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持证上岗 > 第九十一章

第九十一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铁肩担道义

    顾之泽事先联系过朱强的家人,朱强的妻子早在两年前就跟他离了婚,改嫁到县城去了。家里只剩下年仅三岁的女儿和年迈的双亲,老母亲患有非常严重的风湿病,几乎丧失了劳动能力,全靠父亲一个人侍弄着家里的几亩地过活。朱强在安宁市打工的挣的钱是全家主要的经济来源,他的死亡这对这个家庭几乎是毁灭性的打击。

    顾之泽跟李润野商量想要去朱强家看看,尽可能地帮一把。顾之泽说:“就算我说的再冠冕堂皇也掩盖不了一个事实,朱强真的是因为我才死的。”

    “不,朱强当初选择了把这件事揭露出来就已经做好了死亡的准备,他的死的确和你有关系,但并不是因为你的缘故。我相信他会很欣慰自己的生命没有白白付出,你完成了他的心愿。”

    顾之泽勉强地笑一下:“你不用宽我的心,现在的我是不会去钻牛角尖的。相反,我会好好活着,去努力弥补过错。”

    “很好,我会陪你的。”李润野把人抱进怀里,让顾之泽有机会在自己的肩头蹭去泪水。

    两个人商量好下周末先把老人和孩子接来安宁,火化完遗体后再将人送回老家。就在这事儿紧锣密鼓的准备时,顾云森回来了。

    两个人去机场接了老父亲后直接就回了家,坐在小板凳上听老爷子训斥了足足一个晚上。顾之泽知道自己这次做的着实是吓坏父亲了,所以一言不发地低头坐在那里;李润野于公于私都应该保护好顾之泽,可他却没做到,顾云森一多半的火力都是冲着他去的,李润野也只好乖乖听着,耐心地等老爷子把火气出了。

    顾云森骂够了,一摔门走进了自己的卧室。他坐在床上,看着柜子上放着的亡妻的照片,看着看着落下泪来,无声地哭一会儿却又笑了,他哽咽着说:“阿颖啊,儿子长大了,有出息了。他就像你希望的那样,勇敢、有担当,是个男子汉。可是……阿颖,你倒是回来看看他啊!”

    留宿在顾家的李润野和顾之泽永远不会知道,父亲一个人整整哭了一夜也笑了一夜,他是如此的骄傲拥有这样一个儿子!

    ***

    这天,一直忙着安抚老父亲的顾之泽意外地接到了刘明远的电话。

    原来省电视台新闻频道正准备做一期跟医疗卫生相关的新闻访谈节目,刘明远因为去年写过一篇专题所以被抓来参与编辑制作,而“非法采血案”又影响甚远,产生了极大地轰动效应,刘明远就想这近水楼台先得月的事儿一定要好好把握,于是想要让顾之泽接受一下专访。

    顾之泽二话不说就答应了,撂下电话后跑去跟李润野汇报加显摆。李润野听完后极力赞同,认为这是顾之泽打开知名度的一个大好时机。顾之泽挠挠头不好意思地笑笑说:“会不会太张扬?”

    “‘出名要趁早’啊少年!”李润野笑着说。

    节目周五晚上黄金时段播出,而采访定在了周一,为了能更好的体现顾之泽的工作状态,到时候会在《晨报》报社现场采访。社会版的人听说了这事儿纷纷表示这完全可以,我们一定全力配合,保证在镜头前问一答十。顾之泽笑嘻嘻地警告大家不许抢镜头,众人鄙夷地说:“你就一张脸,要那么多镜头干嘛用,别那么小气,分我们一点儿。”

    李润野看着顾之泽嘻嘻哈哈的样子有些担心,自从那天在办公室里公开两个人的关系后,李润野的压力一直很大,他本人曾经遭受到这种流言蜚语的攻击,所以有足够的心里准备;他担心年轻的顾之泽还是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还是会承受不了来自众人的的非议和折辱。因为他发现,虽然也有人如常待之,也有人衷心祝福,但仍然也有很多人议论纷纷,依然有人投以鄙视的目光。在社会版本组还好,可一旦跟外组的人接触,这种非议会陡然增大数倍,有时候顾之泽走进茶水间时,里面本来正在闲聊的人会迅速四散走开,避之不及的样子。

    每每看到顾之泽高高兴兴地凑过去,然后脸色尴尬地僵在那里李润野就心疼,这个孩子从踏进报社大门那天起人缘就一直很好,何曾受过这种蔑视和冷落。可他从来不说,只是背着人做几个深呼吸,闭上眼睛静一下,转过身来以后依旧笑容可掬。李润野很担心有一天强大的压力会彻底把他压垮,他开始认真地考虑,要不要给刘念打个电话把自己的计划提前一年。

    刘明远的采访非常顺利,为了照顾昔日同事,他特地给了好几个全景,全组的人脸基本都露了一遍。

    而顾之泽在接受采访时,毫不客气地夹带了“私货”,他极力地宣扬了朱强的事迹,详细介绍了朱强家现在的窘境,并且坦言希望大家能伸手帮一把,至少能让英雄的父母和子女生存下去。在节目的最后,顾之泽表示自己已经为朱强的家人成立了一个账户,希望大家都能够献出一份爱心,而自己则会在个人微博上详细记录每一笔收支,接受社会的监督。

    节目录完后,很多人都愣住了,因为顾之泽说的很多内容在之前的新闻报道中并未提起,甚至在记者招待会上都没有说起过。这就意味着刘明远绝不仅仅是采到了一个专访,他更是采到了一个独家!

    “这就是你在记者会上那么‘低调’的原因?”李润野问。

    “当然不是,”顾之泽不好意思地笑了,“其实我是想留点儿‘私货’写一篇报告文学的,所以一些细节就没有公开。”

    “你小子!”李润野顺手给了他一巴掌,“那干嘛说给刘明远?”

    “大师兄的专访啊,那一定是要挺的,再说我欠他好多情呢。”

    李润野看着顾之泽真诚的眼睛,忽然一激灵,这小子到底是知道还是不知道呢?

    专访做完后李润野接到了刘明远的电话,刘明远开门见山地问:“还撑得住么?”

    “还行吧,”李润野叹息一声,“你都知道了?”

    “这种新闻向来传播得很快,事实上那呆子大闹办公室的当天我这里就接到消息了。我们组里一个小编导特地跑来跟我通风报信,并且打听‘前情提要’。”

    “她怎么知道的?”李润野简直头疼。

    “她跟社里娱乐版的一个小记者是闺蜜,”刘明远忍不住轻笑一声,“那个小记者几乎全程做了现场直播。”

    “唉!”李润野只想叹气,找刘明远打听□□简直太虐心了好么。

    “那呆子很担心你,”刘明远淡淡地说,“他说你这人平时刻薄恶毒又神经病,位不高权不重但却一点儿不知道给人留面子,而且在主编这个位置呆的实在太久了,有太多人早就看你不顺眼了,这会儿都憋着利用这个机会把你搞臭搞倒。他说虽然你从来不提这事儿,但是他知道,你每天都顶着巨大的心理压力。”

    “刻薄恶毒又神经病?”李润野冷冷地问,“这是他说的?”

    “重点不是这个吧?”

    “重点是那些人也就只敢在背后议论议论罢了,他们连像袁明义那样当面指责的勇气都没有,我怕那个干什么。”李润野淡淡地说,“你又不是不知道,自从我来到安宁市各种传闻就从来没停歇过。”

    “可这个不一样啊。”

    “没什么不一样的,你要认为它是丑闻,那就是丑闻;可如果你认为这只是私人情感,那就没什么可担心的。”

    “润野,”刘明远幽幽地说,“你知道吗,那天顾之泽很郑重的跟我说,他真的很爱你,不会离开他,不论多难听的话他都会陪着你一起听,不论多难的处境他都会陪着你一起熬。”

    李润野沉默了片刻:“他……这么跟你说?”

    “是的,”刘明远喟叹一声,“他说‘大师兄你放心,我们会好好的’。”

    李润野说不出话来,他再一次觉得自己真的很幸运。

    刘明远放下电话望向桌子上的钢笔,他轻轻地拿过来握在手里,这支笔一直不曾离开过身边,已经成为生活的习惯,以至于采访顾之泽时竟然就这么握在手里而自己全无意识,直到看见顾之泽陡然瞪大的眼睛和一脸震惊的表情才醒悟过来。

    八戒,我除了“放心”还能做什么呢?刘明远轻轻地自语,我的心早就放在那里了啊!

    ***

    周五一大早,李润野和顾之泽开了九个小时的车赶到山南的一个偏僻山村去接朱家夫妇。当汽车开进村口时,顾之泽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全村只有寥寥十几户人家,没有一家的房屋是完整的,不是倒了半截院墙就是塌了一侧的屋檐。村民三三两两地挤在村口唯一的一条土路上,看着“气派”的汽车开过来纷纷避之不及,神色间竟然有几分惶恐和崇敬。每个村民都破衣烂衫的,小孩子大多光着脚,即便穿着鞋的也大多破旧磨损,甚至露出了脚趾。这个村子的每一处每一个人,无一不透着“贫困”两个字。

    朱家夫妇在院子里跟李润野和顾之泽说话,因为堂屋里透着一股子木头*的霉味儿,实在不适合“接待”客人。老两口老泪纵横,浑浊的眼睛在泪水的浸泡下通红,他们一边哭着,一边不住地感谢顾之泽,几乎要给他跪下来,因为顾之泽让他们有机会再见儿子最后一面,不至于只接到一把骨灰。

    顾之泽握着老人的手一遍遍说“对不起”,哭的不能自已。老人喃喃地说:“哪儿能赖你?我家强子命不好,这不赖你。”

    朱强三岁的女儿朱晓兰怯生生地拽着奶奶的衣角,她不明白为什么爷爷奶奶最近天天都在哭,今天哭得尤其厉害。小姑娘有双大眼睛,长得像极了朱强,小小的脸上隐隐有种坚强。她伸出脏脏的小手去抹奶奶的脸:“不哭,不哭,奶奶不哭。”

    顾之泽慢慢地向小姑娘伸出手去:“让叔叔抱抱好不好?”

    朱爷爷拉住孙女,带着几分腼腆:“别了,孩子身上脏,全是土。”

    李润野低下头,默默地抹了把眼角。

    朱家祖孙三人上车时全都换了身衣服,顾之泽知道,那一定是他们最好的一身了,可充其量也就是补丁少点儿而已。老人上车时从口袋里掏出一块布,非常认真地擦了擦鞋底:“全是土……”他嗫嚅着说。

    顾之泽一言不发地把朱晓兰抱进怀里,坐在了副驾驶座上:“我们在这里看叔叔开车好不好?”

    小女孩乖巧地点点头,看着陌生的一切连伸手碰一下都不敢。

    五个人在县城住了一夜之后周六赶到了安宁市,祖孙三人住进宾馆时紧张得手足无措,宾馆的“豪华”程度让他们几乎不敢迈步走进去。顾之泽耐心地一一教会他们如何使用宾馆的设施,并且专门找了楼层服务员要求特别照顾一下。

    楼层服务员听了一会儿,忽然一拍手:“是不是就是昨天新闻里说的那个朱强的父母?”

    顾之泽略带惊讶地点点头。

    服务员立刻转身跑了,一会儿酒店经理过来握着顾之泽的手请他放心,一定会照顾好英雄的亲人的,并且免除了一切住宿餐饮的开销。

    “顾记者,昨天的新闻我们都看了,你和朱强都是英雄,如果社会上再多几个你们这样的人就好了。”

    顾之泽浑身的血都燃烧起来,他想起师父曾经说过“人这一生,如果能‘铁肩担道义’那就不算白活”!

    朱强的追悼会是早就安排好了的,周日上午九点,本来就是一个小型的仪式,出席者也就是朱强的几个工友和马轩崔遥他们,可是当顾之泽搀着朱奶奶下车时却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大厅门口满是素洁的花圈和白菊,数不清的人排着长队肃立在大厅门口,甚至一路延伸到火葬场门口。

    人群的外围停着很多采访车,顾之泽一眼就看到省电视台的车。他几步赶过去,果然看到刘明远。

    “大师兄?”

    “周五我们在节目中做了预报,”刘明远微笑着说,“我们也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来。阿泽你看,这就是舆论的力量,也是人心的力量。”

    顾之泽热泪盈眶地看着黑压压的人自动闪出一条道路来,在崇敬的目光注视下,朱家祖孙慢慢地走向追悼大厅。

    朱强躺在花丛中,尽管化妆师尽了最大努力,但是脸上仍然可以看到明显的伤痕。朱奶奶隔着花丛轻轻抚过朱强的脸,一声“强子”尚未出口已然泪如雨下。

    每一个人都在默默流泪,大家把手中的花放在遗体前,默默地三鞠躬,有些市民会走到老人身边说几句话,还有人会抱一抱哭泣的兰兰。小姑娘还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却异常清醒地认识到,那个躺在花丛的人,那个曾经把她高高举起在空中飞翔,把她架在肩头跑着去追蝴蝶,把她放在腿上,笨拙地给她别上漂亮发卡的男人,那个自己每天都要问无数遍“什么时候回来”的爸爸——再也回不来了。

    ***

    追悼会结束后,老人抱着一个小小的匣子郑重地向仍然留在现场的人群鞠躬道谢,追悼大厅门口,祖孙三人深深地弯下腰去,几层台阶下面,自发前来的民众同样深深地躬□子,双方都在感谢,感谢人世间尚存的最美好的情感和最尊贵的品质。

    马轩的镜头把这一幕收入其中,他相信这会是他一生中最重要的作品之一。

    李润野和顾之泽把朱家祖孙送回宾馆,商定第二天一早送他们回家。两人离开宾馆后直接去了银行,短短两天时间,顾之泽开设的账号里就收到了六万多元的善款!

    顾之泽打出了收款明细,把这笔钱取出来交给朱爷爷,朱爷爷连连摆手:“这……这怎么能收钱呢?”

    “这是大家捐的,感谢朱大哥的。”

    “那也不能那么多啊,太多了,实在是太多了!这……这怎么行?”

    李润野把钱包好塞进老人的行李中:“将来兰兰上学需要钱,孩子没有父母您二老怎么供她读书啊,这钱留着给她读书。”

    老人几番推脱不掉,惶恐地收下钱一个劲儿地推着兰兰让她说谢谢。

    兰兰怯声怯气地说了句“谢谢叔叔”,顾之泽眼眶一热,蹲□子拉着兰兰的手:“兰兰,你要好好读书,将来像爸爸那样做个好人!”

    兰兰似懂非懂地点点头,转念一想,加了一句:“谢谢叔叔带我们来看爸爸。”

    顾之泽忍不住把小女孩抱进怀里,心里一片酸楚。

    从宾馆出来时,顾之泽有些恍惚,李润野看了他一眼没说话,嘴角却有了然的笑。

    坐上车后,顾之泽忽然扭过头来郑重地说:“师父,我想跟你说件事。”

    “可以,我完全同意!”李润野毫不迟疑地说。

    “同意?”顾之泽眨眨眼,有点儿怀疑李润野说的跟自己想的是不是一回事儿。

    “同意,”李润野肯定地说,“你想的很对,这种捐款也就是一阵热度,根本不可能长久持续下去。几万块钱远远不够那一家人生存,即便政府会有一些奖励和抚恤,那也是杯水车薪。所以,我支持你的想法,至少要保证兰兰读完大学。”

    “师父!”顾之泽喃喃地唤一声。

    “反正咱俩也不会有孩子,法律也不允许咱俩收养一个,而供养一个孩子念书对于你我来说不算太大的压力。”李润野一边说一边笑着把傻愣愣地八戒搂过来,一个温热的吻印下去,轻声说,“我喜欢女孩儿,咱们多了个女儿。”

    作者有话要说:咳咳,之前一直说不要砍大纲的亲……乃们还在咩?

    蜗牛可是真没砍啊喂。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持证上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雨过碧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雨过碧色并收藏持证上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