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冷帝独爱,妖后狠猖狂 > 身份揭穿(精)

身份揭穿(精)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冷帝霸宠,妖后狠猖狂,身份揭穿(精)

    微微一笑,薛沛转身面对凝玉的尸体,道:

    “这个很简单。舒悫鹉琻”然而,就在薛沛准备挥手的时候,凝玉的身上突然有一个地方闪闪发光。微微眯起眼睛,薛沛蹲下身。

    伸出手将那个东西拿起,薛沛水眸一闪。这是……丝线!

    这已经是第三次了,已经是第三次有人用傀儡术让人接近她,然后伺机将她打成重伤或者杀害了。

    可是……不对,这一次的凝玉似乎没有任何攻击力。

    那么,到底是为什么要利用凝玉呢?突然,薛沛的脑海里闪过顾欢刚刚说的话:“再怎么说,她好歹也是南诏国的凝玉公主……”

    没错!南诏国,南诏国的公主凝玉公主。那个人绝对是想让她动手杀害凝玉公主,然后挑动西夏国和南诏国的战争。

    然而,到了那时,她就会是天下的罪人。

    原来如此,这一次打的是这个主意啊。可是,这么做对那个人有什么好处呢?

    那个人到底是想要从她这里得到什么呢?

    思虑间薛沛将丝线收了起来,随即站起身,挥手扬起火焰,将凝玉的尸体包裹在熊熊大火之中。几分钟自后,化作烟尘消失在空气中。

    冷眸扫过每一个人惊恐的表情,薛沛再次道:

    “你们最好把今天发生的事情要么忘了,要么烂在肚子里,要是让本王妃知道有谁泄露了,那么,那个人的下场绝对比这个人要惨百倍!”

    闻言,所有人浑身一颤,随即纷纷点头,然后迅速逃离现场。

    见此,薛沛这才转过身看着亭子里的人,勾起一抹淡然优雅的笑容,道:

    “近日发生了一些插曲,扫了各位的兴致真是不好意思,不如近日就先到这里好了。各位夫人小姐是同我们一起回落王府取走你们的马车,还是……”

    说到后面,薛沛微微一顿,连忙有一个夫人站起来,道:

    “不用麻烦了,凝月湖离我们府里也不远,我们就步行回去了,明日再让家丁去落王府将马车取回就是了。”

    闻言,薛沛笑着点了点头,然后看向顾欢,道:

    “三嫂,我们回去吧。”随即,薛沛仿佛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对在一旁安静坐着的青莲开口道:

    “本王妃奉劝青莲公主,最好尽快回北沅国,或者在回北沅国之前闭门不出,谁去见你最好都不要理会,否则,后果可是很可怕的。”

    闻言,青莲抬起头看着薛沛,然而,薛沛却已经和顾欢离开了亭子。

    青莲看着薛沛远去的背影,唇角忽然缓缓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缓缓站起身,轻声低喃:“终于见到你了……”

    回到落王府,刚好遇到席沉和席落从书房里出来。

    席沉见到薛沛,连忙上前,上下打量着薛沛,道:“没事吧?”闻言,薛沛眨巴着眼睛,然后摇了摇头,道:“没事啊,怎么了?”

    闻言,席沉也没有说话,只是看着薛沛。

    见此,薛沛看了不远处的席落一眼,然而席落则是回了薛沛一个眼神,然后就揽着顾欢转身离去。

    明白席落那个眼神的意思,薛沛笑了笑,看着席沉,道:

    “表哥对你很满意。”

    闻言,席沉微微一笑,然后搂着薛沛的腰向府外走去,道:“我可是你看上的人,怎么可能会差呢?”

    闻言,薛沛赞同的点头,道:“这倒是,我的眼光一向很好的。”

    无奈的笑了笑,席沉扶着薛沛上了马车,随即才跟着上去。马车开始行动起来。他们两个人一起的旅途,也正要开始……

    翌日,天色还是黑漆漆的时候,薛沛就已经醒了,看着身旁仿佛依旧在睡觉的席沉,薛沛微微一笑。

    会回来的,一定会回来的!

    薛沛轻手轻脚的披上衣服,随即瞬间消失在房间之中。然而,在薛沛消失的下一秒,席沉却睁开了眼睛。

    垂眸看着身边的位置,随即,薄唇微抿,轻声叹息。

    回到了山洞里,薛沛就看到绯焰坐在椅子上,仿佛在等着她。走了过去,薛沛随手抄起一旁的魔女装束,飞快的套上。

    绯焰只是淡淡地看了薛沛一眼,道:

    “你真的打算去?你根本不知道地煞真正厉害的地方,你……”

    还不等绯焰把话说完,薛沛已经戴上了面具,唇角勾勒出一抹诡异的弧度,笑道:“就是这样,才会觉得更有趣啊。”

    闻言,绯焰除了无奈以外,只觉得无语。他这个主子啊……

    微微叹息,纵使绯焰再担心,也无法违抗薛沛的命令,只有道:

    “那你至少将百鬼带上。”闻言,薛沛毫不犹豫的拒绝,道:“没有必要。地煞打伤我的那一笔账,我自己去算。更何况,就算不带着,只要我召唤,他们都会立刻出现,不是么?绯焰,别这么婆婆妈妈的,要像个男人!”

    闻言,绯焰有一种想要翻白眼的冲动。

    是他婆婆妈妈?还不是因为担心她,不然他才懒得多话呢!

    看着薛沛即将离开洞口的身影,绯焰突然沉着声音道:

    “到了必要的时候,别忘了告诉地煞……那件事。”也许地煞知道了那件事,打开冥界的事情就容易多了。

    闻言,薛沛脚步微微一顿,随即轻轻的点头,消失在黑暗之中。

    然而,在薛沛消失后不久,绯焰猛地抬眸看向洞口,就见一个身着血红长袍的男人缓步走进洞中。

    “薛沛呢?”

    席沉看着那个坐在椅子上的俊美男人,第一句话就是问薛沛去哪了。

    闻言,绯焰只是看着席沉。他当然认识这个男人,原本他就是薛沛的第一个式神,所以基本上知道薛沛穿越过来之后的所有事情。

    自然也知道薛沛疯狂的追着这个男人到处跑的事情。

    以及,薛沛成功把这个被薛沛成为妖孽的男人搞到手的事情。

    可是,这些条件,不足以让绯焰告诉席沉,薛沛的下落。微微抿唇,绯焰道:

    “她不会想让你知道她去了哪里的。”

    一语击中要害,让席沉的脸色微微难看起来。

    薛沛不想让他知道她的去向,他当然知道,可是他就是因为放心不下,才会悄悄跟过来的。可是,只是一转眼的时间薛沛就又消失了。

    这也让席沉心中的不想的预感越来越强烈,所以才会进入洞中的。

    看着抿唇不语的席沉,绯焰淡淡的再加了一句:

    “如果你真的去找她了,她会认为你不信任她的。”闻言,席沉浑身一僵,脑海里闪过席落说过的,薛沛最讨厌别人不信任她。

    可是……抿了抿唇,许久,席沉才道:

    “我是将她的人身安全放在第一位的。所以,告诉我她去了哪里。”

    闻言,绯焰第一次正眼看席沉。没错,真的是第一次。

    从一开始他就不明白了,薛沛怎么会喜欢上这种男人。当然,绯焰并不知道薛沛看到席沉出浴的事情。

    因为那一天绯焰刚好被薛沛嘱咐着,去山上找药材去了。

    不过……现在看来,这个男人对薛沛的心倒还算是勉强及格。绯焰在心里给席沉打分,居然只给了一个及格分,六十分。

    其实呢,与其说绯焰是薛沛的式神,其实更像是薛沛的哥哥。

    所以,薛沛在绯焰面前一直都是没大没小的,让绯焰只觉得无奈。

    “就算我告诉你了,就算你真的去了。先别说你能不能找到她,就连你能不能打破她的结界都是个问题。更何况,以你的实力,就算冲破了结界,找到了她,也帮不了她。”

    其实,绯焰说的是大实话。

    就现在的薛沛而言,席沉也许不是薛沛的对手,或者是平手,可是,打破结界这种事,可说不好要用多长的时间。

    到那个时候,也许薛沛都完事了,席沉还是没能进得去。

    更何况,就算席沉真的找到了薛沛,席沉也是绝对敌不过地煞的。

    就如上次魔王所说,地煞是他的弟弟,可以说,也是魔族的。可是,因为魔王是魔族的王,而地煞则是选择了成为式神,并且在冥界修炼千年万年。

    所以,才成就了地煞的冷酷,以及地煞那让人心惊胆战的强大。

    或许,能够和地煞抗衡的,就只有魔王了。

    “那么,你可以打破她的结界么?”

    然而,席沉却说出了一句让绯焰都觉得意外的话。可是,这一句话,让席沉从勉强及格降到了不及格,三十分。

    侧过连,绯焰淡淡的开口道:

    “如果我要去的话,肯定会跟着她去的。更何况,她不会有事的,我相信她。还是说,你不够相信她么?”

    闻言,席沉微微一愣。不够相信她?

    他当然相信她,可是,世界上的每一件事都有万一,万一薛沛有危险呢?

    “无论如何,希望你可以和我一起去,就算只是帮我打破结界也可以。至少,我想要确定她是否真的安全。”

    第一次;绝对是第一次!席沉第一次对人说话这么低声下气!

    然而,却让绯焰心中的打分器有加了十分。还行,勉勉强强给个四十分,能屈能伸这一点倒是不错。

    “看在你是真的担心她的份上,我就和你一起去吧。”

    说罢,绯焰从椅子上缓缓起身,举步走出山洞,席沉连忙跟了上去,只是,他的心里,装的满满的都是薛沛的安危。

    然而,此时此刻的薛沛,已经来到了上次和地煞打斗的地方。

    相同的,薛沛在进来之后立刻就布下了结界,而且比上一次要强大许多。

    只是,当薛沛来到那里的时候,地煞居然已经站在了那里。听到骨头碰撞的声音,地煞这才转过身,冷眼看着薛沛。

    看着一脸冷酷的地煞,薛沛眉头微挑,道:

    “你早就知道我还会再来?”闻言,地煞没有回答薛沛,只是道:

    “你是不是认识魔王?”

    闻言,薛沛微微一愣。一来就问上这么个问题了?

    微微一笑,薛沛双手环胸,道:“认识又如何,不认识又如何?”

    闻言,地煞倒也没有生气,只是语气依旧冷淡地说:“让魔王出来见我,我就将冥界打开。你不是要去冥界么?”

    闻言,薛沛挑了挑眉头。这还真是个诱人的条件啊。

    可是很不巧,东西越是容易得到,薛沛就越是不愿意容易的得到。

    所以,薛沛果断的拒绝,道:

    “如果这样的话,那不是太无趣了么?这样吧,如果我打败了你,你就成为我的式神,如果我没有打败你,那么我就让魔王出来见你。”

    如果地煞成为了薛沛的式神的话,冥界神马的随时都可以进去。

    闻言,地煞居然没有轻易的答应,道:

    “太过麻烦。十招,十招之内你能够打伤我,我就成为你的式神,如果不能,就让魔王出来见我。”

    闻言,薛沛嘴角一抽。十招?而且还要打伤他?

    经历了上一次的打击,就算现在已经变强了,可是薛沛还是觉得在十招之内打伤地煞是一件不太现实的事情。

    因为上次,不管她使用了什么招数,最多只是擦伤了地煞的脸而已。

    但是……嘴角缓缓勾起。她薛沛可从来不轻言放弃!

    “既然如此,那就试试看吧!”

    第一招,薛沛直接催动水火电风四大幻术,以极快的速度向地煞袭去。

    见此,地煞在心中不慌不忙的评价:比上次快了一点。没错,在地煞眼里,只是快了一点而已,一点而已哦!

    薛沛根本不奢望这样的攻击会伤害到地煞。

    果不其然,攻击过后,地煞已经淡定的站在原地,只不过,他的衣袖,出现了一道裂口。垂眸扫了一眼,地煞面不改色。

    心中再次淡淡的评价:力道也比上次强了一点。没错,只是一点哦!

    唇角缓缓勾起。就是要这样的强大对手,战争才会有趣啊!

    下一招,薛沛直接动用了光芒之幻术。看着薛沛身后那以真实的形态袭向自己的黑暗,地煞还是不紧不慢的评价:十日之内突破巅峰,还行。

    可是,这一次的攻击对地煞依旧无效,因为地煞的光芒之幻术也突破巅峰了。

    见此,薛沛唇角缓缓勾起。那么,这一招如何呢?

    地煞微微一愣,他发现自己动不了了。然而,当地煞看见薛沛的左脸露出来的齿轮的图案的时候,心下明了。突破时间之幻术的巅峰了啊。

    这下子可不妙了,他的时间之幻术只是刚好到达巅峰而已。

    想是这么想,可是地煞一点也不紧张。

    下一秒,在将地煞用时间之幻术封住的时候,薛沛立刻再次动用光芒之幻术,成了真实形态的黑暗向地煞袭去。

    然而,神奇的一幕发生了。

    就在黑暗刚刚碰触到地煞的身体的时候,竟然奇迹般的进入了地煞的体内!

    薛沛也是猛地一愣。这是怎么回事?

    皱了皱眉,薛沛再次将水火电风四大幻术瞬间催动,袭向地煞,可是,相同的,四大幻术同样被地煞的身体吸收。

    浑身一震,薛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地煞为什么可以吸收幻术?

    周围的时间之幻术瞬间被解开,地煞看着愣怔的薛沛,淡淡的开口道:

    “我本就是黑暗所生,光芒之幻术对我根本无效,况且,我的身体,如果我愿意,可以无限制地吸收幻术的功力。所以,你是无法伤害到我的。”

    闻言,薛沛猛地僵住了身体。

    可是无限制的吸收幻术的功力?这也太逆天了吧!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不就代表着地煞战无不胜了?

    看着浑身僵硬的薛沛,地煞不紧不慢地再次开口道:“更何况,你只是区区人类。”

    闻言,薛沛在愣怔之后,唇角忽然勾起一抹诡异的笑容,直起身体,薛沛抬眸看向地煞,红唇轻启,道:

    “区区人类?你是在说我么?我可从未说过,我是人类。”

    就在薛沛说出这句话之后,刚刚来到这个地方的席沉猛地愣住了。薛沛说……她不是人类?可是……

    本来席沉应该早点到的,可是因为薛沛使用了时间之幻术,所以,把席沉也定住了。

    就在席沉处于震惊中的时候,绯焰突然出现在席沉身边,淡淡的道:

    “所以我说,她是不会有事的。你还不信。不过,你也不是人类吧?”

    说到后面,绯焰眼神冰冷的看向一旁的席沉。一开始他还真的没有察觉出来,直到进入了骷髅山,席沉的身上散发出妖气,他才发现的。

    闻言,席沉倒是表现的相当淡定。

    其实,在进入骷髅山的时候他就注意到了,这座山上的妖气非常强大,让他的妖气竟然也流露了出来。

    “我以前是人类。”

    席沉淡淡的开口,随即站起身,看向正在与地煞对峙的薛沛。

    闻言,绯焰微微挑眉。以前是人类?怎么,难道这小子把妖怪给吃了所以变成妖怪了?怎么想都觉得不可能嘛!

    而且……这个小子身上的妖气,不是寻常的妖怪……

    跟着站起身看向远处的薛沛。看来,这一次那个小丫头挑到了一个不寻常的妖啊。

    地煞冷眼看着薛沛,心中微微惊讶。这个女人不是人类?

    可是不管从气息还是体质来看,应该是人类才对,虽然这个丫头的天赋似乎不该是人类所拥有的。

    微微一笑,闭上眼睛,薛沛突然伸手将自己的面具摘下,道:

    “魔王那个妖孽说过,只有魔族的人的眼睛,是这种红色的。”

    面具落下,绝美的容颜暴露在地煞的视野之中,可是地煞完全不为所动。然而,当薛沛睁开眼睛的时候,地煞却愣住了。

    只因为,薛沛不只是左眼是血红色,就连右眼,也是同样的血红色!

    满意的看到地煞震惊的眼神,薛沛开口道:

    “魔王那只妖孽已经告诉我了,你是他的弟弟。不过,至于我的真实身份,我倒也是前几天才知道的。其实呢,我该叫你一声,叔叔。”

    叔叔……地煞心中一震。这个女人是魔王的……是他哥哥的女儿?!

    可是……不可能啊,明明当初得出的消息是魔族全灭,连他的那个最强的哥哥,魔王都消失了,怎么可能会有女儿……

    突然,地煞的脑海里突然浮现一张与薛沛极其相似的脸。

    没错,难道就是那个圣女当时已经怀上了哥哥的孩子,甚至还在后来生了下来,也就是现在他面前的这个……

    要是说证据,也许没有什么比那一双血红的瞳孔更有说服力了。

    如果说薛沛是怎么知道自己是魔王的女儿的话,还得从那一天薛沛被席沉打伤,回到洞穴以后不是吐了一滩血么?

    不知道魔王是出自什么心态,用薛沛吐出来的那一滩血与他的血做了一个滴血认亲,结果,就是刚才薛沛所说的,她是魔王的女儿。

    魔王当初在证实之后,立刻就告诉了薛沛,甚至还开始检查薛沛的体内,果然发现又一个封印,封住了薛沛作为魔族的特征。

    也就是那一双血红的眼睛。

    魔王和薛沛都认为,是圣女为了让薛沛生活的好一些才封印住的,原本魔王并不想解开封印,可是在薛沛的强烈要求下,才解开了。

    不过,好在薛沛的血统果然够纯正,可以控制这双血红眼睛的出现。

    虽然薛沛一开始觉得有点难以置信,也难以接受,可是,一联想到自己在昏迷中梦见的那个白衣女子,就觉得这一切也不怎么离谱了。

    但是,让薛沛觉得疑惑的是。为什么在丞相府,她是以圣女的孙女的身份。

    而且,为什么薛冉和薛肆是圣女的女儿,难道这两个人是圣女和薛啸的孩子么?这个问题让薛沛相当感兴趣。

    也许,这就是丞相府和薛王府所隐瞒的秘密。

    而且,如果这些秘密都解开了,也许,也可以知道为什么圣女会死了。

    要知道,圣女可是神族当时的最高统治者,她的寿命应该是无限的,可是为什么好像很年轻就死了呢?

    ——————-——————

    明天开始就每日三千了,沉沉对沛沛的宠爱之旅现在才开始呢,希望亲们多多支持~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冷帝独爱,妖后狠猖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艳红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艳红尘并收藏冷帝独爱,妖后狠猖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