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爆裂书生 > 第一百三十一回 担当

第一百三十一回 担当

推荐阅读: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我在异界有座城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快穿女配:男神,撩上瘾快穿系统:男神攻略手册快穿系统:反派BOSS来袭!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快穿:花式撩男神手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从现在起,我已经不能再穿这身袈裟了...”痴痴大师说道,阅尽沧桑的目光底下,是情动波澜的体验。

    “嗯...国栋...”静仁仙姑迎着他的目光道:“以后不会再有别人说闲话了...我还你一个清白。”

    痴人和尚陈国栋闻言,粲然一笑,却有一滴泪,无声落在静仁仙姑的手上。

    “师父!...孙前辈和朱公子来看你了。”是妙真在院外大声说道,脚步声声里来了不少人。

    陈国栋急忙迎了上去,把门打开,果见妙真领着一众人走过来。其中不但有孙天佑,更有昆仑派逍遥子伉俪和崆峒派赵保川掌门等人。陈国栋退后几步让到屋内,抱拳作揖迎接。

    孙天佑一看赶紧还礼,心里却甚觉纳闷,暗想道:“这痴痴大师怎行的是江湖礼数,而不是出家人双手合十礼呢?”

    “果然如孙前辈所料,今天静仁仙姑就醒过来了,在下感激不尽。”陈国栋说道,深作一揖。

    “哪里哪里,如大师这般雪中送炭,不停灌输体内真元,仙姑再不醒来都不好意思了。”孙天佑却是打趣道,原是私底下,对他与仙姑的传闻逸事早有耳闻。

    当此时,作为同样失去右臂的人,也只有孙天佑能够插诨打科开个玩笑了,令氛围轻松不少。

    众人先后见过礼,一番关心问候,看着满堂的人,静仁忽而显得少许踌躇局促起来。一旁的陈国栋咬了咬牙,把袈裟解了下来说道:“惭愧...正好几位武林德高望重的前辈在此,也当为我...做个见证。”

    “大师尽管说吧,咱们都是风里浪里趟过来的人,当怎么痛快就怎么说才是。”孙天佑哈哈笑语,此时早已经的心中有数,猜个七八成。

    “对啊。一家人不说两家话,论资历,这可没人比逍遥子伉俪更高的了,正好请他们做过见证。”太乙门掌门谢思源也帮腔附和语。成人之美可也是件幸事!

    陈国栋与静仁仙姑见此,具是微愣,相视里疑惑:“难不成还未说出口,他们就知道会发生什么了吗?”其实他们的事,哪个武林中人不晓得呢,再加上近日,痴痴大师全然不顾男女有别,更勿论出家人的忌讳,一心照顾救治重伤了的静仁仙姑,襄阳城里早已经街闻巷议。风言风语有之。更多的却是希望一段完美结局的武林佳话。所以,大家见痴痴大师今日的异样举动,实在也是见怪不怪了。

    “呵呵呵,国梁啊,你但说便是。我们两个老头子,这把年纪了还能做个见证人,这可是喜事啊,对不对?老头子?”张秀琳笑着说道,李燕青一旁连连点头,眉开眼笑着附和。

    陈国栋闻言心里一阵感动,用力抱拳作了一揖。说道:“谢诸位...陈某当年,与先师有个约定,以十年为期,若仍放不开情执,则当脱此袈裟还空门清静...所以,从今起。昌德禅院便少了个痴痴大师,尘世里又多了个陈国栋。”言罢,陈国栋将主持袈裟,郑重托付到了他的徒弟觉明的手里。

    “主持...师父...”觉明早知有这一天,可事到如今。仍难割舍。

    “记住为师跟你说过的话...不要辜负为师一番心血。”陈国栋双手抓住觉明的手臂说道。人非草木,师徒一场多年相依伴,一遭要割舍,试问谁能无动于衷呢。

    觉明点了点头,眼中不舍终换成了坦然平静,回答道:“弟子明白...还请施主多多保重。”

    一旁李燕青摸着下巴的白须,哈哈笑道:“我说老婆子,今后这江湖啊,又少了一个痴痴大师,多了一个痴心汉了。”

    “谁说不是呢,这天底下什么不多,情种最多了。”张秀琳莞尔一笑道,却略带几分俏皮挪揄神态,有意无意撇了朱恩如兰几个一眼,唰!瞧得如兰和思彩云的脸都红了。

    “掌门,你是不是有话要对弟子们说?”静月道姑问静仁仙姑道,昏迷这段时间里,静仁仙姑嘴里不停念叨着痴痴大师的俗名,也不知唤了几千几百遍,闹得静月只好清空了附近厢房,以免影响到峨眉派人心涣散。这也是为什么陈国栋立志还俗,不怕流言蜚语,也顾不了会否影响门派声誉,要不眠不休得照顾静仁仙姑的原因之一了。

    静仁仙姑闻言愣了愣,她自是不知道这些个缘由,否则也淡定不起来,严肃不起来了。

    “静月师妹。”静仁仙姑咬咬牙忍痛说道:“扶我坐起来。”

    “是。”静月闻言答应,便与妙真去扶她,陈国栋站在一旁,责无旁贷的要去帮手,却被静仁仙姑瞪了他一眼,一时恍然,便难掩窘态,乖乖站一旁。

    “怎个痴字了得。”如兰掩嘴偷笑。

    “要不怎叫痴痴大师呢。”朱恩也小声应她道。

    “你也差不到哪里去。”如兰白他一眼,倒是惹得旁边思彩云偷笑,妙真似有察觉,刚好也回过头来,便对朱恩嫣然一笑。

    “妙真姐做道姑真可惜了。”思彩云对如兰偷偷说道。

    “要不再来个四人行?”如兰斜睨她一眼道,却听着小妮子一愣,继而明白过来,两人便暗地里嬉闹。

    “掌门师姊,师妹和弟子们都在,你有什么吩咐便说吧。”静月道姑对静仁说道。

    众人闻言,皆安静肃立,知道此时是见证峨眉派大事件,便都众目睢睢的望着静仁仙姑,待其如何说来。

    “把掌门越女剑拿过来。”静仁仙姑说道。

    静花道姑闻言,赶忙从茶几上取来双手捧到榻前,躬身递上。静仁仙姑下意识伸出右手去接,却哪里还有存在?右肩一动,牵扯伤的口痛彻心扉,脸色便一霎惨白,蹙眉哼了哼,强忍着巨痛才没呻吟不停,却已是瞧得身旁众人,皆是满脸焦急关切。

    “仙姑莫乱动,伤口仍未愈合。”孙天佑劝道,个中痛苦,没人比他更感同身受了。

    妙真赶紧从静花师姨手中接过越女剑,双手捧到师父面前。

    陈国栋哪里还顾得了避嫌,也不理静仁给不给,自伸掌运功抵在其身后,输入一股真气助其缓解痛苦。静仁当着众人之面,本还想斥他收回,真气已经涌入了体内,就想起孙天佑先前说陈国栋近日来常这么做,便也释然随他去。果然,在陈国栋的慷慨无私抚慰里,静仁很快平复了痛苦安静下来,便抬起左手去接妙真手中的越女剑。看着这日日相伴身边的亲近之物,何以如今握在手里,却有重逾千斤之感?

    如喃喃自语般:

    “贫道静仁,得蒙恩师器重栽培,曾在祖师爷司徒玄空画像前发过誓,愿继承峨眉掌门越女剑令,弘扬维护我峨眉派千百年的基业...而今老天却不随人愿,让静仁遭此断臂之恨,三十年心血浸淫的越女剑,一朝付诸东流...形同废人...”静仁仙姑言之哽咽,手中握着的宝剑也激动颤抖着。

    “师父...”妙真含泪说道,一干峨眉派女弟子皆是伤心动容。

    “不许哭!”静仁仙姑抬起头来轻声斥道:“否则,便会被天下武林中人耻笑我峨眉派皆是女流之辈了。在这强者如林的江湖,是什么让一众女流之辈的峨眉派,得以屹立千年不倒?”

    “涅槃越女定乾坤,沉脆刚柔峨眉风。”众峨眉女弟子齐声应答道。

    静仁仙姑闻言点点头,不让须眉的刚毅里,却何尝不是眼含着热泪,自平复了一下心情后又接着说道:“我虽有心追随先人余愿,今却遭此劫难,再无力主持峨眉派了...”

    “掌门师姐,我们还愿意追随在你身旁!”静月、静明、静花皆同声挽留道。

    “堂堂峨眉派,巾帼不让须眉...我现在连越女剑都拿不起来了...又凭什么保护我峨眉弟子们?”静仁仙姑说道,一言罢了心灰意冷,终是再也忍不住,落下了两行清泪来。一众女弟子见状,知道掌门是决意要退位禅让了,亦是不舍泪流。

    静仁仙姑握着手中的宝剑累了,放在身上歇了歇,沉默里,大家都在凝神安静地看着她。只见她缓了缓,深吸了一口气,举起手中越女剑正色说道:“众弟子听令!”

    一众峨眉弟子躬身听训,屋里屋外皆是垂耳恭听的女弟子。

    “堪开玄理树新帜,悟透禅机弃旧功。静月上前听命!”静仁仙姑努力提气威严道。

    “第十八代弟子静月听掌门命。”静月虔诚匍匐跪下。

    “我以祖师爷司徒玄空之谕,命你接任第十八代掌门位。”静仁仙姑庄重宣道。

    “弟子听令,誓以今生绵薄之力,为光复峨眉鞠躬尽瘁,死而后已。”静月庄严宣誓道,复当堂连叩了三个响头,恭敬地接过越女剑,简单的交接仪式便算告成。

    静月再躬身对前掌门施礼,才后退一步,转身面向峨眉众弟子,庄严地举起了手中掌门越女剑令,一众峨眉弟子齐齐躬身参颂。

    一旁的太乙门、昆仑派、崆峒派几个掌门见礼毕,也都纷纷上前来跟峨眉新任掌门道贺,言笑晏晏间,一扫低迷伤怀的气氛。

    静仁仙姑这才松了一口气,已经是累的不行,在妙真的帮忙下躺回床~上。虽累犹值,多年压在心头的重担终于卸下,便透进了一缕阳光来,照见了身旁陈国栋暗自激动的目光。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英雄联盟:我的时代问道章创业吧学霸大人未来天王玄界之门五行天巫神纪银狐神级猎杀者贩妖记

爆裂书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梁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梁迪并收藏爆裂书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