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爆裂书生 > 第一百七十二 来碗红烧肉

第一百七十二 来碗红烧肉

推荐阅读: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我在异界有座城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快穿女配:男神,撩上瘾快穿系统:男神攻略手册快穿系统:反派BOSS来袭!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快穿:花式撩男神手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群山延绵,

    暮霭沉沉楚天阔。

    已是日近傍晚时分,乌瓦飞檐鳞次栉比的崖城里,渐渐炊烟四起。从朱恩踏入山城那时起,便开始了阴天阵雨天气。

    偶至的阵雨不大,是细细柔柔随风飘荡满城的缠绵,倒更像是朱恩齐福的写照了。

    那么细致又缠绵,像清凉里裹不住的温火,熨贴着人心。

    在这怡人的气节里,在一处不被人注意的角落,于崖城深巷民房中的一隅。有一个形制朴拙的砂锅,正在红星火炭上咕噜噜地冒着热气,滋滋香味溢满了整个厨房。

    灶台前的思彩云,凑近鼻子伸出手轻轻扇了几下,一副陶醉而期待的面孔:“哇...好香啊....”

    “瞧你那馋猫的样子,嘻嘻。”如兰在一旁案台上边忙着边笑她道。

    “我说兰儿姐。”思彩云也跟着嘻嘻笑着:“这些日子来,你天天在给相公做好吃的吧?”

    “哪有那闲工夫。”如兰应道:“诶!你别掀开盖子啊,还得再焖一小会。”原来是思彩云忍不住揭开了砂锅的盖子。

    “哇哇,可以了吧?”思彩云瞅着那层次分明.色泽红润香味诱人的五花肉,口水差点就没管住:“都熬了这么久了,你看,水都快干了哦,正正是汤汁浓稠的时候啊。”

    “真哒?”如兰听闻赶紧在围裙上擦了擦手,跑过来看。

    “是哦,兴许是水放少了点。”如兰说道:“来来,盖上盖子。端出来吧。”

    思彩云得令赶紧的盖好,找了块布把砂锅端起放到了案几上:“刚刚好,刚刚好哦。慢火少水焖呀焖,火候足时它自美。”

    “那是。”如兰有些自得地说道,转过身又去忙别的料理去了:“当初相公变成傻子的时候。我可没少烧这道菜哄着他吃。”

    “难怪相公这么粘你,敢情是离开你的红烧肉就活不下去了。”思彩云嘟着嘴应她道。

    气得如兰拿着勺子作势敲她:“你还要不要我教你做红烧肉了,你还要不要我教你做红烧肉了。”

    思彩云绕案几躲着如兰,咯咯笑着回应:“别,别,逗你玩呢兰儿姐。我不但喜欢吃你的红烧肉,更喜欢吃你的彩椒咕噜肉呢。”

    “馋猫,就爱吃那酸酸甜甜的东西,跟那痴鬼似的油嘴滑舌,也不知道是不是吃他口水吃多了。”如兰笑着嗔她。回身又去忙了。

    “哪有你多,教训起人来一套一套的。”思彩云却扑到她身后说笑。

    如兰扑哧一声笑,扬了扬眉哼了哼:“昨儿见着相公的时候,也不知是哪个没羞没臊的就扑了过去,搂着亲个没完没了?”

    这番话羞得思彩云在如兰身后脸都红了,百口莫辩。

    “哇哇哇,好香好香呢。”是幼薇和妙真走近厨房说道,两人都是被嬉闹声和香味吸引过来的。

    “幼薇姐。练完剑法了?”如兰微笑着对幼薇说道,左手握着一撮青葱,右手小刀只是一抖。那撮青葱便已经稀碎成颗粒,纷纷洒落在汤水。

    一旁的思彩云拉着妙真去闻那锅红烧肉的香味,指指点点言笑晏晏。

    “嗯,练完了。”幼薇笑着点点头回答如兰道,背手倒提着剑,清秀的脸庞有些微微红晕冒汗。练了一个下午的剑法。此刻闻着饭菜香气,浑身益加畅快淋漓的感觉:“这煮的是什么羹汤?我说今晚可以大快朵颐了吧。”

    “是健脾开胃。清热解毒的濮瓜鲤鱼汤哦。”如兰笑答,边用小勺试味。犹关心幼薇的练习进度:“幼薇姐,幻影神剑练到第几招了?”

    “有些难诶。”幼薇有些气馁的说道:“跟我长久习练的青城剑法完全是两回事。”

    “这有甚难的。”如兰笑答:“初习者大概都会有这种感觉,不过只要勤加练习,过了一段时日,若能抓住剑点之所在,依法而为,尊理可循也。”

    幼薇闻之犹是懵懂状,如兰索性示范道:“其中要义说难不难,就拿你今天练的‘剜心决志’来说吧。”言罢左手一按桌面,做饭时剩下的半截濮瓜应声弹起。那濮瓜还在升起的时候,如兰递出的右手小刀便已经挑起了‘剜心决志’的招式。刀锋刻划处,依然是没有丝毫阻止住濮瓜上升的势头。只见如兰手圈处刀如剑使露锋芒,横经竖纬尽没入濮瓜里,可谓妙到颠毫。

    不过须臾间的事,乍起的刀光又敛,弹起的濮瓜这才往下坠落。那看似完好如初的濮瓜,在碰到了如兰伸出的竹篮时,这才哗啦声响,碎成了规整的小块散落。然而更令人惊奇的是,在濮瓜的中间部分,还有被如兰剜出了一片心形的图案。一篮子切好的濮瓜片上,就这么叠着个掌心大小的心形,看得幼薇等人惊喜不已。

    “啊!”思彩云拿起那块心形瓜片惊奇说道:“我怎么不知道还可以这样子?”

    “是啊,这杀人的剑法,竟也可以用来雕花切菜?”妙真也凑前来笑语。

    “熟能生巧,等你融会贯通的时候,你就深深明了幻影剑法的奥义了。”如兰懒得理会一旁呱呱叫的思彩云,却看着还是懵然不知所谓的幼薇。

    “兰儿你手法太快了,我看不清其中的道道。”幼薇不好意思的说道。

    实则如兰为了给她看清楚,还是放慢动作了的。若真是快,那万剑穿心在旁人看来,也只是挥挥手罢了。

    如兰耐心地对幼薇说道:“先抛开招式不言,只说练功。并不须面面俱到,每天做好一件事就行,明白吗?面面俱到也只是当一个人的能力到达了一定境界才能顾及。更多的时候,我们需要的是专心,以其什么事情都想做。还不如只做好一件事呢,明白吗?”

    “似懂非懂...不甚明了。”幼薇看着如兰循循善诱的眼神,老实回答道。

    如兰顿了一顿复说道:“除了每日必修的内功心法,把你之前所学的青城派剑法等等招式都忘掉吧。”

    “忘了?”幼薇道。

    “忘了,全忘了。”如兰答道:“不要让之前所学的杂念影响到你。你只要每天做好一件事情就成。怎样去做,怎样才能做得更好,等你有问题了,你自然能够找到答案,然后付诸反复验证。一天做好一点,日复一日的累积。你便是那震惊世人的幻影神剑高手。”

    “我是幻影神剑高手?”幼薇心有领悟的自语道。

    “对,对,每天告诉你自己,你就是幻影神剑高手,你就是!”如兰趁热打铁道。

    果然。醍醐灌顶的幼薇下意识的握住剑柄手拿剑诀,那一身幻影神剑独有的杀气便无形中冒了出来。

    只见她目如虚空内视,真气流转处剑身颤吟,竟随时便要出手一击的模样。

    “诶!别动,别动,这厨房里可经不起折腾?”如兰刚放下鱼汤,回头见幼薇的模样便吓一跳:“你可别把我辛辛苦苦做好的饭菜都搅和了。”边说着更紧张地就要去按住幼薇握剑的手。

    思彩云和妙真看着这两人一来二去的,早已经笑的花枝乱颤。

    “幼薇姐姐是逗你玩呢。”思彩云拍着手笑语。

    果然。话才落,幼薇早就收了那一身真气,得逞的样子躲着如兰咯咯直笑。

    “嘿。教出徒弟就没师傅了是吗?”如兰道:“相公就快回来了,罚你们不许吃饭,就瞅着我和相公吃。”

    “别别别,这可丁点不关我的事。”妙真大呼冤枉。

    如兰端着做好的饭菜往堂上走,回头却见思彩云掀开了红烧肉的盖子要偷吃,结果被如兰瞅见了还很无辜的样子。

    ——————————————

    阵雨刚过。

    峡谷中云蒸雾绕的。

    朱恩和凤仙手牵着手,并肩站在一处峰峦上。也只有他俩能够上得去的险峰。

    正好可以观察到铁索桥与断天涯。

    雨过青山分外青,尤其是远处的景致皆历历呈现。

    铁索桥上的桥板早已经被抽空。唯剩几根粗大的铁索,空荡荡的横亘在断天涯与峡壁之间。

    “真是鬼斧神工的造化啊。”朱恩叹道,极目望去的断天涯上,郁郁葱葱的绿树古木间别有天地。

    “是啊...”凤仙有点心不在焉的应道,唇齿间,仿佛还有方才被他亲揉的甜蜜。这痴鬼,干着正事的时候会突然给你一个意外,或抱你.或亲你.或吻你...总归是时时忘不了秀恩爱...好烦人的说...凤仙胡思乱想着心里一动,就不觉握了握紧朱恩的手。

    也不知道他的脑瓜子里能同时干几件事。你瞅瞅.你瞅瞅,他也紧了紧凤仙的手。说着的话,瞧着的断天涯,却很自然般就把凤仙的手拉到他怀里递到他嘴上‘啵’了一下。

    换以前,凤仙会难为情的想抽手,可如今她却习惯了这些‘意外’,随着朱恩的唇印在她的手背上,也吻到了她的心坎里去。

    “咱们不过去吗?”凤仙微笑着低声问他。

    “不过去了。”朱恩到底算是回头看着她的眼睛认真回答了一次。哦,刚放下的手又提起,更明目张胆地亲给凤仙看。

    凤仙的鼻子‘嗯...’的一声哼了哼,轻扭的身子是羞涩不依,却风情万种。

    “莫轻负,

    人生场场皆赌注,

    但能倾诉,

    两不孤独,

    且待温柔一幕幕,

    不枉相思万里路。”

    “你这是在说爱我吗?”凤仙心头一暖,低声说道。

    “谁说不是呢?曾过去的多少个日日夜夜,多少个良辰美景,恁这风情万种与谁说?”朱恩心疼她道,直把凤仙儿迷的晕乎晕乎的,任他爱怜。

    时间总过的很慢.

    当爱在身旁的时候.

    慢的好像可以触摸.

    柔情似水.

    倩影婆娑.

    只是不经意间.

    揉揉眼.

    一天就过去了.

    “能感觉到她的气息吗?”凤仙问朱恩道,微红的脸庞,像醉酒的新娘。

    她问的是司徒文姬。

    “没有,她的气还不够,功力欠缺的缘故,更何况是在两大高手附近了。”朱恩低声回答凤仙道,却舔了舔嘴上的甜蜜,试着抽离,理智分析。

    “除了史世明外还有另一个绝顶高手?”凤仙歪着脑袋问。

    “嗯,极有可能就是你所说的藩王赤扎桑了。”朱恩答道:“他的气不同于史世明的气。”

    “因为他练习的是魔剑?”凤仙一答一问,好像说着别人的事,她并不关心。

    “嗯,我想是的。”朱恩答道,却问:“饿了不?”

    “不饿。”凤仙说着把头轻轻靠在朱恩的肩膀上。

    “时候不早了,兰儿做的红烧肉,焖的也该差不多了吧。”朱恩说着就要流口水的样子。

    “好像...还真有点饿了...”凤仙吃吃地笑。

    “哦?那就再亲一下。”朱恩说。

    凤仙“啊”的一声才出口,就被朱恩堵回去了。

    朱恩贪婪地吸允吞咽着,好像闻到了红烧肉的鲜香,更色泽红润动人,那入口即化的无穷美味。(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英雄联盟:我的时代问道章创业吧学霸大人未来天王玄界之门五行天巫神纪银狐神级猎杀者贩妖记

爆裂书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梁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梁迪并收藏爆裂书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