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唐朝败家子 > 第一四九章 儿行千里母担忧

第一四九章 儿行千里母担忧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天唐锦绣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和一个女人最亲近的时候,谈及另外一个女人,谢逸觉得气氛有点古怪。

    “惜君啊,鼓动自家男人娶妻纳妾,你心里一点都不那什么吗?”

    “怎么?显贵之家,男子三妻四妾不是常有之事吗?”杜惜君幽幽道:“难道三郎以为我是妒妇吗?”

    “嗨,你想哪去了,我是觉得你贤惠过头了。”谢逸柔声安慰道:“生孩子的事情晚点不要紧,不必为此耿耿于怀。

    若非如此,现在我们怎能这样毫无顾忌,乐享二人世界?这样的日子长点不好吗?”

    杜惜君略微沉默,旋即幽咽道:“三郎,你是担心我因为孩子而伤心,是为了顾忌我的感受,所以……”

    “此事你不必介怀,更不要因此而催促我娶妻纳妾,权贵家蓄养姬妾者很多,大都将女子当作玩弄或生子工具,但咱们谢家不是,我更不会……”

    “三郎,你误会了,我让你娶郑娘子,不只是为了延续谢家血脉。”杜惜君赶忙道:“看得出来,郑娘子对真的对你有心。她也是个命苦的女子,你若有心,乃是天作之合。”

    “≥,我知道了。”谢逸轻叹一声,美人恩重,不可辜负,这倒也是事实。

    郑丽琬这次为自己做的事情当真不少,点滴之间也能看出她的心思。而谢逸……对当世绝姝怎么可能不动心?

    多次接触,也算颇有缘分,先是同车而行,上元节在街头还曾有过唐突而美妙的误会。这次更有患难与共,佳人恩重……

    杜惜君说的没错,娶回家中,双宿双栖算是天作之合,郎情妾意。

    “只是。郑娘子遭遇特殊,娶她会不会有麻烦?”杜惜君虽然很是赞成,却也担心这个问题。

    谢逸沉吟片刻,低声道:“会麻烦一些,但只要想做,总有办法的。我找机会先去见见她,然后再说。”

    “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是关键的两方面。你们现在皆无父母,倒是这媒妁之言。”

    杜惜君道:“毕竟陛下曾有选妃的打算,恐怕需要陛下点头,眼下这情形,会不会有些为难?”

    “不,有个媒人很合适,肯定也愿意帮忙,也能帮上忙。”

    “谁啊?”

    “嘿嘿,先不着急。回头再说。”谢逸道:“明天先去送送阚棱大哥吧,现在能正大光明见面了,但他要去并州,也不知何时才能再见。”

    “嗯!”杜惜君道;“阚棱大哥能安然无忧。实在让人惊喜,说起来也多亏了吴王殿下和岑侍郎。我们要不要登门拜访致谢?”

    “不,记得他们的好便是了,眼下不可横生枝节。”谢逸断然拒绝。并非不知感恩,而是以免惹祸上身。

    “那好!”

    “对了,你现在是蔡国夫人了。年节之时少不得要入宫朝贺,可以去拜访一下杨妃娘娘;另外也可以常常见见晋阳公主,甚至晋王。”

    杜惜君疑问道:“做这些事……”

    “你可知这次晋王和晋阳公主哭诉求情,也出了力,他们虽然年纪还小,却也最真挚,这份情意弥足珍贵。”谢逸道:“也许,这才是蔡国夫人这层身份最大的用处。”

    “好,我知道了,然后还有吗?”

    “然后?”黑暗中,谢逸嘴角拂过一丝笑意,悠悠道:“然后啊,我还是忍不住想要以下犯上,请蔡国夫人恕罪。”

    “你…”杜惜君轻啐一声,漆黑的房间里顿生旖旎……

    ……

    吴王李恪走了,杨妃生辰的第二天便离开长安,前去安州赴任。

    自打那日在朝会上一番惊人之语后,长安城里有不少人对吴王殿下刮目相看,却也有许多人看他不顺眼。

    头一种人,李恪不想见,也不能见;后一种人,不想见到他。

    所以李恪几乎又是闭门不出,除了柴令武等极少数人外,几乎谁也不曾见。等到杨妃生辰之日,则进宫请安,家宴共贺之。

    杨妃的心情略有些沉重,他谆谆教导儿子莫要惹是非,可一转眼,他便一语惊人,在朝堂上掀起波澜。

    但看到李恪随后的一系列做法,杨妃也没有责备儿子,也许他的心思单纯,只是想要替君父分忧。

    但是……

    杨妃轻轻摇头,历经隋唐两朝,身在帝阙的她心里比谁都明白,皇子,尤其是有本事的皇子,哪能轻易安分守己?

    因为自己的出身,而强制让他放弃一些选择,对儿子而言也许不公平。有时候,似乎也应该尊重他的选择。

    然而自古以来,皇子夺嫡凶险,杨妃着实担心儿子未来的安危。能避尽量还是避开吧,早些去安州,避开长安风雨也好。

    只是当真能避得开吗?

    唉!

    这个傻孩子,何必非要去管淮阳县伯府这档子闲事?岑文本也真是的,找谁不好,为何非要找我家恪儿呢?

    ……

    岑文本坐在家中的花厅里,看着几朵插瓶的新开杜若,耳根莫名有些发烫。

    是谁在念叨自己,不难猜想。

    自己登门找吴王终究是纸包不住火,想起那日,询问过如何处置阚棱后,皇帝突然提及此事,自己险些失态。

    也不知自己那番冠冕堂皇的说辞能不能糊弄过去,同是南人是很好的掩护,加上郑丽琬曾经登门求助。

    这些因素,或许能够掩盖自己莽撞行事的真实动机。

    但愿皇帝能相信,反正当前是没有查究,没有怪罪,这就不错了,否则动起真格来,恐怕……

    岑文本的目光再次落到新开的杜若上,他不希望花蕾再遇风雨摧残。阚棱被“发配”去了并州,也算是件好事。

    但愿她能够知难而退,否则将来万一……

    这次能帮她,但是往后就难说了。即便有心,也可能力不从心。

    要是被皇帝察觉这层关系,情况可能更为糟糕。

    好在目前李二陛下的注意力全集中在几个儿子身上,之所以问及自己,其实更多意义是赏敲打和警示。

    警告自己不要再与皇子往来,更不要有什么非分举动。

    这是肯定的,自打上次之后,岑文本便恪守本分,再未与吴王李恪有过任何接触,今后也不会。听说李恪今日动身去了安州,想必皇帝也就心了。

    只是……

    自己的举动终究有些冒失了,儿行千里母担忧,少不得让宫中的杨妃娘娘多有悬心,身为孝子的岑文本不由满心歉意。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唐朝败家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尹三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尹三问并收藏唐朝败家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