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霸婚之独宠甜妻 > 第191章 关总裁的幸福生活5

第191章 关总裁的幸福生活5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恰似寒光遇骄阳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雨,随着夜色加深也越来越大的趋势。

    停在院子里的车子里,安静得只闻雨点敲在前档风玻璃的声音,还有雨刮时不时刷过的声响,再也其它。

    在她那句话说出来之后,岑致齐就这么静静地望着她,面无表情,而她,自然也是无所畏惧地回望他。

    若不是睡得不舒服而醒来的女儿叫了一声,他们这对峙的状态还会持续下去的。

    现在,不是吵架的时候,要不然刚才绝对不仅仅是对峙。

    下车,撑开大伞,将女儿抱出来。

    关媛媛跟在后面进屋,身子已经湿了一半,让他带女儿回房,她也回了房间。

    才开满一缸热水打算好好泡一下,衣物还没有来得及脱下来,浴室门被人用力地推开,他一脸怒意冲冲的闯了进来。

    “我要洗澡。你可以出去了。”

    “去哪?”他一步步地逼近,一直将她逼到角落里,伸出手撑在墙壁上,将她困起来,决定与她好好谈谈。

    “笑话,你齐少爷在外面的*窟窿那么多,爱去哪就去哪,没人管得了你。”想到刚才电话里那个叫什么娜的女人故作撒娇的声音,就觉得超极不爽,还有上次那个什么?

    算了,他齐少爷的女人从巴黎排到新加坡还有得剩,她哪来的心力记得住那么多?

    “你是老婆,你可以管我。”就是因为她不管,他才更气。

    “笑话,我是你老婆我就要管你吗?你为什么不管好你自己的下半身?”

    “我还管不好吗?我什么时候背着你跟别的女人乱来?”不要说乱来,结婚之后,除了工作上的接触,他从不跟任何女人吃饭,喝酒,聊天,每天工作一结束就是回家接女儿放学,做饭,收拾家务,他个人觉得管得很好了的。

    “男人跟老婆以外的女人乱来的时候,会提前通知一声吗?”

    “关媛媛,你这是不信任我。我可以当你是吃醋,刚才那个电话是那些人拿了小高的手机打给我的,与我无关。”

    “笑话,我会吃你的醋?”

    “关媛媛,承认你在乎我会怎样?你怎么就这么别扭?”他伸出手捏住她的下巴,让她抬高头与他对视。

    “我就是这么别扭,你接受不了的话可以走。”

    说她别扭?他还不是一样?

    莫名其妙跟她冷战,现在还要拿一个电话来逼她承认吃醋在乎他?

    这是什么逻辑?

    她是心里不爽,但是,不是吃醋!

    这一点,她不会承认的。

    相信没有任何结了婚的女人,不管爱不爱这个问题,在半夜接到陌生女人打电话来邀请自己老公出去hi,没有人爽得起来。

    她已经没有大吵大闹地不许他去了,他现在完全可以去的。

    只是,去了之后——

    “关媛媛,你什么意思?”

    他脸色凝重起来,捏着她下巴的手也越发地用力起来。

    “我什么意思你应该明白。结婚之前,我就说过,若是你受不了我这样,可以离婚。”

    ‘碰’一声,吓了关媛媛一跳。

    是他狠狠地朝墙壁狠地捶过去。

    他脸色难看地低吼,“关媛媛,你有胆子再说一次?”

    为什么没胆子说呢?

    她也受够了他的莫名其妙。

    “岑致齐,你觉得我们真的合适吗?”

    他的努力她有看在眼里,可是他的反复无常让她觉得累。

    她知道她不是那种会撒娇讨好的女人,就连软下态度也不大会,这样的女人,不会有几个男人受得了的。

    他这种混在女人堆里,习惯了女人追捧宠爱的男人,迟早会受不了。

    若是真的受不了,还不如趁没有更深伤害的时候分开就算了!

    她已经习惯什么事情都一个人忍着,扛着,可他却开始在她慢慢习惯后就冷了下来,这样的转变,她表面虽然依然平静,但心里其实是不安的。

    才多久呢?就已经开始习惯另一个人在身边围绕了,若是时间再久一点,他不是要全面入侵她的所有?

    深受另一个人的习惯后再度失去,想想都觉得可怕!

    “那你觉得怎么样的才合适?像我二哥那样的吗?”

    她瞪大眼眸,不明白他忽然又提致宇哥是什么意思?

    她的震惊让他以为她是心虚,心忽然也冷了,“我知道在你心目中,我永远比不上二哥,但是你休想我会离婚。”

    他一把推开她,黑着一张脸离开。

    五秒钟之后,砰的一声,门被用力地甩上了。

    然后不久,耳边传来了汽车引擎的声音。

    好了,走了。

    只有她一个人了。

    全身力气仿佛被抽离,关媛媛滑坐在地板上,将身子缩成一团。

    依然没有多余的眼泪,她发现自己都不会流泪,完全流不出眼泪。

    明明,心莫名的钝痛着,却一滴泪也没有。

    或许是那一年,才七岁的她,一个人在花园里哭到差点昏过去之后,将眼泪都哭光了吧?

    不会撒娇,不会讨好,又不善良的她,或许只有看着别人幸福的份吧?

    好累好累!

    不知在冰冷的地上坐了多久,当她从地上站起来,想要洗一下脸时,透过镜子看见自己,苍白的脸孔,空洞的眼神,明明是一张看了20多年的脸,那么的熟悉,可是那眼神,鼻子,嘴巴组合在一起,却又是那么地陌生,她看到的不再是关媛媛,而是破碎的灵魂,从眼底深处开始都碎成一片……

    她伸出手,抚着镜子中的自己。

    你到底是谁?

    为什么把自己搞得这么狼狈呢?

    她不知自己又站在镜子前站了多久,意识的有些飘忽了,没听到院子中再度传来汽车的引擎声。

    岑致齐只是出去转了半圈马路又回来了。

    明明心里还有气,却还是舍不得真的就这么走了,他满脑子都是她。

    就算她心里还有他二哥,可她现在已经跟他结婚,是他的女人,他还有什么过不去?

    房门仍旧紧闭着,他推开门进去,房间还是他刚才离开时的样子,而床上,她不在。

    “媛媛?”

    他叫了一声,以为她去了女儿的房间,他转身就要出去,哐当!巨大的破碎声自浴室内响起。

    他的心狂跳一下,察觉不对劲,打开浴室门,冲了进去。

    当他走进去,看见关媛媛雪白的手掌满是鲜红的鲜血,脚边全是碎玻璃片,那惊悚的景象让他瞬间惊讶瞪大了眼。

    “关媛媛,你在做什么?”他低吼一声,马上拿了条毛巾,先包住她的手,按住腕动脉,再检查有没有碎玻璃残留在手中。

    “你回来做什么?”不想让他看见自己狼狈的样子,她奋力的挣扎。

    “你这笨蛋,没看见地上全是玻璃吗?”

    岑致齐拦腰抱起她,直朝门外走去。

    该死!她到底在搞什么?

    他全身冷汗,如果他迟一点回来,她会不会……天啊!他不敢再想下去。

    开车前往医院的途中,岑致齐冷凝着脸孔,联络关以辰,让他过来将女儿先带到他们家过一晚。

    正在自家楼下停好车的关以辰真是觉得他们也是够了,不是说没吵架吗?

    看来还吵得不清呢?打起来了吧?半夜还得上医院,也是够了。

    还没有来得及下车的关总裁只能再度出发,去把那个被一个人丢在家里的小姑娘带回来。

    来到医院,在处理伤口的过程中,他一直紧绷着一张脸,态度冷硬,在这种紧绷又紧张的气氛下,关媛媛也是同样不言不语的。

    最后,在他的坚持下,她的伤口缝了三针,必须住进特等病房,观察是否有细菌感染的可能。

    “住在这里,我睡不着。”这是她进医院后说的第一句话。

    岑致齐深深的看着她,没有说话,然后爬**,小心的避开她包着绷带的手,将她紧紧的搂进怀里。

    “这样很难睡。”明明才跟他争吵过,这种亲昵,她很不习惯。

    他给她的回应是抱得更紧,尤其是锁在她腰上的结实手臂,根本撼动不了半分。

    关媛媛知道他在某些方面的固执,原本有些僵硬的身体在他的坚持之下,渐渐松懈下来。

    咦?这细微抖动是怎么回事?

    透过昏黄的灯光,她才发现他的手臂在抖动。

    他在害怕吗?

    这让她迷糊,渐渐的,止痛针的效果让她迷迷糊糊的沉入梦乡中,将所有的问号也一并埋在意识深处。

    这一觉,关媛媛睡得好沉好沉!

    大概是最近真的是太累了。

    一种莫名的炽热扰得她睡不着,当她对上岑致齐慑人的双眼时,才知道始作俑者是谁。

    他什么时候醒过来的?

    “这里是医院!”她受伤的手被他压到枕头的一边无法动弹,另一只手在他身下依然也是无法动弹。

    “那又怎么样?”

    “你——”

    见她又想开口,岑致齐决定不让她再出声,索性低头封住她的唇瓣。

    冷战,吵架,受伤,他们在医院的病床上行使了夫妻的权利与义务。

    过后,关媛媛拉着被子背向他。

    虽然还是不给他好脸色看,但岑致齐却不以为意,手臂一勾,将她又勾回怀里。

    明天,他要好好跟她谈谈,他是不可能跟她离婚的,她最好给他记住这一点。

    ——

    连续下了大半个月的雨,终于在今天上午停了。

    关媛媛再度醒来时,已经是上午九点。

    已经比她先醒来的他,不顾她的抗议,拉着她去做了一连串的检查,最后在医生的宣告下,她可以出院了,只需要按时服药,很快便能活蹦乱跳。

    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割伤而已,根本不需要浪费医疗资源,但是一向倔强的她却拗不过他难得的强硬。

    拿了药,开车回家。

    他到厨房倒了一杯温开水给她吃药。

    关媛媛很讨厌吃药,特别那种一入口就苦苦的药片,偏偏他递过来的就是她敢讨厌的那种。

    拿在手里皱着眉头半天吞不下去。

    “闭着眼,一口气吞下去就没事了。”他坐到她身边,将药片捏在手上,“来,张嘴。”

    “很苦,不想吃。”她难得有些撒赖的模样让他心软。

    “谁让你弄伤自己了?听话,不按时吃药伤口会感染的。”他声音软了下来,带着点轻哄的意味。

    听话,她又不是小孩子!

    不过,显然,不管多强硬的女人,男人温柔的疼庞还是很受用的。

    闭着眼,她忍耐地将那片药给吞进了喉咙里,连续喝了好几口水,那股怪怪的味道还在嘴巴里挥之不去。

    等她吃完药,他拉过她那只没有受伤的手,“媛媛,我们谈谈。”

    “谈什么?”她低下头不看他。

    他最不喜欢她这样一副冷淡的表情了,一点也不在乎他的样子。

    伸手,抬起她的脸,“我们别吵架了,好不好?”

    “是你受不了我了。”她仍旧冷静道。

    “我什么时候受不了你?”

    “你最近不是一直生我的气吗?结婚前我说过,如果你受不了我,你可以提出来,我不接受你这种无缘无故的情绪。”

    无缘无故的情绪?他承认,他确实是跟她冷战的。

    但是,不是无缘无故。

    深吸了好几口气,他直视着她的眼,“以辰哥婚礼前一晚,你说的话,我听见了!”

    虽然当面承认自己偷听有些不光彩,但是不说出来,他心里也别扭得很,还被她冤枉他是无缘无故的情绪。

    对于其它的女人,他一向没有什么无缘无故的情绪的,只有她。

    她哥结婚的前一晚,她说了什么?

    关媛媛愣住了,回想着她到底说了什么话让他生气呢?

    难道是她去找致宇哥道歉的时候吗?那时她哥还在他大哥也在,她能说什么呢?

    “你一个人去了海滩,我担心你,就跟了过去。”他语气有些不自在道。

    “哦,你的意思是说听到我在海边说的那些话?”她挑了挑眉,眼神清亮,心里却觉得好笑。

    她只是对着大海说出自己埋藏在心底许久的话罢了,他听了去,却只听了前半句,要不然也不会莫名其妙的生她的气。

    昨晚吵架的时候又忽然提起致宇哥!

    原来真相是这样啊!

    就因为听了一半的话,心里不爽就生了她大半个月的气,他未免也太过份了!

    那他在外面的风流债她要生多久的气才算公平呢?

    “是又怎么样?”既然都承认了,他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了,“你是我老婆,却还心心念念着别的男人,对自己老公不理不睬,难道我不应该生气吗?”

    “那你那些整天打电话来约你的女人,我是不是也应该生气呢?”她咬着牙瞪着他。

    “你若是因为这些生气,我高兴。证明你在乎我。”

    “所以,你是故意拿别的女人来刺探我?”

    “不是。”听她的声音变得有些尖锐起来,他急忙解释,“媛媛,我从来没有这个意思。我已经换了私人号码,以后别人要联系工作都得通过小高才会转到我这里来。而且,我已经决定了,以后不会再接拍任何商业性质的摄影。”

    “包括模特写真专辑是吧?”她撇了撇嘴。

    “对。以后我再也不拍了。只拍风景,只拍我感兴趣的东西。”

    “你不必为了我改变自己的喜好。”

    “我就是要为了你改变自己。”他索性全部豁了出去,“媛媛,我爱你。我虽然有过很多女人,但是我没有爱过她们任何一个,我也不会谈恋爱,不知道要怎么讨好自己喜欢的女人,不管我怎么做,你都不领情,你又对二哥……所以,我才气不过冷落不跟你说话。可是你却吵着要跟我离婚。我不离,我从来没想过要离,我们不要再因为这个吵架了好不好?”

    “我也不想跟你吵架。”昨晚闹得最凶的时候,她都没有掉一滴眼泪,可是,听闻了他这番表白之后,她心里酸酸的,涨涨的,眼眶热热的,好像有什么东西要流出来。

    喜欢一个人却得不到回应的感觉,她早已切身体会了。那种感觉,真的不好受,很挫败。

    而现在面前的这个男人,是她自己同意结婚的男人,是下了决心要一起走未来这段路的男人。

    她却让他承受,她曾经承受过的那种痛苦。

    太不该。

    庄琳说的没错,不沟通的婚姻是难以为续的。

    这是态度的问题,是她不去重视而必然出现的问题。

    岑致齐看到她眼眶泛红的模样,心揪疼着。

    他知道她有认识到自己的问题,给了一个台阶下,“我知道你工作很忙,累了可能就会心情不好。所以,以后家里的事情与女儿都交给我,心情不好回到家不要闷不吭声。”

    “难道我要打你吗?”

    “可以,随便打。”说着,他还挺了挺胸膛,“就像小时候你玩不过我,就打我一样。”

    她笑了出来,却也将眼眶中含着的泪一并眨落。

    “别哭,媛媛哪是个爱哭的女孩子呢?”他伸手拭掉她的泪。

    除了那一年,他与她第一次在一起的那天晚上,她有落过泪,她从来没有在他面前这样。

    她的心里一阵酸甜,眼眶又红了。

    “我脾气这么坏,又不会撒娇,你真的没有嫌弃吗?”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嫌弃了?我就喜欢你这样。”

    他将她搂了过来,闭着眼闻着她身上淡淡的香气,烦躁多天的心情终于平静了。

    她闭着眼,柔顺地任他抱着,眼眶一阵又一阵的湿热。

    这个男人也真够傻的!可是在爱情里,谁能不傻呢?

    她不也是傻过吗?

    不过,那都过去了。

    “那天晚上你听到的话,我再说一遍给你听,好不好?”

    她从他怀里抬头,眼眶还红着。

    “不想听。”闻言,他恼怒的转过头。

    那种话,听过一次就已经有够不爽的了,还再来一次,要命啊!

    “不想听就算了。”本来她就猜他只听了前一半就走人了,现在又不想听后一半,那就算了。

    “别生气了。以前的事情都过去了,我们这一次,真的试试看,能不能像他们一样幸福,好不好?”

    她将他的脸扳了过来,“我承认,开始我还没有将这段婚姻放在最重要的位置,但是从现在开始,我会用心对待我们的婚姻,我会用心,像你喜欢我一样去喜欢你。”

    “好,我们一起用心。一定比他们都幸福。”

    这么多年,他们一直吵吵闹闹,分分合合,一直都是她躲他追,他从来没有听到她这么认真地对他说过这样的话,不是什么很动人的情话,对于他来说,已经够了。

    特别是这句:像他喜欢她一样喜欢他,简直乐得他想要跳起来了。

    对于婚姻,他们都是生手,但是只要愿意,只要有心,谁说不能走出一条不一样的幸福之路呢?

    他们坐在那里对望着,她脸上的笑很甜,轻轻地点了点头。

    ——

    另一间有名的妇产科私人诊所里。

    “这是宝宝的小手和小脚,他很健康喔!”看着超音波的屏幕,身穿白褂的医生详细对眼前的准父母解说道。

    躺在床上的庄琳看着很模糊,对于医生说的小手和小脚,她辨认不出来,总觉得都是黑黑的一小团。

    以前怀娅娅的时候也是这样,一直到16周左右,让她看着才辨认得出来。

    坐在一边第一次陪她产检的关以辰却很激动,紧紧地握着她的手放在唇边亲吻着,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屏幕。

    “它看起来好小好小!这个周期,这样的发育会不会太慢?我太太这几天一直觉得腰酸,有什么办法可以减轻症状吗?”他连珠炮似的发问,还自备忘录,深怕漏问了什么。

    这家私人诊所在法国非常有名,虽然收费昂贵,但检查详尽,医生专科医术精湛,服务也好,十分值得。

    “宝宝的发育很正常的,关先生不需要担心这方面的问题。孕妇会腰酸也是正常的,平时坐下来的时候在腰间放个小枕头可以减轻压力,睡觉也是,尤其是怀孕后期,妈咪的肚子越大,压力就会越大,届时小腿也会有浮肿的现象。关先生就要辛苦一点,帮关太太按摩,促进血液循环,减轻不适的感觉。”

    “那要怎么按摩?”关先生已经迫不及待的要问了。

    “我们诊所有专门给准爸爸学习按摩的课程,关先生可以选择有时间的时候跟我们的护士预约就可以了。”

    “好。等会我就预约。”

    “不用这么早吧?”庄琳拉了拉他的手,后面还有好几个孕妇在等呢。

    “哦,那我平时还要注意些什么?”

    “只要让妈咪心情好,不要有太多的情绪起伏就可以了。”

    “喔,那另外……”

    庄琳躺在床上,差点尖叫,她又不是第一胎,他有必要这么紧张嘛。

    他到底明不明白,还有很多孕妇在排队等候!刚才是谁一直念着,明明预约好时间了,为什么还要多等几分钟?就是因为有太多像他这样紧张兮兮的准爸爸。

    等他终于问完,扶着她从诊室出来时,她不好意思朝那几位被耽误了几分钟的孕妇抱歉地笑了笑。

    还好,大家都当这位英挺帅气的东方男子是因为自己的小娇妻第一次怀宝宝而过于紧张了,回以她理解的笑,有两位还对他们说了恭喜。

    “下次产检时间,记得提醒我。”

    他一边开车一边道。

    他有记住,但是怕工作一忙起来有可能会忘掉。

    虽然这么重要的事情,只要有心,肯定不会忘记,不过,还是提醒她一下比较好。

    “你工作忙的话我可以自己过来,没关系。”庄琳倒是没有那么强烈的愿望非要他次次跟着。

    她怀娅娅的时候,他也没来啊。

    “再忙也得抽时间陪你一起产检。”他面不改色地回道。

    “我跟宝宝都很好,你不用担心啦。”

    “以前我太忙了,错过了很多,所以这次弥补回来,ok?”

    说不过他的,算了!

    不过,心里倒是甜甜的就对了。

    “我们现在去哪里?”

    她看了看外面,不是回家的路呢?

    “打电话给媛媛,问她在哪里?”

    昨晚阿齐打电话让他过去接孩子,只说媛媛手受伤要去医院处理便挂了。

    不管什么原因,他总得过去看看。

    庄琳正要打电话,想到医生说的孕妇最好不要用太多手机,还有家里带有磁波的电器也少用一点。

    他马上阻止她,“算了,我来打。”

    打了电话,知道她在家后,他便直接往他们家开去。

    一路上,他一边开车一边将刚才医生说过的要注意的事项又对她说了一遍,庄琳不由得有些担心,他会不会得了准爸爸躁郁症?

    ------题外话------

    这几天都不二更了,亲们么么达。( 就爱网)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霸婚之独宠甜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盛夏采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盛夏采薇并收藏霸婚之独宠甜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