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持证上岗 > 第134章 番外3(之六)

第134章 番外3(之六)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乡村没有夜生活,天黑透了大家也就都回屋了,通常到不了十点全村几乎都入睡了。这两个人在寂静的河边溜达了很久,几乎要被凉风吹透了才牵着手溜回家,推开门时发现孔兰香坐在堂屋给他们等门。

    “妈,”刘明远忽地脸红了一下,“怎么还没睡?”

    “你俩没回来我不放心,”孔兰香仔细地看着这两个人,想要从中看出什么来却又怕看出什么来,“行了,你们赶紧去睡吧。”孔兰香最终还是摆了摆手,打发两个孩子去睡。

    刘明远欲言又止,迟疑了几秒后带着诺瓦尔往后院走了。回屋后刘明远让诺瓦尔先去洗澡,诺瓦尔贼兮兮地凑过去问:“洗完呢?”

    “洗完睡觉!”刘明远把睡衣扔给他直接把人推进了浴室。

    “真的不能一起洗吗?”诺瓦尔隔着门笑着问。

    “不能!”刘明远果断地转身回屋了。

    家里是老房子,浴室位于小院的一角,从父母房间的窗户看过去正好能看到浴室的门。刘明远有些鸵鸟地想还是再等等吧,让这层窗户纸再糊几天,至少让诺瓦尔安安心心地玩几天再说。

    等刘明远也洗完澡推门进屋时,诺瓦尔已经滚进了床里,正抱着被子正襟危坐地瞪着房门,眼睛瞪得老大。

    “你干嘛?”刘明远关好门去拉窗帘,看到北边父母房间的窗帘动了一下,漏出几缕光线来,他心里咯噔一下像踩在了横架在万丈深渊上的一根枯枝上。

    “刘!”诺瓦尔往床里挪挪,空出半张床来:“快上来,还挺冷的。”

    刘明远掀开被子躺进去,诺瓦尔自动自觉地从自己的被子里钻进去搂紧刘明远的腰:“刘……”

    刘明远不说话,只是低头看着他。

    “我想做,”诺瓦尔坦诚地说,“我知道你有伤,我可以……”

    刘明远没让他说下去,他猛地吻住他,一翻身把人压在身下。

    “行吗?”他问,手指轻轻滑过诺瓦尔脖颈,上面有个红色的吻痕。

    “行……可是你的伤……”诺瓦尔有些担心,可双腿已经控制不住地缠上了刘明远的腿,胳膊也抱紧了对方的脖子。

    “别管那个,”刘明远的声音有些不稳,他忽然焦躁起来,想要得到这个人,想要通过某种切实的、充满快感的方式来感受这个人,与他结为一体,藉由这个来确定彼此的存在,确定这种温暖的感觉。于是刘明远几乎是有点儿急切地把手指探进诺瓦尔的领口,慢慢滑过他笔直的锁骨,指尖上燃着火苗。

    “行吗?诺瓦尔,行吗?”他问,唇已经吻上对方的脖颈。

    “行!”诺瓦尔拼命点头,“我想跟你做,刘,我一直都想跟你做,怎么都行,只要你高兴。”

    刘明远旋即俯□子投入进去,诺瓦尔仰起头努力堵住自己的喘息声。于是,在这个夜晚,两个人用一种极端压抑但是极端快乐的方式确定了对方的存在。

    而在北屋,孔兰香拍拍熟睡的孙子小声问丈夫:“老刘,你说外国人是不是都喜欢抱人?”

    “嗯?”刘敬顺手关上电视问,“什么抱人?”

    “外国人啊,你看电视里外国人,跟人打招呼的时候不是拥抱就是亲脸,他们讲究这种礼节吧?”

    “哦,”刘敬浑不在意地点点头,“你看国家领导人出国访问还亲人家呢。”

    “那……也就是个礼貌对吧?”孔兰香急急地追问,神情迫切至极。

    “那肯定啊,这是礼貌,”刘敬拉好被子,疑惑地瞥了妻子一样,“这你得去问明远啊,他老在国外呆着,再说家里不是有个外国人吗?”

    孔兰香没说话,半晌讷讷地蹦出一句:“这是什么见鬼的‘礼貌’啊!”

    ***

    晨曦的阳光伴着手机闹钟声一起响起,刘明远一把抓过手机关了闹钟,皱着眉看看,那是诺瓦尔的手机,显示的时间是上午六点半!

    “上什么闹钟啊?”他嘟囔一句,低头看看蜷在自己怀里的诺瓦尔。赤|裸的身体紧紧贴着,两个人的体温完全抵御了山里的清寒。刘明远用手指轻轻滑过诺瓦尔的脸颊,昨夜的情形零散地浮现出来。

    他记得诺瓦尔紧紧缠在自己身上的感觉,也记得进入时的那种火热,怀里的这个人有着欧美人的大高个儿却又纤细柔软。刘明远抱紧他时脑子里有些恍惚,这副身体在那个时候怎么就能爆发出那么大的能量呢?好像密集成网的枪弹在他面前都是儿戏一样。

    “嗯,”诺瓦尔低低呻|吟一声,皱皱眉眯着眼睛嘟囔,“刘?”

    “嗯,还早,接着睡。”刘明远在他额头上印一个吻。

    “闹钟响了吗?”

    “嗯,你上闹钟干嘛?”

    “顾……说要早起,否则会失礼。”诺瓦尔根本连眼睛都睁不开,只是更往刘明远身上贴了贴,他还想睡。

    “睡吧,没事儿,我陪你。”刘明远拉拢被子把人裹紧,决定今天无论如何要给顾之泽打一个电话,这小子最近实在是皮痒。

    最后两个人起床时已经九点了,诺瓦尔一边穿衣服一边非常紧张地问:“会不会太晚了?”

    “没事,”刘明远挤挤眼,:“就说我俩聊天来着,聊得太晚了。”

    诺瓦尔凑过去问:“要不,我们再晚点儿?”他的目光带着火苗一路扫过刘明远的身体,刘明远笑着把人推开:

    “赶紧洗漱去,一会儿都该吃午饭了。”

    打开房门时,看到孔兰香正在院子里洗床单被罩,旗子一样挂了一院。刘明远看了看那熟悉的床单,脸上的笑容退了下去了:

    “妈,大哥房间的床单不是才洗过的吗?”

    “反正换下来了,就给他洗洗。”孔兰香头也不回地说,“我给明华打了电话,他这几天不会回来,你让那娃儿住你哥的房间吧,两个大男人挤在一起睡不适合,再说也不舒服。”

    刘明远迟疑了一下不知道该说什么,沉默地看着母亲的背影,诺瓦尔乖乖地站在他身后,虽然听不懂但是手心里全是汗。

    “妈,我觉得……”

    “明远,”孔兰香打断了儿子的话,“人家外国人的礼仪跟咱们不一样,他们见面拥抱一下亲一下的很正常,可是这要是在中国就不合适了。你跟那娃儿说一声,让他也注意一下,毕竟咱们这里还是个农村,这街坊四邻看到了也不好。”

    “好,”刘明远点头,“但是妈妈,大哥的房间……”

    “你大哥的房间我已经收拾好了,绝对比宾馆干净,你就放心吧。”孔兰香把一绺头发别到耳后,定定地看着刘明远。

    “好的,”刘明远微微叹口气带着诺瓦尔去堂屋吃早饭。

    诺瓦尔刚刚拐过木栅,就急火火地追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

    刘明远没说话,只是把人按在桌边,小米粥,热腾腾的馒头,外焦里嫩的煎荷包蛋,还有湖南特色小菜。刘明远看着一桌子,可以想象母亲是如何一大早就起床忙乎这顿饭的,拿起一个馒头,热的烫手。家里通常七点就吃早饭了,这会儿都九点多了,这小米粥和馒头也不知道妈妈热了多少次。

    “诺瓦尔,”刘明远对诺瓦尔说,“可不可以再给我点儿时间?”

    诺瓦尔捧着小米粥点点头:“刘,虽然我很想得到你父母的祝福,但是如果你觉得不合适……也可以不说……”

    刘明远伸手敲敲他的额头:“别傻了,怎么能不说?总不能瞒一辈子,早晚他们会知道的。”

    诺瓦尔学着刘明远在馒头里夹了辣酱和腊肉,一口下去香得眼睛都眯起来了。刘明远看着他,忽然觉得所有的麻烦都不是麻烦了,这个人陪在自己身边,就没什么问题不能解决。

    刘明远想让父母逐渐适应诺瓦尔的存在,他会在场院里搂着诺瓦尔的肩指给他看房檐下的燕子窝,也会在天井里和诺瓦尔肩并肩地用PAD刷微博,举止亲昵但不逾矩;还会握着诺瓦尔的手教他写毛笔字……

    孔兰香一天天看着,越来越沉默越来越慌张,她无数次地用各种方式提醒儿子“礼貌礼仪”,但是刘明远总是笑一笑说“诺瓦尔不是外人”。不是“外人”,难道是“内人”?孔兰香手脚冰凉有些混乱,她发现事情正朝着一个不可挽回的局面发展过去,而刘明远——他乐见其成。

    刘明远觉得自己这辈子干的最残忍的事情莫过于此,但是他也明白自己的心,清楚地知道,这件事——他避无可避。

    ***

    这天吃完饭,刘明远忽然问诺瓦尔想不想去看萤火虫,这个时节河边会有萤火虫活动。诺瓦尔从小生长在钢筋水泥的大都市,对自然界的万物有种天然地喜爱,自然毫不犹豫地跟着刘明远就出了门。

    孔兰香一路跟到小院门口,几次三番想要阻拦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只得眼巴巴地看着两人走远。她站在门口半晌,天色全都黑了下来才颓然地翻身回屋,拣了把椅子坐在没开灯的堂屋里,看着漆黑的院子发起呆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大门轻轻的响了,紧跟着两个人的脚步声响起,还有儿子轻轻的笑声。

    孔兰香心里一疼,在她的记忆里刘明远极少这么开怀的笑过。念书的时候家里穷,这个孩子每天除了学习便是帮家里干农活,邻居家牛牛满院子追鸡抓狗的时候他在地里插秧拔草;等上了大学,生活也富裕了,他却更沉默,每年寒暑假回到家里便只会闷头看书,每次问他有没有女朋友,他总是咧咧嘴说“没合适”的;好不容易工作了,又跑得那么远,从来也没听他说过找对象的事儿……似乎“沉默”成了刘明远的标签,在日复一日的沉默中,刘明远一点儿也不快乐。

    现在,诺瓦尔来了,短短的几天里刘明远笑的次数恐怕比之前两个月加起来还多,这种发自内心的欢笑让孔兰香又心酸又惊惧,又欣慰又焦虑,她怔怔地看着屋门,完全没有反应。

    刘明远拉着诺瓦尔走进堂屋时,就着朦胧的月光依稀看到有个人影坐在那里,他飞快地松开手试探着问:“妈?”

    孔兰香死死地盯着儿子的手说不出话来,只是从鼻子里嗯一声。

    刘明远伸手按亮了灯,而诺瓦尔下意识地拢了拢领口,目光有些躲闪。孔兰香在那一瞬间似乎瞥见诺瓦尔脖颈上有什么,但又拿不太准,一时间百爪挠心焦躁不安,之前那些模模糊糊的画面,隐隐约约的猜测又浮现在眼前。她仔细看着这两个人的神色,那个念头越来越清晰越来越强烈。

    “怎么才回来?”孔兰香的声音有些抖。

    “多聊了一会儿,”刘明远回身插好房门跟妈妈道晚安,“您赶紧去睡吧,一会儿我们也睡了。”说完便带着诺瓦尔往后院走,孔兰香看着两道背影心里猛地一沉,一股凉意泛了上来。在堂屋明亮的灯光下,她清晰无误地看到两个人身上沾了湿湿的泥土,还有绿色的草汁,好像在河边的草地里滚过一圈儿一样。

    孔兰香踉踉跄跄地走回自己的房间,脑子很乱,以前在戏里看到的一些片段浮现出来,恍惚间好像听闺女闲谈时也聊过一些从未听过的名词,她的心跳得很快,她忍不住想,儿子……也许就是那种人吧?挣扎了一会儿,她跟刘敬说:“明天让明雅回来一趟吧。”

    ***

    第二天上午,刘明远照例去敲诺瓦尔的房门。一开始诺瓦尔对这种“分居”的安排非常不满,但他很快地妥协了,他对刘明远说:“我们还有很长的时间,我不在意这几天。”

    刘明远笑了。

    但是诺瓦尔的“不在意”跟常人的“不在意”还是有区别的,在分居的第二天刘明远就发现家里开始“闹耗子”。每天半夜快十二点时,一定会响起轻微的敲门声,然后有个黑影风一般溜进来,一路滚上他的床钻进他的被子里……天快亮时,这人又偷摸溜回去。这么一折腾,诺瓦尔天天睡不醒,刘明远就每天去叫人。

    所以刘明远按照惯例去敲诺瓦尔的门时,诺瓦尔其实睡得正熟,可是看看表,再不起床连午饭都要错过了,于是刘明远硬着心肠把诺瓦尔从屋里拖了出来。孔兰香正在院子里洗菜,扭头看到两人便说:

    “你俩先去喝碗粥,”孔兰香在衣襟上擦擦手说,“一会儿吃完午饭去接明雅吧,她说下了夜班就回来。你爸爸送松松进城了,估计要晚上才回来。”

    刘明雅这个月上大夜班,孔兰香心疼女儿劳累,通常都让她住城里的宿舍。刘明远明白,小妹这趟回家一定是有缘故的,他隐隐地有了种预感,恐怕诺瓦尔是躲不过去了。

    中午吃完饭后不久刘明雅就回来了,撂下包还没来得及跟哥哥说几句话就被母亲拉进了房间,留下刘明远和诺瓦尔面面相觑。

    “诺瓦尔,”刘明远斟酌地说,“我担心今天就会摊牌,你……行吗?”

    诺瓦尔抓住刘明远的手,认真地说:“我没有问题,我来之前就已经想好了,我们一起来解决这个问题。”

    刘明远叹息着说:“我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

    刘明雅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她从母亲房间里出来时头都炸了!她困兽一样在小小的天井里转了无数圈,几乎要将脚下的青石板磨成一面镜子。

    刘明远推开窗户:“小雅进来!”

    刘明雅看一眼二哥平静的笑容,咬咬牙跨进了门。

    诺瓦尔走过来站在刘明远身边,刘明雅觉得自己的眼睛都不知道放在哪里合适了,她支支吾吾地说:“二哥,我……妈妈她……”

    “妈妈想让你问我什么吗?”

    刘明雅点点头,“我觉得妈妈是想多了,她……可能有点儿太敏感了,哈哈,毕竟二哥你也老大不小了,村里跟你一样大的人孩子都上小学了,你是不是也应该考虑一下了?”

    “小雅,不要绕圈子。”刘明远淡淡地说,“有什么话直接说。”

    “大哥,”刘明雅咬咬牙,豁出去了一样问,“你什么时候找女朋友?”

    刘明远凝眉定目的看着自己的小妹,淡淡地说:“我不可能会有女朋友。”

    “大哥?”刘明雅的脸色变得苍白。

    “小雅,”刘明远当着妹妹的面把诺瓦尔的手握进自己的掌心,“你是学医的,你接受过高等教育,你应该明白,有些事情不是我个人努力就可以挽回的。”

    刘明雅死死地盯着那双握在一起的手,嗓子里堵着好大一团。她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她当然知道这种事不是能“改”过来的;她也了解二哥,她知道这绝不是二哥的一时糊涂或者一时冲动,他一定是把所有的后果都考虑得一清二楚了。

    还能说什么呢?

    刘明远叹口气对妹妹说:“我大学时就知道了,但是我不敢对任何人说,我读了很多书,我把李银河的作品挨个翻了一遍,我还咨询了心理老师……小雅,我几乎求助了所有我能求助的人和机构。但是,我没有办法,我对女生完全没有感觉,如果……我想我这辈子也只有一个人过下去了。”

    “二哥!”

    “我不是威胁你,也不是撂狠话,小雅,我只是告诉你一个事实。这十几年来我一直一个人,我不敢踏出这一步,我错过了很多。但是,我现在不想错过他。”

    刘明雅把目光投向诺瓦尔,诺瓦尔露出一个真诚的笑容。

    这个人很帅,从一个女性的角度来衡量是非常帅,但刘明雅知道诺瓦尔不仅仅是帅而已,这个人救过二哥的命,这个人单枪匹马地守着一堵断墙跟暴徒对抗,这个人千里迢迢辗转奔波只为了能在第一时间赶到二哥身边……

    诺瓦尔慢慢地说了一句话,刘明雅眨眨眼说“停,我的英语全都还给老师了。二哥,他说什么?”

    刘明远看一眼诺瓦尔,两人在瞬息之间交换一个彼此都明白的眼神,他说:

    “他说他会一直陪着我。”

    “就……这样?”

    “就这样,”刘明远忽然笑了,笑得轻松洒脱,“在我们看起来,爱情其实很简单,就是互相陪着对方,他会陪着我,不管是在中国还是法国,甚至在战场上,他会像以前那样陪着我、挡在我前面。”

    刘明雅没说话。

    “我不会离开他。”刘明远淡淡地说。

    作者有话要说:还有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持证上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雨过碧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雨过碧色并收藏持证上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