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霸婚之独宠甜妻 > 第八十六章 超级护短大BOSS

第八十六章 超级护短大BOSS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关闵闵此时想从几十层楼跳下去的心都有了!

    唔唔唔,第一次与他参加会议就出了这种大事,她这个特助还要怎么混日子啊?

    都怪他一大早就挖她起来游泳,结果做了比游泳还累人的事情。

    她无精打彩地与他从家里来公司的时候,就在车上玩一会在线游戏,想借此提提神的,结果还是玩着玩着,眼睛就支撑不住睡着了,到了公司,她有些迷糊的醒来,直接将手机塞进包里就走,当然游戏也是也忘了退出来。

    一直到跟着他过来开会,她都没有将手机拿出来过,自然也将玩游戏那事也忘了,当然自动寻宝功能就一直持续运行着——

    结果呢?找到宝物了,还非常不合时宜的当场公布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了她身上,任何人都清楚了游戏声音的来源,这尴尬的场面简直是无法化解了。

    坐得离她最近的富豪哥关以辰额角抽了两下,低下眼眸不理会,放在桌面上的手指地轻敲起来,表情有些不耐。而关媛媛则闭了闭眼不知道该说什么的表情。

    而连正则则是冽开嘴笑得意味深长,眼里看热闹的成份实在是太明显了。小东西闯的祸不小啊,不知道大BOSS想怎么处理呢?但他私认为,岑致权也不敢处理她。

    关绍轩也觉得自己脸上超级无光,他怎么生了这样一个女儿?之前代表关氏营建的时候都不知道她到底又闹了多少笑话?特别是在座的各位都是各个公司的代表,就算是嘴里不说,但心里肯定是在看好戏呢!

    倒是许嫣与未说明报告的叶瑶都存着看戏的心里,看看岑致权会不会当场让她下不了台面?

    只是,整个会场里大概就只有她们两个第一次参加会议,才以为大BOSS有可能会训她了。

    人家关氏营建当初是怎么得到这个项目的?

    第一轮的企划案提交,关小姐的企划案连公示都没有就直接入选了,这其中的关系是个人都知道怎么回事啊!

    不过,此时大BOSS也用深沉的目光盯着某位肇事者,他们静观其变好了。

    当众认错不是难事,怕的是,人家以为他的助理怎么能这样呢?

    “咳。”她吞了吞口水,才要从位置上站起来承认道歉,坐在首位上的大BOSS却率先开口了。

    “关特助,把我的手机拿过来。”岑致权在一瞬间的愣住后,很快反应回来。他说话的语气很平常,甚至当着大家的面站了起来,“很抱歉,我最近不小心迷上了网游,进会议室之前将手机将放在关小姐那里忘记关了。耽误了大家的时间,请原谅。关小姐,把我手机拿过来。”

    大BOSS都承认得面不改色了,小特助只能顺水推舟的拿出自己的手机,硬着头皮递过去——

    “总裁,对不起,我忘记帮你关机了。”

    “念你是初犯,这次就原谅你一次,下次进会议室之前,一定要把手机,不管是你的还是我的全都要关掉,知道吗?”

    关闵闵不知道自己该哭还是该笑,这位大BOSS二两拨千金的手段真是厉害极了。

    明明是她的错,他揽到自己身上,然后还能反过来再教育她一顿。

    在座的诸位商场精英们也是因为岑致权的一番言语而愣住了!

    对待工作一向严肃认真到苛刻的岑致权,也会迷上小朋友才玩的网上游戏,还能沉迷到这个程度吗?而且,关小姐递过去手机壳是果绿色的,还挂着个明明是小女孩才喜欢的水晶吊饰?这真的是他的手机吗?

    有没有搞错?当大家的眼睛都瞎了吗?

    倒是了解关闵闵的连正则笑趴到桌上了,这位大BOSS的脸皮也真不是一般的厚啊,为了替美人解围这么的抹黑自己也是醉了。

    “真是调皮,怎么把我的手机也弄了个女孩子用的外壳,等会给我取下来,听到没有。”大BOSS继续面不改色的对关特助正色道。

    “哦,知道了。”既然要演戏当然要演全套,就算是所有人都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也得演完。

    这一点,关小姐还是非常清楚的。

    “好了,会议继续。”大BOSS将那款果绿色的手机拿在手上点了几下后朝全体瞎了眼的商场精英们发话。

    于是,继续开会。

    二十分钟之后,大BOSS简单的做了总结后宣布会议结束,在众人离座离开之前对关绍轩及关以辰兄妹道:“关总,以辰,我让人订了位,中午一起用餐。”

    面对大BOSS的邀请,当着众人的面实在是不好反驳,虽然关以辰兄妹真的很不愿意跟自己与父亲大人一起用餐,当然关绍轩对自己的一双儿女也没啥好脸色就对了,但是还是给了岑致权一个面子,答应下来。

    出了会议室之后,关闵闵小心翼翼地跟在大BOSS身后回到办公室,大气都不敢喘,撒娇就更不用提了。

    “都几岁的人还在玩游戏?”大BOSS将那上小的手机丢到桌面后坐在大椅上,开始要教训人了。

    “忘记关了而已嘛!”关闵闵心疼的拿过手机。低着眼嘟了嘟嘴,道歉:“对不起嘛,以后不会了。”

    做错事就要勇于承认,这一点关小姐自认为还是做得可以的。

    看着她委屈的小模样,他莞尔一笑,朝她勾勾手指头,关小姐屁颠颠的跑了过去,直接就坐到了他腿上——

    “还有以后啊?”他伸手捏捏她的小鼻尖,语气亲呢得很,哪还有什么怒气啊。

    “难道以后都不能玩游戏了吗?我告诉你,你儿子才是资深玩家,你限制也是限制他才对。”看到男人不生气,关小姐很不服气的打着小报告。

    “这么说,你玩得还很在理了?”

    “那当然。”人总得有点休闲娱乐的对不对?不过,“我保证,以后不会在上班时间玩就是了,要怪就怪你好了。”她伸手戳了戳他硬实的胸膛,戳得嫩嫩的手指头有些痛,于是收回手。

    “怪我什么?”男人双手箍着她的细细的腰身,目光炯炯地盯着她小脸上变幻的表情。

    “你早上故意引诱我,让我累得在车上睡着才会忘记退出游戏的。”明明知道她要上班,知道她体力跟不上他,但还是狠狠地折腾了一轮,所以,他至少也要付三分之一的责任的。

    “你怎么不说是你好色呢?”大BOSS可不同意她的说法呢!当时她盯着他的眼神像是饿了许久没吃到肉的狼一般,就差没流口水了。

    “明明是你好色才对!”关小姐就算是好色也不在他面前承认。“而且,你故意勾引我!”

    两人无意义的争辩谁好色问题,桌上的内线响了起来,男人用眼神示意关小姐按下去——

    “你的手比我长!”而且还固定着她的腰身让她转个身也难啊。

    “好像你现在是我的助理。”

    好吧,算她理亏!谁让她确实是他的小助理呢?

    困难的转身,伸长手按下内线,传来岑佳佁熟悉的声音——

    “BOSS,关总裁说有事先走了,下次有空再约您一起吃饭。”

    “哪位关总裁?”大BOSS还没有开口,腿上小助理倒是帮他出声了。

    今天来参加会议的可是有两位关总裁哦,一位是富豪哥,一位是富豪爸,当然,真要算得这么清楚,她关小姐也算是曾经的“关总裁”呢!

    “梵雅国际的关总裁。”

    原来是关以辰先走了。

    “我知道了。”岑致权应道。

    办公室里安静下来。

    “你明明知道富豪哥跟我富豪爸不和,为什么还要邀请他们一起吃饭?”

    这一点,关闵闵实在是想不明白的,不知道关以辰走了以后,富豪姐有没有跟着一起走?想到他们两人一向相同决绝的态度,想来也不会留下的。

    “我们就要结婚了,请未来岳父大人跟大舅子吃顿饭还需要理由?”不管他们关家父子要怎么斗,他们即将要成为一家人是事实,他不希望在未来的日子有可能被夹在岳父与大舅子之间难作人,虽然可能性很小,但以防万一,还是先跟他们当面说清才好。

    更何况现在的新海岛项目,未来的三年甚至更多的时间里,他们都是合伙人关系,关系闹得太僵对谁都没有好处。

    就算是不能杯酒化仇恨,至少在公众场合也能握手言和吧?

    他的要求也不高的,至少不要被外人看笑话。

    “是订婚。”关小姐纠正道,订婚没有法律效律,但结婚可不一样哦。

    “你这是逼我马上拉你去合法化?”男人眯了眯眼,双手用力几分,更是箍紧她细小的腰肢威胁道。“既然你这么迫不及待,那等会吃完饭我们就去办了这事。”

    “我哪有迫不及待啊!不要啦,人家还没有谈过恋爱就要结婚好亏!”不说要有多轰轰烈烈的谈情说爱,至少也得感受一下甜蜜浪漫的感觉吧?

    所以大BOSS沉默下来了,她以为他这阵子对她的放纵不是谈恋爱是什么?难道她一点感觉也没有吗?这个没心没肺的家伙,真是白对她好了。

    “本来就是啊!”看到大BOSS沉着脸不说话,关小姐心虚的低下眼。

    这阵子他其实并没有逼迫她做任何事情,就连结婚也没提,只是突发事情太多,为了给双方家长及外界交待,所以同意长辈的建议先订婚。

    他没有如同六年前一样,一句结婚的话下来就不容许任何人反对,而是慢慢的迁就她,让她习惯他的工作,习惯他的生活,更重要的是,习惯他这个人的存在。

    她一向都是那种做事漫不经心的人,但也是知道他对她的改变的。

    她没有真正谈过恋爱,与岑致齐那段再清涩不过的感情根本就是在扮家家酒。之后再也与任何男人交往过,她的恋爱经历可以说是零的。

    她不知道别人的男朋友是怎么做的,但是以岑致权这样一个男人来说,愿意放下身份与地位陪她这个小女生慢慢来,已经算是非常难能可贵了。

    他没有说过喜欢她,为什么会钟意这样的一个关闵闵,但她有感觉,感觉得出来他对她是喜爱的。

    而她对他,也是同样的感觉。

    他一点一滴地渗透她的生活,让她从害怕茫然到接受,其实这个过程没有特别突兀的地方,好像顺其自然就这么走过来了。

    但现在,她对他说还没谈过恋爱,难怪某位大BOSS不开心了。

    “真的生气啊?”一直不开口说话的大BOSS让她有些不安了,两片嘴唇敢抿了起来。

    “要是我说真的生气,要怎么让我消气?”看到她这副委屈的小模样,哪还气得起来?

    “亲一下?”

    大BOSS摇头。

    “摸一下?”

    这下,大BOSS点点头,附到她耳边:“那要看摸哪里了?”

    还能不能好好对话了?真是污得不要不要的!

    总之,后来大BOSS不气了,至于关特助是摸了哪里让他消气的,那只有问当事人才知道了。

    不过,事后关小姐在洗手间里洗了十分钟的手就对了,出来之后还不断地甩着双手嚷嚷着“太污了”

    关小姐,你还不够污吗?

    ——

    在关小姐努力让大BOSS消气的同时,关媛媛推开了贵宾会客室的门。

    关绍轩正坐在沙发上,而他的秘书小姐正好端了一杯热水过来递给他,动作自然熟悉,好像做过了无数次一般。

    看到关媛媛进来,叶瑶欠了欠身,“你好,关小姐。”

    关媛媛扫了一眼叶瑶后无视于她的存在一般,将视线转移到崩着脸的关绍轩脸上,口气冰冷十足道:“麻烦外人回避一下。我有事跟关总谈。”

    谁是外人自是不用说了,叶瑶闻言脸色一僵,说不出的尴尬与难堪,整个人僵硬在那里无法言语。

    关绍轩火气蹭的上来了,“关媛媛,你搞清楚,现在谁是外人?”

    一进来对他这个父亲一声招呼也没有直接就让他身边的人滚开,这是完全不把他放在眼里的意思吧?

    也是,要是还把他这个父亲放在眼里,怎么会跟她哥联手对付他,将他整个关家几近掏空呢?她还有脸在他面前讲“外人”这个词呢!真是好极了!

    “她不走可以,我走。”关媛媛没兴致在这里吵架,家丑也不适宜在外人多说什么。如果不是看在岑致权的面子上,她刚刚已经跟她哥一起走了。

    若不是真的有事,她没必要来这里看他脸色的。

    叶瑶知道自己没法介入别人的家务事,至少现在不可以!纵然这个场面让她很难堪,但她极力忍了下来——

    “董事长,关小姐,抱歉。我先出去了,你们慢慢谈。”她几乎是咬着唇说出这句得体的话的。

    都在生气中的关绍轩与关媛媛没人有理会她,她咬了咬牙退了出去,在合上门时,放在身侧的拳头紧了又紧。

    奢华的贵宾室里安静下来,关媛媛踩着高跟鞋为自己倒了一杯果汁才要转身回来,关绍轩手里的杯子已经朝她砸了过来,透明的杯子在她脚边不到十公分的地方碎成渣,杯子里的茶水也泼了一地,但没人在乎。

    “关媛媛,你对父亲的态度真是好极了。”关绍轩脸色非常难看,放在拐杖上的双手发抖,真是被女儿气得不轻的。

    关媛媛站定没有一丝一毫地退缩,“你对女儿的态度也不差啊!那只能说明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罢了。”

    “如果不想跟我吃这顿饭,大可以先走,因为我面对你们也吃不下。”关绍轩压抑住情绪冷哼道,“我不知道你跟我还有什么好谈的。”

    “你以为不是看岑总裁的面子上,我会留下来吗?”关媛媛勾了勾嘴角,面无表情,“当然,还有另外一件重要的事必须跟你说一下的。奶奶去世之前留给我的在瑞士银行的那笔基金在你手里吧?方便的话请把它转交给我,因为我成年许久了。”

    要不是因为这件事,她不可能会主动找上他的。

    属于她关媛媛的东西,一分一毫都会要回手上,不属于她的,送到她面前也不会要。

    原来是为了那笔基金!

    关绍轩怒极反笑:“你跟关以辰要了我几乎整个关家,现在还有脸来要我们关家老祖宗留下的东西?”

    “哥拿的是本该就属于他的,这些年没有我哥坐阵公司,关氏营建早就被那些老家伙掏空了,别不承认。我选择站在他这边是因为觉得公司交给他绝对只会壮大发展,而不是被别人掏空或并吞。当然,不属于我的东西我一分也不要,但那笔基金是奶奶特意指名留给我继承的,为什么不能要?”

    当然,现在关氏营建也算是被掏空了,只是掏空的人是自家人罢了,总比被外人掏来得强吧?

    当然,她也不是缺那笔钱,但是那是奶奶留给她的,希望她可以用那笔钱做她自己想做的事。奶奶在世时对她的好,她从未忘记过!

    她想拿出来,是想以奶奶的名义建一个公益基金会,让更多的人记得她奶奶的名字。

    她是奶奶在世时,唯一承认的孙女,她能为她做的事情只有这件了。

    以她对关绍轩的了解,她与哥与他这样的翻脸之后,他绝无可能主动提这件事的。与其让他拿来给别的女人用,不如她拿来做善事。

    没错,她心里说的别的女人就是关闵闵母女。虽然人家现在攀上了岑家,也不会将那笔钱放在眼里,但她就是要拿回来。

    “你还有脸叫奶奶?”关绍轩冷冷的笑着,“你跟关以辰掏空我关家的时候,怎么没想到那些也是奶奶家的?你就不怕她老人家知道你们兄妹俩做的好事之后从坟墓里爬出来找你们问罪!?”

    “对不起奶奶,对不起关家不是我,不是我哥,是你跟我妈,不要把这些罪名算到我跟哥身上来。奶奶就算是从坟墓里爬出来要问罪也是先问你。如果你不想基金给我不算,我会找律师跟你谈。”

    关媛媛不想跟他吵了,再怎么样,再怎么不对,他仍旧是她的父亲,与自己父亲闹成今天这样,她其实也身心疲惫的。

    只是有时候人生不得不进行一与二的选择!

    “关媛媛,有本事你就去找律师。”关绍轩低吼道。

    总之,关家这笔钱他是不会轻易给她的。

    本来,他关绍轩也算是个极爱面子的男人的,对于那些因为因家产纠纷而风波不断,继承问题一个接一个,恩怨情仇此起彼伏,最终演变成了丑陋的法庭大战,父母子女对簿公堂丑态百出的事情也是极其厌烦的。

    他一生都在极力维护着关家的尊严,但是,自从大半年前闹出父子女分离钜额家业之后,他已经不在乎所谓的面子问题了。

    一辈子的脸几乎都丢光了,不就是上法庭而已吗?何惧?

    关媛媛从贵宾室出来,与岑佳怡招呼一声之后离开了,经过这番争执,这顿饭她肯定是吃不下去了的了。

    她坐着电梯离开,一个纤长的身影闪了出来,怨恨的眼神瞪着紧闭的电梯门许久许久!

    ——

    关以辰拒绝了岑致权的午餐邀请后并没有立刻离开岑氏,而是顺着安全门走到楼顶,抽出一根烟点上。

    他知道致权的意思,相缓解他与关绍轩剑拨弩张的关系,也不想不给他面子,但这绝对不是一顿饭可以解决的问题。

    与关绍轩一起吃饭,他保证他可以忍得住不发脾气,但关绍轩肯定不行。而他一向不喜欢与人做无谓的争执,特别是在多人面前。

    所以,他干脆拒绝了。

    顶楼的风很大,吹乱了他原本一丝不苟的头发,几缕不听话的发丝垂到额际,增添了几缕狂野的气息。

    他缓缓的吐出烟圈,抬着看着漫无边际的天空,让自己的大脑暂时处于放空状态。

    这么多年,他从来没有停下来过,一直在不懈地努力,终于在半年前自己想要东西都拿到了手里,只是,除了最初的兴奋之外,慢慢他竟觉得自己的生活有些索然无味了,每天除了工作还是工作。

    这算是倦怠了吗?他才三十三岁,一个男人人生中最精华的年龄段,怎么会倦怠了呢?

    大概最近只忙于工作,连最基本的生理需要都忽略了才会内分必失调胡思乱想吧?

    或许,应该再找过另一个干净的女人,好让他定期纾解生理需求才对。

    这么想着,心情好了一点,扔下手中的烟头,踩了两下正欲离开,安全门再度被人推开——

    迎面而来的,是一张熟悉而美丽的脸蛋——

    庄琳今天来岑氏是面试的!

    今年刚大学毕业的她,第一份工作是在关氏营建做秘书,她的顶头上司,年轻的关小姐对她很是照顾,可惜这份工作她没能坚持太久。

    正巧碰上岑氏集团秘书室征人,她抱着试试的心态投了简历过来,没想到接到了面试通知。

    今天是第一轮面试,人很多,两百多名千娇百媚的年轻女子等候,谁都知道岑氏秘书室吃香了,薪水高,各种福利及年终花红更是让业内人士趁之若趋,说不定还有机会来个麻雀变凤凰的戏码。

    毕竟岑氏是个大家族企业,大部分的岑家人都在公司里任职,就算麻雀变凤凰的机率太低,但在这样一个大机构里任职,平时接触的都是商场精英人士,不能做豪门少奶奶,找人能力佳会赚钱的职场精英男做老公的机会还是很高的,毕竟能应征上秘书的,大都是长得标致体面,学历也不低的。职场精英男们大都喜欢找做事细心,脾气大都比较温和的秘书小姐做女朋友的。

    今天的面试其实很简单,面试官并没有问太多问题,叫她们过来大概只是看看人长得如何罢了,毕竟秘书也算是公司的门面呢!

    庄琳是排到最后几名面试的,感觉还不错,但也要等通知过来第二轮专业考试。

    面试完之后,她因为想着家里的事情而坐错上行的电梯,走出来之后本想坐另一部下行的电梯,不经意间看到往顶楼的指示牌,她下意识的就走了上来,想看看站在岑氏的楼顶这么高的地方是什么样的感觉——

    如果她知道她这一下意识的举动会让她碰到她的上任金主时,绝对不可能走近这个地方半步的。

    可是,当她推开门的那一刻看到那个人时,想要悄无声息的离开已经来不及了,因为他已经看到她了。

    庄琳不知道自己此时该用什么的态度来面对他,他们的分开没有任何的纠葛与麻烦,但她也没想过他们会这么快再度见面。

    她不可能当作没看到他一样走开,毕竟以后自己有可能要在业界内工作,碰上他其实还是有可能的,虽然机率不大。

    不过,因为要来岑氏面试,她也做了功课,粗粗地了解了一下公司的最新动向,岑氏与他的公司有合作关系,这大概也是他会出现在这里的原因吧?

    现在她仓促离开,只会显得自己无礼罢了,但是让她像普通朋友一样朝他挥手招呼,她也做不到。

    因为她知道,他从来只把她当个解决生理需要的女人罢了。

    一想到自己为了钱,将清白的身子卖给了他三年,她在他面前怎么也抬不起头来,那几年经常萦绕在心头的酸涩又涌了上来——

    庄琳说不出任何的话,而关以辰也没有开口,就这么站在那里。

    这个女人跟了他三年,他一直都知道她是美丽的,要不然当初他也看不上眼。

    只是,女人之于他来说,真的没有任何的意义,就算她再美也一样的。

    所以,这三年来,他只有在需要她的时候打电话让她到固定的公寓等他,事后他也从来不在那里留宿。

    可以说,之前两年,他连她的名字也没有刻意留意过,只是有一次他冲完澡出来准备离开,听到她在打电话给家人,无意中说了名字他才知道。

    但这并不代表什么!当初他们说好,就是三年的时间,一到就让她走。

    给不了任何承诺,所以他也不会耽误任何女人的青春。

    虽然她看起来年纪还很小,又长着一张秀气的小脸蛋,让人会以为她未成年一般,但只有他知道,她的身体早就成熟了。

    再次在这里碰到她,他其实也很意外。

    算来,这是他们第一次在白天见面,还是在如此明亮的阳光下见面。

    心里似乎酝酿着一股不知名的燥动。

    屋顶上,种满了惹眼的绿色植物,在正午的太阳照耀下,泛着油亮碧绿的色泽,也带来清新的微微凉意,加上风也不小,所以很是舒适凉爽的。

    可是,两人相对沉默无言之下,空气却变得异常的燥热,充斥着不知名的感觉,让人心也变得燥动不安。

    不知过了多久,关以辰的手机响了起来打破这一层沉默,他拿起手机,是岑致权。

    很快的就接了起来——

    庄琳看着那一边讲电话一边向自己走来的男人,身子下意识的往门边靠,低着头站在那里,好像就为了等着他走过去,走过她的身边,然后她再离开。

    风过水无痕一般。

    “别说你不认识我。”男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挂了电话,站在她的身前,高大的身影让她几乎笼罩在他带来的阴影下面。

    “关总!”庄琳没想到他会主动跟她说话,不安的后退了一步,恭恭敬敬的道。

    关以辰听到她云淡风轻的口吻,心里莫名的不悦,“关总?我想我们的关系应该比这个更‘深入’吧?”

    “关总,请您自重。”她颤抖的说。他刚才那句话,纵然是事实,却仍旧有些伤人啊。

    自重!?

    关以辰忽然伸出手抓住她的手臂,整个身躯压了上去,将她逼得退无可退,“你在我床上的时候怎么不说自重?”

    如果他想侮辱她的话,目的已经达到了,因为她的脸已经像一张白纸,再无一点血色。

    “关总,我跟你的交易已经结束了。”

    是了,结束了!

    所以,他关以辰何必主动去跟一个女人招呼?

    忽然,压在身前的压迫解除了,男人甩开她,阴沉着脸离开了。

    看着男人离去的方向,庄琳却怎么也移不开脚步,她蹲了下来,将脸埋进膝盖里,任泪水流了满面。

    ——

    岑致权邀请关家一家一起午餐的意愿还是落空了,闹成这样,谁还有心情吃?

    于是又变成了二人黏腻的午餐,地点也由餐厅变成了办公室。原因是关特助称累了不想动,知道她会这么累的原因,所以大BOSS自然是迁就了她。

    饭刚吃完,关特助就哈欠连连的进了休息室去被眠了。

    岑佳怡进来,将整理好的报表给大BOSS审批,天可怜见,她连午休时间也要加班,都不知道他请了个特助回来是摆着好看的嘛!

    “哥,要不要再给你发个征人信息?”首席秘书看着正在认真批示文件的大BOSS小心问道。

    “今天的面试有合适的人选吗?”岑致权随口问道。

    他家小兔最近太累了,让他不忍心将那么重的公事交给她去做,再说了,他将她绑在身边也不是让她做事的。

    当然,她有兴致学的话,那就随便她。

    “合适的人选当然有。有位还是赛德商学院的硕士。”

    “听起来不错。但是是女的话就不考虑了,你另发征人信息吧。”就算他无心游戏人间,但也明白自己对于女人的吸引力,他干嘛自找麻烦在身边放一个不定时炸弹?况且做为他的特助,工作强度很大,不是一般女性可以应付得来的。

    “那小嫂子呢?还要我带她熟悉吗?”

    显然,大BOSS对于这个称呼很是满意,“最近要忙于订婚的事项,她可能会比较忙,她能做多少就多少吧。”

    也就是说,其实这位特助小姐就是来混水摸鱼白拿钱的!

    她明白了,也有些嫉妒了,为什么她这么拼命工作拿的钱还没有关特助多?

    看来虽然都冠着岑姓,可是岑小姐与岑太太这两者之间的区别还是非常大的。

    一觉起来后已经是下午四点了,关闵闵有些汗颜,他怎么也不叫醒她?

    从休息室出来在办公室没看到大BOSS,于是往秘书室而去。

    此时正是下午茶时间,秘书们都在茶水间里喝茶吃点心兼聊一会八卦。

    当然,对于八卦,关小姐还是挺有兴趣的就对了,只是八卦的对像是自己时,那就不好玩了。

    “秘书室又要来新人了,我们总算是可以缓口气了。”秘书甲长叹一声。

    她们每天的工作忙得要命,从早上进入办公室到下班离开,每根神经都绷得紧紧的,下午茶半个小时的时间是唯一可以放松的时刻。

    但是,同样的,比业界都高的福利让她们都认命于这份工作。

    当然,每年招募新人也是她们可以相对放松一些的时候,虽然新人最终还是会分到其它主管身边工作,但能喘一时是一时啊。

    “要说公司最好命的秘书非关小姐莫属了。”秘书乙感叹道。“人家不做总裁做特助,一样前途无量。”

    “你拿谁比不好拿关小姐比?”秘书丙撇撇嘴,“人家是大BOSS钦点的特助,还是大BOSS的未婚妻兼孩子他妈,身份摆在那里了,还用说嘛!”

    “这倒是事实。”秘书丁喝了一口茶,“不过,就算她是大BOSS的特助,身份超然,但是在重要会议上还玩在线游戏,也未免太为所欲为了。”

    “听说大BOSS宠爱得要命,不但一句责备的话也没有,还硬说手机是他的,将错揽在自己身上。”

    “若是今天这种情形,若换作是其他人,下场肯定很惨。”

    “果然是红颜祸水啊!大BOSS中的毒不轻。”

    “工作时间到了,不要再聊了。”首席秘书不知什么时候进来,站在关闵闵身后拍拍手掌道。

    众人回头,看到八卦对像关小姐也在时,大家立刻噤声,脸上都是一片尴尬之色。

    要是关小姐这一状告到大BOSS那里,她们肯定是吃不完兜着走。

    “佳怡姐,你的秘书都好八卦啊!”

    跟着岑佳怡进了办公室,关闵闵有些呕血道。

    她也不是故意在会议上玩那个啊!这话从她们嘴里说出来,她真的成了大BOSS变成昏君的祸水了。

    还好,从小到大,对于流言蛮语她听得耳朵都起茧了,今天她们说的那些话对她的伤害程度不到一百点。

    不过,让大BOSS蒙羞那不好了。

    于是,做事一向懒散没啥目标的关小姐决定愤起了!

    “佳怡姐,我要做个合格的总裁特助。”

    为了这个目标,关小姐一直呆在岑佳怡的办公室时,将所有的心思都放在公事之上,这专心的程度绝对不亚于她熬夜看漫画书,一直到大BOSS来秘书室寻人,她还咬着笔头,视线一眨不眨的盯着电脑屏幕。

    这些数据看起来真的是头疼万分啊!

    “我的小特助在忙什么?”一双大手从身后围了过来,将坐在宽大办公椅里的女孩给圈在了自己怀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霸婚之独宠甜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盛夏采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盛夏采薇并收藏霸婚之独宠甜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