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被雷劈回小时候 > 第171章 体质变了?

第171章 体质变了?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婚如冬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众人围着架通的自来水边欢喜了一阵后,余明月就带着小尾巴余明艳,去帮忙孔小玉一起摆晚饭了。

    因为早前有余天周热情相邀,所以不但余天向父子和余明艳留在这吃饭,连一向少出门的纳玉芬也抱了她小女儿小菊来。

    孔明富家,则除了说要在家里看家纳鞋底的罗正芬,和在城里没回的孔兴明和牛桂枝外,就连放羊很晚才从山上回来的孔兴刚,也被余明月叫来了。

    四个雇来帮忙的村民,也留了下来,虽然以前余明月家雇工都是不包饭的,但今天又是通水又是过节的,余天周很是高兴,热情的把四个男村民留了下来喝酒。

    饭菜整整摆了两桌,余天周、孔明富、余天向三个老头,余志清余志宗兄弟两、孔兴江孔兴刚兄弟两、陈强、普小强,和来帮忙的王长征、刘学高等四个村里的男人坐了一桌。余天周很高兴,虽然桌上已经摆了两瓶白瓷瓶的董公酒,但他还是跑到屋里,把早前刘老太的老伴,宋老爷子第一次来他家串门时送给他的两瓶茅台,拿了一瓶出来。

    男人们那桌喝酒划拳很是热闹,余明月和余明艳,跟着孔明英、孔小玉、纳玉芬和孔小兰孔小菊姐妹坐在这一桌,人数虽然少了些,但女人们边喝香浓的橙汁饮料边吃菜,其间也边说话聊天,也很是热闹。

    桌上,除了有野香姑清炖的鸡汤、黄焖的兔肉、煮了切成大片的火腿肉外,还有余天周从梅记买回来的卤鸡爪子、凉拌卤牛肉、拌杂素菜,加着孔小玉做的青椒炒南瓜丝、松仁炒玉米、凉拌黄瓜三样素菜,摆了满满的一桌。很是丰盛。

    大家吃喝得高兴热闹,饭菜也很是丰盛可口,但让余明月觉得美中不足的,就是她不时都能闻到,从她一岁多的小堂妹小菊身上,传来的阵阵尿骚味,看到桌对面堂妹小菊衣服前襟上那大圈小圈的口水印记。让她看着实在惨不忍睹的同时。外加没有胃口。

    前世的时候,她和亲爷爷一家生活虽然过得紧巴巴的,但有她和堂姐两人每天照管小堂妹。给小堂妹换衣服洗衣服,本就长得乖巧可爱的小堂妹,还真被她们堂姐妹两个收拾得逗人喜爱,哪像现在这样。衣服脏不说,脸上都脏成花脸猫了。再脏一些就快能跟那没娘的小红梅有得一比了。

    见纳玉芬边大口的吃菜,边不等东西咽里肚子里,就张着嘴插嘴与人说话,一点也不顾小菊在她怀里馋得直流着口水的伸手乱抓。余明月有些无语又心疼的站了起来。

    从桌对面走到纳玉芬身边,一边去抱小菊,一边道:“大妈。我抱抱我小菊妹妹吧。”

    “嘿,抱去吧。抱去吧,别让她摔了就行。”纳玉芬巴不得的,就把小菊给递到了余明月怀里,余明月一时没适应这重量,差点把小菊抱脱了手,吓得脸都白了。

    纳玉芬还有些不高兴的责怪道:“哎呀,小月你这丫头,想玩儿孩子怎么还不知道小心,一边玩儿去,她还小,可经不住摔。”说着,把小菊又给抱进了怀里。

    余明艳本是与余明月坐一起的,怕她妈骂余明月,就赶紧的跑过去,把她碗里刚得的一支鸡翅膀塞到了她小妹小菊的手里。

    “你作死啊。”纳玉芬一把抢了小菊刚到手的鸡翅尖,边塞进她自己嘴里,边使劲的照着余明艳的后背打了一下,口齿不清的骂道:“你想害死你妹啊,她能吃这个?”

    看余明艳被打得眼泪直冒去不敢哭,余明月又气又心疼,轻轻的拉住了她堂姐。

    堂姐给小菊一个鸡翅尖尖吸了解馋就能害死小菊?还有什么叫想玩儿孩子啊?余明月想吐血了,她是看小菊馋得可怜,想抱到她面前喂点东西罢了。这都一岁都了,不但不会说一个字,连走路都走不稳当,还不是缺营养缺的嘛。

    “小月过来。”孔小玉黑了脸,招呼干站在原地的余明月道:“你要是吃饱了,就到屋里看看你两个小弟醒了没,醒了叫我一声,我去抱了他们出来让你玩儿。”什么叫玩儿孩子呢,孔小玉心里也是气得很,那小菊一身脏得,她都不稀得抱,她家小月真要玩儿孩子,她难道拿不出来?她可生了两个小子呢。

    孔小玉说的当然是气话,但纳玉芬再不懂眼色,此时也是听出来孔小玉生气了,但她好像没听出孔小玉正用生了两个小子的事剌她一般,只是有几分尴尬的赶紧解释道:“弟妹你可别多心啊,就是看小菊差点摔着,我这一着急就随口乱说了一句。弟妹我们都是生了孩子当了娘的人,孩子可都是从我们身上掉下的一块肉,看她伤着可比伤了我们自己还让人难受担心的,是不是这个理?”

    纳玉芬平日城好吃懒做的,又不管事,并不知道她家如今在城里已经有了每天能收一千多租金的铺子,但她心里很清楚,她家如今一天两天的都能吃上顿肉,全靠了孔小玉家每天带着余志宗在城里卖菜挣钱,她可不想孔小玉因为这事,与她家离了心,道歉解释的话也倒是说得情真意切,有几分掏心窝的味道,可她后边这些话,却让旁边刚才只是沉着脸不高兴的孔明英完全的黑了脸。

    刚才的过程,桌上的几人都看在眼里,见余明月无故被骂,孔明英心里当时就想发作的,但看孔小玉先出了头,也就准备忍了,毕竟今天大过节的,她也不想与没眼色又脑子的纳玉芬一般见识。

    可此时,听到纳玉芬这张口闭口什么生过孩子的人才真懂得心疼孩子一类的屁话,让孔明英气得不行,也忍不住了。

    孔明英沉着脸看着纳玉芬,语气有几分尖酸的道:“志宗媳妇啊,你这开口闭口都说你心疼孩子。可你就这么心疼的啊,看看,你家小菊都被你带成什么样了,一身脏兮兮的不逗人喜欢不说,这么大的孩子了,竟然又瘦又小的话不会说不算,还连路都走不稳当。”

    纳玉芬脑袋再不灵光。此时也听出孔明英话里挖苦讽刺她的意思。想给孔明英骂回去,但还有的一点理智又让她明白,惹了孔明英。比惹到孔小玉的后果,更严重。

    一时间,纳玉芬想忍又觉得咽不下这口气,想骂又不敢骂。一张原本因为太阳晒得少,而显得水嫩白胖的脸。憋屈得时青时红。

    余明月原本心里也是有些生气,但看到这样的情况,也只得赶紧拉了余明艳,几步跑回孔明英旁边。摇着孔明英的手笑道:“奶奶,我知道你是心疼我小菊妹妹了,但我大妈平日里可宝贝小菊妹妹的。随时都抱在怀里呢。刚才也是我自己不小心,差点害小菊妹妹掉地上。我大妈担心提醒我,也是对的。”

    今天是大好的日子,几家人都欢欢喜喜的聚在一块,余明月真不想为这点小事,惹得大家不快,特别是旁边一桌的男人,还在高兴的说笑喝酒,暂时还没发现这边的动静,得赶紧把这事平息了,省得影响了他们难得的好心情。

    几个大人哪不知道余明月这劝架的心思,孔明英戳了戳余明月的头,叹了口气:“唉,你个小东西,你认错倒认得快。”说完,也不想再说什么了,只扫了一眼还一脸憋屈的纳玉芬,就自顾自的提了筷子吃菜。

    孔小玉也是有眼色的,知道今天不合适闹将起来,看孔明英也忍住了火气,就忙是站起身打圆场道:“呵呵,好了,好了,都是小月这丫头没轻没重的胡闹惹的,大家都快吃菜吧,今天可是中秋节呢,我们也难得能这么聚聚。”

    孔小玉说完,除了孔明英抬头瞪了她一眼外,一桌的女人也倒没谁想再说什么,就连纳玉芬也又提起了筷子,只不过少了早前那像要把面前一桌好菜扫荡干净那种狼吞虎咽的劲头,只是有一下没一下的,夹点她特别喜欢吃的菜。

    见纳玉芬这样,孔小玉想了想后,还是转头对就坐在她旁边的纳玉芬轻声道:“大堂嫂你也别介气,我们都是自己家人,我妈这说话也才直了一些,她其实也是心疼小菊才说了那些,对着村里那些不相干的外人,她还不愿意理会呢。

    小菊现在正长牙的时候,流口水其实也很正常,我家小月这么大的时候,天天给她挂片手帕在衣襟上,还天天得给她换衣服呢,我稍换得慢些,我妈就这么心疼得不行的骂我没管好小月。只不过小月以前这么大的时候,我每天都得给她喂不少饭菜鸡蛋和水果一类的东西吃了,听说这样孩子长得才硬实,长大了身体好,大人也能少操些心。”

    纳玉芬一向不太会分好赖,但此时听到孔小玉这样贴心贴肺的话后,也抬了头一脸无奈的叫苦道:“唉,我也知道我大妈是关心小菊才说那些,平日里小菊她爷爷也让喂小菊吃些东西,最初只要家里一吃点好的,我也喂给她吃,可小菊这丫头,除了吃奶外一吃别的东西就拉稀,有时候还吐,哭闹得不行,我哪里还敢喂她。”

    纳玉芬说得一本正经的,却听得孔小玉等一干人张目结舌,都不自觉的又看向了纳玉芬怀里,早前舔干净了手上的鸡肉味道,此时正张着两只小手想要往桌上抓东西的小菊。

    喂点好的吐不上算,还得拉肚子?一岁多的孩子还只能吃奶?众人心里基本都这么想着,此时还都觉得这小菊,此时明显是馋了,想要抓东西吃嘛。

    孔明英抬起眼皮斜扫了纳玉芬一眼,又扫了眼馋得直流口水的小菊一下,想说什么,但终是没再说出来,直接端起碗喝了口饮料,继续夹菜吃。

    纳玉芬把众人吃惊的模样,曲解成了她家小菊与寻常孩子的与众不同,就做出一副她比别人操心,带着几分心酸的苦了脸道:“唉,所以啊,你们都不知道我带这丫头带得多辛苦。还有啊,说起这长牙流口水的事,我也是烦得不行。堂弟妹你家人手多也讲究得过来,以前带小月时能一天给小月换几次,我家就我一人带着小菊,一撒手她就哭,哪里能讲究那么多,不尿裤子的时候,两三天能忙得过来给她换一次也就是了。再说了。孩子真不用带得太金贵,粗带的孩子好养不说,也比别人家的孩子更壮实不容易生病。”

    众人无语了。这是什么歪理啊。

    余明月苦笑时,坐在孔小玉临坐的孔小兰,撇了撇嘴,笑着斜眼看了纳玉芬道:“是啊。我也听说余家嫂子你们那些少数民族地区都有种说法,说是粗养的孩子不用操心又好带。大姐你也别操心了。她们那地方的人天生的从小就皮实着呢,一家几个的孩子生下来大人都不用怎么管,结果一个个没病没痛的不都长得壮实着嘛。而且我还听说啊,说话走路都晚的小孩子聪明。说不得小菊被余家嫂子这样带着,将来就是个聪明的,你们还有什么好替人家操心的。”

    孔小兰一向瞧不起这好吃懒做。又不知好赖的纳玉芬,看纳玉芬刚才说了一堆。都是为自己的懒惰找理由,孔小兰很是无语的同时,也更瞧不起纳玉芬了,直接开口剌了纳玉芬一通,还让孔小玉别再管。

    结果,孔小兰这连讽带刺的话,众只都听出来了,孔小玉还悄悄的在桌下,有脚轻踢了孔小兰两下,可那纳玉芬却半点没听出来一般,还很高兴的笑道:“是啊,是啊,我们那都是这种说法,我和我家里几个兄弟姐妹也都是这么没病没痛的长大的,所以我家小菊也这么粗养了。”

    众人无言以对了,一时都沉默起来,余明月看了纳玉芬一眼,心里很是感慨:要说前世她对这只相处过两年多的大伯娘不算了解的话,那这世她算看出她大伯娘是个什么样的人了。

    说好听点吧,她大伯娘这样的人,那叫心思单纯,说难听直白些吧,她这大伯娘就是头脑简单,外加缺心眼。

    也难怪了,不管是前世还是这世,她这大伯娘明明没多大的坏心眼,或者说明白点,就是根本没有什么头脑可以想出暗算设计别人的坏主意,但却一直不得亲戚相邻的人缘,这原因大概就是她头脑太简单了,根本听不懂人家话中话,而且大多时候说话还都不带脑子的,说出的话经常在无意中就得罪了人不说,还时常被别人当枪使了。

    比如刚才,明明是想合解的道歉话,却提那什么生没生过孩子的话头,把她奶奶给得罪惨了。她奶奶这么记仇的,从今往后还能喜欢得了她大伯娘不成。

    想到这,余明月有些无奈的看了纳玉芬一眼,一张很少晒太阳而显得白嫩的脸,略微有些胖,但却看得出是标准的瓜子脸型,杏眼圆而大不说,两眼的内外角都略长,有几分像现代时明星们喜欢去开的那种眼角形状,显得有几分的娇媚,左眼内角上一颗....额,竟然是一颗眼屎?

    左眼内角上那黑黑的东西,余明月原本以为是颗新长的痔呢,结果细看后,竟是颗大大的黑眼屎,余明月有些无语了,她这大伯娘不管是长相还是身材,都是不错的,可这不爱收拾的懒惰邋遢性子,却是让她整个人失了分。

    再看纳玉芬那明显只是用手抓了随便绑在脑后的乱发,和明显好些天没洗过的衣服,余明月更有些想吐血的冲动。这都懒成什么样了,这大伯娘长得真不比每天打扮得妖里妖气的牛桂枝差的,却因为这邋遢的生活习惯,让人对她生不出好感来。

    在余明月眼里,这纳玉芬除了邋遢外,真的什么都比牛桂枝好,其实都是因为前世时的记忆,让余明月对牛桂枝直接没有半分好感,可以说,这一世余明月根本没把牛桂枝当成亲人看待过。而这纳玉芬,余明月虽然有很多不满意,但却是那种恨铁不成钢的味道,余明月心里,其实是把纳玉芬归为了身边亲近的亲人一例的。

    余明月此时,越打量纳玉芬,越觉得糟心,转而看向了被纳玉芬抱在怀里的余明菊。

    余明月原本是想喂小菊吃点东西的,但听纳玉芬说小菊吃了东西又拉又吐,而且连余明艳给个鸡翅膀尖尖吸了解馋都被揍了一下后,也不敢造次了。

    只是此时看到还张着小手乱往桌上抓的小菊时,心里觉得奇怪,前世时她和堂姐两人每天都给小菊喂饭的,小菊也不见吐不见拉,怎么难道这世小菊的体质变了?(未完待续)

    ps:端午节就要到了,提前祝亲们节日快乐,亲们要多吃几个粽子喔,么么哒~~~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被雷劈回小时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独舞娃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独舞娃娃并收藏被雷劈回小时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