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持证上岗 > 第四十四章

第四十四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顾之泽组织的见面会最终参加人数为四人,三缺一的时候顾之泽想起了林新宇,于是饭桌上出现了两两对坐的局面。

    李润野淡定自若的招呼服务员拿菜单酒水单,林新宇和杨思宁交头接耳嘁嘁喳喳地议论:今天李润野为了配合顾之泽,特地穿了修身的衬衣搭配牛仔裤,外面罩一件羊绒的短大衣,简约且充满了活力。从外观上看,本来挺帅气的顾之泽成了陪衬的绿叶,再考虑到李润野的职位和经济基础,林新宇看向顾之泽的眼神明显发生了变化,现在在他眼里,顾之泽基本已经等同于牛粪了。

    李润野对服务员交代完菜单以后,林新宇咳嗽一声说:“嗯,那个李主编……”

    “你们叫我李润野就好。”李润野客气地说。

    “李润野,”林新宇语重心长地说,“我家阿泽……从小脑子就不怎么好……哎哎哎,阿泽你别打我啊,听我说完……哎呦!”

    李润野把张牙舞爪的顾之泽抓回来按在身边坐好,颇为诚恳地说:“没关系,我知道他脑子不好使。”

    顾之泽啪地一拍桌子:“李润野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我不嫌弃你!”李润野看看顾之泽的脸色,觉得老婆还是要哄好的,所以决定给足他面子,又补了一句,“你再笨我都爱你。”

    顾之泽傲气地哼一声,眼睛晶亮有着说不出的满足,但是脸色却越来越红。

    林新宇啧啧叹着气,阴阳怪气地说:“秀恩爱死的早啊,注意点儿影响,这儿还有俩单身的呢。”

    杨思宁这是第二次见李润野,在她心目中,李润野应该是个冷漠且高傲的人,虽然她说不反对顾之泽的选择,可内心还是认为李润野不适合顾之泽。抛除性别的因素,李润野太高傲刻薄,而顾之泽又很要强,这两个人在生活中如果遇到什么矛盾,吃亏的一定是顾之泽。

    杨思宁和顾之泽虽然分手了但是情分还在,散买卖不散交情的结果就是杨思宁时时刻刻都担心自己的“哥”被神经病拐走卖了还帮人数钱,于是她对李润野便多了几分提防和审视,话里话外总带着几分刺探甚至挑衅。

    林新宇跟顾之泽睡了四年的上下床,早在顾之泽一个星期打五个电话跟他抱怨李润野“蛇精病”的时候就感觉有些异样了,总觉得顾之泽太过关注李润野了,这种关注甚至已经超过正常的同事关系,而这会儿窗户纸挑破了,他也就认了。林新宇深知顾之泽脾气拧,打定了的主意九头牛也拉不回来,所以从来就没想过要劝他什么,他唯一担心的就是这小子“蠢萌蠢萌”的,别着了李润野的道儿。可目前看起来……好像是李润野着了顾之泽的道儿,要不精明成这样的李润野怎么也不能看上顾之泽啊。

    李润野用了两分钟来判断了一下席面上的局势,然后迅速选定了主攻方向。他专注地、微笑着回答杨思宁话里带刺儿的问题,忙里偷空还给顾之泽剥了一只螃蟹。顾之泽甩着两只手找餐巾纸的时候,他混若无事地把顾之泽的手拖过来用纸巾一点点擦干净;顾之泽面前的杯子里永远有水,碟子里永远有剔干净的肉,所有的菜色都循着顾之泽的口味来……

    李润野绝不回避任何问题,从年龄到工作,从住房条件到月收入,从兴趣爱好到吃饭口味,所有的问题都耐心解答。一开始林新宇和杨思宁问问题还是出于对顾之泽的关心,到后来就完全成了八卦。顾之泽坐在一边越听越是冷汗流,他觉得李润野一定是处于暴走边缘了,随时会拍案而起或者毒舌反击。可让他惊讶的是,李润野从头至尾面不改色,始终温和地问答着各式诡异问题。

    于是一餐饭吃完后,林新宇和杨思宁都改口管李润野叫“哥”,顾之泽在糊里糊涂的时候成了他们的“嫂子”。

    杨思宁摆摆手:“李哥你真不用送我,我跟小林走就行,你赶紧带阿泽回去吧,他的脸色可真难看!”

    林新宇打着饱嗝对李润野说:“李哥你跟嫂子回去吧,我打车顺路送思宁……唉哟,嫂子你怎么打人啊。”

    李润野跟他俩告别后,抓着顾之泽的手把他塞进副驾驶,等车子开上环路时,李润野放开变速杆去拉顾之泽的手:“怎么,生气了?”

    “我才不生气!”顾之泽笑得见牙不见眼,“你都不知道我有多高兴!”

    “高兴?”李润野抽空瞥一眼,发现他家八戒真的笑得很开心。

    “当然高兴了!”顾之泽跟李润野十指交叉地握着,“思宁和林新宇是我最重要的朋友,他们那么喜欢你,一点儿都不反对我们在一起,我当然高兴了!”

    “你不介意他们叫你‘嫂子’”

    “叫叫又不会少块肉,哼,他们嫉妒我!”顾之泽特别傲娇地扭过头去。

    李润野被这句话瞬间点燃,他手上一使劲儿,死死地攥住顾之泽的手,连转向灯都没打就直接把车开到应急车道去了。环路的一侧是绿化带,种着高高密密的灌木林,在夜幕中投下巨大的阴影,黑色的车子隐在其中几乎看不清楚。

    李润野打开双闪,踩下刹车,直接就把车停到了应急车道。

    “哎,干嘛停车……哎,你干嘛?”

    李润野没有给他再发问的机会,隔着变速箱把顾之泽抱进怀里,准确无误地吻上去,舌尖带着炽热的火焰,丝毫没有给顾之泽留下喘息的余地。

    顾之泽悲叹一声,觉得自从这层窗户纸挑破以后,李润野就好像变了一个人,浑身每一个毛孔都闪耀着“闷骚”的光芒。从前觉得李润野高冷的不行,现在觉得这人简直就是自带电热毯的,还是那种动能发电的,挥挥手就能浑身发热地贴上来,让自己也跟着从里到外皮焦骨烂。

    “师……师父,”一吻结束,顾之泽喘口气问,“你这是又……怎么了?”

    “没事!”李润野坐回驾驶位,打个左转向踩下油门,车子又平稳地滑了出去。

    顾之泽摸摸滚烫的脸颊,幸福地嘟囔一句“神经病!”

    ***

    很快,顾之泽就正式进入节目组了。

    “山高水长”这个剧组成员不多,但个顶个都是楚州电视台的精英,编导班底极为雄厚,派出来的主持和记者都是重量级的。顾之泽混在这个队伍里瞬间沦为龙套的龙套,基本上连插嘴说话的余地都没有,他每天的工作就是拿着个笔记本旁听编审会,然后在人家拉采访大纲的时候乖乖跟着记笔记。每天例会结束后,他会找个犄角旮旯整理笔记,把所有的问题逐条列出来,自己琢磨不明白就追着节目组的人讨教。在闲暇时,他主动担任场务的工作,端茶递水打扫卫生,搬器材找服装调灯光,凡事他能帮一手的绝对二话不说撸袖子就上。剧组计划在两周之内采访五个人,平均下来三天一个,这个采访任务相当的繁重,所有人被拆分成两个小组,顾之泽被编入B组,整天忙得晕晕乎乎。

    这天顾之泽照旧一大早捧着小笔记本坐在会议室的角落里列席,听着听着赫然发现最后一期的采访对象居然是赵梓湘!顾之泽两眼刷刷地开始放光,觉得自己的机会到了。果然,组长在会议上开始抱怨采访的艰难,赵梓湘最近几年一直处于隐居状态,等闲不会出来抛头露面,节目组的采访计划一直没有得到对方的首肯。

    在座的一筹莫展。

    顾之泽颤颤巍巍地举起了手,众人的目光齐刷刷地投过去,第一次发现旮旯里还坐着这么一个人!

    “那个……我可以试着去联系一下。”

    “你是谁?”

    “我是见习的,我是Z大毕业的。”

    B组组长本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想法把这个“不可能的任务”交给了顾之泽。

    顾之泽首先跑去找李润野,李润野冷笑着说:“我记得杨思宁曾经说过,赵梓湘哭着喊着要收你当关门弟子!”

    顾之泽挠挠后脑勺假装自己没听见,他非常谄媚地问家里还有没有好茶叶,打算去走走王家坤的门路。李润野敲着顾之泽的脑袋说:“你猪头啊,同样的招怎么能用第二次!”

    “为什么?”

    “上次你不过是去吃顿饭,送人罐茶叶不算突兀;这次你是求人办事去的,再拿罐茶叶这性质就不一样了,鲜格格的你这算行贿还是干嘛?所以你最好是事后再送人点儿什么。”

    “那……我不好意思开口啊。”顾之泽恍然大悟的同时开始挠头。

    “去找林新宇!”李润野说。

    于是顾之泽“曲线救国”地绕了偌大一个圈,终于敲开了王家坤的房门。严格说起来,王家坤还是赵梓湘的学生,所以这辈分论起来就是徒孙想拜托师父走走师祖的门路。王家坤沉吟了一下,答应帮顾之泽“问问看”,顾之泽拿出浑身解数好好顺了顺王家坤的毛,把老爷子哄得心花怒放,一张老脸都快笑成盛开的菊花了。

    顾之泽回到家就把自己钉在了电脑跟前,先是百度了赵梓湘的所有资料,然后跑到官网的校史馆里把赵老的丰功伟绩全划拉了一遍,最后去校园的论坛上发了个求助帖,广泛征集赵梓湘教书时候的事迹。

    拉采访大纲这事儿其实根本轮不到顾之泽去做,但是他想这没准儿是个机会,毕竟相对于其他人,自己更方便收集赵梓湘的相关资料。这个想法得到了李润野的大力盛赞,于是连续几个晚上,这两口子挑灯夜战,把一个采访大纲翻来覆去修订了无数遍。

    采访这种学者巨擘,常规套路无非就是谈谈自己的成长经历,谈谈目前的业界现状,然后再展望一下未来,说来说去以歌功颂德为主。顾之泽也照着这个思路走,前后拉出了三份采访大纲,结果被李润野毙得一点儿生还的机会都没有。

    李润野认为,采访赵梓湘这种人根本就不能按套路走,他本人就是新闻圈儿的泰斗,你在他跟前挖坑设套简直就是“作”,想要采点儿真东西出来必须出其不意!顾之泽趴在书桌上啃键盘,觉得自己的脑细胞快要死绝了。

    李润野说:“你胆子得再大一点儿,你得这么想,反正你不过是个跑龙套的,就算出了什么事儿也轮不到你担责任。”

    顾之泽想了想,觉得师父说的有道理,于是胆大包天地拉出一份大纲来。采访大纲劈头第一组问题就是:您觉得你最失败的地方的是什么,而这组问题中的第一个设问环节就是关于赵老在文|革期间受冲击时,和武斗队的学生之间发生的矛盾冲突。这几个问题是顾之泽在校园BBS上采来的,得到了王家坤的印证,他相信这组问题会让赵梓湘迅速沉浸在对往事的回忆中,而采访者也能够更好地展开进一步的采访。

    李润野拿着这份采访提纲斟酌了半晌,动笔改了几个问题后对顾之泽点点头。顾之泽兴奋异常地把修改后的提纲打印出来准备第二天提交给编审组。李润野拦住了顾之泽问:“你们组长有没有留电子邮箱?”

    顾之泽诧异地点点头。

    “你先把提纲发一份到你们组长和主持人还有主笔记者邮箱里。”

    “干嘛?”顾之泽一边诧异地问,一边打开邮箱上传附件,“我明天直接给他们多省事啊。”

    “让你传就传,哪儿那么多问题!”李润野淡淡地说。

    第二天一大早,顾之泽接到了王家坤的电话,老爷子得得瑟瑟地表示自己很“轻松”地就做通了老师的工作,采访被安排在下周的周四。顾之泽把自己的语言表达能力发挥到了极致,使劲浑身解数吹捧了一下王老头,老爷子颇为骄傲地说:“当初让你小子来我这儿你不来,早晚有你后悔的一天!”

    顾之泽声泪俱下地表示自己已经后悔了。

    顾之泽在第一时间就跑去节目组报告这个好消息,组长欣喜若狂地几乎要扑上来啃他两口,瞅着组长这么高兴,顾之泽又把自己拟好的提纲递了上去。组长很随意地接过来,漫不经心地扫了两眼后立刻坐不住了,他迅速复印了提纲,并且把全编审组的组员召集来了,大家人手一份逐条审阅,顾之泽照旧坐在那个旮旯里焦虑地啃指甲。

    事实上他是很有信心的,毕竟这份提纲是李润野审过的,两个人逐条修正过的。但是介于传统纸媒和广电媒体的区别,新闻采访和人物专访的区别,他还是有些紧张,觉得自己和师父这算是“跨界”,搞不好会出现专业性错误……

    揣着这种忐忑,他几次三番想给李润野打个电话,仿佛这会儿听听李润野的声音便能得到莫大的安慰和肯定。终于,半个小时后组长抬起头来从旮旯里把顾之泽抠了出来:“小顾啊,这份提纲拟得很好啊。”

    顾之泽谦逊地笑,心里爽歪歪。

    “你怎么才拿出来呢,这还藏私啊?”组长笑眯眯的问。

    “我昨天夜里才拟好的,因为太晚了所以就没打扰您,不过我已经发了一份提纲到您的邮箱里了。”顾之泽客气地说。

    组长沉吟了一下告诉顾之泽他这份提纲被采纳了,稍作修改就可以用,节目会按照要求付给他一定的稿酬。顾之泽其实对那几百块钱的“稿酬”并不以为然,他在意的是自己的提纲能不能用,自己有没有这个能力,所以对这个结果还是十二万分满意的,他想今晚回去要跟李润野庆祝庆祝,吃顿好的!鉴于自己挣了笔“外快”,这顿饭必然要请客。

    顾之泽兴高采烈地给李润野打电话报告这个好消息,李润野在高兴之余提醒顾之泽:“那几百块钱倒是无关紧要,重要的是,你得去跟组长确定一下是否要采用这份提纲,如果用你可以要求署名权的。”

    “什么署名权?”顾之泽问。

    “采访署名权,节目播出后应该在字幕部分署上你的名字,这将来就是你的资历。”

    顾之泽挂断电话转过头去找组长谈,组长拍拍他的肩说:“你放心,我们那么大一个电视台还能占你的便宜么?如果我们最后采用你的采访大纲,就一定会署名的。”

    顾之泽放心了,开始琢磨今晚吃什么的问题。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依零的雷雷,么么哒

    说好要日更的,可是蜗牛不争气地肺炎了,昨夜去挂的急诊,一直在打点滴,存稿箱里还有八千字,但愿可以支撑到我病好,对不住各位等文的朋友。

    另外嘱咐大家一句,空调真的要少吹啊,公司的中央空调如果太冷就要加件薄外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持证上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雨过碧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雨过碧色并收藏持证上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