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好想你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冷帝霸宠,妖后狠猖狂,我好想你

    猛地睁开眼睛,看着天花板,薛沛有些难受的扶住额头,缓缓起身,薛沛眉头紧皱。舒悫鹉琻刚刚那是……梦?

    可是,她怎么会莫名其妙的梦到南宫啸?所以,刚才的事是真的……

    攥紧了拳头,薛沛的眼睛渐渐变得冰冷。若是南宫啸敢违背诺言,伤害席沉,那么,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她一定要让南宫啸生不如死!

    然而,此时此刻依旧在沉思中的席沉却并不知道,一场阴谋正敛藏了气息,悄无声息的接近,拉起了大网,等着他自己靠近……

    半个月的时间说长也不长,说短也不短,说长也不长,反正对于薛沛来说,非常的短暂,睡着睡着,就过去了。

    半个月,薛沛如约来到城郊树林,谁知道炎罗却先来了一步。

    懒洋洋地搭着呵欠。虽然这几天她基本上都在睡觉,可是其余的时间几乎全都用在修炼上了,她可是打算在最短的时间内突破到风之幻术的巅峰啊。

    而现在,诶……薛沛觉得丢人啊,那么多天,居然才到达了中介和巅峰之间……

    见薛沛到来,炎罗开口便道:“现在开始么?”

    闻言,薛沛歪着脑袋,眼睛滴溜溜的转了一圈,道:“十招,十招之内你伤不到我就算你输,而且,我不躲不闪。”

    闻言,炎罗浑身一怔。不躲不闪接下他的十招?

    炎罗的眼神瞬间变得深沉。这些天他专心修炼,成功突破到了电之幻术的巅峰,此时的他已经是电之幻术的巅峰,与火之幻术的巅峰。

    若是高手,也没有多少人真的能够毫发无伤的接下他的十招。

    可是这个女人……看着薛沛那双闪耀的凤眸。她就如此有自信么?是因为她从未输过,还是因为她确实很强?

    “那么,我就点到为止。”

    最后,炎罗还是不太确定薛沛究竟与没有那么强。闻言,倒是薛沛微微一笑,无比轻松的站在原地,道:

    “你以为你有那个能力么?”

    薛沛不知道炎罗有多强,可是,两个月内就算天赋如何好,功力如何突飞猛进,却绝对不会有她这么强。

    思虑之间,炎罗已经向薛沛重来。

    他握紧拳头,而他的拳头上有着灼热的火焰,将靠近的树木瞬间烧成灰炭。见此,薛沛赞赏的推了一声口哨。

    不错嘛,火之幻术的巅峰,不错不错,但是,还不是她的对手!

    看着那越来越近的拳头,薛沛还是那么不紧不慢,只是手成爪状,冲着炎罗的方向猛地一挥,下一秒,炙热的火焰凭空出现,急速击向炎罗。

    看着那以排山倒海般的威力袭来的火焰,炎罗心里除了震惊还是震惊。这也是火之幻术的巅峰……可是为什么,他却觉得这威力远在他之上?

    然而,还不等炎罗想个明白,那灼热的温度已经扑面而来。薄唇一抿,炎罗迅速收回手中的火焰,飞速翻身,险险躲开那火焰。

    然而,那火焰错过炎罗的身边,继续向前冲去,随即,巨大的爆炸声响起,薛沛的面前,炎罗的身后,已经是一片火海。

    绝美的脸庞被火光照的通红,薛沛却面色不改,道:

    “还剩下九招,你可要使出全力,否则,下一次可就没这么好的运气可以躲过了。”

    闻言,炎罗却勾起了笑容。这个女人,真的非常强大!

    接下来,炎罗双手张开,而炎罗的手心中突然冒出金光,随即形成一簇簇的闪电,将炎罗的手臂旋绕住。

    手成爪状,炎罗以比之前还要快的速度向薛沛袭去。

    而薛沛则是再次赞赏地吹了个口哨,完全没有一点战斗中的紧张感。

    可是,薛沛却是真的觉得炎罗是一个可塑之才。看起来年龄也不大,可是火之幻术和电之幻术居然都是巅峰!

    在同龄一辈之中真的是佼佼者。不过,还是无法与她匹敌。

    看着那向自己袭来的闪电,薛沛还是一样的悠闲,随意的伸出一只手,掌心对着炎罗,微微一笑,随即,拥有风一般的速度的闪电从薛沛手中飞出。

    看着那速度非凡的闪电,炎罗又是一惊。他没想到薛沛居然也会电之幻术,而且,这威力……和刚才一样,明明同样是巅峰,却在他之上!

    然而,炎罗却又明白,以这个闪电的速度,他不可能完全躲开。

    既然如此……猛地咬牙,炎罗将手中的闪电送了出去,随即身形一闪,想要最快地远离那一次的攻击。

    然而,在他预料之外的是,他的闪电在一瞬间被薛沛的闪电吞没,随即,以极快的速度,穿透他的肩膀。

    肩膀上传来的火辣辣的同感,以及鼻尖那被烤熟的肉的味道,让炎罗不由得凝重起来。

    原本他以为靠自己的闪电就算不能吞噬薛沛的闪电,也可以拖延一点时间。但是,他的闪电却在一瞬间被吞噬。

    然而,一秒之后,身后再次传来巨大的爆炸声。

    伸手捂住几乎被烤熟的肩膀,炎罗头冒冷汗,双腿颤抖的站着,靠在一棵粗大的树上,大口的喘息着。

    双眸半眯着看着那个依旧巧笑嫣然的女人。

    那一席红衣在火光之中越发惹眼,那张狂飞舞的发丝,就如她爆*发出来的王者霸气一般,夺目耀眼。

    这个女人,真的有资格如此张狂!

    可是,炎罗真的想不通,明明他们都是巅峰,为什么她的幻术对他的幻术却有着压倒性的威力?

    看着炎罗头冒冷汗的模样,薛沛只是笑了笑,道:

    “还有八招,你还要继续么?”闻言,炎罗不由得一笑,随即倔强的直起身体,一边运起自己的幻术冲向薛沛,一边大喊:

    “当然!”

    看着向自己重来的炎罗,薛沛唇角缓缓勾起,笑容变得飘渺。

    一边用自己的幻术化解炎罗的幻术,表面上的笑容却在火光之中越发耀眼。真是一个倔强的孩子呢。

    既然如此,好好调*教他一下也未尝不可。

    十招对于薛沛来说只是眨眼间的事情,可是对于炎罗来说却如同几年一般漫长。

    特别是,每一次自己的幻术被薛沛的幻术吞没的时候,自己被薛沛的幻术的威力所伤害的时候,时间仿佛格外的慢。

    十招过后,炎罗已经趴在地上爬不起来了,身上到处都是被烧过的痕迹,还有几处的肉已经被烤熟了。

    可是,炎罗至今为止都没有因为痛而喊过一声。

    笑着在炎罗身边蹲下,薛沛毫无自责的伸手戳着炎罗身上的伤口,让炎罗痛到倒吸了不知都多少口冷气。

    看炎罗那差点扭曲的表情,薛沛好笑的开口:

    “明明很痛,怎么就不说呢。明明知道自己赢不了,怎么还硬要上呢。”

    闻言,炎罗只是看着薛沛,一语不发。撇了撇嘴,薛沛捏着炎罗的脸。要知道,薛沛每次使出幻术的时候,都是刻意避开了炎罗的脸。

    没办法,谁让这男人长得这么妖孽呢,让薛沛实在是‘于心不忍’啊。

    “你很有天赋,我有意收你为我做事,你觉得呢?”闻言,炎罗还是只是看着薛沛,没有说话。

    薛沛倒也不着急,只是捏着炎罗的脸,当做解闷。

    许久,久到薛沛的腿都有些发酸了,炎罗才缓缓从地上起身,道:“好。原本的条件就是我输了就认你做主子的。只是,我希望你可以让我变得更强。”

    说到后面,炎罗满脸认真的看着薛沛。见此,薛沛只是扯了扯嘴角,跟着站起身,留给炎罗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转身离去,道:

    “放心。我不会留下无法变强的人的。”

    闻言,炎罗的唇角这才缓缓勾起,缓步跟上薛沛的步伐。

    薛沛直接带着炎罗回到夜阁,只不过,薛沛特地选择了一条最为艰险的路途,等来到夜阁的大门前的时候,炎罗几乎已经站不起来了。

    不光是因为路途实在太过艰险,而且几乎都是直线上坡,更何况刚才他与薛沛打斗时的伤口还疼痛不已。

    薛沛看也不看一眼跌坐在地上的炎罗,只是推开大门。

    “属下等参见阁主。”

    依旧是气势如虹的声音,让炎罗不由得诧异的抬头,入目的就是一片黑压压的人群。

    站在最前面的八个组的组长看到薛沛的身后还有一个人,不由得微微皱起眉头。倒是薛沛全然不在意,以便进入城堡,一边开口道:

    “噬星,这小子就交给你了,将他的能力逼到极限,强化他的所有感官和能力,能做到么?”闻言,噬星毫不犹豫地应下。

    随即,噬星走到炎罗的面前,随手将炎罗拉了起来,消失在原地。

    城堡的大门缓缓关上,八组组长除了噬星以外,全部都来到薛沛跟前。最先是青龙忍不住开口问道:

    “主子,那个男人是谁啊?”

    闻言,薛沛用右手背托着下巴,微微一笑,道:

    “从前,是鬼谷的人,而且……是个领导型人物。”闻言,几人均是大惊,不由得面面相觑。鬼谷的人!?

    白虎忍不住站出来,道:“主子这不是引狼入室么?鬼谷的人在江湖上一向横行霸道,与我们也是井水不犯河水,如今为何……”

    可是,回答他的不是薛沛,而是八个组长中另一个冷静的人物,诛星。

    就见诛星双手环胸,深沉的双眸看着永远面带微笑的薛沛,淡淡的开口道:“青龙,你没听到主子说么,那个男人从前是鬼谷的人,不代表现在也是。”

    闻言,青龙这才安静下来回到自己的位置。看了看表情深不可测的诛星,薛沛赏赐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道:

    “真不愧是诛星。没错,那个男人现在已经不是鬼谷的人,因为,他已经是我的人了。我看他的天赋不错,就顺手捡了回来,要好好教育人家哦。”

    说完,薛沛还附赠了一个诡异的笑容。闻言,七个组长中除了最冷酷的煞星,最冷静的诛星,其余的五个全都露出邪恶的笑容。

    主子可是说了,要好好的‘教育’人家啊……

    之后,薛沛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站在窗户前,眺望着远处连绵不断的山峰,看着那渐渐西沉的夕阳,橘红的天空中却放映着席沉的脸。

    轻轻叹息,薛沛敛下眼睑。半个月没有看见他了……

    还剩下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南宫啸帮她准备的试炼就会开始,到底是什么呢?席沉的选择,又会是什么……

    忍不住攥紧双手。好想,好想见见他……

    哪怕现在的这个时间段去见席沉很狡猾,可是,她想见他……

    就算心里想要让席沉自己做出选择,可是薛沛终究忍不住自私,想让席沉的心偏向那个作为南宫沛的她……

    其实,也没什么不可以不是么,没有人说过不许她去见他。那么,要去么?

    心中充满了犹豫,薛沛抬起头看着那片橘红的天空,席沉的脸在薛沛的眼前越来越清晰,那闪烁着点点柔光的眼神,越来越清晰……

    猛地睁开双眸,薛沛单手撑在窗台上,身体一跃而起,直接从窗户跳了下去。

    若是有人看见,肯定会大声惊呼。苍天啊,那里可是五楼啊!

    然而,在冷冽的风中下降的薛沛却一如既往的冷静,只见她将手一挥,低声道:“小东西,出来!”

    下一秒,从薛沛的袖子中飞出红色的东西,随即,那东西变大,竟然在薛沛落地之前将薛沛稳稳地接住,随即飞向远方。

    而那个红色的东西,就是传说中的小蛇没错。

    飞行在云海之上,薛沛淡定的坐在小蛇的身上,垂眸看着那漫无边际的橘红色云层,脑海中只留下了席沉这个名字。

    席沉,你等等,我现在就去见你……

    说到底夜阁和帝都的距离也不算太远,至少以小蛇的速度来看,半个时辰不到就可以进入帝都出现在墓王府。

    当夜幕刚刚降临的时候,薛沛就已经乘着小蛇出现在墓王府的上空。

    看着灯火光明的墓王府,薛沛忍不住笑了笑,随即说道:“小东西,下去。”下一秒薛沛就急速往墓王府降落。

    在王府内巡逻的沉景只觉得从天空中一阵强大的压迫感飞速而下,猛地抬头,就看见一条巨大的红色蟒蛇向墓王府冲来。

    心中大惊,沉景根本没时间招来帮手,直接运起自己的幻术攻向那条巨大的蟒蛇,然而,却见那红色蟒蛇头上突然出现一个红色的身影。

    看着扑面而来的火焰,薛沛只是抿了抿唇,随手一挥,那火焰就消失不见。

    随着自己的幻术被瓦解,那抹红色的身影越来越清晰,沉景这才愣住。那是……天宫山庄庄主南宫沛!

    不理会呆愣的沉景,薛沛从小蛇的头上一跃而下,随手一挥,念道:“小东西,回来。”

    下一秒,只见一阵红光闪过,那条巨大的红色蟒蛇已经消失不见,而薛沛也是随之消失。实则是前往书房。

    从书房外的窗户看进去,薛沛只看到一个倒影在窗户上的人影。

    微微一笑,薛沛轻轻地推开门,随即就听到席沉淡漠的声音:“本王说过不用晚膳,出去!”闻言,薛沛眉头一皱。

    这个妖孽没有吃晚膳?可是,当看到那埋着头拿着毛笔不知道在些什么的席沉,薛沛心中的恼怒却又烟消云散。

    许久没听见该有的声音,席沉只是皱了皱眉,却没有抬头。

    可是,随即一阵风从没有关上的门吹入,席沉只觉得鼻尖旋绕着点点的幽香。浑身一震,这个味道……

    捏紧了手中的毛笔,席沉不敢抬头。

    这半个月以来他想过多少次南宫沛会不会来找他,可是,每一次抬头,却谁都没有,每次,他总会出现幻觉,以为南宫沛来了。

    所以这一次,不管那感觉再如何真实,他都不敢抬头。

    他害怕的是,明明鼻尖的味道如此真实,可是一抬头却发现又是幻觉。

    见席沉愣怔却又没有抬头的模样,薛沛只是微微一笑,缓缓走近席沉,将自己的手伸向席沉的脸,同时轻声道:

    “半个月没见,你不想看看我么?”

    与此同时,手附上席沉的脸庞。那如此清晰的声音,脸庞如此真实的触感与温度,让席沉睫毛微颤。

    许久,席沉才缓缓抬头,入目的,是那飘渺的弧度,那戴着面具的绝美脸庞。

    终于看见那一张日思夜想的脸,薛沛忍不住抿紧了红唇,慢慢的抚摸着席沉的脸,嘴唇轻颤,声音颤抖地道:

    “席沉,我好想你。”

    说完,下一秒,薛沛不顾一切扑入席沉的怀里,将脸深深地埋在那坚实的胸膛,双手紧紧地搂住席沉的腰。

    僵硬着身体,席沉的睫毛依旧在颤抖,目光缓缓放在怀中的人儿身上,那真实的温度和特有的气息,这才猛地让席沉惊觉,这不是幻觉!

    席沉双手颤抖,忍不住轻轻搂住薛沛。没有消失,真的不是幻觉!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冷帝独爱,妖后狠猖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艳红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艳红尘并收藏冷帝独爱,妖后狠猖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