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霸婚之独宠甜妻 > 第145章 她是他要疼一辈子的女孩

第145章 她是他要疼一辈子的女孩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恰似寒光遇骄阳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致宇哥,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在把手里的资料袋递给她之前,关媛媛微笑着开口。

    “问啊!”岑致宇英俊的脸上浅笑依然,“什么时候跟我这么客气?”

    “是不是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可能影响你跟阮小姐的婚事?”

    虽然很惊讶关媛媛会这么问的原因,但岑致宇还是没有任何犹豫地给了她答案,“梦梦是我想疼爱照顾一辈子的女孩。”

    果然——

    答案早已在心中,心却还是不可必免的痛了。

    “致宇哥,那我先恭喜你们了。”

    “听你的语气,好像不想参加我的婚礼?”

    “公司在法国那边的项目出了点问题,我今晚要赶过去处理,如果处理好了,我尽量。”

    “好。工作重要,也要学会休息。”

    为什么,到这个时候了,致宇哥还是这么温柔?

    忍住心中澎湃不已的心情,关媛媛努力让自己的声音保持平静——

    “致宇哥,如果,我做错了什么事情?你会原谅我吗?”

    “你能做什么让我不原谅你的事?”岑致宇总觉得今晚的关媛媛有些不正常,好像要极力掩饰什么。

    “没什么,就是随便问问。”关媛媛最终还是将手中的资料袋递到他手里,“致宇哥,回家再拆。”

    “好。”岑致宇将份量轻薄的袋子接了过来。

    “那我先走了!”

    她怕再呆下去,她会冲动得很那个袋子拿回来。

    不,她不能要回来!

    就算他怨她,恨她,她也不要。

    为了不让自己做出后悔的事情,她只能赶快离开。

    在她拉开车门之前,岑致宇的声音再度传来,“小心开车。”

    她不敢再应声,上了车,整个人颓然地坐在驾驶室里,透过后视镜,她清楚地看到致宇哥的车子离开,直到看不见,她才趴在方向盘上,眼泪一点一滴地落了下来。

    她是个坏女人,很坏很坏的坏女人,她承认!

    不知哭了多久,直到车窗被人连续敲着,她才抬头,降下车窗,是交通警察—

    “小姐,这里不能停车。请你马上离开。”

    她关上车窗,启动车子缓缓离开。

    因为心情一直不大好,她一直没有发现自己后面跟着一部跑车,跟到她公寓楼下的停车场,看着锁车,下车,坐电梯回到楼上,他才降下车窗,摘下墨镜。

    看来,她真的是喜欢二哥!

    不管他怎么做都驱逐不了二哥在她心中的位置,算了,强求来的东西,最终也不会属于自己。

    等二哥的婚礼过后,他会离开新加坡,去过他自己的生活。

    不与女人谈感情,他还是以前那个潇洒得要命的花花公子齐少爷。

    ——

    翌日清晨,七点。

    阮梦梦还没有起来,妹妹阮绵绵就跑了进来,拉开她的被子,“姐姐,快点起来啦。姐夫在楼下等你。”

    本来还迷迷糊糊的阮梦梦听到妹妹这么一说,瞌睡虫去了一半,坐起来:“姐夫来了怎么不上来呢?”

    今天他们是要去看装修好的新房,可是昨晚不是约了十点吗?

    他怎么来这么早?而且在楼下等她?

    要去吃早茶吗?

    “我没有看到姐夫的人啦!”妹妹爬上床来,在被子滚来滚去的。

    阮梦梦抓住她软呼呼的小身子,“那你说他来了?”

    “他的车子在外面嘛。可是我跟妈咪过去看,他人不在车上啊!”

    人来了却不上来,也不在车上,他去干嘛呢?

    阮梦梦拿过床边的手机拨了他的号码,可是他的电话却关机了。

    这、这是怎么回事?

    有些焦急地她,顾不上理会妹妹,快速地从床上爬起来,冲进浴室去洗漱,然后换了一身外出服后,拿着包包就往外跑。

    “梦梦,把致宇叫上来,一起吃早餐。”

    在她冲出去之前,阮母端着早点从厨房传来,阮梦梦应了一声“知道了”就‘碰’地关上房门,惹来阮母一阵摇头叹息——

    “这性子,真是莽莽撞撞的。都要结婚的人了,还一点不收敛。”

    “致宇不在意就行了。”阮父牵着小女儿的手过来,将餐桌前的椅子拉开,让她坐上去,再细心的帮她围上洁白的餐巾,免得弄脏她白色的公主裙。

    阮母过来,将温牛奶及热气腾腾的牛角包、煎得刚刚好的鸡蛋,放在小女儿面前才坐下来,看着她好胃口的小模样,脸上露出安慰的笑。

    “女儿大了不由娘,还好以后还有这个小点心陪我们。”

    “妈咪,我怎么成了你们的小点心了?”阮绵绵小朋友咬了一口牛角包,不解地问。

    “你妈咪你像小点心一样可人。”阮父细细地帮她将煎蛋切好。

    “姐姐也可人啊!”

    “你姐姐要嫁人了,以后就是别人家的人了。”

    “那她还是我姐姐啊!”怎么就成了别人家的人了?“我还多了一个姐夫疼我。”

    “是,是,是,多一个姐夫疼你,快吃东西。等会还要练琴呢!”

    “妈咪,今天可不可以休息一天?”

    “不可以。”

    “为什么?”

    “因为你要在姐姐的婚礼上演奏,要是搞砸了别人会笑话你。”

    “好吧!”

    为了姐姐与姐夫的婚礼,她只能再坚持多练习,熟上加熟才行。

    看着女儿乖巧的模样,阮母不由得再度深深地叹口气。

    “一大早的叹什么呢?”阮父瞪她。

    “我担心梦梦——”

    “梦梦跟致宇一定会好好的。别瞎操心。”

    “但愿吧!”

    ——

    阮梦梦下楼来,果然看到他的车子就停在路边,向前敲车窗,却不见他的人在里面。

    她疑惑地向四周望了望,依然不见,在迈开腿出去的一瞬间,像是有意识一般,她低下头,发现自己脚下是一堆烟头——

    这是他抽的吗?

    抽了这么多?看这堆烟头的数量,没有一个晚上的时间哪抽得这么多呢?

    发生了什么事?让他整个晚上都在这里抽烟却不叫她下来?

    可是,昨晚送她们回来的时候,不都还是好好的吗?

    阮梦梦的心,一下子提得老高老高,好紧张,好不安,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一般。

    她好怕!

    特别是现在找不到他的情况下!

    她好心焦啊!

    转身,正要往对面的小公园跑去,或许他去那里了呢?

    “去哪?”

    熟悉的声音冻住她的脚步,她惊喜万分地回头,看到他就站在离她不到十米的地方,衣服还是昨天那一套,刚洗过的脸上,新增的胡渣子再明显不过,他昨晚真的在这里呆了一个晚上。

    “致宇,你怎么了?”

    她向前,担忧地看着他。

    “没什么。”岑致宇露出她所熟悉的浅笑,“太想跟你一起去看新房了,所以睡不着,就干脆在这里等着。”

    若是平时,她一定会随他开玩笑,但今天,她开不起来。

    “骗人。”他一定是有什么事情瞒着她,“你真的想我,为什么不打电话给我?”而且他的手机还关机了。

    “怕吵醒你啊!”岑致宇握住她的小手,将她往车牵了过去,“好了,我们一起出去吃个早茶吧。”

    坐进车里,一股浓重的烟味袭来,她赶紧捂住口嘴!

    天啊,他这是干嘛呢!

    平时很少抽烟的他,竟然成了烟鬼了,连车里都不放过。

    “抱歉,昨晚不小心在车里抽了两根烟。”他也上了车,打开车窗,抽风系统。

    车子很快离开,随着清晨的微风吹拂,车里的烟味也渐渐地散去,可是阮梦梦的心却越来越不安,可是他什么也不愿意说。

    岑致宇将车子开到了岑家的早茶楼,要了一个隐密的包间,让人将茶楼里的招牌都送上来,最后,还给她点了一壶她平时最喜欢的花茶。

    随着精致的点心一样一样地送上来,阮梦梦却一点心情也没有。

    “来,吃一口,你喜欢的虾皇饺。”他仍旧体贴地夹了她最喜欢的口味到她的小碟里,“要不要辣酱?”

    “不要。”她的脾气也来了,什么也不愿意跟她说。

    “怎么了?不想吃这个?那吃小笼包——”他正要伸筷子,她的小手挡住了他,眼睛清澈地盯着他,“你有事情瞒我,说出来。要不然我回家了。”

    难得第一次看到她如此坚持与生气的模样,岑致宇叹口气,放下筷子,将她软嫩的小手捏在手里:“梦梦,我确实有点心事,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开导我?”

    “怎么了?”看到他如此说,阮梦梦更是担心他了。

    “我以前交过一个女朋友。”

    然后呢?阮梦梦静静地等着他说下去。

    他比她大上好多,要说以前没有过女朋友,她也不相信的。

    但是,她更相信,他现在对她的真心,那是骗不了人的。

    “她在与我交往的时候,还跟前男友藕断丝莲——”

    “所以,你觉得我会背着你劈腿?”

    要不然?他跟她说这个是什么意思?

    他淡淡一笑,“想哪去了?我只是想说,我不喜欢别人欺骗我。如果真的有什么事情,你一定要告诉我,嗯?”

    “就因为这个,你一个晚上没睡,在我楼上抽一个晚上的烟?”

    阮梦梦总觉得不对劲!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昨晚我去跟媛媛拿了东西,正好碰到之南,我们就一起去喝两杯,有个混蛋竟敢说看上你了,要不是因为你马上要跟我结婚,一定要追求你,所以我心里不安啊,怕你被别人追走!”

    “岑致宇,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没有自信?”阮梦梦根本不相信他说的,但是他都这么说了,难道她还要跟他大吵大闹吗?

    “谁让我的梦梦这么漂亮可人?”

    “不要以为甜言蜜语就可以骗得我?”

    “绝无关句虚言。”他仍旧笑着,就连眼底都是笑意,可是,阮梦梦却觉得他心里藏着什么。

    “好了好了,我肚子饿了,先吃东西啦。”

    “好,我老婆肚子饿了,不能耽误了。”

    两人小小的争执算是过去了,开心地享用早点。

    “梦梦——”

    岑致宇给她已经空的茶杯了加了茶。

    “嗯?”

    “伯父伯母怎么会在你这么大之后,才想着再要绵绵呢?”他漫不经心地问道,但是握着茶壶的手却紧了紧,眼神没有离开过她的脸。

    可是,她脸上没有任何的变化,“唉,我妈说我出国留学后无聊吧,反正那时他们年轻,就再生一个呗。”

    当初她也觉得挺震惊的,但是很快便慢慢接受有一个比自己小十几岁的妹妹了。

    有她陪着父母,父母都开心很多呢!

    现在的独生子女,小时候大都寂寞,儿女长大后,寂寞的是父母。

    “干嘛忽然问这个?”阮梦梦一边喝茶一边看他,“你不是很喜欢绵绵嘛?”

    “没有,随便问问。”岑致宇放下茶壶,“还要不要吃?”

    “不了。”

    阮梦梦摇了摇头。

    她其实吃了好多了,倒是他,今天不仅人怪怪的,连东西都吃得很少。

    吃完早茶后,他们便开车往新房而去。

    婚房是临海的别墅,老爷子送的结婚礼物之一,早在订下婚期后就让人来弄了,上个星期已经全部弄好,就等着主人入住。

    房子里的基本装修早两年就弄好了,这次拿来做婚房,照他们的喜好换了一些家具而已。

    阮梦梦一进入屋子就往楼上卧室跑,因为那张超极大床是他们共同看中的,从国外特别要订制的大圆床昨天刚送到呢!

    所以,他们今天过来,最主要的还是看婚床呢!

    呵呵!

    她赤着足,走进处处都是喜气洋洋的卧室,她第一件事便是跑到那张揉合古典与现代的大床,那层层飘逸的蕾丝,美得让她感动!

    直接就扑了上去,开心得要命!

    后面跟上来的岑致宇,还没进房,就听到她清脆的笑声!

    他神色一敛,走了进来。

    当阮梦梦感觉到身后的床往下陷时,她的身子也同时被人搂住,转了过去——

    “致——”

    她刚想叫他的名字,他急切的吻已经袭了上来——

    两人交往期间,他对她一向都是温柔有加的,吻也一样!

    但是,今天——

    他变得好粗鲁,不但将她的唇吻得又痛又麻,手上的动作也是让她好害怕——

    当他沉重的身子压制着她,不让她动时,心里头那股莫名的恐惧又来了——

    “致宇,不要……”

    她害怕地叫了起来!

    可是,没用。

    这次,他没有放开她。

    反而,动作反而更加粗蛮。

    她害怕了,好怕,好怕!

    她尖叫,垂他,打他,甚至咬他——

    她哭得泣不成声——

    他终于停了下来,起身,而她已经吓得脸色发白,紧紧地咬着唇——

    “梦梦——”他的理智回笼,想要搂她,她拉过被子盖住自己的身子,整个人缩到了离他离远的角落里,瑟缩成一团,一双清澈的眼眸里净是恐惧。

    “对不起,梦梦,我不是故意的。别怕我,恩?”他尝试要靠近她,但她看到他伸出的手,身子抖得更厉害了——

    “不要碰我,不要碰我,我好疼,好疼——”她的眼泪大颗大颗落下来,怎么也不止不住。

    “好,好,好,我不碰你,不碰你。”看着她的模样,他真是恨不得揍自己两拳,他怎么舍得这样去伤害她?

    关媛媛给他的那些资料,一定有什么地方弄错了,一定是的。

    他不能只凭那些资料跟照片就认为她欺骗他,他的梦梦不是这样的人,绝对不是!

    “梦梦,我先去端水来给你洗一下脸,好不好?”

    她没有回应,他也不再强求,下床,将层层叠叠的纱缦挽了起来,露出整张大圆床。让窝在那里的她看起来更是楚楚可怜!

    岑致宇进了浴室,打开水,却没有马上出去,而是借着哗哗的水声,拿出手机,开机——

    昨晚,当他从资料袋里抽出那些文件与照片时,第一时间确实是被吓到了,很久很久没有能回神。

    等他终于能从地上站起来的时候,打关媛媛的电话,想问她这些东西从哪来的,她却已经关机了。

    想到她说要出差,他忍下要去把她揪出来的问个清楚的冲动,直接开车来到梦梦家的公寓楼下,烟一根又一根地抽,脑子里回荡着的,却是那些文字内容,及照片——

    他觉得自己有一种快要被逼疯的感觉,不愿意相信那样的事实,可是,照片上的人,是他的梦梦啊!

    他一直极力压抑着想连夜上去敲阮家的门问个清楚的冲动,终于熬到到了天亮!

    在看到她从楼下下来的那一刻,看着一如既往毫无心计的笑容,他的理智告诉他,不能随随便便否认她而毁了两人之间的一切。

    他要选择相信她!

    他要相信,有那样的事情传出来,一定事出有因。

    可是,看到她在他们的婚床上娇俏的模样,那些照片又涌进了他的脑海,让他理智全无,差点失去理智强暴了她—

    还把她吓成那样!

    开机之后,他熟练地拨了那个心然于心的号码——

    在等待对方接电话的同时,他不由地想着,他的梦梦会对两人之间的亲呢表现出来的那种害怕,会不会跟这件事有关?

    “什么事?”当对方接听的时候,岑致宇回神。

    “帮我查个人在xx年期间在英国留学的所有事情……”

    “什么时候要?”

    “能多快就多快。”

    “那价钱可不低。”

    “少跟我谈钱。”岑致宇低咒一声,“还有,这件事千万不能泄露半句出去。”

    交待清楚后,他才挂了电话。

    而盘子里的水早已满得溢出来,流了一地。

    他关掉水龙头,将满盘的水倒出一些,拿了毛巾丢下去,端盆子出来。

    阮梦梦已经回过神来,穿好了身上的衣物,正静静地坐在床边,一双哭红的大眼瞅着他,瞅得他的心疼了。

    “梦梦——”他唤了一声,不敢再靠近。

    “致宇,你——”

    她有些迷蒙的看着他,欲言又止。

    刚才,她好像做了一场让人害怕不已的恶梦一般,在梦里哭个不停,等她清醒过来时,发现自己身上的衣物凌乱不堪,还有很多男人的力道留下的红痕,这才想起,刚才致宇那近乎粗蛮的力道吓着她了——

    他,为什么会忽然这么癫狂?

    她,又为什么会吓成这样呢?

    头有些疼,有什么东西好像是破土而出,可是又看不清。

    “对不起,我刚才太激动了。别怕我,好吗?”他的声音温温柔柔的,让她终于安心。

    乖乖地坐在床边,让他洗了脸,擦了手,最后从到床沿,将她拥进怀里安抚——

    “累不累?”

    “嗯。”她不累,但是有些头疼。

    “休息一会,我送你回家。”

    “嗯。”她在他怀中闭上眼。

    ——

    梵雅国际。

    安静的办公室里内线响了起来,关以辰眼都没有离开过笔电便伸手按了下去,传来秘书甜美的声音:“总裁,柳董事想要见您,方便吗?”

    “让她进来。”他随口应声道。

    一分钟之后,他办公室的门敲响了两声便直接扭开,走进来一名一身名牌,雍容华贵的女人,年纪看着不过40出头,踩着高跟鞋摇曳生姿地往办公桌而去,她的身后跟着一名看着衣冠楚楚三十左右的男子。

    关以辰闻声抬头,在看到来人身后的男人时,本就冷峻的脸色更加沉了好几分。

    “我没说让外人进来。”他冷冷地道,有些不耐烦地扔下手中的鼠标。

    “关以辰,你——”柳女士人脸色一变,她身后的男子也是尴尬地站住。

    “出去。”关以辰毫无半点情份地赶人。

    “你在外面等我。”柳女士知道跟自己儿子在这个时候争执,真的很不划算。

    男子闻言,很快便出去了。

    “什么事快点说,我很忙。”他连多看一眼柳女士也没有,将注意力重新放回打开着的笔电。

    对于一年才见不到三次面的儿子的这种态度,柳女士表示非常不满——

    “关以辰,我是你妈,你这是什么态度?”

    柳女士强烈地指责道。

    “若不是你是我妈,没资格站在这里跟我说话。”

    仍旧是那种气死人不偿命的态度,柳女士描绘得精致的脸蛋差点龟裂了!

    “我这是你对母亲该有的态度吗?怎么样,我也是公司十大董事之一,ok?”

    “所以,你今天找我是谈公事?”关以辰目光移开笔电,伸手按下了内线:“送一杯咖啡进来给柳董事。”

    “关以辰!”

    柳女士真是要气疯了,她当初干嘛瞎了眼要生下他啊?

    专门来气她的!这些年她还能好好活着,真是该赶恩上苍了!

    不,应该感恩的是他们一年到头不用见几次面,要不然早气死了。

    相对于处于抓狂状态柳女士,关以辰仍旧不动任何情绪,若不是这里是办公室,随时有人进来,柳女士一定会脱下脚下的高跟鞋砸向自己儿子。

    没一会,秘书送进来一杯咖啡,放下后便又出去了。

    为了缓解一下愤怒的情绪,柳女士决定先喝几口咖啡压压神。

    三分钟之后,关以辰再度开口,“有什么事,正在可以说了,我正听。”

    ‘崩’一声,柳女士将咖啡杯重重地放了下来。

    好,她一定要用这种态度说话是吧?ok,没问题。

    “我要在业务部门给lee安排个职位!”

    “刚才那个小白脸?”关以辰眉毛一挑,嘴里尽是不屑,“你确定他有那个能耐?商场可不比在床上讨好女人,只要年轻,体力好,技术好就行的。”

    “关以辰,你能不能说句正经话?”

    “请问,我哪一句不正经?如果没有其它事,你可以走了。”

    她堂堂一个董事,想要插一个人进来易如反掌,但是站不站得住脚,是他的本事,他懒得理会这种小事。

    她压根不需要来看他的脸色,因为他同样不想看到她。

    “昨天的董事会议,听说你打算将明年的工作全线转移到欧美?”柳女士是除了关以辰以外,手持梵雅国际最多股份的人,但她生性对做生意不感兴趣,所以,一直都是个喜欢拿分红享受生活的人,虽然有权,却极少会用到。

    这次,过来安排个人进来工作,是少数的行使董事特权。

    “公司的事情,你不需要关心。”关以辰显然不想跟她谈下去了。

    他负责赚钱,她负责享受属于她应得的便好。

    “关以辰,你能不能跟我好好说两句话?”柳女士真是受不了他了,怎么他的脾气是越来越坏了,是不是因为年纪到了没个女人在身边,内分泌失调导致?

    那也不对啊,据她所知,儿子最近几年好像在外面养了个女人,那应该有按时舒缓男人的欲望吧?

    难道是——

    “以辰,你是不是要结婚?妈正好认识几个——”

    关以辰忽然砸了一下手中的鼠标,“你要是爱心泛滥想要关心人,相信外面那位等着的先生一定会受宠若惊,现在我没有时间听你废话。”

    面对儿子毫不留情的赶人,柳女士真是一肚子气没处发,豁地从沙发上站起来,气呼呼地离开了。

    真是气死她了!

    “怎么了?”lee看到柳女士气呼呼地走出来,迎了上来,关切地问道。

    “走了走了,烦死人!”

    “好了,别气了。”

    “你要是听到他刚才用什么态度跟我说话,说不定会气得从这跳下去!简直是太过分了。”

    两人一边说着一边进了电梯,直到再也没有任何声音传来,两位捧着资料正好迎上他们而侧过身子让道的小秘书才敢小声道——

    “刚才那个男的是柳董的新欢?”

    “不是的话怎么可能亦步亦趋地跟在身后呢?”

    “长得不错,身体也棒棒达的感觉!”

    “去,你以为男人的青春饭就好赚吗?”

    “工作时间,你们两个在这里窃窃私语什么?”

    秘书室的老大出来,看到两人交头接耳说着事情,想也知道又在八卦柳董的私事了!

    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场合?

    要是让总裁抓到她们的话,工作也不用做了!

    被训的两位小秘书匆忙回到工作岗位。

    而此时,办公室里的关以辰却没了工作的心情。

    不是因为母亲的来访,而是因为她提到的,结婚二字。

    他拉开身前的抽屉,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精致的盒子,他伸手,取了一出来,打开——

    一枚精巧的钻戒出现在眼前。

    这是,他离开夏威夷后到法国出差回国时,顺便带回来的。

    却是没有机会送出去了!

    他已经成功地让她恨他了!

    算了,事已定局。

    没什么好想的了!

    既然用不着了,扔了也好,看了碍眼。

    他从椅子站起来,走到落地窗前,望着外面的蓝天,脑海里浮现的,却是那天晚上,她被他弄得满脸是泪的愤恨模样——

    恨他,也好。

    这样,可能会记得他,记得久一些吧?

    抬手,要将掌心的东西扔出去。

    可是,许久之后,手掌终究还是没有张开。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霸婚之独宠甜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盛夏采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盛夏采薇并收藏霸婚之独宠甜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