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霸婚之独宠甜妻 > 第104章 仗势欺人的好处!

第104章 仗势欺人的好处!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恰似寒光遇骄阳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在订婚的前一天,关闵闵在岑静怡的陪同之下,去了一间有名的私人会所一起SPA。

    明天就是他们的好日子了,做一个美美的准新娘是每个女人的愿望。

    香气袅袅的SPA室里,两人趴在床上,裸露着光滑细腻的背部肌肤,在柔光的照射下更显得莹润光泽,不同的是关小姐纤细腰部那里还有几个明显的指印,幸好不是在颈肩及胸口处,要不然明天穿上礼服可真得多涂几层遮瑕膏了。

    看来,大BOSS与关小姐果真是恩爱无比啊!

    “那件订婚礼物效果如何?”岑静怡侧过脸调侃的问道。

    想到那天晚上那个小家伙将照片传到群里的事情就好笑!幸运的是当晚她聪明地没有参与讨论,要不然铁定会被大BOSS骂死!

    不过,天可怜见,群主程贱贱同学真的将群给解散了,新建了一个,没敢将关小姐拉进去。

    当然,小家伙是必须要存在的!

    “哦,还没有机会用。”关闵闵也侧过头来与她闲聊着。

    “没有机会用我哥就这么猛啊?真是大长见识了。啧啧,腰上那几个手指印到底是有多用力啊!我哥怎么忍心这么折腾你的小身板?”

    两位做指压的师傅也是女的,岑静怡说话也就没刻意去回避什么,反正大家都是成年人啊,什么场面什么话题会不知道的呢。

    “你这个大色女,难道温教授没能满足你吗?”关闵闵轻哼一声。

    谁折腾谁还不知道呢!虽然她体力是没有人家大BOSS厉害,可她也不是吃素的小兔子啊!

    “别想挑拨离间我们的感情。他好得很,只是最近因为处理学校的交接问题而比较忙而已。”但是每晚都有回来,如果兴致一来,滚几滚是很正常的事情。

    两人都是初偿情滋味,在这方便都带着强烈的探索心,更加上年轻有力,激情四射就不用说了。

    “温教授这么斯文,在床上是不是都你欺负他?”色女关小兔开始八卦起来。

    岑静怡嗤笑一声,“关小姐,你那么多漫画都是白看了啊?男人嘛,穿上衣服衣冠楚楚,脱下衣服化身禽兽。”

    关小姐笑出声,连做指压的两个师傅都忍不住地抿着嘴轻笑。

    这些名媛千金贵妇,别看外表一副冷然不可侵犯的模样,其实骨子里还不是开放得很?什么荤话都讲得出来。

    不过,这两位的真性情倒是不惹人厌就对了。

    “脱下衣服不化身禽兽,那才叫禽兽不如呢!温教兽果然让人刮目相看。”

    “我哥也不逞多让嘛,平时一副严肃不苟言笑的模样,一碰上你简直是色狼上身。”

    “喂,有你这么说自己哥哥的嘛?他才不是色狼!”关小姐为自家大BOSS鸣不平呢。

    “唉,还没嫁进岑家门就这么护着我哥啊?”

    “你不一样护着温教授。对了,温教授真的要辞了学校的工作啊?有点遗憾哦。”

    不过,岑致权给他的待遇可不低,还是研究项目的负责人,他只管负责研究就好,其它的都有别人做,所以,若是他自己喜欢这方面也没有什么不好的。

    “研究那个论题是他一直以来的梦想,不管他怎么选择我都会与他在一起。”

    “好感动的誓言呢!”关闵闵取笑道。

    “我哥没对你说什么山盟海誓啊?”问是这么问,但是像她哥这种人,会说山盟海誓的情话反而会吓死人的。

    “你自己都说是严肃,不苟言笑了,你觉得他会说海誓山盟的情话吗?”说出来她也有可能会适应不良的。

    “对了,我哥送你什么生日礼物?”

    腻死人的情话是没有说了,但他有做出的实际行动更多,比如说到的这个生日礼物。

    “生日礼物是两张无上限的卡,一艘命名为‘爱之船’的游艇,订婚礼物是一幢带有花园的别墅,还有股票什么的。”

    关小姐绝对没有炫富的意思,但是两位指压师傅听到后还是给吓了一跳,一个小小的生日还有订婚就这么大手笔,果然不是一个世界里的人啊,完全颠覆了她们的世界观。

    “关闵闵!”岑静怡同亲也是惊叹出声,“我问你,你现在到底身家几何?”

    大哥真的好大手笔啊,她好嫉妒啊!她也好想要无上限的卡,还有游艇!

    当然除了大哥之外,还有家里那些长辈送起礼来肯定不会手软,什么首饰,名牌包之类的收到手软才对,把这些换成私房钱,不知又有几何了?

    现在还只是订婚而已,到时结婚的话完全不敢想像啊。

    人与人之间,果然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啊!

    但是她也只是嫉妒一下罢了,这种生活,她已经过了二十几年,未来的日子,她要与她家的温教授过着只羡鸳鸯不羡仙的美妙生活。

    “我也不知道我有多少钱啊,没算过。”也算不出来。

    这话,不是拉仇恨是什么?岑大小姐再度受伤了。

    “喂,哪些是你不要的,不喜欢的,可以拿我送给我,我不介意接收。”大小姐直接了当道。反正关小姐对那些名牌没什么好感,与其放在那里浪费不如给她。

    她这也算是帮她呢,好东西不用就体现不出它们的价值。

    “有些包包本来就是要拿给你的,但是有些限量款的不行,再怎么样都是人家当成订婚礼物给我的,我转送出去你再拿出来给她们看到,她们会以为我不尊重她们。”

    这话是上次她在清点礼物,说要把包包全部拿给静怡时,她家大BOSS提醒她的。毕竟送礼的人大都是自家人,经常会碰面,到时给人家看到就不好了。

    纵然嘴上不会多说什么,但心里总是不舒服的。所以,算来算去,什么事还是大BOSS想得比较周全。

    岑静怡也是知道这个道理的,点了点头同意,随即又问道:“你有没有想过要自己做点其它的投资?”

    听到败家小姐嘴里说出投资两个字,关闵闵轻笑出声,“你想要投资啊?”

    “我说认真呢!”岑静怡正色道,“你这个富豪,拿着那么多钱不投资啊?钱生钱才是王道,这一点我哥不告诉你吗?”

    “我自己都不知道有多少钱呢。”不过,忽然之间就成了富豪这种感觉真是超爽的。

    “你不用知道有多少钱,反正我哥会帮你管理,还有会计师帮你节税,你只要负责刷卡,签名就可OK了。多美妙的贵妇生活。”

    “你这是在笑话我吗?”贵妇的另一个名称就是无所事事的米虫。

    “谁敢笑话你?”又不是活腻了,“没学过的东西自然不会。你想学的话还可以让我哥请个财经老师来帮你上课。不过,用什么财经老师,我哥就是最好的一个。”

    “呵,我也觉得他好厉害。”对于这方面,她可是很崇拜总裁大人的。

    “对了,闵闵,我现在正在想投资自己感兴趣的事业,你要不要参与?”反正她这个富豪这么有钱,她想开展自己的事业拉她做出钱的股东是最好的人选。

    “你想做什么?”难得败家小姐终于下定一番决心要闯事业,怎么样她也会支持的。

    “我想投资一家餐厅。”

    她大学医学系没学好,虽然有拿到双学位,但朝九晚五的工作实在是不适合她这样性格的人。而她其实最想做的就是往造型设计这方面发展,但她本身的基础也不够,虽然她爱刷名牌,对时尚也有不错的敏锐感,可是真要开公司的话这点远远不够用。

    不过这个时候让她出国深造又舍不得离开她的温教授,前些日子她有向他表明想自己做点事免得无聊时,说到开餐厅,他说有一位很好的朋友,从法国学厨归来,手艺非常棒,想回国自己开餐厅,但资金不足想找人入股。

    既然是温雅昕的朋友,那肯定是可以信得过的,反正她也只是想找点事做,她出钱,别人出技术,都是可以谈的。

    可惜她手上的现金并不多,当然也不足以开餐厅,要她回家跟老家伙服软,那绝对不可能的事,而温雅昕的钱,她更不能全都拿出来用光光了。

    那可是他们的结婚基金呢!那才是最重要。

    所以,拉小富豪关小姐入股是最重要的啦。

    当然,关小姐也不负重托,信誓旦旦的保证会支持她。

    做完SPA后已经是傍晚了,两人在外面用餐。

    晚餐过后,岑致权临时有重要的事情处理,原本约好要一起去看的城中有名的珠宝连锁“绝色珠宝”举办的年度高级珠宝展只能又是岑静怡陪同前往。

    反正她回家也是一个人,而且对于这种秀,败家女是最喜欢的了。

    就算不能买,过过眼瘾也是好的。

    到了现场的时候,已经十分热闹。这次的珠宝展示,对像主要是珠宝公司邀请的VIP客户,所以绝大部分人都是圈子里的熟人。

    看到关闵闵与岑静怡相携进入会场时,准新娘的光环立刻吸引了所有名媛贵妇们的目光,虽然心里对于关小姐能再度攀上岑家还是很不解,但仍是纷纷上前道贺,都好奇她会过来挑选些什么新娘首饰。

    当然,这种场合怎么可能少得了许嫣小姐呢?不过,许小姐是与许母出来的,关闵闵又有岑静怡陪同,上次她在岑氏可畏是丢尽了脸面了,此时当然不好意思向前跟她招呼。

    在一干贵妇名媛们都与关闵闵二人招呼时,她们母女俩站在角落里没有出声。

    关闵闵自然也有看到许嫣,虽然对于她已经是很厌恶,但以后在各种社交场合中难免总会碰到的,所以,互不相干是她们最好的相处方式。

    而绝色的负责人戴女士则亲自出来,陪她们看完珠宝走秀,解说新年度的珠宝设计概念。

    对这些,关闵闵没兴致,倒是岑静怡听得津津有味的。

    看完走秀后,贵宾们还可以自主决定留住会场开庆功宴,有购买需求的客户则是经由另一道安全门至楼下的展示店面选购。

    本来关闵闵她们是要离开的,但想到上次‘绝色’送目录到家里时,她选中的好几套首饰还锁在珠宝公司的保险柜里,于是想过去看看。

    戴女士又亲自带领她们下去,穿过店面展示柜,最里面的才是公司的机关重地,只有顶级VIP客户才能进去的。

    这时,店面里忽然传来一阵喧闹声,一阵阵尖锐的女声让她们不得不停下脚步。

    此时,正在处理忽发事件是店面经理,也是她们戴家人。做为总经理的戴女士,是有必要观察一下她如何应付难缠的客人的。

    戴小姐眼看着亲切美丽的女店员快要被那位秦夫人搞疯了,这位秦夫人超级不喜欢低声沟通,声音大到像是怕别人听不到她在讲话一般。这般完全不注重公众社交场合礼仪的行为,绝对会让其它客人认为她们‘绝色珠宝’的水准大大降低了。

    真是的,今晚能来这里选购的客户,谁不是身份非凡呢?她真的没有必要如此大吹大擂的。

    戴小姐耐心十足的听着,内心已经快要崩溃了。

    “秦夫人,我们销售小姐已经给您打了九五折的折扣了。”

    秦夫人场声高调。“才九五折,所以我才生气呀,你们不知道我是谁吗?我是岑氏家族岑老爷子的亲家母,我女婿是岑旭森,我女儿也有自己的珠宝店,但她的结婚首饰我也是在你们这儿挑的,价值近百万啊,象我们这种VIP大客户,应该有权利要求更优惠的折扣。”

    这位太太,既然您女儿也有开珠宝店,那大可以去她那里随便拿的啊。但我这里的珠宝每一样都是只独家设计的,一辈子才消费不到一百万怎么可能变成VIP?我们看的是客人长年累月的购买力。

    戴小姐很想对那张趾高气昂的脸孔吼出来,可是不行,客人至上,客人至上,她不断地在心里催眠自己,让自己千万不要被她的情绪牵着鼻子走。

    戴小姐的耳朵继续忍受秦夫人的荼毒,仍然客客气气,笑容不变的说道:“秦夫人,我们真的已经给你最好的折扣了,您选的这枚钻戒切工一流,是我们设计师出的最新款,我们已经在原价上给您打了九五折,再打九五折,比原价便宜两万五千元,算起来已经打到九折了,是VIP才有优惠哪,秦夫人可以考虑考虑选购的……”

    “呀,这不是秦夫人嘛?”

    听了一下后,岑静怡这会倒是有了上前招呼人的心情。

    上次与阿齐在外面吃饭的时候,正好碰到这位秦夫人,也就是秦洁的母亲大人与岑旭森及女儿一起吃饭,碍于面子,他们就打了一下招呼,一面之缘,也算是认识吧。

    不过,她女儿那家珠宝店她不去,跑来这里嚷嚷什么啊?怕人家不知道她岑家的亲家母吗?真是有够可笑的。

    “哦,是静怡啊。”一见岑静怡,再看到她身边的关闵闵时,秦夫人立刻贵妇派头十足地掏出信用卡要买单。

    总不能被她们看扁吧?

    戴小姐的笑容更灿烂到比头顶上的水晶灯还亮,“静怡小姐,很高兴见到你。”与岑静怡招呼过后,戴小姐转而面向关闵闵,“岑太太,再次感谢您上次一口气买了十二枚戒指。”这才是真正的顶级VIP客户啊,让她领业绩奖金领得好爽。

    这种客户才是她应该好好招呼的!

    秦夫人这一听可不得了,一把抓住关闵闵的手臂,“你只是订婚而已就一次买了十二个戒指?岑老爷子怎么可以对你这么偏心?我们家女儿才是当家主母呢,你只是一个孙媳妇……”

    “你做什么?”关闵闵挥开她的手,本来不淌这趟混水的,但是戴小姐忽然来这么一句话将她卷入战局中,让这位秦夫人将她的手臂都抓红了,这个女人,实在是太过分了。

    岑静怡也挺身站出来冷声道:“那是我哥花自己的钱买来送给自己未婚妻的订婚礼物,你有意见?”

    “你哥送的?”秦夫人噤了声。

    关闵闵朝岑静怡抱怨道,“我就说你哥一次性订了十二枚太多了,偏偏他要说每个月换一个新的戴。加上爷爷送的那几套钻戒跟蓝宝石首饰,一个订婚而已,我就算有二十根手指头也戴不完啊。”

    戴小姐在一边附和道:“哎呀,谁敢笑话岑太太呢。相反的,这表示岑先生的眼光一流,看出每一枚戒指都配得上岑太太的美丽。”

    岑静怡笑了,“戴小姐还是一样能言善道。”

    秦夫人不甘落了下风,因为刚才她们说的老太爷送的那些东西,更要为女儿争口气,“要买,就要买值得传给女儿或媳妇的珍品,几万元的便宜戒指买上十二个,不如买一颗百万钻戒。”

    戴小姐掩住红唇,“呵呵……秦夫人爱说笑了,单价低于百万元的珠宝,我们可没脸送到岑府上去。”气死你。

    秦夫人也跟着呵呵笑,笑得好假,心里却是恼极了,有些埋怨自己女儿的不争气,明明长得比这个关闵闵美上不止一倍两倍,偏偏不会讨岑家人的欢喜。

    秦夫人继续堵在关闵闵面前追问刚才的事情:“我没听错吧,岑老爷子送你几套钻石首饰还有蓝宝石?”

    开玩笑,她女儿嫁入岑家,不但没有摆酒,老爷子也只是派人送她女儿一套钻饰,她便乐得四处炫耀,结果居然送孙媳妇不知几套,这太不公平,太不把人放在眼里了。

    “等等,我知道了,他送的一定是比较便宜的首饰才会有几套对不对?”

    岑静怡像是听到什么笑话一样,冷嗤一声,“拜托你,秦夫人,便宜的东西我们家老爷子送得出手吗?长子嫡孙的订婚礼呢,他老人家一出手,几套首饰价值上亿呢,更不要提其它的不动产及股票。”

    岑静怡存心是要给秦夫人添堵呢!谁让她这么嚣张?女儿嫁给年纪跟自己一样的老男人做小老婆,还有脸出去到处招摇?

    本来上次在秦洁那家店里,她就受了一肚子气,如今看到秦洁的母亲一样招人讨厌,怎么能不挫挫她的威风?要不然人家还以为他们岑家是有多重视这位‘亲家母’般。

    她怎么有空这样称呼自己啊!她都为她感到丢人!

    “上亿?”秦夫人声音象是从牙缝中挤出来的,“还有不动产跟股票?”

    “那是当然了。我哥是嫡长孙,岑家的接班人,这点东西算什么呢!”岑静怡看着她忽变的脸色,更是火上加油,存心让这位睡不着呢!“以后整个岑家都是我哥跟我嫂子的。”

    “我才不信。我要去问清楚,一定要问清楚。我的女儿可不能被亏待了,亲家公若是对关小姐这么偏心,我非要他补足差额给我女儿不可。”

    再度咬牙轻哼一声后,秦夫人转身离开,仓促的步伐有些狼狈。

    气死她了,她一定要为女儿主持公道去,岑家人实在是太过份了,怎么能这样对待她女儿呢!

    “唉,我们是不是把她气得太过了?到时你爸会不会为难?”再怎么样,人家秦洁可是她“小妈”呢!

    关闵闵看着秦夫人落荒而去的身影不免有些担心道。虽然她确实也讨厌她的态度,可是这样会不会太不给岑爸面子了?

    “怕什么啊。你以为她女儿嫁了风流老头就真的是岑家主母啊?别理她!”岑静怡心中的小恶魔吡牙咧嘴,捶胸狂笑不已!就让秦夫人去大闹特闹才好,闹得秦洁灰头上脸才好玩。

    她真有胆子闹到老家伙那里去,到时她那位父亲大人日子也绝对不好过。谁让他招谁不好,招到秦洁这种女人,还摊上这样一个岳母,光是想想都替他感到累心!

    “那我们不管她。去看戒指。”关闵闵收回目光挽起岑静怡的手臂。管她呢,刚才她只是实话实说罢了!自家女儿不受待见,怎么不从自己身上找原因呢!

    怪她啰?是她让她嫁进去的吗?哼!

    “这还差不多。”岑静怡得意地勾着嘴笑得更开怀了。

    一直未出声的戴女士向前一步,有礼道:“两位小姐,这边请。”

    戴小姐目送着她们离去,心情爽快极了。

    能挫挫那位不知天高地厚的秦夫人,真是大快人心,看她以后还有什么脸来这里到处宣扬她是岑家的亲家母?

    人家正牌岑少奶奶的妈还敢出来张扬呢,她一个小三上位虽有名份却连住在岑家大宅资格也没有的女儿,怎么有脸四处宣扬啊!她自己不觉得丢人,她都为她感到丢脸呢。

    最好以后不要再来她们珠宝店了,完全拉低了她们的格调。

    那位秦夫人当初来她们这里买了一套钻饰,就为了那张会员卡到手,然后借此机会融入这个圈子里来吧?但可惜只是一般的会员,连参加今晚珠宝秀的资格也没有呢。

    做人过于张扬,总是会惹人烦得很。

    ——

    关闵闵与岑静怡在里面看首饰的时候,岑致权的车子正好到珠宝店门口。

    她们简单地看了一下后也就随即离开,走到珠宝店门口时,看到岑致权与温雅昕两个男人正站在车门抽烟闲聊。

    岑静怡自然是与温雅昕一起走的。

    在开车回家的路上,关闵闵将刚才在店里面发生的事情当作笑话说了一遍给岑致权听,“你说那位秦夫人会不会自我感觉太良好了?”

    “以后碰上这些人离远一点。”岑致权倒是一点也不觉得好笑。女人堆是非圈,惹事的本事也不小,他爸估计很头疼。

    “为什么不是让她们看到我自动离远一点,哼!”虽然今天确实是静怡看她不顺眼所以才主动上前挑衅的,不过,主动招惹她的人可是秦夫人呢。

    “有这个想法也不错。”岑致权点头,“我会叫人去处理,以后你出现的地方不让她们去。”

    圈子里的名媛贵妇千金们常去的据点基本上也是固定的那几个,以岑家人的声望吩咐一声下去,相信那些不想见到的人以后都不会出现在她眼前烦人。

    以前不这么做,只是不想太过于张扬罢了,但现在他不想让那些不识相的人去打扰到他的女人。

    “这样真的好吗?”关小姐托着下巴扬唇一笑,虽然嘴里这么问,但是心里还是很爽快的。

    因为有些人,确实不想看到,例如说许嫣,秦洁,叶瑶之类的,实在是让人倒胃口得很呢!

    原来这就是大BOSS之前所说的,仗势欺人的好处!这回,她可是明明白白地体验到了一回。

    她也不想这么仗势欺人,但有些人就得欺一下,要不然不知收敛。

    “只要你觉得好,没什么不好的。”岑致权无所谓道。

    “总裁大人,你对我实在是太好了。”关小姐将身前的安全带拉松,侧过身子直接朝他的侧脸啵了一下又一下。

    “还叫总裁大人?”他不满的睨她一眼。

    “哦,那叫什么?叔叔?”关小姐俏皮又亲了一下他的下巴。

    “明天就要订婚了,我是你什么人呢?”

    “哦,合法未婚夫。”

    “再换一个。”对于这个称呼,岑先生很不满。

    “未来丈夫?”这好跟合法未婚夫没多大区别嘛!

    “换一个。”

    “不知道。”她故意摇了摇头。她心里明白他想让她叫什么,可她就是不说出那个好羞人的称呼就对了。

    “不知道?”岑致权眯了眯眼看她。

    她仍旧装作无知地摇了摇头。

    不说是吧?很好,今晚他非得逼着她叫出口不可!心思一转,握着方向盘的手一动,直行的车子掉头往另一个方向而去。

    “啊,这要去哪里嘛!”关闵闵看着窗外一眨而过的景物,这、这明显不是回家的路嘛。

    “酒店。”岑致权言简意骇地丢给她两个字。

    这么晚了要去酒店干嘛,有没有搞错啊?

    关小姐直接傻眼了!

    等车子在某一间招牌闪闪的酒店门口停下来的时候,关闵闵不明不白地只能任某位大BOSS拉着进门。

    一进入酒店大厅,看着布置得跟其它星级酒店并没有什么区别,所以关闵闵也没有多想。

    只是当她与岑致权进入酒店房间时,她直接傻眼了——

    这、这分明就是那什么套房啊——

    欧,MGD。

    瞧那张超大弄的大圆床,还有大床旁边的特制摇椅,更不要提那些入眼都是的情趣用品了——

    大BOSS这是带她来增长见识的吧?

    她在震惊之后,随之浓烈的好奇心涌了上来,开始去探索那些东西!

    而岑致权则是解开西装随手一丢,落坐在宽敞的两人沙发上,潇洒的翘起腿,似笑非笑地盯着满场飞的关小兔。

    正要招手让她过来,却接到了程贱贱同学的电话——

    “哥,那是我们兄弟几个送给你明晚订婚夜的礼物,怎么提前享受了?这么迫不及待?”

    “正好没事路过,上来看看。”岑致权一边接电话一边追随着他家小兔的身影,她兴奋的到处摸到处看,看到新鲜的玩意还会把头靠近嗅啊嗅的,行为模式完全跟小卷毛没两样。

    她每好奇的摸一下那些东西,他就是心理暗暗发誓,等会一定要用到她的身上,让她叫‘老公’叫个够。

    “明天就是好日子了,可别理耽误了时辰。”程贱贱良心提醒道。大表哥方面他倒是不担心,就怕小表嫂那小身体,去了那样一个地方,有可能会被大BOSS玩到起不来啊。

    “这里安全吗?”本来不想跟程之南多说废话的,但是这个问题他不得不关心,他可不想明天有什么不雅的照片流出去。

    这家酒店是程之南的哥们开的,安全方面绝对没问题,但为了保证百分百安全,程之南还是将这类型套房里有可能安装隐形摄像头的地方一一道来,之后岑致权便认真地去检查一轮,确定安全无误后才挂了电话。

    而他家的小兔子已经在那张圆形的水床上不知滚了多少轮了,此时正抱着那个香蕉造型的抱枕滚着,裙摆早就卷到了腰际,露出一双又细又白的腿儿——

    那姿势让他身体里的那把火一下就着了,扔下手机,一边解着领带一边朝床边而去。

    关闵闵滚得正欢时,身后一具温热的身体贴了上来抱住她,她整个人便陷入他怀里。

    “这张床好好玩。我们在家也放一张好不好?”

    “好。”男人紧紧箍着她的细腰,两人的身体贴得密密合合的,“今晚先在这里享受。”

    “有好多好玩的东西也。”她甚至在衣柜里发现了好几套角色扮演的衣物啊,什么护士制衣,仆人装,各类型的职业装,警服,真是应有尽有,想要什么就有什么的!

    “先去洗澡,还是先玩?”岑先生声音低哑道,反正浴室里好玩的东西肯定也不少的。

    “先去洗澡!”关小姐搂紧他的脖子道。

    岑致权抱着她从水床上下来,直接走向房间的另一头,推开一扇金碧辉煌的门。

    被男人公主抱着走进去的关小兔再度瞪大了水眸,望着这间足足有一间公寓大的超豪华型浴室,里面的浴池根本就是个小型泳池了,黑色大理石砌出尊贵的质感,浴池里早已放满水,不停地向四面溢出,水花翻滚。

    而浴室的四面更是神奇,通通都是光亮的镜子,不管从哪个角度都可以看见自己在各个方向的动作。

    岑致权自在的脱掉身上所有的衣物,然后一丝不挂的走进浴池里,运作优雅慵懒如同黑豹。

    “还不快下来?”

    从正面的镜子中看到她家准未婚夫好得不得了的身材,关小兔仍旧不免吞了吞口水。

    她红着脸对着镜子与他目光纠缠不休中,将身上的衣物缓缓裉下——

    今晚的游戏从洗澡开始,至于要玩到什么时候,那就不知道了。

    反正,这一晚,岑先生被人叫“老公”叫到身心舒爽至极。

    ——

    当然,有人爽,自然就会有人不爽。

    叶瑶是在凌晨两点才回到家的,最近什么事情都不大顺利,她有些心浮气躁的,所以出去喝了几杯酒。

    没想到李紫曼回来得比她还晚,她洗个澡后出来倒水喝,她才疲倦地进门。

    “这么晚了,直接在岑少爷那边过夜就好,回来干嘛?”

    最近李紫曼跟那位致远少爷可真是打得火热至极呢,连带的,姐妹俩聊天说话的时间也少得可怜,更不要提商量两人最初回国的目的了。

    她看她完全是被岑致远那个花花公子迷住了,一心想要高攀上去做另一位岑家少奶奶呢!

    “这么晚干嘛还不睡?”李紫曼将手中的钥匙放到玄关处后,脱下高跟鞋走进来。

    “你也知道这么晚啊?”叶瑶端着水杯撇了撇嘴在沙发上坐下来。

    “有事?”李紫曼看她的架式也是想与她聊聊了,她将皮包随意地丢到一边坐下来,“我很累,有什么事快点说。”

    “你现在到底在站在谁那边啊?”叶瑶不满地怨声道。

    “怎么?最近事情毫无进展啊?这不像你的风格。”李紫曼揉了揉额头,确实是有些累的。

    “我已经暗示过很多次了,甚至故意把妈的照片掉在他面前,还提了她的名字,可是关绍轩表现得完全无动于衷,根本就是副不认识妈的样子——”

    前几天叶含君还没有回大马时,她甚至故意跟他请假,说要陪许久没有回新加坡的妈妈吃饭、逛街,可他依然不为所动,甚至在她说完后冒出一句:“叶瑶,你到底想要跟我说什么?”

    关绍轩在最初确实是对她很好,就算是后来在关家发生了小狗咬人事件后也对她态度也没有改变,但在他问出那一句话时,他脸上不同于以往的精明与深沉让她心下一惊。

    关绍轩这个男人并没有如她以前的那般好应付,他表面看着对谁都挺好说,但其实很无情,就算是对自己的子女也一样,特别是对关以辰兄妹,要是谁不小心在他面前提一下,他绝对会翻脸,不是那种做做样子的生气,而是发自内心的恨意的。

    关以辰兄妹就算是背叛了他,夺了关家的江山,但怎么样都算是他的儿女不是吗?关家的江山迟早都是要移交到下一代传承发扬的。

    可是,这些用在关绍轩身上完全不是一回事,他对关以辰真是的满满的恨意的。

    而且他在商场上那些心狠手辣的手段也是让人心惊的,或者之前他所有对她的好态度都是为了试探她的意图吗?难道他早就怀疑她了?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这个老家伙还真是深沉得可以了。也对,毕竟他也是个在风云诡异的商场上混了几十年的人,怎么可能没点心计与手段呢?

    幸好她没有急于求成,目前所做的一切都只是一步步试探罢了,要是她真的冲动行事,那后果,她自己也预料不到!

    她需要一个好的契机才能扭转如今个非常被动的局面!

    “叶瑶——”李紫曼听了妹妹的话后,定定地看着她道:“之前我一直是非常支持你的想法的。”

    叶瑶一愣,“什么意思?”

    难道她现在不打算支持了吗?像叶含君一样让她空手而归回大马?

    那她千里迢迢来这里做什么?就为了一份差强人意的薪水吗?

    开什么玩笑呢!

    “豪门世家里的事情,没我们想的那么简单,至少以我们两个人的力量根本很难打入那个圈子里。你以为关家现在是谁在撑腰呢?是岑家。岑家是谁用不着我跟你多说。我最近在岑氏工作之后,可谓是了解到岑致权对关闵闵宠爱容忍的程度到什么地步了。或者可以这么说,只要关闵闵开口,若是有人敢贪图关家,岑致权只要动动手指头就能让关氏营建易主,明白了吗?”

    这些内情,其实也是她与岑致远在一起之后才听闻的,现在圈子里的人几乎都知道不仅仅是岑致权对关闵闵容忍纵容,就连岑老太爷也是将那个小嫡曾孙捧为手心宝,谁会这么不长眼的去惹事啊?

    叶瑶冷笑一声,“我知道。你现在是觉得自己搭上了岑致远,想嫁入豪门做少奶奶是吧?李紫曼,你会不会太天真了一点?那位岑少爷的红颜知已可是遍布全球的,就他现在跟你玩玩,你觉得他会娶你进门是吧?少做白日梦了!”

    “叶瑶!”被妹妹这么一说,李紫曼也是非常的恼怒,豁地从沙发上站起来,口气很不好的回道:“我现在跟岑致远可是很认真的在交往,我们在工作上合作的非常契合,私底下也一样,所以,你不必唱衰我们。该对你说的话我已经说了,要不要听,随便你。”

    说完之后,李紫曼转身回房,叶瑶生气地朝她的背后丢了一个枕头。

    这时,晚上没有吃东西的小狗狗不停地在她的脚边摇尾巴转圈,饿得汪汪汪叫,但怒火中烧的叶小姐根本没心情理它,抬脚踢开它后也回房了。

    可怜的小汪汪啊,饿得到处找东西吃!最后还是李紫曼被吵得受不了了,出来找了一包狗粮倒进碗里,它才罢休。

    连一只狗都没有顾好,还想得到更多?

    当初自己确实也是有够幼稚的了!差一点就跟她一起瞎搞了。

    幸好进了岑氏,让她明白,当没有能力跟更强的人斗时还是安份一点找个靠山比较重要。

    岑致远虽然只是一名公关部副总裁,但人家姓岑啊。

    ——

    这一晚,在珠宝店受到刺激的秦夫人也来到了女儿公寓,刚进门,知道岑旭森不在后,不理会女儿不大好的脸色就噼啪噼啪地将今晚遇到的堵心事情讲了出来。

    “小洁,你到底是怎么做人媳妇的啊?再怎么样你也算是长媳妇呢,怎么能被一个孙媳妇比下去啊?你知不知道这样很丢脸的?这事传出去以后,你要我以后在那些贵妇们面前怎么抬得起头?你——”

    “妈,够了!”秦洁本来就已经够心烦的,加上秦夫人这不知天高地厚的一阵埋怨更是让她心里火得很。

    “我是为了你好。”根本不惧于女儿的脸色,秦夫人也是很大声的与女儿叫嚣:“你也不想想看,那个岑旭森年纪比我还大,你再不趁早生个孩子巩固自己的地位,到时他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你怎么被岑家赶出来都不知道。”

    母亲这火上加油的话让秦洁再也坐不住了,豁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手指颤抖地指着仍旧在喋喋不休的母亲:“妈,你有完没完?你再这样闹下去,就算岑旭森没有三长两短我也会被赶出岑家。”

    想到那天晚上他回家要了她,在她提出想生孩子之后,直接去睡客房的冷漠无情,还有他让她警告她母亲的话,她除了愤怒,更是心凉,凉得彻底。

    她以为她可以顺利地成为岑太太就是胜利了,结果只是一场笑话罢了。

    看着女儿激动万分的模样,秦夫人也是被吓到了,愣愣地看了女儿好久都没有回过神来。

    “妈,你最近是不是都顶着岑家亲家母的身份出去招摇?你知不知道岑旭森特意回来,让我警告你别再到外面乱说话,要不然到时我们两个都没有好果子吃。你到底在做什么?我不是让你不要去跟那些贵妇们玩吗?你以为这个圈子真的有这么容易融进去吗?不行的,再这样下去,我们就要回到以前的那种生活了,你明不明白?岑家人根本没人承认我的存在,外人也整天看我笑话。拜托你,以后收敛一点,不要再给我惹麻烦,我自己的事情已经够烦了!”

    秦洁朝母亲一口气吼完心里的怨气之后,忽然无力地跌到沙发上,将脸埋在膝盖里痛哭出声。

    她怎么也料不到,成为岑太太之后,过的竟是这样的日子!可是,这种煎熬难忍的生活是她苦苦期盼了多年得到的,她真的不甘心就这样放弃。

    可照岑旭森现在对她如此的冷淡,不难猜测一段时间之后,她会被打入怎样的冷宫!

    既然这样的生活是她的选择的,所以,再苦再难她也咬着牙撑下去,她一定要熬出头来给那些笑话她的人看看。

    秦母想不到女儿忽然地这么情绪大动,回过神后坐到她的身边将哭泣的她搂进怀里,轻拍她背部安慰:“小洁,对不起。妈不知道你受了这么多的委屈。”

    她以为,就算女儿做续弦,但至少担着岑太太的名份,日子不会差到哪里去。

    可是,她还是过份高估了女儿在人家心目中的地位,甚至自己急于想拉回面子的事情还给她带来更大的麻烦。

    她,其实只是过怕了那寄人篱下的生活,如今娘家那边的人听闻秦洁嫁入岑家后,弟弟的老婆对她简直是巴结得不行,让她渐渐地享受到了曾经那种身为人上人的优越感,所以,最近的行为确实张扬了些,但她也不过是想尽快融入那些人的中间,却急于求成而弄巧成拙了。

    “妈,我不会一直这么委屈下去的。我一定要在这个位置上坐牢坐稳一辈子。”

    大哭一场之后,秦洁抬起头咬着牙固执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霸婚之独宠甜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盛夏采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盛夏采薇并收藏霸婚之独宠甜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