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霸婚之独宠甜妻 > 第八十章 全新的父子关系

第八十章 全新的父子关系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恰似寒光遇骄阳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豪华的办公室里,巴掌落下的声音中还夹着一声又一声清晰的哭泣声不停地回荡着——

    打了数十下之后,男人心头的火气终于降了不少,回过头看着那哭得梨花带雨样的可怜人儿,手上的动作没停,但却是一下比一下轻了!可惜委屈得要命的女人未察觉,还在不停的哭着。

    “还敢哭?”还有脸哭?男人咬牙恨恨道。被人欺骗了那么重要的事情,算来,该哭的人是他才对。活了30多年,从来没有哪一件事会像今天这事一样让他如此的措手不及,在意识到那小子是孩子时,那股怒火真的是铺天盖地而来,怎么也压抑不住。

    相信任何一个男人碰到这种事,都不可能平静得下来,他只是打了她已经算是控制得不错了。

    “呜呜呜……”被打了还不许哭吗?关小姐已经哭得完全没办法开口了,紧紧的咬着唇,一双哭红的大眼委屈地揪着他。

    男人看着她可怜的模样,心软了一些,本来拍打她小屁股的手伸过来,小心地拭掉她脸上的泪珠。

    虽然没有再被打了,但是屁股那里真是火辣辣的疼啊,所以,断断续续的哽咽声一直未停过。

    “好了,好了,不许再哭了!”岑致权将她搂抱进怀里,不打她心头那股气难消,打了后看着她哭肿的眼睛又心疼了,终于体会什么叫又爱又恨的感觉。

    “谁让你打我?还打得这么用力,疼死人了。”看到男人的火气终于消了不少,关小姐紧握着两只拳头无力的捶着他的胸口。

    “还不知道我为什么打你,嗯?”他已经对她够宽容了!等会再慢慢跟她算这笔帐。

    怕大魔头怒意再起,她窝在他怀中乖乖的点了点头。

    “肚子饿不饿?”已经过了午餐时间了。

    关小兔再点头。

    “想吃什么?我让人送上来。”他的语气已经恢复正常。

    “都可以。”有得吃哪还敢挑?不被打就偷笑了。

    丰盛的午餐很快就被送了上来,还另附一份儿童套餐,岑佳怡将小侄子送进来之后,万分不甘的离开。

    即使刚刚被打得不轻,小屁屁现在还疼很,可是关闵闵却不敢跟儿子告状。

    三人的午餐开始了,一大一小两个男人似乎都对对方不是太满意,一句话都没有讲。

    在用餐过程中,一片安静沉默,就连平时爱斗嘴不断的母子俩气也不若以往轻松充满欢声笑语。

    “你最喜欢吃的鸡块!”为了缓解这种压得人喘不过气的沉静凝窒似的,关闵闵刻意清了清喉咙,主动夹了一块炸鸡块给到儿子的碗里。

    关景睿哼了声,双臂撑在桌面上,一边扒嚼着盘中可口的饭菜,一边眯眼防备似的盯着坐在斜对面的岑致权,仿佛他一有动作,便随时会扑上去拼搏的凶狠小兽般。

    面对他无言的挑衅,成熟的男人丝毫未动情绪,迳自优雅而安静挟菜用餐。

    好吧,显然,他们是不想理会她就对了,于是,关小姐也不理会他们的了,闷头吃东西。

    午餐过后,关闵闵有些昏昏欲睡,昨晚没睡好,刚才又掉了一大缸眼泪,她的眼睛快要撑不住了,于是被一大一小男人异口同声的赶回休息室。

    “你出来,我有话跟你说。”

    在把关闵闵押回休息室后,两父子又再次异口同声道。

    果然还真是父子啊!

    他们爱怎么聊就怎么聊,她现在要睡觉了!

    虽然被打了一顿,但是心里悬着的那件事终于摊于青天白日之下,她可以高枕无忧了。

    一高一矮的身影一前一后走出休息室,岑致权顺手关上门。走在前面的关景睿忽然回头站住。

    “叔叔——”他矮小的身子站在他面前,双手叉腰,气势竟一点也不输他,“我有些事想跟你聊聊。”

    “不许再叫我叔叔。”岑致权定定地看着眼前这个身高则到他大腿的稚龄男孩,严肃的警告他。

    “哦。”男孩虚应一声,难道要叫他爹地吗?太不甘心了。

    哦?这是在应付他吗?岑致权挑了挑眉,他还任何的心理准备忽然就蹦出了这么大的儿子,冲击不比他在商场上碰到的棘手事情少,目前还在努力调试之中。

    但这小子明显是早就知道他是他老子才来找他的,小小年纪不仅聪明得过分还很刁钻难搞,他倒是想看他想跟他聊什么。

    “关小姐虽然是个迷糊的笨蛋,但是你别以为她笨就可以欺负她。身为她身边唯一的‘男人’,我要警告你,下次你敢再打她,我一定对你不客气。”

    别以为刚才他们关起来门做什么他不知道,光是看关小姐哭得红肿的眼就知道刚才肯定是被打屁股了。他关景睿的妈咪也敢打!实在是太过分了,就算他是他老子也不行。

    不过,像刚才佳怡小姑姑说的,任何人被欺骗了那么重要的事情都会发怒了,要他看在怎么样他也是贡献了那颗生命的种子给他的那个人,所以原谅他一次。

    关小姐带着他的种跑了,这件事确实有不妥当的地方,但他要生气发怒也仅止一次。

    谁要是想欺侮关小姐,都得先问过他答不答应。

    岑致权没有回答他的话,只是用那双深邃的眸子盯着他看了半响,而后,他突然出手擒握住他的手臂,拉过了他。

    “你、你想干什么?!”关景睿吓了一跳,连忙挣扎起来喝问他的意图。

    “你平时最喜欢玩什么?”大BOSS恢复了理智后,很多事情在脑海里渐渐地变得明朗起来。

    “喜欢玩的东西多了去。”关景睿挥开他触碰的手,撇着嘴回答他,“你问这干嘛?”

    “例如说杖着自己的小聪明随便进入别人公司的网络系统乱搞一通?”岑致权咪了咪眼,抿着唇追问道。

    关景睿听到这么一说,心中先是一惊,随即又安定下来,傲娇的昂了昂小下巴,“天晓得,那家公司的系统防火墙是有多烂才能让一个外人随随便便就攻破了,他应该去反省自己的不足之处,别给人轻易的进来。”

    “这么说,我真的是应该要反省了。”岑致权点了点头,有这么个儿子他不知道是该生气还是骄傲,“昨晚人力资源部的征人信息也是你改的吧?”

    关景睿点头承认了。

    “为什么要这么做?”

    “无聊,好玩!”他漫不经心的回答。

    “认真点回答我的问题。”岑致权有点火了,眼神紧盯着他,“两次,出于什么目的。”

    受不了他用那种像要冻死人的眼神盯着自己,关景睿不甘不愿地开回答,“第一次,你睡了我妈咪,我故意的。”

    “小孩子说话不许用这么粗鲁的字眼。”他教训他。大脑稍稍运转了一下,那是他第一次带她回他的公寓住了一晚后,也就是当天晚上,他公司的系统就遭到这混小子的毒手。

    他还真是敢啊!

    “你凭什么管我啊!”关景睿不服的呱呱叫。

    “你说我凭什么?”男人再度拎过他的手臂,“走。”

    “喂,别以为你是我老子我就怕你!”关景睿想挣脱他的手,奈何力量太悬殊了。

    终于亲口承认了吧?大BOSS嘴角勾起笑,没有放开他,但是力道却松了不少。

    他一路拎着他,不管他的大呼小叫,直接从办公室拎着他来到十九楼的资讯部。

    刚吃完午餐的资讯部全体员工看到大BOSS拎着个满脸不甘不愿的孩子进来时,眼珠子差点没掉下来。

    这、这是怎么回事?

    资讯部经理闻讯而来——

    “BOSS,是不是公司——”

    “他就是上次入侵我们公司系统的黑客。”

    大BOSS话音一落,宁静的办公室里响起了一阵阵的抽气声!

    有没有搞错?大BOSS是科幻电影看多了吗?这个世上有天才这种特殊类别,但对方明明只个孩子,好吗?

    怎么可能就是那个入侵他们系统还嚣张的留下了加强版防火墙的黑客?这实在是——

    但是看大BOSS的脸色怎么也不像是开玩笑的模样!

    在所有人目瞪口呆的眼神里,倒是关景睿丝毫不受影响,看到资讯部里看到那台先进的控制主机时,他兴奋的伸出手对着身旁高大的男人道:“我可不可以玩一下?”

    在小家伙充满期待的眼神里,大BOSS点了点头,在放开他之前道:“给你一个下午的时间,把公司所有的防火墙漏洞给找出来修好。”

    “没问题。”这点小事对于他来说完全就是洒洒水!他拍拍小胸脯保证道。

    “去吧。”男人放开手,小家伙马上冲了过去。

    跟在身后的经理傻眼,“BOSS,真的可以吗?”

    那台主机可是控制了整个集团的运行啊,万一出了差错——

    相对于经理的担忧,大BOSS绝对的完全信任啊!

    “出了任何事情我负责。看好他,不要让他乱跑出去,晚点我下来接他。”吩咐完后,大BOSS正要离开,像是想到什么一样又回头,“等会问问他,想吃什么派人去买回来。”

    他想到了稍早的时候,那小家伙在他的办公室里吃点心吃得满嘴都是的模样,跟他妈还真是像。

    大BOSS离开之后,众人马上一窝蜂的围到那正在操控他们主机的小家伙身后,个个满脸的紧张,好像在等着万一出事,马上就接手——

    但是五分钟之后,他们由紧张到震惊,最后赞叹不已的完全相信,这小东西就是上次入侵他们系统,还锁了他们十几个小时的黑客。

    但是,这小家伙与大BOSS又是什么关系呢?

    身后的一群科技精英不免也起了八卦之心,照大BOSS对他的关照程度,除了自家儿子之外还真是不敢作他想。

    大BOSS六年前的那场婚礼若是没取消的话,儿子确实应该这么大了——

    难道,当年的准新娘带球跑了?!

    想到最近公司里大家私底下对大BOSS私生活的关注度再加上那个红火一时的贴子,这小东西是大BOSS的儿子无疑了!

    真是太劲爆了!

    只是,一想到大BOSS的儿子小小年纪就摆了他们一道,想来心里又是怄火不已,他们一大群精英玩不过一个小屁孩,说出来这是有多丢人啊!

    可是现在人就在了他们面前,他们能揍他一顿吗?

    “好口渴啊,有没有水?”小家伙连头也没回就嚷嚷道。

    “这里有水,牛奶,奶茶,果汁,你要哪一种?”资讯部第一美女已经端着托盘在伺候了。

    ——

    岑致权回楼上办公室,岑佳怡拿着药油在门口等着他。

    “把下午的行程都取消。”

    “哥,恭喜你。”首席秘书笑得好不得意。

    是恭喜他还是看他笑话?他这个做父亲的几乎是最后一个知道真相的人,她还好意思恭喜他?

    他接过药油转身打开办公室的门,在他关上门之前岑佳怡再度问道:“我可不可以把这个消息放回家?”

    若是她把消息带给爷爷,想想这第一功臣的称号一定可以有奖励的啊。

    谁知,梦碎就在下一秒。

    “他早就知道了。”

    彭一声,关上门。

    首度秘书岑小姐真是有气无处可发,有没有搞错?爷爷知道了也没什么反应的吗?

    不过,既然家里人都知道了,她也可以到群里去八卦一下吧?她快要憋死了。

    相信那群人肯定还没知道,要不然早就爆炸了。

    于是,八卦的首席秘书放弃午休时间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开始八卦。

    “头条新闻,大BOSS儿子六岁了!孩子他妈请自行联想。”——佳怡风华绝代

    “噗!首席秘书,做白日梦吗?”——天下第一神棍程贱贱

    “谁敢偷生大堂哥的种!?难道是关小姐不成?”——请叫我岑十一少

    “哈哈哈,还算你不太蠢!”——佳怡风华绝代

    “OMG!不可能!”——六少跩跩

    “这算什么新闻?”——风流不下流之齐少爱美女

    “阿齐,在啊?”——天下第一神棍程贱贱

    “难道现在是鬼在跟你说话吗?”——风流不下流之齐少爱美女

    “关小姐跟我们齐少爷可是前任关系,首席秘书,你确定孩子是大表哥的?”——天下第一神棍程贱贱

    虽然这么说,但是我们程贱贱同学不免想到上次他送关小姐回家时,从后视镜里看到的那个追车的小鬼?

    不会是他吧?屏幕后面的他忽然打了个冷颤。

    “程贱贱,东西可以乱吃,吃死不关别人的事,大BOSS的种你也敢怀疑!”——佳怡风华绝代

    “不要侮辱我的人格,我保证跟关小姐是清白的。”——风流不下流之齐少爱美女

    “关小姐没有D罩杯,所以才没下手的吧?”——六少跩跩

    “你们这些男人,难道都只喜欢奶牛吗?低级!”——佳怡风华绝代

    “也不是每个男人都这么低级,大表哥不就是喜欢没有D罩杯的关小姐吗?”——天下第一神棍程贱贱

    “哈,你们的聊天记录我已经截屏了,我要发给大哥。”——我败家我骄傲之动静皆怡

    “败家女,你敢发,把上次我在香港帮你买包的钱还给我!”——佳怡风华绝代

    “败家女,你这个叛徒!敢发过去试试看,踢你出群!”——天下第一神棍程贱贱

    群里热闹无比起来,而我们的女主角关小姐仍旧睡得香甜无比。

    岑致权走到床边,将她翻了个身她也只是轻哼一声又睡了过去。

    真是猪啊,可爱的小猪猪!现在他要看看那个猪屁股是不是被他打成重伤了!

    小心的将她的裙摆拉高,拉下那条纯黑色的蕾丝小裤裤,露出那满上手掌印的小屁屁!

    男人眉头一皱,心疼的低下头轻吻了一下,才倒出药油慢慢的给她擦上!

    他以为她刚才哭得那么大声大部分原因只是因为委屈,没想到他真的用了这么大的力气!

    不可否认,当时的他真的是气炸了,确实是想教训一下她的,但此时看到那片白皙的皮肤上都是红戏的印子,他似乎有点后悔了,不该下这么重的手。

    当年她也才是个刚十八岁的小女生,自己还是个孩子就要做妈咪,没有相当的勇气估计也不敢生下来。

    但也因为这样,他才又气闷不已,有了他的孩子都不告诉他一声,而他的孩子大概是叫了别人几年的爹地了!

    而那个别人除了岑致齐不做他人想,没有他的助纣为虐,相信当年的她也没这个能力生下孩子并养大。

    六年前的事情,他不再去追究,但是带着孩子回来后,他们一个两个的嘴巴都闭得紧紧瞒着他——

    想到这个心里的火气更上一层了,这群人都拿他当傻瓜不成?

    关闵闵这里就算了,再打他也舍不得,但是别人的话——

    因为心里有火气,他原本轻揉的动作加重了起来,让睡在梦香中的关闵闵忍不住发出轻喃——

    “疼啊,不要打了!”

    他回过神,看着仍旧闭着眼的人儿,手上的力道恢复了正常,甚至轻柔了几分。

    “睡吧,不打你了。”

    帮她抹好药油后,他也抬脚上床,将她翻了个身正面躺好,他也躺了下来搂过她,陪着她一起睡。

    大BOSS搂着女人睡觉之时,好些年没有再光顾公司的岑老太爷拄着拐杖到了十九楼。

    ——

    关闵闵迷迷糊糊中醒来,发现身后有具热热的身体在贴着她,睁开眼就与男人凝视着她的目光交缠在一起。

    “还要睡吗?”男人低声问道。

    她悄悄地打量着他脸色,看他是否还在生气。

    她那小心翼翼又有些害怕的小模样他又怎么会看不出来?伸手,隔着薄薄的丝被抚上她的小屁屁——

    “还疼吗?”

    大概是他帮她上过药了,所以睡觉之前火辣辣的感觉已经消失不少了,她有些爱娇道:“还有一点,谁让你那么凶!”

    竟然真的打得这么狠!

    “下次再敢骗我试试看!”她瞒了他这么重要的事情,他只是打了她屁股已经是很轻的惩罚了。

    “人家又不是故意的。”关闵闵脑袋一缩,怕他生气。

    “好了,都说不会再打你了。”他揉揉她的脑袋。这也是他第一次对女人动手好吗?真当他是个暴力狂?

    “有了前科总是让人担心的!”关小姐看他好像真的消气了,胆子又肥了些。

    “有前科的人是你!”他不满的伸手敲她的额头,“那小子小时候是不是也这么坏?”

    他倒是很想知道这些年这两个孩子是怎么过来的!

    什么叫他小时候也这么坏?人家小关先生现在就是小时候好吗?

    “不会啦。他嘴巴虽然很坏,但是他很爱我,也很维护我的!”说到自家儿子,关小姐还是会伸出大拇指的。

    “这倒是真的。”想到刚才他在外面警告他的严肃表情他就知道了。

    “不过,他也很会折磨我就对了。还在我肚子里的时候让我整天吐得什么也吃不下!”

    那时候,才十八岁又第一次做妈咪的她真的是手足无措,想吃不能吃的日子真是太苦了。每次吐完,她都会朝身边的岑致齐眼泪汪汪地开骂一顿,骂肚子里不让她好受的小坏蛋,骂那个害得她这么痛苦的人,眼前的这位大BOSS。

    一般人会孕吐都是在孕早期,三个月过后都会慢慢消失,然她的孕吐却持续了整个孕期,她怎么能不难受,委屈?

    骂得凶的时候,甚至赌气说不要生下他了!可是,骂完之后又后悔,然后又跟肚子里已经会动的小东西道歉。

    而一向只有他骂别人份的齐少爷,这辈子脾气最好的大概就是那时候了,任她打任她骂都不还口更不可能还手了。

    同样年轻而毫无经验可循的他,只能求助于医生,上网查询各种治疗孕吐的偏方。

    为了安慰她,齐少爷拍拍她圆滚滚的肚子笑言,一般这么会折腾妈咪的大半都是天才,果然被料中了。

    还好,这基因突变的家伙出生后很好带,吃饱了就睡,要不然,她一定会被折磨到神经衰弱。

    不过,那小子渐渐长大之后也没有少折腾她就对了。

    岑致权静静地听着躺上床上的女人眉飞色舞的说着那些他没有来得及参与的往事,越听心越往下沉,脸上的表情也凝重起来。

    他的女人,怀着他的孩子,一直到孩子出生,成长,这一段非常重要的历史对于他来说却是一片空白。

    而那个时候,陪在她身边的却是另一个男人!虽然那个男人是他弟弟,还是有些不能原谅的。

    “怎么了嘛?”

    关闵闵从来没有跟任何人说过这些事,如今在她孩子爸爸面前简直是一吐为快,可是拉拉杂杂的说完一大堆之后,却发现大BOSS的脸色好凝重啊。

    她是不是又说错什么了?好怕小屁股又遭殃啊!

    “刚发现有孩子的时候,怕不怕?”他低下头,将她的缕发丝绕在指尖把玩着。

    其实,他是想知道,当年明明不想跟他结婚的她,到底在什么样的心态下决定生下这个孩子的。

    就算他不想承认也不得不承认的一个事实,那时候,她绝对不是因为什么所谓的爱情。

    可没想到她的答案却让他的怒火差点又飙升!

    “怕,本来不想生的,可是听说拿掉很疼,我不敢!”

    她的话音刚落,大BOSS的脸色果然沉了好几分,原本缠着她发丝的手指用力过度将她的头皮扯得生疼,惹来她的痛呼声——

    “关闵闵,你知不知道打胎对身体的伤害有多大?”纵然他在这方面没有任何经验,但是这种基本常识还是知道的。

    当时她年纪还这么小,要是真的做了那种手术,不知会造成什么样的伤害谁也看不见。就算现在的手术水平很高明了,但是谁能保证百分百安全?

    一想到那个可能性,他在怒意中又多了一抹懊恼。

    两人发生关系时,她喝醉了,而他不仅没醉,连最基本的防护措施也没有做,虽然他是打定主意要与她结婚的,可是,世上难料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

    例如,她的逃婚;例如,她后来才发现的怀孕;再例如,如果不是关家出事了,她会不会就在国外呆一辈子?又或者,他到了年纪娶别的女人?

    此时此刻,他从来没觉得关以辰分离他老子的关氏营建是多么明智的一件事,最明智的还是,他还做了帮凶。

    被男人这么一吼,关小兔顾不上头皮发麻了,钻进男人怀里,两只小手胡乱动着——

    “只是想想而已嘛!”

    “想也不许想!”

    “人家没想了!”

    “以后有什么事第一时间告诉我,听到没有?”他要捍卫自己的绝对主权。

    “知道啦。”她应着,乖得要命,但是两只手在人家大BOSS身上可一点也不乖,在那几块光光滑的腹肌上摸了又摸,舍不得放手。

    “闵闵——”她的动作让男人的声音嘶哑了好几分。而她一对黑发松松软软的披散在他身上,更是添了几分亲呢与缠绵的意味。

    “嗯——”仍然乐在其中的关小兔未察觉到危险来临了,随便地应了声继续她的探索。

    怎么有人可以把身材练得这么好!?好看又好摸,刚从水里出来的时候还让人想咬一口的冲动——

    “好摸吗?”男人又问。

    其实,早在她第一次在他面前喝醉之后呈现出来的某些不同寻常的现象时他就觉得这个女生不像是表面表现出来的那么乖,之后她那堆乱七八糟的漫画丢在他这里时,他就已经隐约猜得出她的某些喜好,后来第一次在往她脸上扔毛巾时,是他潜意识里想试探一下她的反应。

    那时,她没胆子多看他一眼,后来两人在一起有了亲密的肌肤之亲后,她胆子越来越大,在他裸身出现时,在她脸上除了小小的害羞之外,更多的却是想上前摸一把的眼神,或者可以说,她有可能把他当成块可口的点心想要吃掉!

    而现在——

    “好。”

    很好。

    “要不要看?”

    “要。”

    “那就帮我把衣服脱了!”他低下头咬着她的耳垂命令道

    听到那熟悉的命令呼唤声,她不禁乖巧顺从地抬头看着他,泛着水光的樱红小嘴让他怎么也移不开眼——

    两人视线交缠,情不自禁地陷溺进入彼此的眼眸深处——

    这一天下午,大BOSS不仅让某只小兔兔看了,还让她吃了!

    两人离开公司时,已经是晚上八点。

    小家伙被老太爷带回了老宅,大BOSS带着双腿疲软的关小姐去吃大餐。

    一场父子相认的戏码圆满的划下帷幕,关小姐再累还是有心情吃的。

    两人去了一间有名的中式餐厅,不用预约,因为老板就是他们岑家某位表亲开的,这里固定留有三个包间给他们自家人,随时来随时有位置。

    饭吃一半的时候,关闵闵去了一趟洗手间,出来的时候迎面撞上了一张熟悉的女人的脸。

    ------题外话------

    首订当日,粉丝傍前十名的亲们,在群里戳某薇啊!订制礼物活动以后还是会有的,谢谢亲们对某薇对小兔对*oss的支持。谢谢夏天亚亲,139**5104亲,萍水相逢,宓琪亲的鲜花,还有很多同样给关小兔送了花的其它亲们,某薇都有替小兔铭记着。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霸婚之独宠甜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盛夏采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盛夏采薇并收藏霸婚之独宠甜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