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霸婚之独宠甜妻 > 第162章 关总裁,很心烦!

第162章 关总裁,很心烦!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恰似寒光遇骄阳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script>    关以辰带着抽抽泣泣的女儿回房,好不容易进入房间。

    小姑娘要洗泡泡浴,身上才会香香的。

    好吧,尿了床的小姑娘还知道爱干净。

    关总裁撩起衣袖开始往浴缸中的放水,顺便将架上的沐浴**挤到了水里,结果却没几个泡泡起来。

    “爹地,你放错了,刚才那是洗发水。”

    关总裁额角一抽,知道他放错了为什么不早点说啊?

    可他能骂她吗?

    只能重来。

    好不容易开了满满一缸水,将那个胖乎乎的小姑娘放进去,她却因为太兴奋,弄得他身上湿了一大半,满身都是带着蜜桃的香味。

    等她玩够了,他松了一口气取过粉红色的干净大毛巾要将她抱出来,她却指着身上的泡泡,“爹地,妈咪说要把泡泡冲干净才能出去。”

    好吧,冲干净。

    等把她从浴室里拎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

    以为终于得以缓口气,娅娅却对更换的衣服有诸多的要求,挑完小裤裤后,还要挑裙子。

    “爹地,今天是星期二,要穿露亚公主装。”

    什么是露亚公主装?裙子吗?关总裁压根儿搞不清楚,随便从衣柜里拿出鹅黄色的小裙装。

    “爹地,那个是可可,娅娅今天要穿露亚啦!”她嘟着嘴儿道。

    “娅娅可以告诉爹地,哪一套是露亚吗?”他站在衣柜前,露出讨好的笑容。

    “爹地好笨,露亚就是粉红色的这套啦!”小姑娘指着粉红色的雪纺纱洋装,“妈咪说,以后我不尿床就要帮我买宝生波音装。”

    为了挽回宝贝女儿对自己的信心,关总裁连忙示好,“不用以后,爹地今天就带娅娅去买波音装。”

    至于去哪里买,等会再上网查查看。

    “爹地,你好棒……”小姑娘凑过来,在他脸上印下个清脆的吻。

    女儿的肯定让有些措败感的关总裁终于恢复了些许的信心。

    “爹地,妈咪什么时候才回来?”小娅娅已经会自己套上裙子,只是拉链部分还是要靠人帮忙。

    “嗯,爹地也不知道。等爹地找到妈咪之后,会好好地骂她,怎么可以把娅娅一个人丢在家里出去玩呢!”关以辰动作笨拙的帮女儿整理衣服。

    “那爹地也常常不在家,妈咪也没有骂你,所以,爹地不可以骂妈咪啦。”

    女儿的童言童语再度让关以辰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幸好她很快就转移注意力,冲到化妆台前,拿起蝴蝶结发饰,递到他的面前。

    “今天是露亚喔!”

    关以辰差点崩溃。又是露亚!这到底是什么鬼?

    好不容易搞懂女儿说的露亚发型,拿着手机上网搜索,又折腾了一个小时,这比他每天在尔虞我诈的商场上冲锋陷阵还累人。

    “娅娅,你带娃娃到客厅等爹地一会,好吗?”

    他身上黏乎乎的,要洗澡换衣服才能带她去公司。

    天知道,他已经让助理取消掉上午的行程了。

    “好。”小姑娘心满意足地去客厅等爹地。

    半个小时后,一阵委屈的哭泣声断断续续地传来,让刚从浴室里刮完胡子出来的关以辰连衣服都没有来得及换就冲出来。

    “娅娅,又怎么了?”

    “爹地,我肚子饿了。”

    关总裁抚了抚额头,已经十点了,他还没有给她吃早餐。

    “等一会。爹地拿牛奶给你。”

    他匆匆忙忙往厨房而去,打开冰箱,却没有看到半盒牛奶,庄琳到底在干什么?

    有些恼火地甩上冰箱门一转眼,委屈的小姑娘抱着娃娃站在那里。

    “再等爹地五分钟,ok?”

    小姑娘乖乖地点了点头,将手里的一张小纸条递给他。

    他接了过来,显然是庄琳这个不负责任的妈咪留的便条,告诉他带女儿出门时要带要东西。

    带个屁啊!他压根不知道她指的那些东西是什么,放在哪里。

    于是五分钟之后,穿戴整齐的关总裁终于如愿地带着女儿出门了。

    开着车到最近的餐馆买了一份外带食品,将热好的牛奶递到坐在安全座椅里的小手里后,他开车往公司而去。

    一路上都是小姑娘呢呢喃喃的声音。

    “爹地——”

    交通信号灯亮起来后,车子重新启动,小姑娘惊叫一声。

    “怎么了?”一边开车的关以辰看了一眼后视镜。

    “牛奶泼了,衣服脏脏……”

    “等会到公司,爹地给你换一套好吗?”

    “爹地,你出门的时候没有带我的米菲……”

    米菲又是什么?关总裁好头疼!

    好像刚才庄琳留下的纸条上写有,是什么鬼!

    “妈咪出门的时候,都会把衣服放在米菲肚子里。”

    所以,米菲是行李箱?

    “好了好了,爹地让人去买。”

    “爹地,袜子也湿了……”小姑娘越说越委屈,努力地起自己的脚抬了起来,想要将湿了的袜子扯下来,结果因为安全座椅的原因,她怎么也扯不下来。

    “爹地,我要妈咪,娅娅要妈咪……”豆大的眼泪滑落脸颊,圆圆的脸庞涨红,“爹地,娅娅要去找妈咪。”

    她从安全座椅上站起来,伸手抱住驾驶座的椅背,试图要父亲听她说话。

    “关娅娅,你乖乖的坐好,现在爹地在开车,这样很危险。”关以辰严厉的说。

    爹地怎么这么凶!她又惊又惧,乖乖的坐下,不再吭声,泪水却没停过。

    “妈咪……妈咪……”

    关以辰从后视镜瞧见女儿窝在座位上,小手紧抓着粉红色的裙摆,低声啜泣着,这才惊觉自己刚才太过严厉了。

    她才三岁,可不是公司里的部属。

    “娅娅,你告诉爹地,你喜欢什么裙子,等会爹地让人都买回来,好不好?”

    她低垂着头,静默不语。

    “爹地不是故意凶你的,sorry,你别生爹地的气,好不好?”

    她依旧不说话。

    天啊!

    这小妞脾气究竟像谁啊?

    他语气就严厉了一点,原本黏着他不放的小姑娘就发脾气不理人了?

    车子很快来到公司楼下。

    关以辰下车,打开后座,将小姑娘从椅子里抱出来,一手抱着她,一手拿着她未吃完的早餐,鞋子,袜子——

    “爹地,我要换新衣服。”小娅娅趴在爹地的肩头委委屈屈道。

    “好。”他才应声,手里捏着的鞋子掉了一只,于是只能弯身下来捡。

    一路走进公司,光是捡鞋子都捡了三遍,关总裁脸色非常难看。

    让那些原本有心要帮忙的前台职员压根不敢上前问一句,需不需要帮忙。

    不过,十分钟之内,这几年都呆在法国的大boss已经结婚生女的消息迅速传遍公司上上下下,连扫地的清洁人员都知道。

    总裁结婚的事情,从来没有爆出来过,没想到一爆出来,孩子都大了。

    不过,看总裁刚才带着女儿来公司的模样,还真是有点狼狈。

    不知道是哪个女人胆子这么大敢嫁给冰山总裁?这勇气也不是人人都有的。

    回到顶楼办公室,他的特助已经等候多时,但看到总裁怀里抱着眼睛红红的小姑娘时,他还是忍不住瞪大眼睛。

    总裁结婚的事情他是知道的,也知道他们有一个女儿,但是这还是第一次看到总裁带出来,而且,总裁跟小千金看起来都不大好啊!

    “跟我进来。”

    关总裁朝助理说了一句话便进了办公室。

    他以为总裁有工作的吩咐的,结果却是——

    “总裁,您刚才说的那些是什么?”

    什么露亚,可可,波音……

    原谅他吧,他真的不懂!

    关以辰无言地望着他好一会,“你结婚了吗?”

    “没。”连女朋友都没有。

    跟着工作狂人大boss,哪来的时间谈女朋友啊?

    谈一个吹一个。

    “去秘书室找一个已经结婚,有了女儿的秘书进来。”

    老板的吩咐总不会有错的。

    于是,符合条件的唯一一位女秘书被带了进来。

    可是,当女秘书听完总裁的吩咐后,满怀责任心的朝乖乖坐在沙发上小姑娘走去,就要牵上她的手时,小姑娘却扁了扁嘴,“爹地,我要你陪我去买。”

    关总裁彻底崩溃了。

    因为临时要照顾女儿,关总裁不得不将今天的所有工作行程取消掉,来到公司不到半个小时,再度狼狈地带着女儿离开。

    上了车,他决定还是先把女儿带回家换好衣服再说。

    第二次换衣服倒是比早上熟练多了,换了一套可可的小洋装,当然,发型也是要重新弄的,还有配套的鞋子袜子,等弄好这些后,大半天时间也过了。

    而他忙得连口水都没得喝,小姑娘早上的牛奶才喝了一半就泼了,所以现在肚子真的好饿,好饿!

    “我们打电话送餐,好不好?”

    大概也知道跟爹地出门就像遭遇一场遭难,小姑娘乖乖地点头同意了。

    关总裁终于得以喘口气了。

    午餐很丰盛,但是这次小姑娘吃得不是很开心。

    关总裁不得不关心,“娅娅,菜不好吃吗?”

    小姑娘摇了摇头。

    “那是怎么了?”

    “娅娅,想妈咪了。”说完,眼泪就吧嗒吧嗒往下掉,“好想好想妈咪……”

    半天不见就这样,关总裁头好疼,好疼啊!

    好不容易,将她哄着睡午觉了,关总裁回到办公室拨打她的电话,该死的还是关机中。

    他真是有够抓狂的。

    马上拨了岑致权的电话,电话一接通,关总裁便直接吼人了——

    “你老婆把我老婆骗到哪去了?”

    岑致权忙将手机移开一点,“发那么大火做什么?”

    “废话少说,关闵闵把老婆藏去哪了?”

    “哦,她们出海,到岑家海岛渡假去了。”

    关总裁低咒一声。

    “有什么我能帮你的?”

    “不用。让你老婆赶快放人回来,我没时间陪她闹。”

    “不就带几天女儿嘛,怎么,不行啊?”岑致权摸摸下巴笑了,“这样吧,我下午带诺诺去你那边吧。”

    “随便你。”关总裁挂了电话。

    内心对于岑致权说要带小朋友过来玩还是期待的,说不定有人陪着玩后,女儿就不会再哭了。

    关总裁的期盼是对的。

    下午岑致权带着两个孩子前来,让刚刚午睡起来没多久,超级想妈咪的小娅娅很开心。

    很快将诺诺姐姐拉进了她的公主房里介绍她从法国带回来的娃娃们,已经九岁的岑景睿已然是个小大人,一个人捧着笔电窝在沙发上做自己的事情。

    岑致权拍了拍关总裁的肩膀,示意他一起进厨房。

    反正都已经打定这几天别想处理工作上的任何事情了,所以,关以辰就当作是放假。

    但是,让他进厨房,确实是件不是很擅长的事情。

    他双手环胸靠在大冰柜门口,看着岑先生非常熟练地找出一条没有拆过包装的围裙穿上,然后走过来打开冰箱看了一下食材后,将要用到的东西拿了出来,两只手不够用的,使唤只想看不想不动手的关总裁帮忙。

    “这几年你的进步就是要成为厨师?”关以辰将几个苹果放到流理台上,看着岑先生非常熟练地找出面粉并倒出来时,忍不住挑眉。

    他这家庭煮夫还真是称职得很。

    “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尝我的手艺。”岑先生倒好面粉,抬了抬下巴,“再拿几个鸡蛋出来。”

    关总裁只好再去打下手,拿出鸡蛋的时候,不小心却不小心将一瓶果酱给拉出来,‘啪’一声直接摔到了地上,满地的红。

    岑先生无言了,拿几个鸡蛋都能搞出这么大的动静也是够了。

    关总裁也无言地望着他,他又不是故意的。

    听闻响声而来的岑景睿站在厨房门口,看着这两位无言对视的大人,还有那满地的狼藉,摇了摇头,看向关以辰,“关于厨房白痴这一点,舅舅,你跟我妈咪,绝对是一国的。”

    地上这堆东西绝地不是他英明神武的爹地弄出来的。

    一个小屁孩懂什么,关以辰瞪了他一眼:“玩你的去。”

    岑景睿可不怕舅舅那张冷脸,撇了撇嘴,转身离开前直接吩咐道:“我要喝柳橙汁,谢谢。”

    “好了,先把鸡蛋拿过来给我。”岑先生敛起脸上的笑意。

    将鸡蛋给了他之后,从来不见厨房的关总裁认命的清理地上的垃圾,然后又被岑先生叫着切苹果丁,榨果汁,搞得满头大汗的。

    最后终于得以喘一口气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了,烤箱里的小饼干还差两分钟,苹果派已经新鲜出炉,香气四溢。岑景睿率先跑进来,端了出去,将两个妹妹从房间里叫了出来,开始开心的下午茶时间。

    “独自带孩子第一天,有什么感想?”洗好手的岑致权拿过干净的毛巾一边擦手一边采访关总裁。

    “快疯了。”若不是他们前来,他还不知道要应对多少未知的状况,一想到这头又疼了。

    “一个孩子而已,没这么难。多用点心思就好了,女人也一样。”

    “你这是要给我上课?”

    “商场上你可以运筹帷幄,但是为人夫,为人父,你还要再学学。”要不然老婆也不会生气得离家出走啊!

    能把庄琳脾气这么好的女人气走,他也是好本事。

    “这是你的心得体会?”

    “我的心得体会,还是值得学学的。”

    “我没这么多时间。”

    “你在那边的部署已经差不多了吧?很多事情不必再亲力亲为,这些,我相信你不用我教。总得多点时间陪陪她们。”

    说得就他忙,他就不忙一样。

    不过,岑氏整个体系运作已经成熟,他那边一直处于分离再重组,还有柳家那边盘根复杂的关系网,确实是要花一番功夫理清才行。

    “总公司这边还要忙一阵子吧。”

    “忙完后还是回那边?”

    “嗯。”

    “不打算补个婚礼给她?”

    话题转了一轮,还是又回到家事上了。

    “再说吧。”

    之前有计划,但因为她的怀孕,再后来他忙得不可开交,这事就这么拖下来了。

    “女人不管多大年纪的,都希望能为自己心爱的男人穿一次婚纱。我看庄琳对你真心,好好对她。”

    话音刚落,烤箱发出了提醒的声音,小朋友们最爱的动物饼干出炉了。

    岑致权利落地戴好手套,将它们取了出来,摆到漂亮的盘子上,让关以辰将打好的果汁及牛奶一起拿出来。

    悠闲而快乐的下午茶时间开始了。

    难得第一次什么事情也不做地单纯坐在一边看着女儿跟小伙伴快乐的玩耍,对于关以辰来说,感觉还不错。

    岑致权拿也手机,将两个小朋友玩闹的画面拍了下来,传给岑太太,再由岑太太传给一直不放心女儿跟她父亲在家的庄琳。

    “就说没有我们家岑先生搞不定的事情。”

    这边,躺在沙滩椅上喝着清凉饮料的岑太太自豪道。

    “好了,知道你们家岑先生万能了。”庄琳将手机放到了桌面,双手垫在脑后,望着蓝天。

    过两天回家,不知道关先生会不会还生气呢?

    “庄琳,我告诉你,男人不能迁就太多,要不然真的会成为甩手掌柜,什么也不管的。”

    “他工作忙,我迁就他也是应该的。但我也希望他可以再重视女儿一点。”所以,这次跑出来,除了因为与他吵架之外,也是想借这个机会让他多与女儿相处,促进父女感情。

    “所以,你这次跟我出来,做对了。让他跟娅娅多点时间相处。”

    岑太太表示,一点也不内疚。

    晚餐也是岑先生亲自料理的,两个小姑娘对于做得精致漂亮的晚餐可开心了,一人拿着一个勺子吃得非常开心。

    岑家父子女在晚餐后便告辞了,关总裁在客厅陪女儿看动漫,不知不觉地就闭上了眼睛。

    “爹地,那个仙女的魔法——”

    小姑娘转过头看到爹地闭着眼,倏地合了嘴巴。

    平时妈咪陪她看的时候,都会一边看一边跟她讲的,可是爹地——

    下午跟晚餐有小诺诺陪着,玩得开心倒是没这么想妈咪,但此时这个念头一上来,小姑娘的思念又泛滥了。

    “看完了?”关总裁听到女儿叫后,睁开眼睛。

    “爹地,我想妈咪了。可不可以打电话给她?”

    小姑娘一双水水的大眼里已经开始含泪了。

    “嗯,好,爹地看能不能打得通。”

    他拿出手机,拨了庄琳的电话,这次,通了,而且很快接通了。

    “你在哪?”

    “在海岛。”

    “什么时候回来?”

    他还没有得到答案,一直在旁边听着的小姑娘急得拉着他的手:“爹地,我要跟妈咪讲话啦。”

    无奈,只能将手机放到女儿小小的手里。

    “妈咪,我好想你。”

    一听到妈咪的声音,小娅娅的声音又变了。

    “宝贝,妈咪也想你啊!”

    “妈咪,你什么时候回来?”

    在母女俩通话的时候,关以辰长长地吐出一口气。

    这小女儿平时说得有多想他,其实她最想的人还是她妈咪。

    才一天不见,已经想得快疯了。

    说来也是,她们两个24小时都黏在一起,那份深厚的感情,绝对不是他这个一个月见过次的爹地可以比的。

    “妈咪很快就回去了,娅娅要听爹地的话,好吗?”

    “好。”

    “时间准备到了,要洗澡睡觉了哦。”

    “好。”

    听到她们要话别,关以辰将手机接了过去。

    “什么时候回来?”再问了一次。

    “过几天。”

    “不行,最迟后天,要不然我就带娅娅去找你。”

    不管她答不答应,关总裁直接将手机给挂断了。

    然后带女儿回房洗澡。

    只是睡觉前,小姑娘的睡前故事,让关总裁又得上网找了一轮。

    等她终于闭上眼睡着时,已经是晚上十点了。

    不过,看着那张甜睡的小脸,所有的辛苦都值得了。

    他伸手,抚着她的小脸,低下头,在她额头亲了一下,留着一盏小灯才离开,却不敢将房门关上,怕她醒来找不到人。

    这一天的父亲角色,虽然不算合格,但总算有所领悟。

    ——

    虽然关以辰威胁着让庄琳马上回来,要不然就带女儿去找她,但最终,还是乖乖地在家带了几天孩子。

    由最初的手忙脚乱,不知所措,到现在渐渐的得心应手,关总裁总算是踏上合格线。

    当然,这还得记上岑先生的一份功劳,怕他一个人搞不定,在他在家带孩子的这几天,他每天都有将小诺诺及保姆载过去,女儿是给娅娅做玩伴的,保姆嘛负责一日三餐。

    小孩子还是不要吃那么外带食品。

    虽然有保姆在,但是小娅娅不习惯给陌生人碰,所以更衣,洗澡,穿衣服,扎头发,讲故事还是要爹地来啊。

    关总裁的手机及笔电这几天都是用来放如何给小公主绑各种各样发型的视频。

    虽然学得不怎么,但总算是能见人的。

    周末晚上吃过晚餐后,他与岑先生两个男人带着三个孩子去夜间动物园。

    白天天气热,不适合带着小朋友出去,夜间动物间再适合不过了。

    岑景睿在回新加坡的第一年,已经来过一次,之后还陪妹妹来过几次,虽然不感兴趣了,但为了这两位小公主还是来了。

    他们先是去看了动物表演,两个小公主开心得不行,一直到表演结束还舍不得离场。

    坐上专门给私人团队游的机动车,又走了一轮。

    “爹地,我口渴了。”正与小诺诺看着可爱的小鹿在漫步时,娅娅回头对爹地道。

    关以辰连忙打开她的水壶,递到她唇边,让她滋润喉咙,并掏出手帕,给她拭嘴。

    “舅舅,你这样终于像个合格的爹地了。”一边的岑景睿点了点头,在关总裁傲娇的扬扬嘴角时,又补了一句,“不过,跟我爹地比起来,还是有一段距离的,继续努力,舅妈就舍不得跑了。”

    这小子,存心看他笑话吗?

    他老婆会跑,还是因为他妈咪怂恿?

    他还有脸说?

    从夜间动物园出来时,两个玩累的小朋友都趴在自己爹地肩膀上,昏昏欲睡了。

    回到家,将熟睡的小姑娘放床上,给了她盖了被子,小姑娘喃喃低语着:“爹地,我今天好开心。”

    爹地也很开心,他低下头,亲了一记。

    ——

    庄琳回来的时候,父女俩正趴在地上玩拼图,听闻脚步声的娅娅一回头看到妈咪,马上扔下拼了一半的拼图,兴奋地朝妈咪冲过去。

    “妈咪,娅娅好想,好想你!”

    “妈咪也好想你啊。”她蹲下来,将几天不见的小宝贝搂进怀里猛亲了好几下。

    “妈咪,我最爱你了,以后你去玩也要带娅娅,好不好?”

    “好。”

    可怜的关总裁,无言地看着她们母女俩在互诉衷肠。

    是啊,最爱她妈咪了!

    一看到她妈咪就将爹地丢到一边了。

    还有那个女人,怎么回事?一回来就抱着女儿都不理他的?

    关总裁很郁闷,心情很不好,扔下手中的拼图,起身往书房而去。

    庄琳悄悄地望了一眼他离去的背影,有些心虚,他这是生气了吗?

    “妈咪,昨晚爹地带我去动物间,还有诺诺姐姐,睿哥哥……”小姑娘开始把这几天好玩的事情跟妈咪分享。

    “好玩吗?”

    “好玩。”

    “这几天跟爹地在一起,开不开心?”

    “开心。可是,娅娅还是好想妈咪。”

    “妈咪也是啊!”

    庄琳一边与女儿聊天,一边望着书房的方向,他始终没有再出来。

    给女儿做了一份小点心后,开了电视给她看,她便往书房而去。

    他正在打电话,一手还夹着烟。

    她悄悄地走到他身后,将他手里的烟给拿了过来,按掉。

    关以辰回头瞪她一眼,在电话里交待了几句后便挂上了电话,对于她的主动示好不以理会,直接回办公桌后面,打开笔电。

    “以辰——”她小心地打量着他的脸色,生气有一点,但更多的像是赌气。

    气她吵完架后将女儿丢给他一个人吧?

    “以辰——”

    他不应声,她便又向前几步,走到他身后,双手放在他肩膀上,轻轻揉着。

    以前他忙了一天回来,她也会帮他揉揉那些已经僵硬的肌肉,这几天大概是没有一直坐着工作,感觉手下的触感好多了。

    “娅娅说这几天很开心。”听到女儿这么说,她心里其实更开心。

    他的目光仍旧放在笔电里的文件上不应她。

    她一边帮他揉一边说着这几天在海岛的事情,关总裁听着听着终于忍不住开口了:“想出去玩不会跟我说吗?还是觉得我不会带你去?”

    你那么忙,能经常回家就不错了,还说去玩呢?

    不过,这个时候,她还是不要再起争执了。

    “好了嘛,下次我们一起去好不好?”她讨好地在他耳边道。

    关总裁轻哼一声。

    “对了,我下个星期想回巴黎一趟,你呢?”

    “回去做什么?”关以辰拿着鼠标的手顿了顿,回头看她。

    她舔了舔嘴唇,“嗯,我说了,你不许再生气了哦?”

    她不想两人老是因为同一件事而吵架,那滋味,真的不好受。

    关以辰听她这么一说,大概猜得出什么事情,脸色一变,“如果是我们都不开心的事情,那还是不要说了。我最近的行程都在新加坡,暂时没有回去的打算。”

    “以辰——”她摇了摇他的手臂。

    “你出去陪娅娅,我这几天积累了好多的工作。”

    “妈这只是想让我帮帮忙看婚礼现场,还有……”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他毫不客气地打断了,“我说过,她的事情与我们无关。不管她找什么样的借口都不必理会她,这件事以后不要再提了,我不想听。”也不想跟她吵架。

    “那我自己——”

    “不可以。”

    “关以辰!”

    “庄琳,他们结婚是他们的事,你能不能不要再无理取闹?”

    他豁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脸色变得非常不好看。

    之前就是为了这事争执,还有没完没完?

    庄琳无言地回望他,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变成无理取闹了?

    他愿意去的话,那就算了。

    可是,柳女士打了两次电话给她,她怎么也拒绝不了。

    她真的不想跟他为了家人吵架的,但现在,她要怎么做呢?

    书房门口传来‘哇’地一声哭声,原来是小娅娅闻声而来,却看到爹地妈咪好像在吵架?

    第一次看到这种情况的她吓坏了!

    庄琳急忙走了过去,抱起女儿,“娅娅怎么哭了?”

    “爹地妈咪吵架吗?”

    “不是的。没有吵架,只是说话大声一点而已。妈咪陪你看电视去。”庄琳抱着孩子离开书房。

    真是,原以为回来,他们不会再吵了,结果还是——

    午餐过后,庄琳哄了女儿睡觉,回到房间,打开自己的行李箱,不知道要把里面的衣物拿出来,还是继续往里面搬。

    柳女士那边不好拒绝,可她同样也不想跟他吵架了。

    他们母子俩到底怎么会走上现在这样?

    柳女士一直想要他的谅解,可他完全不在乎。

    他不想说,那就算了,她也不强求的。

    每个人都有自己不想提的事情。

    但是——

    关以辰进来,看到她坐在地上对着行李箱发呆,大步走过来,将里面的衣物都拿了出来,随便丢到拉开的衣柜里。

    “你要干嘛啦,我自己会弄——”

    “这段时间你好好呆在新加坡,哪也不许去,要不然——”

    “要不然怎么样!”这人真是太过分了

    “你最好给我听话一点。”

    “不听。我就要去巴黎。”

    “你敢去?”

    “怎样?”

    “我现在不想跟你说话。你最好不要再惹我!”

    他转身往外走,真是会被她气死的。

    “我现在就订机票。”她拿起手机,他却忽然转身回来,夺过她手里的手机,“庄琳,你最好不要挑战我的底限。”

    以前那个听话的女人哪去了?

    “关以辰,你这个混蛋。我不想理你了,你走开,走开……混蛋……”

    他一路被她推着出门,然后门‘碰’地被甩上了。

    再度与老婆吵架的关总裁,心情极度烦躁,直接开车去了公司。

    等他晚上回来的时候,老婆与孩子都不见了,这次连张字条也没有留给她。

    气得他连捶了好几下已经空了一半的衣柜,差点没把它打烂。

    打了电话回庄家那边,听庄母的语气,他知道她们没有回那边,于是打了电话去航空公司查,查到了她们在两个小时之前坐上了飞往巴黎的班机。

    ok,她行,她有能耐。

    让她去好了。

    关总裁表示很烦心。

    打了电话给岑先生,约他出来喝两杯。

    ——

    岑静怡与傅明泽从酒吧的大堂穿过,准备往顶楼岑家人专用的套房而去时,傅明泽却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喂,那边那位,看着像你的前男友?”

    岑静怡顺着他指的方向望过去,与正好也看过来的温雅昕的目光撞上了。

    这是停车子那日意外见到之后,两人的再次夹路相逢。

    什么时候,他也喜欢泡酒吧了?

    她率先移开眼,看到了他对面坐着的那个女子,女子也望着她,甚至认出了她,朝她微笑地挥了挥手。

    温教授真是越来越厉害了,那位美女,不是他们读医学系时的同班同学吗?

    不过,不管他怎么厉害,都与她无关了。

    “走吧。”她率先转身,傅明泽紧跟其后。

    一直到他们离开很久很久以后,他的目光久久都收不回来。

    “她什么时候回来的?”胡昭雪喝了一口酒后轻声问道。

    “大概半个月了吧?”温雅昕终于收回目光,没有看对面的胡昭雪,只是盯着桌上的某一点。

    “难怪,我辛辛苦苦地努力了那么久,你又恢复到了原来的样子。”

    两年前,他第一次找上她的时候,她真是差点认不出来,那个头发白了一半,眼神里有着快要承载不住的阴郁的男人就是当年同班里成绩最优异亮眼的同学。

    这两年来,他每周都会到她的心理诊所来,在干预治疗之下,病情已经好转很多。

    可是上周,这周他过来时,她明显感觉到自己所做的努力全功功弃了。

    问他,却什么也问不出来。

    现在,问题的症结终于出来了。

    原来是她回来了了。

    看来,心病还是要心药才能医啊。

    就像难以消除的毒瘾般,她是他唯一的解药。

    她能做的,真的有限,两年的努力不及她的一个出现。

    “抱歉。”温雅昕轻声地说出两个字,脑海里出现的却是刚才她与那个男子离去时的背影。

    “最近,你们有过往来吗?”

    “没有。”

    包括刚才在内,三次见面,都是擦肩而过。

    “你有什么打算?”

    “没有。”他仍旧淡淡地道,脸上的表情也是极淡的。

    但她知道,他所有的心思都隐藏在心底,不想让任何人窥视。

    就连她,在催眠状态下,其实真正能窥见到的,也不是完完全全的,她知道。

    每次问到某个点的时候,就寡然而止了。

    但有一点,她却是明明白白的,他对她的爱有多深,那内疚就有多深,深到甚至不敢去碰触现实中的她。

    所以,就算刚才她站在他面前,他大概也没有勇气去主动与她说些什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霸婚之独宠甜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盛夏采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盛夏采薇并收藏霸婚之独宠甜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