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持证上岗 > 第四十五章

第四十五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对赵梓湘的采访如期进行,顾之泽扛着沉重的收声话筒立在房间的一个角落,主持人是楚州电视台的当家花旦,她风姿绰约地坐在那里问出第一个问题。

    顾之泽当时就傻在那里!

    这个问题不对,这不是他拟写的采访大纲!

    他有些慌乱,手中的几米长的话筒杆轻轻颤动了一下,招来了导演的白眼。顾之泽定定神,重新站稳,他强迫自己认真地听下去。

    不对不对,这份大纲根本不对!

    顾之泽很快就听出了问题,主持人的设问思路是完全按照自己拟写的大纲来的,但是具体问题做了大幅度的调整。如果听众是个外行人,根本就听不出来现在的这份采访大纲是从自己的大纲上脱胎而来的。这就好像一个作家,苦心经营构思了一个引人入胜的故事,而有人把整个故事的大纲拿来,再加上几个无足轻重的人物,改上几句台词,换个题目就成了“原创”!

    糟心的是,这个故事,原作者要怎么证明它是出于自己的手笔呢?

    顾之泽的心里翻江倒海,委屈到了极致!他可以面对自己的大纲被弃用,但却无论如何也面对不了这种“隐性抄袭”。他想起那几个晚上,自己和师父天天熬到凌晨两三点钟,打印出来的各种参考资料有好几百页纸,翻遍了校史馆里的每一条资料;为了BBS上一条似是而非的线索,要打出无数个电话求证……

    所有的这一切都是三天的时间内完成的,自己每天累得头晕眼花,而李润野夜夜陪着他扫资料,白天还要去报社上班,每天的睡眠时间压缩到三四个小时,以至于李润野的胃病复发,夜里疼得冷汗直冒……

    除了这些,那份提纲里也寄托了顾之泽一些小想法:作为一个新闻从业人员,他非常清楚在当今这个社会,大部分纸媒最终会走向没落。转型是每一个记者和编辑都需要考量的问题,比如李润野,他一直都是几家大型时政类报刊的特约撰稿人,他有时还会给BBC、NBC等国际新闻媒体写稿,这些甚至构成了他的主要经济来源;比如马轩,依仗他的摄影技术他可以非常顺利地转投任何一家杂志或者网络媒体;再比如刘明远,省报“觊觎”他已经很久了,他随时可以跳过去……

    可是自己不行,初出校门愣头青一个,只是全凭运气好直接就杀到了《晨报》,人品大爆发才赶上李润野这么一个老板兼男友,自己总不能靠着这个“运气”过一辈子吧,就算李润野不介意,可是……

    顾之泽的梦想是有一天能回到天河里当他的天蓬元帅!

    终有一天,他可以以同样的姿势和骄傲站在李润野身边!

    顾之泽本以为,这次采访会是一个好的开始。

    他忍着一肚子的问题和委屈,坚持站到了节目录制结束,在帮着灯光师摄影师收拾完器材后跟车回到了剧组下榻的酒店。顾之泽稳定了一下心神,直接就敲开了组长的房门。

    事实上顾之泽知道,即便自己打上门去也于事无补,这种事情在各行各业都不鲜见,没有出头的新人通常都是当炮灰的,有不少大手的背后甚至有个“代笔班子”,自己不过行业内的又一个牺牲品。可是顾之泽咽不下这口气,他要为自己讨个“说法”。

    组长给了他这个“说法”——我们从你的大纲中的得到了“启发”,节目组非常感谢你做出的“贡献”,你帮助我们联系上了赵老,还帮我们组织了很多材料,鉴于你的贡献,我们可以向上级申请付你一定的酬劳……

    顾之泽静静地听完,问道:“我可以不要酬劳,我想申请署名权。”

    “可是……”组长故作为难的挠挠头皮,“你并没有参与拟定大纲啊,你看,我们每次开编审会都是有会议记录的……”

    “你们的大纲脱胎于我的大纲,”顾之泽面容平静,直到这个时候他终于恍然大悟李润野为什么要他把大纲用电子邮件发到导演和组长的邮箱里,他说,“组长,我曾经把大纲发给过你和导演,甚至主持人那里我也发了一份。”

    “那我知道,我也看了,”组长有些不耐烦,口气开始变得冷硬,“我们并没有采用你的大纲!

    “我们采用了你收集到的几则材料,但这并不能说我们采用了你的大纲。顾之泽,作为一个新人我希望你能安心工作,努力提高自己,不要一门心思走捷径……”

    顾之泽深深吸一口气,死死地盯了组长一眼转身走了。他知道,这不是一个可以“讲理”的地方,而自己也没有那份实力可以去“讲理”。他攥紧拳头,努力抿出一点儿笑意,一步一步从容地穿过走廊。剧组里的人看到他会友好地打个招呼,他也报以平和的微笑,只是指甲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深深嵌入了掌心,带来的尖锐的刺痛让他忽略了鼻子酸楚的感觉。

    他固然可以揪着那份电子邮件当证明争个短长,可那又有什么好处呢,最多就是个署名权,那以后呢?在当今这个社会,顾之泽知道,自己这种没有背景的小人物很快会在业内被打压下去。况且,其中涉及杨思宁的父亲,自己总不能让杨思宁的父亲夹在中间难做人吧。

    所以,顾之泽无奈且悲哀地发现,他除了故作骄傲地离开,什么也做不了。

    顾之泽走出酒店大堂,天色已经有些晚了,路上车水马龙,他瞪大眼睛在飞驰而过的车流中寻找黑色X6的影子,每每开过来一辆,他都会希望那是李润野的车子,而当车子从眼前掠过,他又无比庆幸那不是李润野的车子

    11月底,寒风呼啸而过,卷起的尘土扑上他的脸,他尝到了苦涩的味道,这是尘土的味道,世间最肮脏的尘土。

    ***

    顾之泽没去报社,他直接回了家。到家后先放了满满一缸的热水把自己整个人泡进去,他觉得自己满身都是尘土,需要好好洗洗。在温水的刺激下,连续四、五天玩命工作通宵加班的劳累感迅速席卷而来,他的大脑陷入僵硬,浑身乏力几乎没力气爬上床。

    我要先睡一会儿,顾之泽对自己说,睡醒了再说吧。

    李润野打开房门时四下里一片寂静,所有房间都黑着灯。他轻手轻脚地推开卧室的门,就看到顾之泽沉睡在大床中央。李润野敏锐地感觉不对,今天是去采访赵梓湘的日子,如果一切顺利的话,顾之泽这会儿应该得意洋洋地跟自己邀功;如果不顺利,他也应该上蹿下跳地跟自己抱怨,然后拖着自己逐项分析失败的原因。

    躺在被子里睡得人事不省,这完全就不是他家八戒的画风!

    于是李润野悄悄地换了衣服,掀开被子也躺进去。顾之泽其实并没有睡熟,他隐约间知道李润野回来了,但他不想说话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李润野静静地听了一会儿,他从顾之泽的呼吸中感觉对方已经醒了,于是伸手把顾之泽抱进怀里。

    顾之泽翻个身,把脸埋进李润野的胸口。他闻到了那种熟悉的青草香味,还隐隐夹杂着一点点香烟的味道。他喃喃地说:“你抽烟了?”

    “嗯,”李润野把下颌顶到顾之泽的头顶,“开了一下午的会,累死了,抽了一根。”

    “我也挺累的。”

    “嗯,那……我抱着你再睡会儿?”

    顾之泽把手撑在李润野的胸口,仰起脸非常认真地说:“师父,我们来做吧!”

    李润野低下头,就着窗外透进来的昏暗的灯光只能看到顾之泽亮亮的眼睛,眼睛微微下垂,那是一种可以算是伤心或者失望的神情。他把顾之泽的头发全都撸上去,露出光洁的额头,印上一个吻后再把他抱进怀里。

    “为什么?”

    “不为什么……就是……想做。”

    “你这算求我?”利润也带着温柔的笑问道。

    “算吧,”顾之泽的鼻尖摩擦着李润野的睡衣,那是一件纯棉的开身睡衣。他伸手去解那上面的扣子,刚解开一颗就被李润野握住了手:“跟我说说,你怎么了?”

    顾之泽没说话,只是盯着眼前那一小片□□出来的肌肤。李润野很瘦,长年在空调房里呆着,即便运动也只是在健身房的跑步机上跑两圈,所以皮肤非常白皙,和顾之泽手背的肤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师父,”顾之泽慢慢地靠过去,吻上那一小片白皙的肌肤,舌尖轻轻滑过,喃喃地说:“我们做吧。”

    李润野把顾之泽的脸捧起来,深深地吻上去,他感觉顾之泽抱紧了自己的脖子,同时紧紧地贴到了自己的身上。他喘口气,按捺下满身流窜的火焰,再次把顾之泽推开一点,坚定地说:“出什么事儿了?”

    顾之泽挣扎着坐起身,摇摇头说:“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我就是有点儿想不开。”

    李润野不说话,只是靠过去握住顾之泽的手:“愿意跟我说说么?”

    “我……”顾之泽看着那只与自己十指交缠的手,满腔的委屈忽然就压不住了,他低着头把今天的事儿说了一遍。

    “师父……”顾之泽低声说,“你看,我知道这个社会就是这个样子的,我也知道他们是不会把我的名字署上去的,等这个节目播出的时候,没有人会知道这个采访提纲是我写的,所有的荣誉都不属于我……我知道不是什么事儿都能求一个公平公正的 ,可是……我就是……就是觉得咽不下这口气。我知道你为什么要我发电子邮件,你就是防着他们盗用我的提纲,如果真是这样的话电子邮箱里的记录可以给我做证明……可我没想到他们会用这一招,我没办法证明……”

    李润野叹口气说:“之泽,你还记不记得那次你随警察去夜查?”

    顾之泽点点头。

    “你看到了那两个人,你问过我他们为什么会那么从容,还记得我怎么跟你说的么?”

    顾之泽想了想,说:“你说,因为他们爱得很深,还有……他们自身足够强大。”

    “对,你看之泽,这个世界本就残酷,肉弱强食自古就是天理。想要不当别人的炮灰,只有自己变得强大……或者,你可以跟他比谁更不要脸!”

    顾之泽摇摇头。

    “那就变强,强大到他不敢打你的主意,强大到他需要来求你出面拟采访大纲。”

    顾之泽点点头,其实下午的时候他就知道这个世界就是这么残酷无情,他也知道这是自己第一次被人坑,但绝对不会是最后一次 ,除非自己站在行业的顶峰让所有人瞩目,否则永远不能避免“为他人做嫁衣裳”的事。

    即便顾之泽想得如此明白,他依然是委屈的,这个自打离开校门,一路在李润野的小心“呵护”下成长起来的年轻记者,除了自家师父挖的无底洞,何曾跌得这么惨过?

    他咬咬牙,一张小脸依旧白着。

    “当然……”李润野冷冷的说,“我们也不能吃这个哑巴亏。”

    顾之泽抬起头,眨眨眼睛看着他。

    “新闻,拼的无非就是一个时效性,谁抢在前面谁赢,”李润野揉揉顾之泽的头发,“去,去飘萍论坛把你的采访提纲贴出来,另外再把这个给你们王教授发一份过去。”

    顾之泽心领神会。

    王家坤虽然比不上赵梓湘大腕,但好歹也是业内知名教授,名下桃李芬芳。顾之泽采访赵梓湘这事儿他是知道的,甚至还出面帮着印证了几则往事。现在顾之泽栽了那么大一个跟头,依照王老头的那个护短较劲的脾气,他要不说点儿什么那真叫奇怪了。王家坤跟楚州电视台说不上话,但是架不住他学生多、遍布整个新闻媒体圈儿,这事儿用不了太久就会在圈儿内传开。虽然这并不能让楚州电视台给顾之泽道歉正名,但却可以让很多人知道“顾之泽”这个名字和他所代表的实力。

    至于飘萍论坛,那是国内最大的新闻记者专业论坛,名字来源于著名记者邵飘萍。顾之泽刚刚入学就注册了这个论坛,几年混下来也不算是新人。顾之泽虚化了采访背景,但是点明了这篇提纲是为采访赵梓湘准备的。鉴于赵梓湘的名声,很快就有人开始回帖,对采访大纲进行点评和修正,段时间内就展开了讨论。李润野在飘萍是认证会员,他在跟帖里随机回复了几条之后引来了更多的讨论,于是这个帖子瞬间就有了长达二十几条的回复。

    现在是深夜,上线人数还是少,可以想见明天白天这个帖子一定会飘红!

    “行了,”李润野拍拍手关上电脑,然后把顾之泽揪过来,一双手顺着微微敞开的衣领滑进去,他说,“剩下的就不用管了,咱们现在可以来谈谈你求我的那事儿了。”

    “我求你什么了?”顾之泽红着脸,歪着脑袋问。

    作者有话要说:周四,要入V,日更的苦逼生活就在眼前……亲们,你们不要离开我啊啊啊啊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持证上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雨过碧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雨过碧色并收藏持证上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