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唐朝败家子 > 第三九三章 宫变始

第三九三章 宫变始

推荐阅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天唐锦绣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正如谢逸猜想的那样,接到大理寺的奏报之后,李世民也认为嫡长子是冤枉的,自己有些苛待他了,心里自然而然就会有那么一丝歉疚,心里甚至打算怎么补偿长子。

    这个时候东宫前来邀请,儿子要在设祭悼念魏征,邀请自己参加。李世民对此非常欣慰,这说明儿子确实在改过自新,而且开始变得有情义,开始懂得知恩图报。哪怕只是作秀,也是不错且切实有效的手段,有利于重塑东宫形,算得上是好事。

    这是李世民很想看到,也非常欣喜的局面,他觉得应该予以鼓励,而且是祭奠魏征的活动,自己出息似乎理所应当。因此伟大的李二陛下很放松,更没有多想自小乖巧懂事,寄予厚望的嫡长子会有谋逆之心,只带了不多侍从进了东宫。

    祭坛已经设好,虽说在东宫这等地方设祭悼念大臣有些不那么符合礼制,但鉴于魏征的身份和东宫的关系,倒也说得过去,没有人会不合时宜地出声反对或者说三道四。

    李世民来的时候,祭坛已经设置好,些许从太史局请来的法师已经在进行祝祷仪式。见到这一幕,李世民轻轻点点头,李承乾此举可比之前模仿草原首领,搞那些胡人的小把戏强得多。

    “儿臣参见父皇!”李承乾一瘸一拐匆匆而出,前来拜见李世民。

    “嗯!”李世民轻轻点头,神色缓和了不少。

    “有劳父皇了,今日儿臣设祭悼念魏师傅,想着父皇对魏师傅多有怀念,君臣相得益彰,所以斗胆请父皇前来。”李承乾彬彬有礼,一扫之前的颓废,仿佛完全恢复了当初那个广受褒扬的少年储君又回来了。

    李世民轻轻点头道:“没事,魏玄成有功于国,有功于你我父子。理当悼念。”

    “是,父皇请!”李承乾客客气气地请李世民落座,等候随后的上香致哀,然后目光有意无意地看向宫墙之外。

    就在等候的过程中。侍卫突然来报:“晋阳公主驾到!”

    李承乾微微诧异,但旋即便神色如常道:“快请!”

    “这孩子,让她在承庆殿整理案牍,她却跑来东宫凑热闹。”李世民哈哈一笑,言辞之中尽是对女儿的宠溺。

    “晋阳妹妹难得来东宫玩耍。儿臣高兴还来不得及呢,父皇莫要怪罪她!”李承乾轻轻一笑,尽显长兄风范。

    “嗯,只是别让她捣乱祭礼,待会让她先去找苏氏,去看看象儿吧!”

    “是!”

    李世明和李承乾正在说话的时候,晋阳公主姗姗而来,随行的宫女手中提着一个篮子,笑吟吟道:“参见父皇、皇兄!”

    “兕子快些过来!”李承乾满脸笑意,对这个最小的妹妹宠爱备至。

    晋阳公主李明达不疾不徐道:“皇兄莫急。韦娘娘准备了些许祭品,说是代母后准备给魏司空的,让我送过来。”

    长孙皇后当年曾求情力保魏征,也算是有些关联,韦贵妃替代长孙皇后准备祭品,彰显其贤德倒也都说得过去。李承乾看在眼里,更多是认为韦贵妃在通过这种方式向父皇邀宠。

    “贵妃有心了!”李世民淡淡应了一句,神色略微冷淡,也不知是不是想起了长孙皇后。

    晋阳公主李明达很乖巧地讲篮子提上,递给李承乾。笑道:“皇兄,今日是你为魏司空甚祭,便由你代母后呈上吧!”

    “哦,好的!”多少有些心不在焉的李承乾只好应允。这件事他实在没有拒绝的理由。

    李承乾提着篮子转身往祭台走去的时候,李明达便笑靥如花地扑进了李世民怀里,最小且最受宠的公主撒娇似乎也说得过去。

    “兕子,注意场合,今日是给魏卿设祭,庄重些!”李世民微微蹙眉提醒。

    李明达却不管不顾。照样扑在李世民怀里,并且拦住了脖子,面带撒娇状,却用极为冷静的声音在李世民耳边道:“父皇且听儿臣说,太子哥哥要谋反,要对父皇不利。”

    什么?

    李世民心中剧烈震动,身体和神情下意识要有反应时,李明达故意咯咯一笑,且加大了撒娇的动作,以防被东宫察觉异常。

    “父皇莫急,孙伏伽和谢逸带来证据,虽然李佑和阴弘智在说谎,但纥干承基已经承认,东宫密谋兵变,欲要弑君弑父。”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尤其是最后四个字,李世明的身体经不住微微有些晃动,下意识握住女儿的手,一颗帝王之心正处在惊涛骇浪之中。至于到底是担心自己的安危,还是因为儿子的行为而震惊伤心。

    李明达续道:“左屯卫谋逆的兵马不久便可能到来,孙伏伽已经去通知宰相,女儿斗胆临摹了父皇手诏,让谢长史去左武卫找程知节将军救驾,请父皇恕罪。”

    李世民听得清清楚楚,对小女儿的话语他深信不疑,晋阳公主的到来其实算得上反常。近来已经很少撒娇,越发淑女的小女儿却扑在自己怀里,这般不注意场合地撒娇也不合常理。而且她看似镇定,但握着她的小手时才发现已经汗津津一片,显然十分紧张。

    如此看来,应该是错不了,虽然嫡长子是冤枉的,但他似乎不相信自己会还他清白,所以采取了如此激烈的手段,孤注一掷。

    这个思路李世民完全理解,并不觉得奇怪,当年玄武门之变时的自己便是如此。只是想不到儿子会有这样的魄力和决绝,过去真是有些小看他了,李世民心里不由泛起一阵阵的苦笑。

    今日自己贸然入了东宫确实是已经置身险境,左屯卫的李安俨与杜荷与太子亲近,他是知道的。如果李承乾兵变,必然是要调动这支兵马的。

    李世民已经清楚地认识到一个事实,那就是左屯卫的兵马到来之时,嫡长子就会对自己动手。

    想想真是可悲啊,差一点就要死在儿子的手下。

    不过还好,谢逸和孙伏伽及时察觉异常,女儿李明达来此应该是受谢逸的提点或者指派,也难得小女儿能够如此镇定。

    通知政事堂这没错。如此重大事件房玄龄、长孙无忌和岑文本等人要是不知道,肯定是不行的。只是他们会怎么做?最终会发生什么实在难说。

    让李世民真正惊讶的是调动左武卫兵马,尽管晋阳公主李明达口口声声是自己伪造的诏书,但这个主张肯定是来自于谢逸。这小子当真是胆大包天。

    女儿的字迹和自己神似,原本只是觉得好玩,谁知道竟会有如此重大的影响。恰好又是在承庆殿,那里有印玺……一切顺理成章,程知节看到诏书自然会遵从。如果他们来救驾自然是好。

    但如果,谢逸趁机做点别的什么,东宫要谋反的消息也来自于他,这其中会不会有诈呢?一时间,李世民脑海中浮起很多年头,很多可怕的念头。

    但因为自己的疏忽,以及机缘巧合,以至于事情已经完全不在自己的掌控中了……

    没有多余的思考时间,李承乾已经回来了,李世民瞬间神色便恢复如常。好似什么也没发生,依旧与女儿有说有笑,俨然慈父情怀,天伦之乐。然后趁着背过李承乾的一刹那,不着痕迹地向一旁的老宦官递给颜色。

    然后李世民起身道:“承乾啊,朕这就去致祭,完了还得回去处理政务,高丽近来不怎么安分,屡屡在辽东挑衅,得回去和宰相与兵部商量对策。

    晚膳时。朕在宫中设宴,到时候你带着苏氏和象儿一道来,再叫上青雀和稚奴,咱们一家子在一起吃顿饭。”

    李世民的这番说辞自然是为了尽快离开东宫。如果能出去,一切便在自己掌握之中,无论情况如何都不至于出大乱子。

    李承乾微微错愕,但这番说辞似乎也合乎情理,而且还对自己释放出足够多的善意讯号。要知道自己已经许久不曾被准入太极宫,更别提一家子吃饭了。这无疑是一种复宠的讯号。

    一瞬间,李承乾也有些许犹豫,但听到李世民提起了李泰和李治的名字,他的心里有闪过一道寒光。好不容易狠下心来,还有今时今日这等格外难得的机会,要是错过了……

    即便是现在危机解除了,那么将来了,李泰能容许自己安安稳稳坐稳东宫?只要父皇一日不死,自己的地位和身家性命就始终危如累卵。

    所以除了按照原计划一意孤行之外,似乎没有别的什么选择,而且左屯卫的兵马现在已经开始调动了,箭已离弦,再想要后悔已经没有可能。

    李承乾低声道:“父皇,今日难得您和兕子妹妹都来了,苏氏已经在准备晚膳,您和兕子留下来用膳可好?象儿着想也很想念您。”

    对李世民而言,这其实是个试探的过程,李承乾的拒绝某种程度上说明此事确确实实有猫腻。哪怕李承乾只是简简单单想要留父亲用餐,李世民现在也不敢相信,一层层阴谋寒意森森的想法不由自主地浮上帝王心头。

    现实总是残酷的,没有留给李世民父子片刻虚以委蛇,更没有给他们隐隐期盼,甚至有所眷恋的父子情深。

    当一道身影出现在东宫的台阶上时,一切突然变得格外冷峻,一切的温暖荡然无存。侯君集来了,一身铠甲的他仗剑而来,快步直接走到台阶之下,跪伏在地道:“参见陛下,太子殿下!”

    “侯君集!”李世民的脸色微微一变,他大概没想到侯君集也参与其中了,不只是儿子,就连最信任的部将也生出了二心。

    到了这个时候,李承乾已然有些沉不住气,装模作样道:“侯君集,发生何事?”

    “回陛下,太子殿下,魏王李泰谋反兵变,意欲行刺陛下与殿下,臣率左屯卫杜荷与李安俨所部前来护驾!”

    侯君集这句话一出口,等于是彻底撕破了脸皮,最后一层遮羞布荡然无存。李世民听的清清楚楚,他已经确认女儿说的没错,东宫已经反了。至于所谓的李泰谋反不过是个借口罢了,事后弑君弑父的罪名将会被推到李泰头上。

    经历过玄武门之变的李世民很清楚,弑君弑父之后,便是对兄弟举起屠刀。这样想想,自己十多个儿子的安全实在让人忧虑……

    平日里胡闹,甚至有些懦弱的嫡长子此刻竟然变得如此阴狠,甚至是歹毒,真的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李世民有些悔恨,有些自责,显而易见自己有些大意了,而且平日里看人也看走眼了。

    事到如今……

    “青雀谋反?承乾,真是如此嘛?”李世民声音低沉,仍旧镇定自若。

    李承乾转身,脸上的虔诚神情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阴冷沉静,只听他说道:“确实如此,儿臣也是刚刚得到消息,李泰意图谋害父皇和儿臣,所以紧急请潞国公前来护驾。”

    “哼,很好!”李世民冷哼一声道:“那通知兵部和殿中省了吗?”

    “来不及,左屯卫距离此处比较近,所以儿臣自作主张,先保证父皇的安全再说……”李承乾的表情彻底变得阴沉,语气也冷峻了很多。

    李世民哈哈笑道:“承乾,朕没想到啊,原来你还有如此果决威武的一面,为何以前不显露出来,否则朕何必费工夫……不过也不枉朕的一番心思,你总算是有了些许长进。”

    “让父皇失望了,儿臣真是罪该万死!”李承乾似乎也察觉到了异常,开始变得比较谨慎。

    “朕是有些失望,失望你为何不早些长进,失望你为何长进了以后不把心思用在正确地方,反而用来算你的父皇,算计你的兄弟。”事已至此,李世明也没什么好顾忌的,索性直接挑明。

    “父皇言重了,是李泰咄咄逼人,意图对东宫,对您和大唐不利,儿臣不过是为了自保,保护大唐基业罢了。”李承乾已经明白,这些伎俩自然是瞒不过父皇,但是他的言辞依旧冠冕堂皇。(未完待续。)xh:.254.198.194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唐朝败家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尹三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尹三问并收藏唐朝败家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