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唐朝败家子 > 第二七四章 大长公主

第二七四章 大长公主

推荐阅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天唐锦绣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九月九日重阳,本是登高望远,敬老爱老的日子,很凑巧也正好是同安大长公主的寿辰。

    作为李唐皇室和太原王家辈分最高的老祖宗,她的寿辰自然格外隆重,尤其是六十六岁这样一个吉祥的特殊年份。

    这一日,王家在晋阳城里的主要宅大开宴席,为同安大长公主庆祝寿辰,王家的亲朋好友,河东上下的官员,世家豪强,名人雅士全都应邀前来,可谓是热闹非凡。

    今年尤为特殊的是,晋王殿下代表皇帝亲自来为大长公主贺寿,无疑成为王家最为尊贵的宾客。

    李治和谢逸摆着亲王仪帐,带着厚礼前来贺寿之时,王家上下纷纷出门迎接,恭敬十足,彬彬有礼。

    其中正是以罗山令王仁祐为首,他是王家子侄辈中最出色的人物,最得看中,也是下一任家主的不二人选。

    至于那位蒲津关遇到的王仁礼,也在迎接之列,但谢逸注意到,他的排位很靠后,现在在王家属于不怎么受重视,没什么地位的人物。

    “晋王殿下驾临,寒舍蓬荜生辉,我王家上下蓬荜生辉,快请快请。”王仁祐相当恭敬,客客气气地迎接李治进门。

    “嗯!”李治虽然只有十三岁,但毕竟生在皇家,自小见惯了大场面,没有丝毫怯场的感觉,表现的相当镇定,很有皇室风范。

    王仁祐继续笑道:“谢长史,请!”

    “罗山令客气了!”谢逸笑着应答,说起来王仁祐不算陌生,当年在洛阳的中秋诗会上曾有过一面之缘。

    进了王家之门,谢逸才感慨什么叫做千年华族,府邸占地规模很大,房子雕梁画栋,用料和装饰很精致。院落设计也可谓是匠心独运。很多的物事都很特别,都是历史和岁月的见证,也都大有来历,可以见证太原王家的厚重与悠久。

    想当年陈郡谢氏可能更为辉煌吧,可惜自己无缘得见,至于当年与谢氏并列的东晋王家,似乎是出自于琅琊王氏。

    天下王氏最主要的郡望就这两个地方,如今琅琊王氏早已衰微,而太原王氏却趁势而起,成为天下五姓七宗之一。乃是数一数二世家豪门。

    所谓时移世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大抵就是这样吧!

    谢逸感慨的同时,跟着王仁祐进了王家,而后直入一所院落,一路上遇到的所有人都躬身行礼,相当恭敬。

    最终,一行人进入一所院落,谢逸抬头看到丹桂园三个大字。想来园中肯定遍植桂花。此刻尚未靠近,但桂花的清幽香味已经扑鼻而来。

    “秋日里也就桂花和菊花可赏,婶母住在此处也能有些意趣。”王仁祐笑着介绍,彰显出太原王氏上下对同安大长公主的尊敬。

    才进院子。便听到里面有女子的声音叽叽喳喳道:“来了来了……”

    此情此景,大有林黛玉初入贾府时的情形啊,难道王家上下很期盼晋王殿下的到来吗?

    不过李治步入园内,谢逸和王仁祐一左一右跟随在侧时。小女子们全都畏畏缩缩地避开了,世家大族,最起码的礼仪和规矩是要懂得。

    王仁祐前面引路。只见正堂台阶前正围着一圈人,中间坐着一位头发半白,身着锦衣华服的妇人。

    “婶母,晋王殿下到了。”王仁祐喊了一声,台阶前的一群人连忙肃然,躬身给晋王殿下见礼。

    “免礼。”李治摆了摆手,压根不用人介绍,很有眼力界地上前,躬身道:“孙儿李治拜见姑祖母,祝您老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这是来之前谢逸教他的吉祥话,此时到来,甚是合适。果不其然,王家上下都觉得晋王殿下的说辞很新奇,但略微诵读,方觉甚为贴切,满满的福寿祝福。

    “好好,雉奴是吧?快些到姑祖母身边来。”同安大长公主倒也没有因为李治的皇子身份而客气拘束,毕竟他不是皇帝,不是储君。

    作为皇族祖辈,她这般宠溺侄孙不算失礼,而是亲昵的表现。

    “姑祖母!”

    “嗯,果然相貌堂堂,一表人才,很有高祖皇帝和陛下的风范。”同安大长公主轻抚李治额头,满口称赞。

    不过这句话,如果让太子和魏王停下,似乎不太好吧。某子类父这种话在皇家可不敢随便乱说,但同安长公主却满不在乎,一个不在长安的老太太的言辞,想来不会引起什么误会。

    “姑祖母谬赞了。”李治很乖巧地表现出谦虚。

    同安大长公主满意地点点头,笑道:“你父皇好吗?”

    李治笑道:“好着呢,父皇命我代表他向姑祖母问安,祝贺寿辰。”

    “多谢陛下,多谢雉奴。”同安大长公主哈哈笑道:“你的兄弟姐妹们呢?”

    “也都好着呢,诸位兄长和姐妹都让我相姑祖母拜寿,祝您老长命百岁。”李治的嘴很甜,让同安大长公主乐的不行。

    “陛下教子有方,雉奴是个好孩子。”同安大长公主笑道:“我李家子孙都要是如此,我大唐必然长治久安,兴旺年年。”

    “那是自然!”王仁祐在一旁笑着附和。

    同安大长公主这才抬头起来,看向四周,瞧见谢逸的时候,笑问道:“这位是?”

    王仁祐赶忙介绍道:“回婶母,这位是晋王殿下府上的谢长史,此番侍候殿下前来河东。”

    “谢逸见过大长公主殿下,祝您老福寿安康。”

    “好好,年轻有为,一表人才,雉奴能这般乖巧懂事,肯定也有你的功劳。”同安大长公主笑道。

    王仁祐趁机道:“婶母,谢长史是名满天下的才子,当年曾救过晋王殿下性命,更多次有功于国,甚得陛下器重。”

    同安大长公主笑道:“是吗?很优秀的年轻人,朝廷就需要你这样的人才。”

    “多谢大长公主赞誉。”谢逸倒是不客气,光荣地接受了赞美。

    “仁祐啊,你是地主。记得招待好客人,莫要怠慢了我的贵客,懂吗?”

    同安大长公主一声吩咐,王仁祐不敢怠慢,忙不迭地答应下来。

    ……

    谢逸看在眼里,觉得蛮有意思。

    没想到随后更有意思的事情再次出现,同安大长公主反笑道:“雉奴啊,来让你见见姑祖母家的人。”

    “是!”

    同安大长公主一摆手,顿时有一片的少男少女出现在院子里,谢逸明显注意到。其中男少女多。

    几个男的都是太原王氏嫡出的优秀子弟,让他们和皇子接触一下很有必要的。随后便是一片女孩子,而且年龄和李治都差不多,同安大长公主日此安排,也不知道是存了什么心思。

    有些意思,哈哈!

    同安大长公主挥手道:“婕儿,过来!”

    最前面的一个女儿闻声快步上前,似乎很是开朗,只是神情里难免有些许倨傲。

    “雉奴啊。这是我的侄孙女王婕,王仁祐的女儿。”同安大长公主笑道:“婕儿,来见过晋王殿下。”

    “民女王婕见过晋王殿下。”王婕立即上前微笑着见礼。

    “嗯,免礼!”李治轻轻摆手。礼节性回应。

    站在一旁的谢逸心中却大为震动,刚才同安大长公主介绍了,眼前之人是王仁祐的女儿,她便是历史上那位王皇后?

    想来应该错不了。王家显然是有意撮合这个女孩与李治。同安大长公主嫁入王家多年,肯定要为王家子孙考虑。历史上这样做的女人太多,比如汉朝的薄太后要将自己的侄孙女嫁给汉景帝为皇后。都是想要借助皇家的力量,为夫家或娘家谋求权力和利益。

    不过大多数时候,这样的结果都不怎么好,汉景帝的薄皇后最废了,后来汉武帝的皇后陈阿娇也清苦也类似,如果历史不出什么意外,这位王皇后的下场也好不到这里,其母族人更是便贬,赐姓为蟒。

    不过眼前这局势,会怎么样可说不好,同安大长公主显然不能意识到将来的事情,所以有意撮合也算是一片好意。只是能不能成事,尤其是成好事,那就要看天意了。

    不过就目前的情况来看,结果似乎不怎么好,谢逸注意到,李治的目光压根没有在这个叫王婕的好女孩身上。而是不断向后面眺望,似乎在寻找什么人,当看到一张熟悉的面孔后,眼神里顿时有些惊喜。

    谢逸顺着目光看过去,那日在蒲津关一起渡河的姑娘,王仁礼的女儿王妍正好站在那里。

    她也是太原王氏的女儿,只可惜地位不怎么高,只能遥遥站在最后面,不过对她而言,能出现在这里,能被李治再次看到,其实已经算是一种幸运。

    我们还能再见面吗?

    谢逸想起了李治的这个问题,这才过了几天,愿望便实现了,想必晋王殿下现在肯定很开心。

    只是有人却不开心了,王仁祐的女儿王婕虽然倨傲,但对李治也算是一片热情。但此刻,发现自己的热情根本没有得到回应和重视,尤其是确定李治在盯着别的女孩子时,王婕的表情顿时变了。

    不开心,那种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富家千金突然收到挫折时的那种不服气表情。

    王仁祐和同安大长公主都发现了这个问题,他们顺着李治的目光看到了王妍,他们自然是不清楚缘由。王仁礼是个聪明人,素来比较低调,回到家之后也从未对什么人吹嘘过自己曾与晋王殿下同船,女儿甚德晋王殿下青睐这种话更加不会说了。

    所以同安大长公主和王仁祐都有些许疑惑,虽说王家的女儿都在这里,但最为出众的便是王婕无疑。长相漂亮,最有气度,奈何晋王殿下对她不假辞色呢?

    反而一眼看向人群中十分低调的王妍,那个女孩有什么特别的?虽然有几分姿色,但是比自家女儿似乎有所不如,更谈不上什么气度了?王仁祐甚至不认识王妍是哪一方谁家的女儿,只是心里地下意识如此认定。

    但同安大长公主却不同了,六十六的年纪在旁人看来有些老眼昏花,但她比任何人都看的更为透彻。

    当她第一眼看到王妍的时候,她便有种感觉,这个女孩身上有种熟悉的感觉,似乎像是什么人。

    像谁呢?

    同安大长公主蓦然想起二十多年前,也曾有这么一个年岁相当的姑娘和自己的侄子在一起,那是高士廉的外甥女,长孙家的小女儿,小名叫作观音婢,后来成为母仪天下的皇后,可惜早早去世了。

    难怪李治第一眼看到她,原来是个母后有相似之处,谢逸当初不明白这个缘故,只道是一见钟情,但同安大长公主却了然于心。

    这孩子是哪一房的女儿,自己怎么从来没注意呢?同安大长公主不禁有些自责,挥了挥示意让王妍过来。

    “民女王妍见过晋王殿下。”

    “免礼,这些天你还好吗?”李治明显很是热情,而且一句话还暴露了和王妍之间熟悉的关系。

    “你们见过?”同安大长公主笑着询问。

    谢逸在一旁回答道:“当时渡黄河时,殿下凑巧和小娘子同船。”

    原来是这么回事,也不知道为什么,所有人脑海中都下意识浮现出一句话百年修得同船渡,这缘分啊,真是凑巧。

    同安大长公主轻轻点头,若有所思。

    那边王仁祐的脸色却微微一沉,显然没想到这么一出,女儿竟然被人截胡了。不过转念一想也没觉得有什么,只不过见过一面而已,有什么了不得的?毕竟自家女儿的才貌和气度更为出众。

    只是他万万没想到,女儿随后的表现实在有些不堪,备受冷落的王婕难免心有怨气,嘴巴早已经撅起,满心的不乐意。看向王妍的眼神更是相当的不友善,甚至对李治也没有什么好脸色。

    自尊心很强的千金大小姐觉得好似受到羞辱一般,偏偏又没什么城府,什么都写在了脸上。

    如此情形,实在是……

    谢逸心中暗笑,难怪王皇后在宫中斗不过萧淑妃,引狼入室请回了武媚娘,最终落得惨败出局,实在跟她的性格与聪明程度有关。

    不过现在看来,也许她从一开始就会失去成为王皇后的机会……(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唐朝败家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尹三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尹三问并收藏唐朝败家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