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霸婚之独宠甜妻 > 第148章 试婚,可以先洞房吗?

第148章 试婚,可以先洞房吗?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十一月的巴黎,初冬。

    白天的气温在15度左右,晚上会降到10度左右。

    总体来说,那算是一个冬暖夏凉的城市,没有忍不了的寒冬,也没有受不了的酷暑。

    庄琳来之前,做足了功课,但她在夜晚十一点从机场cdg机场出来时,还是忍不住瑟缩了一下。加上天空正下着湿湿的雨,让一直生活在四季都是夏天的新加坡的她极度地不适应。

    以前读书的时候,想着要到法国来游学的,但是那一年正好家里出事了,一直拖到现在才有机会来。

    但是,她才来到呢,就给她一个下马威,冷得她不由得拉紧了身上的薄外套。

    还好,很快地上了计程车,她用流利的法语对司机说出了酒店地址。

    司机是个才二十多岁的年轻女人,有着一头银色的长发,脸上的笑容很亲切。

    听闻庄琳一口地道的法语,很欢喜,一路上与她聊得愉快,以为她是来旅游的,一直给她介绍着巴黎有名的景点,然后又问了庄琳一些关于她所在地好玩好吃的。

    最后抵达酒店门口时,她们有些相见恨晚,还相互交换了电话号码,非常热情地说,若是她需要导游,随时打电话给她。

    一直到庄琳说,其实她是来工作一阵子时,埃米呱呱叫起来,抱怨她怎么不早点说,在她进入酒店之前,还抄了她家的地址给她,让她有空要去她家作客。

    庄琳答应了!

    初来乍到,虽然天气给了她一个下马威,但是却遇到了如此热情的法国女郎,让她原本忐忑的心,安了不少。

    她才下车,酒店待应生便过来帮她提行李,顺利地办了in,在服务生的带领下进入电梯,直达顶楼为数不多的总统套房之一。

    将小费给了待应生后,她便让他先行离去。

    拉着行李箱,她没有去那间她订下的套房,而是转身去了另外一间。

    当她站在那扇挂着“请勿打扰”的牌子的门前时,愣了一下,怕自己会认错房号,拿出手机,与闵闵发给的一模一样啊。

    那就是没有错。

    那他,应该是休息了吧?

    毕竟,这么晚了。

    如果她这个时候按门铃,会不会吵醒他,然后有可能发脾气?

    要不,她还是明天再过来找他吧。

    这么想着的时候,她就要转身,可是,可是,脚步有些走不开!

    万一,明天他出门早怎么办?

    有些事情,还是一鼓作气的比较好。

    于是,还是按下了门铃。

    当门铃响起的那一刻,她的心,忽然蹦得老高老高——

    等会,他见到她,会、会怎么样?

    震惊?不可置信?还是冷着一张脸问她:“你来做什么?”

    门铃响了好久,却没有人来应门!

    庄琳忍不住有些胡思乱想起来。

    照理说,就算睡着了,也应该听得见才对啊!

    那么久不开门,是不想开?还是另有其它事?

    一想到另有有其它事,眼神瞄到门上挂着的那块牌子——

    他、他不会是跟别的女人在一起吧?

    这个在一起,当然不可能是一人坐一边沙发,衣冠楚楚的聊天,而是——

    一想到有可能会碰到这种画面,她一下子无法接受起来,不知道万一真的是,她将要怎么面对……

    关以辰围着一条浴巾出来,手里拿着毛巾擦拭着湿湿的黑发,一脸的不爽快。

    他明明已经挂了免打扰的牌子,可是他在从浴室出来的时候,还听到门铃在响,他没有理会,但是却一直响着,他不耐烦地扔下毛巾,往门口走去。

    哪个不识相的待应生,他明天就让他滚蛋!

    门在打开的同时,一句带着怒意的法语粗话直接飙了出来,将手还举在半空,打算第二次按门铃的庄琳吓了一跳。

    当然,被吓到的不仅仅是庄琳,关以辰同样也是愣住了。

    怎么是她?

    这个时候来按他的门铃?

    重要的是,这里是巴黎,不是新加坡。

    她怎么会在这里?来做什么?

    许许多多的以为的疑问哽在喉间,让他们都没有开口说话,就这么盯着对方的脸看。

    一直到,不远处的电梯口传来脚步声,他们才同时回神。

    “你来这里做什么?”

    果然,这是他开口说的第一句话。

    庄琳将头低了下来,不敢对于他的眼睛说话,却在低头下来的时候发现,在她面前的是一大片还沾着水珠的结实胸膛——

    再往下,就是一条只能遮住重点部位的浴巾。

    他怎么这样就出来开门了?

    虽然不是第一次看到他裸露的身体,但是,这种情况之下——

    鼻子里充满的净是混合着他体味的皂香,她不可避免地脸红了。

    “能不能,进去再说。”

    眼看着后面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他最终还是后退两步,打开房门,让她拖着行李箱进门,然后,关上房门。

    在听到那一声“咔”的落锁声时,她的心再度狂跳起来。

    巴黎时间,凌晨两点。

    某间五星级酒店的套房里却依然灯火通明。

    关以辰并没有因为她的到来而矫情地去套上睡袍,舒服在沙发上坐下来,伸手拿过烟盒取出一根,点上。

    沉默再度在两人之间蔓延开来。

    庄琳其实是紧张,虽然在来之前已经想过无数遍,见到他之后,该要说什么。

    但是,真正坐到她面前的时候,她还是紧张得不行。

    她的两只小手乖乖地放在膝盖上,但是她的脸却红通通的,光洁的额头上还冒出了细密的汗珠,关以辰吐出一口烟后,开口:“把外套脱了。”

    “啊!”庄琳抬眼看他,一双水眸里尽是不解与紧张。

    他这人,真是有够直接的!

    他对她的身体真的有迷恋到这种程度吗?每次见到,好像都是这样——

    若是以前,她估计又会胡胡乱想了。

    但现在——

    看着她一副惊慌的模样,这么怕他,怎么会千里迢迢过来找他呢?

    “我没别的意思。”就算有,也不会说再当着她的面承认,“外面天气有些凉,房间里暖气很足。”

    他是打算是睡前关掉的,但还没有来得及关,她便来了。

    不热才怪!

    听他这么一说,庄琳才意识到她身体发热的原因,不仅仅是因为与他共同一室,更因为,室内与室外温差太大了。

    而她却以为,他让她脱衣服,是想那啥——

    于是,动作颤抖着解开外套,动作有些颤抖,小巧精致的脸蛋更是红上几分。

    因为害羞,也因为自己脑子污污的。

    将薄外套脱下来后,身上仅着一件轻薄的贴身打底t恤了,及难得的牛仔裤,让她整个人看起来更是年轻好几分。

    以前见她,大都是穿着合身的小洋装,看起来很温柔又雅致,如今换上一身轻便,看着也是俏丽生动,让他眼神不由得深了几分。

    唯一的不好的,大概就是穿裤子不方便脱,特别是那种修身的牛仔裤。

    庄琳将外套放在自己膝盖上,两只手紧抓着,外套内袋里的坚硬的盒子压着她,她想拿出来,却迟迟没有动作。

    他,干嘛这样盯着她看?

    说话啊!说话啊!

    她不知是在告诉自己,还是想要催促对面的人先开口。

    像是从脸上的表情读出她心里想着什么,抽着烟的关以辰再度开口了——

    “你来法国做什么?”

    那是,在机场,在她追来之后,他曾经满怀希望的,以为她会原谅他。

    但是,她却是来还戒指的!

    他所有的希望落空了,直接将那个一直扔不出手的戒指给丢到了垃圾桶里。

    但是,现在,她竟然又主动出现在他面前。

    “我,听说你正在找一名精通中文与法文的助理……”

    这也算是理由之一吧?

    这是岑致权说的吧?他还个‘妹夫’,还真是送佛送上西,无聊到做这种事情。

    “我已经找到了。”他吐出烟圈,不咸不淡道。

    “哦。”闻言,庄琳心下一紧,揪着外套的手更是紧张得冒汗了。

    “你辞了岑氏的工作?”他又问。

    庄琳却觉得,不能再平静与他对话了,再不说出来这里原因,她怕她会胆怯地退缩。

    没有回他那个问题,她的头低得更深了两分,将外套内袋里的盒子拿了出来,让他惊讶不已的眼神里,如同那天在机场那天一般,放到隔开两人的桌上——

    “这个,你还想要送给我吗?在夏威夷说过的话,还有效吗?我、我想试试。”

    她几乎是闭着眼,憋着一口气说出这番话的!

    可是,她等了好久,好久都没有得到他的任何回应!

    她的心,由紧张期待到不安失落,最后,有些绝望心碎了。

    大概还是,迟了吧?

    或许是岑致权对他的理解有误了,她其实在他心目中,没有这么重要。

    得不到任何回应的她,难堪得再也坐不下去了,她没有办法再若无其事地呆在这里。

    “对不起,打扰你了。”

    她仓促地从站了起来,声音哽咽,泪雾迅速在眼中形成,她不敢多看他一眼,怕看到他脸上鄙视的神情,更怕会从嘴里听到不屑而伤人的话语。

    薄外套,因为她的起身而滑落在地上,她无暇去理会,只想逃离这让她不知所措的地方。

    她步伐仓促地离开,细碎的脚步声在安静的夜里清晰地响起——

    关以辰紧盯着那放在他面前的小盒子——

    他不是已经扔进了垃圾桶吗?怎么会在这里?

    那她刚才那句话,是他想的那个意思吧?

    “庄琳——”

    他下意识地叫出她的名字,回过神的他这才迟钝地发现,对面的人儿已经不见人影了!

    真是该死!

    他咒骂一声,按掉手中未燃尽的烟,起身往门口追去。

    庄琳在拉开门要离开之前,被他从身后按住肩膀,然后整个人被他翻身过去。

    他的身躯压了上来,将她整个人圈在怀里。

    “你刚才说的话,再说一次。”他声音低哑,一只手强迫性地抬起她的下巴,紧捏着不放,不许她回避。

    庄琳的心情真是又洗了一次三温暖了。

    难道她刚才的话,他没有听到吗?

    真是——

    竟然让她再说一次,为什么不是他说呢?

    这种事,不是应该要让男人来说的吗?

    “再说一次。”他再度要求,态度强硬了几分。

    “为什么不是你说?”她咬着唇,反问他。

    “你想听我说什么?”

    甜言蜜语哄女人,他承认,他确实不会。

    但是,要是她有要求,他尽量去满足。

    满足女人的要求,比让他盲目的去做容易多了。

    如果是第一天认识这个男人,庄琳觉得完全无法跟沟通了,虽然她现在对他的认识也不深就对了,但至少还是知道了他一点点的性子。

    “你,为什么要跟我求婚?”

    这个问题,其实也很难回答。

    而她,其实也不是非常得到一个什么样的答案,但是他那别扭至极的回答,还是让她有些无语了。

    “一个男人跟一个女人求婚,还会有什么原因。”

    这不算是回答吗?是丢了个问题给她自己想呢!

    “又没有别的男人跟我求过婚,我哪会知道男人求婚是什么原因。”

    “那你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她人都追到法国来了,他还问?

    “你捏疼我了,放手。”她脸蛋发热,简简单单的‘答应’两个字竟然羞得说不出口。

    看来,他们两个,对于爱情,真的是完完全全的生手啊!

    “我当你答应了。”他松开对她下巴的钳制,将她整个人提了起来,压到门板上——

    久违的气息及温度袭来,她下意识地只能张开双腿环绕住他的精瘦的腰身。

    身体的贴合,却让她清晰地感受他的变化,整个人变得更是虚软,若不是有他支撑着,她一定会滑到地面上了。

    “那我们现在,可不可以先洞房?”

    他咬着她的嘴角问道。

    其实,根本等不到她回应,他就已经重重地吻住她了。

    巴黎的夜,浪漫又多情。

    异国他乡的再度重逢,让一对一直找不到共同频率的男女,终于在这一夜,甚是圆满了。

    他们在这个夜里,探索出了不一样的感受。

    ——

    厚重的窗帘将外面的光线严严实实地遮住了,让身在卧室里有人分不清白天还是黑夜。

    激狂得让人窒息,强烈地让人晕眩的欢爱,在经历二十几个小时的反覆折腾之后,终于,在女人带着颤音的哀哀求饶声中,某人才心不甘情不愿地放过她。

    男人,果然还是不能饿太久了!

    她柔柔地躺在他怀里,任他轻吻着她汗湿的长发,努力平息着自己的喘息,半晌,两人都没有说话,都沉溺在这种爱后的温馨之中。

    他抱着她娇软的身子,心里涌陌生的柔情。

    他没想到,她会主动前来找他,而且答应了他的求婚。

    想到这,他忽然放开她,将她小心地放到枕头后下床,将那个从法国带回国,然后被他扔掉,最后她又带着它来到法国的戒指拿出来,套进她葱白的手指上。

    “答应了就不许再反悔了。”

    他上床,重新地将她搂在怀里,懒懒地抚着她丝滑的后背,全然地满足与放松。

    “关以辰——”她柔嫩的脸蛋在他光裸结实的胸膛上蹭了蹭,他的身上一块一块都是结实的肌肉,强壮无比,好像就算是天塌下来,他也能撑住一般。

    以前,从来没有敢想忘过,这个男人宽阔强壮的肩膀及胸膛会是她最终依靠的港湾。

    就算是此时,她手上戴着他亲手套上去戒指,她却感觉像是做梦一样。

    “嗯?”他闭上眼,轻应一声。

    “我们真的要结婚吗?”

    一听,本来闭着眼的他忽然睁开,原本慵懒的语气变得严肃几分,“你想反悔?”

    “不是。”她柔声低喃着,“我只是,不大敢相信。”

    “明天我们就去注册。”他直接下了决定。

    “这么快?”

    “嫌快?”

    “不是。只是……”

    “没有只是。”他语气不改掉,“虽然我没有谈过恋爱,不知道怎么跟女人才能好好相处,对于婚姻从来也没有计划与幻想过,但是我会尽力去适应新的身份与生活。”

    “为什么你会对婚姻没有幻想过?是没有碰到过喜欢的人吗?”

    难得这个时候,她倒是想要了多了解他这个人,虽然她现在很困很累了。

    “你不想睡吗?”他眼神闪了闪后,没有回答她这个问题。

    就算他要与她结婚,但是,还是不习惯跟人剖析内心。

    “想啊。但是——”

    “想睡就睡,要不然我们就再来一次——”

    庄琳知道,他是不想谈,也知道,两人要相互了解,不是一时半刻就能了解清楚的。

    所以,他不想说就算了。

    他们以后,还有很多很多时间在一起,不是吗?

    “我睡了。”她闭上眼,嘴角却悄悄地弯成一个弧度。

    ——

    他们在套房里呆了整整一个星期,每天除了吃,就是睡,当然,‘睡’是动词。

    简直是,纵欲无度!

    当她再次醒来时,决定不能再这么颓废下去了。

    而且,他来这边不是工作的吗?

    怎么能天天这样?

    不过,也是这几天天天腻在一起,两人之间迅速升温,只要一个眼神对视,便可以燃烧一场惊天动地的激情。

    她动了动身子,身后的男人更紧地搂住她,迷迷糊糊地说了一句:“再睡一会。”

    然后,好像又睡着了。

    听到耳边均匀的呼吸声,她才侧过脸,看着他熟睡的脸庞,

    忍不住要触摸他隔夜长出的胡渣,痒痒的有些扎手,她才要收回手。

    关以辰突然睁开眼,吓得她心口猛跳,脸颊酡红地晕开颜色。

    有趣地看她一脸娇羞,他温言安抚:“再睡一会,下午带你到处去逛逛。”

    “逛哪?”

    “你喜欢就好。”

    于是,在他温暖的怀抱之下,她朦朦胧龙又睡去。

    再次醒来,他已叫来午餐,两人吃完,他果然说话算话的带她去法国的知名观光景点。

    在香榭丽舍大道上形形色色的精品名店里,他想帮她选购晚礼服,看她试穿换过一件又一件他挑选的衣饰,却都皱眉不觉满意。

    其实她觉得每件都很漂亮,不过尺度太露就是了;幸好他不中意,不然她还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那种勇气在众目睽睽下穿出去秀呢。

    女店员婀娜多姿的上前向这位仪表出众的东方人建议道:“我们店里刚好有一件新货,不知道您有没有兴趣让您女友试穿看看?但因为是大师级的当期限量设计精品,所以价钱不便宜。”

    “她不是我女朋友。”对于年轻女店员的笑靥如花,关总裁阴冷着一张脸道,“她是我妻子。”

    “抱歉。”女店员不好意思地道歉,她没想到这个看起来不到二十的东方女孩竟然已经这么早结婚了,不过,人家都说东方人不容易看出年龄,所以大概这个女孩应该成年了。“那要不要让您太太试一下?”

    关以辰点头同意了,女店员乐得心花朵朵开。

    “关以辰,我们——”庄琳一脸不好意思地拉了拉他的衣袖。

    他们还没正式结婚呢,他竟然对外公布说她是他的太太了。

    这速度,快得让她一下子无法接受。

    “戴了我的求婚戒指,想不认帐?”

    “不是。”

    “不是就好。”

    不久后,女店员手里拿了一件粉紫色丝缎礼服出来,关以辰显然第一眼很满意,让她去试试。

    等她穿妥走出更衣室,小礼服恰到好处地包裹全身,胸前的细腻褶皱与飘逸的裙摆,展现浓浓的法国式浪漫。

    “好看吗?”她望着他,粉颊已经染上一片红晕。

    “嗯。”关以辰点了点头。

    当晚,他们盛装前往巴黎歌剧院看芭蕾舞演出,著名的《天鹅湖》,她以前有看过喜剧版的结局,但今天演的却是悲剧版的,当看到王子被恶魔的魔法害死,天鹅的魔法都没有解除,天鹅被魔王带走时,她的眼泪吧嗒吧嗒地往下掉……

    但是,坐在身边的男人却闭着眼睡着了——

    庄琳没想到,会这样。

    他对这种剧应该是一点兴趣也没有吧?但是,愿意陪她来看,已经是妥协了!

    他说过,没有谈过恋爱,不知道要怎么跟女人相处,但其实,任何人对自己从来没有做过的事情都会觉得陌生,只要有心,愿意去偿试试,总是一件值得期待的事情。

    关以辰其实没有睡着,只是觉得无聊,才会闭目养神罢了。

    虽然在这样的场合有些无礼,但他真的一点兴趣也没有。

    要不是,前天岑致权忽然来电,问他在做什么,他随口冒出一句说“刚做完。”

    然后那边“扑”地一声笑了,那笑声,听了真是不顺得很。

    “以辰,光是在床上向女人展示男人雄风是不行的,你得随她所好,讨她欢心才行。”

    “我不会。”关总裁直接了当道。

    那边的岑总裁长长的叹息一声,像教小学生一样,“女人的爱好不外乎,逛街购物,看电影什么的,巴黎那么多能让女人春心大动的地方,你不用简直是白浪费了……”

    所以,才有了今天带她出去买衣服,然后在外面吃了一顿浪漫的法式大餐,最后,又弄来两张票想学习一下如何讨好女人,结果,最后一项,他真的是捱不住无聊,闭目养神一会。

    剧一结束,演员谢幕他更睁开眼,却看到一张带泪的容颜。

    “怎么了?”他惊讶不已道。

    “没什么。”她伸出小手,抹掉脸上的泪,“剧情太感人了。我们走吧。”

    反正他对这个一定是没有兴趣的,跟他谈论剧情根本找不到共同点,所以还是算了。

    女人,真是奇怪不已的生物,悲伤哭,愤怒哭,感人也哭,哪这么多眼泪呢?

    虽然不解,但是看到周围的人,尤其是女人,都是一边抹着泪时,也就罢了。

    ------题外话------

    若是明天早上七点没有更,亲们请等到中午再来看哦,么么达…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霸婚之独宠甜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盛夏采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盛夏采薇并收藏霸婚之独宠甜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