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爆裂书生 > 第三十四章 崆峒之殇

第三十四章 崆峒之殇

推荐阅读: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我在异界有座城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快穿女配:男神,撩上瘾快穿系统:男神攻略手册快穿系统:反派BOSS来袭!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快穿:花式撩男神手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山间小道旁,轰隆隆的瀑布声震耳欲聋。水汽飞扬弥漫里,一个身穿紫色衣服的姑娘,穿行在水帘底下.不惧湿滑的岩石,跳跃其上直奔瀑布底潭中心。那婀娜多姿的身材,却稳健轻盈又迅疾。几次轻点提纵,便落在了飞瀑底潭中心一块礁石上。迎面可以看见,瀑布飞流直下千尺的恢弘场景,蔚为壮观。让人不禁想起了盛唐诗仙,李白那句脍炙人口的诗句:“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但见隆隆的水幕咆哮,一阵阵清凉透心的河风,挟裹着水雾在潭面飞扬旋转。遍体通泰里,姑娘忍不住感叹这造化之瑰丽奇伟来。

    “虞姬,快走吧,还要急着赶路呢。”却是岸边一个中年方外居士模样的男人,对姑娘说道。

    身后还跟着二十几个年龄服饰各异的人。其中一个面目俊朗阳光的小伙子,对着潭中央的虞姬也喊道:

    “师姐,快回来吧,别打湿了身体着凉了。”

    “好咧。”虞姬应了一句,翻身纵起几个起落就赶上了大队。

    方才喊虞姬的中年居士,环顾了一下四周喧嚣的环境说道:

    “赶紧往上过了这瀑布吧,此地不宜久留,水声太吵杂了听不见四周的动静。”

    “是,师父。”虞姬回应道,又向瀑布顶端看了看说:“师父,前方元千师叔示意可以通过了。”

    众人抬头依言望去,瀑布顶端领路的两个门人,正向这招手示意安全通过,便纷纷施展轻功赶紧跟了上去。

    “往前东北方向循路而去,很快就可以到襄阳城郊的南阳乡了,虞姬你饿了吧?”中年居士说着,关心的看了看姑娘一眼。

    “不饿,友申师弟刚才给我吃了些干粮。”虞姬回答道:“倒是前面领路的元千师叔和张志鸿师兄,早晨到现在,才吃了一点干粮呢。”

    “嗯,你张师叔是个急性子。等出了这片山林近了城郊,会有不少乡村酒肆,届时再用餐不迟。”中年居士说着,众人都已经赶上了领路的二人。

    “马龙师叔,还有多久可以出山,上得官道呢?”友申师弟问一旁,抬头观望的师叔道。

    “快了,再有个把时辰,就可以出了山林到城郊,今天傍晚前赶到襄阳城,应该没问题。”马龙回应道。

    “前方没有发现什么异样吧?老三。”马龙问之前探路的张元千。

    “没有异样,二师哥。”张元千笑了笑回答说:“此处接近襄阳,已经是丐帮的地盘,很快就有个照应了。”

    “老三饿了吧?”却是虞姬的师父,中年居士问张元千道。

    “还真有点,等上了官道,找一处酒家客栈,用了午膳再进城吧。”张元千回答说:“掌门师哥,你可得好好陪我喝一盅啊。”

    “酒瘾又犯了吗?”马龙笑问,脚下的功夫却一丝没有放松:“大家快跟上!你们的元千师叔可是等不及了。”

    众弟子闻言,皆是爽朗笑声相应,一扫连日来为躲避幽煞门追杀,而匿踪潜行的辛苦。这千辛万苦终于就快到了目的地,此次丐帮武林大会集聚地襄阳。很快,众人翻过了一个山岭,就进入了密林里,便看见一片,十余亩见方的阆闶盆地。小道两旁,齐腰的杂草傍着乱石丛生,中年居士突然停下脚步,轻呼了一声:“等等。”

    众人闻言停下来,以为有所情况,纷纷凝神紧张戒备。

    “掌门,可是发现有何异样了?”马龙轻声问中年居士道。

    “没有,不过此处低洼,兼杂草乱石丛生,是一块险地。”掌门说道。屏声静气了一会,却没有听见什么异样,除了沙沙摇动林海的风声。

    “让我先去探探。”张志鸿说完,纵身前去。

    但见其矫健的身姿,在右边山道旁乱石上,跳跃纵横,如鱼得水般流畅。看得身后张元千,暗自是欣慰不已。时候不早,人已经有些饥饿疲累,可是儿子毕竟是年轻啊,身强体壮耐折腾。一旁的友申看着,也轻声叹了句:

    “大师哥的轻功真好,可不比咱们的虞姬师姐差。”

    “我也往左边去看看。”却是虞姬说话的声音。话音刚落,人就已经灵巧地翻身出去。

    “这孩子就是好强,不落人后。”却是马龙说话的声音。

    友申见状,也跃跃欲试,却被掌门拦了下来:

    “人多反而有碍探视。”

    很快,右边察看的张志鸿,已经检查完毕,落在出口处小道旁,转身向大伙挥了挥手,示意安全通过。

    “快走吧。”掌门说了句,众人这才纷纷进入了阆闶盆地里。此时左边察探的虞姬,也已经探视完,直奔出口处的志鸿师哥。

    “师哥,这边也没问题。”虞姬对笑看过来的张志鸿道。

    辛苦了半天,回头看见师妹那婀娜多姿的身影,分担相助,张志鸿心里一动,满是欢喜回应道:

    “有劳师妹....”

    张志鸿开口回应时,却话音突然中断。脸色涨红了一下,又变的煞白,全无血色,却见一柄寒光湛湛的刀锋,从他的胸口处贯穿出来。

    “啊!师哥!”虞姬落在跟前,见状惊声尖叫起来。

    “不...不要过来...快走....快....”张志鸿痉挛着,微晃的身躯,拼尽了全力说出的最后几个字。

    “儿子!!!!”远处的张元千,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歇斯底里大喊着,冲将过来。

    可是张志鸿,却再也听不到父亲的呼唤了,也等不到他的救援...胸口的刀锋,被人缓缓地从背后拔出,已经没有了痛感,轻轻合上了双眼,慢慢往前瘫倒了下去。身后就现出一个人来,跟青草杂绿一样衣色的人。手里正提着唐刀,一把沾满张志鸿鲜血的唐刀,阴森的狞笑:

    “天堂有路你不走,偏要落在我跟前,能栽在我这青峰堂主手里,你小子也算死的值了。赵宝川,你可是让我们好等啊!”

    “你还我命来!”却是张元千疯狂了的嘶吼,挥舞着一对夺命双钩,冲上来搏命。

    “那我就先送你们爷俩一程吧。”青峰堂主迎上张元千的银钩,一刀劈其中门,两人便战作一团。

    这个时候,两旁密林里,纷纷涌出了三四十人,穿过了草地围上来。来路也已经被几个人堵上,其中一个黑衣短打,腰缠红色缎带的人阴森森的说道:

    “赵宝川,你不回西陲崆峒山,来此作甚?上次离山一役,放过你们一马就已经不错了,你们崆峒派还敢来襄阳,找死不成?”

    那中年居士闻言,哼了哼:

    “恶贼休要猖狂,自古邪不压正,你们多行不义,注定也是死路一条,想我崆峒派人才济济,为了对付幽煞门,哪怕我赵宝川死了,又有何妨?!”

    “哈哈...上次没能亲自领教你的高招,今天我李膺,幽煞门霹雳堂主,便要一试你的斤两。”腰缠红缎带的来者道。

    “李膺?大漠天鹰神飚铁骑总把头?”赵宝川身后的马龙问道。

    “不错,就是老子我。算你识货,哈哈哈。”李膺狂笑语。

    “蛇鼠一窝,一丘之貉,哼!”却是赵宝川不屑讥讽:“好好的大漠你不呆着,偏要做了幽煞门的走狗。”

    “识时务者为俊杰,赵宝川,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如若不从了幽煞门,今天我就要杀了你,然后再去崆峒山,灭了你们崆峒派!届时看你还狂不狂!哈哈哈。”李膺狞笑着,挥手马刀出鞘。

    “没有了铁骑队,你拿什么跟我一争高下?”赵宝川一挥手中拂尘,便是一记‘仙人荡宇’,拦腰横扫过来。

    其余众弟子也都毫不迟疑,奋勇与围上来的幽煞门徒,战做一团。

    武林崆峒派,功法讲究柔美而实用,身、步、手法多以弧线、曲线形成。融合太极阴阳变化,聚道、释、儒之精髓,在运动中寓攻于守。进击时动中有静,静极生动、刚柔相济。除了寻常刀枪剑戟外,崆峒派享誉武林的最大特点,却是奇兵怪刃,它不属于寻常十八般兵器。短、小、轻、柔奇兵器如扇、棘、佛、尘、剑耙、五行轮、鞭杆等。在交手对战中,往往出奇制胜,令人猝不及防。尤其上乘功法之无相神功、达摩神功,更是享誉中原武林。

    但见掌门赵宝川,一把拂尘对李膺的锋利马刀,挥洒间游刃有余,高下分明,胜负是迟早的事。而张元千这边,满腔为子报仇心切,全然是拼了命的打法,一对银钩若催命符,也是逼的青峰堂主险象环生。马龙领着一干弟子,对抗其余幽煞门徒,也是打的你死我活不可开交。虞姬却是跪在地上,无法置信着,手上沾满了鲜血,是师哥张志鸿的鲜血。两小无猜一起练功,青梅竹马一块长大,转瞬间,却阴阳两隔生死分离,虞姬就呜咽着,哭成了泪人。莫不是那赫然满手的鲜血,和千呼万唤不再回应的人儿,她是怎么也不愿意相信,接受这样的事实。一声声悲痛欲绝的呜咽,在刀光剑影里分外刺耳,也刺痛了崆峒派众人,满腔哀兵的壮烈来。

    “为志鸿师弟报仇!”

    “为志鸿师兄报仇!”

    “杀!”

    “杀!”却是崆峒派众弟子们,沉痛而悲愤的怒吼。

    本来就实力不济的李膺等人,恨高估了自己,哪里抵抗的住,在崆峒派的怒火下,很快就陆续倒下了七八个人。

    “兄弟们给我顶住!霹雳堂很快就会赶来支援,还有玄武护法使大人。”李膺见状,边打边高声大喊。

    “李大哥救我!”却是青峰堂主发出的求救呼声。李膺本人都已经自顾不暇,哪里能分身救你。其余的手下也都好不到哪里去,泥菩萨过江,自求多福。

    原是愤怒的力量,点燃了哭泣的泪水,虞姬挥舞着名满江湖的花架剑法,把凶手青峰堂主给刺伤了。虞姬与张元千两人,复仇心切烧红了眼,围着青峰堂主招招夺命,步步紧逼。摸爬滚打里,青峰堂主狼狈不堪,哪里还有刚才,暗算他人那种嚣张气焰,直呼我命休矣。难不成,身为新晋的青峰堂第二任堂主,都是死路一条的下场吗?原来幽煞门旗下有,四大护法七分堂主,分别是青峰、白虎、蓝凤、六神、霹雳、雷霆与毒龙七个分堂。而在终南山弥陀寺一役,为了威逼了然和尚,便被混元金刚拳孙天佑,杀了青峰、蓝凤俩个堂主,重伤狻猊护法使。没曾想现在,刚接替上任没多久的青峰堂主,便又遭此厄运,真是报应不爽作茧自缚了。但见虞姬围着青峰堂主,手拿剑诀,柔韧绵缠、飘健花实,看似柔美飘逸,实则遍地隐伏杀机。式式有套,瞅准机会,就往对方要害挑去。况且还有一个拼了老命的张元千,疯狂的双钩,招招夺命勾魂。

    “啊!”的一声惨叫,血溅半空。青峰堂主的马刀,被虞姬挑飞,赫然剑柄上,还连着他的半只手。

    只见其煞白的面孔,拼命翻滚,才躲过了张元千的夺命钩。却是一声吼叫远处传来:

    “雷霆堂主范崇来也!”

    “范大哥快来救我!....啊!”青峰堂主听见人来,一手捂住断臂,爬起来往援兵处纵身。人却在半空,被虞姬翻身超过,一脚揣回了地面。

    等再次爬起来时,看见了雷霆堂主带着十几人,奔到了几丈开外,却被一个轻灵的声影,迎上去截住,打作一团。青峰堂主还想奔过去时,却突然顿了一顿,停下了身体,直觉胸口一阵冰凉透心,鲜血滋滋喷涌。还未来得及惨嚎出声,又被张元千另一只银钩,穿透了半个脖子,激凸的双眼,一阵翻白,终究死不瞑目了。

    “儿啊!爹爹为你报仇啦!儿啊!...爹爹为你报仇啦!...儿啊...”张元千一脚蹬开仇人的尸体,转头奔向死去的儿子,凄厉悲惨地哭号着:“我的儿啊...你看清楚了...爹爹为你报仇了!!!”

    刀光剑影,一片肃杀弥漫了旷野,惊起的鸟儿扑腾着飞向远方。浴血奋战的崆峒派弟子们,听到了张元千撕心裂肺地哀嚎,便都有了哀兵必胜的激勇,愤不可挡。人多势众的幽煞门徒,却是魂飞魄散的溃逃起来。霹雳堂主李膺,早就处于下风,此时也惨叫着,被赵宝川用拂尘扫过面颊,血肉模糊里,看样子也快步青峰堂主的后尘了。而另一边,雷霆堂主范崇,却是无法上来救援,兀自被一个紫衣姑娘,花拳绣腿般的剑法缠上了,无法脱身。有几次大意里,差点还着了对方的道道,才想起来,这可是崆峒派名满江湖的花架剑法。其带来的属下,也都被马龙友申等人杀得溃坝,徒有招架之功,哪有还手之力,看样子再不撤,可就走不了了。

    “霹雳堂主!快撤。”范崇吼道,奋力一剑荡开了虞姬的攻击,翻手就是一把穗子镖,激射虞姬。趁着她闪避暗器时,急忙纵身去救李膺。一路去甩手穗子镖,见人就打,虞姬紧跟其后,却不能太过近身,防着他的暗器。待看见满脸血肉模糊的李膺,在赵宝川手下岌岌可危时,连忙一串穗子镖打过去解围。看也不看,回手又往身后一镖射去,紧追的虞姬连忙闪开。趁对方忙于应付的时候,范崇一把拉起李膺,飞也似的逃开了。

    “穷寇莫追。”赵宝川大喊,止住了欲追击的马龙等人。

    这一战,崆峒派却是惨胜,总共二十八人,就轻伤了五人死了三人,还有一人重伤。转眼朝夕相处的同门手足,便逝去了性命,悲伤笼罩着劫后余生的人们。

    “儿啊...爹爹不该啊,不该让你跟我出来啊...都是爹爹不好,都是爹爹不好...儿啊...我的儿啊....”却是张元千肝肠寸断的哭声。

    赵宝川见状,想去安慰,却也不知道能说什么好。还得忙着吩咐友申着手救治伤员。而虞姬和马龙悲戚里,赶紧前去扶住瘫软在地的张元千。当初离山一战失败,崆峒派本来是要回西陲崆峒山的,却半途收到了丐帮的英雄贴。去或留,派里也有不同声音,倾巢之下岂有完卵?所以赵宝川,还是义无反顾的调转方向,去参加武林大会。师弟张元千震慑于幽煞门的强大,主张回山,而师侄张志鸿,却是其中力主参加的人。如今却是令他们父子阴阳相隔,还有远在西陲的家人呢,可怎生是好?日后如何面对她们,给她们交代。

    “我明明知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为什么?还要这么糊涂让他出来?为什么?都是爹爹不好啊儿啊...张家一代单传,至今...爹爹再没脸面,回去见江东父老...回去见你的亲娘啊....”张元千扑在儿子身上,哭哭得泪如雨下伤心欲绝。

    一阵阵呜咽哭号,一句句伤心忏悔,却都深深刺痛了赵宝川。暗衬崆峒派,难道也会在自己的手里被毁了吗?赵宝川自问里,连忙收拾了心情忍住悲伤,安排护理好伤员,必须赶快上路。之前听那霹雳堂主李膺说,还有个玄武护法要来支援,也不知是真是假,但此地不宜久留矣。却得难是怎么能够说服张元千,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总不能带着志鸿师侄的遗体,一同上路。却见张元千忽然不再哭泣了,只是木纳,抱着怀里的孩子呆呆看向前方,没有焦点的眼睛里,一片虚无。赵宝川就深吸了一口气,忍住悲伤情绪,弯腰搂紧张元千的肩膀安慰道:

    “老三,老三...你要坚持住。”

    一旁的虞姬,也赶紧抹去泪水上来劝慰:“师叔,你别这样,志鸿师哥若是泉下有知,也会不安心的啊。”

    一旁的马龙,通红着眼也来安慰:“老三,你别太伤心了...”还想着说些什么,却哽咽半天说不下去,心里竟有一丝劫后余生的庆幸,庆幸没让孩子跟来,这中年丧子,余生怎过?

    半响,张元千才缓缓地抬起头来,眼里是一潭死水的绝望,憔悴里,仿佛整个人突然苍老了许多:

    “大师哥...你别太多顾虑...我...我们张家,生是崆峒派的人,死是崆峒派的鬼。”

    赵宝川闻言,再也控制不住的泪如雨下:“老三...你一定要挺住啊,崆峒派不能再失去你。”

    “难道一切都是命里注定?这次出门前,孩子他娘就突然打破了一个陶罐...碎了那一下,触目惊心,原来真是征兆。我真后悔,没听孩子他娘的劝告,我真后悔,听了志鸿这孩子的胡话。”张元千囔囔里似自言自语般地说道:“...掌门师哥,若...若是我也回不去了...你要好好替我...照顾志鸿他娘。”

    “老三,你胡说什么?”赵宝川闻言一惊道:“你可别干傻事,师哥我不能再失去你,志鸿他娘也不能再失去你!”

    张元千却自忽而凄惨的笑了一笑,紧了紧怀里,血色染红了的孩子说道:“掌门师哥放心,我不会做傻事的。我还要替志鸿报仇,我还要多杀多几个幽煞门的凶徒。可我不是为了本门,我也不是为天下武林,我只是为了我自己的孩子...”

    赵宝川、虞姬等人,身体一震,凄怆摧心肝。

    “你连自己的孩子都保护不了,又拿什么去跟幽煞门一争长短?”却是突然一个陌生的声音,在路口处阴森森地质问。

    众人循声望去一惊。什么时候有人欺近,竟然不被察觉,可知其武功诡异莫测了。但见其玄色丝绸带,一身锦绣,腰间还挂着一个,血色玄武神兽铁腰牌。赵宝川暗衬,这可能就是新一代,幽煞门玄武护法使了,看来今日,拼死一搏生死斗,终在所难免。便在身上插好拂尘,徐徐地从腰间,抽出了一把百煅青冥剑来。仿佛一泓秋水,从匣里泄了出来一般,使人视之透心清凉。

    “好剑!久闻崆峒派镇山之宝,上古‘青冥剑’的大名,今日得一此见,实乃三生有幸矣。”玄武护法使说道:“在下幽煞门玄武护法使,赵有之是也,想来与赵宝川掌门,五百年前是一家啊,哈哈哈。”

    赵宝川抖了抖手中长剑,嘤嘤颤动摄人心魄:“赵家,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孽障?难道,今天是要我清理门户吗?方才你的那些个走狗呢?哪里去了?”

    “哈哈哈,好说,就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赵有之冷笑道:“但我一人足矣,闻说崆峒派无上绝学,‘人鬼殊途’剑法,有鬼神莫测之能,今日在下也正好领教领教。”

    “任九霄那厮,被辛洛平前辈所伤的,还没痊愈吗?竟然只派了你来,也太瞧得起,你玄武护法使的玄冥剑法了吧?只是不知而今你的修为,可有前任护法使的几成?你忘了他当年,是怎么死在我手里的么?”赵宝川句句缓缓道来,话落屈身,手拿剑诀起手式。

    “我此次来,就是要为玄冥剑法,一雪前耻。”玄武摊开了双手,迈前一步说道,可是身上,却没有带任何兵刃。

    “你的玄冥剑呢?难道你只是空有其名而已?”赵宝川依旧是不急不缓的激道。

    玄武护法使却也是不愠不怒,空手缓缓地逼了上来。众人大奇,孤身犯险,难不成是有必杀的绝技?严阵以待里,却听远处奔来了许多人,抬头看去,竟不正是之前,落荒而逃的霹雳堂主李膺,和雷霆堂主范崇等人么。这玄武护法使赵有之,听见了响动也不回头,突然飞身,向赵宝川闯了过去。一旁张元千哪里还按耐得住,一挥双钩,便往包头包脸的李膺冲了上去。“杀!”张元千通红了眼,疯魔般舍生忘死,众弟子也纷纷跟上相助。说时迟那时快,却见本来冲向赵宝川的玄冥护法使,突然往地面猛推一掌,凭借反弹的暗劲,半空折身,如大鹏展翅般往他们头上掠过。也不见有什么动作,带起的劲风里,其下的崆峒派众弟子,纷纷倒下四五人。张元千却是回过头来,猛掷手中双钩,击向未落地的玄武护法使,同时大喊:

    “大家散开!小心他使的是五毒天蚕丝!”

    众人惊然,然而,在玄武护法使的笑声里,赵宝川哪里还敢怠慢,气势如虹一剑长空,人鬼立判!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英雄联盟:我的时代问道章创业吧学霸大人未来天王玄界之门五行天巫神纪银狐神级猎杀者贩妖记

爆裂书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梁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梁迪并收藏爆裂书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