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持证上岗 > 第三十七章

第三十七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顾之泽叼着筷子头,看看老爹看看师父,觉得自己现在真是猪八戒,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甭管站在谁那边都得妥妥地被削一顿,于是低下头奋力扒拉碗里的饭,用一大块元宝肉把自己的嘴塞得满满的,以示自己的无辜。

    李润野诚恳地说:“叔叔,我觉得这样真的没有必要,这样之泽的压力很会大。他这个年纪的人,朋友多应酬多,没事儿吃个饭唱个K,正是开销大的时候。”

    “没关系,我可以给他一些钱。”顾云森寸步不让。

    “爸爸?”顾之泽不满地说,“我都上班了,怎么能管你要钱?”

    “这样吧,”李润野看看顾云森严肃的脸说,“每月两千吧,毕竟他还要承担家务活,合租虽然是共同分担开销,可和睦相处更重要,分得太清楚了反而不好。”

    顾云森其实要的就是一个态度,所以对此毫无疑义,他端起饮料说:“那就这样,润野,阿泽就麻烦你了。”

    李润野赶忙举杯,这是双方都能下台阶的好机会。

    顾之泽在一边忍不住笑,觉得老爹这架势分明就是赔钱把自己打包送出去了,还“拜托”人家……这事儿闹的。

    但是李润野没笑,他觉得杯子里的饮料满是苦味,他看一眼顾之泽,第一次有了一种愧疚感。

    他曾经对辛奕说:“等他想明白了,我是不可能放走的”,那时他心里只有对未来的期待。可是现在,面对顾云森他感到愧疚,隐隐觉得自己拆毁了一个家。

    就好像他曾经亲手拆毁了自己的家一样。

    “爸爸,”顾之泽含糊不清地说,“我好歹也是成年人了,知道自己该怎么做,您不用这么郑重其事地‘麻烦’人家吧。”

    顾云森说:“嗯,你自己心里有谱儿就行。”

    顾之泽笑眯眯地点头。

    李润野心里“忽悠”一下又就松了,他觉得顾之泽的话就是一剂定心丸,不管药效怎么样,那丸药放在那里就让人心理上感到踏实。

    跟一个成年人谈一场成年人的恋爱,这是他一直希望的。

    ***

    搬家很顺利,事实上顾之泽只拎了一台笔记本和一个单肩背书包就来了。李润野在书房的一侧给他安置了一张单人床,又在自己的衣柜里给他腾出了两个大格子,洗漱用品都是新买的,顾之泽笑称自己真正实现了“拎包入住”的高端模式。

    顾之泽把自己的衣服放进衣柜的时候手都在抖,他的衣服全是休闲服,叠吧叠吧就能塞进去,可他愣是磨磨蹭蹭地用了将近半小时。衣柜的一侧挂着一整排成套的正装,那是李润野的;另一侧相邻的格子里放着他的衣服和李润野的居家服。一堆全是浅淡的素色,而另外一堆满是蓝、黑、紫、红等浓重的颜色,相映成趣,单调的衣柜一下子充满了生命力。

    这是“同居”的第一天,顾之泽坚决拒绝做饭,说怎么也该庆祝一下出去吃顿好的,当然要李润野请客,毕竟现在请个小时工也是挺费钱的,李润野等于请了一个24小时全职的小时工,不但不花钱反倒每月“赚”了2000元。

    李润野惊讶地看着他,第一次知道这小家伙这么鸡贼。

    李润野请顾之泽吃了必胜客,面对那张黏糊糊地拉着丝的“饼子”,李润野实在提不起胃口,天知道他有多久没吃过这种东西了。顾之泽完全没有照顾师父的情绪,兀自一个人大快朵颐。

    李润野恍惚间觉得自己真是一个当“爹”的,带着儿子来吃这种“洋快餐”。虽然自己没什么食欲,可是看着儿子那副吃相打心眼儿里就觉得高兴。

    一日为师终生为父,这不是拐媳妇的心态,这是养儿子的心态!

    这不很好!

    吃完饭,天色开始变暗,两个人散着步回家,路上依然车水马龙,因为要下雨了,行人都加快了脚步。与无数的人匆匆擦肩,顾之泽忽然就慌了。

    这种慌乱来得莫名其妙且气势汹汹,他每往“家”的方向迈一步,这种慌乱就加重一重,逐渐地,慌乱变成了恐惧。

    这就“在一起”了?

    顾之泽想,我和师父这算什么,我在追求他么,如果追到手了,下一步怎么办?

    这是顾之泽第一次认真考虑“下一步”的问题,天气闷热,空气里湿哒哒的,暴雨马上就要来了。而他的内心也渐渐有了窒息感,好像被一团湿湿的棉花堵住了,憋得他慌不择路。

    两个男人相爱会面对什么:

    世人的诋毁肯定是有的,自己或者师父能扛得住么?

    父亲能接受么,要是不能接受自己何去何从?

    婚姻肯定是没有的,而感情与婚姻向来是相互制约的,没有婚姻的感情能不能维系下去,自己会喜欢他多久,如果有一天感情没有了,两个人是不是就拆伙挥手说再见?

    分手以后呢?

    还有“性”……

    顾之泽觉得自己的脑袋嗡得一声就炸了,头皮一阵发麻,整个脸立刻火烧火燎起来,烧得他一身的冷汗都咕嘟咕嘟地开始冒气泡。

    从在李润野的沙发上莫名其妙地说出那句“我们同居吧”,到今天正式入住,前后不过一个星期,顾之泽始终沉浸在无端的激动中,他被自己有生以来第一场真正的“爱情”冲击得神魂颠倒,被与师父“同住”这种极度暧昧又温暖异常的生活方式刺激得喜不自胜,他处于一种高度的亢奋中。一切都发展得太快,好像顺水推舟一样,他太过顺利地达到了目的地,以为这就是终点,可谁成想,一抬头却发现发令枪居然还没响,终点遥不可及!

    顾之泽越走越慢,小脸上阴晴圆缺各种变化多端,几乎要原地踏步了。

    李润野回头拽了他一把:“快走,要下雨了。”

    顾之泽下意识地跟着他加快了脚步,一阵风卷过,空气忽然流动了起来,那种窒息感瞬间消散了许多。顾之泽看着李润野拽着自己的手,油然产生一种安全感。

    算了,随它去吧,走一步算一步,没准儿这终将就是一场单恋;亦或者我们最终可以走到最后的目的地。

    路总要去走一走,然后才知道风景怎样。

    ***

    回到家的时候天色已经浓黑,窗外卷裹着热气的风一阵紧似一阵,远处已经隐隐有了雷声。

    “幸好到家了,要不惨了。”李润野笑着说,顺手按亮了客厅的灯。

    顾之泽被明亮的灯光刺得眯起来眼,在一片模糊中,看到李润野自然而然地从架子上拿下两双拖鞋。

    就好像以前妈妈总会帮爸爸拿拖鞋一样。

    “干嘛?到家了还不赶紧换鞋进去?”李润野拍拍顾之泽的脑袋顶。

    顾之泽顺着这个力道弯腰去拖鞋,心里被那个“家”字装得满满的,他自己品味了一下这个“家”和那个“家”的区别,一样的美好,但是却更私密,好像这世界完全就是自己的,也只会属于自己,那种满足感是他从未体会过的。

    两个人洗完澡坐在沙发上一边看电视一边闲聊,干传媒的很少有能把假期休满的,十一7天假,歇4天上3天,明天就得滚去报社点卯干活。李润野叹口气抱怨退休时间又延后了,自己的的苦难日子遥遥无期。顾之泽一边心不在焉地搭腔,一边满脑子跑野马。回家路上的那一大堆问题这会儿又悄悄地跑了回来,乱糟糟地堆在脑子里,头都要炸了。

    窗外的雷声在持续,偶尔有闪电划过,看来今夜会有一场大雨。

    十一点时,顾之泽心神不宁地窝到床上。这原来是李润野的书房,充满了李润野的风格,硬朗简洁,唯一柔和的色调来自于顾之泽米色的床铺。他在一片漆黑中仔细品味着空气中的味道,体会着那种陌生但是喜悦的心情。

    李润野就在隔壁——这个认知让顾之泽简直要在床上折跟头!

    抱着复杂又甜蜜的心情,顾之泽折腾到半夜才迷迷糊糊睡去,梦中似乎听到了雷声,玻璃窗上有噼啪雨点敲击的声音。

    下雨了,顾之泽嘟囔一句,烦躁地把身体团成一个团,把脑袋深深地埋进空调被里沉沉睡去。不知过了多久,一声响彻云霄的炸雷滚过天际,雪亮的闪电把顾之泽从睡梦中晃醒了。迷蒙之间,闪电掠过的房间里,自己的床边,一个白色身影立在那里,微微向自己俯□来,一双幽幽的眼睛直愣愣地对着自己。

    顾之泽整个人都从床上弹了起来,直接蹦到床脚,要不是唯一尚存的理智告诉他,这个世界上没有鬼的,他肯定要像一个女人一样尖叫起来。

    那个雪白的身影缓缓直起腰,一个熟悉又淡漠的声音响起:“顾之泽,你睡得还真死!”

    “师……师父?”顾之泽用力把已经蹦到嗓子眼的心咽回去,觉得一股细细的冷汗已经顺着自己的脊椎骨飞速流下去,“你……半夜三更的,这是干嘛?”

    李润野没说话,只是顺手打开了床边的一盏落地灯,灯光下,顾之泽的脸色还有些发白,目光却已经稳定了许多。

    “下雨了,”李润野锐利的目光在顾之泽的脸上扫了一圈儿,慢慢地说,“我来看看你冷不冷。”

    顾之泽瞟一眼26度恒温的空调,实在不好意思拆穿师父的假话。

    “你睡得还挺沉,”李润野的头发有些乱,平时总是梳得很利落的发帘松松地垂在额前,让他看起来小了很多,可是雪亮的目光依然犀利地穿透发丝投射在顾之泽的脸上,嘴角抿得很紧,眉头微微皱着。

    顾之泽挠挠后脑勺,还有些没有醒过味儿来,虽然不知道半夜三更的师父跑来干嘛,但是依他对李润野的了解,这货绝对是生气了!

    “既然没事,你赶紧睡吧,”李润野看一眼窗外瓢泼大雨和远处掠过地平线的闪电,说,“有闪电,要是嫌晃眼我们明天去换一个遮光窗帘。”

    “啊,没事。”顾之泽说,“我怎么都能睡着。”

    李润野眯了眯眼睛,转身走了。

    顾之泽看着合拢的房门,实在猜不透师父这是闹得哪一出,只得闷闷地躺下。有一道炸雷滚过,喀拉拉的一声巨响劈进了顾之泽的脑袋,他噌地一下又从床上坐了起来!

    糟了,说的瞎话露馅儿了!

    ***

    第二天天依然阴沉沉的,这个城市到了雨季,三天两头的下雨,不过通常都不大,淅淅沥沥的,天也逐渐凉爽了起来。顾之泽坐在副驾驶座上,看着窗外飘飞的雨丝绞尽脑汁地琢磨怎么能把话题引到昨晚的事儿上去。可李润野每次都把话题绕过去,顾之泽百爪挠心不知道怎么跟师父解释,更不敢自投罗网,就这么纠结着一起到了报社。

    长假期间不用全员到岗,整个社会版也没几个人在,顾之泽去热线那里转了一圈也没看到什么好的新闻线索,只得恹恹地窝在电脑跟前发呆。天逐渐晚了,雨却越下越大,感觉昨晚的那场雷阵雨又来了,顾之泽开始坐立不安,他频频地看表,一趟趟刷新版库,好不容易熬到了九点,版库里出现了李润野已经签完的版面。顾之泽二话不说冲进办公室就催着李润野赶紧走,趁着雨还没下大,赶紧回家。

    李润野停下手里的钢笔,看了看窗外,随意地说:“再等会儿,我还有篇文章没看完。”

    “不是已经签版了么?”顾之泽急急地问道。

    “嗯,可是我想把这个看完。”

    “拿回去看不行么,再不走一会儿雨下大了就不好走了。”

    “没事,家近。”

    “可是路况会很差,”顾之泽不住地看向窗外,远处又开始有闪电掠过。

    李润野沉吟了一下说:“好吧,现在就走,路上还可以吃点儿东西,省得回家做了。”

    “不,还是回家做吧,”顾之泽明显有些不安,“吃完饭雨肯定就下大了。”

    李润野点点头,简单收拾了一下之后依旧让顾之泽去大门口等他,自己去地下车库拿车。等两个人回到家时,雨势果然增大了很多,顾之泽站在客厅的窗户前,看着窗外的大雨半晌没出声。

    李润野从来没有看到过这样的顾之泽,在他眼里,顾之泽是个情绪外露的人,高兴也好生气也罢,那张小脸上总是十分鲜明地挂出来,他从来不会像现在这样默默站在那里愣神,眉宇间有抹不去的愁伤,可是唇角却抿出一抹笑。

    “之泽,”李润野说,“你怎么了?”

    “没事,”顾之泽摇摇头,“我去换衣服做饭,你想吃什么。”

    “随便,”李润野的目光追着顾之泽,总觉得他的肩背微微耷拉着,好像隐隐地压着一座山。

    顾之泽包了馄饨,已经很晚了,这顿饭最多就能当宵夜。馄饨馅儿是用小白菜调的,混着细细的猪肉、香菇末、虾仁末,来不及吊汤,顾之泽用一块浓汤宝解决了汤头的问题,再烫两根小油菜,磕上一个嫩嫩的荷包蛋。馄饨端上桌的时候,李润野瞬间觉得自己养了个田螺姑娘。

    李润野喝完最后一口汤,决定跟顾之泽谈谈。他推开碗问:“之泽,你怎么了?”

    “没怎么啊,”顾之泽扯开一抹笑。

    “那你为什么那么伤心?”李润野没有给顾之泽逃避的理由,“你满脸都写着‘伤心’两个字。”

    “我这不是怕打雷么,你看这雷……”

    “你昨晚睡得跟死猪一样。”

    “昨晚……我睡着了它才开始打雷的,等我醒了你也进来了,你来了我就不怕了。”顾之泽长长喘口气,觉得自己能把这个瞎话圆过来真是不容易。

    李润野忽然伸出手去,修长的指尖搭在顾之泽的手背上,那微凉的感觉让顾之泽的心瞬间就安定了下来。他烦乱的情绪、遏制不住的伤感,都在这指尖下迅速退去。餐桌顶上的灯投下明亮的光,他看着李润野的眼睛,里面有深深的关切,李润野说:“之泽,我希望你能信任我。”

    作者有话要说:  北京从前天开始红色高温预警,蜗牛办公室的空调25度,家里的空调24度,非常不环保的行为,所以受到了惩罚——给我烧的啊,38.5度的体温整整一个下午,回家吃了药就躺倒了,所以昨天也没更新。今天不敢再开空调,这会儿热的正打算泡在水里不出来呢。

    这章文码的时候,脑子还不是特别清楚,可能中间有些地方语句有赘余、情节有问题,等蜗牛好利落了,脑子明白来就来捉虫。

    PS。感谢山水盆友的地雷,么么哒,爱你。

    PPS,蜗牛的强迫症……现在死活不敢看专栏页啊啊啊啊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持证上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雨过碧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雨过碧色并收藏持证上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