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霸婚之独宠甜妻 > 第99章 海震,狂震

第99章 海震,狂震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恰似寒光遇骄阳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关闵闵与岑致权的婚事是铁板钉钉的事情,就算萧女士再不甘心也不得不承认,自家儿子仍旧是落伍了人家不仅一点点。人家儿子都六岁了,纵然她是不在乎关小姐带着儿子嫁进来,甚至想着让岑致权的儿子叫她儿子一声‘爹地’也是感觉很爽的一件事,可她家儿子就是太有风度了,就这么罢休了。

    她还能出头去抢人吗?虽然也有想过就对了。

    所以,今天这下午茶还算是在一种愉快的气氛中渡过的,当然,说话的都是她与萧女士,平时一向爱说话岑致齐今天却只是拿着手机不知在刷什么。

    “阿齐,你在忙什么?”萧女士看着坐在对面的岑致齐关心地问道。

    “没什么。”岑致齐头也不抬,应声也是随意的很。

    “你最近一直在新加坡,是打算回来吗?”

    “我的事你不必问那么多。”齐少爷仍旧是事不关已的模样。

    “我这是关心你。问问也不行吗?嫌我啰嗦啊?”萧女士不满的白他一眼,语气也加重了些。

    “萧逸华女士,你确实很啰嗦,再问这么多问题我走了。”齐少爷说着就真的站了起来,关闵闵见状也随之站起来,“哦,我也要走了。”

    虽然她也很好奇萧逸华女士对岑致齐过度的关心,但她现在更想离开去找她的总裁大人。

    离他们约好的五点没几分钟了呢!他应该准备到了吧?

    没错,在坐下来之后,她就拿出手机发了信息给他,说明与谁在一起喝下午茶,免得被他抓到惹他生气,到时被惩罚的是她的小屁屁呢!

    她可以非常有先见之明的,知道走错后马上给自己找回头路。

    “礼物都没拿,走什么走,都坐下来。”一直在喝着咖啡时不时与她们两个女人搭话的连正则难得正色道。

    当然,他再正色地崩着一张脸,关小姐也是不怕他的,也不看看她现在的靠山是谁,还会怕他吗?!

    “礼物拿一拿,我真的要走了。”她朝他伸出手。

    “闵闵,你这是急什么啊?东西没吃完呢?”萧逸华也很不开心道。做不成自家媳妇也就算了,如今巴不得快点离开的态度真的是伤到她的心了。

    “阿姨,我们家总裁大人来接我了。下次再约吧。”关闵闵脸上保持着乖巧的笑,这位连太太也是个任性的主,得罪她没什么好处,这一点,她还是非常明白的。

    “就你们家那个是总裁,我们家这个不是啊?”说到这里,萧逸华更不开心了,脸上一片不解与埋怨地再度旧话重提,“闵闵,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同样是总裁,同样是做少奶奶,你偏偏就要选岑家不选我们连家?我们家正则……”

    “连太太,这就要问你的儿子为什么没能让人看上了?”一个男声横插了进来,将萧女士未说完的话给打断了。

    关闵闵惊喜的回头,看着那站在身后的熟悉身影,直接推开碍事的齐少爷从座位里面跑了出来,直接冲到她家总裁大人面前——

    “你怎么过来了?”

    她还以为他要过一会才能到呢?看来是接到她信息后马上赶过来了。

    将她搂在身侧,掏出随身携带的白色手帕贴将她嘴角那一抹碎沫拭掉温柔无奈道:“每次吃完东西都不会擦嘴。”

    “姓岑的,你以为你这是在跟谁说话呢?”萧逸华女士看到岑致权就来气,‘啪’一声,巴掌拍在桌面上,惹来周边人的注目,连远处的经理听到这边的喧哗也走了过来。

    “我在跟谁说话不是很明显吗?”岑致权仍旧不为所动道,他可一点也不怕惹恼萧女士,当然同样不把她这个人看在眼里。

    淡淡地回应她一句话,收回手帕牵起女孩的手,“走吧。”

    公众场合与人争执不是他的风格,他没兴趣让一堆人围着他看好戏。

    “你给我站住,不许走!”萧逸华女士嚣张的叫住他,若来连正则的低吼:“妈,你这是在干什么?”

    岑致齐脸色也不好看,“萧女士,我哥没得罪你吧?”

    听了齐少爷这话,萧女士将矛头指向他,“你说的什么话呢?他是你哥,那——”

    “够了,给我闭嘴。”连正则豁地从座位上站起来,用前所未有的严肃语气对着母亲道:“妈,这是公众场合,请注意你的身份。”

    萧逸华还真是被一向温文尔雅的儿子吼得不敢再出声了,气氛一瞬间凝滞起来,就连大厅经理也不敢向前发问发生什么事了。

    岑致权率先拉着关闵闵走人,而岑致齐咬了咬牙后也转身离去,只剩下连氏母子在大眼瞪小眼,还有那摆在桌面上要送给关小姐的生日礼物。

    ——

    “我的礼物还没拿——”

    车子离开酒店后关闵闵才想起来。

    “想要什么我给你。”男人没好气的回道。

    “送礼物要有神秘感的,说出来就没有期待感了。”她撇撇嘴。

    男人轻哼两声不看她。

    “真的生气啦!?”关小姐打量着男人看不出情绪的脸小心的问道。“人家只是说说而已嘛。”

    开着车的男人还是没有出声,关闵闵伸出小手指去勾他放在大腿上的手背,“今天是我的生日,你还生我的气,不要啦,不要啦,好不好?”

    看着她求饶的小模样,男人的脸色缓了下来,交待道:“下次看到他们连家人,能走多远就走多远。”

    “哦。”她点点头,随即又问:“连家人跟你到底有什么仇啊?”

    他不仅对连正则没好感,对萧女士同样没好脸色,这对于一向不喜欢将情绪流露在外的他来说,有些不对劲呢。

    “到了。”男人没有回她的问题,车子轻巧的拐了个弯后停了下来。

    “啊?”这是要转移话题的意思吗?

    “你在车上等我。”男人很快下了车,关闵闵疑惑的望出去,正好看到两个身穿饭店制服的服务生手里捧着一个大蛋糕在饭店门口等着,看到岑致权马上迎了上来。

    原来他在这里订的蛋糕呢,她以为他会让人直接送到游艇上去呢。

    将蛋糕放好后,他重要回到车上,手里还提了一个小蛋糕,是她最爱吃的红茶口味提拉米苏,关闵闵笑得眉眼弯弯,早将刚才要问的事情抛到脑后了——

    “这块可以先吃吗?”

    刚才在丽晶的甜点也不错的,但她没吃几口,如今看到他亲自拿着她最爱的蛋糕上来,忽然胃口大开。

    他心情大好,微笑着打开蛋糕盒子,叉了一小块,亲手喂她,“馋猫。”

    “嗯!”她张口含下,一脸满足。

    他又喂了她一口,眸光里尽是对她的一片深浓疼宠之意。

    “你不吃吗?”关闵闵倾向他,水眸张得大大的,微噘的小嘴相当可爱,“还是……你不喜欢吃甜食?”

    与他在一起那么久,她还真是没发现他有吃过甜点类的东西,每次出去吃饭,他那一份几乎都是进她们母子俩的肚子里。

    “我不吃零食。”他又喂了她一口,只要看着她满足的表情,刚才在丽晶那一点阴郁的心情早就散开了。

    每次喂她吃东西,他都特别享受她吃东西的表情,非常生动可人。

    “可是,男女朋友不是要互相分享的吗?”她直接揽住他的手臂,将脸贴过去,水眸散发出着期盼的光芒。

    她喜欢分享,是吧?

    “既然你这么喜欢跟男朋友一起分享,看在小寿星的份上,我免其为难一次。”他说着,如她所愿切了一大块,在她的注视下放进嘴里,却引来她的抗议。

    “你吃得太大块了啦!”蛋糕都去了四分之一了!

    不理会她的抗议,岑致权又继续刚才的行为,直接将蛋糕去掉一半。

    “你不是不吃零食的吗?”

    “你不是要跟我分享吗?”

    “啊!”她再次发出抗议声,车子里直接上演抢蛋糕的戏码,当蛋糕剩下最后一口,关闵闵这才发现其实岑致权都在让她,这倒是让她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于是她将最后一口蛋糕送到他面前。

    “不吃吗?”

    “给你吃。”岑致权挑眉,张口含下,冷不防的将她搂进怀,以大掌固定她的后脑,覆上她的小嘴,与她分享最后一口蛋糕。

    “把嘴张开。”她听话的张开小嘴,尝到红茶的口味的同时也尝到了他熟悉的味道。

    蛋糕很甜,但他的吻,更甜。

    ——

    吉宝湾游艇码头位于新加坡历史悠久的吉宝湾750米长的海岸线上,是城内富豪圈的超级炫富场,身份的向征,也是富豪们交际的重要场所。

    这里的停靠位费用非常高昂,而且还是一位难求的,岑家在这里却拥有数个位置,岑致权拥有其中一个。

    日落时分的海岸线,海风凉爽,景色宜人。

    关闵闵看着男人动作非常流利的跳上了游艇,而她怀里抱着大蛋糕仰望着那站在船头的男人——

    红彤彤的夕阳一缕缕的打在他身上,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更加的阳刚俊挺。

    “看什么这么入迷?”男人蹲下身子,朝她伸出大手,她将怀中的蛋糕递给他,“看你好看。”

    “一个男人不喜欢别人称赞他好看,特别是女人。”他将蛋糕接过去,放到身旁再度朝她伸出手,握住她两只软绵绵的小手,将她拉上船。

    “那男人喜欢女人怎么称赞?”她上了船,身子直接靠在他胸前,发挥好问精神。

    “别的男人我不知道。我个人——”他俯到她耳边轻咬着:“我个人比较喜欢听你在床上说,你好厉害!”

    这个男人简直污得不要不要的!竟然当众调情,太过份了。

    “总裁大人,你知不知道白日宣淫很不好的吗?”她红着一张脸两只小手围着他精壮的腰身。

    “现在不是白天了。”太阳都落到海平面了,再一会天就要黑了。

    “可是还有太阳。”

    两人就这么站在船头相拥着,像一对恋爱中的情侣一般窃窃私语,引人注目之极。

    “大哥,你们也要出海吗?”

    一个清朗的男声由岸边传来,岑致权与关闵闵同时转头——

    岑致权的另一位堂弟岑致远,岑致权三叔的儿子,与岑容臻同岁。

    岑氏家族虽然旁系人数众多,但是对老爷子那几位嫡出的孙儿们,关闵闵还是认得的,在这里会都碰上岑致远也不意外。

    圈子里的这些公子哥们再低调骨子里还是喜欢玩点刺激的,特别是自己带着女伴开游艇出海,让女人崇拜的尖叫后再渡过一个浪漫的夜晚再正常不过了。

    让关闵闵意外的是,与岑致远站在一起的怎么会是李紫曼?

    而李紫曼当然也不会错认关闵闵,脸上露出娇艳的笑容——

    “总裁,关小姐,真是巧。”

    看得出来岑致权与关闵闵的好奇,岑致远主动解释:“李小姐来到公关部后帮了我不少忙,为了感谢她对我工作的支持,所以我就做东请她过来这边吃饭,加上她说没有坐过船出海,等会开船出去玩玩。”

    岑氏家族嫡系,旁系子孙众多,大部分都在岑氏里面任职,而最能赢得众多年轻未婚女职员芳心的便是这位公关部副总裁。

    顶楼那位严肃冷酷,眼中只有工作的大BOSS她们可不敢随便肖想,而其它的岑家男人,大都是眼高于顶的,极少会有跟自己公司女职员有暧昧不明的关系。

    只有这位公关部副总裁,是一位风度翩翩的贵公子,与每个人见面都是笑脸相迎,让人如沐春风,没有一点骄奢傲慢的坏形象见诸于人,老爷子将他放在公关部任副总裁职务真是用对人了。

    但是,岑公子这么快就与刚进公司不久的李小姐公然出来吃饭再出海游玩,这关系,不仅仅是一般般的上司与下属的关系吧?

    而岑致远之所以敢这么大大方方地将人带到这里来,是料定了这里的不是普通人能随便来的,就算碰上熟人,也是他们这个小圈子里的,怎么会认识公司里一个小职员呢?不就当是岑公子又换了个新女朋友罢了。

    “我们先出去了。”岑致权并不想过问别人的私事,他点了点头,示意关闵闵将蛋糕拿进船舱,动作熟练的解开绳索,将游艇撑离岸边。

    ——

    将大蛋糕放进厨房的大冰柜里后,关闵闵一个人好奇十足的参加起这艘专为顶级客户制造的超豪华私人游艇,从厨房、健身房、书房,娱乐室一应俱全,每一处都是精心打造的名归与奢华,当然,价格也是顶级的。

    今天下午岑佳怡问她生日怎么过听到她说要与大BOSS一起出海时,首席秘书激动的差点没跳起来,哗哗叫着也想跟来瞧瞧大哥这部价值将近八千万新币的顶级游艇。

    八千万新币——

    关闵闵瞬间觉得这个世上的贫富差距实在不是一般的大啊!

    凭她的实力,一辈子不吃不喝也赚不到这么多,还不包括每年的维修费用,要是大BOSS将这艘船送给她,她都养不起。

    关闵闵一边感叹不已的参观,最后才来到主卧室,她以为,以他的个性,卧室一定会是充满着无以伦的贵族气息,但这次他却让她再度惊讶了。

    卧室不是非常大,却充满了地中海风格的美,让身置其中就能感受到清爽干凈的透明感。

    特别是头顶那一大片透明的玻璃窗,可以直接看到天空,躺在床上的话就可以感觉到海天一色的美景,简直是棒极了。

    她将自己扔到床上打了好几个滚都舍不得起来,一直到头顶的玻璃窗传来敲击声,她露出一张小脸往上望,男人熟悉的笑脸正对着她——

    O,原来头顶是甲板!

    岑致权朝她沟了沟手指头,示意她上去。

    关闵闵从床上跳了起来,赤脚往甲板上冲上去。

    阳台式的操作舱已经被主人设定了自动巡航,岑致权双手悠闲的张开地坐在沙发上等她,他面前的透明桌上,白雪香槟被冰镇于锃亮的冰桶中,静静等待着主人开启。

    傍晚的海风很清凉,夹着一股淡淡的腥味,但此时此刻,关闵闵兴奋得不行,一上来就冲到操作台前嚷嚷着——

    “我也要学开船啦!”想想在大海中乘风破浪一定是件非常过瘾的事情,可惜以前她没有机会学开船,现在自然是想玩一把的。

    “过来。”岑致权朝她招招手,关小兔嘟嘟嘴摇头,“我想学开船。”

    “要考驾照的,笨蛋。”真当是想开就开啊!就算她狗屎运考上了,他也不敢给她,心脏会急速衰老。

    “那你考了吗?”她侧过头看着悠闲坐在那里的人道。

    “我没有驾照你也敢上我的船?快过来。”

    关小姐无奈的慢吞吞走过来,窝到他的身边,轻捶一下他紧实的胸膛:“欺负我!”

    男人趁机将她的小拳头捉了过来,举到唇边亲了亲,“等会我真的欺负你,真的就没人救得了你了。”

    “你要是敢欺负我,我就——”她咬着唇瞪他。

    “就怎样?”

    “跳海。”

    “不会游泳也就算了,身上也没有几两肉,鲨鱼咬你都嫌骨头多。”

    “谁说我不会游泳?”关小姐不服气的呱呱叫起来,虽然水平确实不怎么样,但好好歹也是会的吗。只是真要被扔进海里,她自己也不敢保证就对了。

    “真的会吗?”男人挑高了眉毛,双手将她整个人拖进怀里,忽地抱着她站起来往栏杆边走去。

    “你要干嘛啦!”关闵闵搂紧了男人的脖子。

    “扔你下海喂鲨鱼。”男人作势将她抛出去。

    “不要,不要……我不要,我不会游泳……”

    太阳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从海平面掉了下去,但是还有余光照射在平静的海面上,整片海域被那霞光染成了金黄色,像一片片燃烧着的火焰,闪烁着,滚动着——

    甲板上,男人抱着女孩娇小的身子玩闹着,女孩一声又一声清脆的笑声中夹着男人低沉的笑声伴随着清凉舒爽的海风回荡不绝。

    ——

    晚餐是他让人提前准备好的,他们在甲板上玩闹够了之后回到船舱下面的厨房用了一顿丰盛的烛光晚餐。

    关闵闵本不想吃得太多,因为还要留着肚子吃蛋糕,但是某位大BOSS却意味深长的说着,蛋糕除了吃,还有其它作用。

    “还有什么用?”关小兔咬着叉子好奇的问。

    “吃。”大BOSS笑得意味深长。

    至于要怎么吃,等会她就知道了。

    夜晚的海风很大,怕蜡烛被吹灭,许愿这一环节是在船舱里举行的。

    船舱里所有的灯都熄灭了,只剩下蛋糕上24根红红的蜡烛在闪耀。摇曳的烛光让人不由得想起古代的洞房花烛夜,新郎官颤抖着指头,拿起秤杆掀起新娘盖对的那一刻,红头巾落地,露出新娘艳丽绝伦的脸庞……

    而此时,今晚的小寿星,他的小新娘,那白皙青春的脸上有烛光在跳跃,好几簇火焰在她的眼睛里闪闪烁烁——

    “小寿星,许愿吧!”调好DV的岑先生走过来,双手揽着腰俯在她身后道。

    这是她与他在一起过的第一个生日,她说要好好纪念一下。

    清晰的镜头里,女孩双手放在胸前,闭着眼对着蜡烛许愿,一脸的神往与期待,而她身后的男人眼里的柔情都快要溢出来了。

    “许了什么愿?”蜡烛吹熄之后,男人亲吻着她的耳朵问道。

    “说出来就不灵了。”女孩开心地叫着,推着他的手,“我们到甲板上吃一边吃蛋糕一边看星星,好不好?”

    上次,在家里的顶楼上看星星,但总觉得不过瘾,这次终于到海上来,今晚的天气又好,应该可以看得到大片大片的星星才对。

    游艇的甲板上,触目所及,真的是一大片美得让人屏息的灿烂星空——

    满天的星斗一颗颗嵌在深蓝深蓝的夜幕上,闪闪发光,动人无比。

    关闵闵躺在沙发上着迷的看着,这画面,真的是好美,好浪漫,让人好舍不得起来。

    岑致权切好了蛋糕,将冰镇好的酒倒进透明的玻璃杯,坐到她的身边,“生日快乐。”

    “好不想起来哦!”关闵闵换了个姿势将头枕到他的腿上,眼睛还是不离那片耀眼的星空。

    “还没有看够?”他舒服的靠在沙发背上,一边啜着酒一边抚着她柔顺的长发,难得如此的休闲惬意,心情愉快至极。

    “要是每天晚上都可以看到就好了。”

    “嗯,那我们就住在海上好了。”对于她孩子气的想法,他只是莞尔一笑。“做一对伉俪情深的渔夫妇,白天出海打鱼,晚上看星星。”

    跟她在一起,他可以完全放松精神,毋须防备,人生难得好伴侣,要相处一生一世的人,玩谍对谍就真的太累了。

    “总裁大人,你要化身渔夫,感觉好怪。不行,要是哪天你被美人鱼看中怎么办?还是不要了。”现实中的女人已经防不胜防了,再来防一个童话里的美人鱼,多累啊!“而且,我才不想白天出海打鱼,紫外线会把人家水水嫩嫩的皮肤给晒黑的。”

    都说一白遮百丑,她虽然离丑这个字眼十万八千里,但也不是个美得倾城的人儿呀,所以,还是要好好保养这一身细皮嫩肉的。

    “臭美呢!”岑致权好笑地捏了捏她软嫩的脸颊,那滑腻的手感真的让他有些爱不释手。嘴里说她臭美,但也不得不承认,他的小家伙浑身上下的皮肤好得让人流口水,特别是泡过水后,那种晶莹剔透的美,真的会让人失魂的。

    “你才臭美,你敢说你不喜欢皮肤白的女生吗?”每次都拿她当点心啃呢!

    “喜欢啊!可你不是想每天晚上都可以看到这么多星星吗?我是为了满足你的愿望才委屈做渔夫的。”

    “想是想,但是为了避免你被美人鱼看中,还是算了。”她从沙发上坐了起来,双腿直接分开垮坐在他腿上,两只小手不老实地钻了进去,东摸西摸,对于手底下肌肉的触感满意极了,“这块,这块,都是我的,别人休想染指。”

    “对我这么没信心?”男人笑了,眼里都是掩不住的笑意,为了她的自动捍卫主权。

    什么美人鱼都不能吸引他,因为早在很多年前他已经被这眼前的小美人鱼勾住了心魂,再也移不开眼。

    “当然了。谁让你是钻石王老五,偷窥你的女人不知有多少。”说到这个话题,关闵闵想到上船之前碰到的李紫曼与岑致远,一直光顾着玩,倒是忘记了这两人呢,强烈的八卦之心又涌出来了,“你说嘛,致远哥不会真的跟李秘书有一腿吧?”看他们刚才那亲密的样子,说没有一腿都不相信呢。

    “别人的私事别管那么多。”他们都是成年人,共渡晚餐后会有什么后续发展都是正常的

    岑致权一向不插手别人的私事,就算那个人是自己的弟弟也一样。

    “我是怕,以后万一不小心跟她成了妯娌怎么办?”自从上次被人陷害之后,关闵闵总觉得李紫曼不是个简单的角色,就怕致远哥会中招。

    “要是他这么容易就中招,那只能说明他识人不清,与我们无关。”

    据说她在公关部的工作确实做得非常出色,若是没有再出什么幺蛾子,他都懒得去理她。说白了,他压根就不把她放在眼里。

    “他是你弟弟也。”虽然不是同父同母,但是同一个爷爷嘛,血缘关系很亲近呢。

    “也是你的。”

    “哦。”想到自己与他结婚后,有那么多年纪比她都大的弟弟,关小姐内心狂笑不已。

    “来,喝一口看看。”不想再讨论别人的事情,岑致权将手中没有喝完的酒移到她的唇边诱哄着。

    香醇的酒气扑鼻而来,关闵闵想也没想就喝了一口,尝到了味道后又催着他继续倒酒。

    星夜下,海风清凉,海浪不断的拍打着船只,两人没一会就将一瓶香槟喝完了,当然,大部分是进了关小姐的肚子里。

    酒精在体内发酵,身体越来越热,小家伙不耐烦的挥着小手叫热,要去泡澡——

    “我们吃完蛋糕再去泡。”男人拿过一块蛋糕递到她唇边。

    “你吃。”关小姐打了个小小的酒嗝,将那块蛋糕推了过去,奶白色的奶油撞中了他的下巴,惹得她咯咯直笑。

    “把它给我吃干净!”男人眼神暗了暗,将她拉了过去,红润润的嘴唇离他沾满奶油的下巴不到一公分。

    “恩——”小女孩听话的得命,乖乖的亲了上去。

    吃完他下巴上面那一小片奶油,有些醉的关小姐双手搂着他的脖子娇憨问道——

    “你刚才说的呢,蛋糕除了吃,还有什么用?”

    “用处多了!”男人伸手摸着她因为酒精的发酵而有些热呼的小脸蛋,意味深长的语气里充满了诱哄:“我们先在甲板上吃完蛋糕再回去,好不好?”

    “可是我热,我要泡澡!”蛋糕也想吃,但是也好想去泡个凉水澡啊!

    “热就先把衣服脱了!”

    “不要,这里在外面呢,会被人看到。”关小姐搂着他的脖子娇娇地笑着。

    “这里只有我们。我们玩个游戏,玩完就回去泡澡!”男人一边说着,一边拉开她小洋裙身侧的拉链。

    “我脱了,你也要脱哦!”

    “好,我们一起脱。”他抓住她的小手,一刻也没迟缓的拉出塞在西装裤里的衬衫下摆。

    夜晚的海风很大,很舒爽,甲板上春光无限,当然,还有海浪拍打着船身为他们的凑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霸婚之独宠甜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盛夏采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盛夏采薇并收藏霸婚之独宠甜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