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持证上岗 > 第130章 番外3(之二)

第130章 番外3(之二)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番外3(之二)

    这天早晨起来,孔兰香拎着篮子出了门,昨晚听邻居刘婶说田里的鱼很肥,她打算去捉两条来给儿子炖了补补。再者,今天家里还有位娇客呢。孔兰香一想到这儿,更是美滋滋的,她惦记着厨房里有新下的腊肉,经过一冬的熏制异香扑鼻,肥肉通明瘦肉赤红,切成薄片塞进鱼肉中,再配上、姜丝、独蒜、豆豉和肉蔻,小火煎制后加上山里的泉水炖煮,快出锅时滴入几滴家酿的甜米酒。汤色乳白,肉香中混着花香,闻起来就让人食指大动。

    孔兰香来到村口的水稻田边,顺着田垄往里走,水田里游弋着肥大的鲤鱼,它们采食落水的禾花,鱼肉上沾染了浓浓的花香。刘明远从小就喜欢吃禾花鱼,儿子小的时候,孔兰香会把鱼剖开来抹上粗盐腌制,然后放在火炉上烘干,再刷上一层自己亲手做的豆豉酱、洒上蒜、姜,辣椒末,做成外焦里嫩的湘家烤鱼放在刘明远的书包里,那就是儿子午饭的佳肴。

    十多年过去了,儿子每次回家不是冬天就是夏天,都不是吃禾花鱼的好时节,难得这次在暮春时节回家,孔兰香自然要让儿子大饱口福。这会儿都快到中午了,做农活的都回家吃饭了,水田附近一个人都没有,孔兰香循着田垄慢慢走,想要去水渠附近设个简单的网,禾花鱼警惕性不高,很容易捉。

    孔兰香卷起裤管,踩进及膝深的水里摸索了一会儿,从一张小网里拽出一条肥大的鲤鱼,扑啦啦地在手里挣扎,孔兰香看一眼鱼的个头,满意地丢进放在田垄上的小篮子里。就这么一抬头的功夫,冷不防瞥见垄上蹲着一个人影。

    “呀!”孔兰香拍拍胸口,“吓我了!”

    那人笑眯眯地看着孔兰香,用半生不熟的中文说:“你好。”

    “好,”孔兰香迟疑着点点头,排碧村靠近矮寨公路,最近随着旅游业的大力发展,小山村里的游客也越来越多,外国人也就见得多了,不过……孔兰香想:“这娃长得还挺好看,不像那些外国佬那样,个个牛高马大浑身长毛好像毛猴一样!”

    本着热情好客的原则,孔兰香笑着搭话:“你要去哪儿?”

    那人笑眯眯地摆摆手,表示自己听不懂,孔兰香想了想,拎着篮子蹬上田垄指着前方地说:“你要是想去公路上呢,就往前走,到了路口往西拐,走不远就是公路啦。”她连说带比划,力图让这显然是迷路了的小伙子找到方向。

    那人依旧笑咪咪地说,“你好。”

    “你好,”孔兰香叹口气,看来这人是真听不懂,她只得摇摇手说,“我先走了,你慢慢逛啊。”说完,当真挎着小篮子拔脚就走。刚走出去两步,她忽然想起来,自己不会外国话可儿子会啊。于是她又转过身子来招招手说,“要不你跟我来好了。”

    “你好。”那人还是笑眯眯地说。

    “好。”孔兰香无可奈何地垂下手,这个傻娃就会说个“你好”,自己要怎么帮他?

    那个人挠挠后脑勺,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条,对着纸条一个字一个字地念:“窝……招……溜……命……渊。”

    一共就五个字,其中三个还是孔兰香最熟悉的名字,老太太一拍脑门:“你找刘明远?”

    那个人兴高采烈地拼命点头,金色的头发映着阳光亮得耀眼。

    “哪,跟我走吧!”老太太豪爽地一挥手,转身带着那人往家走。儿子是“著名记者”,在国外呆了那么久,有几个外国朋友很正常。这人一定是听说儿子受伤了,特地千里迢迢来看望病人的。这么想着,孔兰香再看看这人,更是觉得小伙子长得帅又懂礼貌,果然比那些“毛猴子”顺眼多了。

    那人跟着走了两步,伸手去接老太太的小篮子,一边比划着示意“我帮您拎”,老太太摇摇手:“嗨,这能有多重,我自己拎着就行了,小伙子你跟我走吧。”

    一口正宗湘西方言听得那人直眨眼睛,正正自己肩上硕大的登山包,嘿嘿笑着又跟上了老太太的脚步。

    从稻田到家门口,百十来米的路没一会儿就走到了,孔兰香推开虚掩的房门站在小院门口中气十足地叫一声:“明远,有人找你。”

    ***

    刘明远彼时正在堂屋里和邻村的王依灵聊天。

    依灵是一周前前村的王婶子给介绍的,据说王婶子和王依灵家有着山路十八弯的亲戚关系。那天王婶子兴冲冲地端着一大海碗血肠来了,说是自己腊的,刚刚下梁端来给刘明远尝尝:

    “你小时候最爱吃我家做的血肠,每次做血粑鸭你一个人能吃半只!”

    刘明远感激地接过大海碗,随口让了一句:“王婶您坐会儿喝杯茶。”

    王婶子一屁股坐了下去,喝完了两大壶茶、磕了半斤瓜子扯了一个多小时的闲篇儿,终于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姑娘的照片。

    “明远哪,你看这姑娘,我家亲戚,知根知底儿的。再说人家也是大学生,在城里工作,每月也不少挣呢,今年26,你看,挺漂亮的是吧。”

    刘明远头疼地接过照片看了看:“嗯,挺漂亮。”

    王婶子……

    刘明远……

    “那,然后呢?”王婶子实在是耐不住,论起比耐心,七村八寨没人比得过刘明远,“看得上不?”

    “王婶,您看我这一身的伤,再说我将来的工作还不一定在哪儿呢,离家万里漂流异乡的。”

    “所以正好啊!”王婶子一拍大腿,整个人都兴奋起来,“依灵在家里是老三,上面一个哥哥一个姐姐,下面还有一个弟弟,不用她给老人养老送终,你要是去外地工作她可以陪着。再者,你这工作这么辛苦,身体又不好,身边没个人照顾怎么行。明远,不小了,32了吧?”

    刘明远含糊地点点头,觉得脑袋更疼了。

    “怎么样,见见面聊聊,年轻人多聊聊就有共同语言了。”

    “王婶,”刘明远决定快刀斩乱麻,这种事不能拖,“我觉得还是算了吧……”

    “哎呦,王婶子你怎么来了?”堂屋门口传来孔兰香的招呼声,打断了刘明远的话。刘明远眼睁睁地看着母亲走进来,两个人老太太热络地一聊,三言两语之间就把这事儿给定了下来,刘明远甚至连开口的机会都没有就被安排了一场相亲。鉴于他的伤势,相亲被体贴地安排在了他家里。

    所以,当孔兰香挎着小竹篮,领着一个帅气的老外走进院子时,王依灵已经跟刘明远聊了一个钟头了。刘明远无限地夸大了自己工作的危险性和不稳定性,又极力渲染了一下自己的伤势,力求听起来给人日薄西山朝不保夕的感觉,希望能以此吓退这个姑娘。

    王依灵听了半晌,抿着嘴笑了:“刘大哥,我懂你的意思。”

    刘明远腾的红了脸,有些尴尬地低下头。他很少跟年轻的姑娘打交道,平时接触最多的就是女记者,跟她们说话从来不用“含蓄婉转”。这好不容易“暗示”了王依灵半天,还被对方一句话就戳穿了,实在是有些难堪。

    “刘大哥,我也知道这事儿不靠谱儿,不过是我妈妈非强着我来一趟。你看,你也不用为难,到时候就说咱俩互相看不上就完了。”

    刘明远扯扯嘴角,勉强地笑一笑:“那个……真是对不起,我绝对没有别的意思,我就是……我心里……”

    王依灵伸手做个手势打断刘明远:“行了,我明白、我明白,我不会因为这个有什么想法的。那个……刘大哥,你给我讲讲你那些事儿呗,我挺好奇的。”

    刘明远非常感谢王依灵的善解人意,也就顺势转移了话题,两个人东拉西扯地闲聊了一会儿,竟然意外地投契。眼看着日头慢慢爬了上去,王依灵想要告辞,刘明远想起刚刚妈妈千叮咛万嘱咐要留人家姑娘吃顿饭,又念及一个姑娘家家的,走了几十里山路跑来“相亲”,还被自己一句话就撅回去了心里更是不忍,于是便热情地招呼:“留下来吃完午饭吧,我妈妈说要做禾花鱼的。”

    两个人正说着呢,孔兰香带着一个人推开院门进来了。

    ***

    刘明远在堂屋里一抬眼,就看到母亲身后跟着一个瘦瘦高高的人影,背上有个山一样的荧光黄色的登山包,他还没来得及看清那人的脸,就听一声惊呼:

    “刘,亲爱的!”

    转瞬间,那个身影连同背上蜗牛壳一样的登山包就向自己压了过来。刘明远下意识地张开双臂,直到那人扑进自己怀里,他才恍然意识到,诺瓦尔,来了!

    “刘!”诺瓦尔毫不迟疑地搂住刘明远的脖子,把自己的下颌安放在刘明远的肩上,那个位置最让他舒心,他笑眯眯地说,“我想你。”

    刘明远搭在他腰间的双臂微微用力,给了他一个实实在在的拥抱,别人也许看不出来,但是诺瓦尔激动得浑身都颤动起来。

    就在刘明远想要再说点儿什么的时候,诺瓦尔却又忽然松开了手,往后退了一大步:

    “对不起对不起,”他焦急地扎着双手,慌乱地说,“我会不会弄疼你?你的伤怎么样了?哎哎,我还背着登山包呢,这得多重啊……”

    刘明远微笑着伸手拍拍他:“没事,我已经好了。”

    “怎么可能!”诺瓦尔摇摇头,“不可能那么快的,你快坐下,站着对腿不好。”说完,轻轻推着刘明远坐了下去。

    孔兰香站在屋门口,刚看到诺瓦尔扑到儿子身上时急得两步就跨进了屋门,可还没等她伸手去拽人,诺瓦尔已经自己蹦开了。孔兰香长长地出了口气,转头发现婷婷袅袅站在一边的王依灵。姑娘高挑的个儿,长得也挺清秀,孔兰香看着是真满意。虽然儿子有了大出息,不过从老太太的内心讲,他还是希望能娶一个小城市里的儿媳妇,最好能知根知底的。这样的儿媳妇本分又能干,可比那些大城市里的娇小姐强多了,一想到儿子将来娶个媳妇不但不能照顾男人,搞不好还得儿子伺候她,老太太整个人都不好了。

    “小王啊,”孔兰香说,“中午留在家里吃饭,尝尝阿姨的手艺。”

    王依灵落落大方地道了谢,然后说:“我帮您一起做吧,虽然手艺不好,打个下手还是可以的。”

    “嗨,你们年轻人聊,跟着我一个老太太做饭干什么!”孔兰香带着几分薄责地说,心里对这个姑娘越发的满意了,这年月,城市里的大小姐哪有会做饭的啊!

    被诺瓦尔按进椅子里的刘明远也说:“你就别忙乎了,坐着一块聊会儿吧。”

    “算了吧,我那英语水平只会唱字母歌,我在这儿坐着大家都聊不痛快。”王依灵笑眯眯地说,“阿姨,我帮您做饭去吧。”

    说完,不由分说地接过孔兰香手里的小篮子带头往屋外走去。

    农家院的厨房通常都在一个角落里,王依灵熟门熟路地摸进去麻利地开始收拾鱼。孔兰香恶狠狠地瞪了儿子一眼,开始担忧自己这个傻儿子一点儿“怜香惜玉”都不懂,将来怎么疼媳妇?

    刘明远无可奈何地摊摊手,老太太哼了一声扭头也走向了厨房。

    “唉,”刘明远坐在椅子上轻轻叹口气,刚要转过身子去招呼诺瓦尔,却冷不防一阵温热的气息扑过来,眼前一花,自己的双唇就被另一双温热的嘴唇覆住了。

    湿滑炽热的舌尖,伴随着急促的呼吸,快得好像脑中的一个闪念。在刘明远还没有来得及捕捉的时候就已经退了出去。

    刘明远忽然有些不满,实在……太快了,他挑挑眉看着诺瓦尔。那小子白皙的脸上诡异地腾起两朵红云,目光竟然有些躲闪。

    “怎么?”刘明远好笑地问,“你在脸红吗?”

    “刘,”诺瓦尔咽口吐沫,把目光定在刘明远的手上,“我……我忍不住,我很想你。”

    “嗯,”刘明远温柔地笑了,“所以,你为什么脸红呢?”

    “我……我……硬了。”

    “啊?”刘明远这回是真惊讶了,他忍不住笑着把诺瓦尔全身都扫了一圈,肥肥大大的速干裤的裤型隐约有点儿“问题”。

    “刘,”诺瓦尔有点儿局促地站在那里,他低着头看着刘明远,纤细的身子微微弯着,仿佛被那硕大的登山包压得直不起腰来,整个人看起来竟然有些可怜兮兮的感觉。

    “刘,”诺瓦尔再一次低声说,“我真的,很想你。”

    刘明远觉得自己的心脏被一只大手猛然攫住了,这让他有些喘不过气来。他猛然站起身,一把把诺瓦尔的手攥进掌心里,“你跟我来!”

    诺瓦尔被刘明远拖着,踉踉跄跄地绕过堂屋的镂花木栅,穿过一个窄窄的游廊和一个青石板铺就的小天井。只来得及看到天井里有个大大的鱼缸和一株看起来很有年头的老树,诺瓦尔就被刘明远拽进了一间屋子。

    古老的刻花木板门在身后砰地关上,眼前骤然一黑,诺瓦尔只闻到一股淡淡的木头的香气就被裹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一双唇迫不及待地印上,舌尖被挑开,口腔里充满了另一个人的气息,干净而温暖,那是他熟悉的、思念的的气息。

    诺瓦尔挺起胸膛贴紧刘明远,放松了整个身体,全心全意地迎接并享受这个久违了的吻。

    作者有话要说:依零……你懂的。

    葡萄,从第一篇文直到现在,那么久以来非常感谢你的支持和鼓励,有你的鼓励我会继续努力哒。

    各位亲爱的新朋和旧友,蜗牛非常感激你们的一路陪伴,群么么哒!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持证上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雨过碧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雨过碧色并收藏持证上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