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霸婚之独宠甜妻 > 第100章 户外运动要小心!

第100章 户外运动要小心!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恰似寒光遇骄阳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翌日清晨,在一片金光闪闪的朝霞中,甲板上到处都是奶油的痕迹,空的酒瓶及两个透明的高脚杯东倒西歪的躺在那里,而船舱卧室里相拥而眠的人儿还未醒来。  岑致权是被身边的人不断扭动的身躯及她飙升的体温传到他身上给热醒的。才一睁开眼,就看到枕在他胸口的女孩那发红的脸蛋及急促的呼吸,再多的睡意也清醒过来了。

    “闵闵,乖,醒醒!”他探出手摸了摸她的额头,不同寻常的滚烫体温明显是发烧啊。

    “嗯……难受……痒……”女孩动了动脑袋,连眼也没有睁开,说话也是有气没力的,两只手还胡乱地在身上抓着,不断地轻哼着。

    “别动,我看看。”看到她乱动的模样,岑致权担忧地坐起来,拉开缠在两人身上的丝被,女孩儿被下不着寸缕的身躯上布满了一颗颗红点——

    是除了他种下的草莓印之外的小红点,在白皙的肌肤上更加的明显,看在眼里有些触目惊心,而她如今又发烧——

    “乖,不要乱抓,等我一下。”他迅速的起身,穿好衣物后才回到床边,将她连人带着薄被裹了起来就往外走。

    “恩,我好难受。热,不要被子!”被他抱起来的关闵闵因为发烧脑袋昏沉沉的。

    “等下就好了。听话,别乱动。”他耐心地安抚着她的急躁的情绪,低下头在她滚烫的额头亲了好一会,她才安静地不再闹。

    昨晚已经将船驶回岸边,所以下了船后,他很快地将她送往最近的医院急救。

    听闻岑家的嫡孙岑致权抱着准太太一大早来医院急诊,专门给岑家人看病的几位教授级人物都来了,还惊动了院长及副院子。

    不过是一眨眼的功夫,将豪华的VIP病房内那张超大的舒适大床围了满满一圈,鉴于前来的大部分是男性医生,而岑太太身上又是没穿衣物,所以,在岑先生动手将那只藕白的手臂露了出来后,所有的男医生都自觉地出去了,留下一名皮肤科的女医生给她做全身检查。

    女医生已经四十多岁了,看到岑太太白嫩的身躯上除了类似过敏的红点之外,更多的是一眼就可以看得出来是男人弄出来的痕迹。

    结合了一下大概就猜得出来是怎么回事了。

    她发烧身上又出这么多红疹肯定是在野外活动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什么不该碰的,就算不是户外运动引起的,那肯定也是玩得过火的时候有了某些道具,道具中的化学成分也会让敏感体质的人过敏的。

    如果是别的病患,早就被她炮轰一顿了,年轻人爱玩刺激无可厚非,但玩过火了就不好玩了,特别是还玩到医院里来。

    但躺在床上的人可是岑太太,而站在床边一直没有出去的岑先生威胁感十足,她还没有这么胆大包天地去吼医院的超级VIP病人。

    将被子拉过来,小心地给昏睡中的岑太太盖好后,她才小心地开口询问:“岑太太有没有吃了什么过敏的海鲜?”

    虽然她已经可以判断,岑太太身上的过敏百分之九十九不是由食物引起的过敏了,但是直接问人家是不是那啥的话也是不好意思——

    尤其是岑先生还一脸严肃的表情站在那里,作为医院,她还是有点问不出口。

    “她对海鲜不过敏。”岑致权冷声回应。不但不过敏,还特别能吃。

    “那岑先生,请问你们是从哪里来医院的?”果然是排除了食物过敏的可能了。

    “有什么问题?”岑致权语气有些不耐,她还没有告诉他床上的人到底怎么回事,倒是问起他来了。

    “岑太太应该是接触了一些易过敏的过敏源,给她打一针就好了。所以我想知道她是不是到了什么地方,应该注意一些,以后可以避免此类事情发生。”

    “船上。昨晚我们出海了。”他自己回想了一下大概是他们在甲板上玩吃蛋糕的时候,海风太大着凉了,下来后又在浴缸泡了好久,当然不仅仅是泡澡这么简单,但是出疹子是他预料不到的。

    岑先生与岑太太果然玩得很大啊!女医生在心里长叹。

    “海风中的盐分高,有部分人吸入高盐分的空气会发生诱发皮肤过敏。”

    之后,几位医生会诊判断关小姐只是着凉感冒加上皮肤过敏之后,给她打了一针抗过敏药就出去了。

    关闵闵醒过来的时候,岑致权刚将她身上盖着的薄被拉开拿着医生开的药正要给她涂上。

    “嗯,你要干嘛?”初醒的声音沙沙的带着撒娇的意味,伸手将他拉开的被子拉了过来盖住自己身体,忽然这么全裸着在他面前,还是会有些小害羞的嘛。

    “帮你抹药!”男人坐到床边,看着那躲在被窝里的小女人害羞的小脸,轻轻地笑了。

    “我自己抹。”刚才睡得迷糊中,她有听到医生说她皮肤过敏。在开眼拉过被子盖起来之前,她也瞄到了自己身上像花斑蛇一样一片一片的红点,难看死了,不想给他看到了。

    “听话,把被子拉开。”羞什么呢,有哪个地方是他没有到访过的?

    “嗯,不要。”她摇了摇头,将身子往后挪了挪。“你笑我。”

    “我保证不笑。”伸手捏捏她的小鼻子,“过来抹药。要不然脱皮了就更难看了。”

    “你还说不笑!”关小姐不依了,“现在就开始嫌弃我脱皮难看了。”

    “我没有嫌弃。听话,要快点抹药才能好得更快。”他坐到床边,长手一伸就将躲在被窝里的小兔子给抓了过来。

    “你发誓,不许笑哦。”

    “好,我发誓。”

    唉,真是个孩子。

    关小姐自然坚持不过岑先生的,羞红着小脸将被子拉开,在他面前躺着,任他修长的手指将清凉的药膏细细的涂在她身上——  “好痒啊,你轻点嘛!”

    “已经很轻了。”看她全身过敏成这样,他心疼得要命,哪来舍得用力呢?真是爱撒娇的小东西。

    岑先生粘粘腻腻地一边擦药,一边还不忘记逗着床上的小人儿,前面涂完了再涂后面——

    最后,她像一只小猫一样窝在他怀里,身上盖着毯子,乖得要命,没一会又睡了过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听到他的声音:“烧退了。”

    紧接着他帮她穿上衣服,当她开眼时,看到拄着拐杖的老爷子与林姨一前一后走进来。

    “爷爷,您怎么过来了?”她有些羞赧的开口,将脸窝到男人胸前不大敢抬头。

    “好好一个生日玩到住院,我能不过来看看吗?”老爷子说话一点也不客气。

    搞得关闵闵真是羞得无地自容了,都怪他,玩得太过火了。不过,要是她不配合,他一个人也玩不起来啊!

    只能说,贪欢是要付出代价的!

    “爷爷,你不要骂她,都是我的错,没有照顾好她。”岑致权可不允许有人当着他的面骂他的小兔子,就算是爷爷他老人家也不行。

    今天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他确实要负全责的。

    昨晚这又喝醉的小兔子将他撩得有些不能自控,在甲板上吃完蛋糕之后,又折腾了好一阵子才回到船舱里。

    “户外运动不会小心一点,把人搞到进医院很光荣吗?”老爷子不满地瞪着孙子。

    瞧他护得那么紧,真怕他会把他老婆骂哭一样,他还是担心他们吗?快要订婚了,还搞得进医院。

    好好的床不睡,非得去外面玩才刺激是吧?现在确实是有够刺激了。

    “爷爷,您老人家年轻时就没有冲动的时候?”岑致权同样不满地回应一句。

    “再冲动也没你把人弄到医院来。”

    “你以为我想让她进医院?”痒在她身上,疼在他心里呢!

    “那你玩这么大做什么?”

    “你怎么知道我玩得多大?”

    眼看着这爷孙俩说话越来越离题了,关闵闵已经是完全不敢抬头出声了,林姨不好意思地轻咳一声——

    “少奶奶是不是应该吃些东西了?这是家里厨房特地熬的粥,还热着呢!”

    终于有人解围了,关小姐拉了拉他的手臂,“我肚子饿了。”

    他家小兔肚子比什么事情都来得重要,岑致权也没心情跟爷爷抬杠了,对着林姨道:“把粥拿过来,我喂她。”

    林姨小心地装粥去了,老爷子靠近床边,关心地看着窝在床头的小孙媳儿,“闵闵,有没有舒服一点?”

    关闵闵乖巧地点头,“爷爷,我已经好多了。”

    “那就好好休息,下次出去玩小心一点。”

    爷爷还提,关闵闵整张脸已经没地放了!

    还好,林姨将粥端过来后,岑致权就将他们两个给‘请’回家了。

    关闵闵靠坐在床头,看着那碗虽然散发着浓浓米香的清粥时,秀气的眉毛皱了起来:“我不想吃这个。”

    实在是清淡得让人提不起一点胃口啊。

    “生病就要吃清淡一点。”男人好脾气的哄着,装了满满一勺吹了吹递到她面前,“来,吃一口。”

    小脑袋摇了摇,不愿开口。

    “晚点我让她们送其它的过来,先试试看这个,嗯?”

    大BOSS如此的耐心哄着,她再不想吃,还是乖乖张嘴吞了进去,嗯,味道还不错,虽然连肉沫也没有看到,但吃在嘴里却有一股浓浓的肉骨香,于是又张嘴吃了第二口。

    肚子饿的她很快将一小碗粥吃完,男人抽过纸巾给她拭嘴,满脸的笑意。

    “等下我要吃肉。”刚才那碗清粥的味道虽然不错,但是她还是想吃肉啊。

    “很想吃肉?”放好小碗后,他俯过身子亲了亲她额头含笑问道。

    小兔子乖乖地点头,她是小兔,但不吃素的。

    “要不要先吃我过过嘴瘾?”岑先生很不要脸的建议道,若来关小姐一阵轻捶。

    “岑先生,你身上哪里的肉比较好吃?”捶够之后,关小姐红着一张俏脸上上下下地打量着岑先生,那目光绝对饱含着要吃他身上肉的火辣。

    “昨晚不都是偿过了吗?你觉得哪里最好吃?”看着小家伙退了烧,精神也恢复了,岑先生当然更有心情陪聊兼口头吃豆腐了。

    “我觉得——”关小姐目光瞅着他,“你先把身上的衣服都脱了,我才能好好回忆哪里最好吃!”

    “想看,自己脱!”岑先生伸手食指,亲呢地刮了一下她的鼻尖。

    最后,关小姐有没有拿岑先生过过吃肉的嘴瘾,问她才知道。

    ——

    一夜未归的李紫曼回到公寓时才发现母亲大人从大马回来了,此时正坐在沙发上与叶瑶喝茶聊天。

    “妈,你怎么回来了?”她惊讶地望着母亲。

    叶含君看了一眼大女儿,“昨晚你去哪里了?打你电话一直关机。”

    叶含君此次来新加坡是陪同自己的第三任丈夫谈生意,所以顺便看看两个留住这里工作的两个女儿。

    结果她等了一个晚上没见大女儿回来,电话也接不通,小女儿说她还未有男朋友,那今天又是周末,对于一个没有男朋友的单身女人来说,一夜未归能去做什么呢?

    若不是知道她做事一向有主见,她真的要打电话报警了。

    “跟个朋友出去喝酒,晚了就在她那里休息了。”李紫曼抚了抚一头披散的长卷发,却不小心将白皙颈部那明显的草莓印暴露出来了。

    “哪个朋友?男还是女的?”叶含君已经站了起来,眼尖地看到女儿身上的痕迹,轻抓住女儿的肩膀不让她躲避,将她那一头散落的卷发往后拨去,“有哪个朋友会在你身上留下这种东西?”

    “妈,我的事情你不用管那么多。”李紫曼推开母亲的手淡淡道。

    她已经是个成年人,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知道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就算是她是她妈也不能干涉她的私生活。

    “我是你妈,我不管你谁管你?”叶含君也生气了,有些大力地松开手。她关心她还有错了?

    “姐,妈这不是担心你嘛!怕你在外面识人不清,赔了夫人又折兵那就不划算了。”叶瑶放下手中的茶杯,细声细气道。

    妹妹略带嘲讽的声音让李紫曼听了心里很不舒服,“你还是先担心你自己吧,到时不要得不偿失地回来哭。到时我可不会同情你。”

    “姐,相信我,该属于我的东西,我一定会拿到手。倒是你,若昨晚共渡良宵的男人不是岑家人的话才是真正的吃亏。”

    听说姐姐被人从秘书室下发到公关部,每天公事应酬那么多,生意场上难免会碰到一些不安好心的男人。特别是酒后会发生什么事情真的很难讲,走错一步就有可能堕落了。

    “我的事情不需要你来提醒。”

    “我这是关心你呢。妈,你看姐,好心当馿肝肺!”

    “省省你的好心。”李紫曼并不领情。

    “够了。都给我闭嘴。”叶含君喝住了两姐妹你一句我一句的争执,“你们两个在这里就安份一点,别惹事,要不然到时无法收场别怪妈没提醒过你们,特别是你!”叶含君伸手点了点小女儿的额头。

    “妈,不用你提醒,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你的宝贝小女儿已经跟关家人搭上了,而且还整天跟在关绍轩身后呢!天知道她想做什么。”

    “你说什么?”叶含君闻言,愣愣地看着大女儿,像是听到什么天方夜谭一般。

    “你自己问问你宝贝女儿吧。我好累,先回房休息。”李紫曼摆摆手进房补眠去了。

    “小曼……”叶含君想拉进李紫曼,李紫曼快一步闪人,“妈,我昨晚一夜没睡,别吵我了。”

    “我也进去了。”看到李紫曼走人,叶瑶也想闪了,却被叶含君一把抓住了,眼神紧盯着她:“你姐刚才说的什么意思?”

    看着母亲咄咄逼人的模样,叶瑶心里也不大舒服,说出的话语气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

    “我就是去找那个男人,怎么了?”

    “你找他做什么?”叶含君看女儿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脸色骤然一变。

    “我能找他做什么?”叶瑶冷笑一声,“不过就是在他身边做秘书,难不成我还能做他情妇吗?”

    “叶瑶,你、你……”叶含君气得不清,“你做什么事之前为什么不跟我商量?”

    “跟你商量?”叶瑶不屑道:“当初你做什么事的时候有跟我商量吗?有问过我愿不愿意吗?叶女士,你现在说这个话太迟了。不好意思,我要回房休息了。”

    叶瑶推开母亲的手往自己房间而去。  “叶瑶!”叶含君对着女儿的背影颤抖出声,刚要追上去,脚步也迈不开。

    叶瑶不理会她,头也没回地关上房门,徒留叶含君无力在沙发上坐下来。

    她就知道,她忽然要回新加坡工作的目的不简单!她竟然在关绍轩的身边工作,到底想做什么?

    若不是她忽然来一趟新加坡,她是不是就要瞒着她了?  这个孩子——

    ——

    关小姐住了一天院,身上的疹子还有些未完全消,本来要一起去上海玩两天的计划搁浅了。不放心她的岑致权让她好好留在家里休息,不许到处跑。

    在机场送走了总裁大人,关小姐顺便接回了从伦敦回国的儿子,裸露在手臂外面的小红疹让儿子笑了好久,才她气闷不已。

    这混蛋,一回来就知道笑话她!亏她还惦记着他一个人在国外过得不好呢!

    他哪会不好啊!巴不得不回来才好。

    翌日下午,母子两人带着卷毛前去找阮梦梦。

    因为,小卷毛在兽医的确定之下已经怀了小小卷毛了。再怎么样,还得见见亲家不是?

    纵然小关先生心里对那只敢不经他同意就对他的爱狗播种的小黑狗恨死了,可是小小卷毛都在小卷毛肚子里,他还挖出来不成吗?

    如同关小姐说的,小卷毛现在的情况就如同当初她怀他的时候一样的,纵然他再不想认大BOSS这个爹地,可是事实不容改变啊。

    虽然关小姐拿自己儿子跟一只狗做比喻不怎么好,但最终还是说服了小家伙,带着怀孕后精神非常好的小卷毛去参加网友自发举行的小狗聚会。

    聚会在麦里芝蓄水公园举行。

    岑致宇亲自开车送她们过去,一路上阮小姐与致宇哥亲密恩爱得要命,让关小姐看了心酸极了,谁让她家总裁大人工作这么忙,都没有陪她还有儿子一起出来玩。

    但转念一想,前天他刚带她出海过生日,已经是非非常有心的啦,虽然生日过完后让她过敏了。

    他的工作有多忙,她又不是不知道,也不是那种非要男人陪在身边才能过日子的小女人啦,她还有儿子,有卷毛,还有更多漫画等着她看呢!

    只不过致宇哥与阮小姐这般秀恩爱让她小小的眼红一下罢了。

    “我哥工作很忙,小嫂子你体谅他一下。”一边开着车的岑致宇在女朋友的暗示之下看了一眼后视镜里关小姐有些幽怨的小脸道。

    “我又没有怪他呀。”关小姐白他一眼。说得她好不懂事的样子。

    “二叔,那你怎么这么有空?”这位二叔不是大BOSS的得力干将嘛,他家大BOSS整天全世界飞来飞去的,这位仁兄倒是有时间陪女朋友带着狗去参加聚会,这一点,护短的小关先生有小小的不满!

    “小家伙,你这是为我哥打抱不平呢!”岑致宇淡淡一笑,“我也是刚从欧洲回来,正好休半天陪陪女朋友很过份吗?”

    “反正你们再忙,也没有大BOSS忙。”小关先生将脸转到窗外。

    “对,你爹地最辛苦。”阮梦梦笑着回应他。

    “所以你要快点长大,好帮你爹地分担啊。”

    前座的岑致宇与阮梦梦一人一句与小关先生聊起来。

    关闵闵看着一直受到冷落的小女孩——6岁的阮绵绵,阮梦梦的妹妹,“绵绵,你们家的杰西最近是不是长胖了?”

    可怜的小女孩,姐姐与未来姐夫光顾着谈恋爱不理她,而她家小关先生还是恼怒着小黑狗让小卷毛怀孕的事,所以上了车后都不拿正眼看她,乖巧的小女孩就委屈的抱着杰西窝在安全座椅上不敢言语。

    关闵闵从小就知道被人冷落的滋味,所以对小女孩滋生出几分怜惜之情。

    听到关闵闵主动开口,那张与姐姐九成九相似的小脸上露出甜甜的笑意,用她那软腻腻的童音与关闵闵聊起了她的杰西。

    他们来到公园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了。今天天气很好,公园的绿地上装扮着成串成串的汽球,还有很多摆在地上的各色鲜花,还有乐队在演奏,拉着的一条横幅上面写着“宝贝的盛宴”。

    活动组织者及一些先到的人们正跑来跑去地布置草地上的宴会桌,整个现场喜庆又繁忙的景象。岑致宇在树下停好车,关闵闵下了车,小关先生抱着卷毛冲了过去,阮梦梦带着妹妹绵绵及杰西跟在后面。

    阳光下,他们一行人穿过草坪,经过糕点摊及拍卖工艺品及玩具的摊点,活动的主办人之一看到阮梦梦时,停下手中的活朝她们走过来。

    “梦梦,见到你真开心。”她笑着道,“让我杰西是不是又长大了?”她弯下身子摸了摸杰西的头。

    “露丝,好久不见了。”阮梦梦同样笑着,为她介绍带来的新朋友,“这是我朋友,岑致宇先生,关闵闵小姐。”

    双方客气有礼的招呼过后,小关先生带着卷毛穿过花丛,追着蝴蝶到处奔跑,快乐极了。

    “欧,那只贵宾犬也是你们的吗?它看起来好可爱。”露丝羡慕道。

    “那两只不听话的孩子都是我们家的,大的是我儿子,小的叫卷毛。”关闵闵解释后。   “他们真是可爱极了。”露丝由衷地感叹着。

    这时草坪上传来了扩音器的声音,“欢迎大家抽空前来参加今天的宝贝盛会,希望大家在这里渡过一段欢乐的时光。今天聚会的主题是为患病的流浪动物们建立一个公众的诊疗室。请有钱有出钱,有力的出力……”

    关闵闵朝儿子招了抬手,让他带卷毛过来一起参加即将开始的盛会。

    今天这个宝贝聚会,除了主办方募捐公众诊室外,还特意邀请了两位动物行为学专家来做评委,给上台表演的小宠物们评分。

    这个环节,小关先生及阮绵绵小姐都特别的喜欢,抱着自己的小宠物与十个大人一起站在临时搭建的舞台前等待着比赛正式开始。

    阮梦梦小姐与岑致宇先生简直过份得可以,远远地站在那边谈情说爱。

    关闵闵拿着手机拍了儿子与卷毛好几张照片发给大BOSS,最后不过瘾,又给自己拍了两张笑脸发过去。

    以前她也不喜欢在朋友圈、交际网晒图,最近喜欢玩这个也是发给大BOSS分享而已,最多就是顺便也发到岑氏家族内部群里,跟那些家伙聊聊。

    大BOSS没回应,倒是群里瞬间热闹起来了,有几个还埋怨不提前通知他们一起过来玩。

    关闵闵没空与他们聊天,因为小动物们的比赛已经开始了。

    退出群聊后她后拿着手机正要继续拍儿子与卷毛——

    “关小姐,这么巧?也来参加聚会?”

    关闵闵回头,看到是怀里抱着一只戴着小红帽的贵宾犬的叶瑶时,脸上的笑容收拾得干干净净。

    这个女人,怎么走到哪都能碰上她?真是讨厌。

    “是啊,真是巧!”关闵闵可一点也不想与她打交道,虚应了两声就想转身走人,叶瑶却拦在了她面前——

    “关小姐,是不是还因为上次的事情而生我的气?”叶瑶解释着,“那件事真的很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因为没有养过小动物,所以我也不知道要怎么跟它们相处,为了更加了解它们,我还特意买了一只同样的狗来养,希望可以——”

    叶瑶可怜的小模样关闵闵不会心软,更不会心疼,因为她不是男人,而且,她要养狗也不关她的事情,她只是不想听她说话,不想看到她一脸虚伪的模样,仅此而已,她不想勉强自己跟她说话,所以,打断了她。

    “叶小姐,你的私人事情不需要向我报告。失赔了。”

    她侧过身子往舞台那边走去,正好是她家小关先生带着卷毛上去了呢!

    大众广庭之下,叶瑶自然不是不敢拉住关闵闵的,她抱着狗对着她离去的背影不甘心的咬了咬唇,眼神望向舞台,看随着音乐跳得正欢的小卷毛时,眼神里充满的怨念,恨不得上去撕碎那只小小的卷毛。

    比赛结果是很让人惊喜的!

    随着音乐跳舞获得第一名的是一只长得很有法国范的白色卷毛比熊犬,第二名是已经怀了小小卷毛的小卷毛,第三名是一只贵气的柯基犬。

    没有获奖的阮绵绵抱着杰西失落地站在一起,抱着卷毛领完奖的小关先生从台上下来,将那只获奖的银项圈递到阮绵绵面前,“哪,给你。”

    “你不要吗?”阮绵绵确实很喜欢那只银项圈,但没想到对她一直没脸色的关景睿会主动送给她。

    她期待又犹豫的望着他。

    “要不要?不要我扔了!”关景睿没好气的作势要扔掉,吓得阮绵绵急忙开口:“要、要、我要……”

    关闵闵看着儿子幼稚的行为直撇嘴,而她讨厌的叶瑶却一直站在离她们不远不近的地方,让她每次不经意的转头都感觉得到她的目光在盯着她——

    那种感觉,真的很不愉快。

    钱也捐了,最后的活动就是大家一起吃完点心就结束了,若不是叶瑶也出现在这里,关闵闵肯定会与儿子玩得再久一些的。

    但此时,没了心情。

    一手拉着一个孩子朝并排站在大树下的岑致宇与阮梦梦走了过去。

    ——

    岑致宇送关闵闵回岑家老宅,因为岑致权出差,老爷子不放心他的宝贝曾孙儿住在外面,就怕不会下厨的关小姐会虐待他一般。

    岑致宇与阮梦梦交往一段时间,彼此的感觉都是非常棒,趁着送关闵闵回家的这个机会,将女朋友直接拉去见最大的家长。

    关闵闵回到小洋楼,正好总裁大人来电了。

    “今天去哪了?”

    “户外运动。”关小姐躺在沙发上懒洋洋的应声,说完后才想起前天她住院时,老爷子那句一语双关的话,脸蛋不由得有些热,不知道大BOSS会不会想歪啊?

    当然,以总裁大人的智商,是想让它歪就歪,不想让它歪它便直的。可是对付关小姐,怎么会不歪呢?

    “这么喜欢户外运动,等我回去我们一起去探索。”

    “我不要去海上了噢。”关小姐将脸埋进抱枕里。

    “那喜欢哪里?我带你去。”对于这方面,岑先生绝对是保证满足她的需求的。

    两人黏黏腻腻了好一会才说到今天去参加游园会的事情。

    “今天我又碰到那个讨厌的叶瑶了。”一想到她探究的目光,她全身都觉得不舒服。

    “她有没有对你怎么样?”岑致权一想到那个女人,语气也严肃起来。

    “那倒是没有。就是觉得她不安好心。”

    “以后出门要带着人,知道吗?”为了她与孩子的安全起见,这是必要的。

    又细细的交待了一些事情后,岑致权才挂电话。

    关闵闵随即打了电话回关家,询问狐狸精妈最近叶瑶有没有再到家里去,富豪爸有无不正常的举止等,搞得狐狸精妈被她吓得一惊一咋以为出什么事。

    当然,关小姐肯定是问到答案后才挂机的。

    大概是因为上次的事件,她也知道要脸皮所以没上关家了,富豪爸这边听着也像是正常。

    所以,关小姐暂时将她抛之脑后。

    岑老爷子对于知书达礼的阮梦梦小姐算是满意的,留了下来一起用晚餐,当然少不了关闵闵母子。

    关闵闵听着岑致宇的意思,大有恨不得马上将人家阮梦梦小姐娶进门一般的急切,但岑致权与关闵闵订婚的日子就在下个月,所以再急,也得等办完这一场喜事才轮到他。

    晚餐结束后,岑致宇送她回家,在上楼前,阮梦梦仰头望着一脸笑意的岑致宇。  “邀请我上楼吗?”男人不舍的抚着她头发。

    “你要上去吗?”阮梦梦倒是不怕,她今天都见了岑老爷子了,见她父母也是迟早的。

    “很晚了,再另约时间。”对于第一次登门造访,确实是晚了。

    “借口呢!”

    “这么迫不及待让我见未来岳父母,阮小姐这是恨嫁啊?”岑致宇低低地笑了。

    “你才恨嫁!”阮小姐不甘心的捶他一下。

    “我是恨娶!”

    “对了,我们是不是应该找个时间跟你爸、妈一起喝喝茶?”

    阮梦梦的话才说完,岑致宇脸上的笑收敛了七八分,“到时候再说吧。”

    “伯父伯母会不喜欢我吗?”看到他脸色骤变,阮梦梦不由得担心起来。

    她十七岁就去国外留学,一直到几个月前才回来,加上她很少看关注新闻,进入岑氏工作前了解的也是公司各个方面的事情,上班后当然不会有人跟她这只小菜鸟八卦公司董事的私事,所以压根不知道他岑父岑母已离婚之事。

    看出她的担心,岑致宇拍拍她的头,“不会的。我妈最近在国外,等她回来我们一起吃个饭。”

    父亲与那个女人注册结婚之后,他们已经好久没有见面了,实在是不想见,心里不舒服得很。

    他结婚的事情只要爷爷同意下来,做为父亲的岑旭森根本不可能反对得了,所以,见不见都是一样的。

    “放心吧,不会有人不喜欢你的。”他微笑地安抚她。

    他的梦梦,连爷爷都没有意见,父母怎么会有意见呢?

    ——

    叶瑶晚上回到家时,李紫曼不在家,叶含君坐在沙发上明显是等她回来。

    “妈,这么晚还不睡?”她将怀里那只狗放了下来,让它自己去窝里找吃的才坐到母亲身边,自己动手倒了一杯茶喝。

    “我晚点就要飞回大马了。”所以,这是等她回来辞行的。

    “不是说要呆上一个星期嘛?”叶瑶不在意地问道。

    “生意谈不拢早点回去。”

    叶含君的第三任丈夫经营一家小小的皮革厂,以前生意还算过得去,但是今年经济大形势不好,订单量一直在下降,这次过来新加坡是想找点出路,但跟几家公司都谈不拢也没心思了,不如早点回去。

    “哦,那等会我开车送你们去机场。”

    “不用你送。”叶含香看着正在悠哉喝茶的小女儿,试探地开口:“小瑶,要不你跟妈回大妈,好不好?”

    “妈,我刚在这里找到新工作,而且对工作也很满意,暂时不会回去。”叶瑶想也不想就拒绝了,叶含香的意思她不会不知道,但她不想再听她的话。

    “小瑶,你——”

    “妈,我自己在做什么事情,我自己明白,你不用担心那么多。”叶瑶放下手中茶杯站起来:“既然你不用我送,那我先回房休息了。我很累。”

    这两天,母女俩因为这个话题已经争执几次,再说下去也没有意思。

    叶瑶坚持自己的做法,但是做为母亲的叶含君没有丝毫办法拦得住她,只希望千万不要惹出事才好。

    ------题外话------

    端午的福利——海震门将会发送到群文件,么么达!

    袁雨新文《暖婚之如妻而至》连载中,推荐阅读:

    温润如玉的少年翻译官,遇上杀戮果决的女魔头,他们之间会碰撞出什么样的火花?

    夏千语,利益场上杀戮果决的女魔头,投资场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唐宁,前途美好的首席翻译官,高贵美好得让人自惭形秽;

    她见他的时候,一脸不屑:一个男人长得比女人还好看就算了,拽着好几国语言谈笑风声的样子,实在是欠揍;

    他见她的时候,眼底的厌恶被掩饰得刚刚好:一个女人抽烟喝酒赌博玩女人,真是太过堕落;

    直到那天—

    财务卷款逃跑、老父跳楼自杀、合作商上门逼债、他揣着父亲的帐本一家家收款而被轰出来……

    他从此知道世态炎凉、人情淡薄,自此跟随她一起踏入商业的漩涡……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霸婚之独宠甜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盛夏采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盛夏采薇并收藏霸婚之独宠甜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