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霸婚之独宠甜妻 > 第115章 优良品种,要多制造几个

第115章 优良品种,要多制造几个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关闵闵与岑致权,大手牵着小手一起往早已停靠在岸边的游艇悠哉地走过去,堤岸的路灯将他们的身影拉得长长的。

    关小姐一边走,一边侧过头,调皮要去踩他的影子。

    男人的脸上始终微笑着,而握在掌心的小手未松开一丝一毫。

    能让这个没心没肺的女孩这么开心地过一辈子,是他最大的心愿。

    “关小姐,你们能不能快点?”

    清爽的海风中传来一记清脆熟悉的声音。

    关闵闵循声望过去,那站在船头,双手放在嘴边成喇叭状朝她们呼喊的不是她儿子嘛!

    他不是说不想出门吗?

    “儿子等久了,走快一点。”岑致权一直是放慢脚步配合她的步伐,要不然走这点路哪用得着这么久呢!“

    拉着她才想快步过去,小家伙却猛地拉住他的手臂,“你背我过去好不好?”

    岑致权无言地望着她。

    “到底背不背啊?”关小姐睁着一双圆滚滚的眼回视他。

    两人对视的空档,关景睿不耐烦了,“喂,你们到底要不要上船?要不然我走了!”

    真是受够这对连体婴了!

    两个小时之前,大BOSS发了在线信息给他,问他要不要一起澳门。

    他早想去SONG的酒店玩玩了,当然要去的,所以让保镖将他给送到船上来,结果他等了半个多小时,他们才腻腻歪歪地来,好烦人!

    多了个任性的女儿,大BOSS果然有些头疼啊!

    他能不背吗?

    于是,半蹲下来,后面那只兔子直接跳了上来,动作敏捷得很呢!幸好今天出门穿了休闲式的裤裙,要不然还不能跳得这么爽!

    “我重不重?”得逞的关小姐趴在男人的耳边轻笑道。

    回应她的是一记不轻不重的巴掌声,“晚上收拾你。”

    “谁怕谁呢!”关小姐不知死活地应声,那两只不规矩的小兔爪就这么直接往人家岑先生领口伸了进去。

    “关闵闵——”男人低声地警告。

    “哦。”哦的一点悔改之意也没有。

    “手拿出来!”

    “摸一下又不会少块肉。”有些不甘不愿地将手拿了出来。“讨厌。”

    这个女儿,可真是不好管教啊!

    岑先生头疼又加重了几分!

    ——

    澳门,这个位于香港仅六十三公里的半岛,是全球四大赌城之一。整个澳门的经济收入完全来自赌场,如果没有如果没有赌场给予的财政支持,澳门也不会有如此繁荣的景象。

    游艇抵达澳门码头时,已经是晚上十点半,夜生活却才是正要开始的。

    King酒店的贵宾接待车早已等候多时。

    “King酒店”是澳门境内与“葡京酒店”并驾齐驱的赌场酒店,近两年来甚至有凌驾葡京之上的趋势。

    酒店的挂名负责人是一名东方籍男子,但熟悉内情的人都知道,酒店的真正的主人是宋瑾行。那个喜欢玩弄军火,摆弄电脑程序,常年行走在灰色地带的男人。

    这家酒店是他打造起来的另一个暗夜王国,大部分情况之下,他本人不会在这里,除非他无聊或者就是招待贵客豪赌的时候。

    岑致权给他电话的话,他人已经在中东某个小国度假兼谈军火生意。

    但是,招待贵宾的礼数却不能少半分的。

    奢华的订制轿车将他们直接接到了酒店门口,酒店负责人早已等候多时。

    一进入大门,放眼过去,璀璨的水晶吊灯下,来自世界各地的赌客们在疯狂的豪赌。

    关闵闵及小关先生对于赌场早就好奇已久,直接拒绝了酒店负责人要将他们带到贵宾室玩的心意,直接就朝大厅里最热闹的一角而去。

    岑先生太了解他们家这两个孩子的心性了,与身后两个便衣保镖随即跟了上去。

    赌场,无论你赌的是百家乐,梭哈,二十一点、吃角子老虎、骰子、轮盘……最后赢得永远都不是你,而是赌场。

    所以,关闵闵与儿子手里的那一大堆筹码,很快就要败光了!

    那是当然的,第一次来赌场,完全凭着兴致毫无任何赌技可言的他们,不输才不正常,再加上岑先生的纵容,这两个孩子每一把出手都不少于十万美金——

    这种败家方式,让跟在身后的两个保镖额角都抽了!

    小手里捧着最后的筹码二十万美金的关小姐可怜兮兮地望着岑先生:“怎么办?快要输光了?”

    岑先生揉揉她的脑袋,安慰道:“没关系,我已经让经理再去换五百万的筹码。”

    当经理捧着五百万的筹码过来时,岑先生正要纵容她继续败家,小关先生不依了。

    “把筹码都给我,我要赢回来。”

    玩了一轮过来,输了那么多钱的同时,他也将每个游戏的玩法在心里算计一轮了,所以,他有把握一定会赢回来的。

    “这里很多赌神的,别尽吹牛,小心被人虚!”关小姐伸手敲他的脑袋。

    小关先生不满地挥开她的手,“关小姐,你以为每个人的脑袋都像你吗?”

    意思是说她笨,是吧?

    真是受够了,竟敢在外面如此的嫌弃她!?

    关小姐正要发飙,岑先生将女儿搂回怀里,对着那信心十足的小家伙问道:“你觉得你赢的机率有几成?”

    小家伙竖起一根手指头摇了摇:“一成我就干了。只要你不要乱插手就好。”

    这个乱插手的人,指的当然是关小姐了。

    关小姐直接无言了,嚣张也要有个度好吗?

    可是人家岑先生都无话可说,放手让他玩个够了,她这个已经输掉了上千万的人能说什么?

    想到自己如此败家的程度,跟岑大小姐有得一拼啊。

    原本极度不看好自己儿子的关小姐,在看到他玩角子机时,那不断哗啦啦掉出来的硬币让她直接傻眼了。

    等他将那几台角机子的钱都掏空后,将所有的筹码全都放在了梭哈台上——

    不得不说,小家伙今天的运气好到爆,一场梭哈,直接showhand,关小姐今晚赌输的钱,借着儿子的全都回来了。

    整个赌场因为这小家伙的惊奇表现全场哗然,若不是与SONG的交情,赌场方面绝对会以为小家伙是出千高手了,当然,就算他真的出了千,他们也不敢拿他怎么样。

    一直全程跟在他们身侧的赌场负责人可是看得一清二楚的,如果说一场梭哈靠的是运气的话,那刚才玩角子机的时候,没有超强的心算能力绝对不可能刷爆机的。

    果然是个不容小觑的厉害家伙啊!

    岑致权带这两个小的过来纯属是为了满足他们的好奇心,输赢对他来说完全无所谓的!更不想让自己的妻儿暴露在公众面前。

    在围观的人群越来越来时,他果断地喊停,在酒店负责人及保镖的护送之下,往专用电梯而去。

    已经很晚了,今晚他们在这里过一夜。

    到了顶楼套房时,两只小的兴奋地在大床上打滚,庆祝今晚由输到赢的喜悦。

    等他们闹够了,关小姐被赶进浴室去洗澡,岑先生明显是有话要跟儿子谈的,小关先生明白。

    “你想告诉我,不要因为小小的成功就傲娇对不对?”小关先生趴在一片凌乱的大床中间,手里还拿着一个筹码在玩。

    “我知道你心算厉害,赌场赌的是一种概率的输与赢,玩玩可以,但不许沉迷这种游戏。”

    小家伙还小,但他希望他能明白点到即止的道理,特别是赌博这种行为,偶尔娱乐身心是可以的。

    “爹地,你也说过,现在的股市行情很低迷,但还是有人赚。这世上没有一定赚钱的生意,也没有一定会亏本的事情吧。赌场输的人再多,也有人赢的,看是操作的人怎么把握。”

    拥有数学天份的他,在大BOSS的教导之下,经过几番摸索之后,已经可以从波动的曲线中很敏锐地捕捉到某些重要讯息,在股市里可是小赚了好几笔呢!

    股市不一样是赌博吗?

    他明白大BOSS的意思的。

    “我知道你是不想让我对这种不能每一次都能百分百掌控的事情过于沉迷,放心吧,在我未成年之前不会再进赌场了。”

    小家伙拍拍手从床上坐起来。

    岑先生满意地点头,小家伙确实很有可塑性,他这是轻描淡写说了一句,他说已经能举例反驳论证并且自己下结论了。

    “很晚,去客房洗个澡睡吧。”

    “我今晚可不可以跟你们一起睡?”小家伙却忽然冒出这么一句。“长这么大还跟爹地妈咪一起睡,不知道什么感觉呢!”

    岑先生哑口无言了。

    “开开玩笑而已,我才不想被你们吵得睡不着。”

    小家伙鄙视地拍拍手,从床上跳下来,回客房去了。

    瞧他老子一听到他说他要跟他们一起睡,脸上那表情有多不情愿就有多不情愿,他也不过是随便说说罢了。

    岂能当真?

    关闵闵洗好澡出来,岑致权正站在落地前接电话。

    她放轻了脚步走到他身后,柔软的双手主动地环住他精壮的腰身,小脸贴着他背后,感受着他熟悉而好闻的气息,与他一起居高临下地望着澳门璀璨的夜景,听着他用低沉的声音与人谈公事,此时此刻,那些枯燥的公事听到她耳里,似乎都变成了美妙无比的音符。

    “想什么?”结束电话的岑致权将手机丢下后把身后难得安静的小家伙拉到面前,伸出食指抬起她的小下巴。

    “想你呀。”小家伙娇娇地应着,赤着的双腿主动踩上他仅着拖鞋的脚上,免得自己抬头看她太累。

    男人知道她的意图,将她整个提了起来,两条纤细的腿儿主动地环上他的腰。

    “你不是说只能来玩一天嘛,什么时候回国?”关小姐非常享受被他抱在怀里的感觉。

    “想回去了?”他将她的背直接抵到透明的玻璃窗上,额头靠过来,与她亲呢的相抵着。

    “不想。可是你工作忙啊。我可以自己玩的。”

    虽然她很想他陪着她,但做了他的助理后,她才明白他一天的工作量有多大,忙到什么程度,若不是有了她与孩子,他肯定是直接睡在办公室的。

    难怪要将办公室弄得一应俱全,就像是一间超豪华公寓一般。

    “再忙,陪老婆孩子的时间还是抽得出来的。”他轻笑,为她难得的贴心。

    他工作的目的从来不是为了钱,因为从一出生,钱这东西对于他来说从来没有缺少过。未与她在一起之前,他将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工作上是为了挑战与征服,为了肩上的责任,现在,有了她,有了孩子,他势必要将部分时间与精力留给他们的。

    在他眼中,他们比工作更重要。

    纵然很多时候,他经常为了工作而没有时间陪他们,所以,以后更要充分地分配好时间。

    他知道,他家的小兔子虽然有撒娇粘人,但不是那种没男人陪就会伤心失落那种。她很会安排自己的时间,没有他陪在一边一样能自得其乐,反而是他总是瞎操心的比较多一些。

    “总裁大人,你家的老婆孩子会自己玩呢!你还是乖乖回去工作吧!”知道他的心意就够了,关小姐一向很乐观也不贪心的。

    “嫌我烦了?”他不服气地轻咬了一口她的小鼻尖。

    “那敢嫌总裁大人烦呢!”关小姐不甘心的回咬一口给他,“我想以后心情不好的时候多来赌几把,所以,你要多赚一点钱让我败家呀!”

    “小败家鬼!”

    “你儿子才是啦。”

    “他是小赚钱能手呢!”岑先生很自豪道。

    “你刚才跟他说什么?”关小姐老实了一会后,一只手又不安分地从他领口伸了进去,开始探索——

    怎么摸怎么喜欢,都不会腻的!

    她家总裁大人的身材实在是让她好满足!

    “让他安份一点。”

    “他又做错事情?”关小姐惊讶地顿住了手儿。

    “没有。提醒他一下赌博的不良之处。”结果不必他多说,轻轻一点他就可以领悟了。

    “他有接受你的教导吗?”对于这一点,关小姐还是很关注的。

    小家伙现在还小,对于他的教育方面,她已经有些吃力,过于聪明的他让她无法掌握。幸好,在这个年纪的时候有了厉害父亲的教导,要不然真的闯祸,她都不知如何收拾。

    “宝贝儿,谢谢你给我生了个这么棒的儿子。”岑先生给了她一记重重的吻,这个就是答案了。

    “哦,不客气,岑先生。”关小姐回以他一记吻,之后咬着他的嘴角:“是你品种优良,所以他才会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这么优良的品种,不如再造几个?”岑先生的声音低了好几分呢!

    自从与她在一起之后,两人只要一有机会就粘在一起做连体婴,为了好好地享受一阵子的二人世界,加上关小姐喜欢玩花样,买了很多类型的TT回来,家里,公司,车上都有放着,当然也会有情不自禁而来不及的时候,但他家小兔肚子里似乎还未有小小兔宝宝呢!

    当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他想让她穿上婚纱,做个最美丽的新娘子。

    他家的小兔可嘟着嘴儿说过,不想大着肚子进礼堂呢!

    因为她要享受一个非常激情火辣的洞房花烛夜呢!

    但是,今晚看着如此出色的儿子,岑先生心动动的想要再造一个啊!

    “你喜欢儿子还是女儿?”

    关闵闵也觉得,岑先生这么优良的品种不多生几个真的好浪费呢!虽然怀第一胎的时候,她差一点将肚子里的心肝脾肺都吐出来了,但也不会排斥再生第二个。

    她从小就一直渴望有哥哥姐姐或弟弟妹妹,兄姐是有了,可他们对她就像陌生人一样。

    而她也明白儿子对于玩伴的渴望,以前她是没有想到会再与另一个男人生孩子,但如今与岑先生就要结婚了,孩子是迟早的事情。

    婚期已订下了,她相信,这次一定可以顺顺利利的!

    所以,就算是现在有了宝宝,一个月后的婚礼也不会大着肚子呀!

    最重要的一点,其实还是豪门世家都注重传宗接代,特别是岑家这种有着传统思想的大户,当然是生得越多越好。

    看看光是岑致权这一辈人的就有十多个兄弟姐妹,还没包括家族里其它的远一些的堂兄弟。

    既然这辈子都脱离不了这个生活圈子,那就只有接受它的游戏规则。

    而且,孩子是他们两人都想要的呢。

    “女儿吧,像你一样的女儿。”他要看着他真正的小女儿出生,长大,将她捧在手心里宠着,就算是宠坏了也无妨。

    就当,弥补他没有来得及参与的他家小兔的童年吧!

    “不要,我要生儿子。”关小兔呱呱地反对着。

    “怎么?不喜欢女儿啊?”岑先生倒是惊讶她的反应。

    “喜欢。可是——”关小姐抿了抿嘴。

    “可是什么?”

    “万一到时候你只疼她不疼我怎么办?听说女儿是爸爸上一辈子的小情人呢!我会吃醋的!”关小姐说得认真极了。

    连自己女儿的醋也吃!也是够了!更何况还是个压根还没影的女儿呢!

    “那生个儿子你就不怕我吃醋吗?”岑先生好笑地问她。

    “现在已经有了个儿子了,也没见你吃醋啊!”关小姐头头是道:“而且,生儿子比较赚了。”

    “赚什么?”岑先生抱着她开始往卧室里走。

    “赚钱啊!”关小姐认真的伸出手指头,“爷爷说,每生一个儿子,都会给我一亿的红包。”想到这,关小姐恨不得每年生一个儿子呢!

    要是一年一胎,一胎两个,这辈子她什么也不用干了,拿红包拿到手软。

    “那女儿呢?”老爷子的话绝对不会随便说说,岑致权知道,当然也是知道他老人家有那么一些些的比较重视男孙的观念,毕竟要继承家业嘛。

    但也不至于就对女孙忽视的啊!

    “女儿啊,八千万。所以还是儿子比较值钱。”关小姐算得真是精明啊。

    “我给两亿,生个女儿?”他好心情地逗她,人已经进了主卧室,将她放到床上后人也压了上来,双手改而捧着她的脸。

    结果关小姐一听到岑先生出两亿给女儿,有些不开心了,“看吧,就说我以后一定会失宠的,女儿还没影呢,已经是价值两亿了。”

    “笨蛋,我整个人都是你的,是两亿重要,还是我重要?”

    “都重要啊!”

    “既然都重要,那我们现在就来生女儿。”

    岑先生话音落下,就要吻上她。

    关小姐却忽然推开他,“你去洗澡,我要看一会夜景,好漂亮啊!”

    那扇透明的大玻璃窗外,金黄色的灯光点点闪烁,公路像流动的黄金之河,缤纷灿烂的让人移不开眼。

    这样的夜景让她着迷不已。

    岑致权抬头看了一眼外面,再看一眼床上女孩愉悦的表情,在她脸颊上印下一个吻后坐起身子,“等我一会。”

    等岑先生出来的时候,映入眼帘的却是——

    女孩趴在那里,身上的浴袍随意地丢在床头,晕黄的灯光下,光洁无瑕的背脊,玲珑的曲线,一双长腿纤细笔直翘着晃啊晃——

    那若隐若现的地方让他全身的血液朝某个地方集中而去。

    这个小妖精,故意引诱他的。

    而他,接受她的引诱!

    灼热的吻袭上肩头时,关闵闵回过头,目光与他纠缠着。

    两人四目相触引爆了快感,纤白的藕臂紧紧揽住他的颈,主动与他激烈纠缠——

    他抱着她,紧紧地——

    她缠着他,不松手——

    就这么一起沉沦到天荒地老。

    澳门的夜,越夜越美丽。

    新加坡的夜,一样地动人。

    秦洁有些醉熏熏的进门,在门口将高跟鞋脱下,随意地丢在一边,摇摇晃晃地进来,正要去厨房倒水喝,却敏感地发现客厅的沙发上坐着个人,她下意识的望过去,与岑旭森冷然的眸对上了,酒意瞬意清醒了一大半。

    “旭、旭森——”她走过来,想要讨好他,却被他那冷冷的表情给吓住了,也因为自己浑身的酒气不大敢直接粘上去,“你怎么回来了?”

    自从那天晚上在外面一起吃饭后,他又是一阵子没有回来了。

    她等得有些心冷,白天去打理珠宝店的生意时间过得还快,晚上回到家一个人面对着空荡荡的房间,不免会很寂寞。

    以前做他的情人,倒是没有这么强烈的感觉。毕竟那时候,他们的关系是地下化的,她出去做什么,也不会有人管她。但现在她顶着岑太太的名头,在外面有什么不好的言行举止都有可能会让他大动肝火。

    她得处处小心,处处谨言谨行,就怕留下什么话柄给别人。

    她是要努力地要溶入他的生活圈子的,可是,有些事情,不是努力了就可以有结果。更不要提她最重视的当事人,她的老公岑旭森压根就没有看到她的一丝一毫的努力。

    除了上次一起出现在高尔夫球场之外,他从来不带她参加任何公众社交场所,就算前段时间,岑致权要订婚,他也只是打了个电话给她,说出席这种场合可能不大好,让她不要过去了。

    好像,只要她乖乖地呆在家里不给他丢脸就行了,那她这个岑太太的头衔是拿来做什么的?

    连他儿子的订婚宴她都没有资格参加?

    她这是算什么呢?

    她肚子里的苦水无人可以诉说,说出去也会丢人,只能自己咽。

    渐渐地,她晚上下班后也不想回家了,大部分时间都在夜店里混。

    那些名流贵妇们,对于夜店这种东西,几乎很少出现的,她也不怕有人认出来。

    反正她只是喝喝酒罢了,怕什么呢?

    她只是没料到,今晚岑旭森会回来!还当场抓到了她现在狼狈的模样。

    “这里,我还不能回来了?”岑旭森皱着眉头看她,鼻端处传来的酒气让他更是恼火,蹭地站了起来,“你看看你现在什么鬼样子?”

    “我、我今天跟一个久未见面的朋友出去,一高兴就喝多了。”她忐忑地解释着,“我马上回去洗干净。”

    说着后,不管他是不是还在生气,她直接跑回了卧室了。

    岑旭森抚了抚额头在沙发上坐下来。最近他确实没心情回来,说出来都不可思议,除了跟几位商场上的老友时不时出去打小白球,出海钓鱼之外,其它时间他竟然是跟着自己的前妻戚佩思女士及那个老外在新加坡各处闲逛,美其名曰,尽地主之宜。

    天知道他尽的那门子的地主之家呢!人家戚女士这是跟初恋情人爱火重燃呢,每次看到他们聊得那么悠然自在的样子,他总有一种从头绿到脚的感觉。

    当然,除了绿云罩顶之外,他也是到现在才发现,戚女士展现在别人面前他不为所知的另一面,除了事业上的意气风发,出席公众场合时的优雅得体之外,原来她也可以笑得如此开怀,聊起天语言幽默十足,偶尔也会展现出女人的柔情蜜意。

    当然,她的这另一面自然不是展现给他看的,而是那个叫BEN的老外。

    今晚再次在某间餐厅偶遇后,戚女士终于不耐烦地吼他了,质问他老是出现在她面前到底有什么目的。

    有什么目的,他也不知道,只是想听听她与人愉快的聊天也觉得有意思罢了。

    若不是正巧碰上萧逸华也来这间餐厅用餐,他可能会厚脸皮地与他们拼桌的,谁让那个老外一直这么彬彬有礼,从不拒绝呢!

    偏偏遇上了萧逸华!

    这辈子怨念极深,多年前就声称老死不相往来的两个女人再度碰面,还扯上了他这个让两个女人结仇的男人,这场面,若是发生在他与戚女士离婚前,一定会很难看。

    但刚才那会,面对萧逸华的冷声嘲讽,戚佩思早已冷静淡定得连挑眉都懒得,心情极好地朝萧女士招呼一声后,继续开心地用餐。

    看到戚女士如此的淡定,根本不理会她的挑衅,萧逸华忍不住讽刺了岑旭森一句:“看到前妻跟别的男人吃饭,你心里不爽啊?活该!”

    他是活该啊!所以再也没了吃饭的心情,直接驱车回了这个不像家的家。

    以为至少还有个不敢对他冷嘲热讽的女人温柔地伺候他,结果倒是好!

    一室的清冷,打她的电话没人接。

    他心里头那个气,无处可发。

    于是就憋着一口气等着,在等待的过程,他不止一次地想过,秦洁这个女人,今晚敢夜不归宿,明天他就要她滚。

    然后,他等到了,等到一个混身酒气的女人回来!

    他不过是冷落了她一阵子,她就开始自甘堕落起来了?

    秦洁洗好澡出来,酒气已经没有了,一袭黑色丝质睡袍只及大腿,一路走出来春光尽现,香气袭人。

    “旭森——”她走到他的身侧,娇娇地叫着他的名字。

    最近压根没找过其它的女人岑旭森也被她性感的模样迷住,两只大手扣住她纤细的腰肢,声音也变得低哑——

    “去厨房给我弄吃的。”

    他晚上还没有吃过饭,想要来一场运动的话,还是要补充体力的。

    毕竟比不上年轻的时候了。

    秦洁看到他态度软了下来,也不急着就勾引他,很听话地去了厨房给他做了一碟他最爱吃的海鲜面,再给他开了一瓶红酒。

    海鲜及酒都是助性之物,今晚难得他回来,她一定要好好地抓住这个机会。

    饱暖思淫欲啊!

    被人细心地伺候着吃饱喝足后,又被伺候着沐浴,岑旭森今晚在前妻及初恋情人面前憋着的一口气总算是舒缓了不少。

    瞧那跪在他面前的女人,要多听话就有多听话!

    女人就应该这样!像他前妻戚佩思那种没有半点风情的女人,真是会扫男人的兴,而萧逸华那总是任性的脾气,使多了也会让男人烦的。

    当年,爱得再深,再浓,也会有烦,所以会有争执,争执之后——

    往事不堪回首——

    当两人都满足回到床上之后,岑旭森很快睡着了。

    秦洁抚着自己的肚皮,脸上露出了笑意。

    这次,应该会有了吧?

    ——

    叶瑶住院一阵子后,李紫曼也是有一段时间没有回这间公寓了,今晚陪岑致完应酬完后,正好经过,所以就顺便上来,谁想到她不在。

    电话也不打通,正要离开时,叶瑶回来了。

    “刚出院,怎么不好好休息?”李紫曼打量着她细瘦的脸庞。

    “今天陪个朋友吃饭,回来晚了。”叶瑶在沙发上坐下来,“这么晚了,回来有事?”

    “哪个朋友?”

    “路知衡。”叶瑶也不刻意隐瞒道。

    “什么?他什么时候回来的?”路知衡李紫曼自然是认识的,他们在大马一起长大的啊!可他毕业后不是留在大马某间知名的律师事务所工作吗?什么时候回新加坡了?

    “他两年前就申请到新加坡分行工作了。”叶瑶淡淡的笑道。

    两年前,她还没有毕业就已经开始为自己的未来打算了,所有能想到的,自然都会预防着。

    有个熟识相关法律的人在身边,什么事办得起来自然是顺手多了。

    “叶瑶,关家现在不同往日,你做事要记得给自己留条后路,不要怪我不提醒你。做人不能太贪心。”

    看着妹妹有些得意忘形的表情,李紫曼很真心的建议着。

    若是被分离前的关家,还称得上是城内十大富豪家族之一,但现在真的不能比的。

    关氏营建有什么变动,关闵闵不可能会坐视不管,只要岑致权插手,只怕她到时偷鸡不成浊把米,那她所有的一切都白干了。

    “我只是拿回自己应得的东西,谈不上贪不贪心。”叶瑶不耐烦地挥手,“姐,你这还没踏进岑家门了,倒真是把自己当岑家人看了啊!”

    “我懒得跟你吵。总之,你好自为之。”李紫曼也懒得跟她废话那么多,拿起皮包就要走人,像是想到什么又回头。

    “妈不是应该早就回到大马了吗?这两天我打她电话怎么也打不通?黄先生的也是,他们有没有跟你联系?”

    “我不知道,大概是忙吧?明天我再打回去看看。”叶瑶漫不经心应道。

    继父的小工厂最近麻烦多多,他们大概也是很烦恼,李紫曼点了点头:“你联系上妈的话,让她给我电话。”

    说完后,她踩着高跟鞋而去。

    一直到大门关上后,叶瑶才拿出电话拨号。

    “怎么了还不睡?”那边传来男人略带睡意的声音。

    “知衡,我妈怎么样?”

    “没事,已经睡了。”

    “好,我知道了。那我也去休息了,晚安。”

    叶瑶将手机直接丢在沙发后回卧室。

    ——

    难得一家三口一起出来玩,他们在澳门多停留了一天,白天自己开车带着两只小吃货去寻找当地的美食,满足了他们的口腹之欲。

    正值周日,本来想带小家伙去看赛狗的,但澳门政府方面规定所有赌场入场的人士必须满21岁,想着赛狗场也是混乱之地,岑致权无视儿子嘟着嘴不开心的模样让人直接开车往码头而去。

    “爹地,就去看一眼都不行吗?”眼看着码头越来越近,小关先生可怜兮兮地要求着。

    “不行。”只要他做了决定的事情,一般没有回转的余地的。

    “可是昨晚我们也去了SONG的酒店了。你能不能找关系通融一下嘛!”

    怎么说,他也是个不大不小的爱狗人士,去赛狗场也不是为了赌博,就想看看传闻中的格力狗。

    格力狗是世界上奔跑速度最快的狗。它气质高雅,身体结构优美,奔跑时迅捷如飞。他就是想看看它们拔腿飞奔的剽悍模样。

    “你也知道是SONG的酒店。”岑致权睨他一眼,若不是宋瑾行的酒店,他以为他能在赌场里大玩特玩吗?

    “意思就是说没得商量了?”小家伙将目光移开,看了一眼正望着窗外的岑太太,摆明了就是故意没听到他与岑先生的对话。

    岑先生不可置疑地点了点头。

    好吧!算了!不看就不看吧!

    小家伙倒也不是任性的主,知道看赛狗无望后,干脆拿出PDA继续刷他的游戏。

    “又在玩?”岑致权侧过头来,看了一眼他的屏幕,上次看到的小仙女好像没在线?

    “嗯。”小家伙专注在游戏里,轻哼一声。

    “有没有想过以后要做什么?”

    虽然他是长嫡重孙,但他没想过要以他小时候的培养模式来约束他。

    他是个有主见的小家伙,这些年已经渐渐养成了他自己的一套行为模式,所以,他不会将他不喜欢的事情强加到他头上。

    若长大之后,他对继承家族事业没兴趣,他不会勉强他接收。

    岑氏家族子孙兴旺,人才自然也是挤挤的,他没有像爷爷那样根深蒂固的想法,非要长子嫡孙来继承家业。

    “爹地,可不可以让我玩到12岁再决定?”小家伙头也不回地应了他一声。

    “OK,没问题。”岑致权爽快的答应了。

    这么问他,只是想让他提前明白自己的方向,不过,就算暂时没有方向也没有关系,他才六岁,不急。

    关小姐看到父子俩解决了看赛狗的问题后转过头:“岑先生,你怎么不问问我以后要做什么?”

    大岑先生与小岑先生同时抬眼看她。

    “干嘛?”关小姐瞪着他们,莫名其妙这么看着她干嘛?

    “关小姐,你除了做岑太太,还能做什么?”

    小岑先生将大岑先生心里想说的话说了出来,随后不理会马上要抓狂的岑太太,继续埋头他的游戏当中。

    “关景睿,你这个混蛋!”

    “好了好了,跟个孩子计较什么?”岑先生将想扑上去的岑太太搂回怀里,不许她动。

    这个大女儿可不好管教!

    “你也是这么想的,是吧?我以后只能做岑太太?”关小姐不爽的甩他一眼。

    虽然她确实是没有什么事业心了,不过,她最近经常上网与江贝贝的妈咪聊天,忽生出新的想法。

    虽然还没有机会去实践,但她认为若是做得好,那绝对是她未来的支撑事业。

    反正她做他的特助,事实上帮不上他太多的忙,上班时间几乎都是在玩,所以,做其它感兴趣的副业应该没问题的。

    “做岑太太有什么不好?”他俯下脸,在她额上轻吻一下。

    “没有不好。不过,总有一天,我会做出一番让你惊叹的事业。”关小姐昂着小下巴。

    “嗯,很有志气。”岑先生点点头表示赞同,“你想做什么,告诉我,我支持你。”

    他家大女儿不若一般的名媛千金贵妇们一般,喜欢交际,喜欢逛街购物,若她想开家店玩玩什么的,倒也无所谓。

    目的又不是为了赚钱,让她打发时间罢了。若她真的想这样的话!

    可是,岑先生料不到,他家大女儿所想做的事业是什么。

    当某夜,他加班回到家,穿着一袭珍珠白睡衣的岑太太捧着一大本画册从床上跳下来,冲到他面前,骄傲地将那画册摊开在他面前——

    “岑先生,我的画稿过稿了哦。看看,是不是很棒?”

    岑先生瞄了一眼后,脸色骤变——

    原来这段时间,她每天安安分分地在坐在那里东画西画又不给他看的东西,竟然是——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车子很快抵达码头,一家三口上了船,正要往船舱里走,一阵阵轮胎摩擦地面的刺耳声音传入耳内——

    他们同时回头,一辆红色法拉利敞篷跑车朝他们这边急速冲了过来,关闵闵吓得张大了小嘴——

    就在她以为车子要撞上船头时,车子急刹停了下来,一名手里提着裙摆的长发女子从驾驶室里跳出来,直接站在车头上面望着关闵闵一行人焦急地出口——

    “能不能让我搭你们的船香港?”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霸婚之独宠甜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盛夏采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盛夏采薇并收藏霸婚之独宠甜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