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持证上岗 > 第五十九章

第五十九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不得不承认,李润野对这个行业的特点和动向了若指掌。顾之泽冷眼看着论坛上吵吵嚷嚷了快两天,发现一切都在按照师父的剧本走:鉴于顾之泽贴出的相关证据和之前帖子里的暗示,越来越多的人赞同是剧组方在抄袭,而且在某些相关电视台的跟进和推动之下,这种讨论已经超出了飘萍论坛,开始延及微博。

    每个人都知道微博几乎已经成了当今舆论战的主战场,如果能在微博上引起广大网友的讨论,成为热门话题,那势必会掀起全国性的讨论。到了那个时候,无论是谁想把这件事控制住都是不太可能的。

    于是,楚州电视台终于坐不住了。

    这天楚州电视台在论坛发表了一个官方声明,在这份声明中矢口否认有抄袭行为,他们说:“因为原发帖者曾在剧组实习,曾经参与过集体讨论,所以不排除‘相互借鉴’的可能性……”

    李润野冷笑着指着这个帖子对顾之泽说:“知道咱们该怎么办么?”

    顾之泽狐疑地看看李润野,认真思考了一会儿点点头:“什么都不做,看着!”

    “聪明!”李润野扯住对方的领子,把顾之泽拉低后印上一个吻。

    看着,自然有人替他们去吵,各个地方卫星频道全是竞争对手,对方出糗捅娄子自然是乐见其成的。所以楚州的声明一出来,网上就吵成一片。顾之泽看得啧啧称奇,觉得专业人士吵架那真是各种高大上,没多久就有人就开始扒各种□□,战火波及Z大论坛,Z大新闻系的学生基本都会在飘萍注册,自己的校友被人“黑了”自然不肯善罢甘休……于是一发不可收拾!

    顾之泽和李润野一人端一杯茶,窝在电脑前看得不亦乐乎,每次一刷新,十几层楼就盖过去了,骂战越来越激烈。

    “师父……”顾之泽有点儿心虚了,“这会不会太过了?我怕闹太大不好收拾啊。”

    “有什么可收拾的,”李润野冷笑一声,“我还没说话呢就想‘收场’?早着呢!”

    顾之泽缩着脖子快要钻到桌子底下去了,他真担心一会儿论坛就要血流漂杵!

    李润野瞟一眼顾之泽,笑着说:“干嘛?我又没打算杀人,你吓成那个样子干什么?”

    顾之泽指指一个新发上去的帖子说:“他们已经开始扒马甲了!”

    李润野瞄一眼,笑着说:“让他们扒去,早晚的事儿。你不是早就准备好当‘刺猬’了么!”

    顾之泽讪讪地一笑,虽然有准备去做那棵必定会被风”摧”的树,但是这一上来就引发全行业讨论……节奏略凶残,压力略大!

    李润野观望了一会儿,当机立断地对顾之泽说:“行了,这事儿到此为止,不能再说了!”

    顾之泽楞了一下,感觉这会儿战况正激,而且自己这边胜场很大,为什么要鸣金收兵?可再一想,他明白了:再吵下去肯定会引发更多人的关注,这样岂不是给《山高水长》作了广告,他们占便宜占大了!

    李润野说:“见好就收!”

    他用自己的马甲登陆,给楚州台的发言人发了条私信,双方都是实名认证的,真没什么可隐瞒的。于是李润野开门见山地问:这事儿闹太大了不好收拾,大家都是半个同行没有必要闹得这么僵,我们手里那份电子邮件就不拿出来了,你们那边是不是也退一步?

    这话说的绵里藏针,暗含杀机。

    双方都是业内人士,对方几斤几两心里有数,加上顾之泽背后还有一个杨思宁的爸,所以楚州也想赶紧息事宁人,但是要出一份官方声明那绝对不可能,只能用其他方式补偿。商量的最后结果是,顾之泽默认楚州声明里的“曾经参与剧组讨论”,而楚州电视台承认顾之泽大纲的“独立性”和“所有权”,并表示希望今后有机会可以“再次合作”。

    双方各退一步的结果就是:顾之泽的大纲在实际上得到了认可,并且在业内一战成名;楚州电视台保留采访大纲的“版权”,并且经由此次炒作,收视率又上去1.2个百分点;其他上星电视台借此“痛斥”了对手一番,无论在舆论上还是心理上都得到了满足……

    这不是一个双赢的结果,这是一个三赢的结果。在职场,大杀四方固然快意恩仇,但是以自己一个新人的资历去横挑一个电视台还是“痴心妄想白日做梦”,而且对自己将来的发展一点儿好处也没有,现在攒资历攒人脉的时候,还远没有到立威的时候。

    两天后,顾之泽看着逐渐平息下来的论坛,再次觉得他真是拜对师门了,李润野绝对是金蝉子转世。可是李润野不怎么想,他说:“这么好的机会不利用利用我都觉得对不起替咱们冲锋陷阵的战友!”

    顾之泽惊讶无比地看着他,你还想干嘛!!

    李润野把顾之泽之前写的那篇关于“暑期辅导机构调查”的稿子翻出来贴在了论坛上。顾之泽刚刚在论坛上火了一轮儿,很多人都对他的采访大纲大加赞赏,这会儿看到他又贴出来一篇专题稿来,于是热情高涨地凑过来仔细看了一遍之后纷纷表示“后生可畏”。

    然后李润野用他那个招牌一样的大V号,在帖子上“谦逊”地说,这是我们报社入职半年的新人,本稿是去年八月写的,那时他才正式工作两个月,所以还有很多不成熟的地方,希望各位业界大拿多多“关照”。

    这绝对是以退为进假谦虚,顾之泽觉得自己真是”好脸红“啊,李润野淡淡地说”能别装么“!

    于是,顾之泽三个字,在短短一周的时间里成为了被无数业界人士知道的名字。

    “八戒,”李润野捏捏顾之泽的脸颊说,“下一步该干嘛知道么?”

    “知道!”顾之泽用力点头,“到此打住,踏踏实实干自己该干的,再炒就糊了!”

    李润野仰头大笑。

    ***

    在论坛上的获胜并不代表着在现实中就能成名立万,顾之泽爬下飘萍论坛回到《晨报》后无比悲催地发现,马上就进入三月了,自己的发稿量居然才二十几篇,这种成绩在开组会时是要被点名批评的。而且顾之泽绝对相信,李润野不但会批评他,还会写一篇大字报贴到走廊里的公告栏上去,然后全《晨报》都会知道自己“荒淫无度不思进取“。

    这太残酷了好么!

    顾之泽果断地天天往张晓璇那里跑,恨不得把人家的热线电话搬到自己的工位上。李润野看着成天打了鸡血一样的顾之泽,满意地点点头,转手给辛奕打电话,把顾之泽的名字从通报批评的名单里撤了下来。

    所以事实证明,当师父的就是这么的心狠手辣。

    三月中,顾之泽迎来了科目三的考试,这是最后一个路考,只要这关过了,驾照基本就没跑了。考试这天李润野早早地在路考场地边上等着,没多久就看到顾云森也慢慢地踱了过来。李润野赶忙迎过去说:“叔叔,我们不知道您要来,要是知道的话就去接您了。”

    顾云森神色淡淡地嗯一声,转过脸去看站在场地里顾之泽。顾之泽大老远就看到爸爸和师父站在一起,兴奋地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这是出柜以后爸爸第一次和李润野碰面,之前自己努力过好多次想要约两个人一起吃顿饭见个面,可是顾云森拒绝得一点儿犹豫都没有。顾之泽长吁短叹忧心如焚,李润野抱紧他安慰道:“没关系,再等等,我相信等他相信我们以后会原谅我的。”

    “我们!”顾之泽强调说,“原谅我们,这不是你一个人的错。”

    “好!”李润野收紧手臂,“我们在一起。”

    现在,自己最爱的两个人站在场地边上看着自己马上要进行的路考,顾之泽觉得自己非常有信心!

    科目三考加减档、灯光、直线和转弯,相对科目二简单多了,科目二自己考了两次就考过了,相信科目三一次就能过!

    顾之泽信心百倍地上了车,在警察叔叔温和的目光下打着了火,变线、打灯、直行,一切都很顺利,当行驶到环岛时,考官要求左转。

    “左转?”顾之泽下意识地扭头往左边看过去,随着头部的摆动,他的手也自然而然地跟着转了过去,车子瞬间左偏,冲着隔离带就过去了。

    “当心!”考官惊呼一声。

    顾之泽惶急之中一边右转一边踩刹车,手忙脚乱之中车子不但没有减速反而猛地往前蹿了一下!顾之泽更慌了,脚下更加用力,坐在副驾的考官果断地伸手握住方向盘,控制住车子方向的同时用力踩下辅助制动闸。

    随着一声尖锐的刹车声,车子停了下来。

    李润野在看到车子左偏的一瞬间就沿着马路跑过来,刚跑了没两步就发现顾之泽把油门当成了刹车。场地上没什么车,有考官在车里他不担心顾之泽会撞到什么,但是他知道顾之泽一定会被吓到,一定会想起往事,他很怕再看到他的八戒面色苍白,满眼恐惧的样子,更怕看到他的眼泪。

    李润野跑到车边时,顾之泽已经从车里出来了,脸色苍白,额头有细密的汗珠,眼里虽然有恐惧但显然理智尚在。他勉强地笑一下说:“师父,我没考过。”

    李润野一把把人拥进怀里,温热的手掌牢牢地扣在顾之泽的后脑上,他贴近他的耳边说:“没事儿,我本来也没指望你一次能过。”

    “我……太笨了。”

    “只是不习惯而已,回去给你看看4S店的维修单,家里那辆车当初被我撞得一个月修两回。”

    “是么?”顾之泽伸出手搂住李润野的腰,勉强地说:“你也那么笨啊。”

    “嗯,”李润野抬眼扫一圈,发现顾云森就站在距离自己不远的地方,眉头紧皱,下颌抽紧,露出凌厉的线条,眼眸中有怒火和不满。可是,他并没有说什么,也没有做什么,就站在那里,看儿子伏在一个男人怀里。

    李润野握着顾之泽的肩头,把他微微推开一点笑着说:“脚都吓软了吧,能走么,要不我抱你过去?”

    “瞎说!”顾之泽搓搓脸颊,振作一下说:“我们回家吧,我还得去约下次路考。”

    李润野揽过顾之泽的肩头,带着他往顾云森的方向走过去。顾云森什么都没说,伸手把儿子拥进怀里,抱得很紧,好像要藉此抹除掉李润野的痕迹一样。

    李润野看着这对父子说:“我们回家吧。”

    三个人回了顾云森的家,简单地吃了顿晚饭后顾云森让李润野“带着阿泽回去早点儿休息”。

    两个人都有点儿发愣,事实上顾之泽今天是准备住家里的,陪父亲好好说说话,今天父亲肯来驾校跟李润野碰面就是一个好兆头,顾之泽希望父亲能渐渐消气,原谅他们的。可是,顾云森毫不犹豫地就将两个人“扫地出门”了,顾之泽有点儿失望。

    顾云森看着那两个人的背影消失在门口,他颓然地跌坐在沙发上,他何尝不想把儿子留在家里,自己一定会看护着他,陪着他,跟他闲聊长谈,让他忘了今天下午那场考试。可是……现如今在儿子心里最重要的那个人不再是自己了!

    今天,当顾之泽伏在李润野怀里时,脸上有安然的表情,那神色透着信任。顾云森知道,只有在李润野身边儿子才会真正安心,才会忘记那噩梦一般的往事。

    他只能看着儿子的背影,渐行渐远,无力挽留。

    ***

    顾之泽就算笑得再云淡风轻也无法掩饰他真的被吓坏了的事实,早早就洗澡上床的他睡得极不安稳,李润野彻夜不敢合眼,一直靠坐在床头看着他。每次顾之泽在睡梦中辗转皱眉,他都会轻轻地把人拥进怀里,拍着他,在他耳边悄悄说话,直到他再次安静地睡过去。

    李润野开始琢磨,改天一定要带顾之泽去叶琛那里看看。

    叶琛是个资深的心理医生,听了李润野的介绍后翻了翻自己的日程安排,挑了个周五让李润野把顾之泽带了过来。

    顾之泽对来看心理医生这件事一点儿障碍都没有,他兴致勃勃地在叶琛的诊室里转了一圈儿之后说:“跟电影里看到的一点儿也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叶琛问。

    “没有床!”

    叶琛翻个白眼,那本来就不是床好么!

    两个人关起门来聊天,每个心理医生都是套话高手,叶琛三言两语之间就把顾之泽摸了个一清二楚,发现其实他的恐惧症已经好了很多,只要李润野继续陪在他身边,帮助他适应车辆和驾驶,很快就能摆脱这种恐惧感。路考那天受到的惊吓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踩错了油门和刹车,跟往事关联不大。

    一旦把病症了解清楚,开出药方,医患关系就暂时告一段落。叶琛托着下巴,眯起狭长的丹凤眼,上上下下把顾之泽打量了一溜够,金丝眼镜框里射出探究的光。

    抛除医患关系,他和顾之泽之间还有一层“情敌关系”,虽然是他一厢情愿的。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纳兰紫苏的地雷,好久没收到地雷了,尊开心!

    另外,阿九我篇篇4000+你还嫌我更得少,你信不信我死给你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持证上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雨过碧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雨过碧色并收藏持证上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