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持证上岗 > 第三十八章

第三十八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顾之泽没吭声,他愣愣地看着李润野搭在自己手背上的指尖,脑子里空荡荡的。

    李润野慢慢摊开手掌,轻轻握住顾之泽的手,那一点点力道让顾之泽抬起了眼。李润野的手很稳,一丝颤动都没有,顾之泽觉得自己的心跳也稳了下来。

    “师父,”他说,“我一直相信你。”

    “那能说实话么?”

    “我真的怕雷,”顾之泽说,“只是昨晚我觉得很踏实……你来了,我就不怕了。”

    顾之泽咽口吐沫,觉得自己这话说得太过暧昧,好像情话一样,但却是最真实的。他自己都有些奇怪,在那样一个雷雨夜里,自己竟然真的睡着了,没有噩梦。

    李润野仔细审视了一下顾之泽,收回了手,他眨眨眼睛,嘴角微微挑起露出一抹笑意:“之泽,我可以跟你做个交换,如果哪天你愿意告诉我实情,我也可以告诉你一件我的秘密。”

    顾之泽睁大了眼睛,这个诱惑太大了,以至于他真的考虑了一下。

    但是,对那件事的回忆刚刚开始,他就感到一阵锥心的痛楚,一时之间铺天盖地的负罪感山呼海啸席卷而来,几乎让他窒息。于是顾之泽飞速垂下眼睛,强迫自己不许再想。

    李润野的掌心清楚地感到顾之泽的手掌骤然冰冷、颤抖,他透过顾之泽低垂的发丝看到半张苍白的脸。

    李润野心疼了!

    不管是为什么,总之之泽怕打雷,怕就怕吧,还能影响社会和谐、经济繁荣不成?自己干嘛要追根究底?反正之泽说了,“你来了,我就不怕了!”终归自己以后会一直陪着他,管它打雷打闪呢!

    这么一想,李润野又有点儿小愧疚了。在这种愧疚的影响下,李润野完全没有发现自己的思维模式都发生了惊人的变化,以往的他是不会让这件事就这么稀里糊涂地过去的。他会想方设法去弄清楚,并且解决它。

    可是现在不行,看着顾之泽苍白的小脸,他心疼,他宁可把这事儿先放下以后再说。于是拽着顾之泽起来:“行了,既然不怕了,那就赶紧去把碗洗了!”

    顾之泽眨眨眼,觉得师父行事的风格越来越诡异,自己完全跟不上节奏。但尽管如此,他还是从之如流地把碗筷收拾进了厨房。

    李润野擦擦手,心安理得地拐进了书房,从电脑里把顾之泽所有的文章都调了出来,包括被自己毙掉的,这五个月下来,长长短短也有将近一百篇了。他从这其中挑出了二十篇,包括项修齐的专访和那篇没有机会发表的专题,整体编排成一个PDF,用电子邮件发了出去。

    做完了这些,他瞥一眼放在旁边的顾之泽的笔记本,星际在线游戏的页面开着,对框里一个网名叫“骐骥”的正没完没了地呼叫“小顾小顾,你什么时候才来啊!”

    李润野猜那应该是马轩,据说自从顾之泽来了,他打星际的水平日新月异。

    李润野打开房门冲厨房嚷一嗓子:“之泽,马轩叫你呢!”

    厨房里顾之泽的声音遥遥传来:“让他等会儿,笨死!”

    李润野返回桌面,饶有兴致地在对话框里说:“阿泽让你等会儿,他说你太笨。”

    “你是谁?”

    “我是他爸爸。”李润野心安理得地写道,报社里还没有人知道两个人合租的事。

    “呃……叔叔好,我等会儿他。”

    李润野大笑起来,写了一个“乖”字。

    顾之泽返回书房时,看着李润野正对着自己的笔记本乐,把脑袋凑过去一看,说:“师父,你这便宜占得也太大了。”

    “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李润野说,“也不算占你便宜。”

    “这还不叫占便宜?”顾之泽一屁股坐下,飞快地开始输密码。

    “当然!”李润野非常严肃,“等哪天我占个便宜给你看看,你就知道什么叫做占便宜了。”

    顾之泽飞快掠动的指尖停了下来,他疑惑地看看李润野,李润野带着淡淡的笑意看着他。

    顾之泽面红耳赤,他再一次怀疑,李润野是不是察觉了什么,为什么总觉得他在有意无意地撩拨自己呢?

    这种念头很早就有了,只是最近越来越强烈。顾之泽很认真地想了想,觉得师父最近虽然依旧淡漠毒舌,但是跟自己说话时变得温和甚至幽默了很多。这在要以前,简直是天方夜谭。

    顾之泽心里燃起小小的火焰,炽热光明。

    李润野敲敲顾之泽的脑袋:“别玩太晚,早点儿睡。”然后转身从书架子上抽走一本书,轻轻合上房门走了。

    那天晚上,两个人都很晚很晚才睡,一个辗转反侧一帧一帧回忆李润野最近这段时间以来的各种“暧昧”言行,一个开始殚精竭虑一步一步规划顾之泽将来的发展方向。

    既然他要做孙悟空,那自己就送他一程,李润野想。

    ***

    “同居”的生活一旦正式拉开帷幕,顾之泽就觉得自己的生活充实了很多。他习惯每天九点多起来买菜做饭,十点半的时候把李润野从床上拽起来,十一点开饭,解决掉“早午饭”,两个人开车去上班。下午的时候一个在外面风吹日晒地跑新闻,一个在办公室头也不抬的审稿子。

    一个星期后,李润野的作息时间跟着发生了变化,他会和顾之泽一起起床,然后陪他一起去超市或者市场买菜。顾之泽说的他“浪费人力”,李润野一边揉着眼睛一边说“就当早锻炼了”。晚上,李润野会在书房赶稿子,而顾之泽就会在一边上网或者打游戏,两个人各据书房的一角,谁也不妨碍谁,安安静静的,空气中有彼此的呼吸和心跳。

    有一次,顾之泽实在无聊,就跑去看李润野在写什么,李润野大大方方地把屏幕转向他,顾之泽一眼扫下去,愕然地张大了嘴。

    “师父,这是……”

    “嗯。”李润野点点头,颇为严肃。

    “师父……”顾之泽热泪盈眶,“以后我要跟着你混,跟着师父混有肉吃。”

    “你跟我一辈子?”

    “嗯嗯嗯!”顾之泽看着电脑屏幕,简直要跪了!

    满屏的英文字母,抬头款还是看得懂的:NBC。

    两个人的晚饭一般都在东熙广场吃,李润野号称要带着顾之泽吃遍全东熙,他说到做到,每天换一家馆子吃。顾之泽提议晚饭钱他和李润野AA,李润野说:“我请个小时工每月还倒挣2000元,请你吃顿饭怎么也不亏。”

    有时候李润野会叫上马轩、崔遥他们,张晓璇开玩笑地说跟着顾之泽,全热线组的伙食标准都在飞速提升。有几次李润野叫了七八个留在办公室的人一起去吃饭,大家高高兴兴吃完后AA,花钱不多还挺高兴。

    顾之泽好几次跑去拉着刘明远一起吃晚饭,刘明远只是在人多的时候会同意。顾之泽私下问过李润野,总觉得刘明远自从调走,跟大家都“疏远”了,李润野笑笑说;“感情远近也不在一顿饭上。”

    有一次,晚饭时候李润野让顾之泽去叫袁明义一起吃饭,顾之泽吭吭哧哧地说:“跟袁明义不是太熟。”

    李润野说:“熟不熟的,不妨碍一起吃顿工作餐,况且就是因为不熟才要多接触。”

    那顿饭吃的有点儿别扭,顾之泽觉得李润野和袁明义两个人说话的感觉很不自然,透着那么一股子“假”。可从那以后,李润野请袁明义吃饭的频率逐渐增多,时间久了,也就习以为常了。后来,顾之泽发现,袁明义一起吃饭时李润野倒不怎么说话了,总是自己跟袁明义聊得火热。

    顾之泽觉得这样的生活真好。

    每天能看到平时英明神武冰冷毒舌的师父顶着一脑袋的鸡窝,睡眼迷蒙跌跌撞撞地走进浴室,等出来时就跟变身了一样。

    每天别管自己做什么吃食,师父都非常给面子地扫荡干净。有一次,顾之泽想试探一下李润野,于是做了牛肉面。为了以防万一,他还偷偷熬了皮蛋瘦肉粥,买了一笼小包子。可是李润野面不改色地吃完了一碗面,一抹嘴说:“牛肉面太麻烦了,下次别做了。”

    当然,这些都不是最让顾之泽高兴的,最让顾之泽高兴的是,这是他过得最安稳的一个雨季。只要下雨,李润野必定“加班”。他会在客厅开一盏暗暗的小角灯,然后在笔记本上打文章。这时候,书房的房门总是开着的,顾之泽躺在床上,看着从门口洒进来的晕晕的灯光,听着隐隐传来的噼啪打字声,觉得异常安稳。

    有时候他也奇怪,窗外的雨那么大,伴着电闪雷鸣,敲击键盘的那点儿轻微的声音他为什么就能听得那么清楚。

    今年的雨特别多,一周总有四五天在下雨,几乎每天顾之泽都是这么听着敲击键盘的声音睡着的。有时候半夜一道炸雷滚过,用不了多久,他会就听到房门极轻地被推开,朦胧间一个身影在门口站一会儿,然后又悄悄离开。

    顾之泽会在黑暗中不自觉地笑开颜,他快乐又苦恼,自信又恐惧。他越来越相信,李润野应该也是喜欢自己的吧,至少在他的眼里,自己是不一样的吧。可每次这个想法一冒头,自己就担惊受怕辗转反侧,顾之泽真正体会到暗恋一个人是件多么幸福又糟心的事儿!

    月底的一个周五下午,正在外面跑新闻的顾之泽接到李润野的电话,让他先回家去,说是一会儿“有客人要来”,顾之泽挂断电话就跳上了回家的公交车。

    李润野居然会有客人?这太惊悚了!

    而且这个“客人”看起来应该跟李润野非常熟悉,能直接登门的那种。顾之泽全身的好奇因子都燃烧起来了,他飞速地冲回家去,煮了一壶凉茶等着。

    六点半的时候,敲门声响,顾之泽打开房门时看到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微胖的身材,满头的浓发梳偏分,方方的下巴,带一个方框的眼镜,笑起来眼睛都看不到。顾之泽觉得这人好眼熟,一定在哪里看到过。

    来的人是刘念,一进门就开始跟顾之泽抱怨,李润野的言而无信啊,这个城市的交通啊,飞机的不靠谱啊,等等。

    顾之泽客气地摇摇头,心说我干嘛要知道你是谁?

    刘念说:“我跟李润野认识很多年了,老交情了!八月底的时候这东西说要帮谁审完一个专题然后去我那儿休个假,我都帮他联系好宾馆了结果他放我鸽子,所以我过来看看这货忙什么呢?”

    顾之泽讪讪地笑,忙什么?李润野貌似从八月份到现在一直在忙他的事儿。

    刘念上下打量了一圈儿顾之泽,说:“这么说,你跟李润野合租?”

    顾之泽供认不讳。

    “真不容易,”刘念啧啧称奇,“居然有人更跟他过到一起去!”

    顾之泽表示不解。

    “你不觉得那人特矫情么?”刘念问。

    “没有!”顾之泽果断摇头,“从来没觉得,我觉得师父这人特别好!”

    刘念眯着眼睛笑了,目光中透着了然和戏谑。

    顾之泽张嘴说瞎话的时候没脸红,这会儿面对刘念的目光倒是脸红了。

    “其实,我一开始也觉得他有点……嗯,难相处,后来发现他真的很好,他做的那些其实都是在帮我。”

    刘念挑挑眉,忽然天外飞仙地问一句,“你为什么会想起来写一篇暑期辅导班的专题?”

    顾之泽立刻尴尬起来,没想到师父居然连这都跟人说了。

    “那个专题其实是崔遥拟的,我只是修改了一下提纲而已。”

    “可是我听说你是把原提纲整个推翻了重新拟的,角度非常好,直击社会热点而且剖析得相当深刻。”

    顾之泽自打上班,各种含沙射影言辞刀锋听得多了,习惯了讽刺和批评,冷不丁听到一个人这么直白地夸奖自己,这有种恍然隔世的感觉。于是立刻把刘念引为知己,恨不得立刻结成忘年交,跟前要有杯酒都能义结金兰了。

    所以,等李润野把手头的版面扔给袁明义,自己赶回家的时候,就看到刘念笑吟吟地坐在沙发上,端着一杯凉茶看着顾之泽在那里唱念做打,声泪俱下地控诉李润野的种种“挫折教育”。

    “八戒,”李润野淡淡地说,“你应该有点儿寄人篱下的自觉性。”

    顾之泽立正站好,“师父,我一直在说您教育得法,春风化雨来着。”

    刘念点点头:“润野,你在阿泽跟前已经是金蝉子了,距离成神一步之遥。”

    李润野满意地笑了,招呼两人一起去吃饭。

    刘念说干嘛出去吃?在家做点吃不就好了?

    李润野冷冷地说:“你做?”

    说完带头往外走,顾之泽楞从这句冰冷的话里听出了无限温暖。

    三人驱车去了美食街,随意捡了间馆子就进去了,刚点完菜顾之泽就接到了林新宇的电话,他打声招呼走出去接听。

    林新宇跟顾之泽四年上下铺,两人好得穿一条裤子都嫌肥,他曾经宣称,跟顾之泽除了“不共床不共妻”其他的都可以“共”。当初所有人都劝顾之泽去考研,顾之泽压力大得要命,只有林新宇不劝,他对顾之泽说:“虽然我觉得你也应该考研,不过既然你都想清楚了,我也不拦你。”

    为此,顾之泽很感激他。

    林新宇跟顾之泽说,下周他的一个大师兄回来看老师,大家一起聚聚,想要顾之泽一起来。

    顾之泽诧异地说:“我又不认识他,干嘛去?”

    林新宇恨铁不成钢地说:“你不认识他难道也不认识我?再说,王老板现在还对你念念不忘,你来了他肯定也高兴,大家一起吃顿饭很快不就熟了?”

    “我为什么要跟他熟?”

    “啧啧,”林新宇叹口气,“怪不得你师父忍不了你,你果然蠢得像猪一样!我那个大师兄如果不是个‘人物’,我干嘛介绍你俩认识?那哥儿们在新华社,懂么!新华社驻中东的总瓢把子!”

    “中东?”顾之泽觉得中东和安宁市的距离其实倒也不算太远,大概也就七八万光年吧,比地球到月亮的距离近多了。

    “猪头啊!”林新宇几乎嚷起来,“甭管中东中西,总之这哥儿们是个牛人,很牛的那种,认识个牛人至少能当个显摆的资本吧!总之,下周五,你必须给我滚过来!”

    说完,林新宇啪地挂断了电话。

    顾之泽揉揉耳朵,嘟囔着走回餐厅时,惊悚地发现李润野居然在喝酒。

    完了!顾之泽悲鸣一声。

    作者有话要说:坏消息是我还在发烧,低烧,每天体会着温水煮青蛙的感觉;好消息是目测我下周能回复日更。

    各位粽子节快乐

    如果我后天没更新,那一定是被强迫症逼死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持证上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雨过碧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雨过碧色并收藏持证上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