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巨星上位(重生) > 第103章 飞龙在天

第103章 飞龙在天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路景最近遇到的好事儿是一桩又一桩,也不知是老天爷把上辈子欠他的运气还给他了,还是走了狗屎运,总之就是鸿运当头,挡都挡不住。许宸萧总裁头衔被撤掉之后,他好似人间蒸发了一样,足足有两三个月都没有过任何消息,直到这件事淡漠出众人的视线之后,一则新闻才暴露了许宸萧的近况。原来,许宸萧秘密去了拉斯维加斯,或许是心情上的不愉快,便让他挥金如土,一掷千金的在赌场里流连忘返。路景从照片上看到的许宸萧,已经瘦的不成人样,颇有种皮包骨头的感觉,眼窝塌陷且目光无神。

    新闻一经爆出,不少人不胜唏嘘。事实证明,许宸萧严重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没过几天,许宸萧穿着光鲜的现身首都机场,面对记者们的围堵,他笑的很是潇洒淡定,他说,“人都会犯错,浪子回头金不换大家应该听说过吧?”。

    许宸萧玩世不恭的态度,再次惹恼了大众,他回国不到三天,又遭到新一轮猛烈的轰炸。

    圈内人都在评论,许宸萧这是要破罐子破摔了,更有不少许宸萧的好友纷纷表示,许宸萧是个有才华的人,可惜了了。

    路景一开始就知道,无论怎么针对许宸萧,都不会将他彻底整垮,谁让他有个实力雄厚的爹呢。不过,路景对许宸萧的恨已经随着他的撤职慢慢消减。因为,许宸萧一早就很想接替自个儿爹位置,担任澳视董事,只可惜,他再也没有这个机会了。

    试问,还有比这样更好的结果吗?

    这就是时代进步的成果,网络暴=力,才是当下最流行的复仇武器!许多人心里都明白这一点,却总是能让人抓住把柄,一旦事情发生了,再想转圜,难了。

    至于沈清越,失去的要比许宸萧多的多。沈清越一直以来都是个小心经营身边关系的人,如果不是因为他对许宸萧动了真感情,恐怕路景一时半会儿拿他还真没辙。沈清越是爱着许宸萧的?路景曾仔细琢磨过,或许是,又或许不是,也有可能是占有欲填充了整个心,这才让他晕了头脑,给了路景可乘之机。

    沈清越被许董事亲自下了命令,停掉了所有通告与档期,而且为了消除坏的影响,澳视团队将他藏了起来,至于去了哪里,只有公司内部高层知道。期间,路景听唐骏说过,沈清越好像去了俄罗斯。路景觉着这个消息还挺靠谱的,因为路景记得,沈清越会点儿俄语,沈清越到了那里,既没人认识他,又可以无阻碍的生活着。至于冯总那里,沈清越已经彻底没戏,先前预备的双男主计划胎死腹中,剧本得从新改过,这一回,男主只有一个,那就是路景。

    路景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除了高兴之外,还有点儿遗憾。遗憾的是,他没能有机会用演技来打败沈清越,没能做出真正的较量。

    闫贻东知道路景这个想法后,笑着说:“事实不可能尽善尽美,也不可能尽如你所愿,无论过程如何,只要结果是对自己有利的,那么就是一件好事,当然了,咱还是要对的起自己的良心。”

    良心这个词儿分量不轻,路景一早就说过,自己不是好人,但也不是大奸大恶之人,最多就是有仇必报,欠我的拿回来就是,绝不会赶尽杀绝。所以,路景与沈清越和许宸萧的前世过往,终究会在此刻画上一个句号?

    人类是善变的动物,随着时间地点环境的不同,心境也在悄然改变。最近,路景颇有种小人得志的感觉,趁着没有档期,便嚷着要去俄罗斯玩玩。他表面上说是要去游玩,其实很想碰碰运气,如果真能在俄罗斯碰上沈清越,绝对会发生些好玩的事情。

    亚娱公司最近工作繁多,闫贻东分=身乏术,走不开的同时又不希望路景离开自己得视线,为了打消路景出国的念头,闫贻东道出一个强而有力的说法,他说,“那边儿反同反的可厉害着呢,你这么明显如果去了,还不被拉上火刑架?”

    路景听到这里,立刻决定不去了,倒不是说他怕了,而且觉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万一有去无回可怎么办?他……还没活够呢。

    时间悄无声息的从每一个人身边溜走,任谁也看不见摸不到,唯有凭借感觉,和脸上慢慢浮现出的皱纹,才能发现时间流过的痕迹。这一天,路景从清晨的黎明中苏醒,穿着底裤来到卫生间刮胡子,边忙活边埋怨,以前没发现自己胡子长的这么快,再看看现在,几天不刮就是冒出了黑茬,实在是有够别扭的。

    当闫贻东从身后抱住路景时,他从镜子里看着他们的映像,如此清晰,就好似世界上有了另外的他们。闫贻东抬起手,用手背在路景刚刚用剃刀刮过的下巴上蹭了蹭,笑着说:“不知不觉我们认识快两年了?”

    路景仔细核算,“一年半多些,不到两年。”

    闫贻东下巴抵在路景的肩膀上,“我觉着,你是时候转型了。”

    “转型?太突然了吧?”

    “不,我一直在等这个时间的到来。”闫贻东语气温柔道:“我以前说你戏路不宽,是因为你这张脸怎么看都显小,太重的戏撑不住场子,只能依靠偶像剧过活,但是……”路景偏过头,嗅了嗅路景脸颊上的洁面乳的香味,“但是,你的演技太好,这才让你走到了今天,至于现在吗,情况有所不同,你给我的感觉是,老了许多。”

    “我老了吗?”路景从镜子里仔细打量自己。

    闫贻东点点头,“刚认识你的时候,我总觉着你这个人是在故意装深沉,接触下来我发现你不是装的,倒像是为了深沉而深沉。”闫贻东觉着自己说话太深奥了,连自己都有点儿迷糊了。

    路景扑哧笑了,“我听不懂。”

    闫贻东笑着说:“我自己也不太懂。”闫贻东叹了口气,继续说道:“我说你老了,不是你真的老了,而是你更加成熟了,多了一份男人该有的魅力,而我这个老板兼老公呢,更加被你这份魅力所牵引,咱们结婚吧。”

    “得,又来了。”路景哭笑不得道:“闫贻东,我郑重其事的跟你约法三章,如果你违规了,咱两就拜拜。”

    闫贻东可怜巴巴的眨着眼睛,“你说说看。”

    “第一,结婚的事儿想都别想,两个男的结婚,你是嫌没人笑话我们是吧;第二,老公这个称呼给我打住,每次听到我都恶心的一身鸡皮疙瘩;第三,我眼下就想跟你这么过着,过一天算一天,过到你不想过了为止,你明白吗?”

    闫贻东笑了,笑的很奔放,“感情你这是不求名不求地位啊,万一哪一天我比你先死了,你可以一分钱都捞不着。”

    “滚,你就不能说好听点儿?”路景当前的状态就是无比热爱生活,前所未有的热爱,他要精彩的活下去,他要和抱着他的这个人,精彩的活下去,否则誓不罢休。

    路景自出道至今,一共拍摄了三部电影一部古装连续剧,外加代言两个,刨除个人所得税之后,一年多的时间,路景竟然有了进一个亿的存款,这可是上辈子想都不敢想的事儿。都说人有钱了之后,这心气自然也就变高了,可路景不是这样的,他依旧如往常那样,平淡如水,唯一奢侈一回还是被闫贻东逼的,花了三万多买了一块明白手表。路景对手表的厌恶是不言而喻的,前世许宸萧送他的手表,都能叠出一个小型金字塔了,可闫贻东并不知道这些,为了满足闫贻东让他奢侈一回的愿望,路景抑制住厌恶这才买了一块。

    路景带上手表的时候,闫贻东笑着说,“穷玩车,富玩表,乞丐烧电脑。”

    谬论,完完全全的谬论。

    几天之后,闫贻东不再注意这个细节之后,路景便将这块手表束之高阁,可之后一想又觉着自己忒有病了,三万多买块手表跟家里头放着,他是有钱烧的?于是,路景将手表拿到名品店里,已二万三的价格给卖了。

    拿钱回家的路上,路景恍然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这般清爽。

    “路景。”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路景回身看去,沈清越站在一个咖啡馆门口,笑盈盈的看着他。

    “好久不见。”沈清越先打招呼。

    路景点点头,“好久不见。”

    “方便聊聊吗?”

    路景笑了笑,“可以。”

    于是,路景跟着沈清越进了这间咖啡馆,落座之后,路景依旧老习惯的在咖啡馆里点了一杯浓茶,茶叶的香气慢慢散发出来,路景低头轻轻嗅了嗅,端起杯子凑到嘴边抿了一小口。

    沈清越笑看着,“你才多大,怎么就老气横秋的。”

    路景放下杯子,笑道:“马上三十了,当然不能跟以前一样那么任性了。”路景抬眼看向沈清越,他依旧是光彩照人,也多亏了他这张脸,总是给人一种无害的感觉。路景心里冷笑,谁说受了大难的人一定要失魂落魄如同乞丐,瞧瞧眼前这位,都这样了,还是这么吸引眼球。

    沈清越微叹一声,垂下头,“我听说,那些新闻都是你发?”

    路景猜这是许媚透漏出来的,如果发生了什么岔子,许媚想必会利用沈清越来反击吧?既然沈清越知道了,路景自然没必要继续瞒着了,但他也不能轻易承认,否者就是落了下风。

    路景微笑道:“有证据吗?”

    沈清越怔了怔,随即恢复了笑容,“事情都到这里了,你还不承认吗?”

    “话不能这么说,凡事都要讲究真凭实据的,如果非要用一句话来论断结果,那还要法律法规干嘛呢?”路景微仰着头,似是眯眼用缝隙看着他,神情中透出居高临下的感觉,轻声道:“换句话说,质问别人也是需要证据的,不然意义何在?”

    沈清越似是被路景的话挑动了愤怒的神情,笑容骤减,取而代之的便是阴沉的表情,“许媚说的。”

    “哦?许媚告诉你的?你既然信她的话,那又何必问我呢,我说不是,你信吗?”

    沈清越冷声道:“路景,我也不妨直接告诉你,从一开始我就特恶心你,真的。”

    “吐了没?”路景笑着说。

    “什么?”沈清越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路景笑出声,“你不明白?”

    沈清越紧皱眉头,“你只管现在得意,咱们走着瞧。”

    “好啊,咱们走着瞧。”路景也没了好脸,这回是完全仰起头,蔑视的目光扫过沈清越,“如果你还有翻身的机会,那么我等着你,不过要等多久呢?一年还是二年,甚至更久?如果真要等很久,只怕到时候你只能追着我的脚印走了。”说完,路景从怀里掏出五百块钱放在桌上,站起身时恢复了微笑,“这次我请,剩下的钱给你当晚饭了,因为你现在可没有经济来源啊。”路景冷笑一声,转身快步离开了咖啡厅。

    回去的路上,路景整个人都兴奋到不能自已,他给自己的说法就是,这叫做复仇的快感。

    这是路景和沈清越最后一次见面,自此往后,这个人彻底淡出了路景的视线,积存已久的恩怨从心中瓦解之后,留下来的空地便得到了重新的填充,他的工作,他的爱人,还有……他的地位与金钱。

    这个夏天放佛特别短,入秋之后,路景便预备进组了拍戏了,而这次的新戏,就是澳视与亚娱联合打造的。此时非彼时,环境的改变引来了许多问题,而这一次两家公司的洽谈,是由闫贻东和许媚共同协商的,不得不说,闫贻东和许媚的协商进行的非常愉快,电影拍板之后,等冯总那里的资金一到,便可以准备开机了。

    十月二十四日,路景的生日,闫贻东为其准备了一个盛大的生日聚会,前来参加派对的人里,除了这一年多认识的演员和导演之外,还有许多是闫贻东和曹振兴请来的。圈内人都说,闫贻东和曹振兴这么看好路景,可见这往后的星途该有多么的光明。

    派对一开始,曹振兴首先冲上了台,冲着众人吆喝道:“生日会开始之前,我要宣布一个好消息,那就是,恭喜路景入围了金隅奖最佳男演员,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在此预祝路景能勇夺此奖。”

    掌声轰然响起,着实让路景有些尴尬,他小声对身旁的闫贻东说:“怎么都没告诉我,而且这还没拿呢,万一没拿到,这事儿传出去多丢人。”

    闫贻东不以为然道:“想给你一个惊喜,而且,我认为这会是你人生当中,第一个重要大奖。”闫贻东在众人的注视下轻轻推了推路景,“今天你是主角儿,我未来的影帝先生。”

    闫贻东说话的声音极小,路景尴尬的同时却又憧憬着,他的人生,从这一刻开始,变得更加绚烂夺目精彩缤纷,而他能走到今天实属不易,那个一直作为他坚强护盾的人,始终不移。

    笑或哭,苦或愁,喜或哀,永远都只和他一个人分享,他的目光永远围绕着自己,注视着自己的一颦一笑。

    闫贻东,别忘了你曾经说的话。

    我当然记得。

    那好,等我三金齐全了,我要去好莱坞发展。

    好,我答应你。

    闫贻东,我觉着自从认识你之后,我真是鸿运高照啊。

    我找人替你算过命,大师说,你在遇到我之后,就是飞龙在天。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巨星上位(重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宠殿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宠殿下并收藏巨星上位(重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