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门阁天下 > 第七十四章 再遇贼人

第七十四章 再遇贼人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觉醒来已是日头西斜。环念音睁眼估摸着时辰,这一觉实然是将饭点都睡过去了。

    身上不知何时已经盖了条被子,环念音掀起被子的一角,起身下了榻。

    推开门,清新湿润的空气扑面而来,原来,自己睡的这会儿竟下过场雨。如今雨过天晴,夕阳漫洒,院里不见有人,倒是栖云居外头,鸡鸭鹅叫成一片。

    环念音正要出了院去,去瞥见主屋的门敞开着,还有微微的酒香飘来。绯桃浆?敛眉一想,折身进了主屋。

    “外公,你怎能躲在屋子了独斟独饮不叫上……”话说到这里忽的顿住,视线从栖云子的身上转到与他隔桌而坐一身月牙白锦服的墨隔玉身上,面上有些惊色,“墨隔玉,怎的你还在?”

    墨隔玉低头饮酒,倒不答话。

    栖云子扫了环念音一眼,道:“哼,你外公我帮了他个大忙,他如今是留下来报恩的,再说他不在谁给我做吃的!难道你这死丫头还会做不成?”

    “呃?这,我……”听了这话,环念音讪讪的抬脚走了过去,坐到桌子的另一处空位上坐下。

    “诶?外公,你方才说你帮了他个大忙,是什么?”环念音拿过支空杯子正要给自己也斟杯酒,却被墨隔玉抬手将杯子拿了去,又给她倒了杯茶递过来,淡淡的道:“你喝这个”顿了顿又道:“厨房锅里头还热着你爱吃的青菇鸡,你睡了一日滴食未进,想喝酒就先去吃点东西罢!”

    环念音不满的觑着他,斩钉截铁的吐了两个字“不吃!”

    墨隔玉面色平静,不再说话。栖云子将这一幕看在眼里,又扫了眼环念音,轻哼一声,亦没说话。

    却在此时,外头响起几声女子的叫喊声:“师父,恩公……”

    这声音环念音听着有些熟。

    “哎呀,师父,你养的那些鹅可真是不好赶,还有那鸭子还有那公的鸡,不仅不好赶,还老拿嘴来啄人,真是……”一个一袭花衣服破瓜年华还算有几分姿色的女子自院外奔进来。将一跨进主屋,看见坐上多了一个人,顿时噤了声。

    “诶?来客人了?是谁?”一袭花衣服的女子又接着问道。

    环念音看清站在屋内的来人,一惊,心底暗道不好。这不正是那日自己逃出西荣城时在客栈院墙**到,被自己糊弄了去拖住墨隔玉的那个女扮男装的假小子么?她怎会在这里!

    栖云子放下酒杯,站起身道:“连群家禽都管不好,还想当我的徒弟,哼!”说完出了门往院外走去。

    栖云子走后,花衣服女子又盯着环念音看了会儿,忽的一拍脑门,叫起来,“贼人,贼人,你是那贼人!”对着环念音叫完又转头对着墨隔玉叫道:“恩公,恩公,我想起来了,她,她就是那晚害我的贼人!”

    “哦?是她?“墨隔玉眯眯眼,看着环念音问又喊又叫的花衣服姑娘,“你可确定?”

    “确定,就是她,错不了,虽说她当时穿的是男装,可是这张脸,错不了,定是她!我还听见有个男子同她说,说什么什么奉命在此等候,可见他们是有预谋的,恩公你不是丢了个什么贵重的东西么…..”

    环念音在她的这番好似呈堂证供的话中,将对着墨隔玉的那边脸缓缓的抬手遮住。

    花衣服姑娘此番说着说着似是情绪波动有些过大,竟撸起袖子叉着腰鼓着腮帮子冲环念音喊道:“你这贼人,本姑娘不去找你你倒自己送上门来了,恩公,他就是暗算你我的那贼人,你还不快将她好好教训一番!”

    一旁的墨隔玉没理会花衣服姑娘的话,却是大有冷眼旁观之象。

    屋中一时静谧,只偶尔传来花衣服姑娘吐着怒气的呼呼声。

    墨隔玉将环念音喝了一半的茶添满,缓缓自桌的这边推到仍用手挡着脸的环念音眼前,温声道:“来,不急,先喝口茶,慢慢解释!”话里似乎还带了笑意。

    这举动看得花衣服姑娘甚为疑惑,睁大了眼看着。

    恩?解释?那日我环念音是不是有预谋的逃跑,你墨隔玉手眼通天,察天下事于怀,更何况我那逃跑的预谋也算的是间接地摆在明面上的了,你既心知肚明了如今还要自己解释,解释个什么解释!真是!

    倒是这花衣服姑娘,深闺大院儿里头长大的女子都如她这般嘴碎么?既尝过自己的厉害怎的还敢这样该说的说,不该说的也说!

    环念音放下挡脸的手,大大方方的抬眼,将面前这花衣服姑娘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又仔细的将她这身花衣服瞧了瞧。再抬眼时,开口就叫了人家一声阿花姑娘!

    墨隔玉正往口中送了口清酒,环念音这一声阿花姑娘叫他生生被呛的咳起来!

    先前还一脸不解的花衣服女子现下听的环念音这样叫她,气得竖了眉,“本姑娘有名字,叫易舒儿,不是什么阿花姑娘!”

    “哦,舒儿姑娘”,环念音抚着裙边褶子,不咸不淡叫了声道:“不知你出门前家父可曾叮嘱过你,走江湖须慎言,特别是女子,更须慎言!”

    “恩,这话说的有理”!墨隔玉止住咳,放下酒杯附和道。

    墨隔玉这声附和,环念音听了眼底闪过一丝笑意,看了眼一时愣在原地的易舒儿,起身往屋外走。恰见栖云子赶完那些只家禽刚进得院来,环念音忙走着迎了上去,挽上栖云子的臂膀就拖着他又要出院,“外公呐,音儿好久不曾同你散步了,这便叫音儿陪你去散散步吧”。

    栖云子被环念音拥着出了院门,闷哼一声道:“死丫头,睡了一天睡饱了?连饿都不会饿了!”

    环念音讪讪的笑了几声,“饿,怎么不饿,这不陪外公散步要紧嘛,回来吃,回来吃!”

    “既知道饿便去吃你的,你在这儿多住几日,还愁不能陪我这糟老头子散步!”

    环念音回头看了眼主屋,道:“这会儿刚下过雨,空气好,空气好,就去走一会儿,走回来我就去吃!”

    栖云子看了他一眼,又是一声闷哼,没说话。

    “也不知湖那边那处山坡上的那几株木棉树长得怎么样了,哥哥可时常念叨着,我们这便慢慢走着去看看!”环念音接着说道。

    俗话说一山有四季,十里不同天,栖云山便是如此!虽说高耸入云,山顶上极寒,山腰这处的山坡上却是个温暖干燥、光热极其充足适宜木棉生长的环境。

    说来,那几株木棉树还是年前哥哥来时栽上的,许久未曾见,倒不知长的如何了。

    “别跟我提阑儿那臭小子,这都多久了,也不见他来看看我!玉儿给我送了些草籽儿,我还预备着叫了阑儿和那四个臭小子来替我把湖周的地儿翻了种草呢!”栖云子的话里带着甚为不高兴的语气。

    外公说的玉儿想来定是指墨隔玉了,倒不知何时竟称呼的这样亲切了!再者,墨隔玉给外公送草籽儿了?他要做什么?莫不是也看着这黄土漫天的心下有些凄凉了欲改良改良?

    “嘿嘿,待我这次回去了,便说与哥哥们,叫他们忙完了手头的事就来给外公您翻地种草!”环念音挽着栖云子,绕过一地的鸡鸭鹅,边走边说着。想着外公有些责怪哥哥没来看他,又接着道:“外公可不能埋怨哥哥此番没来看你,这刚过了授衔仪式,爹爹还不得移交些实权带差事叫他去办,忙着呢!再说,哥哥的授衔及冠礼外公您都没去,如今还怪哥哥不来看您,哼!”

    听着环念音说完,栖云子看看她,又闷哼了一声,倒没接话。

    迎着夕阳,公孙二人往湖那边走去,穿过湖边的那座秋雨亭时,惊飞几只歇在亭旁的白鹭。环念音想着尚还在屋里头坐着的那人,心里头不免就有些怅然。

    湖岸秋色新,水清清,波粼粼,一行白鹭飞过秋雨亭。

    敛眉自含颦,情深深,意泠泠,几朵红云染透天边景。

    ————————————————————————————————————————————————————

    题外话:好像写了首不知是何调的词哦,,哈哈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门阁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花木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木椮并收藏门阁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