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爆裂书生 > 夜未央

夜未央

推荐阅读: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我在异界有座城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快穿女配:男神,撩上瘾快穿系统:男神攻略手册快穿系统:反派BOSS来袭!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快穿:花式撩男神手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书接上回。

    朱恩与如兰正在房中,卿卿我我之际,却听见了门外思彩云的说话:“师傅….我怕。”

    朱恩与如兰一怔,彼此清醒过来,甚是尴尬,朱恩就幽幽叹了一口气,无奈的问道:“怕什么呢?”

    “都快一个时辰了,你们还没练好么?….我一个人睡不着…”思彩云喃喃着说。

    原来竟缠绵那么久了,真是快乐不知时日过了,朱恩就乐呵,看着怀里的兰儿笑,并没有松开手的意思。

    “那么晚了呢…痴鬼,方才谁说一日练一日功来。”如兰小声嗔着朱恩,推开他的怀抱,急忙整理衣裳,捋着头发,复有些抱怨的问朱恩道:“你瞧瞧,这鬓发是不是都弄乱了呢….羞死人了。”

    “没乱,漂亮着呢,兰儿什么时候都是最漂亮的。再说,待会就要睡了,肯定还是要乱的。”朱恩见她窘状,笑着小声回答她,却倚在她身旁,还想要搂抱状。

    “兰儿姐…兰儿姐…”思彩云在外面轻声喊了起来,朱恩就很无奈的耸耸肩。

    “在呢…”如兰甩开朱恩的手,赶紧往门口走去,开了房门看见了思彩云,莞尔一笑:“来了,咱们回房睡吧。”说着复转过身来,轻轻把门合上,抬眼瞧见了朱恩不舍的眼神,就微瞪他一眼,复妩媚一笑带上了房门,身后是思彩云微笑张望的眼神。接着一阵轻碎地脚步声远去,两个女孩小声嘀咕着什么。门开门关,进了隔壁客房去了。

    唯剩朱恩仍站在房里,看着掩上的房门,呆呆的,听着四周的动静。除了淅淅沥沥零落的雨声,子夜清寂,什么时候,才能跟心爱之人。同床共枕不负相亲呢,长呼一气里,想着就甜蜜会心地笑,芬芳如兰。朱恩回转身,却并没有走去把门拴上,而是走到了茶几旁坐下,端起了茶壶自斟自饮,却瞥见拿开的茶壶下,压着一张小纸条。赫然在目。朱恩微微意外,伸手去拿来打开一看,写着几行娟娟小字:

    雨落西窗格。淅然声满被。

    残妆髻鬟散。谁伴痴心醉。

    双目含双泪,徘徊伤影瘁。

    夜凉衾薄寒,难耐相思累。

    没有落款,却隐隐有一股芬芳纸香,朱恩就长长叹了一口气,复沉默。夜深客散人都静了。空房一人独影对着孤灯,丝丝晚风透进窗里,更显得清凉。“方才怎么不觉得?”朱恩心里嘀咕,又叹了一口气,突然说道:

    “外面还下着雨么?”

    “嗯…”半响。窗外竟然有个声音回答,女人的声音。有点落寞的声音:“不大…淅淅沥沥的…”

    “进来吧。”朱恩说道。

    “好…”复沉默了,过了一会,好像才做出决定,窸窸窣窣声响,半掩着的窗户下,竟飘入个人影来,手里还拿着斗笠,一身的蓑衣有水珠撒落。

    朱恩只是沉默地看着,眼里有种难言的神色。来人蒙着脸,也炯炯目光看着他,竟似有丝丝恨意忽闪,却又渐渐淡了下去,终茫然了。两人如此相对了半会,对方先开的口:

    “你在什么时候,就知道我来了?”

    “你从店门前掠过的时候。”朱恩回答道。

    “哦…”来人应了句,复沉默,看了看朱恩刚喝过的茶,眼光一闪,复问:“知道我来了,你还敢喝茶?”

    “为什么不?”朱恩笑答,竟有几分自信。落在对方眼里,却惹得一阵生气,抬手一甩,呼的一声,斗笠猛然挟着劲风,直击朱恩的面部,快若闪电。

    “噗”的一声轻微闷响,斗笠被夹在了朱恩的手里,连带的水珠飞溅,却未能靠近其身,弹开了去。来人微微一惊:

    “你的功力,又精进了许多。”

    “嗯,真的吗?那太好了,不枉我一番琢磨。”朱恩笑道,却拿着手中斗笠端量起来。对方仍是心里有气的样子,不言语,朱恩就轻轻叹了一口气,放下了斗笠,幽幽地说道:

    “有什么便说吧,别憋在心里。”

    对方却撇过头去,有种欲恨还休的冲动,却终究说出口来,声音有些嘶哑,微微的激动:“这年头,我都不相信我自己,你凭什么那么自信…”

    朱恩想了想,目光如注地看着来人,微笑语:“不知道…或许只是一种感觉。”

    “哼…”来人哼了一句,不置可否,复又沉默半响,却问:“你是纯心当着我的面…跟她卿卿我我是么?”声音还是有一些微微的激动,颤抖。

    朱恩就皱了皱眉,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却答非所问:“过来吧,喝杯茶叙叙。”来人就一震,眼光就有些幽怨起来,朱恩看了看,眉头更纠结了,说不清这茶苦还是香。滴溜溜斟茶倒水的声音清晰入耳,朱恩把茶杯捧过桌前,复看着对方的眼睛不说话,那是一双熟悉的眼睛,能一时风一时雨,一时妩媚一时哀柔的眼睛。见对方仍不动,便轻声说道:“既来之则安之。”

    来人闻言,眼里忽而有一丝微微笑意起来,自伸手解开蓑衣放在窗口,露出一身劲装短打的衣裳,却是凹凸有致的丰盈女人。朱恩并不意外,淡淡的微笑着,只为这气息太熟悉了。来人看见了他的眼神,便轻嗔了一句:“呆子。”伸手便扯下了脸上的面巾,一副媚若桃花娇嫰的面孔,不是司徒文姬又是何人?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的?莫不是任九霄叫你来的?”朱恩却皱了皱眉说道。

    “他若知道是你,哼…此刻你还能坐的如此安生么?”司徒文姬说道,竟走近朱恩身前,坐了下来。拿起茶杯便喝。

    “也是…然后呢?”朱恩问。

    “然后…”司徒文姬的眼睛,就突然有些醋意:“然后我就瞧见了你,怎么欺负人家姑娘。”

    “我不是说的这个。”朱恩微愣,脸就一红:“谁让你真看了…若是兰儿知道,还不得怎么收拾了我。”

    “哼…”司徒文姬有些生气,却又忍俊不住:“你也有怕的时候,我以为你天不怕地不怕呢。”

    “我其实也怕你。”朱恩皱了皱眉头,说道。

    司徒文姬一愣。忽而开心起来,问:“真的?”

    “嗯。”朱恩回答:“真的。”

    “为什么?”司徒文姬复问,想要究根知底模样。

    “….怕你惹她不高兴。”朱恩沉默了一会,忽然笑着说道。

    “你!”司徒文姬为之气结,方才有的一丝快意,又被他冲干净了,瞪着朱恩瞧,半响忽而脸色一缓,复笑靥如花起来:“你以为我是如兰妹妹么。尽被你花言巧语哄着,哼…你再敢笑,我这就去叫醒她。”

    “别!”朱恩吸了一口气。复说:“你敢…”却是底气不足。

    “为什么不敢。人家没过门你就敢?”司徒文姬噎他道。

    “没话可说了吧?”司徒文姬看着朱恩无言以对,又无可奈何的焦灼状,便有一丝快意。

    “我说我怕你了吧。”朱恩长吁一气,轻声说道,自斟自饮。司徒文姬手快,也把茶杯递过去说:“满上。”颐指气使模样。

    “好好。满上。”朱恩暗觉着好笑的说道:“你还没回答我,你是怎么找到我们的?难道你能一直跟着我不被发现吗?”

    “你们三人大摇大摆地走,需要跟着你才能找到么?”司徒文姬挪揄道:“哼哼,那思彩云很喜欢你的样子。”

    “你又瞎扯哪里去了,那是我徒弟。赶紧言归正传。”朱恩无奈语。

    “徒弟?你几时有雅兴收徒弟了?怎也不见你收我做徒弟。”司徒文姬仍是揪住不放。

    “你是吃醋了?”朱恩眉头一展,笑意盎然地问她。

    司徒文姬一怔。看着朱恩直达心底的目光,就有些慌乱,却竟贴过脸去对视:“是有怎得?不可以吗?”

    “好吧,我问错了。”朱恩妥协,司徒文姬就嗤嗤地笑。

    “那罗隐通和赵平现在怎样?”朱恩问司徒文姬道,两个人端着茶杯对饮,倒像是久别相聚的红颜知己。

    “死了。”司徒文姬淡淡说道。

    “啊!”朱恩闻言微惊,站了起来:“为什么?伤虽重,却不至于致命吧?”

    “你认为,幽煞门会容留残兵败将么?”司徒文姬说道,反问:“即使能救活,武功都废了,走出江湖,也同样逃不了仇家的追杀吧?”

    “我不杀了他们,他们却终究因我而死,唉…”朱恩叹了口气,甚不痛快。

    “妇人之仁。”司徒文姬微微一哂,问道:“阿成?”

    “嗯?”朱恩微愣,不明所以:“作甚?”

    “我怎么不知道,你有个名字叫阿成?”司徒文姬笑着啐他说道:“你就算叫阿猫阿狗,如果身边跟着两貌美如花的姑娘,我也知道是你。”

    “好吧…”朱恩囧道。

    “那两个不知死活的人,一定是没找到书生呆子,却打起了两个美人的主意了吧?否则,又怎会被你阿成修理成这样?”司徒文姬笑着问道。

    “嗯…”朱恩答道:“那陈洪亮没说这些话,所以他便毫发无伤了,二来也是为我传话给任九霄,为什么他不来而是你来呢?难不成他又奔昆仑,去截击逍遥子夫妇了?”

    “嗯,所以他让我来看看你,这阿成又是何方神圣。”司徒文姬说道,眼神就有些暗了下来,幽幽叹了口气说:“他猜你可能会去救人,所以才会安排人手在这候着你,结果却是个叫阿成的人,还武功深不可测了。”

    “好,他不明情况就好。”朱恩满意的说道,却见司徒文姬满怀心事的样子,叹了口气说道:

    “你又在纠结了?”

    “嗯…”司徒文姬抬起头,看着朱恩的眼。就有些泪花泛动。

    “你若在茶杯里下了药,现在便不需这般纠结了。”朱恩笑着说。

    “你以为我不敢吗?”司徒文姬听着就有气,怒目瞪着他:“总是自作聪明的样子,哼。”

    朱恩被噎得无语,也觉得自己方才所言,挺愚蠢,只好讪讪地笑:“好吧...我承认于情,实在拙劣。难免感情用事。”

    沉默半响。

    “...我喜欢你这样...”司徒文姬难得一次没瞪着他,说这么温柔的话。

    朱恩微愣,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有沉默。司徒文姬抬起头来,同样不言语的看着他,两厢对视,心里彼此一颤,避了开去。复安静下来,唯窗外的雨哗啦啦。越下越大的样子。“这可怎生是好,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偏生雨越下越大了。这是要怎得?”朱恩心里嘀咕着。“这叫人不留人天自留。”司徒文姬说道:“你怕甚?怕把持不住么?”言下。彼此却是一惊,又复上次一般心有灵犀了?朱恩心里咯噔一下,眉头就皱了起来,闷闷喝起茶来,却食不知味,心里纷乱。

    “你怕对不住兰儿是吗?”司徒文姬问道。

    “嗯。她若不开心,我便不开心…”朱恩回答,却嘴角微微上扬,想到了幸福快乐事一般。

    “…”司徒文姬无语,半响才叹道:“为什么不是让我先遇着你。”

    “即使先遇着了。也未必是这个结局。”朱恩说道。

    “为什么?她就那么不可替代吗?”司徒文姬问道,心有不甘。

    朱恩眼里忽现光影流动。在灯光下炯炯然:“我的命是她给的,没有她便没有现在的我,她是我的救命菩萨,无可替代的仙子。”

    “然后呢?”司徒文姬问。

    “我愿意为了她做任何事。”朱恩说道。

    “哪怕是杀了我?”司徒文姬复问。

    “为甚?”朱恩微愣:“兰儿心地善良,也并不恨你…知道你本质不坏。”

    司徒文姬闻言微笑,有些诡谲作弄神情:“若是她知道我一心抢你,怕是另当别论了…女人吃起醋来,是很可怕的。”

    “…那是…”朱恩深有感触,想起兰儿离家出走的情景,就惶遽不敢再想有第二次。

    两人复沉默了,各想各的心事,灯光渐渐弱了下来,一种朦胧混沌弥漫。司徒文姬便起身去挑灯芯,拨了几拨,火苗复光亮炽热燃烧起来,照亮了她如水的双眸,朱恩便见她在灯前沉吟的背影,婷婷娜娜。

    “我是奉命…要留住你的…”司徒文姬说道。

    “怎么说?”朱恩尝了尝杯中之茶,咂吧嘴,其实茶不错。

    “不管用什么方法…哪怕是…”司徒文姬说着,踱着步,竟去拴上了房门。

    “你知道的,我不会助纣为虐。”朱恩说道,还想说劝他别枉费心思的话,却见走回灯前的司徒文姬,背着自己,竟窸窸窣窣脱起衣裳来,一怔,复惊然,站了起来:“你这是作甚?”

    “做我的份内之事...”

    司徒文姬回答着,襦衫飘落香肩,玉背赫然袒露,腰带松开滑过香臀,玉体横陈,司徒文姬竟而全身*着背对朱恩了。一瞬间,仿佛两人都僵住了一般。眼前灯光昏黄如媚,如玉凝脂的妙曼*,双肩娇柔神女貌,腰如苏素,粉光若腻翘*,朱恩不敢多瞧,紧张的心里怦怦直跳,这要是让兰儿见着了,指不定又怎样的醋海翻波了。司徒文姬颌首,微耸的双肩,平日胆大妄为的人,竟也自心悸起来,左手还过酥胸,右手欲遮小腹,却迟迟不敢转身一动。

    一阵清风拂来,朱恩站在了她身后,手拿着她脱落的衣裳,掩在其肩上说道:“你这又是何苦?快穿上吧,你之于我的高贵,莫毁了我对你尊重…”朱恩说着,声细而微哑。司徒文姬却一颤,没有回头:“我竟不如她半分吗?…”朱恩一怔,目之所及尽是春色,不知何处放好,心里却微微生气,斥责道:“荒唐!我不要你的份内之举…如此岂非着了任九霄的道了?这把你我置于何境地?沦为他的筹码吗?”

    司徒文姬听他低声斥责,心里一酸委屈,竟忍不住泪落了下来,却猛的转过身来,也顾不得羞怯,挥掌欲扇去:“你的心肠是石头做的吗?”手才举起,却被朱恩攥住了,却见他一脸窘态不敢直视状,复刁蛮起来,顺势就往他怀里钻。朱恩就想起葛家村的秀莲来,相似场景,却是别样的性格女人。哪有心思其他,若是如兰瞧见,怎还得了。“我以为你是圣人呢。”司徒文姬察觉到了他身上的变化,却一把推开他说道,轻嗔:“转过身去!”朱恩只好依言行事,听到了身后,司徒文姬窸窸窣窣穿上衣服的声音,心里却莫名的失落,轻叹。

    “可以了。”司徒文姬整着衣襟说道,百味过后是淡然。朱恩转过身来,苦笑了下,沉默不言。司徒文姬却忽然欺近他跟前,伸手搂住了他的腰,倚在了他的怀里,侧脸枕在他的肩膀,诡谲地笑问:“多久了?”

    “什么多久了?”朱恩愕然。司徒文姬在他怀里嗤嗤的笑:“猫儿多久没吃腥了?君子不许妄言哦。”朱恩一怔,头皮就发麻了,诺诺半响:“我得问过兰儿...”

    “哼,没出息,难不成你就能忍到洞房花烛夜?谁会信你呢,今晚若不是我在,指不定你想怎么她了吧?”司徒文姬问,还故意耳鬓厮磨撩人,朱恩赶紧正身推开她,转移话题:“你手臂上的,是守宫朱砂痣?”

    “奇怪么?妖女就不能有?”司徒文姬白了他一眼,嗔着却想到了他方才的窘相,挪揄他笑道:“先生,食色性也,却不得,是什么感受?”

    “没感觉,嘿嘿。”朱恩挠挠头笑着说:“行之不得,反求诸己。”

    “书中自有颜如玉?”司徒文姬挪揄道,笑着时,忽而情绪却又难掩低落,担心地说道:“若是掌门天尊,知道你不防备我,你需小心了。”

    “为什么?难不成他还能变化出别的‘你’来暗算我?”朱恩警醒的问道。

    “你小心便是了。”司徒文姬答非所问:“趁雨小,我得走了,免得惊醒了你的宝贝兰儿。”司徒文姬说着,系上了蓑衣。

    “她已经起来了,估计等下就会过来问。”朱恩却说道。

    “啊?嘿嘿,看她怎么审你。”司徒文姬闻言笑着说,欲去拿斗笠的手,却停住了,回过身便紧紧抱住了朱恩。

    “你这是作甚?”朱恩已经听如兰在隔壁,推开房门的响动。噗的一声沉闷,司徒文姬落手处,竟然封住了他身上的麻穴,在朱恩惊愕的眼神里,含娇带媚的,自把脸凑了上来,堵住了他的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英雄联盟:我的时代问道章创业吧学霸大人未来天王玄界之门五行天巫神纪银狐神级猎杀者贩妖记

爆裂书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梁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梁迪并收藏爆裂书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