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爆裂书生 > 第九十四回 再探仙圣观

第九十四回 再探仙圣观

推荐阅读: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我在异界有座城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快穿系统:男神攻略手册快穿女配:男神,撩上瘾快穿系统:反派BOSS来袭!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快穿女配:深吻男神100次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翌日,

    清晨。

    朱恩三人,与昆仑派和丐帮一行人,浩浩荡荡,奔赴中原襄阳。此次行进的路线,比朱恩来时绕道云洞山要近一些,走的是大巴山以北的路线,朱恩来时经过的仙圣屯,还要靠南些,进了蜀地交界处。

    朱恩心里一直惦记着关于‘幻影神剑’这茬事,总隐隐担心那妖道要是活着,这剑法流入江湖,可怎生得了?自需求证一番,但求心安。便私下问过逍遥子李燕青,此次返程,哪里可以就近取道仙圣屯。经验丰富的李燕青,自是了然于胸,详细地告诉了他,便只待中午,到了一处北坡村的地方,就刚好可以岔道南下十几里地,便是仙圣屯矣,然后又可经玉皇庙村北上,绕道回来汇合,行程若不耽搁,一日内往返当无问题。诸事商量妥当,朱恩还希望李燕青不要透露他们的行踪,若丐帮中人问起,但说有些私事去去就回,李燕青自是满口答应,依计行事。

    果然行至了正午,就到了个叫北坡村的地方,队伍便在此稍加休息,张罗午饭。朱恩三人,简单吃过些干粮,便悄悄走出村去。

    “李掌门,这朱公子他们是要到何处去?”史世明问李燕青道:“村口的岗哨回禀,说瞧见三人沿着岔道向南而去。”

    “哦,史帮主,他们有些私事吧,只跟我说去去就回。”李燕青笑着回答:“年轻人的事,不外乎喜欢瞎折腾,呵呵呵,想他武功盖世任逍遥,但由他去。”

    史世明闻言爽朗笑语:“然也,李掌门所言极是,怎得这‘逍遥’的称号,你都让与了他呢?哈哈哈。”

    “那还能怎得?长江后浪推前浪,不到咱们不服老啊。”李燕青呵呵笑答。说完,复热情地招呼史世明一起用午膳。

    往仙圣屯的路上。

    “先生...咱们这是要赶到仙圣屯吗?...嗯...为什么不骑马呢?”思彩云问道,自从昨晚被朱恩亲过,那温柔劲。到现在都还没消退,开口说话总柔声细语的,几分娇羞几分嗲。

    “诶...”如兰打个机灵,抚了抚手臂上的鸡皮疙瘩,说道:“彩云...这大白天的,你又想喝‘长生酒’了不是?”

    “啊...兰儿姐...你...你这始作俑者!先生...”思彩云嗔如兰道,本是责怪的语气,脸蛋一转向朱恩,就变成撒娇放嗲了。

    “嗯嗯...”朱恩只好哄道,一身骨头都酥麻了:“骑马太慢。我怕一天的时间都赶不回来,跟他们汇合,所以还是用轻功的吧。

    “可我轻功不行呢...”思彩云说道,心里明知朱恩会带着她,仍是要说出来。莫名惆怅状。

    “是啊...先生...我...我...人家轻功也不行诶。”如兰额手西施效颦道。

    “好好,两人我都背着好不好?”朱恩实在受不了,哈哈笑语,看着俩姑娘互相做着鬼脸状,伸手左拥右抱,挟在怀里说道:“起!”便身形暴涨,如腾云驾雾般飞逝。

    “兰儿姐...便这般生生世世走下去。该多好?”思彩云在朱恩怀里感叹道。

    “对啊,这话我早感叹过了,嘻嘻。”如兰笑答道。

    “不是吧!你俩想累死我啊?还生生世世这么跑下去。”朱恩怪叫道。

    “好没情趣的家伙。”思彩云掩嘴嗤嗤笑语。

    “是啊,整个就是榆木脑袋的书呆子。”如兰颌首,深以为然。

    “这...”朱恩心里恍惚,暗自嘀咕:“莫不是...将来...我真成了代步的千里神驹了?不会让我洗衣服做饭带孩子吧?届时思彩云一定会天真的问:‘有何不可呢?’”朱恩便隐隐感到了宿命般的沉沦...若是再加上古灵精怪的司徒文姬...何止英雄气短哉?如此这般想着。脚下的功夫可是一点不慢,澎湃内力流转,驭气飞行一般,快的像天马行空。

    “按这脚程,需多久可以到仙圣屯?先生...先生...呆子!”如兰在他怀里吼着。终于把他拉回了眼前现实来,天啊,这般吼叫,朱恩还以为是方才想入非非的场景,有如梦初醒的感慨。

    “问你呐,先生...”思彩云嗲道:“几时可到仙圣屯啦?”

    “哦噢...啊...嗯...快!估摸很快就能到!”朱恩回过神来,回答道。

    “这走神的呆子,说与没说有什么区别?”两个姑娘气馁道。

    ——————————

    “如此说来,咱们一路兼行,岂非不能到咱的太平客栈住一宿了?”如兰问朱恩道。

    “嘿...你这东家是要去收账么?”思彩云回她道。

    朱恩想了想,蹙眉头苦笑道:“不了吧,待会乡情们又是盛情难却的了,可不好应酬。”

    “嗯,可总归还是得瞧瞧,是否那黄香老丈,应承打理这客栈了,再则,也总是要探听询问一下执事大人,这些时日,附近有何异样动静。”如兰又说道。

    “对,言之有理。”朱恩答道:“免不了要叨叨几句了。”言之,更加快了行程。

    仙圣屯,

    昔日的‘悦来客栈’,如今的太平客栈。

    自从黄香受托任大掌柜后,用了几天的时间修整,已然改头换面,成了一所中规中矩名副其实的客栈。崭新铮亮的招牌‘太平客栈’,四个大字,高高挂在大门上,尤其大堂中矗立的一个大石柱,引人关注,那是朱恩刻有‘太平客栈’字样,还插着一把传世宝刀,如神祗一般,保佑一方平安。而今迎来送往的客人,热闹更比往日。

    人生际遇奇妙,日前还在携斧砍柴换米粮,漫山空谷唱樵歌的黄香,此刻端坐柜台里,用心计着账目,以待日后与东家朱恩有个交代。感激之情心上。笔笔浓墨纸间,一家老小在玉皇庙村清苦生活,没曾想,昔日不容人的大舅子。竟亲自登门谢罪,更带来了朱恩嘱托,和夫人高堂的想念。黄香已是知天命之年,与夫人相濡与沫半辈子,亲情愈难割舍,早就思慕高堂久矣,而今大舅子摒弃前嫌,礼贤下士,实在再好不过。历尽劫波情义在,相逢一笑泯恩仇。

    黄香正专心埋头理账的时候。一阵香风袭来,堂里赫然多出了三个人来。不由抬起头来一看,却见那朱恩,如兰和思彩云三人,正笑容可掬地看着他。

    “是你们?”黄香呼的站起来。喜出望外。

    “老丈,别来无恙吧?呵呵呵。”朱恩抱拳作揖笑问,如兰与思彩云,也在其身旁一同鞠躬笑对。

    “诶呀!...真是你们...哈哈哈...老天啊...真是你们。”黄香拍着手掌高兴道,急急忙忙从里奔了出来,像当日初见如故般,就去热情地抱住了朱恩。

    “一切都好吧?老丈。”朱恩瞧着面色红润如玉的‘黄老头’。笑着问道。

    “一切都好,一切都好...我都不知道怎么谢你们了,呵呵呵,你知道吗?我家内人,现在天天往娘家里呆,服侍二位高堂。没有比这更好的了,呵呵呵。”黄香老丈人喜笑颜开道,开心的像个纯真的小孩子一般。

    这玉面童颜姣姣,心胸旷达,真如返老还童一般。难怪朱恩会赞他像个活神仙了,如兰一旁笑看着,心里嘀咕道,想起了当初那高亢缭绕于山际的樵歌。

    “来来...我带东家看看咱们现在的太平客栈吧?方才我正做账呢,这些日子生意不错。”黄香拉着朱恩的手说道,哪用他带,思彩云已经满客栈乱钻了,像个穿花的蝴蝶,惹得客人注目,而那些认得她的小二店员们都惊呼起来:“英雄回来了吗?..”

    “别别...老丈,你看,咱俩都不是见外之人,有你打理客栈,自是再好不过的,呵呵呵。”朱恩回答道:“我们办完了事,正要往回赶,所以顺道来瞧瞧什么情况,待会还要去仙圣观查探呢。”

    “哦,好吧。”黄香有些怅然道:“先生总是忙...怎得什么时候才能尝尝我家内人的手艺,她可是思慕你们已久,呵呵呵。”

    楼上奔来两个三十左右的男子,对黄香说道:“爹,这位就是咱们仙圣屯的大恩人,大英雄吧?”

    “对对对,你们兄弟俩都来认识一下先生,哈哈哈。”黄香复又开心的说道。

    “见过二位兄长。”朱恩笑着与如兰行礼。

    “见过先生。”两位兄弟赶紧还礼,欣喜的双眼,上下打量朱恩,又有些腼腆地摸着脑袋,憨态可掬。

    “这是犬子二位,哈哈哈。”黄香跟朱恩笑道:“都已经有了家室,现在跟我在客栈里帮忙,实在也是托了先生莫大的福分。”

    “瞧你说的,贵人自有福像嘛,莫说客气话。”朱恩连忙答道。

    “爹,先生,我去请大舅过来吧!”黄香的大儿子兴高采烈地问道:“大舅子若是知道先生回来了,又得鸣爆竹庆贺了。”

    话音才落,店外街道上就已经有‘砰砰’爆竹之声乱耳,想来是心急的人瞧见了,已经在奔走相告。

    “快去快去,哈哈哈。”黄香对其大儿子说道,其人便灿笑着急急然,一溜奔了出去。

    朱恩心里哎呦了一声,眉头就皱了起来:“老丈,呵呵,实不相瞒,这趟行程不能耽搁,我们是不能久留的,若是乡情们都来了,叨叨起来,少不得半天走不了...不若如此,您让执事大人在此相候我们,我们先去仙圣观查看,回来还有事相询执事大人,您看可好?”

    “好好,莫耽误了先生的大事,来日方长,来日方才。”黄香知道朱恩非等闲之辈,其言自是不能耽搁的,便连连点头道:“先生快去快回,我们在这等着您。”

    “好,晚辈先去了。”朱恩粲然笑答。

    “思彩云!你再不来,我可跟先生把你扔在这里了!”如兰冲着楼上,正四处张望游玩般的思彩云吼道。

    “啊!...别...不要!先生等等人家嘛...”思彩云连惊带怕的嗲道,其韵悠长,听得朱恩和如兰一阵哆嗦,鸡皮疙瘩掉了满地。

    “走!”朱恩挟着俩姑娘。大吼一句,呼的一声,风起人杳,看得还在往店里赶来的人们。目瞪口呆。

    青蛇岭还是往日的青蛇岭,

    仙圣观牌坊也还是往日般巍巍耸立,

    只是仙圣观已不是当日的仙圣观,竹林几乎被烧毁殆尽,迷宫也已经毁的满目苍夷,仍可看出一些歪歪扭扭的巷道,静谧突兀在荒野里,像地狱的入口,诡秘无声的诉说着,过去尘封的罪恶。内里的道观楼宇。却已完全成了一片废墟,残垣断壁,找不到一根完好的石柱子,皆是被火烤裂或熏黑,东倒西歪在瓦砾堆中。偶有半根苍凉的矗立着,如对当日惨状的感叹。

    “那么久了,我们还能找得到听风伏虎的尸骸吗?想必是埋在废墟瓦砾里了。”思彩云说道。

    “不一定要找到,仔细观察,若是有人能在那场爆炸里生存,除了遁地别无他法了,只需仔细观察有否坑道。或者出口就行。”朱恩回答道。

    “这么大的地方,岂非要搜寻一段时间了?”思彩云看着大片荒凉景象,说道。

    “嗯,这竹林当有人来过,来路上看那些黄土新坟。”如兰对朱恩说道:“那日被你击毙的妖道弟子不少,看样子是被当地执事派人来就地掩埋了。”

    “对。应该是如此,届时还要问问执事大人,求证一下。”朱恩回答道:“不过迷宫阵里的道观,估计他们没有进来,毕竟太阴森了。也没有人寻找和翻动的痕迹。”

    “咱们开始快点查看吧,就以这为标记,向周围延伸开去寻找。”朱恩三人立在原来的养生殿上,对如兰和思彩云说道:“你们两人一起,不要分开。”

    “好的,先生。”思彩云温柔的回应,最近很是殷勤的应答朱恩,如兰看着就笑,想起当初也有过这样的心路历程。

    朱恩依稀辨认着足下这片焦土,回忆当日所走过的方位,参考寻思了半天,才终于找到了伏虎双修的那间密室,除了一堆厚厚的瓦砾,现场大概保持了爆炸火烧过后的模样,没有人翻动或者走过的痕迹,寻思着,不知是否就在这瓦砾下,埋藏着二人的尸骸。

    朱恩心里寻思着,先行查探整片区域,而后再仔细重点发掘这间密室,希冀能够发现残存的遗骸,证实有关猜测,于是,三人一圈圈仔细的散开去搜寻,所过之处皆留下明显标识。

    当日的爆炸威力实在惊人,被夷为平地的道观,满目尽是砖石瓦砾,所以不大一会功夫,这道观废墟基本被三人走了一遭查看了一遍。

    “没有什么发现诶,除了残垣断壁和瓦砾,就是焦土。”如兰对朱恩说道:“先生,你那可有发现?”

    “没有。”朱恩站在另一端对她说道:“整个道观废墟都已经查看过了,看来得往外围迷宫再到竹林,一直延伸开去了。”说着却看见思彩云离如兰有些远,复又对她大声喊到:“彩云,莫离兰儿太远,你们两人,就近沿着道观迷宫外围转一圈看看,注意脚下残留的陷阱剑池一类的。”

    “好的,先生。”思彩云高兴地回应道。

    “嗯,你们抓紧时间搜寻,我去挖掘当日听风伏虎所在的密室,看一看是否找到他们的遗骸。”朱恩又说道,交代完毕,便就地在瓦砾堆里,寻来了一块尚结实的称手方木,便着手开始挖掘,那被掩埋在废墟里的密室。运起一身的蛮力,起手处,砖石瓦砾横飞。如兰听到声响,回过头来问:“需要帮忙么?”

    “不必了。”朱恩回答道,仍在埋头苦干,仔细搜寻,心想着若找到遗骸,哪愿被俩姑娘看见这些不堪一幕呢。山风阵阵吹过,带走了朱恩搅起的团团尘土黄烟。

    “那人一身蛮力,咱们若近了他身旁,反倒碍了他的手脚。”思彩云笑着对如兰说道。

    “那人?嘿嘿。”如兰扬了扬眉问。

    “对啊,就是那人!那人!那人!怎得?”思彩云一边左右晃着脑袋一边说,一副侍宠娇蛮的模样。

    “小心被他听见了,揍你屁股,哼。”如兰说道。

    思彩云还想着回她说:‘我才不怕’,却听见远处的朱恩说了句:“我听见了,嘿嘿。”

    那一下‘嘿嘿’,不瘟而不火,不骄而不躁,悠远而绵长,意味而深远,让人浮想联翩,却听得思彩云心惊肉跳的...下意识摸了摸屁股,脸就红的不行了...

    然后是叉着腰的如兰,一脸高深莫测的笑。

    挖着挖着,朱恩停下了手,床~榻露了出来,竟是坚石垒砌的,估摸当时人都在榻前,朱恩便加紧了清理。地板都袒露出来了,仍没有半点发现,待到整个密室地板基本现形,哪见半点残骸!伏虎与听风皆是不见踪影,朱恩的心一沉,脸色不由凝重起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未来天王玄界之门五行天巫神纪银狐神级猎杀者贩妖记苗疆蛊事2捉蛊记捉蛊记

爆裂书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梁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梁迪并收藏爆裂书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