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被雷劈回小时候 > 第295章 流水真无情?

第295章 流水真无情?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婚如冬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孔兴明记忆一向不差,稍一回顾,就清楚的想起了当年自己二弟孔兴江结婚,赫阳跟着汪洋一起去喝喜酒的往事。

    也就是在那天,借着一起喝了一顿酒,赫阳才与自己兄弟几个熟悉起来。但那时候,他明明还是跟着汪洋与自己兄弟几人兄弟相称的。

    而那一天,赫阳也是第一次见到小月。

    对,也是在那之后,没过多久再见到时,自己这孔大哥,就升级成了他和汪洋口中的大舅,二弟成了他们的二舅,小弟成了他们的小舅舅......

    我K!他NND!要真是这样,姓赫这小子纯粹就是有那恋什么癖啊。

    满头黑线的孔兴明忍不住爆了粗口。那时候小月才12岁刚上初一呢。

    孔兴明此时心口堵得慌,再看赫阳时,目光已经由原先的同情变成了还着猜疑的探究和....不满。

    孔兴明正用不满的目光打量着赫阳时,就见赫阳脸上突然扬起一个应该算是惊喜,但随即又变成一种似乎能称为温柔的笑容,冲门那方喊了声。

    “小月。”

    小月?孔兴明再次满头黑线,这变.态不会是害单相思太重,已经疯魔了吧?

    不过,当孔兴明顺着他的视线转头看过去时,马上就推翻了刚生出的猜想。

    原来余明月些时确实站在了门口。而她脸上,正一副进退为难的神情。

    不过,余明月这不合适宜的表情转瞬就消失不见,扬起了一个看上去算得上是惊喜,在那些不熟悉她的眼中,还能觉得她此时很开心的笑容。

    但,在孔兴明这个舅舅眼中,这是一个透着疏离却不失礼貌的笑容。

    而且孔兴明还清楚,会让她露出这种得体笑容的对象,一般都是她不想见却不得不含笑打招呼的‘熟人’。

    可怜啊~这声音再次从心底冒出时,第一次被孔兴明果断掐掉。

    同情?自己就算一向心软,那也得看针对的是什么人吧。如果是那种心理不正常的变.态?还是免了!

    孔兴明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时,余明月已经含笑走了过来。

    “呵呵,是赫哥啊,好些年不见,我刚才差点没认出你了。”余明月脸上的笑容称不上热情,却很得得体,声音中不带情绪,却清亮好听。

    但最关键的,是一句话的功夫,就合理的解释了她刚才的异样。

    “呵呵,是啊,好些年没见了。”赫阳笑得温柔,初见时的那种激动,被紧张,失落和忐忑取代。

    这个正含笑向自己走来的女孩,她那依旧如儿时般甜美可爱的娃娃脸上,此时正扬着淡淡的甜容,但他却很清楚的感觉得到,她并不如面上所表现出来的高兴。

    赫阳心情复杂,但最多的,是失落。这不是他一直期盼的他与她的相遇画面。

    至少在今天之前,他一直以为,当自己与她面对面的相遇时,她应该会像大多数见到多年不见的朋友那般,带着些欣喜的与自己打招呼,然后互相问候对方的近况,然后想约着找个地方庆祝一下再次的相遇。

    可此时此刻,这个很多年前就已经偷偷驻进了自己心底的小丫头,没再如之前一样视自己如陌路,反而正笑着上前跟自己打招呼了,可她笑容背后透出的那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疏离,是那么的清晰。

    清晰得让他都感觉到,自己在她眼中,似乎如同不相干的路人。

    在生出这样的认知时,赫阳感觉心脏好似被一只手用力的、死死的揪住般,一阵阵的痛。

    原本,当终于能亲眼看到这个多年前就已驻进自己心底的小女孩,如今已经长成了身高近170的亭亭少女时,自己应该欣喜,应该高兴,应该......

    可此时,看着虽穿着一身T恤牛仔裤,却依旧耀眼靓丽得不容人忽视的她,看着因为这样的穿着而更显青春阳光活力的她,生平第一次,赫阳心得一丝令他有些陌生的自卑感,和一股无法让一切尽在掌控中的忐忑。

    18岁的她,正是阳光青春的好年华,而他,今年已经30负。像他这把年纪的男人,在她眼中会不会已经是......

    赫阳不敢任由自己再往下想,努力稳住心神,现时,也露出了一个自认为能显得更年轻又帅气的笑容,带着些宠溺的放柔了声:“什么时候来的呢?”

    话一出口,听到自己这干涩粗哑的嗓音,赫阳自己都忍不住皱了下眉。太难听了。

    赫阳带着些紧张的咳嗽了一下,努力维持住的笑容,还是透出些许尴尬。

    余明月看着他,有一瞬间的失神,所以并没能马上接话。

    她看着眼前这个身高近180,穿着黑色宽松T恤,牛仔裤,休闲鞋,一身休闲打扮却依然显得壮实,腋下夹着大号男士皮夹的男人,因那刀削一般菱角分明的国字脸上扬起的温柔的笑容,似乎与记忆中那个事业有成的成熟男人重叠在了一起,但却又似乎不再是同一人。

    记忆中这个男人,每次喊自己名字时,虽然也会温柔的笑,但许是习惯了少言寡语而显得孤僻的性格,他周身上下总带着一股近乎冷酷的气质。所以他哪怕是正温柔的笑时,也依然消不掉身上那股生人勿近的冷感和严肃感。

    可此时,他的笑依然如前世般温柔,但她没从他身上感觉到那种冷,更感觉不到那种令她不安的严肃。在她的眼中,他身上也再没有了前世那样耀眼得令她觉得卑微的光环。

    反而,她感觉到,他的身上似乎多了记忆中从没有的东西。忐忑?紧张?

    似乎是,却又似乎不是,或说不全是。可为什么这样的感觉,自己心里竟然有些难受,连带着嗓子都有些发酸呢?

    但马上,余明月就回过了神,然后感觉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

    真是见鬼!他年轻英俊,他事业有成,他是那么耀眼自信,他这样的男人怎么会自卑,哪需要忐忑?

    如今的他,无如意外,事业应该已比前世这时期更加成功,身上的光环也更加耀眼才对。

    这一世,她还了前世欠他的债。

    这一世,他不可能,所以再不用给出那个前世时欠她的解释。

    那么,到了如今,她与他已是两不相欠。

    最重要的是,她永远不会蠢得再犯一次前世那样的错误。

    她与他,最多也就是难得见上一面的熟人了,那她此时干嘛还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呢?

    还好,余明月虽微微走了几秒神,但她还记得自己身处何地,记得今夕是何夕。

    当她右手握了握,拇指不露痕迹的掐了一下食指时,已是借着这样的疼痛,信头脑更加清醒了几分。

    精致的娃娃脸上,瞬间恢复了原有的淡笑时,她终于回想起了他之前的问话。

    “来好些天了,放假没事,所以和我妈妈来省城玩几天。”淡却得体的笑容不增不减,声音依久如之前那般清亮淡然。

    “啊?喔。”赫阳心中失落更浓。

    其实余明月刚到成都的第三天,赫阳就已经接到汪洋打来电话,知道她是和孔小玉一起到省城来买房的。

    这几天,他已让人准备了数十套房子的资料,然后,剩下的时候他一直都在纠结,想着要以什么样的方式把这些资料送到她的手上,然后又用什么样的方式,与她见上一面。

    但谁想,今天就这么遇上了。

    而此时,听余明月这么一答,赫阳的心情可想而知。

    压下心里的失落,喉头动了一下时,再次扬起一个弧度更大的笑容。

    “那...要不你抽个时间,我请你和孔姨一起吃顿饭怎么样?”

    也许是吞了一口口水润了嗓子,他的声音少了之前的干涩,听起来也更多了几分温和,话中的内容也更像友人见面时的亲切随意。

    说完又怕她直接拒绝,忙又笑道:“怎么说我也算是半个地主了,你和孔姨也要给我个机会尽一下地主之谊吧,要不然啊,转头你小汪哥又该骂我小气啰哟。”

    不过这话一说完,赫阳就恨不得抽自己一嘴巴子。他都说不清自己今天是怎么了,刚才一想到她会直接拒绝,紧张之下就把汪洋给搬了出来。然后还说出这种很容易让人误会的话。

    自认见过大风大浪也能泰然自若的赫阳,此时攥了下手,才努力稳住了脸上的笑容不要变得太尴尬。

    其实他刚才那话,朋友之间带点玩笑的说出来,也是很正常的。只不过他今天这一系列很跌水准的反应,还是惹得旁边成了背景板的三人很是无语,心里种有不同的滋味。

    “我,我不是......”见余明月一愣的瞬间,赫阳就开口解释。

    “不用的,我......”

    两人同时开口,然后又尴尬的同时停声。当背景板的三人又是一阵汗颜。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应该就是这意思了。

    看着赫阳如情窦初开的小男生一般让人汗颜的表现,而余明月却恰恰相反半点不受对方影响的应对,三人心里在此时都生出了这样的感慨。

    一时间,两个当事人等着对方先说,而其他三人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沉默。

    人来人往的前厅里,笼罩在五人头顶上的气氛突然有些怪,更有些压抑。

    不过也只是数秒的沉默,余明月脸上又恢复了原先那样的淡笑。

    “呵呵,赫哥你真不用这么客气的。出来了这么多天,明天我和我妈就要回去了。倒是你,这么些年都没去过木棉吧,什么时候要是去了,记得让小汪哥带你到我家玩啊,去我家的路他很熟的。”

    余明月一段如朋友间的随意,却不失热情的话语,令刚才的尴尬消弭的同时,也让大家都松了口气。至少赫母和赫喻莲脸上,已经能再次露出一丝得体的笑容。

    但哪怕是这样的熟络热情,在孔兴明眼中,其实还是一种外人无法看透的疏离。

    看了一眼神情依旧透着失落的赫阳,孔兴明再次同情起这个老大不小的痴心汉,但缘分这东西,哪是随便能强求的呢。

    侄女竟然不喜欢,自己这当舅舅的就算想心软,想同情他,也爱莫能助了。

    许是还有些不忍,又或许是不想再次冷场,孔兴明上前两步,拍了拍赫阳的肩膀:“对啊。你小子可好些年没到我们那小城去看看了。”

    见引来了赫阳的注意力,这才又笑道:“别看我们那这地方小,但那变化可不小喔。别的不说,只要你去了,除了管吃管住酒肉管够外,野猪野鸡石蚌这类的野味,你想吃哪只,怎么样?”

    安抚完了赫阳,孔兴明忙又回过头,热情的邀请一旁的赫母和赫喻莲,什么水果不缺,风景不错,空气比大城市好一类的话,都被他说上了一遍的同时,也顺势把两人给余明月介绍了一番。

    整个过程中,余明月都表现得很得体,该叫人,就赫姨刘姨的叫。该招呼时,也扬着得体的淡笑,招呼两人得了空到家里玩什么的。

    而赫母和赫喻莲二人,此时面对余明月时,虽然没了在厕所前巧遇要相认时那种激动和热络的情绪,但两人脸上得体的笑容,应有的礼数半点也没少,给人很亲切的感觉。

    但这亲切中透出的疏离,因有着前世的经历,而一向都很敏感的余明月还是查觉到了。

    别说这其中的原由余明月心里清楚,就算不清楚,她其实也不会在意的。

    毕竟,这是她自己做出的选择。

    当她的人生得已再来一次时,与他们既然做不了陌路人,那么,就做难得遇上一面的熟人。

    因孔小玉还在车边等着,几人没有过多的客套,就一路说笑着出了餐厅,往停车场而去。

    这个过程中,赫阳除了偶尔回头看上余明月一眼外,似乎已经恢复了正常。而余明月,也很正常,适时得体的微笑,面对长辈的问话或是邀请,有礼貌的应答或是婉拒。

    因为赫阳的车停着离孔兴明的也不远,一行人走到停车场时,见到了孔小玉,自又是一番介绍,相互间客客气气的打了招呼。

    到了这时候,孔小玉也不再做什么猜测,就已经知道了赫母和赫喻莲的身份。

    但不管是孔小玉母女,还是赫家三人,都没谁去提厕所门前的那场偶遇,也就不用做什么解释。

    直到余明月一行上了车,见母女二人都沉默着没谁说话时,孔兴明才边开车,边如闲聊般,把他在餐厅收银处偶遇赫家三人的事给说了一遍。

    孔小玉听时,一派漫不经心的模样,但心里的五味陈杂只有她自己感受就深。时不时的,还观察一下上了车就有些走神发呆的余明月。

    孔兴明其实早在餐厅里,就看出了余明月在面对赫家三人时的异样。

    这倒不是余明月什么地方露了马脚,让他看出她早已认识赫阳两个长辈。

    孔兴明不解的,是余明月在面对赫阳时,种种反常的反应。他从不觉得,一个人会没有缘由的去特别讨厌另一个人。但今天,在余明月对待赫阳的事上,他看到了。

    但以他对侄女的了解,她虽然对那些不相干的外人冷淡得近乎冷漠,但却不会特意的讨厌对方。

    不过,虽不解,孔兴明倒也没多问。只是此时,在车上跟孔小玉说话时,他倒是一直在偷偷观察余明月。

    从后视镜里观察了上车后就一路失神的余明月一阵后,孔兴明心中对之前的疑惑依然无解不说,反而生出了太多不解。

    唉~,孔兴明心里不禁又想起之前出现在心底的那句感慨。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可这流水,真是无情吗?

    其实在他因疑惑无解而头痛之时,孔小玉也是焦心不已。

    老话都说,知女莫若母,因为这世上没有谁比母亲更了解自己的女儿。所以,她很担心。

    其实,人与人之间的‘情’,并非只是在纸上写出这么一个字。它生出不易,但想要从心里把它抹去,却是更难。

    而缘分这东西,似乎更是玄之又玄。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被雷劈回小时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独舞娃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独舞娃娃并收藏被雷劈回小时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