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霸婚之独宠甜妻 > 第九十二章 要订婚啦!

第九十二章 要订婚啦!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岑大BOSS心满意足的从办公室出来正要去见见关以辰时,岑佳怡向前报告,称关总裁在一分钟之前已经坐着电梯离开了。

    “这就走了?”岑致权有些不解,本来还想邀请他一起吃饭的。

    上次他答应过他家小兔邀请关家兄妹一起吃顿饭却一直没做到。他不是有事找他谈吗?怎么走那么快?这可不是他关以辰的风格。

    “嗯。他说晚点再给你电话。”岑佳怡知道关以辰会提前离开,应该是跟贵宾室里那一地的狼藉有关,但是那些没有根据的事情她是不会随便猜测的。

    岑致权点点头,关小姐已经拿好包出来。

    “可以走了吗?”她肚子饿得不行了,差点就没有力气走路了。

    “走吧。”大BOSS过来将娇软无力的女孩扶进怀里,“要不要我抱你?”

    “想。”关特助朝他甜甜一笑,“不过还是不要了。”

    “腿不软了?”最喜欢看她一脸甜笑的模样,忍不住的低下头,轻吻她小巧的鼻尖。

    “咳咳!”首席秘书看不下去了,两位,这里是公众场合呢,注意一下形像好吗?

    “佳怡姐,你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去吃饭?”关小姐倒是不知道害羞,大大方方地提出邀请。

    “不了,我还有事情要处理,你们去吧,不打扰你们恩爱了。”

    首席秘书优雅地退场,开玩笑,没到下班时间呢,就算总裁大人允许她翘班,她也不会不识相去打扰他们的约会啊!

    ——

    三人的晚餐选了克拉码头一家有名的海鲜楼。

    小关先生是让司机从家里送过来的,总不能老是丢他一个人在家,虽然有大把人照顾他,而且老太爷也开心得很,他自己也玩得很HAPPY,但是目前还属于比较陌生的父子还是要培养一下感情的。

    舍弃了冷气十足的包房,他们选择了靠近江边的位置,可以一边吃一边欣赏风景,而且晚上的江风也很大,很凉快。

    当然,若是平时,岑致权一定不会在这种显得吵杂的地方用餐,但是现在是一对二,所以,只能接受。

    关闵闵作主点了海鲜楼里她最想吃的那几道,给爱吃虾的儿子点了白灼活虾、蒜末龙虾、麦片虾及油炸小馒头,岑致权没有意见,他们觉得好那便好,反正这一餐就是为了他们而来的,不过,以后一家三口出门吃饭,他也只能做司机随从的份了,因为这母子俩的口味很一致。

    菜式一一送上来的时候,夜暮也降临,河两岸的灯光亮了起来,晕黄的光线投射在水面,水面波光粼粼,周边也更加的热闹了。

    关景睿专心地朝他的虾进攻,而关闵闵则是对着那跟她的小脸一般在的大螃蟹奋斗。

    岑大BOSS戴着手套亲自动手,用钳子帮她把巨大的蟹脚剪开,将里面鲜嫩的肉挖出来放到她面前的小碗,直到堆得满满了之后转向儿子这边——

    “你要不要吃蟹肉?”

    小家伙嘴里咬着龙虾点了点头,看着眼前这两个完全不想说话的吃货,大BOSS只能认命的继续剪蟹脚,剥虾壳,挑鱼刺——

    “你都没有吃到东西!”吃得七八分饱之后,关小姐终于良心发现她家的总裁大人一直在照顾她们母子俩,满足的笑意挂在脸上,夹了一筷子蟹肉递到他唇边:“来,我喂你。”

    这口气,是把他当小孩子吗?大BOSS虽然不是很满意,但还是张嘴咬了一口,惹来小关先生的白眼——

    “妈咪,你都没有对我这么好过!”

    这明显是嫉妒了!

    “关景睿,说话要凭良心,我什么时候对你不好了?”关小姐收回筷子,瞪着对面的儿子,“你有需要我夹菜给你吃吗?每次都嫌弃我的筷子上有口水。”

    就算用干净的公筷子他也一样嫌弃,所以,这能怪她喽?

    “我是没让你夹菜给我,可是你每次都会跟我抢东西吃好吗?”

    话题忽然升级了。

    “谁让你抢不过我?”关小姐不甘示弱的回回去。

    “是你不要脸,跟小孩子抢吃的。”

    “现在这一桌子不够你们吃吗?”岑致权无语地望着这两个孩子。

    让别人听到她们的对话,还真的以为他连女人孩子都要养不起了。

    “大BOSS,你要管管你老婆了,一把年纪了还整天跟小孩子计较。”关景睿抓起一剥好的大虾,利落地放进嘴里。

    “关景睿,你竟敢说我老?生颗鸡蛋都比生你好!”至少鸡蛋不会气她。

    “可惜鸡蛋不会叫你妈咪。”

    “孵出小鸡就会叫。”

    “专心吃东西,不许再讲话。”男人沉声命令道。

    再不管管这两孩子,可能会在餐桌上大打出手的,真是够了!还不如刚才做两个安安静静吃东西的小吃货来得可爱呢!

    “大BOSS!”关景睿空出一只手指了指不远处另一张桌子边的人道:“那个人一直在看着我们也,你认识他吗?”

    从他发现开始他在看着他们到现在,至少二十分钟了。

    刚才不问,是因为他忙着吃东西,现在吃得差不多了,有空管闲事了。

    顺着儿子的小手指过去的方向,岑致权与关闵闵都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

    岑容臻自然也知道他们发现他了,优雅从容地从位置上站起来,朝他们走了过来。

    关闵闵没想到在这样的地方吃个饭也能碰上熟人,岑致权几乎是无视他的继续帮她挑鱼刺,而关景睿则是睁着一双莹润的大眼看他。

    “介意我坐下来吗?”灯光下,身材颀长的男人优雅的立在那里轻声询问道。

    “容臻哥,你也来这里吃海鲜啊?”一大一小的男人都不出声,关闵闵只能硬着头皮开口。

    自从那一次在花园被他掐了一次后,她一听到他的名字都觉得背后有些发凉,今天他站在她面眼,就算是他笑意融融,可她声音还是颤了一下。

    容臻哥这笑面虎的角色演得实在是太好了!若是有心进军演艺圈的话,不拿奥斯卡金像将都对不起他了。

    “嗯。”岑容臻低声回应一声,目光只扫了一眼关闵闵之后放到了关景睿身上,小家伙也毫无畏惧的回望着他。

    “叔叔,你想要跟我们搭桌,要问问大BOSS才行哦!”

    小家伙脸上的笑容灿烂又纯净,眼神清澈,根本不像是公司资讯部员工们盛传的那般,是个在电脑方面非常了不起的小天才。

    也是,就算再天才,也不过是个六岁的小奶娃。

    或者真的是父系的遗产基因太强大了,所以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纵然,他再不想承认也不得不承认,这孩子,不会是阿齐的。

    只是,他当年六岁的时候,也是这般厉害了吗?

    这辈子,他除了从久远的照片里看到,他永远没有办法知道他六岁时是什么样的,谁让他比他出生晚了整整五年…

    然而,他与他,这辈子最大的鸿沟不仅仅是这微不足道五年的年龄距离——

    “你叫他大BOSS?”收起心中那股熟悉的钝痛,他淡淡勾着唇,目光闪烁,意味不明。

    “哦,他是我爹地呀!大BOSS是我跟他之间的暗号。”小家伙仍旧笑得一脸的无辜。

    第一次被小家伙亲口承认他是他爹地,却是这样的情景之下,大BOSS心里不是不郁闷的,但心中又为小家伙的聪明而赞许不已。

    他不认识岑容臻,却敏锐的感觉到他想试探他们之间的关系。

    他是认为小家伙是阿齐的吧?

    岑致权停下手中的动作,利落的脱下一次性手套开口,“我们已经吃得差不多了,你想坐就坐吧。”说完后朝小家伙介绍道:“他是二叔公的儿子,你可以叫他三叔叔。”

    “哦,三叔叔,前天我们的家族聚餐你没有回来。这次,算是我们第一次见面吃饭,你想吃什么随便点,大BOSS会买单。”小家伙倒是热情得很。

    惹得大BOSS瞟他一眼:“快吃你的东西。”

    小家伙嘟嘟嘴,推开面前剥好壳的虾肉,“我要吃甜点。”

    在大BOSS将面前的甜点放到小家伙面前时,岑容臻主动在岑致权对面的空位置上坐下来。

    “容臻哥,你要点其它菜吗?”关闵闵看着这一桌被她们吃得七零八乱的菜式再次小心询问。想也知道,容臻哥这种人,肯定也是不习惯吃别人剩下的。

    “不用了。”岑容臻语气仍旧淡淡的,听不出任何的情绪。

    “哦。”

    关闵闵实在不知道跟他说什么好,他们之间本来就不熟,就像之前她与岑致权一样,找不到什么共通的话题,于是,埋头吃她的东西。

    只是,自从她一声‘哦’了之后,餐桌上再也没人开口,气氛怪异得可以,若不是在室外用餐,周边都热闹得很,她一定吃不下了。

    悄悄的抬眼,吃货二号小关先生正在埋头吃甜点,而大BOSS则是镇定自如的吃着面前那碟海鲜烩饭,好像在品尝什么顶级美食一般——

    想到上次被打断的电话里想问的事情,她又壮着胆子瞄了一眼岑容臻_

    不得不承认,岑家人都有一张养眼的脸,或阳刚俊美,或优雅贵气,或潇洒不羁,总之,不管男女,外表都是极其出色的。

    而岑容臻属于阴柔贵公子类型,但却没有丝毫的娘娘腔,静静的坐在那里就散发着一股高贵儒雅的气息,若是手里再拿着本书,外人看到一定以为他是个学者呢!

    他的优雅贵气,对上大BOSS的绝对的强攻气势——

    这绝对最佳CP的强攻强受啊!

    若不是这对CP中的那位大BOSS是即将与她结婚的男人,她绝对会因为在现实中见到如此相配的CP而拍掌!

    而她也清楚的明白,他们家大BOSS肯定是直的,那弯的人就是容臻哥了!

    确认了这事后,她忽然打了个冷颤!

    虽然自己平时爱看BL,但现实中自己的男人被另一个男人惦记,而惦记他的男人跟他还是——

    这真不是一般的重口啊!

    如果不是跟岑致权在一起,她真的看不出来,容臻哥他——

    再度瞄了他一眼,却正巧与岑容臻望过来的目光撞上了——

    “我吃饱了!”关小姐没胃口了,不敢再看他,小心地将视线收了回来。

    回头看到大BOSS这一边,他碟里的饭已经少了一大半,听到她这么说,他放下餐具体,正要拿起餐巾拭嘴,有人动作更快的递了上来——

    “我帮你——”关小姐毫不扭捏的当众帮大BOSS拭嘴,动作温柔得让关景睿不得不怀疑她的动机。

    “妈咪,我也要擦。”小家伙嘟嘟嘴。

    “自己来。”关小姐瞪他。

    “大BOSS,你帮我!”小家伙简直是玩上瘾了。

    “不执行任务的时候,不用再叫我大BOSS。”这回,大BOSS轻描淡写的回了他。

    一肚子坏水,不就是想逼他叫他‘爹地’嘛!他偏不要!

    “任务还在进行中!”他说得也没错,上次他们买的那支股票还持在手中,没有卖掉之前都处于任务状态中!

    最终,大BOSS还是抽过餐巾,替小家伙拭了拭小嘴,那轻柔的动作及眼神都是说不出的疼爱。

    岑容臻静静的坐在那里,看着他们一家三口亲呢至极的互动,眼神里的光芒越来越黯淡,最终,一片死沉。

    就连他们跟他说要离开,他也只是机械的扬扬手,连一句再见的话也说不出来。

    一直到他们一家三口的背影越走越远,再也看不到。

    这就是他最终想要的生活吗?

    若是这样他觉得幸福的话,那便这样吧。

    ——

    吃了一顿海鲜大餐之后,今晚兴致特别高昂的关小朋友又叫着要去坐船,等他玩够愿意回家时已经是十一点了。

    关小姐刚上车就睡着了,倒是小家伙拿着PDA连线后,一路上与大BOSS讨论了这一个星期的市场波动。

    岑致权从来没想过自己会跟一个小孩子谈论这些公事,或者可以说是教导一个初学者,但此时,从后视镜中看着那张认真的小脸,心中的满足感一层接一层的。

    “你要不要跳级念?”最后,他试探地问道。

    他不是想左右他,只是想知道小家伙的真正想法。

    “不要。”果然,小家伙一口回绝了。“我要多玩几年。”

    要不然等长大了,就算再不情愿肯定还是会有一些推不掉的责任在身上,就像关小姐一样,明明没什么经商才能,还不是被富豪外公赶去公司?

    万一哪天,他的关小姐需要他为她做什么呢?又或者,前面这位大BOSS也有可能碰到难题呢?

    小关先生很早熟,小小年纪就会想到自己身边最亲近的人。或许是单亲中成长起来,加上智商过人,所以早熟便自然而然形成了。

    “好,那就玩。不过——”

    “不过什么?”

    “你要保证学习成绩。”他的入学考试成绩其实很一般,当初若没有岑静怡出面找学校,肯定是没法插班就读的。

    “OK啊!”关景睿回得有些心不在焉的。

    他已经在墨尔本上了一年小学,虽然课程方面会有一些差异,但对于他来说根本不存在问题,他只是不想考高分而已。

    高分对于他来说,真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

    “如果我说,想让你换个学校,你觉得如何?”虽然不会强迫他跳级什么的,但他还是想让他从小就接受最好的教育,这是每一对为人父母都会有的心理。

    “你会同意让我去伦敦上学吗?”说到这个问题,关景睿倒是又提起了兴趣。

    “你想去伦敦读书?为什么?”他问。

    “有小伙伴啊!江宇豪说他下个学期也要去伦敦跟贝贝一起上学。”这几个小家伙从小一起长大,一起上学,现在就他一个人回了新加坡,会想念是正常的啊。

    “这个问题,我会跟你妈咪好好谈谈。”岑致权郑重地点点头。

    其实就算他跟闵闵都同意,老爷子也不会同意他宝贝孙儿年纪小小就做小留学生的,就算是他,当年也是15岁才出国的。

    这时,车子驶进岑家,话题结束了,关小姐仍照睡得很沉,就连岑致权抱着她下车也没有醒过来。

    小楼里灯光温馨,关景睿跑上楼的身子忽然停了下来,望着抱着他妈咪正准备踏上楼梯的大BOSS——

    “怎么了?”看到儿子忽然停下来回头,岑致权不解的问道。

    “大BOSS,你会一直对我妈咪这么好吗?”

    这小家伙,倒是真的很关心他妈咪!

    岑致权低下头看了一眼熟睡中乖得要命的小女人,嘴角飞扬:“那当然。”

    不对她好,又要对谁好呢?

    ——

    半夜,睡得迷糊的关闵闵因为口渴醒来,喝了岑致权帮她倒的温开水后却有些睡不着了。

    “怎么了?”闭着眼的男人捉住她在不断在他身上游移的小手。

    “睡不着。”她翻身趴到他身上,将全身的重量都压在他身上,伸手抚上他的下巴,感觉那隔夜的胡渣子轻刮她娇嫩指尖的触感。

    男人睁开眼,望着那在他身上蠕动的女人,再次出声时,声音低了好几分,“想要?”

    “才不是。”关闵闵轻捶他一下。

    今天在公司的那一场小别都要命了,再要她的小身板真的是吃不消了。

    “那就别在我身上动来动去的。”他将她从身上移下来,头搁在他肩胛处,吐纳间尽是他好闻的男性气息,让她忍不住用力吸了几次——

    “干嘛呢?”他轻抚着她柔滑的长发低问。

    “明明就是满满的男人味,千万不能让人给掰弯了!”

    关闵闵睡不着,想的便是今晚吃饭的时候碰到岑容臻的事情。

    唉,漫画里的故事情节在自己身边的人发生,还真是让她一下子无法接受。若是这样发生在别人身上,她一定会觉得画面很美。

    当然,容臻哥与大BOSS站在一起的画面还是美的,可大BOSS现在是她的男人,她心里怎么也舒服不起来。

    “不要胡思乱想,睡觉。”这家伙的神经线一向很粗,但是某些方面却是特别的敏感,或者真是那些不良漫画看多了,所以看出除了他们自己之外,没有任何人知道的事情。

    纵然,那点事永远不会有见天日的一天,可是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当然,他个人绝对是万分的正常的。

    “我才没有胡思乱想。”关小姐将小脸移了移,移到离他心脏最近的地方,聆听那一声声强壮的心跳声,“我怕你误入歧途,变成男女通吃怎么办?”

    她的话音刚落,‘啪’一声,小屁股已经挨了一下,还挺疼的!

    “你这是被我说中心事恼羞成怒吗?”关小姐支起头,小手用力地戳着他身上硬硬的肌肉,真讨厌,没事长成这样干嘛,戳一下手指头都会疼。

    “关闵闵——”男人看着她,表情、眼神及语气都认真至极,一字一句道:“我只对女人有兴趣,这种话以后不许再说,特别是在外人面前,知道吗?”

    这不仅仅是男人与男人的问题,还有他们的身份,都是一种不可言语的禁忌。

    “知道啦。”她嘟嘟嘴应声。她又不是那种大嘴巴的人到处去八卦,特别是这种事!但是在自家的床上说说不影响吧?

    “可是他怎么会喜欢你!?就知道凶人!”

    “我凶谁了?”

    “凶我。”

    “现在是谁在凶谁?”岑致权转移了那个让他很不想谈的话题。

    “谁让你招蜂惹蝶?”

    “……”他什么时候招蜂惹蝶了?最好有那个时间啊。

    “你说说看呀——”她撒娇的叫着,带着长长的尾音让男人听了心酥酥的,“容臻哥是怎么看上你的?”

    “闵闵,你不困?”

    “现在不困。”

    “好!”

    好!?什么意思?

    “既然不困,那我们就来做些能让困的事情。”

    男人一把将她压到身下。

    长夜漫漫,与其说废话,不如多做事!

    那个该死的话题,见鬼去吧!

    ——

    两天后,岑致权带着关闵闵与儿子一起回了一趟关家。

    当然,不可能是空手而来的,除了给家里人每个人(包括管家与佣人)都准备了礼物,最多的还是岑家备给关家的订婚礼物。

    六年前他们直接略过订婚的环节直接跳入结婚,送的礼品单自然上不一样,就算是一样的,等他们要结婚的时候还是要照样再备一份的。

    当岑家几个佣人将车上的礼物都搬进来完时,将关家不小的客厅堆得满满的,关家的几位叔伯长辈看得目瞪口呆,这岑家真是大手笔啊,光是订个婚而已,就这样了,比六年前结婚时送的还多,看来对他们关家这位小姐真是满意到不行的程度呢。

    关绍轩虽然对这位准女婿还是很不满,但也算是给了他面子没有当众发飚。

    “致权真是有心了!”看到自家老公不吭声的坐在那里,闵芊芸堆满笑意说道,再没有开口说话,到时只怕冷场丢人啊!

    “是啊,是啊。”两位女性长辈也随声附和道。

    今天为了不把场面搞得难看,她特意将关系比较亲密的堂叔伯找过来一起撑撑场面,看来这方法还是不错的。

    岑致权笑道:“应该的。我不知道大家喜欢什么,都是闵闵挑的。”

    六年前结婚,什么事情都是双方父母决定,他都没有亲自来一趟商量婚事的事情,如今自然要弥补之足曾经的不足之处。

    “岑先生费心了。”关绍轩生疏又客套道。不管怎么样,直接给岑致权难看对谁都不好。

    “妈,要不要加点茶?”关闵闵看着那一壶已经倒了一半的透明茶壶。

    闵芊芸扬唇一笑,“新的茶已经在泡了。”

    她的话音刚落,厨房门口走出一抹娇好的身影,手里捧着一壶冒着热气的茶。

    叶瑶?今天可是要讨论他们关家与岑家的婚事,她这个女人怎么会在这里?还真是无孔不入!

    关闵闵想开口质问狐狸精妈,岑致权伸手按住她的手背,她忍了忍终是坐住了。

    倒是关景睿一进来与在座的长辈打完招呼后就与小卷毛在地上围着那一大堆礼物绕圈圈,活泼可爱的小模样让人忍不住多望一眼。

    叶瑶端着茶壶过来时,还差点与他撞上了。

    “睿睿,跑慢一点。”担心宝贝外孙的闵芊芸忙上前拉住他的小身子,冷着脸的关绍轩也忍不住回头多看了一眼。

    “关景睿,你带卷毛到花园去玩。”关闵闵知道儿子最不耐烦坐在一边听大人讲话了,不如将他给支走,免得等会在这里还不知道要闹什么事呢!

    “那我出去了。”小家伙一阵风的跑了出去,身后跟着小卷毛。

    “小瑶,没吓着你吧?”闵芊芸笑问叶瑶。

    “没事。”叶瑶摇摇头,端着茶壶过来,熟练的给在座的每个人倒茶,最后在面对关闵闵时,那一句“关小姐,请喝茶。”让人听了,直觉她才是主人,而关闵闵是客人一般。

    岑致权手里握着茶杯重重的放在桌上,在座的其它人都可以算是关家的长辈,他们对关闵闵都没有什么不当的言行举止,倒是一个连佣人都算不上的外人竟然想给他的女人难堪?

    他的动作让所有人都望了过来,心里也明白了他的怒意何在,关绍轩及闵芊芸当然也不可能不知道,而叶瑶心里也是咯噔连跳了好几下——

    “小瑶,我们家小外孙在花园玩,不如你去帮我看看他?”闵芊芸开口将叶瑶支开。

    “好。”叶瑶面带微笑,顺着台阶退了出去。

    关闵闵望着叶瑶离去的身影,再看一眼狐狸精妈,搞不清这个女人到底给富豪爸他们下了什么药,这么地看重这个女人。

    她决定等会要好好的问问狐狸精妈。

    客厅终于恢复了平静的气氛。

    关家的几位男性长辈都是在商场上混了几十年了,与岑致权在交际应酬上没有什么问题,随意的聊开,只是关绍轩一直不吭声。

    关闵闵坐在岑致权身边,对他们的话题一点也不感兴趣,把玩着手指上的订婚戒指,那是他去法国出差带回来的,与他手上那一只正好是对戒。

    宝格丽铂金经典款,轻淡的口味中展露着低调的奢华,她很喜欢。

    那是他回来的第二天早上,醒来时发现手指已经被套上了这个,敢情大BOSS是在她梦中求婚的呢,这样都把人给套住了。

    虽然还是没有得到个浪漫的求婚,但是他不允许她拿下来,反正她也喜欢戴着,那就先这样吧。

    玩了一会后,她拿过他的手机随意的刷游戏,因为他们之间的话题,她一点兴致也没有。

    “我们家老太爷上次请大师看订婚日子的时候,顺便也挑了几个结婚的好日子,请伯父伯母看看,觉得哪个比较好?”

    岑致权笑着道。订婚之后就是结婚了,提前订日子也没有什么不好。

    对于最近他们之间的关系进展,他很是满意,所以顺便订下婚期也正好。

    关绍轩正喝着茶,听到这话差点要喷出来。

    自家女儿与岑致权在一起,他本来是反对的,但是岑老太爷都亲自出面了,他也驳不了那个面子,但是订婚归订婚,结婚又是另一回事,可他们岑家动作倒是快,婚都没订呢,把结婚的日子也选好了,这是摆明了他不同意也得同意的意思啊!

    真是,心里有够怄火的!可是更怄火的是,除了怄火还真的做不了别的。

    关闵闵也是一愣,结婚的日子订下来了呀,这么快!他都没有跟她讲过呢,这可是大事呢?

    因为连婚期都订下来的话,接下来就是要订制婚纱礼服什么的,会很累人的。她经历过一次,知道的。

    岑致权将放在公文包里的本子拿出来,上面写了好几页,都是那位大师挑好的日子。连挑选日子的原因都写得一清二楚。

    他其实对这个不在意,但是老爷子坚持要这样,他也没办法,老人家喜欢,那就按古礼来好了。

    关闵闵将头探过来,想看清楚都是订了那些日期,岑致权却将本子递给了关绍轩,因为是讨论婚期,然后要先给关父及关母看。

    关家其它长辈对于关、岑两家的婚事没什么好说的,闵芊芸等着关绍轩发话。

    将本子递还给岑致权,关绍轩终于大开尊口,“岑先生未免太心急了,我只是答应老太爷让你们先订婚,彼此适应适应一段时间,又没说要让你们结婚。”

    岑致权只是笑了笑,看着关绍轩,“现在又不是古代父母之命,媒灼之言的时候,伯父也不是迂腐的人,婚姻说到底也就是我们两个人的事,伯父只乐会其成,怎么会反对呢。”

    岑致权一改之前强势的作风派头,四两拨千金就将话说得让人无法再驳。

    关绍轩:“……”

    闵芊芸:“……”

    关家其他长辈:“……”

    最后还是关闵闵打破沉默了,“那个,还是让长辈做决定吧!”

    意思就是说,她是同意结婚的!最有份量的长辈不就是岑老太爷嘛!谁敢不给这个面子啊!

    这个胳膊往外拐的不孝女,让她嫁的时候她不嫁,不想给她嫁的时候她自动送上门了!

    关绍轩气得想开口骂人,闵芊芸赶紧端了一杯茶给他“来,喝茶喝茶。”

    “其实我也不想那么急的。”岑致权拉过关闵闵戴着戒指的小手,十指紧扣,似乎有些感叹:“但爷爷年纪大了,想看着我结婚生子,很正常。况且现在我们儿子都这么大,孩子还是要跟在父母身边一起生活对他的成长比较好。若是我跟闵闵年纪一样大,再等几年也是可以的。”

    “叔叔,你的年纪确实应该结婚了!”难得看到大BOSS一脸谦虚的说了那么长串的话,关闵闵忍不住又出口调侃。

    只是——

    “关闵闵,你叫他什么?”关绍轩差一点没被茶水给呛到,这孩子,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叫她的结婚对像‘叔叔’?

    这简直是严重超出他这个老人家的接受范围!

    而闵芊芸也想不到自家女儿口无遮拦到这种程度,尴尬得脸都红了!

    关家其它长辈——

    “闵闵真是小孩子心性!”

    “是啊,是啊。”

    倒是岑致权面不改色地回应:“她最近看韩剧看多了,学着人家叫。文化差异不同,就当玩笑好了。”

    还好,这不是她第一次在他面前这么叫,在某位小姐的耳熏目染之下,好歹知道有韩剧这东西,要不然今天大概又要脸色大变了。

    “对,对,对,我们家那几个小的,也是看了韩剧,整天在家里乱叫一通。”

    “韩剧中情侣、夫妻确实有叫哥哥的什么的。”某位50多岁的大婶也符合着。

    岑致权笑了起来,又看向脸色仍旧不好看的关绍轩问道:“我个人觉得十一月中这个日子不错,还有三个多月的时间做准备,很充足,伯父伯母觉得如何?”

    关绍轩没接话,他己经说不出话来,今天上门说是商量订婚,结果把结婚的事也定下来了,还把日子都选好了,他还有什么选择吗?摆明了就是来通知他一声。

    闵芊芸对于这桩婚事并不反对的,心里也没关绍轩那么多想法,她就是想女儿过得开心就行了。

    “老爷子喜欢十一月中,那便十一月中好了,到时天气也也凉快一些。”

    反正订婚都答应下来了,这婚早结晚结都要结,也没必要拖着。

    三个月后他心里那股气估计也消得差不多了。

    就算人家岑致权曾经做过一些不大让人开心的事情,但人家那会确实是没有立场帮助关家的是吧?

    而且就算没有岑致权出手帮关以辰,还会有别人,关以辰这一步棋子应该埋了好多年,迟早都是要闹翻的。

    但好歹没有连根拔起,关氏营建有岑家助力,还怕爬不起来吗?这点面子问题真的可以忽略过去的。

    她不信他不会不明白这个道理,只是心里那股气还没消罢了。

    那这结婚的日子就算是订了下来了,几位长辈又开始七嘴八舌讨论结婚事宜。

    管家急匆匆跑了进来报告——

    “先生,太太,叶瑶小姐受伤了。”

    受伤了?!怎么会这样?

    在场的人明显的愣了一下。

    而关闵闵的第一反应就是:“关景睿呢?”

    刚才狐狸精妈让她出去陪他玩,她心里就很不乐意了,但是想到自家儿子不可能会让人欺负,更不要提这是在自家花园,所以也就没有出口反对。

    可是,管家忽然进来说她受伤了,她下意识就是与儿子有关。

    “小少爷还在花园里。”

    “到底怎么回事?”关绍轩沉声问道。“好好的怎么会受伤了?”

    “她说是被小少爷的狗咬伤的,还在出血呢!”

    “先把人送去医院处理。我去看看怎么回事。”岑致权率先站了起来,关闵闵紧跟在他身侧一起出去。

    卷毛从来不乱咬人,就算是陌生人靠近,只要不是攻击它,它也不会咬,那个女人,肯定是对它做什么才会这样的。

    这一点,她非常相信自己养的狗。

    ------题外话------

    《钻石宠婚之妙妻狂想娶》文/海鸥,夏日来袭!

    现实中,她有一个身价数亿的未婚夫,可她依旧是个处。

    传说中,他有一双儿女,可他依旧是个雏。

    人前,他霸主一方;人后,他可耻无敌

    人前,她慧眼干练;人后吗——

    “哟,门儿都找不到,您老别跟我说你还是颗青果子。”某女一脸的嫌弃。

    “你丫的闭嘴,等爷找到门就弄死你!”某男急的满头大汗。

    等他“弄死”她之后,

    “你男人有病啊?占着茅坑没拉屎啊!”某男看着床上刺眼的红色,一脸的坏笑。“你才是茅坑呢。”

    “我顶多算个搅屎棍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霸婚之独宠甜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盛夏采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盛夏采薇并收藏霸婚之独宠甜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