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持证上岗 > 第九十四章

第九十四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李润野知道他家八戒在作妖,但是正常人作妖作个三五天也就到头了,鉴于顾之泽骨子里有个猪刚鬣的魂儿,李润野耐着性子看他作了大半个月。这会儿一切风波都逐渐远去,他本以为能再度看到顾之泽那笑眯眯的、凡事不走心的小模样,可谁承想,八戒的脸一天天拉长,快赶上长白山了。

    这哪里是作妖,这分明就是更年期!

    “顾之泽!”李润野坐在马轩的位置上,狠狠地踹了顾之泽的椅子腿一脚。

    “啊……”顾之泽晃了晃几乎摔倒,仓促间稳住身形问,“怎么了师父?”

    “你那张报纸已经看了快一个小时了!”

    顾之泽哦一声,匆匆把报纸翻过来。

    “你这两天想什么呢?”李润野追问道。

    “没想什么,这不闲的么,也没个采访任务。”顾之泽似乎早就想好了答案,毫不犹豫地张口就说。

    李润野要能信才有鬼呢!

    但是办公室里实在不是拷问的好场所,自从两个人的事情曝光以后,他们反而更加拘谨和小心。除了上下班会一起出入,很少能看到这两个人单独在一起。李润野觉得这事儿很好笑,没出柜的时候,两个人还能偷空在主编办公室的角落里亲热亲热,甚至有两次抓了个空挡还在小休息室里“那个”了一下。可现在,只要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在两米以内顾之泽的脸色就会变得通红,目光躲闪,满脸都刷满了一行大字——此地有奸情!

    李润野知道,八戒是担心好不容易平息下去的议论又会蜂拥而至。所以,为了不节外生枝,保持距离成了最好的办法。可李润野很不爽,他觉得自己都快跟八戒“形同陌路”了,再这么发展下去,马上就会有传言两人已经“分手”了,没准过不了两天会有人风传自己有看上了马轩,因为这几天马轩为了要回自己的座位,天天围着自己献媚。

    李润野看着顾之泽的背影,把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决定回家再严刑拷打,这会儿只能用目光细细地把八戒背脊上的毛刮削一遍。

    顾之泽觉得自己后颈的汗毛全都竖了起来,皮肤*辣地痛!

    这天回到家,李润野直接把人按在了沙发上,面沉如水:“说吧,你到底怎么了?”

    “没……”

    “停!”李润野打断顾之泽张嘴就来的瞎话,“说实话!”

    顾之泽喘口气,眼神有些游移,犹豫了两秒决定将装傻进行到底:“师父,我真的没事。”

    李润野定定地看着顾之泽,深邃幽黑的眼瞳里流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还夹杂着深深的伤痛和失望,这眼神汹涌而来,不带一丝迟滞地穿透了顾之泽的心,锥得顾之泽四肢百骸都隐隐作痛。

    “你……不能跟我说实话么?”李润野的声音微微有点儿抖,与其说是责怪不如说是祈求。这声音配上那副眼神,顾之泽当场就跪了,他心里有一个声音大声地呼喊着:

    我说我说,你问什么我都说,你要什么我都给,你要我的命都可以,只求你不要那么伤心,不要那么苦痛!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发誓从此以后再不骗你!

    “师父!”顾之泽忙不迭地从沙发上滑下来,蹭到李润野身边,一把搂住他的腰把脸埋进了他的颈窝:“我……我……”

    他有点儿说不下去。

    “所以,”李润野的声音空空的,让人心疼,“你说没事其实是骗我的?”

    “我……我错了师父。”顾之泽悔得肠子都青了,“我……说实话你别生气。”

    “说!”李润野的声音忽然就变了,变的冷硬决绝,刚刚还满是伤感的眼瞳里好像退潮一般所有的的情绪荡然无存,只剩下冷淡,冷得顾之泽激灵灵地一哆嗦,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快说!”李润野又催促一声,又把他按回到沙发上。脸上的每一个线条都透着严肃和不满。

    你个蛇精病还会用“哀兵策略”了!顾之泽恶狠狠地想,小爷我又上当了,亏的我刚刚情真意切地恨不得把命都给你!你个……你个……

    顾之泽想不出还有什么词儿能形容他这个奇葩师父,只得恶狠狠地再加一句,你个蛇精病!

    “有本事你骂出来啊!”李润野抱着胳膊在一边淡淡地说,“搁心里我又听不到,多无趣!”

    顾之泽翻个白眼。

    “赶紧说,这几天你到底想什么呢?”

    “我,我在想以后。”顾之泽艰难地开了口。

    “以后?”李润野没想到竟然会是这么一个答案,这个问题不是早就说定了么?

    “师父,”顾之泽用力地咽口吐沫,“如果,我……我不去《视窗》会怎样?”

    “你说呢?”李润野反问一句,“Z大本科生,既不是名校出身又不是高学历,都市报社会版记者,工作经验只有一年发稿量又少,你觉得这样的一个简历怎么样?”

    “我如果继续留在《晨报》呢?”

    “关于纸媒的将来,我想你很清楚。”李润野有点儿奇怪,不明白顾之泽怎么会在这个问题上纠结,“顾之泽,你不要绕圈子,你到底在想什么,最好老老实实地告诉我。”

    “我……”顾之泽咬咬牙,一狠心说,“我不想去《视窗》。”

    李润野眉头紧锁地看着顾之泽,完全不明白八戒这是闹的什么脾气,他耐着性子问:“是因为担心你爸爸还是不愿意离开我?”

    顾之泽摇摇头。

    “都不是?”李润野惊讶了,“那还有什么理由?”

    “你……可能会觉得我矫情,也可能会觉得我自以为是,”顾之泽静静地抬起头,看着李润野略带烦躁的脸,他想把自己的心里话说出来,这些话压在他心里有一段时间了,他强自镇定地说:“但是师父,我真的想自己去试试看。”

    “什么意思?”李润野觉得自己完全没有抓住顾之泽的思路。

    “你为了安排好了将来的出路,先去《视窗》,然后跳槽到央视,成为一名电视记者。我知道如果按照你的安排去走会少绕很多弯子,可以让我很快达到一个事业的巅峰,而且刘念或者刘丹他们都会很照顾我,就像你时刻在把控着我一样不会让我出事,你为了我好我知道。”

    顾之泽说着,想起过往的一年里李润野为他做的种种,心里满是温暖和感激,他站起身走过去,再度抱住李润野的腰。

    “师父,我真的知道你是为我好,我真的很感谢你。可是……可是我想自己试试看,按照自己的想法去规划自己的生活和事业,我……想独立一些,看看自己到底能走多远。”

    “你嫌我管的太多?”李润野把手环上顾之泽的肩头,轻声问。

    “不是,”顾之泽拼命摇头,“我只是发现自己真的太依赖你了,以前我的每一篇稿子你都会审,我做的每一个采访大纲你都会帮我修,你一直都在看着我。本来这一切都很好,可是我发现,一旦离开你我总会犯错误。虽然我一直骗自己说那是因为袁明义设了局,因为只有那样我才能熬过去,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就是因为我没有警惕性,没有把每一个细节都考虑好才会让你被停职、让朱大哥丧命的。”

    李润野的心里猛然一阵刺痛,他又想起叶琛的话,想起八戒的“幽闭空间恐惧症”和“驾车恐惧症”,他曾经以为八戒已经好了,他亲耳听到顾之泽掷地有声地说“虽然朱大哥的死跟我有关,但我问心无愧”,当时他由衷地高兴,八戒终于学会了原谅自己不再钻牛角尖,不再把一切责任都背在肩上。可是现在看起来,他只是嘴硬而已,骨子里的那股不服输不退让的硬气撑着他。一旦风浪过去,悔恨会疯狂反噬,八戒在那段看似平静的日子里,一定忍受了太多的痛苦。

    而自己竟然忽略了!

    李润野把八戒抱紧,炽热的唇落在对方的头顶,慢慢地滑下来。他用拇指顶起顾之泽的下巴,深深地吻上去,舌尖裹挟着说不尽的热切和歉疚,一路熨烫到顾之泽的心底。

    顾之泽隐隐地有些哽咽,李润野安抚地拍拍顾之泽的后背,把嘴唇压到他的额头上。顾之泽抽抽鼻子,接着说:

    “师父,我想自己试试,虽然我还没有想好下一步该怎么办,但是我想自己来安排。你……能不能就像最开始一篇接一篇地毙我的稿子那样,只是看着我,不提醒我也不扶我,就让我犯错误摔跟头。我一定会再爬起来,然后继续努力,我会追上你的。”

    李润野不说话,只是静静地抱着他,心里千军万马呼啸而过。自己一心给他安排了一条康庄大道,怎奈这小子一门心思要去爬荆棘满布的羊肠小道!虽说是殊途同归,可平白要多吃那么多苦,栽那么多跟头又是何必呢?

    ”师父,”顾之泽从李润野的怀里挣脱出来,眼眶红红的,眼角还有水光,“你让我自己试试好不好?你看着我,我一定会成功的!”

    “这又是何必呢?”李润野叹息着说,他伸手抹去顾之泽眼角的泪,莫名地就开始心疼。

    “我就是想和你在一起,”顾之泽执拗地说,“真正意义上的和你在一起,不管是生活上还是在工作上。以后我可以给你做饭收拾屋子,也可以帮你给BBC、NBC写稿子,你要是累了烦了,我还可以养着你!我说过要给你买山区的房子,给你一间更好的书房,你想干嘛干嘛。”

    李润野的嘴角渐渐弯出一个骄傲的弧度,他慢慢地说:“第一,养我很费钱。”

    顾之泽抿着嘴角笑,点点头。

    “第二,我费劲心思都给你安排好了,结果你小子一点儿不领情不说,还指责我当初‘看着你犯错,一篇接一篇毙你稿子’,你说说看,这个人情要怎么还?”

    顾之泽粗鲁地两把抹干自己脸上的湿润,直接扑过去搂住李润野的脖子,“你想让我怎么还我就怎么还!”

    ***

    顾之泽虽然说得豪情万丈,但是真正操作起来依然千难万险。他在《晨报》一直处于赋闲状态,除了跟着马轩出去拍片就没什么事儿干。于是顾之泽把大量的时间都用来了解各个类型的新闻,想确定自己今后发展的方向。毕竟李润野说得对,一个小小都市报社会版记者,距离他的目标实在太过遥远。除了这些,顾之泽坚持每天看BBC、NBC,英语水平突飞猛进。

    李润野再也没跟他提过去《视窗》的事儿,甚至再也不过问他的工作安排,倒是辛奕看着李润野成天逍遥实在是有些忍不住了,每天把人抓过去打杂。

    这天,李润野从辛奕那里拿来一堆选题,正跟顾之泽讨论的时候一阵电话铃声响起。顾之泽手忙脚乱地抓过手机,瞥一眼屏幕后惊讶地叫了一声:

    “项大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月初就回来了,”项修齐乐呵呵地说,“你那里血雨腥风的我不好打扰你,再有几天我就该走了,找个机会出来吃顿饭聚聚呗。”

    顾之泽忙不迭地点头,择日不如撞日,当即决定今天就去。项修齐这回挑了一家家常菜馆,环境一般但是物美价廉,最重要的是菜馆门口就要烧烤摊位,烧烤配冰啤酒,项修齐说:“那才是男人吃的东西,炸鸡?炸鸡只能配番茄酱,哄孩子用的!”

    顾之泽坐在项修齐对面,觉得一年不见这哥儿们又黑了一层,如果被派去非洲的话,一定会有种“回到故乡”的亲近感。

    项修齐抓着一个烤生蚝吃得满嘴流汁,一边美滋滋地说:“这种地方不能让小云来,他这人装逼,跟他吃饭我吃不下去。”

    顾之泽攥着一把烤青虾,嘟嘟囔囔地说:“项大哥,你怕云哥吧。”

    “擦!我那是让着他!”项修齐放下蚝壳,擦擦油乎乎的手说,“你是不知道,他要一不高兴,那小脸一耷拉,小白眼一翻,随便说一句话能噎死你!我才不招惹他。”

    顾之泽豪气地一拍桌子:“哥,我今天陪你吃痛快了!”

    “仗义!”项修齐往嘴里倒一杯啤酒,冲顾之泽挤挤眼,“你……那个,你回去晚了他不生气?”

    “没事!”顾之泽很德性地一挥手,“我说了算!”

    项修齐从鼻孔里挤出一声“哼”,满脸写满了“鬼才信”三个大字,亮闪闪的,顾之泽摸摸鼻子低下头夹菜吃。

    “小顾啊,”项修齐转了个话题,“我看了你写我的那篇文章,写的真好,我都快不认识自己了。”

    “你这是夸人还是骂人呢?”顾之泽板着脸。

    “夸!向习大大保证,我真是夸你呢!”项修齐伸出右手,非常诚恳的样子,“我后来把那文章拿给我那些同事看,他们都说写得好。这么多年了,采我的稿子一大堆,你这篇绝对能排进前五名!”

    顾之泽笑得眼睛都看不见了,可笑了一会儿却又慢慢地垂下了嘴角:“我可能很长一段时间都不能写专访了。”

    “就因为那件事儿?”

    “是啊,”顾之泽叹口气,“闹得太大了,不管是我还是袁明义,都给报社带来了很大的影响。我们总编说让我先暂时不要跑外线,抛头露面的容易受到攻击。”

    “他这么想是对的,”项修齐赞同地点点头,“你们总编人还不错,跟我们秋姐差不多,挺罩人的!”

    “他不是罩我,是罩李润野,我算是蹭光的。”

    “甭管他冲着谁,肯罩着就行。”项修齐把筷子倒过来,把筷子头杵进嘴里剔牙,顾之泽叹为观止,很想把对方的嘴唇扒拉开来看看,他到底有多大牙缝,感觉应该很像河马的牙。

    “干嘛?”项修齐咧着嘴角,大喇喇地问,“看不惯?我们成天不是在荒山野岭里跑就是在枪林弹雨里钻,没你们都市闲人那些臭讲究!”

    “不是,”顾之泽摇摇头,一本正经地说,“我就是好奇你跟河马比谁的牙缝大!”

    项修齐没绷住,哈哈地笑了起来,他痛快地再喝一杯酒,然后说:“小顾啊,我还真是挺喜欢你这个性子的。你小子胆子大、脑子活,而且接人待物左右逢源,其实挺适合干我这行的。”

    顾之泽嗤笑一声不以为然:“大哥,左右逢源算褒义词?”

    “反正就那么个意思,”项修齐点点头,“我倒不是说都市报不好,不过时间久了你就会发现其实挺枯燥的,就老百姓那些事儿,来来去去的很容易就磨得人没激情了。”

    顾之泽放下筷子,颇为认真地问:“那你觉得时政类怎么样?”

    “别逗闷子了!”项修齐瞪大眼睛,一只巨灵神掌呼呼地抡起来用以加强自己肯定的语气,“时政那活儿简直能闷死人!你想啊,有点儿国计民生的大事小情都得中宣部统一口径,写出来的都跟官方声明一个模子,那有什么意思?别听他们说什么‘带着镣铐跳舞’,好像很高端,其实都是狗屁!”

    “那去电视台呢?”顾之泽问。

    “电视台?那得看你做什么了,我对广电那块不太了解,不过电视台挣钱多。”

    顾之泽低着头扒拉碟子里的虾壳,脑子里乱哄哄的,他忽然之间有了很多想法。可让他惊讶的是,他竟然完全不想把这些念头说给李润野听,他觉得自己有些矫情又有些不知天高地厚。

    项修齐可能是发现了顾之泽的沉默,他换了个话题开始兴奋地说战地记者生涯的刺激和激情,说到高兴处嗖嗖地挥舞着手里的筷子好像一只长矛。顾之泽听着听着来了兴趣,不由自主地跟着一起热血沸腾了一把。他忽然想起一年前自己采访完项修齐后说了句“很羡慕”后就把这事儿丢到九霄云外去了,完全就是风过无痕。

    可是今天,他再听到项修齐的讲述,忽然就有点儿坐不住了,那种在子弹裂空而过的声音中穿行,在火与血的天地里书写的刺激感让他怦然心动。他忽然觉得,自己也挺渴望那种生活的。

    作者有话要说:这……就是不砍大纲的下场……乃们不烦么?

    PS。关于回复评论,我想跟大家解释一下,其实每一条评论我都认真看的(喂,一共就那么几条……),也想认真回复的,但是这几天我重看了一下这文,觉得自己写的文简直……不能看啊不能看!再一看亲们的评论,更觉得没脸见人了,暗自唾弃:写成那样怎么好意思回复?回复了说啥?于是……就这么……拖延下来了,现在更没勇气回复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持证上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雨过碧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雨过碧色并收藏持证上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