜的铺子里。

    “爸爸,这是出什么事了?这几个叔叔是干什么的?”余明月明知故问的指了指四个站在点里的税务人员。

    “小月你怎么跑来了,你爷爷和奶奶呢?”余志清有些意外,也有些担心的往铺子外看了几眼,但铺子外围的人实在太多,他并没有看到孔明英或是余天周。

    见余志清不答反问,余明月只得先道:“我爷爷正煮饭呢,我奶奶还在外头,她担心店里出了什么事,让我跑来看看。”余明月说着,指了指铺子外边,人太多,她也看不到孔明英是不是已经到了铺子外边。

    孔明英可是带着伤了,余志清不敢大意,也不再多说什么,直接就往铺子外边去。

    “唉,你这同志是要往哪去,我们现在可正在处理事情,你不配合你......”

    余志清还没走几步呢,一个30左右的女税务工作人员就不满的叫了起来,可她话没说完呢,被余志清给回头一瞪,就没敢再往下说了。

    见余志清瞪完人,又气势汹汹的出了铺子往外挤。余明月虽然对那没眼色态度又不好的女人没好感,但也不想大家把场面搞得太僵,但她此时却不了解是个什么情况,只得求救的看向了站在她这边的孔兴明。

    “他们说是来收税的,但一来就说要封我们的铺子。”开口的是孔兴江,他说完这两句后,就再没开口。只是瞪着对面四个税务员。

    靠!想封老娘家的铺子?想断老娘家的财路?没门。

    余明月心里怒极。但只一瞬,脸上就堆上了一脸的好奇笑容,指着对面一女三男的四个税务员。笑问。

    “这三个叔叔和那个漂亮阿姨,真的是帮国家收税的吗?”怎么做的事却像强盗一样,一来就要封什么铺子,他们以为自己是二十几年后的城管啊!

    后边的话。余明月是在心里暗骂的。

    余明月这突然无厘头的一问,把心里满是怒气的孔家兄弟和余志宗问得一愣不说。就连四个税务员也被搞得愣了,其中一个年轻的税务员小伙子,还冲一脸天真好奇的余明月挤出了一抹不太自然的笑容。

    见无人答话,余明月一脸不解的看了孔兴明一眼后。直接问道:“大舅,前阵子你们不是一直打听着要给什么国家交税吗,怎么今天帮国家收税的人来了。你们却不给人家交呢?”

    前阵子,江老爷子就叮嘱过。说以目前的形式,先占着地可以,但如果遇上相关部门来收税或是要求办证什么的,让一定要答应,说这样看似交了些钱出去吃了些亏,但为着以后打算,是只有好处没坏处的。

    得了这叮嘱后,余天周就特意的找了孔明富和余天向家说了这些,三家人对向政府交税或是花钱办证都没有意见,但倒也没有主动的去打听交税什么的事,只想着,什么时候有人找上门来,什么时候交钱,要是一直没人来那最好,大家都能省下一些。

    所以余明月这时候说什么打听着交税的话时,铺子里连一向最聪明的孔兴明都反应不过来了,只一脸不解的看了余明月。

    余明月没管这些,左右看了看孔兴明、孔兴江和余志宗后,又转头打量了站在对面的四个税务员,然后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

    “喔,你们不是帮国家收税的,你们其实是坏人对不对?”余明月指着四个税务员说完,一脸后怕的退了退。

    “你这小孩子,说什么呢?谁是坏人了?”女税务员气极,冲余明月吼了一嗓子,一脸的怒容,像要吃人一般。

    小样,等的就是你,你不接话,我还没办法自说自唱往下演呢。

    余明月压着心里的得意,一脸正气的指了女税务员道:“还敢说你不是坏人!我江爷爷都说了,帮国家工作的那些人,虽然都是国家的干部,但也是人民的公仆,他们是为人民大众服务的,说他们为了我们的祖国,为了我们的人民大众,可以举弓..举弓紧随,死...死..死而有鱼,你们要真是帮国家收税的人民公仆,怎么会要封我们家的铺子呢,我家的人可都是人民。”

    “噗嗤~~~”

    “哈..哈哈哈.....这..哈哈..这谁家孩子。”

    “不是吧,小月你也不认识,这条街上没几个不认识她的哈,别看年纪小,厉害着呢。”

    “嘿嘿,老余家这孙女还没上过学吧?......”

    “呵呵,小月丫头嘴巴就是利害,说得好!”

    ......

    余明月话一说完,惹得人群里发出一阵阵的笑声,不少人甚至笑得都快断气了,还有些认识的,开始起哄鼓掌,孔兴明想笑又笑不出来的盯着余明月时,孔兴江一下把余明月拉到了他旁边。

    “不要乱说话,别人看笑话呢。”孔兴江很生气,他可不想让人把他小侄女当猴看。

    此时,站在对面的一个年纪约莫50左右的税务员,初时也是笑得不行,但随后看着有人开始起哄,他忍了笑正了正色后,还是一脸逗趣的看着余明月,道:“小朋友啊,你说得对,我们都是人民的公仆。我们每个人虽然不敢说一定能为了国家为了人民都能做到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但也一定会尽心尽力坚守好自己的岗位,做到尽职尽责的。”

    说完后,见现场再没有人发笑起哄,这个50左右的税务员又一脸好奇的问余明月:“小朋友啊,你家爷爷的话是很有道理的,但你家爷爷有没有告诉过你。一个普通的人民。身为国家的一份子,又应该为国家建设做些什么,为国家尽些什么义务呢?”

    这老税务员。把余明月刚才说的“我江爷爷”四字,听成了“我家爷爷”了,余天周可没说过那些话,也说不出那些话。余明月刚才也不敢说是余天周说的,而江老爷子身为区领导干部。这样大同小异的话,在平日里或是有时候教导江义施时,多多少少说过些,所以余明月刚才随口加了句“我江爷爷”。为的是不让几个在场的亲人觉得诧异和奇怪。

    此时听对方问了过来,余明月也没多做解释,心里暗笑一声。但面上装出一副思考的样子,片刻后就很肯定的道:“说过。他说我们每一个公民,不管从事的职业是什么,都应该努力为国家的建设和发展做贡献,把我们的祖国建设得更加强大,只有这样,我们才不会被别人欺负,再遇到那些欺负过我们的人时,我们才能很有底气的冲别人喊我是中国人,到时候我要让那些坏人都滚一边去。”

    初时,大家看着余明月的目光,满是震惊和诧异,大多数人心底都涌起一股子大小不一的爱国热情,但当听到最后那句明显是余明月这小屁孩加上去的宣言的时候,不少人又笑喷了。

    “呵呵....”

    “哈哈,哈哈...”

    ......

    各式各样的笑声,但却都带着一股善意理解,看着余明月的众多目光,有赞许也有惊艳和怜爱。余明月心里那叫一个苦,她顶着个小孩子的皮,不说点小孩子才说得出的话,就太过怪异了,所以只得做出一定牺牲,在后边加上句孩子话逗大家一笑,消掉众人对她的怀疑罢了。

    那女税务员很不配合的没笑没说,还一脸的不服气,指着余明月问道:“小不点儿,嘴巴子利害有什么用,那你说说看,你们这家子非法占有国家土地,还偷税漏税的公民,为我们国家做什么贡献了?”

    你妹哟,这死女人还要撞上来,你个收税了,管老子家是不是怎么占的地,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众人正为余明月答不上话担心时,余明月扫了那女人一眼,似笑非笑道:“阿姨,听你这一开口,果然不像责任给国家收税的,更不像什么为人民服务的公仆啊。”

    不等女税务员开口骂人,余明月抢先接着道:“我家包括我两个亲戚家,虽然都是乡下没什么文化的农民,但听说国家希望大家努力挣钱致富的时候,我们三家都响应了国家的号召,每天不怕苦不怕累、风里来雨里去的边种田地边干起了卖菜这种辛苦的小买卖。我们不求能做出多大的贡献,但只求不拖国家发展的后腿,这样虽然辛苦一些,但自家每年种出的菜在城里也能多卖上些钱,交上每年几百块的农业税就好。”

    说到这,余明月看了众人一圈问道:“你们大多都是城里人,不知道如今的农民靠着种好田地,去交上每年几百块的农业税有多困难吧,我告诉你们,就我们村里,每年能按时又如数交上农业税的人还不到一半,我家在进城来卖菜以前,我爷爷奶奶、爸爸妈妈每天不管日晒雨淋都早出晚归的干活,十天半月家里还吃不上一顿肉,但遇到种出的菜不好卖的时候,年底也是交不上那几百块的农业税的。”

    说到这,余明月也是有些心酸,但转而又一脸坚定的道:“如今他们好不容易存下点钱,在这荒地上盖起了能遮风躲雨的小棚子,每天卖菜的时候,少了些日晒雨淋的辛苦,钱刚稍稍挣的多点的时候,我就听我爸爸他们几个大人,开始商量打听着是不是应该向国家交些钱,为国家做些那什么贡献了,可我一直没见他们找着能收钱的人,结果呢?”

    余明月顿了一下,盯着那女税务员道:“你说你是可以帮我们收了这些钱的国家干部,可以前找你们的时候,你怎么就不见个影?而你今天第一次出现在这里,一来不是要收钱,而是要封我家铺子,这是为什么呢,难道现在国家又不让我们这些农民努力挣钱了?还是说,你就像电视里演的那样,是假传国家圣旨,还是阳奉阴违的奸佞小人?”

    余明月说完,原本沉闷的现场,又响起一阵笑声,其中还夹杂着起哄声喝彩声,那被余明月点名骂到的女税务员,却是气得发抖。

    “你....我...你才是奸佞小人。”女税务员气得直发抖,结巴了半天后,指着余明月对大家道:“你们看看,看看,这是什么人家才能教出来的孩子,这嘴巴子利得,她刚才还敢在那装傻充愣,她.....”

    “好了,小董你少说两句。”

    老税务员喝止了那女税务员后,冲又躁动起来的人群摆了摆手,等大家安静下来后,眼神复杂的看了余明月笑道:“你爷爷那些话说得很有道理,国家的发展需要我们大家一起去努力,只要我们每一个公民都尽到自己的义务,尽了自己的职责,总有一天,我们的国家一定更加的强大起来的。”

    说完这个,老税务员抬眼看向了正好走进铺子里的余志清,脸上堆起一股和蔼可亲的笑。

    “同志啊,你把你家这小女儿教得很好啊,她刚才满是童真却又带着真理的一番话,值得我们很多人认真思考,让我们很多人对自己应尽的责任都有了更全面的认识和理解。现在,我们来平心静气的谈一谈关于对你们这一片区的商铺收税的事情吧。”

    老税务员态度的转变让刚进门的余志清一愣,转头看了看孔兴明后,又看向了一脸得意的余明月,而此时,在场的众人,也都或有所思、或满是不可思议、或如见到异类一样的,打量着如斗胜的公鸡一般一脸自得的余明月。(未完待续)

    ps:亲们,又是大大的一章喔,下章小月就要成为一名小学生了呢,然后是初中、高中、大学,男配男主也将在相应的时候登场了,大家期待吧,么么哒~~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被雷劈回小时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独舞娃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独舞娃娃并收藏被雷劈回小时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