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最后一个道士2 > 第一百一十八章 :恰似故人

第一百一十八章 :恰似故人

作者:最爱MISIC伯爵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鬼魂有智商吗?我想或许是有的,至少它要比我灵活的多……

    说不怕,那是看朱子豪的笑话,真轮到我自己,我也不过是一二十来当岁的社会主义三好青年,虽然早已不是无神论的簇拥者,可你要晓得有个不知道什么的玩意就趴你后背上跟你玩捉迷藏,那是一股怎样的心情?

    “文斌,救我!”我大喊道:“甩不掉了!”

    我本身是偏瘦的,那会儿也就一百二多点,跟个竹竿似得特明显,所以影子也是斜长的。多出来的那个则不同,它比我要宽上一倍左右,那脑袋大的就跟夜壶似得,那脖子和头之间都分不清连在哪儿。

    有那么一瞬间,我觉得这个影子有些眼熟,很多年前,也有这样一个人老喜欢趴在我背上然后把我压的够呛。那时候我总是会伸手去抓他的耳朵,他总是会左躲右闪,就和现在一样。

    查文斌见我有情况,已经提马赶了过来,我知道茅山一派的弟子多数杀气很重。这天正道脱胎自茅山,虽有些收敛,但情况紧急之下还会使出杀招,果不其然,查文斌手中已经多了一把一寸多长的铜钱剑快步往我背后绕去。

    “等等”我喊道。

    他拿着剑真准备往我后背扎去,听我叫喊也收住了手:“怎么?”

    我照实说道:“我觉得它有些眼熟,挺像是胖子!”

    查文斌狐疑的走到我身侧,上下打量了一下,那影子这会儿已经不动了,它就和我的影子贴合在一起,显得我的轮廓一下子大了很多。我听到查文斌喃呢道:“是有点像啊。”

    这时,那影子动了一下,我看到一只手臂张开了起来,拖的很长,当晚的月色又很好,照亮了半个大地都是一片雪白。我清晰的看到那只手臂当前端的那只大手,更加奇怪的是,那只巴掌开始不停的做着动作:一下子伸出两根手指,一下子捏成了拳头,一下子又摊开,如此反复动个不停。

    朱子豪道:“这倒有意思,这是在戏弄你要跟你划拳呢。”

    “划拳?”“对啊,你看,那小子不是在搞剪刀包袱锤嘛!”

    你小子想象力还真丰富,我准备让查文斌动手了,这不存心挑衅嘛!等等,不对,这东西在我们那可不是这么叫的,我们管这种游戏叫作:“石头剪刀布!”

    “石头?”我轻轻喊道:“是你吗?如果是,你就出来……”

    那影子不动了,它的手掌始终保持着捏成了拳头的形状,气氛在这一刻变得有些诡异,查文斌慢慢向后退了几步赶紧掏出小瓶子准备让自己开天眼。

    我继续对着四周的空气说道:“是你吗?我是小忆,你在哪?你可以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吗?”

    这时,那影子的手势又有了变化,它握成了一个空心圆,也就是在这时,查文斌已经准备妥当,只要他睁开眼或许就能看见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很可惜,不知怎得,就在那一刻起风了,这戈壁上到处都是飞沙走石,一时间,那风卷起的尘土竟叫人睁不开眼睛。常年在戈壁上生活的人都有经验,他们把这种风也叫做地龙卷,一阵刮过就能吹散羊群,但是说过就过,绝不绵延。

    等这阵风过去的时候,我的身上已经是一片狼藉,胡乱拍打了一身的尘土,口中鼻中全是杂质,稍作清理再看那地上的影子又只剩下我一人了。

    “胖子?”我对着四周喊道:“你在哪,别玩了,出来啊!”

    是死一般的寂静,就连四周的亡魂都一下子全不见了,戈壁滩恢复了往日了平静。查文斌走到我身边说道:“没了,好奇怪,那一端的孤魂野鬼全叫这风给吹没了。”

    “刚才那个是他吗?”

    “没来得及。”查文斌沉默了一下又说道:“我倒希望那真不是他,也没什么道理,就算他是离开这个世界了,也不该出现在这儿。退一万步说,要是他去了那边,既然今天可以找到你,那之前就也应该早就来找我们了,躲藏不是他的性格。”

    “也是,胖子哪里是那种人,就算他真成了鬼也不会轻易就放过我吧。”看着身后那祭台早就被那地龙卷给掀翻,我无奈道:“今晚还有收获嘛?”

    “算是吧,有一点,收拾收拾,明天一早去姜家老宅。”

    那一晚,我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满脑子都是那个影子,是胖子吗?如果真是他,那么他就真的已经死了……这不是我想要的答案。

    胡庚林老人一早就被乡里人接来了,姜家老宅的位置不难找,离古董滩东边三里地有一条小河沟,沟里的水只有不到一步宽。顺着河流的两边还能见到些许房屋的部分残留,这里的人基本都是就地取材,用的是粘土夯墙的方式建的屋子,唯独姜家用的是砖,所以只要找到有砖墙的地方就可以锁定老宅的区域。

    “门口有一棵老槐树,死了好些年了,槐树对着的就是院子门,往里是堂屋,左边两间是老爷的屋子,右边两间是小姐和夫人的,后面三间是我们这些下人的。东边是库房,西边是牲畜房,院子中间还有一棵柿子树,树下面有口井。”胡庚林一边跟我们唠叨一边凭借着他脑子里的印象带着我们寻了起来。

    “那儿、那儿。”他指着河对岸说道:“瞅见没,还有半边墙呢,那会儿都是用石膏泥砌的,可牢了,仍这村子里房子都被移平了,咱老宅还有两间没倒呢。”

    走近的时候,那门口确实有一棵黑漆漆的树杈子,不过早已枯死多年。门槛石还在,得有十公分高露在地面,上面雕刻着菱形的花纹,显示着主人家的讲究。屋内所说的水井已经找不到了,想必是被这戈壁的泥土给掩盖了,柿子树也光溜溜的只剩下了树墩,屋子的主体部分基本见不到,西边据说用来关押牲畜的屋子还剩下一半。

    “这屋子本来好着呢,我年纪大了,去了外乡,这里就有很多人来取砖拿回去盖房,就连南湖乡政府那二层小楼都说用过咱家的砖。”

    我环顾了一下,这宅子若给它复原的确很大,就单凭四周还未完全消失的围墙判断,占地将近有一亩半,可以看得出当年的姜家的确是鼎盛一时。

    查文斌迈着步子在丈量,时不时的点点头,我索性就和胡老爹聊起来家常,不多时,查文斌回来道:“正门对着龙首山,坐北朝南,风水尚佳,也难怪姜家能兴旺一时,不过有一事尚有疑问想请教老人家。”

    “小哥请说。”

    查文斌指着院子里有半截露出土面的石马道:“那东西很早便在了嘛?”

    “你说那匹马啊,好些年了,我进姜家的时候就在。老爷嫌麻烦,曾经还找人想搬过,来了十来个大汉,用马拉,后面用人推也没动它分毫。后来一年有个和尚到这里化缘,指点说那匹马动不得,就一直留着了。”

    “只有一匹嘛?”查文斌说道:“按理在它的对面还有一匹跟这一样的,上哪儿去了老人家可晓得?”

    “早些年听姜家的老仆人说,老太爷那一辈的时候这院子里是还有点别的东西,那会儿都传这里曾经是一座皇宫,说姜家是盖在皇宫的地基上所以大富大贵。”

    我问道:“有问题吗?”

    查文斌点头道:“有,这东西一般都出现在神道上,是典型的唐墓风格。你仔细看那匹马它的缰绳有三根,这种就是殡马,只能用在墓葬上,古人绝不会犯忌讳把这东西搁在自家院子里,这下面是不是皇宫不好说,我估摸着这附近应该有一座唐代大墓才是真。”

    “墓上建房子,那能好?”我有些疑惑,按理如此的姜家应该是阴气极重,成不了气候才对,怎得还会富甲一方呢?

    “那倒未必,阴阳宅地基是会颠倒的,适合死人的地方未必不发活人。我还有一个疑问,老先生,这姜家祖上是不是有人懂些门道?”

    “门道?”那老头有些不理解:“我们姜家都是做买卖的,不知小哥说得是哪种门道?”

    “我看了这屋子的地基,老先生所说的姜家大宅应该是子豪他曾外祖父那一辈才修缮的,在他之前,这里应该还有一座姜家宅子,那地上的地基分明是有两圈,风格朝向完全不同。新宅子是坐北朝南,面向龙首山,而老宅子则完全不同,是坐东朝西,这种朝向是不太适合居住的。”查文斌说这话的时候其实是有些委婉的,他明白,设计这种屋子的人完全超乎了常理,这就意味着姜家上一代的老宅采光极差,常年阴冷,这与大户人家完全不匹配。但是这种屋子又有一个非常明显的作用:聚阴,通常采用这种设计的多半都是祠堂或者义庄一类的。要说是活人居住,那恐怕目的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胡庚林道:“我记得这宅子建的时候是我来半年后,之前的确姜家的老宅跟这有些不同,那时候老太爷还在,他死后半年,老爷才推倒了旧宅重建。老太爷和老爷的关系不怎么好,但是老太爷很疼小姐的,我记得老太爷身体不太好,他不喜欢见光,常年把自己关在屋子里,我们这些孩子都不太敢靠近,不知怎得看到他都会觉得怕。”

    查文斌问道:“怕?怎么个怕法?”

    “说不上,他那个人很古怪,尤其是吃的东西都是单独烧的,他喜欢吃半生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最后一个道士2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最爱MISIC伯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最爱MISIC伯爵并收藏最后一个道士2最新章节