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持证上岗 > 第四十一章

第四十一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四十一章

    顾之泽很快就陷入了极深的睡眠中。李润野等了一会儿,感觉他睡熟了才蹑手蹑脚地出去。他拐进书房,直接就给那个相熟的心理医生打电话。

    叶琛是资深心理医生,他俩的相识有点儿狗血。当初叶琛在酒吧看上了李润野,想要勾搭一下,结果被李舸用两杯红酒给泼了回去。叶琛不住地叫屈,说自己勾搭的时候就不知道李润野是有伴儿的,李舸非常不客气地冲他挥挥拳头。后来还是李润野看不下去了,觉得叶琛的确是无妄之灾,于是出面赔了衣服。后来因为李舸的断然离去,李润野有段时间心理状态很不好,辛奕给推荐了个心理医生,结果李润野推门进去的时候,两个人都呆了。

    这么一来自然也就熟了,叶琛知道李润野回复单身很是兴奋了一阵子,但是李润野明白无误地拒绝了他,理由是“没感觉”。叶琛这人不纠结,做恋人没感觉,尝试着做朋友也行,所以这两个人的医患关系一直保持得非常好。

    叶琛接到李润野电话时颇为紧张,听李润野说完后,他踌躇了一下说:“你那个小朋友对车的恐惧感比较好解决。用‘系统脱敏法’就能治。找个他信任的人,陪着他,让他逐渐接触车、尝试着开,虽然时间会久一点儿,但是效果不错。

    “雷雨天嘛,其实雷雨不重要,重要的是车,第一个问题解决了,雷雨天的问题也就解决了。

    “现在麻烦的是他对他父母的愧疚,还不仅仅是他母亲过世的问题,这里面还牵涉了他姥姥姥爷的态度……哎,润野,哪天带他来我这儿看看吧,这个个案太有意义了。”

    “滚!”李润野冷冷地说,“他不是小白鼠。”

    “我是个医生,没有看到病患你让我怎么治疗啊!”叶琛嚷了起来,“我得跟他聊聊,深入地开导他一下,否则我没办法提出意见啊。”

    李润野想了想说:“等他情绪稳定下来,我跟他说说。”

    挂断了叶琛的电话,李润野又给顾之泽的父亲打电话。他没敢隐瞒这事儿,但是避重就轻地只说顾之泽因为学车情绪很不好,顺便告诉顾云森,顾之泽今晚可能回不了家了。

    顾云森在电话里沉默了半晌,说:“润野啊,我知道阿泽的心病,我劝过他,也跟他解释过。可你看,这个孩子就是这样的性格,他表面上总装的高高兴兴,可是心里的那点苦跟谁也不说……自从他母亲过世,他一下子就懂事了,我再也没听过他提什么要求,抱怨什么……可他怎么就不明白,只要他高兴了,我就高兴啊……”

    李润野沉默了一会儿,安慰了顾云森几句后放下了电话。他轻轻地回到卧室,顾之泽睡得很熟,他坐在卧室一角的椅子上,在一片昏暗中看着床上那个微微隆起的身影陷入了深思。

    不知过了多久,顾之泽醒了,他一动不动地躺着,红肿的眼睛难以睁开。他也懒得动,就这么躺着,脑子里乱哄哄,头疼的很。

    坐在墙角的李润野忽然觉得空气在流动,好像是顾之泽的眼睫煽动了一室的气息,他相信他的八戒醒了。轻轻走到床边坐下,李润野把微凉干燥的手掌覆在顾之泽的眼睛上:“醒了?”

    顾之泽喉咙肿胀,只是点点头。

    李润野抽起枕头垫在床头,把顾之泽抱起来靠着坐好,再拿过床头的一杯温开水说:“你把这个喝了。”

    顾之泽闭着眼睛接过杯子,是蜂蜜水,里面有淡淡的槐花香。

    李润野去包了一把碎冰块,压在顾之泽的眼睛上:“我去把窗帘拉开好不好?”

    顾之泽点点头,不一会儿就感觉有光亮泼洒进来。喝完一大杯蜂蜜水,干涩肿胀的喉咙觉得好多了,顾之泽慢慢想起自己上午的那场崩溃,脸红了。

    李润野饶有兴趣地看着八戒渐渐红胀的脸庞,他的眼睛上还压着一包冰,但是李润野相信,如果这时候顾之泽睁开眼睛,那神情一定很有趣。

    过了很久,李润野把冰拿开,说:“睁开眼睛试试。”

    顾之泽慢慢地睁开,从一团晃动的光斑中逐渐勾勒出李润野的容貌。

    “师父……”顾之泽垂下眼睛,不知道该说什么。

    “嗯,好多了,”李润野把冰块放到一边,坐到顾之泽的身边,露出一抹狡黠的笑容说,“记不记得我说过,如果你肯说实话,我可以跟你交换一个秘密。”

    顾之泽点点,看着自己仍然在微微颤抖的指尖,觉得心脏抽紧了。

    李润野伸手把顾之泽的手掌裹进自己的掌心,满足地感受着顾之泽瞬间绷紧的肌肉。

    “之泽,我大四的时候认识了一个人,他大三,我俩几乎是一见钟情……”

    李润野觉得顾之泽的手急速变冷,微微往外挣脱着,于是他更紧地攥住,拇指指尖安抚地摩挲着顾之泽的手背。

    “但是我知道家里肯定是要反对的,就想等时机成熟了再说。我俩很相爱,他大学毕业时我俩决定同居,于是我去跟家里摊牌。这事儿简直要把我父母气疯了,他们劝了我整整半年,终于双方都烦了……

    “有一天,我那个恋人对我说,他想见见我父母,于是我把他带回家。他用了一切方法来向我父母解释我们是真心相爱不会分开,但是无论如何也不能说动我父母……于是他干了一件我都没想到的事……

    “那天,他在身上揣了把弹簧刀,当着我父母的面说:‘叔叔阿姨,我真的很爱润野,我可以证明给你们看’,然后他把那把刀捅进了自己的腹部。

    “我们都吓疯了……我抱着他,拼命地去捂那个伤口……我姐姐在打120,我父母在打110……家里一团糟……街坊四邻一下子都跑来看热闹。

    “后来……我父母同意了,但我知道其实他们是被迫的,因为那天我表现得恨不得也要捅自己一刀!当父母的都宁愿自己委屈死也不能看着儿女受苦受难……所以我们赢了。”

    李润野说到这儿,声音有点儿发梗,他紧紧攥着顾之泽越来越凉的手,鼓起勇气继续说:

    “我父母明确地告诉我,这个人性子太烈,太过执着,做事决绝不留后路,完全不适合我,但那时我根本听不进去……这事儿闹的太大了,渐渐的我父母单位里就有人闲言碎语,我父母一辈子要强,这种议论简直就是在他们心上又插了把刀。我呢,守着那个人,继续当我的记者,自认为是爱情的斗士

    “终于有一天,我自以为是地写了篇言辞激烈的社论,造成了极大的麻烦。因为其中盘根错节的关系,我不得不辞职,而我的父母也受到了牵连。这时,又有人把我‘仗势欺人’,‘作风不正’这件事搬了出来,父母终于承受不了压力,提前退休了。

    “我和我的恋人搬来安宁市,想重新开始。最初一切很顺利,但是很快地我就发现一旦我们真正生活在一起,之间就有不可调和的矛盾。他就好像一台永动机,从来不知道什么是停靠,他要的生活必须时刻有激情、有新意,平淡对于他来说是致命的。只要他兴起,我必须放下一切陪着他,哪怕半夜去海里游泳也得陪着,然后把他送回家,自己换身衣服直接去上班。即便如此,他也会抱怨我不能陪他睡个懒觉……我渐渐地跟不上他的节奏,我们之间产生了裂痕,爱情就在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中消磨殆尽。直到有一天他说他要走,否则一定会死在这里;而我也很累……所以我们分手了。”

    李润野松开手,手指抚上顾之泽的下颌,轻轻地把他的脸抬起来:“我的秘密说完了,你看,当年我父母的预言全都应验了,他真的不适合我。”

    漫长的一个故事,顾之泽只抓住了一个要点:“你们……分手了?”

    “分了快两年了。”

    “不能重归于好?”

    “不能!”

    顾之泽心里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

    李润野说:“知道我想告诉你什么吗?”

    顾之泽摇摇头

    “我想告诉你,每一个人都会犯错,而每一个错误都不可能挽回,无论大小。我们能做的就是弥补对方受到的伤害,然后让自己更强,永远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

    李润野的拇指轻轻滑过顾之泽的脸颊,他说:“我的错误在于太过冲动,自以为是,最后伤害了我的父母,也伤害了我们自己。现在,我愿意努力去弥补我犯下的错误,你呢?”

    “我……”顾之泽嗫嚅着,“我不知道该怎么做?”

    “我也不知道,”李润野坦白地说,“所以我们慢慢来,每天努力一点,让自己变得更强,让家人放心,然后创造条件让家人更快乐。总有一天,我们可以让快乐多过痛苦,让伤害被幸福覆盖。”

    “那……你以后会不会回到你父母身边?”顾之泽问。

    “会!”李润野顿了一下,带着笑说,“但那是‘以后’,我现在还没脸回去见他们。我需要有人能给我足够的勇气和信心,陪着我一起回去面对我的父母;我需要当我再一次站在我父母面前时,我能骄傲地说:‘这是我的爱人,我们在一起很久了,这次我有把握我们会一直幸福下去。’”

    顾之泽完全迷失在李润野深邃的眼睛里,心跳乱了节奏,愣了一会儿后他问:“你父母……为什么那么反对你们在一起?”

    “因为那个人,”李润野露出非常温暖的笑容,说,“是个男的。”

    顾之泽慢慢瞪大眼睛,流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他的眼睛里有新的光彩绽放出来,亮晶晶的,让李润野的心跳也跟着加快。

    “师……师父?”

    “之泽,”李润野轻轻勾动手指,顾之泽循着那一点点细微的力道无意识地慢慢向前倾过来。

    “记不记得我跟你说过,”李润野说,他温暖的鼻息拂过顾之泽的鼻尖,痒痒的,“我说,我这人无利不起早。”

    “记得。”顾之泽喘了口气说,他的眼睛花成一片,已经看不清李润野的面容了——这个距离实在太近了,近到……几乎可以吻到他。

    “所以,你现在搬家还来得及哦。”李润野说。微微颤动的嘴唇若有若无地扫过顾之泽的唇,两个人的呼吸纠缠在一起,灼烧了空气。

    “搬……家?”顾之泽喃喃地重复着,“为什么?”

    “因为……”李润野把唇虚虚地印在顾之泽的唇上,让每一个字都能流进顾之泽的唇齿间,“因为……你师父我可不是唐僧,我吃荤的,大荤!”

    顾之泽屏住了呼吸。

    “搬么?”李润野稍稍用力,把唇压在了顾之泽的唇上。

    顾之泽果断地摇摇头。

    李润野满意地笑了,他伸出手,把顾之泽圈进怀里紧紧抱住,毫不犹豫地吻上去。

    顾之泽心里那一团郁结瞬间灰飞烟灭,他抽出手揽住李润野的脖子,让自己更紧地和李润野贴合在一起。

    敞开自己的唇齿,让对方彻底占有;敞开自己的心灵,让对方成功入驻。

    顾之泽第一次知道,仅仅是接个吻,就能让人神魂颠倒。他觉得自己必须再揽紧一点儿,否则说不定会漂浮到天花板上!可奇怪的是,为什么身体轻飘飘的,心里却满满的,沉甸甸的,从未有过的踏实和满足。

    顾之泽很快就没有精力去想这个问题了,他全身的神经都被都李润野的唇舌牢牢缠住,只能感受到他的温度和力道,还有甜蜜的,充满草原清新的味道。

    清冽、带着一点点青草的味道。

    顾之泽觉得那气息就是他的氧气,他必须努力地多吸入些才能维持生命,他控制不住地用力,整个人攀上李润野的肩背,努力将这个人据为己有。

    李润野无声地笑,他放慢了动作,慢慢地抚摸着顾之泽的背。把自己的舌尖交给他,任由他抿紧吮吸,耐心地等着顾之泽平静下来。

    顾之泽气喘吁吁地离开李润野的唇,喃喃地问:“师父,我们……”

    “嗯,”李润野点点头。

    “那……”顾之泽结结巴巴地说,“以后……”

    “以后你是我徒弟、室友兼男朋友,有意见么?”

    顾之泽拼命摇头。

    “很好!”李润野满意地说,倏地低下头攫住顾之泽的唇。这是一个成熟男人的吻,没有什么力道,全靠技巧。一点点舔舐,一点点吸吮,轻柔得好像蝶翼的翕动,深情得好像大海的怀抱……

    顾之泽的灵魂就这么飞到了天花板上。

    作者有话要说:太虐了,居然最后是用手机更新的!我恨抽疯的后台!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持证上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雨过碧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雨过碧色并收藏持证上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