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冷帝独爱,妖后狠猖狂 > 耍赖,奇怪的症状

耍赖,奇怪的症状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至尊毒医:鬼王的金牌宠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冷帝霸宠,妖后狠猖狂,耍赖,奇怪的症状

    见此,薛沛微微皱眉,随即用自己的嘴吸了一大口的血,毫不犹豫的吻上席沉的唇,撬开席沉的牙齿,然后再将鲜血渡到席沉的口中。舒悫鹉琻

    如此来回了好几次,知道薛沛连坐都差点坐不稳,地煞猛地抓住了薛沛的手臂,冷声道:“已经够了,他的毒已经解了。”

    闻言,薛沛松了一口气,随即虚弱的笑了笑,轻声道:“看来做圣女还是有好处的……”随即,眼前一黑,薛沛倒了下去,被地煞接住。

    抿了抿唇,地煞默不作声地把薛沛抱到了床上,让薛沛睡在席沉的身边,给薛沛盖好被子,随即冷冷的扫了席沉一眼,转身离去。

    臭小子,要是你敢辜负沛儿,就让你尝尝地狱的焚烧之火!

    至于薛沛在昏倒前说的话的意思实际上是,圣女的鲜血可以解除一切毒物,不管是什么毒,都可以解。

    所以说,圣女的处境也是十分危险的。

    因为也许随时都会有人袭击,想要夺取她的血液。

    当然,如果圣女是薛沛的话,那可就另当别论了,谁让薛沛那么强悍呢?

    翌日,等薛沛醒来的时候,睁开眼睛却撞入一双深邃的眼眸中,让薛沛微微一愣。

    见薛沛醒来,席沉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他知道自己中毒了,可是不知道是什么毒那么厉害,可是后来他体内的剧痛仿佛在减轻。

    然而,当他醒来的时候就看到薛沛脸色惨白的躺在他身边。

    这种情景,傻子都该知道是薛沛救了他。

    不等薛沛说话,席沉就开口解释道:“我之所以中毒,是因为席醉突然拿剑刺向我,虽然我躲开了,可是席醉却突然将什么粉末洒向了我,我一时没注意,沾上了一点,没过多久就昏倒了。不好意思,让你担心了。”

    说到最后,席沉还附上一个愧疚的眼神。

    见此,薛沛抿了抿唇,没有说话。一开始知道席沉中毒的时候她确实是差点吓傻了,好不容易冷静下来,可是一看到席沉苍白的脸色她还是失控了。

    现在终于完全冷静了下来,薛沛忍不住觉得自己貌似好激动的样子。

    这个时候薛沛才深刻的意识到,席沉在自己心里到底占据了多么大,多么重要的位置,所以,尽管是一点风吹草动就让她失去冷静。

    可是……该死的席醉居然敢来阴的!

    不过,在这么想的同时,薛沛却又想到,如果断魂散是席醉用在席沉身上的,那么席醉是鬼谷的人?

    可是,在这个想法刚刚萌生的时候,薛沛却又将它否决掉。

    不可能,席醉不可能是鬼族的人,原因很简单,鬼族不可能有这种光有一张脸的废物。是的,只有一张脸的废物。

    光是从最近和亲的事情来看,席醉只有表面看起来精明一点而已,内里其实就是什么都不懂的草包……

    等等!薛沛的双眸突然一亮,猛地坐了起来。

    席沉被薛沛的动作吓了一跳,想起薛沛刚刚醒来,会不会是留下了什么病根,不由得跟着紧张了起来。

    如此想着,席沉把薛沛拽了回来,用被子把薛沛包的严严实实的。薛沛竟然也一动不动地任由席沉对她‘动手动脚’。

    席沉看着薛沛依旧有些苍白的脸色,不由得皱了皱眉,随即就其实,打算去给薛沛包个汤什么的。

    然而,薛沛却突然伸出手把席沉拽住。

    席沉猝不及防,差点倒在了薛沛身上,好在席沉反应够快,撑住床沿稳住自己的身体,然而,薛沛却认真地看着席沉,道:

    “雪怜真的是你的亲妹妹么?”

    闻言,席沉的眼里闪过一抹诧异,问道:“你怎么知道的?她是先帝在小时候就带回来的,谁也不知道她的身份。”

    闻言,薛沛陷入了沉默之中。果然不出她所料……

    席沉看着又陷入沉默思考的薛沛,不由得担忧的皱了皱眉,随即道:“你是怎么帮我解毒的?没事么?”

    闻言薛沛这才微微回过神,看着席沉担忧的眼神,微微一笑,摇了摇头。她确实没事,只不过脸色苍白了一点而已。

    可是,薛沛的摇头却让席沉的眉头皱得更紧。

    席沉知道薛沛是那种喜欢死撑的人,什么问题都往肚子里吞。

    席沉抓住薛沛的肩膀,在薛沛错愕的目光中,道:“有什么问题都要告诉我,不管是什么事,我告诉你,薛沛,从现在开始,你整个人都是我席沉的,就算是头发,眼泪,都是我的。我不让你掉你就不能掉!”

    闻言,薛沛眨巴着眼睛,看着眼前这个异常认真的妖孽。

    可是,就算再怎么压抑薛沛还是忍不住笑出了声,想想看,明明是一个被人成为冷血无情,心狠手辣的男人,却用这么认真的语气说这么幼稚的话!

    不得不说,席沉这个男人虽然做起其他事来是得心应手,可是关于情爱,却是一个一窍不通的孩子。

    这一点让同是爱情白痴的薛沛也忍不住笑开了怀。

    席沉看着笑得之花乱坠的薛沛,这才明白刚才自己说的话有多么不像自己,不由得干咳了两声,道:

    “我是认真的!你明白没有?”

    闻言,薛沛却摇了摇头,在席沉的目光中猛地抓住席沉的臂膀,竟然反而将席沉压在了下面,俯身看着席沉,薛沛邪笑着道:

    “席沉妖孽,我告诉你,从现在开始,你的全部都是我的,你的是我的,我的还是我的。我让你往东你不能向西,我让你上天你不能入地,你必须要做到三从四德好男人,明白了没有?嗯?”

    闻言,席沉眼角一抽。三从四德好男人?

    果然是被称为天下第一奇人的夜阁阁主,果然够奇怪。

    不过,这是事关男人尊严的问题,不可以这么容易就妥协的!

    于是,在薛沛和席沉的眼神大战三百回合之后,薛沛最终无力地屈服在席沉散发出的男性荷尔蒙下……

    于是,到了最后,薛沛嘟着红彤彤的嘴,瞪着那个步伐相当飘渺,心情相当愉快的妖孽的背影,冷哼一声。

    臭妖孽,坏妖孽,早晚一天要让你栽在我的手上!

    然而,离开了后殿的席沉则是前往了天牢。那个暗算他的草包前任皇帝席醉,就被关在天牢里。

    挥手让带路的侍卫离开,席沉面色冰冷的看着那个衣服破烂不堪,挂在十字架上,头发披散,简直认不出是谁的男人。

    席沉也不急着把席醉弄醒,只是欣赏着席醉这标新立异的新造型。

    突然,一阵轻缓的脚步声接近,席沉眼神一眯,随即嘴角却又勾起了一抹温柔的笑容,转身,看着那个一脸嫌弃地看着天牢的小女人。

    薛沛一手捂着鼻子,一手提着自己的裙子,免得自己的裙子被弄脏了,随即皱着眉头看向笑得相当欠抽的妖孽,道:

    “我告诉你,你今天进了这里就别想进我的房间!”

    该死的这天牢怎么又脏又臭的,简直比她在现代时的总部的牢房还要不堪,让她有一种想吐的冲动。

    然而,席沉却皱起了眉头。晚上不让进房?这怎么行!

    可是,看着薛沛那仿佛拼命忍受的表情,席沉忍不住担心起来。几步走到薛沛的面前,扶着薛沛的手臂,道:

    “怎么了?真的落下了病根么?”

    闻言,薛沛摇了摇头。没有……只是很想吐而已。

    薛沛开始有一种想翻白眼的冲动了,擦,怎么这么难闻啊!皱着眉头,薛沛干脆转身把自己的脸埋在席沉的怀里。

    深深地呼吸了一下,薛沛这才缓了过来。

    她终于明白为什么她会喜欢席沉身上的味道了,因为是救命稻草啊……

    席沉皱眉看着貌似很难受的薛沛,不再犹豫,立刻将薛沛打横抱起,快步离开天牢。早知道这地方会让薛沛不舒服,他就不会来了。

    刚刚出了天牢,席沉就大喊:“传御医,快传御医!”

    可是,薛沛却突然拽住了席沉的手臂,轻声道:“不用了,把我抱回后殿去。”

    闻言,席沉就算再担心,也还是听薛沛的话,乖乖的先将薛沛抱到了后殿。躺在床上,薛沛的额头甚至渗出了冷汗。

    该死的,薛沛简直想骂娘了。怎么到了外面反而更难受了!

    不过,这个症状不寻常……薛沛的心里开始警惕起来,随即突然开口道:“绯焰!”

    下一秒,席沉的身后,绯焰突然出现,倒是让席沉微微一愣。这个男人……不就是上次貌似和薛沛很亲昵的男人么?

    为什么薛沛一召唤他就来了,关系有这么好吗?

    不好,醋王的醋坛子已经被打翻了,周围的酸气在一瞬间开始飙升。

    可是绯焰压根没有搭理席沉的意思,直接伸过手给薛沛把脉,随即眉头越皱越紧。这下子,看着绯焰紧皱的眉头,席沉也开始紧张起来,哪里还有心思吃醋。

    而薛沛也跟着皱起眉头,貌似没有那么难受了……可是,这样的感觉仅仅只是几秒,几秒之后,反而更加难受了,特别是……

    席沉在一旁干看着,看着薛沛貌似越来越难受的表情,再看着绯焰越皱越紧的眉头,心也跟着抬得高高的。

    突然,绯焰仿佛想起了什么一般,眉头突然间就松开了。

    转了转自己把脉时间过长而酸疼的手腕,绯焰相当淡定。

    可是,席沉不淡定了,但是,还不等席沉说什么,薛沛就道:

    “我到底怎么了?”

    闻言,绯焰却猛地转过头看向席沉,随即冷哼一声,道:“小子,你惨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冷帝独爱,妖后狠猖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艳红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艳红尘并收藏冷帝独爱,妖后狠猖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