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霸婚之独宠甜妻 > 第137章 我爱你,永远

第137章 我爱你,永远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是一间宛如罗马竞技场的圆形大屋,高级的沙发椅以同心圆状,一圈圈向外排开,独留中央一个直径约五公尺、有些古怪的圆空间,那儿空荡且是整个屋子最光亮的地方,很显然,是游戏进行的区域。

    沙发同心圆周围已经坐满了肤色各异的男人,有白人,黑人,和黄种人,有几个,甚至看起来非常的面熟,都是经常在时政财经上出现的大人物,他们手上拿着绳索、长鞭等奇怪的“工具”,正热烈的交谈着。

    身在这个圈子里的人,岑致权知道,很多时候,那些看起来光鲜亮丽的公众人物,私底下的生活糜烂不堪到让人恶心,但他没料到他们竟会跟狄克也勾结在一起了。

    嘲讽地撇了撇嘴,他在苏西的带领之下,坐在沙发同心圆的第二圈的空位上,就着晕黄的灯光点开手中的平板电脑,却无心看那上面的游戏规则。

    周围的男人在他进来的那一刻,目光都往他这边看了过来,一部分的人也是认得他得,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在这儿,他们可以拋开白天的规范、教条,为所欲为,而且绝对隐密,没有人知道平日衣冠楚楚、家教甚严的公众名流是如何在这儿纾解压力的。

    既然要纡解压力,当然是越刺激越好,没有人在乎这游戏的内容是否会触犯法律,更没有人担心它会不会妨碍善良风俗。

    游戏的规则只有一个——宾主尽欢。

    其他的,都不重要。

    没多久,周围的灯光暗了下来,突然间,音乐震天价响,一束强而刺眼的光线射向中央那空荡的圆形空间,成为全场焦点。

    在岑致权还没搞清楚发生什么事时,那个圆形空间的中央骤然制成一个巨大的舞台,一个个穿着薄纱透明衣物的女子鱼贯而出,那些女人们脸上都戴上了羽毛面具,不只被缚着手、嘴里还塞了白布,像是待价而沽的牲畜,乖乖的站在舞台正中心的一个黑色圈圈里,周围的男人们逐渐开始鼓噪

    。

    当苏西亲自拿着火把跳上舞台,触及地上散发呛人异味的黑渍时,焰火迅猛地窜了起业,那些衣着透明的女子尖叫出声,而舞台下的男人们,竟然是欢声雷动的一脸兴奋——

    他们好战的血液在体内奔流、锐利的双目炯炯有神,像是噬血的猎人紧盯着她们,等待着最佳的时机,随时准备出发、猎捕他们肥美的猎物!

    这个野蛮、暴力、弱肉强食的狩猎游戏,没有限制、没有规章,只要你抓得到踏出人圈的女人,你就有权对她做出任何处置——即便是当着众人的面要了她!

    玩腻了,你甚至可以将这个玩物贡献出来,供大家玩赏。

    而显然,火圈里戴着面具的女人,事先并不知晓这个游戏规则,所以,身上单薄的衣物着火之后,都跃出火圈,四处逃逸去了——

    她们不知道,一旦踏出这个炽热的保护带,她们便成了任何人都可亵玩的娼妓。

    一时间,男男女女相互追逐的调笑声和尖叫声在昏暗的空间里不停地回荡——

    对于这种兽性的“游戏”,岑致权并不感兴趣,他默默地坐了二十分钟,所有人都从舞台周边散得差不多后,他从座位上起身,丢下手中的平板电脑离开。

    走过来时经过的长廊,每间隔音极佳的房间传出关不住的声响——

    那香艳的低吟、喘息,和不时传出的哀号、告饶声,都在摧残着他的耳朵——

    他吐出一口气,加快步伐,只想快点回到他的小妻子身边_

    他的脚步迈进熟悉的宴客大厅,朝那扇石门而去,走要推开门的时候,意识到身后有人影闪了过来,他侧过身子要避开时已经来不及—

    颈后一阵刺痛,他迅速地挥开来人——

    “岑先生身手不错——”

    他后退几步,眯了眯眼,竟是凯特。

    ……

    关闵闵被莫尔遣送回房时后,一直无法静下心来,来来地回回地踱着,似乎要将铺在地上的地毯给磨出一层皮。

    她一个人呆在这里怎么可能安心呢?

    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会不会被那些人下药什么吧?

    她知道,他绝无可能是那种私生活*的男人,就算是在那种场合之下,也不会乱来。

    只是,他身边的那些穷凶恶极的罪犯,为了逼他低头做什么事,是什么手段都使得出来的。

    她担心的是,他的安危!

    只是,她压根没有办法出去,那扇门锁得紧紧的,丝毫不动,况且,门外还有人守着,她一个手无寸铁的弱女人,除了担忧及祈祷,又能做什么?

    这时候,她痛恨自己为什么不是电影中那些拥有十八般武艺的女主,可以从这如同地牢一般的房间出去找他

    。

    想到这,她下意识地往挂着厚重窗帘的窗口而去,伸手地扯开窗帘,一个男人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岑太太,下面至少有三百个以上手持重型机枪的人,你确定想要跳海离开?”

    关闵闵手中还握着窗帘的手倏地掉了下来,转身,一脸不安地望着这个黝黑而英俊的男人——莫尔。

    刚才一路送她回来,他一句话也没有说,现在怎么忽然进来了?

    他想要做什么?

    她放在身侧的双手紧了紧,往后退,可是,退了两步,背后就抵到了坚实的墙壁上,退无可退。

    “你想做什么?”

    她看着他一步步地靠近,脸上尽是若有似无的笑意,颤着声音问道,两只小手下意识地抚上了平坦的小腹。

    看到她护着肚子的动作,莫尔脸上的笑容加深了,“岑太太这是有宝宝了吗?恭喜啊!”

    “不关你的事。”关闵闵不明白他的来意,也不想跟他多说废话。

    “我听说,孕妇——”看到她脸色变了变,他顿了一下后才继续道,“玩起来,不大一样!”

    关闵闵的小脸,一瞬间变得惨白——

    “你、你敢对我乱来,我,我就从这里跳下去。”她空出一只手,抓住窗台。

    就算是死,她也不想受到那种侮辱——

    只是,她肚子里还有宝宝——

    而宝宝的爹地,现在生死未卜。

    她——

    心里好慌,好乱!

    怎么办?

    相对于她的紧张无措,莫尔却又靠近了两步,直逼她身前,一只长手伸了过来,直接撑在她身后的墙壁上——

    关闵闵紧张得呼吸快要停止了!

    只能瞪着一双惊惶的大眼与他对视!娇小的身子已经颤抖得不像话。

    那个男人低下了头,她下意识地伸手去挡,两只满是汗水的小手撑在了他坚硬的胸膛上——

    “你、敢!”

    纵然,真的已经是无路可退了,可是,她不愿意如此屈服,“我们是狄克先生请来的客人,要是你敢碰我,我老公一定不会放过你。”

    “小美人,你老公现在不知道跟多少个性感美女抱在一起玩得开心呢!哪还有空理你?”男人嗤笑一声,“所以,你现在最好听话一点,自己脱衣服,要不然我怕的粗手粗脚会弄疼你

    !”

    “我不——”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房门‘崩’一声再度找开,走进来一个身材魁梧的男人—

    “莫尔,还不快将这个东方小美人给汉威特先生送过去,他已经等得不耐烦了。”

    男人进来,看到莫尔将那个东方小美人压在身前,忍不住吹了声口哨后调侃道:“喂,就算你真的也看上她,也得等汉特威先生满足之后再来吧。”

    “滚。”莫尔冷冷丢了一个字给男人。

    男人举手投降,“反正我的话已经带到了,怎么做你自己明白。”

    说着后,男人便又离开了。

    “喂,真的哭了啊?”莫尔在男人离开后,回过头看到眼前的小女人牙齿咬得紧紧的,眼眶红红的就要落泪,他有些惊讶地叫道。

    “你、你到底想什么?”关闵闵看他带着些许戏谑的眼神不解地又问一次。

    “我是来解救公主的王子,请问公主殿下愿不愿意跟我走?”

    “你——”

    在她张大的眸子里,男人低下头,撕下了脸上的人皮面具,露出一张有些熟悉的男人阳刚十足的脸庞——

    “岑太太,不会这么快就忘了我吧?你们一个月前的婚礼,我还有参加呢!”宋瑾行露出痞痞的笑容。

    “你,混蛋!”关闵闵推开他,急喘了一下。

    天啊,他真的是那天来参加婚礼的宋瑾行,她家老公与儿子的朋友。

    刚才,竟然那样戏弄她?

    可是,现在情况紧急,她暂时没空跟他算帐,她要去找她老公。

    “喂,别急着跑啊!”宋瑾行一把拉住她的手臂。

    “放手,我要去救我老公。”

    “岑太太,要去救你老公,也得换一身衣服好吗?”他戏谑地看着穿着礼服,赤着一双小脚,能跑几步路呢!

    逃亡不是这样的啊,岑太太!

    关闵闵这才停了下来,宋瑾行已经丢了一身衣物过来,她伸出手接住—

    “你只有两分钟的时间换衣服了。岑太太。”

    宋瑾行说着退到了门外面。

    当关闵闵出现在门口时,全身黑衣紧贴在她纤合度的美体上,一头秀发绑成俏丽的马尾,白皙的肤色恍若透明。

    而门口那个男人,竟然又变成了莫尔的模样,让关闵闵一怔,想要后退一步,男人朝她伸出手——

    “美丽的岑太太,我们一起浪迹天涯吧。”

    闻言,她才知道,这个男人就是宋瑾行

    。

    将自己的小手交给她,走过那条这几天走了数次的长廊,在往宴会大厅前,他带着她拐过了另一边——

    “我们要去哪里?”关闵闵停住了脚步。

    “先带你到安全的地方,等会我再出来找你,ok?”

    “那、那我老公呢?”

    “放心吧,岑太太,在下我先把你弄出去,再去救你老公。虽然过了这么久,不知道全他有没有跟别的女人——”

    “请你一定要把他救出来,好不好?”她忽地抓住他的手,昏暗的灯光下,眼神闪烁着的净是请求。

    看来这位岑太太,真的很爱岑先生,又是一对真情夫妻,他怎么能不答应?

    “好。”

    ——

    岑致权身体靠在冰凉的墙壁上,脸色潮红,呼吸急促,结实的胸膛正剧烈地起伏着。

    而他的对面,一身红色吊带礼服的凯特正极有耐心地等着他支撑不下去——

    这个男人,见到他的第一面,他身上的傲气就让她有一种想征服的冲动。可是他的傲气在面对他的小妻子时,却完完全全地放下了,这让她看得很不顺眼,总想着要将他勾上手。

    可惜,今晚这种场合之下,他竟然还能对任何女人无动于衷,那就不要怪她用手段对付他了。

    他现在这副模样,看他还能撑多久。

    岑致权觉得自己整个身子热得快要爆炸了,热汗不断地往下流。

    可是,他的理智还在,他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再这样下去,绝对会爆血身亡的。

    除非马上找个女人来!

    但是,就算是爆血而死,他也不想让那个女人得逞。

    他摇了摇头,让自己的视线变得清晰一些,移动脚步往前走。

    若是没有记错的话,再走200米左右左转,就可以回到他们这几天住的房间——

    他只想着她的小家伙——

    急切地想着她娇软的小身子——

    可是,凯特好不容易逮到这么一个机会,怎么可能让他走?

    她追上他有些不稳的脚步,从身后拉住他的手臂——

    正常情况下,他是可以甩开她的,但他现在所有的力气都在抵制身上的剧烈的药物反映,再加上凯特本身功夫不弱,力气也是惊人,所以——

    他竟然被一个女人给‘壁咚’了!

    这个词,是他的小家伙最近灌输给他的!

    如今第一次真识地领略到,却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实在是让人——

    他闭上眼,调整自己的呼吸,让自己不去在意那压在身上的女人身躯——

    “cen,你不需要忍,让我来帮你

    。”凯特娇笑着,一只灵巧的手利落的剥掉他的衬衫上的扣子,一颗两颗——

    当那片壮硕的胸膛袒露在眼前时,让凯特得到他的意愿更是强烈了,两只手更是不客气地抚了上去,在他颈边吐气如兰——

    “你的妻子,现在跟汉威特玩得正欢呢,我们——”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岑致权一听到这话,忽地用了所有的力气将身上的女人给推开,用他此时能使出的最大的力气往走廊那边面,而去。

    他的小家伙,怎么能让那个恶心的男人给侮辱了去呢?

    那个畜生,会将她给撕碎的!

    更不要提,她肚子里,还有他们的结晶。

    他要去救她,不能让她受那种委屈!

    只是,凯特如此强势的性格,怎么可能允许他一次次地从她身边逃开呢?

    她再度追了上来——

    两人在昏暗而长长的走廊里撕扯着——

    岑致权上半身的衣物很快被这个疯狂的女人扯了下来,然后是长裤——

    ——

    关闵闵躲在宋瑾行指定的车子里,大气都不敢出。

    她的眼前,近乎一片纯然的黑暗,

    她的耳边,是呼呼的海风,

    她的心里,提得老高老高。

    她怕,不是自己现在的处境,而是,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宋瑾行说会尽快将他带出来,她不是不相信他的能力,可是毕竟一个人的能力也有限,那座城堡里,到底掩藏了多少人,根本不知道,但是光是从海上那些就可以知道,他们想从这里无声无息地逃出去,根本没有什么可能。

    而且,他去了那么久!

    关闵闵在心里不停地数着时间,越数,她越不安,好像,有什么事情即将发生。

    她好像,听到他在叫她?

    一股莫名的冲动让她从车座上钻了出来,靠着之前的记忆摸索着往城堡里走——

    走廊真的很暗,在没有宋瑾行的带领之下,她踉踉跄跄,好几次差点要摔倒在地,但咬了咬牙坚持了过来——

    终于,看到了一丝丝昏黄的灯光从那边的入口照了出来——

    她松了一口气,她没有走错地方。

    只是,当她离那光亮越近,耳边传来的那粗重的喘息声就越清晰

    。

    不,不会是有人正在那里办事吧?

    当行走到那个入口之前,关闵闵翻身紧贴着墙壁,不敢走过去。

    只是,那个人好像很痛苦的样子,而且,声音越听越熟——

    一个激灵,她冲了过去——

    就在离她眼前不到五米的地方,一幕限制级画面正在上演——

    她的忽然闯入,将这三人给吓了一下,朝她望了过来——

    当被按在墙上的男人满是汗水的脸庞陷入眼帘时,关闵闵尖叫出声——

    “老公——”

    她什么也无法思考,只想朝他冲过去,将那两个要欺负他的人给扒走!

    他们,怎么可以这样欺负他!?

    而那她一声“老公”将理智快要崩溃的男人拉了回来,一双血红的双眼紧盯着那朝他奔来的身影,所有的绝望在这一刻全都复活。

    他推开了压着他双手的男人,一脚踢开那跪在明显也处于不可置信状态的女人,张开双手将飞奔到眼前小人儿搂进胸膛。

    “小乖,我的小乖——”

    他已经无法再忍受了!

    喃喃低语的同时,将她推到的墙壁边,不管是不是还有观众,她与他——

    上演了一场活色生香的现场春宫。

    所有人都看呆了——

    除了卡特,那个她找来压制着他的男人,还有,听闻岑太太从房间消失后带着一群人赶来的狄克先生及汉特威——

    原来,岑致权不是没有兽性,而是,能引发他兽性的只有他太太罢了!

    这样的活春宫,是个男人看了都会受不了的,加上今晚本来就是一场*的宴会,所以——

    很快,男人们将身边的女人直接拉走,有些心急的,甚至就这么当场——

    这污乱得无法直视的场面,终于在一个小时之后,恢复安静。

    岑致权抱着几近虚脱的人儿,往他们所在的房间走去。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他一边吻着她汗湿的小脸一边道歉。

    她在怀里,虚弱地笑了,“老公,我爱你。”

    在这个时候,她不知道,除了这句话,还能跟他说什么。

    他刚才的动作很急切粗蛮,可是,他的吻很温柔,一直在诉说着他无言的歉意。

    她知道他身不由已,又怎么会怪他?

    “有没有伤到宝宝?”

    他低哑地又问

    。

    她摇了摇头。

    房间门口,站着莫尔,或者应该说是宋瑾行。

    看到他们回来,咧嘴一笑,“刚才玩得很h?”

    他刚拆掉所有的监控回来找他,发现他被一男一女用强的,正要去救他,结果那位已经被他护送到城堡外面的岑太太竟然好本事的寻了回来!

    看他刚才那种身体状况之下,无绝无可能离开,所以,他才好心地让他们玩了一场。

    当然,他没兴趣看活春宫,所以回了这里等他们。

    看来,刚才那条路线不能走了。

    不过,古堡就有这种好用,到处都是密道,所以,想要出去对于他来说,简直是再简单不过了。

    当然,可能还要等他们恢复一下体力。不过,留给他们的时间也不多了。

    岑致权看着一脸笑意的‘莫尔’,不明白他忽然地善意为哪般。

    倒是她怀中虚软的关闵闵害羞地在靠到他的耳边,告诉他,莫尔就是宋瑾行,他脸上的紧绷才松下来。

    但是,这地方确实不是说话的地方。

    半个小时之后,他们在宋瑾行的带领之下,从另一条密道离开城堡。

    而此时,还与几个性感女郎在大玩特玩的狄克与汉特威,在属下进来报告说岑致权两人逃跑之后,马上将身上的女人推开,迅速地穿好衣物,带着一批人,十几辆车子从城堡出发,划过黑夜,朝他们离开的方向追去。

    无边无际的黑夜中,岑致权开着敞篷的跑车,关闵闵坐在副驾驶室里,耳边听到尽呼啸而过的风。

    长发在风中凌乱,可是,她的心,却安定无比。

    因为,她终于又与他在一起了。

    还有他们的宝宝,她双手捂着肚子。

    “不舒服吗?马上就到码头了。忍一会。”岑致权分神看了她一眼道。

    她轻摇头,“宋先生会不会有事?”

    将他们送到车上后,他说他垫后,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

    所以,他们率先开车走了。

    但是他一个人留在那座城堡里,会不会太危险了?若是被人发现他是假冒的,到时他一定会脱不了身的。

    他是为了救他们而来,她怎么会不担心呢?

    “相信他,他从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岑致权安慰她道。

    他的话音刚落,后方隐隐传来了轮胎摩擦地面的声音,他分神看了一眼后视镜,那一长串由远及近的车灯,绝对是狄克的人追来了。

    而他们此时离宋瑾行给他定下的导航地点,只有两公里了——

    “闭上眼

    。”他吩咐了一声后,狠了狠心,将油门一脚踩到底,性能良好的车子几乎以一种飞的速度窜了出去——

    车子在疾驰中,迅速到达了指定地点,码头的海面已经停了一辆巨大的邮轮。

    邮轮上灯火通明,此时看在关闵闵眼里,温暖无比,就像是家里的灯光一般。

    岑致权跳下车,迅速过来替她打开车门,他的动作快得不可思议,将双腿发软的她抱了出来。

    这时,刚好抵好岸边的小艇上的人动作敏捷地跳上岸,竟是岑容臻。

    “容臻哥——”关闵闵惊讶不已地望着他。

    岑容臻点了点头,“快点上去。他们马上要追来了。”

    此时此刻,他们没有多少时间来说话。

    三人很快地上了小艇,朝着灯光明亮的邮轮而去。

    只要三分钟,他的宝贝就可以安全上船了。

    而他……必须要留下来。

    因为,她与孩子都经不起折腾了,特别是刚才,他还那样粗暴地对待她。

    这时,黑漆漆的上空传子弹的空鸣声,在寂静的夜里分外的刺耳。

    “哥,他们追来了。”开着小艇的岑容臻往后看了一眼,那一长串的车队已经在码头上一字排开停了下来,手持重型机枪及迫击炮的枪手们下车,对准他们。

    狄克那个疯子,绝对拥有将他们整艘邮轮都炸毁的武器。

    岑致权不假思索道:“马上下水。”

    “哥……”岑容臻低叫一声。

    “她有了我的孩子。”

    在两个男人目光在空中交汇的瞬间,躺在他怀里的关闵闵却感觉到一股强烈的不安正袭击着她——

    这时,密集的子弹已经疯狂的扫射过来。

    “跳。”岑致权抱着她,三人同时落入海水。

    在落下水的一瞬间,他的唇吻上了她……

    宝贝,要是可以,我多想一辈子都这么抱着你,吻着你,永远不会离开你……

    我也不想在这个时候,这么地离开你的。

    求婚时的誓言,我都还没有来得及去一一实现呢!

    可是,宝贝,现在真的是情非得已。

    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都要开开心心,不许掉眼泪。

    因为,我心疼!

    因为,我爱你

    !

    永远,只爱你!

    关闵闵想要睁大眼睛,可是是海水模糊了她的视线,让她什么也看不清——

    她只知道,她的唇边的味道,不是咸涩的海水,而是——

    这个世上,一种叫绝望的味道……

    她尝到了。

    她伸手想抓住,但是他明明就在她的身前,她却什么也抓不住。

    他终于离开她的唇,而后,她被一股强大的力道推了出去,另一股力道从身后将她整个人搂了过去,她不想让他离开她,可是——

    不管怎么样,她手心里抓着最后一点点的布料,也渐渐地从指尖滑落——

    她最终,什么也没有抓到……

    不,不要。

    她不要他离开。

    她知道了,他开车送她到这里,不是要跟她一起离开,而是将她托给容臻哥。

    他还要回到那座城堡里去!

    她不要他回去!

    她的双手开始在海水中胡乱的挥舞,一次次地叫着他,可是,茫茫的大海里没有任何的回音。

    她被身后的岑容臻牢牢地拖着,往灯光通明的邮轮而去。

    顺着救生梯,岑容臻强势地抱着她上去,不管她怎么哭着要回到海里也没有用。

    为了不让她再哭闹,他狠了狠心,手掌用力一劈,关闵闵身体一软昏了过去。

    连正则将他们拉了上去,医生已经在甲板上等候。

    关闵闵很快地被送进舱房。

    连正则与岑容臻站在甲板上,望着深黑的大海,声音微颤:“我哥还在下面!”

    连正则抿着唇:“我们必须开船!”

    这里,是狄克的势力,多呆一分钟,有可能这整船的人都没有办法活下去!

    而岑致权之所以选择留下来,绝对是知道狄克的目的是他,只要他回到岸边,狄克的人就不会再追来。

    “不行。我要跟他一起回去。”

    “既然他将他最重视的人交给你,你要负责将她带安全带回岑家。我去找他。”连正则吩咐完,不容岑容臻反驳,直接跳入深沉的大海——

    在他落入海里之前,还不忘命令他:“马上开船。”

    岑容臻抬起手,示意船长马上开船,邮轮划开海水,在黑夜中渐行渐远!

    他一直站在甲板上,望着黑夜里茫茫的大海,失神的低语:“你一定要安全的回来。我会帮你照顾她。”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霸婚之独宠甜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盛夏采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盛夏采薇并收藏霸婚之独宠甜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