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门阁天下 > 第十二章 九环之巅

第十二章 九环之巅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九环之巅,顾名思义是九环山的顶峰,是历代九环门门下门主、长老、护法之子女或除子女之外的继承人练功的地方。

    环念音自五岁上巅修习凤峦诀,十二岁时习至第九重方算是功成下巅。

    而后的日子里,在巅那七年寒冰冻骨的日子环念音记忆犹新,历历在目。

    为让上九环之巅的人排除杂念,潜心修习,九环山门规有定:凡上九环之巅修习之人,互为隔离,非允许不得聚集玩耍尔,由九环门已经归隐又尚在人世的前几任四大护法轮流督促。到环念音们这一代,督查他们练功的是如今的前前任护法,众称:祖爷爷。

    那四位护法祖爷爷并不长居九环之巅,却是隔三差五轮番冒出来不定时将巅上之人召集在一起考察功力,倘若未达到预先的期望,便按满意度酌情惩罚,或是一顿戒尺打手,或是关禁闭面壁,或是于冰天雪地里罚跪。

    那些年,巅上不过是环念音、环?c阑、环解、环佩、环闻、环琴六人在习。环?c阑与环念音承九环门造诣最高的九峦吟和九峦诀,其余四位哥哥皆是得前护法真传,与九峦诀和九峦吟同宗一源。

    五位哥哥长趁祖爷爷不在时携了环念音于雪地里嬉戏。因着年少也不太把门规当回事,偶尔触犯门规抓来雪鸡催动功力烤熟了吃。这些行径每每被祖爷爷发现无不一顿好训,又是罚跪又是关禁闭面壁。五位哥哥时常为护环念音而惹怒祖爷爷,承受双倍的惩罚是常有的事。

    话说回来,哥哥们一心护环念音,环念音也一心护哥哥们,祖爷爷为此便怒上加怒,谁也不曾放过,时常一罚便是十天半月之久。纵然时而免不了受苦,众人还是乐此不疲。

    六人皆是顽皮好斗嘴,每次祖爷爷来都忍不住几句调笑将祖爷爷惹怒,因而几乎是每次考察过功力不管达标还是未达标都会被罚,久而久之习惯成规律,六人几乎是只有被罚那几日方才会静心修习,其他时日差不多都是整日整日混在一起变着法的玩。

    五位哥哥皆长于环念音,早环念音上巅也早环念音下巅。

    哥哥们先后下了巅,倒让环念音愈加潜心修习九峦诀,只盼早日下巅能与哥哥们相聚。终是在十二岁那年将九峦诀习至第九重在祖爷爷微笑满意点头中下了巅。

    环念音落身于冰雪皑皑间。九环之巅万籁此俱寂,只余风吹雪舞声。

    移步进入当年修习九峦诀的那处洞穴,屈膝盘身而坐,不一会儿,清雾自周身缭绕而起,逐渐浓成白雾,洞口也被一团雾气堵住,自外看不清洞内情形。

    洞中气温时而温如春暖花开,时如夏日酷热难耐,时而凉似秋高气爽,时又冻如冰天雪地。好一番四季交替。

    环念音将九峦诀一至十重前前后后温习个遍,进入最后一重——万物无形。缓缓引着内息自丹田出往上升,周围雾气渐无,环念音整个人连带着洞内的所有物什皆渐渐消失。

    忽地,气息行过心脏处蓦然而止,似是被心脏吞噬。眉头渗出细细汗珠,环念音惊得忙调整内息待沉入丹田,方缓缓吐了口气。

    想是心诀没念对,继而又重复一次,至心脏处内息依旧消失无踪,再次重复依旧如此。

    环念音睁开眼,皱眉沉思良久,起身往洞外走。

    出了洞穴,环念音依旧皱眉低头对方才内息戛然消失一事百思不得其解。莫不是心诀依旧不对?不可能啊,九峦诀自己倒背如流啊。难道是方法不对?但祖爷爷说的以心诀相引,由内息相配,缓缓从丹田至冲天穴……自己也确实一一照做了啊,为何会……?

    轻摇头,究竟是哪里不对?

    “咝”,没注意脚下的路,环念音踢到一硬邦邦的物什,疼的抽气。抬了脸,见得一盘下得七零八落的黑白棋局,再复抬头,就见得环念音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念音拜见四位祖爷爷”。

    四位白须飘冉,一身仙风道骨的老者围石桌而坐行四人奕。南北二人拈须笑看,东西二人一人执子,另一人一脸沉思的看着眼前棋局。

    所谓四人奕其实跟二人奕差不多。多的不过是两个人,四人两两相对,双方各执一黑一白子,讲究对坐两人的默契及合作好否程度。

    “好,甚好”。一子方落,沉思之人捋须赞道,随着抬手捋须那一瞬,衣袖轻摆将环念音的身子轻轻托起,“几年不见倒越发的有礼貌了,非但不见逃还知道对我们几个行将就木的授业恩师行跪拜大礼了”。

    呃,环念音讪讪低头。当年少不更事,见了别说跪拜,连行礼都不曾,倒是逃的紧。想想也合情理,这祖爷爷见一次发一次,换成是谁都得逃啊!

    “万物无形以人识控物识从而隐万物于无形,需修习者身心并灵识通透方可习成,若有半点瑕疵皆不可成”,落子那位收回落子的手捋须似漫不在意的说到。

    环念音收回思绪,心神一凛。这么说四位祖爷爷是知晓这其中症结所在了。方要开口寻问,却被座北那位打断。

    “老二你这一子落得,羊入虎口啊,哈哈哈”,一子落下,座北之人笑得好不愉悦。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座东那位也是方才赞好那位执子笑道,“更何况,老四你怎知那一子便是羊入虎口呢”?话落,似是随意的落下一子,整个棋局却是大变。“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解铃还须系铃人呐”!一番话说得似是而非,环念音听得一愣一愣。

    南北那二位瞪眼看棋局,座南那位忽的拂袖一挥,盘上的棋齐齐分类收入盒中,“不玩了,不玩了。哼,你起的局你自能解,何苦拉上我们”。

    “三弟此言差矣,这局怎会是我起的?”座东那位边说边笑得意味深长。

    “不是你起的那是谁,我们可都看……”座南那位不依不挠,可话说到一半忽的顿住,似有所悟抬头看了眼环念音,又转头继续道,“我说你今日为何非将我们逼上这九环之巅,来了还什么也不说坐着干下棋,原来别有用意”。

    那起局之人闻言笑而不语。座南那位顿了顿,转而对环念音道:“你这死丫头,在巅之时就不让人省心,如今下了巅竟也还不让人省心,倒苦了墨家那孩子,刚从那火炉之地练成破蛊冰经出来,想他破阵时受的伤还未好如今又承了二小子那一掌,唉~~~”。

    “啊!这与墨隔玉又有何干?”环念音不明所以,只得抬眼干望着那座东之人。这几日大大小小的事怎的都与墨隔玉扯上干系了?“望祖爷爷给念音解惑”。

    “哈哈哈”,只见那人大笑起身,“惑非我起,我如何能解?是缘既因劫,是劫既因缘,你既有此一劫,便是有此一缘。时机一到自可解开,强求不得,强求不得!”话落,眨眼间四人踪影全无。

    环念音腹诽,这几位祖爷爷,论佛修道这几十年,俨然成了副和尚模样,这佛偈打的……既不想给自己解惑那巴巴的跑这儿来等着自己作甚?

    原本是上巅缓解郁气的,现在倒弄得较先前还懊恼,懊恼无比,她环念音何时这样“无知”过,这一天下来的疑问一个复一个的往肚子里堆。

    环念音踢踢踏踏下了巅,想着寻了空,还是去找修阑哥哥问问清楚才好。

    回到念音阁,已是夕阳西下,夜幕将近。远远地便见落央在院门口焦急的走来走去,落日的余辉洒出落央长长的身影随着她的走来走去而晃来晃去,晃得环念音有些头晕,不禁伸手揉额。

    “小姐,你可回来了”,落央迎上来见她一脸疲惫,关心道:“小姐,你身体不舒服么?可是病了?”

    “我没事儿”,环念音摆摆手,复又说:“哥哥在哪儿?”

    “少主刚过来找你说用膳,见你不在便回修阑居了”。落央答。

    “恩,我去找他”,环念音说完抬步朝修阑居走去。落央见她离开便也径直往念音阁里去,还没到门口忽的想到什么,忙急急转身,“小姐,等等……”抬眼却不见了环念音踪影。

    “这可如何是好,隔玉公子都等了一个多时辰了”。落央嘀咕一声,回身却见墨隔玉立在门口,惊了一惊,“隔玉公子,我家小姐她……”

    “无妨,我先回去了”。墨隔玉离开念音阁,身后跟着扶木。

    ————————————————————————————————————

    题外话:神功啊,有木有!还是,,我想听看法,望小伙伴们不吝赐教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门阁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花木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木椮并收藏门阁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