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唐朝败家子 > 第一九九章 小小僵局

第一九九章 小小僵局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天唐锦绣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所谓的汗帐,最基础的说法便是可汗的居所,是身份象征,更有其政治意义和作用。

    既然是可汗居所,草原权利的象征,规模自然不小。

    也不知道薛延陀人到底是怎么搭的,谢逸远远看过去,粗略估计大帐篷恐怕有数百,甚至上千平米。

    当然了,里面可能有分区,比如前面是议事和举行仪式的厅堂,后面是居所这样,和中原没有太大差别。

    汗帐所用的毛毡自然是最好的,上面还挂着许多金银饰品和图案,在阳光映照下熠熠生辉的,在蓝天白云的草原上自然特别显眼。

    自打人类有了社会这个概念以后,“等级”这玩意从来就没有离开过,高高在上之人总要有意无意,用哪怕一丁点特别来彰显自己的地位。

    更何况是北方草原上的强大部族,薛延陀的汗帐当然不能寒酸。除了这些,大概还有名贵的地毯,金银宝石装饰暂时不曾看到。

    尽管谢逸充满好奇,想要瞧了真切,然而在踏入汗帐之前,恐怕需要先应对另一批人。

    汗帐近前,谢逸和狄知逊瞧见一众人从西边而『∧,来,气势汹汹。

    为首之人是草原服饰,华丽的衣装,黄金饰品,以及镶着宝石的配刀,说明这些人身份非同一般。

    突利失看到这队人马的一刻,神情微微有些不自然,尤其是一旁引路,满面含笑的那位时,神情不免一紧。

    谢逸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才发现此人的相貌装扮与“突利失”不相上下,也许……

    所料不错,答案很快揭晓。

    这队人马确实是从西边来,正是西突厥可汗的代表使团,而一旁引路。有说有笑的那位正是真珠可汗夷男的长子大度设。

    很有意思的常面,大唐与西突厥两支使团同时到达汗帐,颇有不相上下,相互较劲的意思。凑巧的是,薛延陀的两位王子也分工明确。

    大度设前去迎接西突厥人,并且态度亲昵;而突利失则伴随大唐使团,彬彬有礼。

    此举到底是真珠可汗夷男的安排,还是自发行为呢?

    为了体现公允,不失礼于两个大国,同时派出两个儿子分别迎接两支使团。给予对等的待遇,倒也不失为一个办法。

    但如果是自发行为,那就耐人寻味了。

    在灵州时收到消息,薛延陀两位王子不和睦,现在看来也许是真的。

    大度设与突利失两人四目相对时,谢逸确实没有看到应该有的“手足情深”,反而是深深的敌视与怨怼。

    两位王子不和睦,相对敌视甚至已经有明里暗里的争斗,除了拉拢薛延陀内部的支持。赢得父亲夷男的青睐外,大概也想到了借助外部力量。

    从目前的情形来看,大度设应该选择了西突厥。那么突利失前去迎接大唐使团也就不是偶然了,而且他那一番流利的中原话。就更别有意味。

    这是好事!

    薛延陀内斗不和睦,不能拧成一股绳对大唐而言是好事。

    然而对于使团而言,不见得是好事,尤其是刚刚抵达。直接面对这等很可能的尖锐冲突,真的好吗?

    然而既然遇到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再者说,后世有个伟人说过,狭路相逢勇者胜。

    就在大度设和突利失两位突厥王子相互较劲,颇有敌意不服气地对望时,西边的人马中,一个衣装华丽,腰悬宝刀的男子目光向狄知逊和谢逸瞟来。

    谢逸注意到,此人的眼眸颜色并非黑色,显然是西边来的色目人,也许他姓阿史那吧!

    草原皇族阿史那氏实际上与大部分的东方牧民不同,他们实际上是色目人。此时此刻,出现在薛延陀汗帐之外,此人应该就是那位传说中的西突厥可汗之弟“胡禄”吧!

    葫芦?福禄?

    谐音读起来很有意思的名字,据说身份尊崇,很“牛叉”的感觉。

    但谢逸没有在意,只是不着痕迹地整理了一下官服,顺了顺身后厚实的披风。

    九月的草原已经寒意森森,因为代表大唐,又进入薛延陀汗帐范围,很可能要行很正式的国礼。

    所以谢逸和狄知逊都身着官服,显然轻薄的丝织物实在不御寒,很快便被冻成狗了。

    不得已,只好有损细朝廷命官的形象,但不敢有损大唐国威,所以加了件还算相得益彰的披风。

    谢逸不着痕迹地看过去,胡禄的眼神仍旧时不时飘过来,显得很得意,很倨傲。

    作为西突厥可汗的弟弟,某个努失毕部(构成西突厥的大部落)的小可汗,能不倨傲吗?只是这样看几眼能怎样?能有我帅吗?

    看着憨态可掬的西突厥葫芦小可汗,谢逸冷了一笑。

    “突利失,这是西突厥可汗使团,胡禄小可汗亲自来为父汗贺寿,现在准备面见可汗,你且先等等。”

    大度设开口了,语气很倨傲,态度也很鲜明。显然是毫无保留地倒向了西突厥一般,初次见面便对大唐使团表现的很不客气,甚至蛮横无理。

    好在突利失也不是省油的灯,当即道:“原来如此,只是王兄啊,这是刚到的大唐使臣代表大唐皇帝来为父汗贺寿。

    大唐乃是上国,父汗的封号也是大唐所授予,所以理应大唐使团先行拜会,还请王兄稍等片刻,不要乱了规矩。”

    “你……”大度设顿时有些恼怒,险些当众大发脾气,很显然这说明他平日的涵养并不高。

    仅仅是一个拜见的顺序,看似微小,背后却大有意味。是大度设和突利失两位薛延陀王子的较量,何尝又不是大唐和西突厥之间的较劲?

    先一步,多少显得更高一筹,所以这会谁也不会让步。

    但两国使臣都没有说话,现在还不到他们说话的时候,有两位王子相争不下就足够了。

    作为客人,多少得有点礼貌;再者,兄弟阋墙的戏码已经足够精彩了。

    “突利失,我是你兄长,自当我先一步。”

    “若只有我兄弟二人,自当兄长先行,然有两国使团在,这次序礼节就不能乱了。”突利失言语中多有坚持,谁也不肯让步。

    一时间,汗帐之旁似乎陷入了一个小小僵局。(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唐朝败家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尹三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尹三问并收藏唐朝败家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