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冷帝独爱,妖后狠猖狂 > 神尊祥云,薛沛魔化(今日六千)

神尊祥云,薛沛魔化(今日六千)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冷帝霸宠,妖后狠猖狂,神尊祥云,薛沛魔化(今日六千)

    “可是时光机不是还没有修好么?就算我现在作出决定了又如何?时光机没有修好,所有的一切都是扯淡。舒悫鹉琻”

    闻言,白希不置可否地耸了耸肩,用手背抵着下巴,看着薛沛道:

    “那么,你做出决定了没有呢?是我的话,最快可以在十天之内将时光机修复完成,你的决定呢?”

    微微眯起眼睛。十天?

    如果是被称为科学界怪才的白希的话,十天倒是真的有可能。但是,十天的时间……不够啊,不足够让她称霸天下。

    当然,若是她想的话,十天确实绰绰有余。

    可是,薛沛可不想这么快就结束这场游戏,毕竟游戏是用来享受的。

    “游戏还没落幕,身为主角,怎么可以提前退场。我会好好考虑回到现代的事情,如果你等不及了,就来找我吧。但是,最少也要在一个月之后。”

    说罢,薛沛站起身,与白希擦肩而过,走向自己来时的路。

    抿了抿唇,白希垂着眼眸,坐在椅子上默不作声,对于薛沛的离去没有阻止。最短也要一个月么……还真是,折磨人啊。

    当水鸢总算摆脱了那个和她一模一样的幻象的时候,刚好就遇见了薛沛。

    或许是刚才的经历问题,水鸢对于眼前这个薛沛保持着怀疑的态度,甚至还有一些戒备心理,让薛沛微微挑眉。

    薛沛虽然不知道水鸢遇到什么状况了,可是还是淡淡的开口道:

    “呆在这做什么,走吧。”

    淡然的语气,淡漠的表情,这才是真正的薛沛!

    意识到这一点,水鸢才在心中微微松了一口气,然而,却又垂下眼眸。

    刚才……那个原本和她一模一样的人在中途却变成了那个人……如果不是因为遇见了薛沛,或许,输的人就是她了。

    沿着来时的路返回,用不了多久就可以看到人群渐渐多了起来。

    转了转自己的眼珠子,薛沛的目光锁定在一家还算大型的服装店上,侧过连看了一旁依旧冷着一张脸的水鸢,道:

    “我们去买一些新衣服好了。”

    闻言,水鸢只是淡淡的跟在薛沛的身后。

    然而,在走进服装店之后,水鸢的目光却在一瞬间被一条布匹吸引,然后微微一愣,就如此站在了原地。

    发现水鸢还站在门口没有跟上来,薛沛转过身,就看到水鸢盯着桌上的一块布匹看。见此,薛沛也随着看了过去。

    然而,薛沛却也跟着愣住。

    谁能告诉她,天下间居然还真的有这样的好事?

    那一块布匹,大红色的底色,上面是精致的百花图,看一眼就知道是质地上乘做工精细的特极品。

    然而,最关键的是,这一块布匹是传说中的万能锦!

    唇角缓缓勾起,薛沛几步上前拿起万能锦,直接对掌柜开口道:

    “这块布,我要了。”

    闻言,掌柜立刻堆起笑脸,搓着干燥的手,道:“这位小姐还真是有眼光啊,这块布匹采用的是……(此处省略上百字)因此,这块布匹的价格是,一千两!”

    周围的人听掌柜爆出这样的天文数字,不由得一片哗然。

    可是薛沛却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正准备开口,却听见一个骄横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这块布匹本小姐要了!”

    闻言,薛沛眼中闪过一抹厌恶。

    这时,掌柜抬头看向那个人,脸上的笑容立刻变得狗*腿,道:“诶哟,这不是林小姐嘛,您要哪块布匹托下人来说一声,咱们肯定立刻给您送去。”

    闻言,林小姐骄傲地一扬下巴,几步来到薛沛的身边,指着薛沛手中的万能锦,道:

    “本小姐就是要这块布匹!”

    闻言,薛沛淡淡的扫了林小姐一眼。张得到还算可爱,但是那个性子,以及穿金戴银,五颜六色的裙子,还真是让人恶心。

    然而,掌柜却为难的看了看薛沛。

    见此,薛沛只是抿了抿唇,淡淡的从身上掏出一定金子,道:

    “这个,应该够了吧?”

    看着薛沛掏出来的金子,掌柜的双眼发出贪婪的光芒,而林小姐则是铁青了一张骄纵的脸。掌柜颤抖着接过金子,连连道:

    “够了,够了够了……您好生拿着,以后若是还要什么布匹,请尽管来我们玉锦阁。”闻言,薛沛淡淡的将万能锦递给了水鸢,随即转身打算离去。

    然而,林小姐却突然开口道:“来人,把这个女人给本小姐拿下!”

    此时,周围的好几个壮汉立刻将薛沛和水鸢团团围住,倒是薛沛和水鸢淡定的站在原地,完全没有一丝害怕。

    周围的人害怕得都逃得远远地,竟然没有一个人上前!

    见此,薛沛的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没错,这就是人类啊。

    然而,就在其中一个壮汉伸手快要抓住薛沛的时候,一把利剑瞬间砍掉了那个壮汉的手,随即,十几个锦衣卫从店外冲了进来。

    锦衣卫将薛沛和水鸢保护在中间,个个拔剑看向那些面露震惊和害怕的壮汉。

    然而,林小姐早在看到锦衣卫的时候就惨白了脸色,跌坐在了地上。

    此时,那个砍了壮汉的一只手的人走向薛沛,随即立刻下跪行礼,用不大不小的声音道:“属下护驾来迟,还请皇后娘娘恕罪!”

    此时,周围的锦衣卫也纷纷下跪向薛沛请罪。

    皇后!?锦衣卫的这个称呼让所有人多陷入了极大的震惊之中。

    而掌柜甚至震撼到连手中的金子掉在了地上都浑然不觉,只是脑海中迷迷糊糊着,皇后尽然买了他家的布匹,这可是上上荣宠啊!

    然而,林小姐在得知自己惹到了谁之后,则是昏了过去。

    沉默保持了大概好几秒的时间,突然,仿佛所有人毒反映了过来,全部纷纷下跪向薛沛行礼,高呼:

    “草民参见皇后娘娘,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听着耳边的请安声,薛沛淡淡地抬起眼眸,道:“都起来罢,本宫这次算是微服私访,原本不想惊动任何人,谁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

    淡漠的语气,冷淡的表情,说出来的话却又隐藏着极大的威严!

    周围的人应声纷纷起来,然而,其中几个聪明点的人也都明白了薛沛话中的意思。那个林小姐打扰了她的雅兴!

    这时,那个貌似是锦衣卫首领的男子走到一个壮汉面前,指着昏过去的林小姐,道:“你们小姐是哪位大人府上的?”

    闻言,壮汉即使畏惧着,却还是开口回答道:

    “回大人,我家小姐是……是礼部侍郎林大人的小千金……“

    闻言,薛沛微微眯起眼睛。林大人?她记得,貌似薛啸的手下,又一个林家,而林家之中似乎确实有一个人在朝廷上是担任着礼部侍郎……

    但是,就算如此,居然敢用那种态度的对待她,胆子还真大啊。

    于是,林小姐的结果就是被判处死刑,由于薛沛‘慈悲’,所以免去了对礼部侍郎的惩罚,落得了一个贤德的称号。

    回到皇宫,薛沛就迫不及待地仔细打量万能锦。

    不过这个世界还真够神奇的,或者说,幸运之神几乎一直站在薛沛这一边,不管是遇见什么圣兽,或者宝物,都是如此的不经意间。

    唇角勾起一抹浅淡的弧度,薛沛将万能锦递给水鸢,吩咐道:

    “将这个做成一身裙子,三日之后交给我。“

    三日的时间如果要完成一条精致的裙子,在古代来说基本是不可能的,但是,水鸢却毫不犹豫的应下。很简单,因为她不是人类。

    水鸢退下之后,乾清宫就只剩下薛沛一个人。

    然而,就在薛沛打算休息的时候,身旁突然一阵凉风吹过,薛沛猛地侧目,却看见那个一身黑衣的神秘女子再次现身。

    那个女子对于薛沛刚才一瞬间的杀意视而不见。

    手中依旧捧着那个水晶球,沙哑的声音淡淡的传出:

    “神尊祥云在我这里,我可以将它交给你。“

    闻言,薛沛还是忍不住挑眉。神尊祥云在她那里?可是就算她说的是真的,为什么要将神尊祥云交给她呢?

    不只是这一次,就算是水鸢之海精灵的栖息之地是望月海也好,既然她都知道,为什么却都要来告诉她?她们明明素不相识不是么?

    “为什么你要帮我?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想来想去,薛沛还是打算将自己的疑惑问出来。在这个世界上,无论是什么生物,都不会无缘无故帮助一个陌生的人。

    因为每一个生物都是自私的,不可能有生物完全没有一点私心。

    闻言,黑衣女子沉默了半响,许久才道:

    “目的么……或许,只是因为想要补偿你而已。相信我的话吧,不管谁会伤害你,只有我,是绝对不会伤害你的。这,就是神尊祥云。迷途之水晶,就在神族的圣山上,在你的宫殿之中的某一处……”

    一朵白色的云彩出现在薛沛的面前,而那个女子却随着声音而渐渐消失。

    伸手触摸神尊祥云,薛沛垂眸陷入沉思之中。

    那个女人的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做不管谁会伤害她,她都不会伤害她?难道,那个女人真的认识她么?

    还是说,其实她也认识那个女人,只是没有人出来而已?

    而且,那个女人帮她是为了补偿她?那个女人欠她什么么?

    太多的谜团让薛沛觉得有些头痛,直接将神尊祥云收入自己体内,看着手腕上出现的一朵云彩的图案,薛沛微微叹息。

    不明不白之中接受别人的人情的感觉,还真是让人不爽呢。

    但是,既然那个女人主动要来帮她,而且貌似没有什么目的的样子,她姑且相信一下她的话也是可以的。

    毕竟,水鸢之海精灵就如那个女人所说,真的在望月海。

    而迷途之水晶,也许真的在她的宫殿之中也说不定啊……

    当席沉回到乾清宫的时候,就看到薛沛已经在床上沉沉睡去。坐在床边,双眸温柔的凝着薛沛熟睡的脸,缓缓低头,在薛沛的脸颊上落下一吻。

    她应该也累坏了吧……毕竟最近魔族才刚刚复兴,还有那么多事情要做,就算她再强悍,也还是会疲倦的啊。

    伸手将薛沛搂入怀中,席沉贪婪地深深吸了一口薛沛的气息。

    然而,为了让他心爱的她可以好无后顾之忧地忙碌,他当然就要尽最大的能力帮她铲除一切障碍。

    哪怕,就算是要逆天而为,他也在所不惜。

    毕竟,只不过是地狱而已,又不是从来没有去过。

    而且,对于妖魔鬼怪之类的来说,最终的归宿就只有地狱而已。

    第二天一早,薛沛立刻启程到神族去,她要找到迷途之水晶,集齐了五行圣兽,四*宝,得到了霸者之剑,那么,就可以统一无名大陆了。

    然而,薛沛不会知道,迷途之水晶,会将她带入迷途。

    在前往宫殿的路途中,薛沛在脑海中翻阅着所有关于迷途之水晶的信息,最终却发现,四*宝中的其他三*宝的信息都还算齐全。

    然而,唯独只有迷途之水晶的信息是残缺不全的。

    至少,只知道迷途之水晶是一颗透明的水晶球,只有被选中的人才能看得到,想要得到它却还要经历严峻的考验。

    然而,却没有任何记载是有关迷途之水晶的能力的。

    可是,就是因为如此,才会显得神秘而有趣不是么?如此想着,薛沛的嘴角不由得勾起一抹邪恶的笑容。

    独自进入了宫殿,然而,就在薛沛打算从大厅开始寻找的时候,一阵淡淡的白色光芒却从走廊的那端传来。

    见此,薛沛微微愣住,原本深沉的眼眸变得有些空洞,缓缓抬起步伐,顺着那个光芒的源头缓缓走去。

    最终的目的地是走廊尽头的墙壁。

    然而,薛沛却在这时猛地回过神来,看着眼前的墙壁,嘴角的笑容变得意味深长。

    看来,她被迷途之水晶选中了啊,不过,迷途之水晶引诱人的方法还真是无礼呢,竟然试图掌控她的意志。

    一开始她是觉得愣怔所以才被钻了空挡,现在可不会了哦。

    然而,源头是这扇墙壁,也就是说,迷途之水晶在墙壁的后面是么?

    既然如此,那么这扇墙壁应该是有什么机关的才对。

    如此想着,薛沛随手往墙上一摸,这不,墙壁缓缓向上下打开。

    对此,薛沛微微挑眉,没想到她运气这么好,随便一摸就摸到了机关了。大胆地抬脚走入黑暗之中。

    然而,进入之后,除了黑暗还是黑暗,薛沛倒也不觉得害怕。

    一支笔直的向前走着,不知道走了多久,隐隐约约有暗淡的光芒从前方传来,薛沛毫不犹豫地向着有两根的地方前去。

    直到周围的一切都变得明朗,薛沛才认出来,这是一个藏书室。

    周围是一排排的书柜,书柜上是密密麻麻的书籍,然而,在这个藏书室的中央,有一个白玉台子,台子上,是漂浮着的透明水晶球。

    嘴角缓缓勾起,这就是所谓的迷途之水晶了么……

    走近那个台子,薛沛向迷途之水晶伸出手,只见迷途之水晶突然转移来到薛沛的手中,然而,原本是透明的色彩却从中心渐渐变成浓郁的黑暗。

    见此,薛沛只是淡淡的看着,却在这时,一个飘渺的声音突然出现:

    “迷途之水晶可以倒影出每一个拥有真的内心,并且根据拥有者的内心而改变自身的色彩。竟然是如此纯正的黑暗,你的内心,还真是可怕呢……”

    闻言,薛沛的嘴角缓缓勾起。她的内心很可怕么?那还真好呢。

    然而,就在迷途之水晶即将完全变的黑暗的时候,中心却出现了一个不大不小的亮光点,让那个声音再次响起:

    “没想到你内心竟然还有光明的地方,那个人……对你很重要吧?”

    闻言,薛沛沉默不语,然而,脑海中却浮现席沉的脸。是啊,他是她心中唯一的亮光点,也是她最重要的人。

    然而,那个声音却在薛沛如此想着的时候再次响起:

    “原来如此,他是你的爱人么……”

    眼眸一寒,薛沛缓缓眯起双眸。竟然可以窥视她的想法和内心!

    这时,那个声音仿佛又看透了薛沛的想法,再次响起:

    “不用担心,我不会伤害你的,毕竟你已经被我所认定了,你已经是我的主人了。但是,无论是什么色彩,都要纯正的才够美丽……”

    闻言,薛沛略一思索。都要纯正的才够美丽?也就是说,要完全的黑暗!

    如此想着,薛沛猛地瞪大了眼睛,此时,一阵刺耳的声音伴随着说话的声音响起:“你的反应还真快呢,没错,我要让你变成最美丽的,我要让你的心完全黑暗。”

    “什么……”

    薛沛的话还没有完全脱口而出,薛沛却猛地震住。此刻,薛沛脑海中,关于席沉的记忆,无论是席沉的笑容,席沉的声音,席沉的面貌,席沉的身影……

    所有关于席沉的一切,都完全抽离了脑海!

    薛沛只觉得自己处在一个四周都是黑暗的地方,而席沉,正在渐渐的走远,无论她如何叫喊,如何奔跑追逐,却离席沉越来越远。

    直到席沉的身影越来越小,最终消失不见……

    无声的泪水顺着薛沛的脸颊落下,那一双原本纯白的瞳孔开始晕染上纯正的黑,而那原本带着悲伤的瞳孔开始溢满了邪恶的光芒。

    那纯黑的三千青丝,出现了几缕殷红的秀发。

    耳朵变得有些尖锐,两边的牙齿微微长长,漂亮的指甲也开始变长……

    随着外表那奇异的变化,薛沛的内心已经被黑暗完全吞噬,那原本唯一的光点已经随着与席沉的记忆,一起消失不见。

    然而,就在这时,那个声音却再次响起:

    “没错没错,你根本不认识席沉,你是薛沛,是魔族的王,神族的王,必定会成为天下霸者,你不用在意任何人!”

    闻言,薛沛缓缓抬起头,那双眼睛已经完全被黑暗侵略。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笑容,露出尖尖的獠牙,薛沛低喃道:

    “我是天下霸者……不用在意任何人!”

    然而,就在这时,薛沛却突然双眼一闭,缓缓向后倒去。

    此时,薛沛的身后顺便发出黑色的光芒,一个高大的身影接住薛沛因为昏迷而倒下的身体,看着怀中的薛沛,他只是抿了抿唇。

    他一袭血红色的长袍,三千墨发随意地披散着,狭长而深邃的瞳孔,长长的睫毛却不卷,也不会显得女气,他薄唇微抿,却性感十足。

    缓缓将薛沛放到地上,他站在原地,淡淡的开口道:

    “这一次,你是不是做得太过了?”

    表面上看起来,他仿佛是在对着空气自言自语。

    然而,却在这时,他的面前突然黑光一闪,一个全身漆黑的男子出现在他的面前。黑色的墨发,黑色的长袍,黑色的双眸。

    只见男子随意地坐在白玉台上,翘着个二郎腿,笑道:

    “霸者,这可不像你啊,居然会担心人呢。”

    闻言,霸者之剑依旧面无表情,只是淡淡的解释道:“这一次的魔王,恐怕不会比上一届的魔王薄情,迷途,你这么做,难道又想将魔族送入末路么?”

    闻言,迷途之水晶沉默了,许久,才撇过脸不看霸者之剑,道:

    “我没有想到天煞对那个圣女会用情那么深。”

    闻言,霸者之剑忍不住微微叹息,尽管心中知道迷途之水晶的想法,却还是忍不住说道:“可是这一次,不能让任何意外发生不是么?”

    这一次,沉默在两人之间蔓延,死寂一般的沉默。

    当薛沛醒来之后,已经处于魔族的她的宫殿之中。

    仿佛什么事也不记得一般,薛沛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淡漠的双眸随意地扫了一眼周围的摆设,随即翻身下床。

    随意的穿上了衣服,薛沛坐在梳妆台前,一边用大红的花汁勾勒自己的眼眶,一边淡淡的开口道:

    “水鸢。”

    下一秒,深蓝的光芒一闪,水鸢出现在薛沛的身后,一如既往的冰山美人,半垂着眼眸没有看薛沛。

    最后在眉间绘上一朵黑色曼陀罗,才继续开口道:

    “传令下去,今日,覆灭人族。”

    ——————————

    经过读者的提醒,艳艳才终于发现自己是多么的不负责任,竟然复制上一章节的内容,这一点可能惹来了许多读者的不满,艳艳送上最真挚的歉意,真的非常对不起!以后艳艳不会复制上一章的内容的,今日为了表达艳艳的歉意,特意多更了三千字,希望亲们还要一如既往的支持艳艳,真的很对不起!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冷帝独爱,妖后狠猖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艳红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艳红尘并收藏冷帝独爱,妖后狠猖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